风流好紧好浪|经常做的女孩子怎么鉴别

“就你这身板,你那胆子?省省吧!去洗碗,准备吃饭了。”沈小峰面露不屑,马富贵体形干瘦,一米七不到,要不是一张脸因为长期对着电脑有点显老,别人都会以为他是高中生。

  两人吃着早饭,沈小峰问起了马富贵的未来对象,那姑娘是他后妈玉梅婶介绍的,叫做赵兰兰,是玉梅婶的外甥女,跟马富贵是没有血缘关系的。

  赵兰兰听说是长得跟天仙一样,住在靠近镇子的横沟村,父亲早死,家里就两母女。

  “那你遭殃了,这种姑娘要么性子要强,要么柔柔弱弱一棍打不出一个屁。”沈小峰了解情况后顿时乐了。

  “我看过相片了,人长得挺漂亮的,就是有点高,不是很喜欢。”马富贵嘟囔了一句,有些怨气。

  “高点也好,生了孩子才会高一点。”沈小峰嬉笑了起来,身高一直是马富贵的痛点。

  横沟村靠近镇子,挨着省道,比起沈小峰所在了里河村繁华不少。

 文学

  正值农忙的时候,马路边晾晒着花生,空气中也传来了阵阵花生油的香味,是从路边一家榨油坊里传出来的。

  两个人都是第一次来横沟村,马富贵胆小,路都不敢问,还是沈小峰去小卖部买了两根冰棒,才跟老板问到了赵兰兰的住处。

  赵兰兰家住的比较偏,就一间巴掌大的土砖房,不过外面用篱笆围了一块篮球场大的院子,算是私人地方,篱笆的地面晒着花生。

  马富贵根本不敢靠近,将摩托车远远地停了,站在了沈小峰的后头,推着他往前走,然后躲在了院子旁的一棵树后。

  “你就这样能看到什么啊?进去认识一下啊!”沈小峰好笑地看着他,赵兰兰家的木门是打开的,说明有人在家。

  “算了吧,就看看,哎!出来了!”马富贵忽然喊了一声,脑袋也缩了回去。

沈小峰转头一看,顿时嘶的一声,吸了口气,一位靓丽的年轻姑娘拿着竹扫把从屋里走出来,她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下半身穿着洗的发白的牛仔裤,紧紧的包裹着圆润的双臀。

身材高挑,体态婀娜,一头及腰的秀发如云般披散在脑后;她长着一张瓜子脸,眉毛浓密而修长,如柳叶般,琼鼻高挺,微微笑着,露出一排洁白而整齐的牙齿,浑身散发着清丽脱俗的气质。

  “我草!好漂亮,果然跟天仙一样啊!”沈小峰忍不住低声说了起来,赵兰兰浑身没有一点农村人的气质,跟电视上的模特一样,她清扫落叶的动作优雅而大方,随着手臂晃动,身前的傲人也跟着起伏,整个人的气质和这片院子格格不入。

  “有点高啊……”马富贵偷偷看了两眼,苦悲地说了一句。

  “怕个毛线!”沈小峰心里痒痒的,赵兰兰太漂亮了,气质又好,他都很动心。

  “你长这么高当然不怕了。”马富贵嘟囔了一句,忽然脸色一变,看到赵兰兰拿着扫把往这边走了过来,他急忙拉了拉沈小峰:“快走,人家过来了。”说完他撒腿就跑。

  “站住!”清脆的声音响起,赵兰兰飞跑了出来,秀发飞舞,胸前乱跳,看得沈小峰一颗心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这就是心动的感觉吗?”沈小峰心里暗暗想着,没几秒种赵兰兰已经提着扫把来到了近前,修长浓密的眉毛一挑,红唇紧抿,虎视眈眈看着沈小峰。

  “你们是干什么的!躲在我家门口干嘛?是不是想偷花生!”赵兰兰质问着沈小峰。

  马富贵已经跑到摩托车那边去了,车子已经启动,蹭蹭没了人影。

  沈小峰暗骂了一声,赶紧堆起了笑脸:“没有没有,我就路过,突然看到你,长得跟天仙一样,都舍不得走了。”

  赵兰兰脸色一红,后退了两步将扫把横在胸前,轻哼了一声:“不用花言巧语,赶快走,不然我不客气了。”

  “还是个辣妹子啊——”沈小峰心里痒痒的,赶紧点头,目光在她胸口扫了一眼,白色的T恤有些透明,近在咫尺能够看到她里面穿的内衣是黑色的。

  “流氓!”赵兰兰眼神锐利,注意到沈小峰的目光,顿时羞恼,扬起扫把砸了过来。

  “我靠!”沈小峰骂了一声,脚底跟抹了油一样开溜。

  马富贵骑着车在路口等着,看到了他立马喊了一声,两人骑上摩托迅速离开了横沟村。

  “你他妈像个男人吗?老子差点被她打了。”坐在摩托车后边,沈小峰气不打一处来,一巴掌盖在了马富贵脑袋上。

  车子晃了晃,马富贵赶紧道歉,随即说道:“这种女人我受不了,她不是性子要强,就是个母老虎!”

  “那你要先搞定你后妈了。”沈小峰呵呵嘲讽了一句,脑子里又想起昨晚听到的内容,眼珠子乱转了起来,这马富贵到底跟玉梅婶子是什么关系啊?

  回到村里,经过小卖部的时候沈小峰看到了杨翠萍在里面,心里顿时一气,让马富贵放他下来。

  在路边等了会儿,杨翠萍从小卖部里走了出来,手里提着两瓶啤酒,她走了两步,忽然看到了前边的沈小峰。

  “大太阳的你站这里干什么?”杨翠萍走了上来,目光还很谨慎地朝着左右看了看。

  “你昨晚干嘛放我鸽子!”沈小峰有些恼火。

  杨翠萍嘻嘻一笑,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昨晚你不是去了村长家吃饭吗?我等了老半天都没见你回来,加上二柱想要,我没忍住就跟他睡了。”

  “难怪!爽了吧?还会买酒给他!”沈小峰酸溜溜地说道,二柱好酒,一般杨翠萍是不让他喝太多的,今天还主动买酒了,昨晚肯定舒服了。

 “都怪你!”杨翠萍俏脸一红,眼里露出一抹春意,眼珠子朝着沈小峰下面瞄了一眼说道:“想着你的本钱,感觉一下子就来了,好久都没有那样子过了。”

  “老娘们!”沈小峰气急,低声嘟囔了一句。

  看他受气的样子,杨翠萍咯咯直笑,靠了过来小声说道:“你别急,有的是机会,明天晚上我再看看,你给我留门。”

  “今晚不行吗?”沈小峰心里升起一丝期待,目光落在了杨翠萍的胸口,她穿着一件花汗衫,那里饱满,领口的扣子留了两颗没扣,这会儿从里面露出里面的白皙,正对着沈小峰。

  “色胚!”杨翠萍啐了一口,赶紧往前走去一边说道:“今晚不行,昨晚才要过,我哪有这么好的精力又来?”

  “那要什么时候?”看着她扭动的丰满双臀,沈小峰心里冒着邪火,跟上了她的脚步。

  “你急什么呀?碰都让你碰了,你还怕我跑了不成吗?”

  两人一路聊着到了家门口,杨翠萍抛了个媚眼便走进了自家院子。

  沈小峰憋了一肚子气,但他又强求不来,只能闷头进了家门。

  在外面晒了半天,他已经一身汗,加上肚子的火气,让沈小峰难受得不行,直接脱了衣服进厕所冲了个凉水澡,浑身的燥热才退去了不少。

  躺在床上,一觉睡到了中午,起来简单吃了点东西后,陷入了无聊之中。躺在沙发上,沈小峰脑子里浮现起了李甜的倩影,内心顿时火热,可惜现在地里的花生不熟,他也用不着干活,找不到借口去李甜家里。

  “哎!”沈小峰忽然爬起来,他想起李甜家的屋顶好像是漏的啊,之前他说过等天晴了就去补的,一时间都把这事给忘了。

  “嘿嘿!”沈小峰笑了两声,赶紧出门锁好,跑去小卖部的秀琴家借梯子。

  “婶子,借你家的梯子。”沈小峰跑进了小卖部里,却忽然看到二柱也在,他坐在一张矮凳,旁边是躺在靠椅上的秀琴婶,她手里举着手机和二柱在看着,不知道是什么内容,笑得正开心。

  “小峰,你突然跑进来,这吓死人啊!”秀琴婶起身,妩媚成熟的脸蛋露出一丝责怪。

  “你们在这看什么啊?”沈小峰走了过去,这时他才闻到了一丝酒味,看到二柱脚边放了个瓶酒瓶子,也注意到了二柱的左手,是放在了椅背上的,他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说刚才二柱一直在摸着秀琴婶的后背?

  这个发现让他心头一惊,秀琴婶丈夫常年在外头做生意,也没有个孩子,平日里就开着小卖部,跟村里哪个人都能聊上几句,是个寂寞的女人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爱园艺花卉网 » 风流好紧好浪|经常做的女孩子怎么鉴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