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很多很污的糙汉文|宝贝趴下我要从后面

 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叶紫是嫂子的好闺蜜,但是人家给的可是三万块啊!多两万呢!


  一时间,工作的动作也停了。


  发现我动摇了之后,乔香云来了兴趣,她把梨子放到篮子里,手在我脸上抚摸。


  “长得这么帅,你很有天分啊。只要给你做一个眼部的恢复手术,就凭你这张脸和这本钱,在吴松市的贵妇里面还不是轻轻松松一个月几十万?来,听姐的,跟着姐吧。”乔香云拉着我的脸,与她的脸越来越近。


  一个月几十万?

 文学


  奇怪的是,听到一个月能挣几十万,我脑子一下子清灵了起来。


  扯淡呢?


  就我这张脸,能挣几十万?


  刘正,你可不能跳这个坑啊!


  想到这里,我今天晚上第二次拒绝乔香云说:“那个,乔姐,谢谢您的厚爱哈。但是我毕竟是跟着叶姐的,我这不能随便跳,不然别人怎么看我。真是对不住啊。”


  乔香云的脸色突然阴沉。


  她双腿一用力,手一拉,突然把我拉的趴在了她的身上!


  “小子,给脸不要脸了是吧?”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呜呜呜…….”


  我急忙给自己找解释,但我话还没说出来,乔香云那闪亮的眸子突然贴近,嘴唇上感觉到了一丝温柔…….


  她居然主动亲上了我!


  我有点迷茫,但因为在说话,所以嘴是张着的,乔香云的舌头就可以在我的嘴里横冲直撞。


  我的天!


  乔香云一个法式湿吻,亲的我有点大脑缺氧。


  太爽了!


  一条小舌头,像个小妖精一样的在挑逗着你,在呼唤着你。


  我理智的保险丝马上就要烧断了。


  还好她最后放开了我,深呼吸了两口气,乔香云摸着我的脸,充满诱惑者说:“现在告诉我,是叶紫好,还是我好?”


  “当然是您好。”我二话不说就回答。


  “为什么啊?”乔香云笑颜如花的问我。


  我很理所当然的说:“因为叶小姐根本就没有亲过我。”


  听到我这解释,乔香云噗嗤一笑,她也不推开我,就让我这样趴在她的身上。她拿着梨子放到了我的嘴前,我很识相的把她咬的那一小部分都给啃掉。


  再把梨子拿回去自己咬一口,乔香云貌似不经意的问我:“她有没有和你那个过?”


  “那,哪个?”


  “SEX啊,别说你不懂啊!”


  我脸一红,羞涩的说:“没,肯定没有啊!我就是一个新来的,叶小姐愿意提拔我我就很开心了。”


  “你还挺有给她卖命的觉悟,哼哼,她这种女人也就只会笼络一些像你这样,什么都不懂的年轻人了。”乔香云对叶紫好像有点不太喜欢?


  我不知道这女人是咋回事。你要是不喜欢她,你为什么要让她给你安排催乳师呢。


  不过我可不敢逆了人家的意思,万一给叶紫投诉我怎么样怎么样,我不是死定了?


  过了一会儿,我尴尬的说:“那个,要不我先起来?”


  “哼。”


  乔香云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也不知道是肯定还是否定?


  我挣扎的想站起来,乔香云的表情又看起来不满意了。我估摸着,她是不高兴我站起来的。


  这时,屋子的门被保镖敲了两下。


  虽然是密室,但床的旁边就是一个连接门口摄像头的通讯器,乔香云踹了我一脚,让我站远点,然后她接通了通讯。


  保镖那边只有一个麦克风,他低声说:“夫人,李老板回来了。那个催乳师和叶小姐走了有四十分钟了,我就没和李老板提这个事情。”


  “很好,这种小事,没必要说。你先去看着吧。”乔香云满意的点点头。


  保镖那边声音小了很多,他突然小声说:“夫人,李老板今天带了一个…….一个小姑娘回来。”


  我几乎可以肉眼看到,乔香云的脸色变得非常阴沉。她很生气。


  我也能理解,虽然是嫁给了有钱人,但是好歹是明媒正娶的正牌夫人,还刚刚生了一个闺女,这边老公不但不陪着自己坐月子,居然还在外面找女人,花天酒地。这找女人就算了,还要再带回到家里面,这就过分了。


  “嗯,我知道了。”


  乔香云有些气急的使劲儿按在了通讯器的结束按钮上。


  她真的很生气。


  看了站在一边的我一眼,乔香云有些勉强的说:“这个屋子他不知道的,你先在这里带着。对了,那边是冰箱,你摸着墙,到另一边墙角就能摸到了。渴了自己拿水,北边那有独立卫生间。我去外面看看他带的是哪个小贱人!”


  说完,乔香云气呼呼的脱掉睡衣,就当着我的面,换了一身更加有魅力的衣服。她坐在梳妆台面前,用了几分钟就画了一个漂亮的淡妆,拿起包包推开门就走了。


  她这是去找那女人决战啊。


  我看着富丽堂皇的屋子,突然发现旁边的一个电视边上,还连着监控线。


  我干过杂工,稍微还是明白点的,这个电视应该是这个别墅的总监控台,用遥控器就能看到各个监控拍到的画面。


  我忍不住打开了这足足有75英寸,画质支持4K的电视机。


  画面非常的清晰,全别墅有几十个摄像头,我全都能看到。


  我估摸着,这个屋子应该是乔香云花他那有钱的丈夫的钱置办的。


  说不定啊,乔香云根本就是的人家养在外面的情妇呢!


  我这么想着,心里面忍不住就热切起来。


  情妇,不就是小三儿嘛,小三儿那给人的感觉就完全不一样。


  那岂不是可以…….


  我的心里荡漾起来。


  虽然叶紫不让我跟客户有亲密接触,但是这并不妨碍我想入非非啊!


  男人意淫一下,怎么了?


  我躺在乔香云躺着的地方,闻着空气里面的香水味道,不由神情陶醉。


  过了几分钟,我在电视上看到了乔香云,她穿的非常性感,她腿很长,笔直的,在走廊里面走着猫步。


  我来了兴趣,赶紧把那个摄像头的画面调到了电视全屏。


  走廊那边,走过来一个男人,看起来有五六十岁,满头白发,胖大肚子,脸更和善的样子。


他挽着另外一个女人,身高足有一米七八左右,穿着银色的小短裙,超模身材,可以说腰下面全是腿!


  那双大长腿比乔香云的更长,踩着估计有七八厘米的恨天高,看起来分外的性感。


她染着金发,有点混血儿的味道,小圆脸更加的充满活力。尤其是那对狐狸一样的骚魅眼睛,看一眼就好像是在放电一样。


  她更年轻,更好看,更漂亮。


  乔香云这是快要失宠的节奏啊!


  我忍不住心里面大叹,最近看了不少宫斗剧,今天居然见到真家伙了!

  我还真的没有想到,他们家的监控居然这么高级,画面清晰就算了,居然还带声音!

我记得我好像看过一个很特别的片,那老板是个喜欢玩绿帽子的,他总是让自己的情妇穿的非常暴露,在自己的别墅里面随便走,遇上保镖就和保镖胡来,遇上清洁工,照样和清洁工乱搞。


  这老板就看着自己超清的大监控,听着那边火热的声音,和周围的女人胡来。


  是乔香云有这爱好?我觉得不太像,不过做这么大的监控,肯定没好事。


  乔香云穿的暴露,却端庄的好像一个大家贵妇,她矜持的扭着猫步走过去,穿的魅惑,却离李老板差了三四步远。她笑着问李老板:


 “这是谁家的小姑娘来我家做客了?老李,给我介绍一下。”


  李老板被老婆抓了包,却一点儿也没有羞耻的意思,他哈哈笑着和年轻姑娘挽在一起,说:

“香云啊,来,我给你介绍一个人,这是我原先的秘书,叫苏轻烟,这么多年一直兢兢业业能帮我,我想着不能亏待人家嘛。这不,她刚给我生了一个大胖小子,我想着,你这里不是有三层吗?你把第一层分给她。以后你们就一起住了,不能乱打架啊!”


  什么?


  我差点没飙出来!


  你妈的,原来这不是你刚找的妞,是你长期包养的三奶!


  孩子都有了!


  等等,这李老板刚刚说她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吧?


  乔香云别在哺乳期,说明她也刚生了一个孩子。看李老板这独宠一人的架势,难道乔香云生了一个小女孩?


  我心里非常的好奇,这有钱人怎么这么别扭,非要生一个儿子不可?


  听到苏轻烟这个火辣的小姑娘居然生了一个男孩,乔香云脸色一百,她是模特出身,耗费了极大的力气才怀上了一个孩子,现在自己丈夫居然背着自己还留了一手!


  乔香云嘴角不断的震颤,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后退了两步,气得香肩直抖,非常艰难挤出声音说:

“行啊,好,李老八,你厉害。苏妹妹,这李公馆的第一层就归你了,李嬷嬷,你来给苏妹妹介绍一下咱们李公馆,我不舒服,先走了。”


  说完,乔香云扭头就走。


  我想这叫李老八的老板总要给乔香云一个面子吧?


  谁知道李老八就地拉着苏轻烟滚到了旁边一个卧室,他那张胖脸还笑呵呵的说:

“妈的…….臭娘们儿总是一副傲气的样子。他奶奶的,大爷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快,给我靠到床边跳一段钢管舞!”


  苏轻烟照做了。


  她踩着恨天高贴在床边,扭着娇俏的屁股,大长腿随着腰肢的扭动不停的摆弄出各种姿势。


  看了没一分钟,我就硬的不要不要的,这哪里是钢管舞,分明就是勾引人的艳舞嘛!苏轻烟一边跳一边脱,跳了两分钟,就脱得差不多了!


  李老八面色通红,走路都有点虚浮。


  我看他脱掉了衣服,只留下了一个内裤,肚皮松弛,胳膊上都是赘肉,整个一猥琐老头的样子。裤裆不大,小的像个钉子。


  分外的搞笑。


  老头淫荡的嘿嘿笑了笑,就冲过去要抓住热舞的苏轻烟。


  谁知道苏轻烟这个时候一个诱惑的动作,摆出了一个高难度姿势!


  这个胸真长,不,这个腿真大。


  反正,我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我激动的一时间没忍住,又自我安慰了。


  谁知道这场浪荡的大戏还没有开始上演,主演就马上缴械投降了。


  这外号叫李老八的老板,居然看着自己的小三儿当场丢了!


  他的表情马上就尴尬起来。而苏轻烟的表情在电视上也能看到一阵落寞。


  这李老八,不行啊!


  忍不住乐呵呵的想,唉你有钱又怎么样?你阳痿啊!


  你不行啊!


  “咳咳,我,我去洗洗。你自便。”李老板面色不改,径直穿着内裤去了卫生间。


  就在我以为这场大戏没了的时,苏轻烟坐在床边,从自己的包包里面轻车熟路的拿出一个东西自用。

  “嗷~”


  苏轻烟一阵轻忽,似乎很舒服。


  这可是现场直播啊,多少男人一般都只能在日本爱情片里面看到?


  我心里面更加的热切,扫了一眼看到乔香云去了一个卫生间里就不出来了,心想她可能是就哭了,就更加放肆的套弄。


  过了十几分钟,当苏轻烟一声长叹,结束的时候,我也结束了。


  妈的,这下子我慌了!


  我忍不住给了自己一巴掌,这又不是自己家,你浪什么浪?



  我站起来,赶紧把空调开打,然后甩着枕头,把异味都给吹没,又连忙把乔香云的小内裤拿到了卫生间,粗略的洗了一下,扔到了放脏衣服的筐里。


  不会被发现吧?


  我看着监控,发现乔香云在卫生间里面多了20多分钟之后,终于红着眼睛出来。


  我赶忙关掉监控,然后抓着导盲杖,坐到了茶桌旁边,装作在喝水的样子。


  砰!


  屋门被乔香云略显粗暴的拉开,她一看到我嘴角一勾,让我心头小颤。她不会想把对李老八的怨恨,发泄在我身上吧?

  


  看到我还在喝茶,乔香云就气不打一出来的说:“你倒是过的挺轻松啊。”


  “哪有哪有,我就一个平头老百姓。”我赶紧站起来道歉。


  乔香云好像忽然闻到了什么,她眼一亮,发现床上的小内裤找不到了。


  “我的内衣呢?你拿去用了?”


  “哪有!我帮你放在卫生间里的脏衣框洗了。”我赶紧为自己辩护。


  乔香云却早就看了出来,她拍了拍床,说:“晚上你别去睡客房了,哪里危险,你睡我床上吧。”


  睡她床上?


  我傻眼了。

  这女人不会还是想整我吧?

  我尴尬的笑了笑,说:“我打地铺就可以了。”

  “我这里没有额外的床被,你明白吗?我让你睡床上,你就睡床上!”

  乔香云气呼呼的拉着我,让我躺在床上,然后开始亲手脱掉我的衣服。脱着脱着,她居然抓到了我的内裤上!

  “这个就不脱了吧?”我抓着内裤弱弱的说。

  “不行!”

  乔香云正在气头上,本着顾客就是上帝的原则,我只好脱了个精光。

  把我浑身上下看了一遍之后,乔香云才满意的说:“你小子还算长得不错,以后要是你愿意了,可以来找我。我说过,能让你成为吴松市的头牌。”

  “我…….还是算了吧,我又没有多少经验。”

  我心里觉得乔香云肯定是想利用我报复叶紫,我就赶紧婉拒。

  “哼,我就不信你情愿一辈子给那个女人当狗。”

  乔香云点了下按钮,然后关掉了屋子里的灯。脱掉浑身上下的衣服,她就像一条八爪鱼一样的把我牢牢控制住。

  她裸睡,我也裸睡。

  我们之间肌肤相亲,她贴在我的身上。我都不敢有动作。

  “你想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吗?”乔香云问我。

  我都看到了我还能不知道吗?

  “不想知道。”我老实巴交的回答。

  乔香云哼了一声,手在我的大腿内侧掐了一下,疼得‘嘶’的一声,抱怨的说:“你掐那里干什么?”

  “反正你也用不着!”

  乔香云高声骂了我一句,又低下头贴在我的胸口。

  “我快二十二的时候,感觉身体真的支撑不下去了,就找了一个富商嫁了。谁知道这个富商看起来光鲜有老男人的味道,实际上就是一个猥琐男,早早就阳痿了!?”

  “还,还有这种事情啊!?”我很配合的说,没办法,只好在默念两句,顾客就是上帝。

  “当然有!他到老了都没有孩子,现在也着急了起来。他到处找医生,打听到国外有医院可以做人工授精,而且技术非常好。他就跑过去,软磨硬泡,花了一千多万,让人家帮他在他的死精里面找到了勉强活着的,给我做了受孕。”

  “可谁知道!居然生了一个女儿!我更没有想到的是,她居然找了一个婊子跟我一起做人工受孕!那个婊子生了一个男孩。她今天在我面前炫耀的还挺舒服!”

  乔香云恨恨的骂了几句,发泄了一会儿,她转过身,警告我我说:“我说的事情你就当没有听说过,烂在肚子里,明白吗?别让我在外面听说,有个瞎子在乱传我的绯闻。”

  “好好,我明白。顾客就是上帝!”我赶忙赌咒发誓。

  废话,谁他妈敢把这种事情捅出去?我心里面全都是我嫂子温柔的胸膛和充满母乳的宝贝,我恨不得天天都能过喝嫂子的奶呢,谁想管你们家的破事儿?

  “算你识趣。在手机上设个闹钟,明天早上你6点半起来走。”

  说完,乔香云就靠在我身上,她的手抓着我,让我一直挺着,没法睡着。

  但是谁让人家是上帝呢?

  抓的也舒服,我只好苦中作乐的数羊。

  数了一万多只羊,总算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六点半太阳刚刚露出熹微的时候,闹钟响了。

  乔香云手里抓着我,不过这会儿已经躺回去了。她松开手,看了我一眼,突然笑着说:“昨天让你看笑话了。”

  “哪,哪有。我这种穷人,羡慕还来不及呢。这么好的房子,这么好的家具,我多想要啊。”

  我艳羡的说。

  “嘴还真甜,来,这给你。”

  乔香云站起来,晨光透过纱窗飙进来几道阳光,照飙在她的身上,骨肉匀称,胸部高耸,焕然有一种女神的美丽。

  裸露的女体,果然是世界上最美丽的画面啊!

  我想起了高中画面老师说过的事情,我那个时候还觉得他是一个猥琐的老流氓,现在我都成老流氓了。

  我再一看,乔香云给我的居然是一沓钱?

  我靠,小费啊。

  我现在是个‘瞎子’我就用手掂了一下,脸上露出了明显的惊喜。这足有几千块吧?

  “来,我胸口又有点闷了,给我催催乳。”

  乔香云把她的胸部送到了我的面前。

  我刚想把手抬起来,乔香云就不乐意的抓住了我的手,她俯下身子,发丝落到我的脸上。

  “我要让你用嘴吸出来,明白吗?”

  “我不想再听你说什么职业道德,你在我的床上裸着身子和我睡了一晚上,你觉得你还有什么职业道德吗??”

  乔香云一句话,宛如锤子一样砸在我的脑壳上。

  “我…….”

  看着乔香云坚持的脸,我也知道我理亏了 。

  我只好看着乳汁快要溢出来,却就是不出来的那个,一口咬住了。

  有点难吸。

  怎么吸都只有一点点渗出来,我只好加上手,一边抚摸催乳。

  “啊——”

  吸着吸着,我发现乔香云居然在扭着她的腰,嗓子低声喘息着,一副已经发了情的样子。

  事已至此,我只好继续努力的把乔香云的乳汁压榨出来。

  只要催乳的手法足够的正确,乳汁就会出来。我早有这样的经验,过了几分钟,终于全都出来了。

  我张开嘴大口的吞咽,无意间不断的触碰她,这让她显得非常舒服。她抓着我的手,让我再使劲儿的吸。

  而此时,乔香云浑身发着香汗,好像刚刚早上和一个男人晨练了似的。

  “哼,小子做得不错。好了,你跟我来,我带你从专用车道里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爱园艺花卉网 » 肉很多很污的糙汉文|宝贝趴下我要从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