莹莹的成长日记;把钢笔放在bb里

一听这话,我直接吓的六神无主,慌张的四处看看有没有什么能躲的地方。但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在这个紧要关头,赵晓曼一点都不着急,反而冲我露出一个坏笑后,微微张开性感的红唇,凑了过来……

那一刻,我根本就没能忍住,狠狠地倒吸一口凉气,如果不是害怕被白姨听到,我早就舒服的喊出声了。



无论如何,我都没想到赵晓曼会这么大胆,瞪大眼睛看着她埋头,一头如瀑黑发肆意在香肩披散,因为她不停的动作而稍显凌乱。



她大胆的表现令我产生一种我能得到她的错觉,甚至冲动的把手按在她脑后……


 文学


谁知道赵晓曼反而用力把我推开,随后在我大腿上掐了一把,小声的说。



“你想干嘛?你白姨可在外面呢!”



大腿上的疼痛,让我的脑袋此时清醒了那么一些,听到她的话后,一下子就回过神来,就在此时,白姨的脚步声配合的停在门外。



“小曼,你怎么不开灯啊?我要进来了哦。”



我紧张的靠在墙边,连大气都不敢出,就看到赵晓曼对我动了动嘴唇,嘀咕了声胆小鬼后,猛地把卫生间的淋浴头和灯全部打开,提高音量对白姨说道。



“我都开始洗了,你等会吧。一会洗完了喊你,你帮我把睡衣拿过来。”



“就你事多,连睡衣不穿就跑来上厕所。小松还在家呢,也不怕被他看到。”白姨在门外埋怨的说道。



因为厕所门上有块毛玻璃,我担心被白姨看到里面的情况,努力把自己缩在角落里,听到白姨的话语后,我下意识的看向赵晓曼,发现她同样也在看着我,眼神中带着些许意味不明。



“看到就看到了呗,就当给他发福利了,你那侄子今天看我的眼神就不对,一看就是个小滑头,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赵晓曼这句话把我说的无力反驳,无论对她还是对白姨,我都起过邪念。我自以为隐藏的很好,没想到赵晓曼早就把我看穿了。



“又胡说八道,人家挺老实的。行了,我回去躺会,你好了喊我啊。”白姨说完之后,就离开了。



我听着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心中松了口气,随即就把目光投在赵晓曼的身上,因为现在开了灯,她的身体在我眼中一览无遗,雪白的皮肤被水珠打湿,如同羊脂玉那般可人。



看见此景,我脑海不知怎么的就冒出一个大胆的念头。



你不是勾引我吗?还说我不是好东西。



那我就真的把你给睡了!



我二话不说,突然往前一步,伸出手直接摸向赵晓曼……



赵晓曼被我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刚想闪避,就被我拦腰搂住,死死抱着她柔软的娇躯。



“你干什么呀!”赵晓曼声音带着些惊恐,显然被吓坏了。



但我压根不想交流,温香软玉在怀,只想尽情享用,一双大手在她身上肆意的游走着,见她挣扎,我怕她喊出声,大嘴就压在她娇嫩的红唇上。



本来还在挣扎的赵晓曼,被我亲到的瞬间浑身僵硬了下,随即身子开始发软,俏脸满是红晕,眼眶里像是有水波一样流转不定,似乎完全忘记了反抗,任由我施为……

她安静的趴在那里,似乎像是默默等待着,我只要往前,便能这梦寐以求的尤物合为一体。



这种情况下,我哪里还能忍得住,完全不顾后果的……



但就在这时,我感觉一股电流便从尾椎骨直升大脑皮层,浑身舒爽松弛,闸门一个没忍住,直接……



我万万没想到自己会在最紧要的关头,会错失这么大好的一个机会。



我特别不甘心,还想再来,哪知道赵晓曼被我弄在身上后,打了个激灵,从那种情迷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



她没有给我机会,迅速的直起身子和我拉开几步的距离,一言不发的重新把裤子穿好,然后打开卫生间的门示意我离开。



我站在原地没动,还想试试看有没有可能继续下去,可在跟她对峙了半分钟后,在赵晓曼愈发冷漠的眼神中败退,在她面前,我一想起刚才秒射的表现,就感觉惭愧尴尬,暗恨自己不争气。



几乎是以一种灰头土脸的狼狈状态从卫生间出来,听到门被反锁的声音,我知道今天彻底没戏了,在小心避过白姨的卧室后,灰溜溜的回了自己房间。



躺在床上,我越想越觉得郁闷,倒不是觉得冒犯了赵晓曼,像她这种女人,估计她都没把自己贞操当回事。我恼火的是自己关键时刻掉链子,失去一个摆脱处男之身的机会,而且还是在赵晓曼这种极品尤物身上。



我一个劲儿的感慨,带着满满的怨念,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天色早已大亮,洗漱一番后,出来看到白姨。她今天穿着一件粉色及膝连衣裙,下面是白丝袜,看上去就像双十年华的小姑娘,特别青春活力。



听见响动后,白姨扭头看向我,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小松,醒了?正好我出门买点东西,你陪我一起去。”



我赶忙答应一声,心虚的看了一眼白姨的卧室,也不知道赵晓曼在屋里睡觉还是走了?



我不担心赵晓曼会把昨晚的事说出来,就是怕跟她碰面后有什么不自然,被白姨察觉出来那就不好了。



等白姨换了高跟鞋,收拾一番后,我俩开始出门,到了公交站牌,正值上班的高峰期,人特别多,摩肩擦踵的。



我和白姨刚上了车,就被人群紧紧地挤着贴在一起,白姨柔软的身体就像棉花似的半依半靠压在我身上。



由于人群的拥挤,我担心白姨被人占了便宜,一直紧紧把她护在身前,前后左右都是密不透风的人墙。



车子启动后,我和白姨贴的更紧了,充分接触她富有弹性的娇躯。白姨的身高比我矮一些,穿上高跟鞋后倒是和我差不多,随着车身的晃动,我完全能感知到白姨那热乎乎的身子。



就在这时,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公交车突然来个急刹,我整个人不受控制的俯倒,整个人压在白姨身上……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我惊呆了……



感受着白姨美臀传来的温暖,我的反应也更加强烈。



白姨明显也是感觉到了我的变化,身体颤抖的更厉害了。



甚至于,我还能听到她略显粗重的呼吸声。



“白姨,我……我不是故意的!”我赶忙解释,同时拼命的往后挤。



很快,我的身体后退了一点,我们两人的身体分开了。



正当我松了口气时,后面再次挤压过来,而我又一次的压住了白姨的身体,这一次我们的距离更近!



白姨的身体僵住了,我也僵住了,空气仿佛一瞬间凝固下来。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只有身后传来的一次又一次的挤压告诉我,现在我们还在公车上。



白姨也没有动,就像受惊的小白兔一样不住地颤抖。



就这样一直持续了好几分钟,随着下一站乘客的下车,公交车里的空间立刻多了起来,而我也趁机离开了白姨。



两人身体分开的一瞬间,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还有些恋恋不舍,似乎不想离开那温暖的地方。



白姨也仿佛松了口气似的,身子一软,不过很快又扶住了旁边的扶手。



从后面看着白姨红红的耳根,我知道她的脸蛋肯定红透了。



气氛依旧很尴尬,我们俩谁都没说话,一直等到了商场,白姨就匆匆下了车,我也紧随其后下车。



这不是我第一次跟着白姨来商场了,她平时逛商场的时候总是慢慢悠悠,往往逛一上午都买不了几件衣服。



可这次的她却是有点奇怪,进了商场后就急匆匆的上了二楼女装区,直奔其中一家内衣店!



看到白姨进了内衣店,我就不好意思跟进去了,虽然我也想进去看看。



在外面站着等了一会,白姨终于付款出来了。



“白姨……”我才刚喊出声,白姨就冲我摆摆手,匆匆去二楼的洗手间。



这下我更懵逼了,白姨这是怎么回事?



如果急着上厕所的话,那为什么还要去买内衣?



晃了晃脑袋,我继续漫无目的的溜达,一双贼眼不住地打量着周围逛商场的女人们。



还别说,逛商场的女人还真有不少漂亮的,看看这个,酥胸饱满皮肤白皙,关键还穿着低胸装,那一片起伏都能把男人的眼睛给吸进去。



再看看旁边的黑色包臀裙女人,屁股挺翘丰满,简直和白姨都有一拼了。



盯着这女人看了几眼,我忽然想到一件事,白姨……该不会是因为那件事才去买的内衣吧?



我的瞳孔猛地一缩,心跳也加快了不少。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就实在是太刺激了!



就在这时,白姨从洗手间走了出来,俏脸上再次恢复了轻松。



“白姨!”我叫了一声快跑过去。



白姨脸蛋上还挂着淡淡的红晕,不过神色已经恢复如常:“小松,咱们去看看高跟鞋,我有一双高跟鞋坏了,今天正好买双新的。”



我点点头:“好啊白姨,那我待会给你拿东西。”



“小家伙还懂得心疼白姨,真是没白疼你。”白姨笑着点了点我的额头,浑然未觉我的眼神正死死盯着她的那个位置。



到底……是不是我想的那样呢?



跟着白姨来到卖鞋的专柜,白姨自然而然的把随身的包交给我,然后就忙着试鞋去了。



她买鞋向来是要试好几双,磨蹭一会才最后敲定的。



看到白姨在试鞋,我却悄悄地离开了专柜,来到附近的安全消防通道里。



现在来商场的人都是坐电梯,很少有走楼梯的,这里也没什么人。



往四周查看确认没人后,我深吸一口气,缓缓打开了白姨的包。



里面放着内衣店的购物袋,还有一些化妆品和白姨的钱包,而我的目标正是购物袋里的东西!



颤抖着将手伸进去,这一刻我的呼吸几乎要停滞了。



很快,我的身体一颤,摸到了!是湿的衣服!



这一刻一切都明白了,我的猜想得到了证实,白姨竟然真的因为公车上发生的事情而有感觉了……



还没等我兴奋起来,眼前出现的人影立刻将我打入深冷的冰窖之中,白姨来了!

看着面前的白姨,我惊呆了,甚至连包都拿不稳掉了下来。



这也太巧了吧,我才刚要拿她的小可爱出来看看,她就跟过来了?



而白姨也是满脸难以置信的表情,似乎想不到我会做出来这种事。



她的俏脸起初一片煞白,随后转为羞红,显然已经意识到我刚才是要拿什么东西。



我结结巴巴的解释:“白姨,我……我……”



还没等我解释完,白姨的眼睛忽然亮了,指着地上的挎包道:“小松,你是要拿纸巾呀!”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我低头看了过去,只见她的挎包旁边竟是散落着一包纸巾,应该是刚才包跌落的时候掉出来的。



我立刻就坡下驴,也不管白姨是不是真的这么认为,重重的点点头说道:“是啊白姨,我刚才就是要拿纸巾来着。”



“你说你这个孩子,拿个纸巾还要跑这种地方。”白姨的表情轻松起来,走过来把包捡起来,同时又拿起纸巾递给我。



“白姨,我……我不想让人看到我从你包里拿纸巾,那样会显得没有男子气概。”我随便编了个瞎话。



“好吧,那我们继续回去试鞋!”白姨说。



随后我们两人再次回到卖鞋的专柜,看着那边专心试鞋子的白姨,我忍不住长舒一口气。



幸亏那包纸巾啊,不然现在得多尴尬?



尴尬倒还是其次的,要是让白姨回头把这件事告诉我妈,到时候乐子就更大了,我妈肯定会把我的屁股打烂的,虽然我已经参加工作。



我不知道的是,那边的白姨其实也是在假装试鞋,她眼角的余光也在偷偷打量着我。



刚出社会的我,在阅历方面比白姨可是差远了,她怎么看不出来我的真实目的?



刚才白姨之所以会那么说,就是为了顾全我的面子,而且她也不想让气氛那么尴尬。



出人意料的,这次白姨很快就敲定了要买的鞋子。



“小松,我们回家吧,我累了!”付款后白姨把装鞋的袋子递给我,看似随意的说道。



我楞了一下,平时白姨逛街可都得逛个两三个小时的,今天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



本来我们是打算要在外面吃午饭的,现在也用不着了,直接坐公交车回去。



到家的时候,赵晓曼也已经起床打扮好。



看到我们两个回来,她也是很吃惊:“你们不是出去逛街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累了,先去洗个澡,快到午饭时间了,你来做饭吧小曼!”白姨说完放下东西进了浴室。



看着她扭着屁股走进浴室,我又忍不住回想起公交车上的一幕,白姨屁股的触感可真是美妙,让人享受了一次就忍不住想第二次。



白姨走进浴室,关上门的刹那,她的身子也是忍不住有些瘫软,背靠在浴室门上大口大口喘息着。



今天上午的经历对她而言简直是前所未有的震撼,没想到她竟然也会有这种遭遇,而且还弄湿了……



就在她沉浸于回忆中,小手也不自觉的朝着某个地方移动时,外面的我和赵晓曼也已经互相对视起来。



赵晓曼脸上带着坏坏的笑容:“怎么样小处男,和你白姨一起逛街的感觉如何?”



她不说这个还好,一提起逛街的事情我的小腹就燃起了一股火焰,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



“怎么?看来你白姨是把你的火给勾起来了呀,那要不要我帮你灭火呢?小处男?”赵晓曼调笑道,说着还用手指点了点我的……



本来我就处于激情燃烧的状态,被她这么一点,顿时立刻爆发起来。



看到我爆发的样子,赵晓曼眼睛顿时亮了,其实她昨晚也不好受。



在洗手间被我挑逗起来,她本来都已经做好准备要享受一次了,可谁能想我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这让她比我还郁闷。



现在再次看到我的爆发,她心里更加的渴望,在某种方面女人的渴望比男人还要更强烈一些。



“我们去厨房,一边做饭,一边弄……”赵晓曼媚眼如丝,看得我眼睛都发直了。



不由自主的跟着她来到厨房,赵晓曼指着案板旁边的黄瓜说道:“你来洗黄瓜,我来帮你洗!”



我还没明白她的意思,却见她已经蹲了下来,小手缓缓伸向了……



很快,我的脸上浮现出舒爽的表情,不得不说,赵晓曼这小骚货还真是会伺候男人。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爱园艺花卉网 » 莹莹的成长日记;把钢笔放在bb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