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的起不来的|被做到晕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你走了之后,我老公,就是你老板,又来了,还把我的手机给摔坏了,照片也跟着没了。”

“什么?照片没了?!”

我简直不敢相信夏雪艳的话。

“嗯。没了。”夏雪艳显得十分无奈。

一听这话,我一下子没控制住自己的音量,直接就对着夏雪艳喊道:“那我怎么证明我嫂子有鬼?她根本不承认这件事!”

“不知道,但是依我看,单凭几张照片,也不能就确定那是你嫂子。说不定,只是长得像而已。”夏雪艳耸了耸肩膀,她胸前的一对大白兔也跟着跳跃了起来。

“那你跟我去找她,咱们当面对质。”

面对我的提议,夏雪艳却并不同意:“不行,要是认错人了呢?我不会去的,又没有十足的证据,这种得罪人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文学

夏雪艳说完,根本就不给我反应的时间,直接就将她手上的小瓶子往我手里一塞,然后就趴在了沙发上了,对着我翘起了屁股。

“来,给我擦药。”

说完,夏雪艳就把她那臀部,又对着我翘得高了一些。

说实话,夏雪艳现在的姿势,实在是十分魅惑。

在她脱完衣服之后,我就已经有了反应,现在她这么翘着屁股趴在我面前,我简直都快要把持不住了。

“你还在等什么啊,赶紧过来呀。”

夏雪艳在沙发上趴好了之后,娇滴滴地这么对我说到。

同时,她一只光着的脚丫子朝着我就伸了过来,慢慢地攀上了我的腿。

看着夏雪艳的这么一副样子,我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夏雪艳有点让我捉摸不透,要是之前,我可能就扑上去了,但现在我的心里还是对她多了一丝防备。

“夏姐,你赶紧把衣服穿上,别给我开这样的玩笑了吧。”

咽了一口唾沫,我有些艰难地说道。

夏雪艳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大美人,虽然说她年纪比我要大上一些,但是怎么看,都像是她比我还小一样,就算是我心里没有想那些事情,但是她这么趴在我面前,我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斜着眼睛看了我一眼,夏雪艳像是开玩笑,又像是认真的,有些责怪地对着我说了一句:“谁跟你开玩笑了?我是认真的,再说,你又不是没看过,连我的那个地方……再看看也没有什么……”

她这么一说,我有些犹豫,并没有按照她说的那样,走到她身边去。

夏雪艳在沙发上支起了上半身,这么一来,她身前的那一对,看着就更加大了。

夏雪艳的胸部,跟随着她的动作一晃一晃的,雪白的皮肤,晃的我眼睛都跟着花了。

似乎注意到了我的眼神,夏雪艳一点也不害羞,直接就大大方方地将整个上半身都支了起来,还转换了一个角度,以便于我看的更加清楚。

察觉到了夏雪艳的举动,我一边在心里感谢她肯让我饱览春光,一边又有些忐忑。

她脱成这个样子,还没穿裤子,屁股正好对着我,人也趴在沙发上,这要是老板又来一次,那我可不就正好玩儿完吗?

不过就像是特意解答我的疑问一样,夏雪艳扭了扭她的小细腰,接着便安慰我道:“你放心,这会儿正是中午,不会有人过来的。至于老板……他已经去联系李老板了。”

说这话的时候,夏雪艳的脑袋慢慢地垂了下去,显得十分落寞和伤心。

我知道,她所说的去联系李老板,一定是和老板威胁她拍照给别的男人的看得事情有关。

一想到夏雪艳被老板逼着拍照,再看着夏雪艳身上被老板给弄出来的大大小小的青紫色痕迹,我心里就有些老大不舒服。

出于私心,我竟然有些不愿意夏雪艳的身体被别的男人看,虽然,她跟我并没有什么关系,我也没有跟她发生过什么。

“那你,真的要去拍那种照片吗?”

沉默了一会儿,我实在是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便开口问了这么一句。

话一说出口,我就有些后悔这么问了。

废话,哪个女人愿意把自己脱光了,然后还要摆出各种姿势,拍下照片给陌生男人看?

果不其然,我这么一问,夏雪艳的脸色一下子就难看了起来,整个人都显得十分愤怒:“我不去!”

“我说什么也不会去的,谁爱去谁去,总之,不要找我!这样的侮辱,我可承受不起!”

嘴里这么说着,夏雪艳一双白皙的小手,也在不断地捶打着她身下的沙发。

由于情绪实在是有些激动,夏雪艳的整个身体都跟着她的动作而扭动了起来。

夏雪艳这么一动,她那本来就故意对着我的屁股,这会儿正好就张开了一些,于是,我便又看见了她双腿之间那最为隐秘的地带……

夏雪艳还在继续说着什么,但是我已经没有那个心思继续去听了,只隐隐约约听见她说什么,自己会想办法,保护好自己之类的。

“你看我说这些干什么,真是让你见笑了。”

可能是夏雪艳知道我也没有在认真听她说的缘故,跟我抱怨了一会儿之后,夏雪艳便有些自嘲地说了这么一句。

我并没有回答夏雪艳的话。

这个时候,我正盯着夏雪艳的那个地方看呢,哪有时间管她在说些什么?

“哎呀,你赶紧过来给我上药呀!”

夏雪艳看见我的眼睛一直盯着她的屁股看,一下子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便这么叫了我一句。

“哦。”

我有些不在状态,嘴里答应了一声,人就朝着夏雪艳走了过去。

等我回过神来之后,我已经拿着药瓶,坐在了夏雪艳的身边。

“你看着给我上药吧,然后按摩一下。”夏雪艳说完之后,就没有再开口了。

看着夏雪艳那白皙的翘臀,我咽了一口唾沫,只能照着她说的办。

将药油倒在了我的手上之后,我轻轻地抹在了夏雪艳的身上。

她身上的皮肤本来就很白,老板在她身上又掐又打之后,留下的痕迹就十分明显。

看着夏雪艳那雪白的皮肤上面,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我不由得就有些心疼她。

给她擦药的时候,我也有些紧张,一方面是因为我从来没有给一个女人这样擦药过,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我怕把她给弄疼了。

“你还紧张呢。”

由于我小心翼翼的笨拙动作,夏雪艳很快就察觉到了我的紧张,她甚至还取笑了我一句。

我没有答话,只是手上的动作用力了一些,涂药的范围也扩大了很多。

我的手在夏雪艳的身上游走,几乎将她给探了个遍。

在这个过程之中,我不可避免地支起了帐篷。

除此之外,我什么也没做。

倒是夏雪艳,一直在那儿哼哼唧唧,一副十分舒服的样子。

“小张,你咋这么淡定?”夏雪艳趴在那儿,突然问了我这么一个问题。

我假装没有听懂她的话,什么都没说。

但是夏雪艳却根本就不打算放过我,还是继续问道:“你不会还是一个雏吧?”

夏雪艳这么一说,我不由得就是一阵无语。

说到雏,我还真的就是个雏,活了二十多年,我还从来没有跟哪个女人发生过关系。

但是这话从夏雪艳的嘴里问出来,我难免会觉得有些尴尬。

要是在她面前承认,我还是一个雏的话,那岂不是太没有面子了?

我正想着该怎么回复夏雪艳的这个问题,她却先开口说话了:“你先别说,让我猜猜。”

她说到这儿,突然停了下来,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搞得我也有些紧张了,不知道夏雪艳究竟是要干什么。

“这样,我们来玩一个猜谜的游戏,谁输了谁给钱,你敢不敢?我猜你一定已经不是个雏了。”

我这边正担心呢,没想到夏雪艳却说出了这么一番话来。

既然是要玩猜谜的游戏,我心里还是有那么些愿意的,而且夏雪艳已经提前说出了自己的答案,这会儿不管给不给钱,反正我是不会输,那就对了。

“你说说,我猜的对不对?”

见我还是没有说话,夏雪艳便又追问了一句。

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么份上,我要是再不说话,也有些过不去了,但是吧,要我当着夏雪艳的面,承认自己还是一个雏,又有些让我开不了口。

“你不说话,那是不是就说明,我的答案是正确的?”

这么说着的时候,夏雪艳显得有些兴奋,身子跟着一扭,我正帮她往屁股上擦药呢,一个不小心,手就直接朝着夏雪艳的双腿之间滑了过去。

“啊!”

立马,夏雪艳就随着我的动作闷哼了一声,声音听着竟然有些压抑的欢悦。

夏雪艳这个样子,让我忍不住就想要戏弄她一番。

就这样,我开始玩起了夏雪艳的翘臀。

对于我这样的举动,夏雪艳不仅没有呵斥我,反而还显得十分受用,身子甚至配合着我的动作,开始扭动起来。

看着她越来越兴奋了,我便故意突然停了下来,人也从沙发边上离开了。

“不好意思,你猜错了,我就是一个雏。”

站起来之后,我居高临下地看着夏雪艳,带着恶作剧得逞之后的得意,对着已经有些动情了的她这么说到。

夏雪艳的一张脸,被我弄得红红的,她的眼神也有些迷离了。

面对我的回答,夏雪艳反倒笑了:“你没骗我吧?”

我对着她翻了个白眼,有些没好气地道:“骗你难道有钱拿?只不过,这事儿你可不能告诉别人,尤其是老王。不然,他铁定得笑话我。”

“嗯,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对了,你去我包里面拿个东西,我有东西要给你。”夏雪艳对着我点点头,接着便这么对我说道。

我一听又是要帮忙拿东西,心里就有些不大痛快,这使我又想起了嫂子的事情。

不过我并没有拒绝夏雪艳,而是依照她的话,把她的包给打开了。

打开夏雪艳的包之后,我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

之间夏雪艳的包里面,正静静地躺着厚厚一沓钱!

作为一个月工资只有三四千的打工仔,说实话,见到这么多钱,我还是有些惊讶的。

就在我因为看见了夏雪艳包里有这么多钱,而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时,夏雪艳说话了:“拿着吧,是给你的。”

我差点以为我听错了。

“刚刚咱们不是说好了,谁猜错谁就给钱吗。现在我输了,这钱是你应该得的。当然,你的小秘密我会帮你保密,但是今天我和老板的事情,也希望你能保密,这也是为什么我让你给我擦药的原因。”

就在我发愣的时候,夏雪艳又说了这么一番话。

说完之后,夏雪艳整个人便站了起来,走到我身边,拿着那沓钱就要往我手里塞。

我就说,夏雪艳找我的急事,我不问,她这么半天也不跟我说,原来她就是想让我保守秘密。

“不行,夏姐,我不能要……”

夏雪艳根本就不听我的,继续给我塞钱。

她就只穿着个内衣,还跟我挨得这么近,刚刚我还碰了她的屁股,在这个情况之下,我要是再在这间屋子待下去,只怕是要出事情。

这么想着,我假意收下了夏雪艳的钱,然后趁她一个不注意,把钱往沙发上一丢,抓住机会,直接就跑了出来。

由于我走的太急了,夏雪艳根本就叫不住我。

因此,我也没有看到,等我走后,夏雪艳那一副满腹心事的样子,就更加不知道,夏雪艳似乎是还有什么别的事情,瞒着我没让我知道。

出了夏雪艳的办公室,我给老王打来了个招呼,直接就离开了商场。

我这个工作,虽然说工资不高,但是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能够借着外出维修的名头,想走就走。

只要不是太过分,根本没人讲我。

因此,我直接就来到了嫂子住的地方。

我站在嫂子家门口,掏出钥匙之后,却发现,嫂子之前给我的钥匙,根本就打不开门。

这钥匙是嫂子去年的时候给我的,那个时候她还一再邀请我,叫我过去跟她一起住,我之前来过几次,钥匙也能用,怎么今天就不行了?

我仔细一看,发现原来是锁被换掉了。

冷笑一声,我直接就从包里掏出了细铁丝。

还好我是有备而来的。

打开了嫂子家的门,我进屋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那间嫂子说给我住,今天又说借给别人了的房间看了看。

只见房间里面只有一张床和一个衣柜,衣柜里面什么也没有,根本就不像是有人住的样子。

果然,嫂子还是骗了我。

加上换锁这件事,我更加确信,嫂子就是有事情瞒着我,她心里,绝对有鬼。

出来之后,我便来到了嫂子的房间门口。

嫂子的房门被锁上了,看来,里面肯定是有秘密。

这么想着,我便用开大门的方法,打开了嫂子的房门。

还没进去,房间里面的一件东西,就率先闯入了我的视线,惊得我差点将手里的铁丝掉在了地上。

嫂子房里,竟然有这种东西!

我在嫂子的房间里面,看见了一个像是座椅一样的东西,不过我知道,那个东西绝对不是座椅。

我心里吃了一惊,这个玩意儿,怎么跟我在小电影里面看见的情趣座椅那么像?

不,应该说,嫂子房间里面的这个像是椅子的东西,就是情趣椅子。

看了几眼之后,我得出了这个结论。

因为,我在这把玫红色的“椅子”上面,看见各式各样,一看就知道是情趣用品的玩意儿。

看着这些东西,我不免有些震惊。

对于在嫂子的房间里面发现了情趣用品这件事情,我是一点也不奇怪。

毕竟,我哥已经出事那么久了,作为一个正常的女人,她也的确是需要得到慰藉。

然而,现在一下子在嫂子的房间里面发现了这么多情趣用品,那数量,起码得有上百,我不由得就觉得脊背一阵发凉。

这太不正常了。

本来我就怀疑嫂子背着我和我哥做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现在我的这个发现,就更加佐证了我的想法。

更何况我还看见了关于嫂子穿着暴露、带着情趣用品进KTV的照片,现在看来,照片上嫂子的包里面,放着的就是我看见的这些东西没错了。

怀着一种极其复杂的心情,我拿起了一个位置离我最近的玩意儿,发现这个东西的做的还挺逼真,尺寸也很大。

难道嫂子就这么欲求不满吗?

看着我手里拿着的这件情趣用品,我不由得就陷入了沉思。

可能是我太专注与自己的世界了,一个不小心,我也不知道是按到了哪儿,竟然直接进把这个东西的开关给打开了。

“折腾死你这个小妖精子!怎么样,舒不舒服?”

一个听着十分雄浑的男人的声音,伴随着喘息声,十分突兀地响了起来。

并且,我手上拿着的这个玩意儿,竟然还开始震动起来。

我的手掌一阵发麻,吓得我差点没把这个东西给丢出去。

手忙脚乱地将这个东西的开关给关掉,我心里一阵恶寒,一种十分奇怪的感觉,一直在我心头缭绕不去,搞得我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强这种奇怪的感觉强行压了下去之后,我赶紧将手里的这个大家伙给放回了原处。

嫂子家里竟然藏着这么多这种东西,她有这些东西,是不是跟她在一起乱来的那个奸夫要求的?

或者说,跟嫂子乱来的奸夫,还可能并不只是一个人,有可能还有好几个?

想到这些,我的心一点点沉了下去。

这件事我应该早点注意到的,只是我为了避嫌,并没有对嫂子的私生活多过问。

也确实是我大意了,就算是嫂子的工资要比我高,但是她也只不过就是比我多了两千块钱而已,怎么可能还会有钱,能让我哥每个月都不会断了那些价格不菲的药。

再说,嫂子自己也还要生活费,这里那里花钱的地方也不少,她要是没有做什么特殊职业,哪儿来的这么多钱?

我这么胡乱猜测着,便朝着嫂子的衣柜走了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却突然传来了嫂子的声音。

我心里一咯噔,连忙将正伸向衣柜的手给缩了回来,有些着急地四下看了看,看究竟躲到哪儿,才不会被嫂子给发现。

嫂子的房子并不是很大,她的卧室虽然占了整套房子的不少地方,但是放了一个衣柜,一个梳妆台之后,也就不剩什么地方了,更不要说还摆着一个情趣椅子。

床底下嫂子也塞了东西,我也不能躲到那儿。

嫂子的声音越来越近,她似乎是正在跟谁打电话,到了门口之后,她并没有马上就用钥匙开门,而是稍微停顿了一会儿。

眼瞅着嫂子的房间里面根本就不能躲藏,我心一横,直接就从嫂子的房里窜了出来,进了那个给我准备的小房间里面。

还好嫂子是等电话挂断了才拿钥匙开门,我这边刚刚将门给关好,门口就传来了嫂子开门进屋的声音。

按照我的猜想,我所在的这个房间,对于嫂子来说,跟一个空房差不多,她应该是不会进来的,所以,我待在这儿,是最为安全的。

嫂子进屋之后,我怕她会听见什么声响,便一直站在门边,也不敢乱动。

显然,我的选择是正确的,嫂子家里的隔音效果似乎并不怎么好,因为在嫂子进来没一会儿之后,我就听见了“咚”的一声闷响,像是有什么东西倒在了地上的一样。

我等了一会儿,不由得就有些奇怪,因为接下来,我似乎还听见了有男人的声音。

男人?

难道,嫂子把她的奸夫给带到家里来了?

这么一想,我心中警钟大鸣,忙把耳朵贴在了门上,十分仔细地开始探听起客厅里面的情况来。

“别叫,秋琴,别叫!”

一个出于男人的嘶哑声音,故意压低了音量,像是十分紧张一样,急急地响了起来。

听到这个声音,我首先在自己的脑海之中过了一遍,发现这个男人的声音对于我来说十分陌生,应该不是我认识的人。

那么,这个男人会是谁呢?他是嫂子带回来的吗?

带着这样的疑问,我十分小心地,将房间的门给慢慢打开了一条小缝,好让我能够看清楚,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不过,我一打开门,就看见一个看着有些矮小的肥胖男人,正将嫂子给牢牢地压在身下。

看着这一幕,我不由得心头火起,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将这对奸夫淫妇,给狠狠地揍上一顿。

不过,为了让嫂子彻底无话可说,我还是忍住了,悄悄地去摸自己的手机,准备拍照,留下证据。

“秋琴,我今天终于抱到你了……你知道吗,我想压着你,已经想了很久了,今天,我终于梦想成真了……”

男人的手牢牢地捂着嫂子的嘴巴,显得十分兴奋。

而被压在地上的嫂子,这个时候,脸上却是一副十分惊恐的表情,像是十分害怕一样。

她的身子不停地扭动着,肢体语言写满了抗拒。

眼前的情形,让我有些疑惑,嫂子这怎么像是被迫的一样?

“秋琴,我喜欢你,我想要你,打从看见你的第一眼开始,我就想着要你了……嘿嘿,你真好看,真白,还这么香……秋琴……”

肥胖男人的身子将嫂子给牢牢压住了,在这种情况之下,体型瘦小纤细的嫂子,要想移动身子,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但是,即便是这样,嫂子那双还没有被男人给完全控制住的脚,一直在不停地费力踢动着,身子也是扭个不停。

我甚至还从嫂子的眼睛里面,看见了泪光,还有那种十分真实的惊恐情绪。

看着客厅里面发生的这一切,我不免就有些疑惑,事情好像不对啊!

要是这个矮小肥胖的男人跟嫂子有什么见的人的关系的话,嫂子的反应应该不是这个样子才对,但是怎么现在看起来,嫂子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是满脸的不情愿呢?

带着疑惑,我还是按捺住了,没有立即就冲出去,将这地上的这两个人给狠狠教训一番。

掏出手机,我十分迅速地拍了几张嫂子被那个男人压在地上的照片,想以此作为证据。

就在这个时候,男人从嫂子身上腾出了一只手,嘴里叽叽咕咕地还在念叨着什么喜欢嫂子之类的话,伸手就要去解他皮带。

由于男人腾出手之后,控制嫂子的力量便减弱了一些,满脸惊恐的嫂子趁着这个机会,猛地将男人捂着她嘴巴的手给推开了。

只不过,由于嫂子和男人之间的力量差距太过于悬殊,所以,即便是嫂子已经使出了全身的力气,也只能做到这个份儿上。

至于将压在她身上的男人给推开,这嫂子是完全办不到的。

“来人啊!救命!救我!”

嘴巴能开口说话之后,嫂子顾不上喘气,立马就放开嗓子,开始大声喊叫起来。

男人一见嫂子竟然开始叫救命了,马上就慌了神,裤子也不脱了,慌慌张张就要将嫂子的嘴巴给堵住。

不过,嫂子却并不愿意嘴巴被堵上,挣扎得更加激烈了。

马上,两人就又纠缠在了一起。

躲在房间里面的我,透过门缝目睹了这一切,同时,我心中的疑问,也是越来越大。

这个男人和嫂子之间,为什么像是在打架一样?

难道,嫂子是无辜的,这个男人是进来强上她的?

这个想法在我心中产生之后,我转念一想,说不定他们这是跟小电影里面一样,也是在搞什么情趣活动,是在调情呢?

就在我暗自猜测的时候,客厅里面,男人已经重新又将嫂子给控制住了。

这一次,男人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就开始撕扯起嫂子的衣服来。

矮胖男人的力气很大,嫂子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我这才一愣神的功夫,外边的嫂子,整个上半身就差不多全部露在外面了。

看着嫂子那白雪一样的光洁皮肤,以及那两团包裹在内衣里面的雪白,男人的眼睛都直了。

“秋琴,秋琴,我要你!”

嘴里这么说着,男人的手,便一把扯开了嫂子的内衣,又伸向了嫂子的裤子。

“不要!住手!”

在这个过程之中,嫂子一直在挣扎,但是她怎么可能会是男人的对手?不一会儿,嫂子连底裤,都被那个男人给一把扒了下来。

眼见着嫂子挣扎哭喊的动静越来越大,男人也有些急了,一个心慌,直接就伸手打了嫂子两巴掌。

这两个巴掌,男人是着实用了些力气的,嫂子明显就被他给扇得有些发懵了。

“叫什么叫,闭嘴!别在我面前装什么贞洁烈女,告诉你吧,你的丑事,我全都知道了!”

男人打完嫂子之后,便开始这么恶狠狠地威胁她。

一听男人提到嫂子的丑事,我已经握紧了的拳头,不由得又紧了一些。

只见嫂子一听男人这么说,挣扎的动作竟然一下子就消停了很多,就连哭声都跟着微弱了起来。

看着嫂子这样,男人似乎很满意。

“这才对嘛,我告诉你,你跟别的男人去开房的事情,我可是都知道,而且,我还偷偷跟着你,在窗户外面把你们做那事儿的过程给拍了下来!我手里可是有你啥也没穿的照片和视频,识相的话,就乖乖从了我!”

嘴里这么说着,男人把嫂子的手往地上狠狠一甩,接着就扒开了自己的裤子。

“哦,我已经等不及了。来,张开腿,就像你跟别人在一块儿的时候那样……”

就在男人打算分开嫂子的腿开始运动的时候,一个东西猛地打到了他的脑袋上,打的男人差点就倒在了地上。

“谁?”气急败坏地吼了一声之后,男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又吃了我一记大拳头。

对着他冷笑一声,我一脚把这个恶心的男人从嫂子身上给踢开,随后便直接爬到了男人身上,不由分说就招呼了下去。

“别打了,别打了!”

男人被我打得嗷嗷直叫,嘴里连连求饶。

狠狠地教训了一回矮胖男人之后,我怒目圆睁,直接就问他:“你刚刚说的照片和视频,交出来!”

或许是被我的气势给吓住了,男人显得十分害怕,连忙讨饶道:“在我手机里!我手机里!”

不等我继续向他要,男人就从他还没从身上脱下来的裤子里面,摸出了手机。

不过,他却并没有将手机递到我的手里,而是猛地往旁边一扔。

我皱了皱眉,便想去捡,男人却趁着我身子一歪的空挡,猛地发力,一下子就把我从他身上给推了下去。

接着,他一提裤子,连滚带爬地就往门外跑去。

等我站起来的时候,男人已经跑出了老远,像追也住不上了。

我没理会此时正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嫂子,跨过她白皙的身体,将手机捡了起来查看。

男人的手机并没有设备锁之类的东西,我很容易就打开了他的手机。

翻了一遍之后,我根本就没有找到什么视频和照片,反倒是翻到了很多小电影。

我有些懊恼,一偏头,却发现嫂子的神情似乎有些不对。

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嫂子家里的那台电脑并没有关机,这个时候,桌面上有一个图标正在闪烁。

似乎是一封邮件。

我心中一动,脸上却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继续在男人留下来的手机里面翻找他所说的照片和视频。

然而,还是什么发现也没有。

“怎么没有看见他说的照片和视频?”我心中有些疑惑,同时也跟着着急了起来。

夏雪艳那儿的照片我现在是已经拿不到了,这会儿这个男人这里的照片还是找不到的话,那么我就根本没有嫂子乱来的证据,也无法让嫂子乖乖承认罪行。

想到这里,我心里不免有些烦躁,便低头看了一眼嫂子。

这个时候的嫂子,整个人都蜷缩在地上,白皙的身子正在微微地抖动着,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惊吓之中回过神来。

由于嫂子在刚刚和矮胖男人的对峙之中,早就已经被男人给将衣服都扒光了,所以这会儿嫂子身上是赤条条的,什么也没穿。

嫂子的双手紧紧地搂着她的身子,将那一对饱满的身前,挤压成了扁扁的形状,看着十分可爱。

她这么一副样子蜷缩在地上,再加上嫂子本来身形就不大,这么一弄,就更加显得她弱小可怜了。

我心里忍不住对嫂子产生了同情的心理。

但是一想到嫂子刚刚被那个又矮又胖的男人给扒光了衣服,还被他压在了身下,我心里又有些别扭。

那个男人,虽然说不太像是嫂子的奸夫,但是肯定跟嫂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呀!”

嫂子也注意到了我在看她,连忙将自己的身子转了过去,变成了背对着我。

而且,她还蜷缩得更加紧了,她那光洁白皙的背部,就以一种十分勾人的姿态,完全呈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甚至能都看到嫂子的臀部。

作为一个男人,面对这么一个赤身裸着的女人,并且还是一个长相好看,身材优美的女人,有谁能够忍受得住?

看着嫂子背对着我的雪白的身体,我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不过我清楚,现在根本就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

收回自己的目光,我放下了矮胖男人的手机,起身朝着嫂子的电脑走了过去。

刚刚嫂子看电脑的眼神就有些不对,只不过,为了让嫂子放松警惕,我这才等到现在才去看电脑。

轻轻地走到电脑前,我伸手就要点开那个不断跳动着的小图标。

“柱子,你,你在看什么?”

眼见着我靠近了电脑,嫂子显得十分紧张,叫我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我没有理她。

“哎呀!”

在我身后的嫂子,突然发出了一声极其尖锐的尖叫声。

那声音显得十分惊慌,我心里一紧,还以为那个男人又回来了,连忙转过了身子,全身都戒备了起来。

不料,等我转过身子去之后,却根本就没有在屋子里面发现除了我和嫂子之外的第三个人。

我担心地往嫂子的方向看去,一下子就看直了眼睛。

原来嫂子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不过她身上还是什么也没有穿,所以,这一下子就被我给看了个干干净净。

或许嫂子刚刚的尖叫,是因为她想阻止我看电脑,忽略了自己现在的是处于没有穿衣服的状态。

只不过在像我靠近的过程之中,她猛地又意识到了这件事情,所以这才尖叫了起来。

嫂子可能自己都没有想到,要是她不这么叫一声的话,我是根本就不会这么全面地看见她没有穿衣服的样子。

“你,你别看!”

嫂子嘴里这么说着,整个身子马上就蹲了下去,想以此躲开我的视线。

看她这么抗拒,我不免有些不屑。

要是说嫂子还是以前那个冰清玉洁的嫂子,我一定会为此而愧疚,但是遗憾的是,她现在的所作所为,已经完全对不起我大哥了。

从我从夏雪艳那里看见那些照片之后,我对于嫂子的感情,就完全发生了变化,再也不像以前那么尊敬她了。

我离开了电脑桌,朝着嫂子走了过去。

“你,你要干什么?”

嫂子看见我朝着她走了过去,以为我要对她做出什么事情来,一下子又将身子给紧紧地蜷了起来,又开始发抖了。

我并没有因为嫂子的反应而改变自己的路线,依旧是笔直地朝着嫂子走了过去。

不过,在我来到了嫂子身边之后,我直接抬起了脚。

我从嫂子的身上跨了过去,然后将沙发上面放着的空调毯给拿了过来,然后丢在了嫂子的身上。

或许是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做,嫂子也是有些懵,整个人都愣住了。

我将嫂子给盖好之后,并没有理会她,而是重新走到了电脑旁边,打开了那封邮件。

点开邮件之后,我不禁有些疑惑。

因为这是一封跟情趣用品有关的邮件。

一看到这个内容,我就没有细看。

不过看样子,邮件这个牌子的官方发过来的,内容是什么感谢评价之类的。

难道嫂子跟别人用完了情趣用品,还要告诉官方她用过之后是什么感受?

“刚刚的那个人,叫做李发财。”

就在我疑惑的时候,我身后的嫂子突然说话了。

我回头一看,只见嫂子这个时候正缩在毯子里面,小脑袋低垂着,没有看我。

“我跟他真的,没有任何关系,只不过以前是我问他借过钱而已。他之前也给我提过要求,但是我从来都没有同意过他!柱子,你千万不要误会。”

嫂子继续这么说到,听着就像是自言自语,但是我们都知道,她这是在给我解释。

我没有作声,想等着嫂子继续说下去。

但是,嫂子却不说话了。我只好自己问:“那你房间里面,怎么会有那么多……情趣用品?还有,你怎么会收到这种邮件?”

我指了指电脑,语气有些冰冷。

“事到如今,你都已经看到了,我也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嫂子叹了一口气,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接着便对我说道:

“为了给你哥治病,所以,我去做了兼职。”

“兼职?原来你管跟别的男人鬼混叫兼职?”嫂子这么一说,我气的直接就从座位上面站了起来。

“赵秋琴,你就算是要找理由,也该找个像样点的吧?你糊弄谁呢?”

我说话的语气很冲,已经有些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面对我的怒火,嫂子一直低着的头猛地抬了起来,那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里面,甚至还含着泪水。

“谁跟男人鬼混了?你凭什么这么说我?”

嫂子的声音有些哽咽:“是,我是不应该找情趣用品试用员的兼职……这完全就是不能说出口的工作……但是,要是我不找事情做,你哥怎么会有治病的钱?”

情趣用品试用员?

我冷笑一声,只当这是嫂子的狡辩。

“你还是好好看看我发出的那些邮件吧。”

嫂子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再也不开口了,只是坐在地上,将身子缩在空调毯里面,一个劲儿地抹眼泪。

我忍着要发火的冲动,重新转过身子,开始查看电脑里面的邮件。

不为别的,我这人做事讲求的是一个证据,既然嫂子还不服,那我就要好好看看,这些邮件里面难不成还有帮嫂子洗脱罪名的证据。

这么想着,我便打开了已发邮件,开始仔细看了起来。

只不过,看着看着,我只觉得脸上越来越挂不住,同时,心里也跟着产生了触动。

在嫂子的已发邮件里面,我看见的,全部都是嫂子自己写的,使用了情趣用品之后的个人感受。

她记得很详细,以女性的视角,真实细腻地将她使用了情趣用品之后的感受仔细记录了下来,再以邮件的形式反馈给官方。

不得不说,嫂子的文笔还是很不错的,我看着她写的这些使用体验,心里已经有些心猿意马、想入非非了。

这些邮件,我都看了个大概,都是些个人的使用体验,根本就没有别的内容。

看完这些邮件之后,我都有些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嫂子了。

“李发财的手机里面,根本就没有什么我的照片和视频,对不对?”

就在我有些不知道应该对嫂子说些什么的时候,她却突然开口了。

“嗯,没……”

话说到一半,我猛地意识到,事情还是有些不对。

嫂子的语气,明显是松了一大口气的感觉。

要是嫂子并不担心李发财手机里面究竟有没有照片和视频的话,那么,她为什么会在我看完了李发财的手机,没有任何表示的情况下,松了一口气呢?

何况,这还是在我发现她做情趣用品试用员这么一个对于她来说难以启齿的兼职之后。

有问题,一定有问题!但是,这个问题究竟是什么,我却说不上来。

“柱子,现在事情的真相你也已经弄清楚了,以后要是有什么事儿,你就直接跟我说,别再怀疑我了,好吗?”

几乎是在向我祈求一样,嫂子这话说的很是卑微。

看见嫂子这个样子,我不由得心里微微一疼。

要是大哥没有出事,还跟正常人一样的话,我根本就不会管嫂子的这些事情。

但是现在大哥脑子不比正常人,作为他的兄弟,要是嫂子在还和大哥在一起的情况下乱搞,我是绝对不会容忍的。

所以,我的理智告诉我,不能就这么轻易地相信嫂子。

心里这么想着,我嘴上却没有继续在这件事情上面纠结,而是对着嫂子轻轻地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随后,我将嫂子一把抱了起来,然后,将她给抱进了房间,放到了她的床上。

放下嫂子之后,我对嫂子伸出了手,开门见山地说道:“新钥匙给我一把。”

嫂子显然还没有明白我在说些什么。

“你新装的锁,我一根铁丝就进来了。行,不给我钥匙也没事,反正我进的来。对了,从现在开始,我就住在这儿了。”

说完,我就打算出门。

“等等!你不能住在这里!”我还没抬脚,嫂子就叫住了我。

“不能住?为啥?你给谁‘借住’了?”我反问,故意加重了“借住”的语气,“可是我刚刚看了,这儿明明就你一个人,为啥骗我?”

嫂子一愣,给我的回答让我刚刚对她减弱了一些的怀疑,又再度增多了起来。

“我,我之所以说有人住了,是为了避嫌!你是我的小叔子没错,但是你哥不在这儿,孤男寡女的……”

嫂子的话没说完,但是我大概懂了她要表达的意思。

不过,她越是不想让我住进来,我就越是要住进来。

没有理会嫂子,我来到了客厅,从嫂子被李发财扒下来的衣服口袋里,直接就将她的钥匙给拿走了。

“柱子,柱子!”嫂子还在叫我,我已经决定回去打包行李了,于是,便干脆一个转身,直接就出了门。

等我把我住的地方退租的事情办好,打包好行李来到嫂子家时,已经到了晚饭时间。

一进嫂子家里,我就闻到了一股十分浓郁的香味。

嫂子正在往餐桌上端菜,看见我进屋了,脸上还是有些气愤的表情,赌气没跟我打招呼。

我也不在意,自己将十分简单的行李给放好,随后便相当自然地在餐桌边坐下了。

“嫂子,以后我就住在你这儿了。”

我的话,只换来了嫂子一个无奈的眼神。

桌上摆着四菜一汤,嫂子先盛了一碗饭,摆在了我的面前。

“我还以为没我的份……”

话还没说完,嫂子就像是故意的一般,打断了我的话道:“你要来,还把我的钥匙都给拿走了,那我难道还能不给你饭吃?”

被嫂子这么抢白一通,我就是脸皮再厚,这个时候也是有些挂不住了。

或许是意识到了自己说话太冲了,嫂子脸上一红,便低下了头没再说话。

一顿饭,就在沉默之中吃完了。

一直到我上床睡觉,嫂子和我都没有再说话。

这是和嫂子单独住在一起的第一个晚上,我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

只要一想到嫂子就睡在离我只有一墙之隔的床上,还是跟那么多情趣用品在一个屋里,我不由得就想,嫂子会不会这个时候试用那些东西?

这么一想,我不由得就想到了白天看见的那些试用报告,心里跟着就被撩拨有些火热了。

就在我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时候,我的房门,突然被人轻轻地给推开了。

接着,就有人进到了我的屋子里面,并且,还在向我的床靠近。

我吓了一大跳,连忙睁开眼睛,往门边看去。

只见一个娇小的身影,正慢慢地朝着我的床靠近。

看见来人是一个穿着蕾丝睡衣的小巧女人之后,我立马就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说实话,一开始听见动静,我还以为是谁进来了,还在担心是不是白天找上门的那个叫李发财的男人,趁着晚上偷偷摸进来,伺机报复。

原来进我房间的人,是嫂子。

只不过,都已经这么晚了,嫂子不睡觉,无缘无故到我的房间里面来,是要做什么呢?

这么一想,我便没有说话,而是假装睡着了,眯着眼睛仔细观察着嫂子的动静。

嫂子走路的时候,轻手轻脚的,一点声音也没有,她可能是没有穿鞋,这才会像一只猫一样,走路都没有声音。

一想到嫂子那一双光洁白皙的小巧脚丫子,就那么直接地接触了地板,我不由得就想到,那画面,一定是十分美妙的。

不一会儿,嫂子就来到了我的床边,然后,就静静地站在了那里。

嫂子什么动作也没有,我只能继续装睡。

“我知道你没睡。”突然,嫂子开口了。

嫂子这么一说,我心里一咯噔,心想她可能并不知道我究竟有没有睡着,这会儿之所以会这么跟我说,完全就是来炸我的。

于是,我便继续假装已经睡着了,并没有理会嫂子的话。

“唉,柱子,其实,你想什么,我都是知道的。”

我不回话,嫂子等了一会儿,突然又说了这么一句。

我还是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只是这么静静地听着,想看看嫂子这大半夜的,溜进我的房间,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其实你心里是想要我的吧……”嫂子继续说道。

听了嫂子的话,我不由得就大吃了一惊。

说实话,这样的想法,我确实也有过。

但是我知道,不管发生什么,嫂子始终都是嫂子,我就算是心里对嫂子有过什么想法,出于情感和道德,我都不能对嫂子做出什么事情来。

不然的话,那不就是禽兽不如了吗?

当我因为心里曾经有过这种想法而感到羞愧的时候,嫂子却突然直接坐在了我的床沿上,就在我的身边,我甚至都能够感受到嫂子身上那一股独特又好闻的香气。

接着,我便感受到,似乎有一只柔弱无骨的小手,正从我的大腿边,慢慢地朝着我的小腹移动着。

而那只手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我的那个地方……

惊得我身子一下子就猛地抖动了一下。

“嫂子!”

我连忙叫了嫂子一声,想要阻止她的进一步深入。

没想到,嫂子这个时候的动作却突然之间就加快了,直接就伸进了我的裤子里面,快的我根本就没有时间反应过来。

“唔!”

闷哼一声,我只觉得,一直十分奇妙的感觉,很快就将我给包围了。

“柱子,你别忍着,你看,你都已经这么难受了……听嫂子的,让嫂子帮你,嫂子会让你舒服的。”

嫂子嘴里这么说着,手上的动作就更加让我无法抵抗了起来。

“嫂子,别!不要!”我一个没忍住,大喊了一声。

我实在是被嫂子刺激到了,同时,我的理智也在告诉我,这样是不行的。

但是嫂子却根本就不给我拒绝她的机会,一把将我打算反抗她的手给压住了,我只能被动地接受嫂子。

也不知道为什么,平时看起来瘦弱的嫂子,这个时候像是变成了大力神一样,在她的控制之下,我根本就无法反抗。

再加上一阵阵舒服不断袭来,我只能被动地接受着嫂子所做的一切。

“啊!”

一声闷吼之后,我只觉得,感觉来了!

在无与伦比的感觉之中,我一个激灵,猛地醒了过来。

我还是在我的房间里面好好地躺着,但是床边却根本就没有什么嫂子。

外面别的人家的灯光从窗户里面映射了进来,我十分清晰地看见,房间里面,的确是只有我一个人。

裤裆里面黏黏腻腻的,让我很是不舒服,我想了一下,明白了过来。

原来刚刚发生的一切,只是我做的一个梦而已,我只不过是在梦里梦见了嫂子,然后还梦遗了。

搞明白了这件事之后,我不由得就松了一口气。

幸好只是一个梦。要不然,如果真的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我以后该怎么面对嫂子,怎么面对我哥?

我不免有些庆幸,这一切不曾真实发生过。

第二天一大早,我一起床,就看见了嫂子正坐在餐桌前,准备吃早饭。

瞅了一眼,我发现餐桌上摆着好几个碟子,有荤有素。我不免感叹,这作为早餐,未免也有些太过于丰盛了吧。

“我看你还没起来,就先吃了。”嫂子解释了一句,便催促我道:“去刷牙洗脸吧,赶紧的,不然该凉了。”

我还因为昨天晚上那个桃色的梦而有些不敢面对嫂子,这会儿嫂子就坐在我的面前,我不免有些尴尬,连忙进了卫生间开始洗漱,想暂时躲避一下。

等我洗漱出来之后,便在嫂子的对面,坐了下来。

只是让我有些不明白的是,我坐下来之后,嫂子的脸,一下子就别了过去,似乎还有些羞红。

等了一会儿,嫂子猛地发问道:“你昨天晚上在叫什么?”

我一愣,没明白嫂子在说些什么。

“就是,大半夜的,你在那儿叫什么‘嫂子不要’,把我都给吓醒了。”

说了这么一句之后,嫂子就低下头继续吃饭了,没再说些什么别的。

她这么一说,我脸上就有些发黑了。

看来,是我昨天晚上的叫声,被嫂子给听见了。

我不由得就是一阵心虚。

“那啥,我吃完了,先去上班了!”

实在是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嫂子,我饭也没吃几口,直接就选择了换衣服走人。

这种事情,要我怎么跟嫂子解释?所以,与其坐在这里,还不如现在就出门躲一会儿!

“哎!”嫂子见我急匆匆地就要走,想要叫我,但是最后还是忍住了。

“这样下去以后还是要出事情……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意识到……”

在我出门之后,嫂子自言自语了这么一句,脸上的羞红更加明显了一些。

昨天晚上做的那个梦,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太过于真实了,以至于我在逃出了嫂子家,来到了我上班的商场之后,还是有些没能彻底从这件事之中走出来。

“不知道嫂子知不知道……”

下午,我坐在商场里面员工休息用的小桌子旁边喝着水,有些心不在焉地想着。

嫂子今天早上都已经那么问过我了,很明显,嫂子对于这事儿多多少少是知道一些的。

这么一想,我心里不免就产生了一种十分羞愧的感觉。

但是,要是嫂子真的知道我昨天晚上为什么会那么叫她的话,那她今天早上,又为什么会那么问我?

这不就暴露了她知道这件事了吗?

我摇了摇有些混乱的脑袋,觉得实在是有些想不通。

“张青山,这还没到下班时间呢,你就给自己放假了?”

就在我一个人在那儿独自猜测的时候,一个有些尖细的女声,十分突兀地传到了我的耳朵里面来了。

抬头一看,只见一个皮肤偏黑的卷头发美女,正站在我面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我。

那眼神,看着就像是藏着小刀子一样,刺得我浑身都不舒服。

“吴姐,不好意思,我就是过来喝个水,不是有意想要偷懒的。”

看见这个女人,我立马就伏低做小,赶紧给她认错。

没办法,这个吴月仙,虽然也跟我一样,是在商场里面上班,但是她的身份,那是跟夏雪艳差不多的。最重要的是,她还是考核我工作的老大,有决定我加班不加班的权力。

她的老公只不过是商场里面一个权势不算很大的小组长,但是她本人却由于是老板的亲戚,商场里面的很多事情,都是她管着的。

今天夏雪艳请假了没来上班,因此这一片,就由吴月仙盯着了。

没办法,我打工的这个商场里面,实行的就是这种制度,员工都有各自所属的业绩组,要是得罪了组里的老大们,那以后在商场里面日子可就不好混了。

“是吗?”面对我的回答,吴月仙明显就有些怀疑。

她显然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我,而是将手中的笔记本电脑往我面前一放,有些不满地道:

“可我怎么看着你像是在偷懒?刚刚我过去找你看看电脑,你竟然都不在你的工作岗位上面。”

吴月仙这么一说,我不由得就有些无语。

本来我这个岗位在商场里面就是个闲活,就类似个服务处一样,专门为电子产品那块儿提供一些小维修和应急售后的,并且还经常被当成各种身份使唤,我不会固定待在我工作的地方,这是整个商场都知道的事情。

怎么到了吴月仙这儿,就说的像是我消极怠工一样?

她有事儿找我,不会打电话吗?

心里虽然这么想着,但是我嘴上却不敢说些什么,只能装孙子,拿起了吴月仙的电脑,问道:“吴姐,你这电脑怎么了?我这就给你弄。”

“嗯。就是开不了机,你给修修。”说完,吴月仙也不走,反而亦步亦趋地跟着我,一起来到了我维修的地方。

“吴姐,我又不会跑,你跟得这么紧是做什么?”

吴月仙这么一副监工一样的做派,着实让我有些反感,便用开玩笑一样的语气,这么说了一句。

吴月仙没理我,直接就拖了把椅子,在我身边坐下了。

“开始吧。对了,别乱看里面的内容。”她像是下命令一般,对我说道。

没办法,我只能在吴月仙的监视之下,开始了工作。

虽然说,吴月仙也是跟夏雪艳一个级别的美女,并且还是那种带着点异域风情的类型,身材曼妙的不行,但是她这性格,实在是有些让我喜欢不起来。

帮吴月仙弄好了电脑,我下班的时间,也早就已经过了。

这都怪吴月仙屁事儿多,电脑能开机之后,她一会儿要我做这个,一会儿要我做那个的,不光给她修电脑,还得清理,完了她竟然还让我给她修了好几张图!

我有些心急,急急忙忙从商场就往家里赶。

一进门,我就看见嫂子正好端着一个菜,从厨房里面走了出来。

嫂子今天穿的是一套十分休闲的衣服,这使她看起来既青春,又活力。

我不由得就愣了愣。

“回来了啊,等会儿,我这还要一会儿才能吃饭。”

嫂子似乎已经忘了早上和我之间那种尴尬的氛围,这个时候对着我,笑得十分温柔亲切。

她那发自内心的亲切笑容,看得我心里也跟着一暖。

“嗯。你去做饭吧,正好我昨天买了新锁还没来及换,我这就换上。”

想了想,我又补充了一句道:“你这锁太不安全了,我一根铁丝就能捅开。”

听了我的话,嫂子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冲我点了点头,接着便转身进了厨房,继续做她的饭去了。

将我的工具箱给拖了出来,我说干就干,帮嫂子换起了锁。

这都要感谢商场里面的各位组长们,自从知道我什么都会一点之后,就把我当成万能的维修使,不然的话,我可能还不会这么精通换锁这门技艺。

换锁的时候,我发现,嫂子家里的门质量也不怎么好,只要我想,甚至都能够将它给一脚踹开。我便寻思着,等有钱了,把门也给换了。

“柱子,好了没,吃饭了。”

我这边刚刚停手,嫂子就叫我了。

“好了,这就来!”

答应了嫂子一声,我收拾好工具,将新锁的钥匙留下了一把,其余的,便都拿着,放在了餐桌上面。

“这就好了?柱子,你也太厉害了吧!”

嫂子本来在盛饭,这会儿见我换好了锁,就像是一个好奇的小朋友一样,跑到门边,打开门又关上,显得十分感兴趣。

“对了,以后咱家还得装个质量好点的门。”

回味了一下我随口说的这句话之后,我发现似乎有什么不对。

这是我哥和嫂子的家,我怎么就当着嫂子的面,说出了“咱家”来了?

虽然说,刚刚和嫂子相处的模式,却是是让我有了家的感觉,但是,这么说,似乎还是有些不妥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爱园艺花卉网 » 日的起不来的|被做到晕是一种怎样的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