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部两阴夹一阳|大手探进肚兜 肆意揉搓 颤

“妈的,老头子我迟早要弄了你不可!”

刘自强回去收拾完都后半夜了,这才稀里糊涂睡了。

 

 

第二天早上顶着个黑眼圈,简直气的要命,一想到昨晚孙洁给自己推下河沟子,刘自强就恨不得立马给她压在身底下摩擦!

 文学

 

 

早上吃完饭之后,韩小蕊扭扭捏捏的就问刘自强。

 

 

“表叔,昨晚……昨晚我按照你说的尝试了一下,可是……可是傻根他根本就……”

 

 

刘自强昨天看在眼里,也有点郁闷,他虽然对韩小蕊的身子有歹心,但也希望这丫头给老张家留个后。

 

 

“这件事我想想办法,你公公那里我去说,放心吧,不会把你供出来的。”

 

 

韩小蕊一方面担心这个,但最大担心还是公公那里,一听到自己表叔这么说,顿时高兴坏了。

 

 

“表叔谢谢您,谢谢您……”

 

 

刘自强微微一笑,这孙洁要是像小蕊和周倩一样多好,自己怎么说怎么是,那可就有的舒服了。

 

 

“不过,昨天教你的那些,不要跟任何人说,知道么?”刘自强觉得有必要提醒她一下。

 

 

“我知道,表叔。”韩小蕊红着脸,这种事情怎么说的口。

 

 

再说,她也知道这件事会让人胡思乱想,村里人就好茶余饭后嚼嚼老婆舌,她可不希望成为他们的乐子。

 

 

张老三来了之后,刘自强跟他撒了个慌,说自己能看好,他也没怀疑,好一顿感谢后,才领着儿子儿媳妇走了。

 

 

他前脚刚走,刘自强就瞧见孙洁穿着短裙,踩着高跟鞋进了屋。

 

 

一看到她,刘自强就来气。

 

 

谁知道,这丫头连理都没理自己,直接找周倩进了诊室!

 

 

不用想,也知道是换药,要不就是换导尿管,刘自强心里跟猫挠的一样,狠狠咽了口唾沫。

 

 

在外面足足等了半个多钟头,孙洁才带着一阵香风走出来,看都不看刘自强一眼。

 

 

经过昨天,刘自强一看到孙洁的身子,就特么有股冲动,这丫头脸色冷的跟冰似的,但是这身材,火辣的都能烧死个人!

 

 

特别那粉嫩的两团,在精致的胸罩包裹侠,简直诱人无比!

 

 

“妈的,等老子给你骑在身底下,撕了你的胸罩,看你还怎么装!”

 

 

正想着怎么将想办法调教这个死丫头时,电话响了,拿起来一看竟然是孙铁柱。

 

 

“老刘,你快过来看看,昨天那匹马又尥蹶子了,你给过来瞧瞧,看看是不是得了失心疯了!”

 

 

刘自强点头答应,这村里就他这一个诊所,人有毛病他给瞧,这牲口有毛病也是他。

 

 

跟周倩说了句出诊,就扛着药箱去了孙铁柱家。

 

 

年轻时候刘自强也学过点兽医,懂得不少,这一瞧,顿时一笑,“这马哪是得了失心疯,这不是应季了,到了交配的月份了么。”

 

 

一听这话,孙铁柱松了口气,这一匹马小说得小几千,要是得了失心疯死了,得心疼死。

 

 

可是,这问题又来了,到了交配季节,没有人盯着,也不成啊。

 

 

再说,为了保证这配种几率,孙铁柱都是人工配种,哪敢让大马自己乱弄。

 

 

刘自强眉头皱了一下,这一匹马倒还好说,主要孙铁柱家马太多了,还不是都发情,也不能天天蹲在马圈等着吧。

 

 

“要不,我配点药,给它们吃上,把这段日子挺过去?”刘自强建议道。

 

 

谁知道,孙铁柱没说话,孙洁那里就冷着脸摇了摇头,“不行,如果服用那种药物,对马身体有影响。”

 

 

“那咋办……哎,你说说,我这骨头折的也太不是时候了!”孙铁柱直叹气。

 

 

“要不我就辛苦一些……”刘自强刚想着实在不行坚持这一个月,谁知道孙洁那里开口了。

 

 

“实在不行就我来弄吧,我也学过一些……”

 

 

孙洁可不想欠这老头人情,这老东西心里歪心思可多着呢,这三天两头往自己家里跑,还不恶心死自己。

 

 

再说,这配马早晚得学,县里又弄了个马圈,以后肯定忙不开。

 

 

“你?你个姑娘家家的,不行,说出去好看不好听啊,再说,你学过和上手能一样么!”

 

 

谁知道,孙铁柱直接就否决了。

 

 

可刘自强那里眨了眨眼睛,心里顿时活络起来,开口道,“我看行,老孙,实在不行我教孙洁,毕竟你家县里不也弄厂子了么,早晚孙洁得学会。”

 

 

孙铁柱这么一听,也没话说,想了想也是这个情况,再加上人能等,这马交配就这么一个月左右,耽误不可。

 

 

“那……那行吧,老刘啊,还得麻烦你。”

 

 

孙洁脸色顿时就变了,她没想到这老头子真是无耻,自己这么防备他,还是被掺和一脚。

 

 

“爸,我自己能行,别让刘大爷帮忙了,毕竟刘大爷岁数也大了。”孙洁紧忙道。

 

 

“这……”孙铁柱一听,露出为难来。

 

 

“嗨,教你也不废啥事,再说,我就这么走了也不放心,回头,你给我弄两个小笨鸡,不就得了,是不是老孙。”刘自强顿时哈哈一笑。

 

 

孙铁柱一听,也没矫情,“那没问题,老刘,真的,太感谢你了,小洁,那你就跟刘大爷好好学。”

 

 

一听这话,孙洁肠子都悔青了,特别是看到刘自强得意的嘴脸,恨不得一把掌扇过去。

 

 

孙洁也懒得理刘自强,自己出去找了个马就想试试,谁知道,看到那马裤裆那么大家伙时,俏脸顿时就红了,怎么伸手也不好意思摸上去。

 

 

一回头就看到刘自强那老东西暧昧的眼神,心理那叫一个气!

 

 

她狠狠瞪了一眼刘自强,鼓足勇气用手摸了上去,谁知道那马一尥蹶子,差点踢到她。

 

 

“哎,你也叫个女人,连这个都不会?”

 

 

刘自强顿时嗤笑起来,话也不中听,反正这丫头看自己也不顺眼,他也没必要在她面前装什么。

 

 

“这马,和人一样,都是下半身动物,你得给它伺候舒服了,它才能硬,才能出来,你这么弄怎么能行。”

 

 

刘自强找个地方坐下来,一边嘴里花花,一边看热闹。

 

 

孙洁气的够呛,假装没听到,想要再次尝试,可还是失败了。

 

 

她有些郁闷,这么下去也不行啊,瞧着刘自强坐在那里,只能硬着头皮道。

 

 

“那你说,该怎么办?”

刘自强一听这话,顿时乐了,这丫头脾气硬,能说这句已经不错了,基本算得上服软了。

 

 

“这马交配,和人一样,男女双方都想要了,才能进行,主要是现在公马到了发情季节,有的母马不愿意,所以只能人工进行,这前提是,你得将种子保存好,之后再……”

 

 

“这些我都懂,你就说,怎么能让马老实。”孙洁打断刘自强的话,很不耐烦。

 

 

刘自强也不在意,又道:“这东西也简单,我不是说么,你得伺候好它,首先这个手法,你就得练习一下,公马也是男的,舒服才行。”

 

 

孙洁气的够呛,如果她能让公马舒服,还用的招他在这里说这些没用的。

 

 

“我就问你,用什么手法才能取种吧。”孙洁冷着脸,根本不想听他说那些没用的道。

 

 

刘自强顿时笑了,这丫头现在还跟自己冷着脸,心理闪过戏谑之心,顿时道:“哎,你可真是笨,你已经是大姑娘了,没有男朋友么?这东西和那时候一样,怎么伺候男朋友,就怎么伺候马。”

 

 

“你……!”

 

 

孙洁眼睛瞪得老大,气的要死,这老头子真的什么话都敢说!

 

 

刘自强咧嘴一笑,自顾自的走到马跟前,伸出手来,“这东西你应该认识吧,和人的一样,不需要我教你认识吧?你的手得轻,得柔,就像面对自己家爷们一样,这样它才能感受到愉悦。”

 

 

说话间,刘自强已经将手放了上去,轻轻的抚摸着,你还别说,这马就老实多了,根本不尥蹶子了!

 

 

虽然刘自强口里花花没边,但是这手法确实老道,孙洁冷着脸看着,可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微微泛红。

 

 

刘自强也没理会她,继续道:“你看我的手法,是不是很温柔,你就应该这样,如果你学不会,就找个爷们,好好练习一下。”

 

 

孙洁已经完全屏蔽刘自强的话,根本不理会他。

 

 

没多久,这马种就在刘自强手里大了起来,不过这马还没到发情,怎么弄也不行,刘自强就收回了手。

 

 

“来吧,这马挺老实的,你过来试试。”

 

 

刘自强走到一旁,抱起膀接着看热闹。

 

 

孙洁深吸口气,按耐住性子,虽然她很不好意思,但是只能照做。

 

 

她的小手很娇嫩,轻轻摸了上去,这一次这马倒是没有尥蹶子,让孙洁脸色一喜。

 

 

不过,她的手法可比刘自强差远了,弄了几下这马就又不乐意了。

 

 

刘自强想笑,这丫头看来也是未经人事的花儿啊,这要是被开了苞,对这东西应该早就熟练了。

 

 

“哎,真是笨的要死,来,我好好教你。”刘自强又走了过去。

 

 

“看到这里没有,这根东西虽然大,但是最敏感的地方就是这里,和男人的一样,需要刺激,但是你这刺激,还不能很强烈,更不能用力,这里很敏感。”

 

 

说着,刘自强找来点水,“你把手沾湿一点,之后再握上去。”

 

 

孙洁斜了他一眼,按照他说的照做了,经过水滋润之后,这东西倒是润滑很多,她弄起来,也滑溜起来。

 

 

“对,你手法不行,就需要用水当润滑剂,不然太干,马受不了,能不蹬你么?”刘自强继续教导道。

 

 

看着孙洁这么个冰山美人,手里握着这么个东西,刘自强就有点兴奋,如果这东西要是换成自己的,该多好啊。

 

 

孙洁弄了有一会儿,点了点头,她已经掌握点诀窍了,有了信心,准备对那尥蹶子的马开始动手。

 

 

“哎哎哎,你这还没学会走路,就打算跑起来了?”刘自强紧忙拦着她。

 

 

“那马现在可是正发情的事情,你去弄它,我敢保证它能踢死你。”

 

 

孙洁冷声道:“那你说,怎么办?”

 

 

“那匹马,只能我来,你啊,就先练习着,啥时候手法成熟了,再说。”

 

 

刘自强没好气道,这马现在正发疯的时候,就是自己都得小心应对,孙洁去了就是找死。

 

 

刘自强叼着烟走了过去,这匹马还挺健壮,心里暗道小心。

 

 

轻轻尝试了一下之后,刘自强心里有低了,就叫来孙洁。

 

 

“我现在给它弄,你仔细瞧瞧,刚刚只是让你知道怎么让马舒服,但是从舒服到缴械,还有一段距离,你好好看着,另外,找个器皿接着,小心点,别弄一地都是。”

 

 

说完,刘自强也不理会孙洁,开始弄了起来。

 

 

孙洁紧忙去那器皿,小心翼翼在跟前,昨天她可被这马吓坏了,现在都不敢靠近,要不是刘自强在这里,她可没这个胆子。

 

 

刘自强的手法自然不用多说。

 

 

“记住,这种东西要轻柔,九浅一深这个词你知道么?算了,我跟你解释一下,你现在这个手,就是母马的那里,每九次都弄到一半左右,最后一下弄的深一些,用你的手全部包裹马种,明白了吧?”

 

 

刘自强带着怪笑说完,直接行动起来。

 

 

还别说,刘自强这弄的特别有节奏,看得孙洁都不好意思,她不是小姑娘了,是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一般这个岁数的村里人都结婚了。

 

 

她还去过城里读书,见过世面,对男女事儿没经历过,也懂得不少,自然明白。

 

 

所以,她才更害羞,因为她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刘自强一边弄着,还一边拍着马臀,这马也真的不一样了,身子开始动起来,不停的踏着蹄子,孙洁知道,这马被刘自强弄舒服了。

 

 

瞧见这马这样,刘自强精神一紧,顿时提醒道,但是嘴里还是花花溜溜的。

 

 

“看到了么?这就是舒服了,现在就快到了喷种的时候,你可得接住了,不然白瞎了!这玩意可是精华,珍贵的很!”

 

 

孙洁气坏了,这话非要说的这么恶心才行么,难道就不能好好说话!

 

 

刘自强就是故意的,反正你孙洁也瞧不上我,我还跟你装什么好人,就看你气的跳脚才爽。

 

 

这马抖动的越来越剧烈,刘自强大喝一声。

 

 

“来了,来了,准备接住!”

 

 

孙洁一听,紧忙拿起器皿,对准了那里。

 

 

可就在这个时候,刘自强微微一笑,手上一个抖动,在那珍贵液体喷出来时,直接对准了孙洁!

 

 

顿时,倾盆大雨当头宣泄开来!

那浓白色带着刺激气味的液体,轰然间喷了孙洁一脸,散落她全身到处都是!

 

 

衣服上,裙子上,胳膊上,满满的都是这些液体!

 

 

她瞪大了眼睛,脑袋在这一刻直接短路了,神情呆懈,僵硬在了那里。

 

 

刘自强兴奋的想要叫出来,可是他不敢,嘴里紧忙喊道:“你干啥呢,让你接住了,你怎么搞得,这不白瞎了么!”

 

 

说话间,一把从她手里抢过来器皿,将最后结束遗留出来的一股接住了。

 

 

“哎,可惜了,可惜了,这马这么少,应该也能用。”刘自强叹了口气,但是心里偷着乐。

 

 

这个时候孙洁已经回过神来,她还哪里管得上是不是刘自强故意的,直接就跑了。

 

 

弄了这么一身又臊又臭的东西,孙洁恶心都快吐了,现在她只想给这些东西洗下去。

 

 

刘自强暗自偷笑,这才慢悠悠的进了屋里,将这珍贵的马种子放到冷藏箱里。

 

 

“怎么样?小洁学的怎么样?”孙铁柱见到刘自强进屋,紧忙问道。

 

 

“哎,还行吧,就是这马不老实,她手生,这一泡没接住多少,喷的哪都是。”刘自强故意摇头道。

 

 

“也难为她了,没办法。”孙铁柱叹了口气,哪里知道这是刘自强故意的。

 

 

“这也不算什么,这马有时候不老实,弄的哪都是太正常了。”刘自强紧忙宽慰道。

 

 

“那是……这个正常。”

 

 

和孙铁柱聊了两句话,刘自强就紧忙找个理由跑了,这要是孙洁一会儿出来,寻思过味儿,还不得跟自己拼命啊。

 

 

回到诊所,刘自强想想就笑,这丫头昨天给自己弄的一身臭河沟子水,今天自己回敬她一泡又臊又臭的精华水,也算不算过分。

 

 

下午诊所来了几个病人,刘自强看完就打发了,就看着周倩红着脸过来,“师……师傅,我爸托媒婆给我找了门亲事,今天……得早点去。”

 

 

刘自强一听,心理稍微有那么一丝不是滋味,不过也没办法,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周长海着急也正常。

 

 

“行,那你就去吧。”

 

 

刘自强也没有在意,谁知道第二天周倩一来,看自己的眼神就不对,躲躲闪闪的,甚至还有点害怕。

 

 

刘自强顿时愣住了,把她叫过来忍不住问道:“怎么了,心不在焉的,昨天相亲怎么样?”

 

 

周倩脸微微泛红,但是目光之中很戒备刘自强,“挺好的。”

 

 

刘自强有点疑惑,自己这个小徒弟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奇怪。

 

 

不过他也没有在意,看着周倩这玲珑的小身段,咽了口唾沫,这丫头都要找婆家了,自己得抓点紧,再不上手,等这丫头啥都明白了,自己上哪弄机会去了。

 

 

这样想着,刘自强正色道:“哦,那就行,对了,倩倩,上次师傅不是说帮你治病么?现在也没事儿,师傅帮你把病看了吧。”

 

 

谁知道,一听这话,周倩俏脸顿时一变,紧忙摇头,“不……不用了师傅,我感觉我的病好了。”

 

 

“病好了?”

 

 

刘自强眉头一皱,“这病可不是那么好的,那天师傅不是给你看了么,你那里出现黏黏的东西,那可不是好治的。”

 

 

周倩一听这话,神色更加慌张了,“师……师傅,真的不用了……我没事儿。”

 

 

不对!

 

 

肯定不对!

 

 

刘自强感觉到不对味来,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小丫头,今天居然什么都不听自己的了,这怎么行!

 

 

“这样啊,那行吧,今天帮师傅按按摩,师傅最近那里疼的厉害。”

 

 

刘自强换了个法子,本想着周倩不好意思,所以才不干,谁知道自己说完这话,周倩急忙摇头。

 

 

“师……师傅,我……我觉得您这个病还是应该去大医院,我怕我给你弄坏了。”

 

 

说这话的时候,周倩甚至忍不住退后一步。

 

 

“嗯?”

 

 

刘自强顿时眉头紧皱,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该不会是这丫头突然啥都懂了吧?

 

 

难道说蔡翠花那婆娘看到自己家丫头要处对象了,担心姑娘被男的糟蹋,所以提前把这些事儿都告诉她了?

 

 

一定是这样!

 

 

刘自强有点懊恼,暗道那个婆娘嘴可真快。

 

 

周倩突然不听话了,让刘自强那股征服欲望又上来了,他想了想开口道。

 

 

“这样啊,那就算了吧,今天师傅教你点新知识,上次不是学身体构造么,今天师傅教你催奶。”

 

 

周倩一听,紧忙要拒绝,刘自强顿时呵斥起来,“怎么,你又不想学了是不是,你要是不想学,回头我跟你爹说,什么都不学,你来干啥来了?”

 

 

刘自强眯着眼睛,这丫头现在心理有点起疑,得将她这个念头给打消下去才行。

 

 

周倩咬着牙,心理一百个不情愿,可是她真害怕师傅给自己撵走,所以只能硬着头皮道。

 

 

“我……我学……”

 

 

刘自强哼了一声,进屋找了个影片。

 

 

这些都是他的珍藏,关于很多医学方面的影带他都留着呢。

 

 

“过来,仔细观看。”

 

 

刘自强打开电视,将影片赛了进去,很快,里面就出现个光溜溜的女子,顿时让周倩俏脸红了起来。

 

 

“你先看这手法。”刘自强也不管她乐意不乐意,自己这影片就是教学影片,谁看了都说不出啥。

 

 

周倩俏脸顿时红了起来,有心想走,可是又害怕师傅,只能坐下来。

 

 

影片里的内容虽然是教学,可是那女的被一个男的揉着胸,看得周倩不知道怎么了,心跳有些加快。

 

 

刘自强暗自冷笑,说到底还是一个毛都不懂的丫头,这东西他看了没啥感觉,就不信这丫头看了不反应。

 

 

果然,周倩脸红的都快滴出血来,双腿也不知道怎么的,自己就夹紧了。

 

 

刘自强笑了,一边看着教学,一边看着周倩,这丫头越开越不好意思,来了反应。

 

 

总算熬过了漫长的十多分钟,周倩心里担心,紧忙道。

 

 

“师……师傅,我看完了,我……我有点事儿……”

 

 

谁知道,刘自强顿时就怒了!

 

 

“什么事儿这么重要?倩倩,我告诉你,我现在教你学东西呢,你要是不乐意,你就直说,免得我费力不讨好。”

 

 

“我……我没有……”周倩声音很小,紧张的抓住了衣角。

 

 

刘自强哼了一声,用命令的口吻道。

 

 

“没有就好,现在你看完了,把衣服脱了,实践一下。”

一听到脱衣服,周倩顿时直摇头,她昨天被母亲拉过去教了很多东西,这男人想要看女人脱衣服,就是没安好心!

 

 

甚至,关于那些方面,周倩都听母亲说了。

 

 

她一开始还没在意,听到母亲说自己的那些反应是正常的之后,她彻底害怕了。

 

 

原来她这根本就不是病,只是正常的生理反应而已!

 

 

后来又听到母亲说,男的想要上女的,那里就会硬邦邦的,根本不是病!

 

 

周倩越听越害怕,顿时想到那天教导自己人体构造的师父,心里吓坏了!

 

 

母亲还特意嘱咐自己,不到结婚那天,千万不能让任何人看了自己身子,更不能用那硬邦邦的东西进入身体里,否则就会大肚子。

 

 

未婚先孕在古代可是要浸猪笼的,虽然现在好多了,但是这村里思想封建,哪家姑娘要是不明不白被弄大了肚子,这辈子都要被扣上荡女的骂名!

 

 

一想到这里,周倩更害怕了!

 

 

刘自强眼睛一眯,哼了一声,“怎么,你还不乐意了是不是?这催乳就是要好好练习才行,屋里就你一个女的,你不练习,怎么能学会?”

 

 

“可是……”

 

 

“可是什么?我跟你说了多少次,病不讳医,医不讳患,你要是连这个觉悟都没有,当什么医生,我问你,以后你要是被催奶,没有女医生,还坐等着胀死?全天下女人要都是你这种思想,男的还学什么医!”

 

 

“还有,村里我是唯一的接生大夫,要是都忌讳我,坐等着死?我真不知道你这丫头怎么想的,忌讳那个,又担心这个,医者圣心,懂不懂?”

 

 

刘自强毕竟人老成精,明明就是想要周倩脱衣服,说的那么冠冕堂皇,周倩涉世未深,怎么可能斗得过她。

 

 

“我也知道,你是大姑娘了,思想保守,觉得这么做不对,但是我是你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父亲不好意思教你的东西,都要师傅教,要不然,你爸妈怎么可能让你跟我学?要是跟你一个想法,还把你送过来干嘛?”

 

 

刘自强都佩服自己了,这一番话说完,顿时打消了周倩一半的顾虑。

 

 

师傅说的没错,师傅是大夫,大夫肯定什么都要懂,自己想要成为大夫,肯定都要学会才行啊!

 

 

爸妈正是知道了这些,才把自己送过来,再说,自己除了学医,还能干什么?

 

 

自己家穷,爸妈就是想让自己有个体面的工作,才送自己来这里。

 

 

一想到父母,周倩心里更软了。

 

 

“我……我知道了……师傅……”

 

 

周倩深吸口气,红着脸,这才慢吞吞的将衣服脱下去。

 

 

刘自强知道,这丫头对自己的顾虑打消了不少,可还是心有芥蒂,他虽然恨不得立马握上那白花花的两团,但他没有,放长线钓大鱼的道理,他还是知道的。

 

 

“哼,我真是要被你气死,你自己对着视频学吧,我懒得教你!”

 

 

说完,刘自强自顾自的摔门就走了,让周倩彻底中了迷魂弹了。

 

 

师傅生气了,自己……难熬真的误会师傅了?

 

 

可是,师傅为什么骗自己说自己那里有毛病,还说他那里硬邦邦的是因为受过伤?

 

 

这些和母亲说的不一样啊……

 

 

刘自强出去之后,抽了根烟,暗道可真特么累,斗智斗勇的,这丫头现在也不好胡弄了,好在刘自强办法多的是,就算周长海知道,也没办法。

 

 

你让闺女来学医,这东西能不学么?

 

 

抽完了烟,刘自强朝着孙家马场走去,一想到调戏那个冰冷的丫头,刘自强心里乐呵不少。

 

 

果然,在马圈看到了孙洁,这丫头皱着眉头,正伺候马呢,那手法,确实精进了不少。

 

 

“嗯,不错,手法练得不错。”

 

 

听到刘自强的声音,孙洁气坏了,理都没理他,昨天的事情,就是这老头子故意的,她心理清楚的很!

 

 

为的就是报复自己!

 

 

“我看这马种也取了不少,今天尝试配一个吧。”

 

 

刘自强进屋拿出昨天的马种,跟孙铁柱客套几句就出来了。

 

 

“母马的东西你认识吧,和你们女人的一样,这个你应该熟悉。”刘自强嘴里依旧花花溜溜的。

 

 

孙洁冷着脸,一句话不说,她全当刘自强放屁了。

 

 

她不吭声,不代表刘自强不吭声。

 

 

“你看到了么,这母马和公马不一样,她们很排斥这种事情,不像是咱们人,都舒服,所以这动作必须要更轻柔才行,就像对待自己的那里,明白么?”

 

 

刘自强也不管孙洁听不听,反正他就说。

 

 

见孙洁冷着脸不吭声,也没在意,“把工具拿上来,这东西你爸都准备好了。”

 

 

孙洁回头就去取了,递给了刘自强。

 

 

这配种,很讲究,手法不对,公马不乐意,不安顿好母马,也不会乐意,所以刘自强嘴上花花,但是却手上可有功夫。

 

 

他轻轻抚摸母马那里,动作那叫一个轻柔,看的孙洁脸顿时就红了,一下子就想到那天插导尿管,这老头对自己那里动手动脚的事儿。

 

 

她越想越来气,但是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刘自强的毛病,心理也只能憋着。

 

 

刘自强自然不知道孙洁这个时候正想着法要教训自己,嘴里还不停道:“小洁,你看到了么,动作一定要轻柔,哦,对了,和那天我帮你插导尿管一样,一样轻柔,那天你还记得吧,你还来了反应。”

 

 

刘自强歪着头笑嘻嘻看着孙洁,那个德行,简直欠揍极了。

 

 

“咱们不说让这母马跟你一样泛滥,但是也得让它不反抗,不排斥,这样咱们才方便下手,你看好了,这动作。”

 

 

说话间,刘自强就已经慢慢的将东西弄了进去,随后一推,将所有管子里的液体,都弄了进去,随后这才拔了出来。

 

 

“哎,这种才是最完美的,这母马没觉得怎么样,咱就已经帮它完成了受孕过程,这下你明白了吧?”

 

 

孙洁眯着眼睛,哼了一声,准备自己去动手实践,谁知道刘自强那里却突然开口。

 

 

“小洁,我觉得你还是不要轻易尝试,这母马不同意尥蹶子和公马一样,别伤到你自己,咱的想个别的办法实践,我想想啊。”

 

 

孙洁眉头一皱,现在还心有余悸,没敢动手,寻思刘自强能有好办法,谁知道这个时候刘自强突然笑了一笑,说出的话差一点没让孙洁气到爆炸!

 

 

“对了!你可以先拿管子在你自己身上实践实践!”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爱园艺花卉网 » 底部两阴夹一阳|大手探进肚兜 肆意揉搓 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