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做过的最大年纪的女人;他们喜欢我1v2

杜若若一贯是会装腔作势的,她虽然有些生气,但却并没有慌乱,轻蔑的笑了笑,径直出了卫生间。


若是杜若若与她们争论,他们还会觉得杜若若恼羞成怒,或是装腔作势,但是这样置之不理的态度让他们有些心里没底。


既然杜若若能够勾引史密斯一次,那若是情人之间的置气,哄一哄就算完了,两人若是真的在一起了,那……

两人看了看彼此,想到了同一个地方,两人默契的闭上了嘴巴。


史密斯觉得这两天公司里的人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对劲,但是他又不知道原因。他的直觉告诉他公司的人在议论她,或者与他有关的事情。但是史密斯想不到是什么。


 文学

等到一个女艺人来与史密斯谈论事情的时候,史密斯觉得她看自己的眼神很是奇怪,和公司里的一些人是一样的。终于忍不住问道:“最近这是怎么了,你们一个两个的都这么奇怪?”


女艺人有些错愕:“奇怪的不应该是你吗?你不是和……那个谁在一起了吗?大家都很好奇你为什么会看上她了啊,毕竟你的眼光……”


史密斯更加奇怪了,被这女艺人的解释搞得更加迷惑:“我怎么有些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女艺人语塞,愣了一愣,似乎想到了什么,试探性的问道:“怎么,史密斯你没有和杜若若在一起吗?她……似乎在宣扬你和她在一起了?并且大家都很好奇你为什么会看上她……”


史密斯变了脸色:“杜若若?就是最近的那个新人?这么不懂规矩?我竟然不知道!还有人敢顶着我的名头!”


女艺人瞬间想明白了其中的内情,忍不住吐槽道:“我们就说你怎么会看上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新人……不过大家都在说你前几天和她一起迟到来着……”


史密斯的脸色更黑了:“行了,我知道了。你先等一下。”


然后也不避讳女艺人,直接拨通了助理的电话,吩咐要助理雪藏了杜若若。


助理虽然吃惊,但也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原因,一边应下史密斯的吩咐,一边在心底暗骂杜若若不知死活。


大家都传的有鼻子有眼的,就连助理也以为史密斯真的和杜若若在一起了!


那女艺人从史密斯办公室出来了以后,帮助杜若若大肆宣扬,以至于杜若若的行径,公司里人尽皆知。


史密斯要雪藏杜若若的消息传的比风还要快,本来这两天大家都对杜若若很客气了,也没有人再提那天她从史密斯办公室出来脸色不好的事情。


杜若若只是觉得公司里的人看她的眼光忽然变了,变得有些如芒在背,宛如嘲讽,很是尖锐。


杜若若找到她的经纪人的时候,经纪人已经帮她把东西收拾好了。杜若若有些慌张,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来不及开口问,经纪人就直接告诉她,她可以离开了。


杜若若没想到史密斯这么快就知道了这件事情,这么干脆果决地将她雪藏!自己只是一个新人,本来就没有多少资源,曝光度也不够,等到雪藏回来,自己根本没有任何优势可言!


杜若若慌了,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公司里的人大多数都恼了杜若若,打开都觉得杜若若太不懂规矩了,没有人敢想象公司里居然有艺人敢直接触史密斯的霉头。这件事情的热度维持了好一段时间。


杜若若最近被那些通告给整的很是心烦,没想到自己招惹上了这样的一个人,早知道自己就应该不那么快和史密斯摊牌了,现在搞的自己这么狼狈。


每次都在公司里面,都能够听到很多同事对着她背后指指点点的,人多口杂,起先她也倒是完全不在意这些,但到了后来,实在是切实的体会到了人言可畏的真理。


“可恶,这些人整天闲着没事干吗?什么事都要来插一脚!”杜若若打开自己的手机,每一条都有关于自己的负面新闻。


至于里面的内容,自己都懒得去看,肯定是一些不堪入目的事情,媒体为了自己的热搜度,什么都能编得出来。


在公司里面,同事们对她本人的那些品行也感觉不怎么样,所以大多数都是抱着一个吃瓜的态度,杜若若现在可算是成了一个烫手洋芋,谁都不去理她。


这些天,杜若若又开始想着找一些其他的路子给自己另寻出路了,她可不能就这样把自己的后路给断了。


今天下班之后,杜若若又在路上拦下了史密斯,想着一定要给自己博得一个好的机会,不能够放过任何一个讨好史密斯的办法。


“哼,我就不信,他也是一个男人,面对我的投怀送抱就能够这样无视?还不是想着要得到什么?呵,这男人我见多了,都不是什么正经家伙。”


杜若若心里面盘算着,史密斯做到如今这种地步,肯定是自己的表现还是不够让他满意,若是真的让他尝到了自己的甜处,肯定会给自己一些好处。

她趾高气昂的挺着胸脯走了过去,今天的穿着上很是废了一番心思,有很多露点的地方该露的都有意无意的调整过一番了,显然是整个心思全部都扑在了取悦史密斯的心上。


“再怎么说,也不能够让他把我就这样雪藏掉,我还等着以后大红大紫呢。”


史密斯在车上看到了杜若若,心里面觉得有点烦,没想到这个女人还真的是穷追不舍,一点都不顾及自己的颜面,为了红还真的是什么事情都能够不择手段做出来。


看着杜若若踩着高跟鞋超自己的车小碎步跑来,身段在衣服上被描绘得淋漓尽致,一对酥胸若隐若无,很是勾引人。


“史密斯先生,别来无恙啊!”杜若若张开小巧的嘴唇,和颜悦色的笑脸贴在了他的玻璃窗上,史密斯心里面一阵生厌。


她接着敲了敲门,示意史密斯开车门让他进去,史密斯没有给她好脸色,但也开了副驾驶的车门,于是杜若若便欣喜的跑了过去。


“无聊。”史密斯心里默默的翻了一个白眼,对这样的人很是看不起,他知道杜若若接下来可能会作出什么事情来,心里想着就算她卖身求自己也是没用的。


“这种女人,华夏怎么可能留着呢,将来指不定是一个祸害,还是趁早让她死心好了,还真是难搞。”史密斯心里开始埋怨了。


“之前的事情是我错了,还请史密斯先生能够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若若以后一定不敢这样了,您说什么是什么,若若以后都挺您的吩咐。”


杜若若一副做作的模样,把自己的身体往前面凑了凑,把自己的半个胸露了出来,一片雪白,还透露出了绯红的气色。


史密斯正眼都没有去瞧,这样的一大片靓丽的风景,若是在别人那里,倒是可以吸引很多的人,可是史密斯可是浏览过很多的美景,又怎么会垂怜她。


“而且,我也能够让自己的实际行动给您认错,您不妨一试?”试探着说着,杜若若把自己的前胸的衣服扯开了一些。


现下这个杜若若给自己惹出了这么多一大堆破事,自己心里面对她真的是排斥的很,想不到现在还敢来招惹自己,自己肯定不会吃她这一套。


“我现在都做到这种地步了,还是拜托您能够有点脸色,不要再这样不给自己留后路了,我已经做的够手下留情了,您还是想要怎么样呢?”


史密斯口里面没有给杜若若一点同情的余地,想着尽快的拜托这个人,不要让她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招惹自己了。


“额……史密斯先生,话不要说的这么绝对嘛,我还是对您有点用处的,你不妨再考虑考虑,能不能给若若一个机会,我保证什么都听您的。”


杜若若的心里面没底了,她知道史密斯既然能够作出雪藏她这样的事情,势必就是非要和她过不去了,而且之前自己做的事情也确实招惹到了他。


心里面一阵的发颤,自己的白色的双手也有点发抖,但还是盘在了史密斯的脸上,有点扭曲的笑着说:“可是……我觉得万事都有商量的余地,您就不能够通融通融吗?”


“杜若若小姐,若是您还不下车的话,我就可以让你的处境比现在的还要凄美一些,不知道您介不介意还要陪着我玩下去呢?”


“玩的下去的话,我倒是也奉陪。”史密斯又补充了这样的一句话,看来他的态度十分明确了,杜若若再怎么不懂的察言观色,也应该知难而退。


杜若若从心里面发出了一声恶咒:“算你狠!”


“好吧,先生执意把这件事情做的这么绝,那我也自有分寸,就不打扰您了,告辞。”


杜若若的心里面显然是咽不下这口恶气,本来还是想着能够就这样把这件事情给处理掉,没想到越弄越乱了。


“请小姐下车吧,我就不送了!”史密斯丝毫没有留一点的情面给她,像她这样一个不知自己几斤几两的人,他可是完全没有耐心去理会。


杜若若气急败坏,但也只能忍着自己心里的怒火,压着脾气夺门而出,毕竟自己再要言语招惹到他,恐怕是不会给自己更好的下场。


就这样,双手环抱着自己的袒露的衣物,遮掩着身体于是灰溜溜的逃开了,史密斯白了她一眼便开车离去了,不敢再造次。

为了处理杜若若给自己留下来的破事,史密斯这段时间可少不了要忙活一阵了,到处的找人来给自己压下这些事情。


没想到这件事情还要惹得自己亲自动手,他的绯闻一向是少之又少,从不会被人留下把柄,没想都这一次被这杜若若给害的不惨。


“喂,是王先生吗?最近我这边出了点事,相信您也有所听闻了,还希望您能够帮助我,让记者那边的人给我手下留情。”


“那当然,史密斯先生可是帮了我们公司很多的忙呢,不能够就这样忘却您的恩情,希望我们日后还有合作的机会啊,期待和您下一次的合作。”


“谢谢,那是自然。”


不知道话费了多长时间,总算是把之间事情给盖上了一个帷幕。


他动用了自己国内外的关系,总算是把自己的这些舆论给压了下去,还好他的人脉广,在这个时候派上了用场,结果还不错。


这天,他总算是把这些事情给处理的差不多了,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泡了一杯咖啡,于是摊坐着,半朦胧着眼睛稍作休息。


走廊里面传来了一阵的响动,心里面虽然十分的诧异,但也懒得管了,只听见一路的惊呼声和利索干脆的高跟鞋声朝着自己这边蔓延过来。


“天哪,竟然是魏蒂姐!那个大牌明星!”


“我的天哪,她也太有御姐范儿了吧,今日一见,果然名副其实,实在是太激动了!”


听见周围的同事们在大呼小叫着,一些碎言碎语也自然飘进了自己的耳朵,史密斯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看着魏蒂果然朝着自己走来。


还是往昔那样的明艳动人,魏蒂现在是一个事业非常成功的女强人了,想不到这个时候还会回来,不知道是有什么事情。


一声成熟冷艳的声音传入了自己的耳朵,是自己熟悉的声音:“哎哟,最近史密斯先生过的可还好啊!”


“竟也不想着来找我这位故人来叙叙旧,难不成?是嫌弃我了?”魏蒂用着一口犀利的语气谈吐着,却让人感觉到跟多酸酸的气氛冒出来。


“害,我还当是什么事情呢,竟然也搞的我们的史密斯这样头疼,不过就是一个小艺人不知死活罢了,也用得着你这样大动干戈。”


魏蒂看着史密斯也不起身来招待自己,抬眼示意了旁边的人,旁边的同事被她的美艳惊得一愣一愣的,连忙讨好的起身让座了。


魏蒂只好随意的坐在了他的旁边一个椅子上,看着史密斯一脸的疲惫,高傲的笑了笑,想不到史密斯也会有今天这幅模样,自己之前倒是从未见过。


“前些日子的流言蜚语,看来把先生给忙坏了,肯定废了一番功夫吧,真是辛苦。”


史密斯仰坐起来,有点提不起劲,魏蒂睥睨的眼神看着史密斯,不知道她的心里面在想着什么。


要说起这魏蒂,这之前也是史密斯的一个手下大牌艺人,对外的形象一向都是以御姐来示人的,而这其中的真的性情旁人则是一概不知。


史密斯最近因为各种事情被忙的焦头烂额的,除了杜若若的事情,还有自己的一些不好的事情也给翻了出来,还真的是让人恼火啊。


好不容易得了这休息的空当,没想到竟然又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只好又强装起精神来应付面前的女人了。


“魏蒂,好久不见,如果是为了看我的笑话,那倒可不必在这里挖苦我,我现在这幅样子你也是见到了。”


史密斯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眼睛眨了眨,似乎又在防备着什么,笑着看魏蒂。


魏蒂白了他一眼,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您可还真是忙呢,不过,这您的风流事竟然也会被别人抓到,我还真的是有点不甘心呢。”


魏蒂似乎在暗示着什么事,似乎之前和史密斯有什么不太好的回忆,语气里面充满了埋怨和后悔。


“哦,这件事情还真的是让我头疼,本来也就是莫须有的事情,你也不要道听途说,不要放在心上,现在也总算是结束了,可以好好休息了。”


史密斯懒得去想,一个杜若若已经够让他头大的了,现在那些流言蜚语好不容易给压了下去,他可不想再回忆什么。


“嗯,那倒也是,不过关于史密斯先生的流言蜚语到还真的是稀奇啊,这个小丫头也真的是敢做得出来,竟然敢从您的身上找新闻。”


魏蒂的语气里面很是平稳,有种若有所思的意思,接着便自己一个人置若罔闻的笑了笑,似乎这件事情和自己完全都没有关系。


“好了,这些事情也算是就这样翻过去了,不用再提了,就这样过去吧。”史密斯看来很是疲倦,有些困意的扶着头瘫坐在了办公的椅子上。


魏蒂显然心里面还是有点疙瘩,她正了正身子,伸出一只玉手撑着自己的头,侧脸看着史密斯,眼睛里面流露出一点神情。


“不过,您对这件事情就真的没有什么解释的吗?如果真的是那样,倒也不错,哎呀,不过怎么说,也真的是让人感觉到有点嫉妒呢。”


史密斯不以为然:“这有什么好说的,完全是她一个人自导自演罢了,我也算是倒霉,竟然栽倒了她的手上,完全没有戒备。”


魏蒂在旁边看着,心里面闷声闷气的,一想到之前史密斯竟然和这个杜若若之间有绯言,就觉得很是不甘心。


“自己在史密斯手下这么长时间了,都不曾和他有过什么传闻,想不到一个小小的艺人刚来就能够闹出来这样的事情,还真是小瞧他了。”


“史密斯,你就这样困了吗?都不想要陪陪我吗?我可是非常忙的,特意抽了时间来看你,想着要慰问慰问你,你就这样的一副冷漠的态度,实在是太伤人心了。”


魏蒂的语气里面很是委屈,似乎觉得史密斯这样做很对不起自己,自己一个大牌艺人,难道就比不上杜若若那个新出茅庐的小丫头吗?

公司里面整个气氛都被魏蒂的到来和他们两个之间的微妙动作给搞懵了,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渐渐的也都明白了魏蒂以前的事情。


“魏蒂可是我们华夏出了名的女艺人,之前在史密斯的手下可真的是完全展露出了自己完美的一面,还真的是艺人界一把锋利的剑,至此之后就一直展露锋芒。”


站在一旁的一个女同事悄悄的和自己的同桌办公的人低头碎语着,语气里面满是敬佩和羡慕,似乎对魏蒂仰慕很久了。


史密斯被她说的心里有点烦躁,但也没有明显的表示出自己的那一点焦躁,毕竟公司里面这么多人看着他们两个。


觉得现在的气氛有点尴尬,史密斯觉得他现在有义务要把这个状态给调整调整,震了震嗓子,语气硬朗的说道:“你们都去忙自己的吧,不要在这里看刮了,被老板看到你们这个样子小心被扣工资。”


其他围观的人看到这场戏也没有什么意思了,便也纷纷离开了:“散开吧啊,都散了,散了。”


看到这群人都退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之后,魏蒂禁不住笑了出来。


“看来,史密斯先生还是和以前一样,对我还是很照顾呢,不过也不知道您这是不想给自己找麻烦,还是说单纯的不想给我留下坏印象呢。”


魏蒂心里面还是留存着一丝的幻想,觉得史密斯不会对自己没有一点的感觉,毕竟这么长的时间自己的各方面的才艺进步飞速,她不信史密斯心里面不觉得半分的自豪和欣慰。


史密斯接下来还是没有正眼去瞧她,勉强的挽起了一个笑容。


“你现在的成功来之不易,魏蒂,一定要好好的继续走下去,可千万不要被其他的事情给打住,有什么事情找我,我一定会竭力为你办好的。”


魏蒂心里面不禁陡然,失声笑了出来:“呵呵,还真的是劳烦史密斯先生了,不过这么多年了,我似乎也并没有被抓到什么把柄,依我看还是不用担心我了,我也不是那么单纯好骗的。”


史密斯的心里面还是有点不好意思:“魏蒂,你现在应该很忙吧,怎么有闲暇时光调侃起我来了。”


“啧,史密斯先生还真的是什么时候业务都是这么的繁忙呢,我好不容易抽空来看你一趟,……怎么?觉得有点嫌我烦了吗?”


魏蒂的语气里面满是不乐意,说着便抬起了自己的一只胳膊,搭在了腿上,指甲上面涂抹着的艳丽的暗红色指甲油发着耀眼的光亮。


“若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魏蒂,你还是自己去忙吧,我这几天实在是有点困了,这里很多人,你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给你人由要说一些不好的话了。”


史密斯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里面有点红血丝,看来是熬了好几夜的后果,还是强撑着笑颜


“好吧,看你这么疲倦,是真的困得不行了,就不打扰你了,往后您什么时候有空再叙叙,我一定奉陪。”魏蒂明艳的笑了笑。


看的周围的男同事春心荡漾,要知道在以前魏蒂可是大多数人心里面的梦中情人,今日一见了真人,果然是更加让人激动了。


史密斯捧起了自己双手,由于他是黑人种族的原因,黝黑的皮肤在这个时候更加显得比较厚实有力了。


“这样下去可不行,你得好好的注意自己的身体才好,公司应该给你放放假让你放松一下,怎么能够让你一直这么忙呢?”魏蒂的眼睛里面似乎有点心疼。


踩着高跟鞋离开的时候,背后还是齐刷刷的目光盯着她看,所有的人都羡慕魏蒂的好身材以及现在的功名成就,在他们的眼里都是望尘莫及的,不知道自己要打拼多少年才能碰到这样的好事,也成为另一个魏蒂。


“叮……”魏蒂手里面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魏蒂不耐烦的拉开了自己名贵的小皮包,捧起手机来查看里面的内容。


不看不知道,竟然就这样被史密斯给说着了,她之前的小炮友竟然找上了她,短信里面发出了自己的以往的字迹。


魏蒂眼神往别处瞄了一眼,一个角落里面的年轻男生正不怀好意的笑着看她,嘴角扬起了一丝讽刺。


魏蒂嗓子里面传来了低沉的咒骂声:“竟然敢威胁我!可恶!”


手机里面是一个没有署名的短信,虽然来人并没有写到自己是谁,但是魏蒂心里面十分清楚,这个人既然得到了自己的真实电话号码,当然不会就这样把这件事情给算了。

公司里面整个气氛都被魏蒂的到来和他们两个之间的微妙动作给搞懵了,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渐渐的也都明白了魏蒂以前的事情。


“魏蒂可是我们华夏出了名的女艺人,之前在史密斯的手下可真的是完全展露出了自己完美的一面,还真的是艺人界一把锋利的剑,至此之后就一直展露锋芒。”


站在一旁的一个女同事悄悄的和自己的同桌办公的人低头碎语着,语气里面满是敬佩和羡慕,似乎对魏蒂仰慕很久了。


史密斯被她说的心里有点烦躁,但也没有明显的表示出自己的那一点焦躁,毕竟公司里面这么多人看着他们两个。


觉得现在的气氛有点尴尬,史密斯觉得他现在有义务要把这个状态给调整调整,震了震嗓子,语气硬朗的说道:“你们都去忙自己的吧,不要在这里看刮了,被老板看到你们这个样子小心被扣工资。”


其他围观的人看到这场戏也没有什么意思了,便也纷纷离开了:“散开吧啊,都散了,散了。”


看到这群人都退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之后,魏蒂禁不住笑了出来。


“看来,史密斯先生还是和以前一样,对我还是很照顾呢,不过也不知道您这是不想给自己找麻烦,还是说单纯的不想给我留下坏印象呢。”


魏蒂心里面还是留存着一丝的幻想,觉得史密斯不会对自己没有一点的感觉,毕竟这么长的时间自己的各方面的才艺进步飞速,她不信史密斯心里面不觉得半分的自豪和欣慰。


史密斯接下来还是没有正眼去瞧她,勉强的挽起了一个笑容。


“你现在的成功来之不易,魏蒂,一定要好好的继续走下去,可千万不要被其他的事情给打住,有什么事情找我,我一定会竭力为你办好的。”


魏蒂心里面不禁陡然,失声笑了出来:“呵呵,还真的是劳烦史密斯先生了,不过这么多年了,我似乎也并没有被抓到什么把柄,依我看还是不用担心我了,我也不是那么单纯好骗的。”


史密斯的心里面还是有点不好意思:“魏蒂,你现在应该很忙吧,怎么有闲暇时光调侃起我来了。”


“啧,史密斯先生还真的是什么时候业务都是这么的繁忙呢,我好不容易抽空来看你一趟,……怎么?觉得有点嫌我烦了吗?”


魏蒂的语气里面满是不乐意,说着便抬起了自己的一只胳膊,搭在了腿上,指甲上面涂抹着的艳丽的暗红色指甲油发着耀眼的光亮。


“若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魏蒂,你还是自己去忙吧,我这几天实在是有点困了,这里很多人,你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给你人由要说一些不好的话了。”


史密斯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里面有点红血丝,看来是熬了好几夜的后果,还是强撑着笑颜


“好吧,看你这么疲倦,是真的困得不行了,就不打扰你了,往后您什么时候有空再叙叙,我一定奉陪。”魏蒂明艳的笑了笑。


看的周围的男同事春心荡漾,要知道在以前魏蒂可是大多数人心里面的梦中情人,今日一见了真人,果然是更加让人激动了。


史密斯捧起了自己双手,由于他是黑人种族的原因,黝黑的皮肤在这个时候更加显得比较厚实有力了。


“这样下去可不行,你得好好的注意自己的身体才好,公司应该给你放放假让你放松一下,怎么能够让你一直这么忙呢?”魏蒂的眼睛里面似乎有点心疼。


踩着高跟鞋离开的时候,背后还是齐刷刷的目光盯着她看,所有的人都羡慕魏蒂的好身材以及现在的功名成就,在他们的眼里都是望尘莫及的,不知道自己要打拼多少年才能碰到这样的好事,也成为另一个魏蒂。


“叮……”魏蒂手里面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魏蒂不耐烦的拉开了自己名贵的小皮包,捧起手机来查看里面的内容。


不看不知道,竟然就这样被史密斯给说着了,她之前的小炮友竟然找上了她,短信里面发出了自己的以往的字迹。


魏蒂眼神往别处瞄了一眼,一个角落里面的年轻男生正不怀好意的笑着看她,嘴角扬起了一丝讽刺。


魏蒂嗓子里面传来了低沉的咒骂声:“竟然敢威胁我!可恶!”


手机里面是一个没有署名的短信,虽然来人并没有写到自己是谁,但是魏蒂心里面十分清楚,这个人既然得到了自己的真实电话号码,当然不会就这样把这件事情给算了。

“竟然敢在公司里面就这样威胁我?也真的不在乎后果啊,若是我就这样被拉下水,一定也不会给你好日子过,我会让你在这里待不下去的。”


“威胁我跟公司侔利益?呵,还真是手段高明,若是把这件事情汇报到公司上面,自己可就真的被打压下去了。”


魏蒂现在十分清楚自己的状况,现在她是公司的大红人,若果她这个一姐出了什么大事情,到时候可是整个公司都要遭殃,她断然不能就这样让这个小年轻人就这样得逞。


想到这件事情会牵扯出很多不必要的麻烦,魏蒂心里面一阵烦闷,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总是遇到这件事情,华夏最近出的乱子还真是一波未平一泼又起啊!


“倒霉,再这样下去,我的名声可就会有影响了,竟然碰上了这么一个白眼狼,当初还真是不走心。”魏蒂现在只能怪自己当时图一时欢快,竟然没有细想其中带来的利害。


“现在该怎么办呢?这个小白眼狼,竟然敢在自己风头上捅出乱子来,想要就这样把自己毁掉吗?”


尽管魏蒂十分不想让那个平日里在她的面前假扮乖巧,一脸纯良无害的模样讨自己的喜欢,可是现在露出了这样的面目,想想还真的是让自己心生厌恶。


走出了公司的大门之后,魏蒂上了自己的豪车,把身边的手下都给遣散到周围,于是面色冷静的打开了手机,拨了一串电话。


“你竟然敢威胁我?过河拆桥您这一招还真是玩的不错,之前没有留意到你竟然还有这么一手,不过,你以为这就能让我向你低头吗?笑话。”


一出腔,魏蒂便敞开了自己的目的和对方摊牌了,电话里面传出来一阵轻蔑的哼声,语气十分的冷峻,和之前魏蒂对这个人的印象完全不一样。


“看来,这个人是预谋了很久啊,还真是有心思,真的是白浪费了他一张脸,竟然敢这样招架不住利益的诱惑。”魏蒂心里面嘲讽着。


“怎么样?我的魏蒂大小姐,您的每场戏的片酬可不低啊,公司现在都得靠着您养活呢,你就是华夏的门面,我怎么敢说这样不敬的话呢?”


对方揶揄着,却让魏蒂心里面一阵的反感:“收起你那套吧,我已经看清楚你这个人了,不用再我面前假惺惺的了。”


电话里面的那个人似乎也并没有介意,直接说了自己的要求和态度:“什么事情我们都好说,这还不是您一句话的事情,看在我们之前那么亲密的份儿上,魏蒂,我还是给你留了后路的,你只要答应把我想要的给我,我们两个之间的那些风流事情,我自然可以处理的一干二净。”


“你的口气倒是不小啊,小心撑破了肚皮,我们的事情等我以后找你好好算账,你最好给我安分一点,不然有你好果子吃。”魏蒂心里面还是有点虚。


毕竟,人在利益的面前心智完全是迷失的,若是那个人就这样不管不顾的把自己和他的事情给抖出去,最大损失的只会是自己。


“呵,魏蒂,今时不同往日啊,你现在怎么还有闲心和我用这样的语气说话呢?不应该求着我吗?没关系,我们来日方长,你好好看着。”


电话里,那个小白脸丝毫都没有


魏蒂在事后找到了那个松下自己的口气来,魏蒂心里面有点六神无主了,不知道这个人要做出什么事情来,他的手机里面一定有关于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艳照,万一流出去了……魏蒂想都不敢想带来的后果。


“你等等!你这要求未免有点太过分,不能把要求降一点吗?你要是一张口就这么大,我就算拍这些戏累死恐怕也难以达到你的要求。”


魏蒂尽量稳定着他的情绪生怕他一个狠心,就把自己的负面消息给抖落出去,那些照片可是怎么也抵不了证的,到时候只怕媒体把自己折磨死。


现在正是事业刚刚起步风气正好的时候,不能就这样毁于一旦,自己之前的付出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想不到这个小白脸竟然完全不给魏蒂松气的时刻,等到魏蒂回到自己的公寓时,就已经有一些流言蜚语传到了自己的耳朵里面。


“魏蒂女士,听说您跟公司里面的一个男子之间关系暧昧,请问能够证明些什么吗?”自己刚刚打开手机,就有一个新闻娱乐的人给自己打电话了。


魏蒂心里面一阵怒火,干脆把手机扔在了沙发上,自己则一个人去沐浴了,等到回到房间时,电话已经被打爆了。


“怎么这么心烦,可恶!”她拿起手机,手机里面有各种的头条和新闻一瞬间传的满天飞。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爱园艺花卉网 » 你们做过的最大年纪的女人;他们喜欢我1v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