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小仙女|舟渡车 跳珠

薛大强衣衫凌乱,顶着一个黑眼圈,看起来脸色很不好,此刻黑着脸正死死的盯着陈瑶,看的陈瑶心里发毛。


“爸,你瞎说什么呢?”


陈瑶敛下眸子,躲开了薛大强的视线,心里开始思量,薛大强是不是真的怀疑了什么。


“我是不是胡说你自己心里清楚,你身上的这套衣服哪里来的?还有柜子里那一套,什么时候买的?”


陈瑶心里猛地一怔,吃惊地看着薛大强,心里变得更加紧张起来了。

 文学


薛大强说的这些衣服,都是刘丰买给她的。


虽然她当时不愿意要,可刘丰都以各种理由说服了她,再说,对好看的衣服,女人天生都是没有抵抗力的,可真的收了,陈瑶却也担心薛大强知道,所以基本上没有怎么穿,就身上这一套,还是等薛大强离开之后她才拿出来穿的。


“有问题吗?难道我自己就不能买衣服了?”


陈瑶心中暗谈,薛大强的心里已经扭曲了,希望薛大强不知道这两套衣服的价值才好,想到他平时对这些品牌也不怎么关注,陈瑶稍微的放心了一点。


可这种放心很快就不复存在了。


“你自己买的?陈瑶,你以为我是傻瓜吗?这一套衣服,好几千吧!还有你身上的这一套,一万好几了吧,你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舍得买这么贵的衣服了?”


薛大强冷笑着站了起来,因为喝多了酒,脚步有些踉跄,腥红的双目就好像发狂的野兽,让陈瑶觉得有些恐怖。


他之前的确不知道这两套衣服的价值,直到他去新公司上班之后,因为那个公司他是最高领导人,便有人巴结他,一个女秘书对这些衣服品牌研究的很通透,薛大强没事便听上那么一耳朵,无意中得知陈瑶的这两套都是某品牌的新款。


于是便带着好奇到网上查了一下,这一查,便被其夸张的价格给惊呆了。


陈瑶以前连一千块往上的衣服都舍不得买,现在却突然买了这么贵的衣服,稍微有一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这里面有问题

陈瑶心里紧张,她知道,这件事可大可小,虽然薛大强有些坏脾气,可对她是真的关心,若是真的因为这件事闹得两个人老死不相往来,她肯定会伤心的。


她尊敬薛大强,要不然也不会刘丰多次诱惑,她都守住了自己的底线,不然凭她那个死鬼老公,她根本不在意。


可这件事要是被薛大强知道了,那她苦苦守候的家庭和睦就彻底完蛋了。


一想到这里,陈瑶就决定破釜沉舟抵死都不承认。


“啪!”


一个耳光,陈瑶直接打在了自己的脸上。


“你,你为什么要打自己!”


薛大强不可置信的看着陈瑶,在他的记忆中,陈瑶温柔乖巧,就算是受了委屈也只是会偷偷抹眼泪,从来不会有那么过激的举动。


这突然出手,把薛大强给惊呆了,一时间还真没有反应过来。


“爸,我太失望了,你凭什么用两件衣服就判定我外面有了男人,我有工作,最近又升了职,老板还发给了我一笔奖金,这两套衣服就是我自己买给自己的礼物,我这些年抠抠搜搜的,为了这个家连一套好的衣服都舍不得买,偶尔买一件有错吗?”


陈瑶红着眼睛,眼泪在眼眶打着转,却忍住不愿意落下来,这可怜巴巴的样子打动了薛大强,让薛大强质问的话便说不出口了。


“你说的是真的?”


陈瑶点头,“比真金还真!”


最终,这场危机在陈瑶临危不惧的机智下化解了。


“对不起,瑶瑶,我实在是太关心你了,所以才有所怀疑!”


看着薛大强低头认错,陈瑶也算是长出了一口气,这件事终于揭过去了。


陈瑶见好就收,冲着薛大强点了点头,语重心长的说:“爸,我也不是真的怪你,你之所以怀疑我,只是因为在乎我,但是爸,以后你遇到事情能不能先冷静下来,等有了证据再冲着我发火不行吗?”


薛大强有些不好意思,憨憨的笑了起来。


为了让陈瑶高兴,薛大强让陈瑶坐下休息,他一个人忙里忙外又是打扫卫生,又是洗衣做饭,将陈瑶伺候的舒舒服服。


看着公公忙碌的身影,陈瑶也明白自己理亏。


一夜无话。


第二天,薛大强因为要去一趟总公司,所以没有离开,陈瑶也没有多想,今天她要跟刘丰去见一位客户,那位客户是他们公司下半年的重要合作对象,要是将那个客户拿下的话,公司的营业额就会在原本的利益上面翻好几倍。


所以,刘丰对这个客户很重视,特别叮嘱陈瑶好好的打扮打扮,千万要给客户留下一个好印象。


在她化妆出来后,薛大强心里酸酸的说道。


“上班用得着这么打扮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去会情郎!”


陈瑶媚眼如丝,回头冲着薛大强抛了一个媚眼,笑着说:“爸你说什么呢,人家今天要去见一个重要客户的!”


收拾妥当之后,陈瑶看了一眼时间,便急匆匆的朝着外面走去。


跟客户约定的就是上班时间,所以陈瑶今天不用去公司,刘丰会来接她,然后俩人直接去客户所在的酒店。


因为薛大强今天在家,陈瑶就提前出了门,在出门的时候给刘丰打电话,让刘丰在小区外面等她……


等到她到了小区外面的时候,刘丰的车已经到了,看到陈瑶出来,便打开了车窗,冲着陈瑶喊了一声。


陈瑶娇笑着冲着刘丰挥了挥手,然后上了刘丰的奔驰车里面。


刘丰习惯性的帮着陈瑶系好了安全带,陈瑶也没有拒绝,这种在别人眼里看似亲密的举动,陈瑶已经有点习惯了。


可她不知道的是,在不远处,一道视线,将她跟刘丰之间的互动看得清清楚楚。


车子在疾驰,很快就到了客户所在的酒店,是本市最大的一家酒店,里面有完善的安保系统,俩人进去之后便有保安迎上来,在确定刘丰跟陈瑶已经跟他们的客人约好之后,才让俩人上去。


而就在陈瑶跟刘丰前脚刚上去,后面就出现了一个人。


“先生,请问您住宿吗?”


一个保安走了过来,客气的询问着薛大强,让薛大强不得不停下了脚步。


“请问,刚才进去那一对男女是不是上去了,他们去了哪个房间,房间号是多少?”


薛大强亲眼看到陈瑶上了刘丰的车子,当然,他并不认识刘丰,只是死死的跟着刘丰的车子,可因为出租车稍微慢了一点,等到他赶来的时候,陈瑶已经跟着奸夫离开了。


“对不起先生,我们不能透露客人的资料跟房间号,您若是认识客人的话,可以给他打电话!”


保安客气的对薛大强说,语气却是毋庸置疑的,薛大强知道,他想要上去是不可能的。


可他又不死心,都跟到这里了,就这么离开他怎么甘心。


想了一下,薛大强便直接走了出来,守在了刘丰的车子旁边,反正要是离开的话肯定要开车的,到时候就可以抓住这对狗男女了。


不知不觉中,薛大强已经将对陈瑶那浓浓的关爱之情化成了恨了,而这一切,陈瑶却浑然不知。


此刻,陈瑶正跟刘丰一起坐在酒店的露天游泳池旁边,看着那个客人在水里遨游。


“也不知道要等多久,老板,这个人也太高傲了一点吧!”


陈瑶嘟着粉嫩的小嘴,有些不满意的看了一眼水池里的男人,抬头看了一眼火辣的太阳,虽然有遮阳伞,可还是会晒黑的。


“没办法,继续等吧,这位可是财神爷,就算是看在钱的份上,人家也有高傲的资本。”


刘丰似乎并不着急,反而苦口婆心的安慰着陈瑶,让陈瑶有些不好意思了,点了点头,坐直了身体,开始认真的对待泳池里的男人,一点不耐烦的表情都没有。


有时候对别人的尊重就是对自己的尊重,刘丰对陈瑶的保险很满意。


半小时之后,那个男人从水池里走了上来,矫健的身姿,因为长久的锻炼,显得孔武有力,五官也很俊美,背着阳光走来的样子,反而让陈瑶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那个男人很爱笑,一笑起来就会露出一嘴的大白牙,那开朗的性格,就好像冬日里的阳光,一时间让陈瑶看呆了。


意识到自己失态之后,陈瑶急忙回过神来,伸出手介绍着自己。


接下来的谈判,陈瑶只负责帮忙递资料,全程都是由刘丰跟那个男人交流的,整个过程都很顺利。


就在陈瑶以为今天肯定会谈妥这份合作的时候,那个男人却在最后关头推脱了起来。


“对不起刘总,虽然我对贵公司拿出的诚意很心动,但在商言商,我们还有几个选择,请恕我一时不能给你什么保障。”


“没关系,我能理解,那我就先走了,希望再见的时候,您有好消息给我!”


再次跟那个男人握手之后,陈瑶跟在刘丰的后面离开了游泳馆。


“这个人你怎么看?”


进了电梯,刘丰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变得严肃起来。


陈瑶什么时候见识过这样的场面,以前她就是一个业务员,像这样的大老板她根本就没有机会接触,现在听到刘丰这么问,顿时变得紧张起来了。


“一开始我感觉他挺好说话的,可到了后来,又觉得他很油滑,似乎,我们想要拿下这个合同并不容易!”


刘丰点了点头,对于陈瑶短时间内就能有这样的分析很是满意。


“生意人有几个是简单的,都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利益才是最重要的,没有将利益最大化之前,他是不会承诺任何人的!”


刘丰说的信誓旦旦,陈瑶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了过去,觉得自己受益良多,一时间,一种从未有过的崇拜感油然而生……


俩人就这么说着,不知不觉便走到了酒店的大厅,而这个时候,走过来了一个保安。


“有事吗?”


刘丰停下了脚步,朝着那个保安看了过去,这个酒店所有的一切都是一流的,保安也及其懂规矩,没有几个敢冒冒失失的拦住客人。


“先生,之前您刚上楼,便有一位先生跟来进来,问我你们的房间号,我没有告诉那位先生,可那位先生似乎不死心,此刻正守在您车子跟前。”


刘丰的眉头皱了起来,有些不解,这会是什么人?


“那位先生长得什么样?”


陈瑶首先意识到了问题似乎有些不对,于是就问了出来。


可偏偏害怕什么就来什么,在保安的描述下,很快,陈瑶就将这一切跟薛大强联系到了一起。


“可能是我公公,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陈瑶顿时紧张起来了,她几乎已经猜到了,薛大强肯定是怀疑她了,所以才跟着她来到了这里。


“冷静,你先冷静,我们是在这里谈生意,又不是偷情,到时候给你公公解释一下就行了,”


刘丰显得很淡定,说话有理有据,让人不容反驳。


“不行,我公公那人固执,而且认死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时半会根本就解释不通,要是被人围观了可就丢死人了。”


陈瑶急的眼泪都出来了,她做梦都没有想到,薛大强居然会出现在这里,想到昨晚的事情,她还以为薛大强不怀疑她了呢,却没有想到,人家只是权宜之计。


“好了,你不要着急,要不这样吧,你留在这里先不要出去,我先出去跟他说,他没有看到你总不会跟我发脾气吧!”


陈瑶虽然有些为难,可也觉得只有这个办法了。


于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对刘丰说:“对不起刘总,都是我不好,我没有想到我公公会这样!”


刘丰走过来在陈瑶的肩膀上轻拍了一下,安慰道:“没事的,这种事怎么能怪你呢,你一会儿自己打车回去,车票留下回公司报销,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好了!”


陈瑶感动的不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也没办法拒绝,点了点头便将一切交给了刘丰,这一刻,刘丰就好像一座大山,可以让她随时依靠一般……


刘丰老远就看到守在车子跟前的薛大强了,这是他第一次见到陈瑶的公公,长相一般,身材也一般,最主要的是,他的身上自带着一种让人怎么都喜欢不起来的小气吧啦的气质。


这种气质跟人的涵养有关,尤其是男人,所谓的气质,其实就是用金钱堆积起来的优越感。


刘丰看不上薛大强,薛大强自然也看不上刘丰。


在薛大强的眼里,刘丰就是一个有钱的老头子罢了,这让他对陈瑶更加的失望,就算是找小白脸,难道就不能找一个好一点的吗?


“我儿媳呢,你把她带到哪里了?”


薛大强没有看到陈瑶,顿时有些急了,冲着刘丰就扑了过来,想要将刘丰制服。


可刘丰却看都没有看薛大强一眼,直接侧身躲开,反而让薛大强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显得有些狼狈。


“你儿媳丢了你找我干什么?我难道偷了你儿媳吗?”


刘丰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明明没有本事,还喜欢强出头,把自己搞得很狼狈,一点男人的骨气都没有。


“我明明看着她上了你的车,怎么会没有呢?”


薛大强的脸色变了一下,红着眼睛近乎咆哮的说。


“你说陈瑶呀,她之前的确在我车上,她是我的私人助理,今天我要去见一个特别的客户,她自然要随着我一起去,只不过突然公司有点事情,我让陈瑶去处理了,她现在应该在公司里。”


看着刘丰滴水不漏的解释,薛大强也有些怀疑了,莫非自己真的误会了陈瑶。


不会的,我不会看错的。


薛大强一想到车里的情景,就生气的不行。


可正如刘丰分析的那样,就算是薛大强再生气,现在陈瑶不在这里,他也不敢把刘丰怎么样,只能怏怏的说了几句狠话,转身离开了……


陈瑶回到公司之后,一阵天都心事重重的,好容易等到下班,才鼓足勇气回到了家里。


该面对的总归是要面对的,逃避并不是最好的办法。


果然,刚进门,就看到薛大强黑着脸坐在沙发上,看到陈瑶进来的时候,抬起头就对上了陈瑶的目光。

“爸,你怎么了,你今天不是说去公司吗?怎么没有走?”


陈瑶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似的,朝着薛大强走了过去。


薛大强看着陈瑶佯装淡定的样子心里冷笑,站起来冰冷的目光看向陈瑶,指着陈瑶说:“你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是谁接的你?”


虽然陈瑶早就想到薛大强会如此质问,可当薛大强真的问出来的时候,陈瑶的心底还是一阵阵的伤心。


“爸,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还不明显吗?当了婊子就不要再想着立牌坊,既然敢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我说说又何妨?”


薛大强的话说的绝情,陈瑶的眼泪哗的一下就下来了。


“薛大强,你胡说什么?今天早上的确是我们老板来接我的,可那也是因为工作呀,你的想法可真龌龊。”


陈瑶红着眼睛怒目圆瞪,一腔怒火没处发泄,整张脸都变得苍白一片,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显然是被薛大强给气到了。


“啪!”


一个耳光下来,陈瑶的半张脸都红了。


“陈瑶,我真没有想到你居然会这么做,我薛大强哪一点对你不好,你居然敢给我死去的儿子戴绿帽!”


陈瑶的半张脸都疼的有些麻木了,耳朵嗡嗡嗡的响个不停,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这个面目有些狰狞的男人。


“既然你不愿意相信,那我们断绝关系好了!”


陈瑶冲着薛大强咆哮了一句,然后便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后面传来了薛大强的喊叫声。


蹲在无人的角落里哭了一番之后,陈瑶才发现自己没地方可去。


过了一会,拿出手机,她拨通了闺蜜楚月月的电话。


“大美女,今天怎么有空联系我了?不在家陪你们家大帅哥了?”


电话里,楚月月一如既往的调笑着陈瑶,若是平时的话,陈瑶也不会在乎,可刚刚跟薛大强大吵了一架,甚至薛大强还动了手,陈瑶就觉得无比委屈。


“怎么回事,谁欺负你了,告诉我,老娘这就给你报仇来。”


楚月月听到了陈瑶低声的啜泣声,便意识到了不对,变得焦急起来,急忙问陈瑶在哪里……


陈瑶一边哭一边将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楚月月,等到说完的时候,楚月月已经急匆匆的赶来了。


“薛大强那个老王八蛋,居然敢这么怀疑你,走,你跟我走,回头就跟那老小子断绝关系,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这么对你。”


楚月月将陈瑶带到了她的家里,一边帮陈瑶用冰块敷着脸上的淤青,一边安慰着陈瑶。


当年陈瑶跟薛大强在一起的时候楚月月也不同意,可无奈陈瑶太坚持了,现在出了问题,楚月月自然劝陈瑶马上跟薛大强断绝关系。


“就凭你的长相跟身材,什么样的男人没有,凭什么就一定要挂在薛大强死鬼儿子这颗歪脖子树上等死?”


正在楚月月如此劝说的时候,门铃响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刚才还说薛大强的儿子那颗歪脖子树呢,那颗歪脖子树就来了。


“你来干什么,马上给我滚,这里不欢迎你!”


楚月月根本就不让薛大强进门,冲着薛大强一边喊一边就要关门。


可薛大强似乎有先见之明似的,直接从门口挤了进来,朝着陈瑶走了过来。


“瑶瑶,我错了,求求你原谅我吧,我也是一时冲动,因为太在乎你才这么想的,以后我保证,我再也不怀疑你了!”


薛大强只剩下这个儿媳了,又怎么会这么轻易的放手呢,自从有了这个儿媳,可是有很多人羡慕妒忌呢,他很享受这种荣耀,所以,无论如何都不会让陈瑶就这么跟他断绝关系的。


“你走吧,我不会跟你回去了!”


陈瑶也是伤透了心,变得很决绝。


可就在这个时候,扑通一声,薛大强居然直接跪在了陈瑶的面前,一双拳头使劲的捶打着自己的脑袋,眼泪流的跟河水似的。


“哼,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陈瑶,你可不要被他的表演给欺骗了!”


相处一场,陈瑶看到薛大强这个样子,顿时就心软了,现在听到楚月月的提醒,又再次冷静了下来。


“你走吧,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回去的!”


薛大强将陈瑶的表情看在眼里,对楚月月都已经恨得咬牙切齿了。


“瑶瑶,你就原谅爸这一次吧,你要是不跟我回去,我就算是跪死在这里都不会离开的,求求你了,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薛大强继续表演,他太了解陈瑶了,陈瑶容易心软,这种苦肉计最适合不过了。


果然,跪了不到一个小时,陈瑶就忍不住了,答应薛大强跟着他一起回去。


薛大强自然是千恩万谢,不管陈瑶提出任何条件,都无条件答应。


“陈瑶,你真的要回去吗?”


楚月月皱着眉看向陈瑶,她怎么都觉得薛大强的表现有表演的成分。


“嗯,毕竟是我老公的父亲,我就再给他一次机会吧!”


楚月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摇着头说:“行,赶紧滚吧,希望你不会后悔!”


陈瑶知道楚月月刀子嘴豆腐心,也就没有介意,跟着薛大强一起回到了家里。


这一晚上,陈瑶面对薛大强的甜言蜜语从来都没有抵抗力,觉得过去了就过去了,亲情之间哪来的隔夜仇……


为了给陈瑶赔罪,薛大强索性向公司请了假,扔下刚刚成立不久的公司,一心一意的照顾陈瑶。

这一天,正当陈瑶陪着薛大强逛街的时候,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陈小姐,还真是巧呀!”


一道妩媚的身影加上略带妖娆的声音,陈瑶就算是想要躲避都没有时间了。


这个女人陈瑶很熟悉,那次去度假山庄泡温泉的时候来勾引刘丰,最后被刘丰打脸,本来俩人就暗中较劲,却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遇到了。


尤其是当看到她的目光在薛大强的脸上停留了那么一下之后,陈瑶的心下意识的就哆嗦起来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紧张袭来。


“瑶瑶,你怎么了,你认识她?”


薛大强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萧然暴露的胸口,怎么都不愿意挪开,被萧然自带的那种风情给吸引了。


“是呀,我跟陈小姐可是好朋友呢,这位先生是李小姐的公公吗?那还是真是幸会呢。”


说话间,萧然伸出白嫩的小手便要跟薛大强握手,薛大强更是欣喜若狂,根本就没有听懂萧然话里话外的意思。


陈瑶变得紧张了起来,萧然撞见了她跟刘丰在一起的场景,薛大强爱吃醋,要是知道了就麻烦了。


想到这里,她慌乱中急忙上前,有些紧张的对薛大强说:“爸,您先去那边坐坐,我跟朋友聊会儿天!”


薛大强也没有多想,还冲着萧然客气的点了点头,然后便朝着那边的沙发走了过去。


“你究竟要干什么?”


陈瑶的目光有些冷,同时也伴随着紧张。


“陈小姐不必紧张,我只是有一小小小的忙需要李小姐帮我一下。”


萧然媚眼如丝,在跟陈瑶说话的同时,还朝着坐在一边的薛大强看了一眼,那笑更是晃得薛大强眼睛都花了。


“什么事情?”


陈瑶也不吃惊,萧然这个时候站出来,并且没有第一时间揭穿她,肯定是有目的的,只是目的究竟是什么,陈瑶有些不确定。


“陈小姐能不能回去跟刘总说一下,让我也去刘总的公司上班?”


陈瑶吃惊地看着萧然,就她这身狐狸精的打扮,想要去公司上班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事,就算是没有本事,很多老板也愿意将她请去当花瓶。


可她却用这种方式想要进刘丰的公司。


一种奇怪的感觉蔓延出来,似乎上次的度假山庄这个女人的出现就有些不同寻常了。


“萧小姐费尽心思的,就是想要进公司上班?你究竟什么目的?”


陈瑶冷静下来后,越想越是觉得这件事不对劲,于是便问了起来。


“陈小姐,希望你明白一个道理,聪明的女人往往知道的越少越好,你只需要按照我说的做好了,要不然,后果,你懂得……”


似乎为了让陈瑶惊醒,她又朝着坐在一边的薛大强看了一眼,甚至还冲着或薛大强挥了挥手,惹得薛大强又是一阵的心猿意马。


“公司有严格的招聘规定,我并不负责这一块儿,萧小姐还真是高看我了。”


陈瑶想要拒绝,顺便找了一个合理的借口。


“哈哈,李小姐,我只是来通知你的,并不是听你抱怨的,至于你们公司的规定我不管,我要求的事情你必须做到,要不然,你心里清楚!”


萧然的眸光闪烁,露出警告的光芒,让陈瑶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想到要是拒绝萧然的后果,陈瑶便索性收起了那不切实际的想法,答应了萧然。


看着萧然离开,薛大强盯着萧然的背影有些不舍,走过来有些奇怪的问:“瑶瑶,刚才那位美女你们什么关系呢?”


薛大强对于这个陌生妩媚的美女,有了浓浓的兴趣。


尤其那流露出来的风情,早就让薛大强的魂都丢了。


“普通朋友,其实也不是很熟,就是遇到了就说了两句话!”


陈瑶心里有事,自然没有看出薛大强眼里的兴趣。


因为萧然的突然出现,陈瑶便也没有兴趣再逛下去了,索性给薛大强的衣服都买好了,俩人就回到了家里。


第二天上班,刚到公司,陈瑶接到了一个电话,当听到电话那头萧然的声音之后,陈瑶便知道自己的侥幸想法已经破碎了。


公司有专门负招聘的人事部,而且也有着完善的招聘流程,从员工投递简历到通知面试,都是一个严谨的过程。


当然,万事无绝对,现在陈瑶凭借董事长助理的身份,想要走走关系其实也不是不可以。


只是人事部的那个胖经理让陈瑶有些反感,轻易不愿意去找他。


可今天,陈瑶却不得不去找一下人事部的那个经理了。


刚进门,人事部经理就坐在沙发上看视屏,电脑里传来了轻微的声音,一开始陈瑶还没有注意听,但很快,陈瑶就听到了若影若现的声音,顿时便红了脸。


在上班的时间看这种东西,陈瑶有些没有想到。


“是陈小姐呀,今天什么风把你给出来了,赶紧坐,为给你倒水!”


胖经理在看到陈瑶进来的时候眼睛就挪不开了,尤其是盯陈瑶宽大的领口上面,更是让她有些反感。


陈瑶的眉头皱了一下,想到接下来她有事要求人家,便压下了心底的不适,坐在了沙发上。


胖经理平时跟应聘人员打交道多了,对于揣摩人心思有着一套,一眼就看出了陈瑶的脸上带着为难,顿时就更加高兴了。


将手里的水递给了陈瑶,就在陈瑶伸手接水的时候,胖经理突然就松开了手,然后,杯子里的水就倒在了陈瑶的裙子上……


“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帮你擦擦!”


说话间,也不管陈瑶愿不愿意,一双肥胖的手掌便伸了过来,落在了陈瑶白嫩的大腿上,肉呼呼的脸上笑得猥琐,一双原本就不大的眼睛变得更小了。


陈瑶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就被那个男人占了便宜,感受到陈瑶娇嫩的肌肤,那个男人心里一阵荡漾,就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不用,我自己来!”


陈瑶大羞,反应过来后急忙往另外一边躲了一下,从桌子上撕下纸巾开始擦拭起来,心里有些侥幸,幸亏水不是很热,要不然这薄薄的衣料指定被烫伤。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爱园艺花卉网 » 他的小仙女|舟渡车 跳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