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兽世一妻多夫{宝贝屁股翘高我好爽}

在恶鬼被击杀的地方一找,顺利的找到了一大块能量晶体。

    和之前获得的两块能量晶体相比,这一块能量晶体都要大很多,肖沐估计最少能够给自己增加五年的苦修。

    五年苦修,足以赶上半个能量点了。

    收起能量晶体,肖沐向祠堂走去,恶鬼死亡之后,他要看看那只血碑。

    血碑竟然化成了一滩脓血,散发出浓烈的恶臭,闻到之后,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呕吐。

“那个,馨予,对不起,今天的事都是我的错。”
没想到张馨予三下两下便信了起来,张子怡瞬间便算计了起来。
不啊,张馨予,今天要不是老子来,你差点就没命了,可千万别信这家伙的鬼话啊。
心中叫嚷了半天,周锐便是不开口。
没办法,张馨予刚才已经不信自己了,那自己如今要是开口的话,张馨予便没有了退路。
他不信自己,那便自己选择站到自己的对立面去,做张子怡的统一战友。
不顾周锐眼中的担忧,张馨予竟然被张子怡给说动了情,眼眶红成了一片。
完了完了,这…..手指着张馨予,周锐刚想开口说上两句。
不料,张子怡再次开口了,只见她直言道:“馨予,我知道今天这件事情我是做得过分了些。”
“可是你想想,你想想…..”趁着周锐一个不注意,张子怡三步并作两步的道了张馨予的跟前,握着她的手便深情的哭诉道。

 文学


“可是你认识他才几天,咱们可是过了命的闺蜜啊。”
“这…..”犹犹豫豫了半天,在张子怡眼神的示意下,张馨予竟然阴差阳错的点起了头来,回应道。
“子怡,你说得没错,我相信你不是故意的,这件事就此作罢。”
把话说到了这里,张馨予还抬头看了周锐一眼,无声的哀求着周锐。

“行,张馨予,能让老子出手的机会只有一次,至于下一次,说不定就该浮出些什么了,这你可想好啊。”
双手叉腰,周锐随意的依靠在了沙发上,开口便警告了一句。
“还有,我劝你还是不要轻易相信这个女人,而且她还有可能…..”
“周锐,我不予许你污蔑我的闺蜜,我信她。”
话没经过脑子的道了这么一句,张馨予死死的抓住了张子怡的手。
或许就是这种失而复得之感蒙蔽了她的心,让她看不清楚张子怡……
算了,别人家的事情别人都不在乎了,自己还计较些什么。
有些难受的咽了咽口水,冲着张子怡的背影叹息道。
“可惜啊可惜,本来还以为能操到个美女,没想到……”
“馨予,你看,他羞辱我。”
磕磕绊绊的道了这么一句,此时的张子怡已经没有之前的豪情状态,竟然告起了妆来。
“羞辱你?”挑眉看了张子怡一眼,周锐心想,你说话可不可以先提前打下草稿啊。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位大小姐,我刚才说你以买屁股为生时,你可没反驳啊。”
“我…..”找不到理由反驳,张子怡直接伸手抱住了张馨予,非常可怜兮兮道。
“馨予馨予,我没有我没有,你要替我揍他。”
冲着周锐比了比拳头,张子怡发爹的道了这么一句。
“呵。”
冷笑了一声,周锐看着被张子怡蛊惑,如今已经有些蠢蠢欲动的张馨予,瞬间便冷笑了一声,道:“怎么着?你还想被我操屁股吗?”
不想跟张馨予吵,毕竟她身体还弱,周锐直接说了这句让她头皮发麻的话来。
“我…..”如周锐所料,张馨予怂了。
本来想上前的脚收了回去,张馨予用手拍了拍张子怡的手,劝解道。
“行了,不过是说一句而已,又不会掉块肉,算了吧。”贱女人,死女人,果然是被人家给操爽了。
不然怎么一说这话题便不敢吭声了呢。
在心中狠狠的骂了张馨予一番,张子怡表面上却还是非常乐呵。
“好吧好吧,我就听馨予你的,今天便不跟这流氓一般见识了。”
冷哼了一声,张子怡傲娇的把手插到了腰上,整个人气势汹汹的道了这么一句。
话落,便见她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竟然再次作妖道。
“馨予,我今天本来想去游乐园的,可不知道为何会出现在……”
“我陪你去。” 冲着周锐暗示般的眨了下眼,张馨予直接打断了张子怡的话。
也就是到了此时此刻,张馨予才明白自己跟张子怡之间哪有什么闺蜜情,压根就是塑料姐妹情嘛。
一接收到了暗号,周锐瞬间便反应了过来。
心知不能多开口的周锐,为了让张子怡早些露出真面目,便在张馨予他们快要走出酒店时,他大声的吼了一句。
“张馨予,你他妈的就是一傻蛋,张子怡左右反差太大,这他妈的分明就是心里有鬼,你还信你还信…..”
噼里啪啦的说了好几个你还信的词语,周锐有些断气了。
这边,周锐气喘吁吁的喘大气,那边,张馨予二人已经出了房门准备去游乐场了。
待张馨予二人离得有些远的时候,周锐这才掏出了蓝牙耳机,乐呵呵道。
“兄弟啊兄弟,这次还真是多亏了你啊,不然,一条无辜的人命便会再次消失在世间吧。”
话说到了这里,周锐忍不住的叹气了一下。
“张馨予啊张馨予,人我都得到了,而事情十有八九就是她做的,你怎么就不信我呢。”
“如今你还亲自去当了诱饵,你这个模样就是是勇气可嘉还是傻蛋一个呢?”
周锐想了半天还是想不清楚,最后只好替张馨予祈祷了起来。
“张馨予啊张馨予,像张子怡这样的女人,说不定还有道上的人,你可千万要保重,撑到我来救你啊。”
话完,附地对天朝了几下,周锐便站了起来,快速的打开了手机。
然而,这不打开还好,一打开,周锐瞬间便傻眼了。
在这手机上,自己与张馨予所通的电话已经挂了。
难不成是张馨予做的,毕竟两个女人走得不快,张子怡应该不敢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动手才对。
而且双方都是女人,哪怕张馨予是受伤了,但按照他们离开的这个时间,这距离也应该不远啊。
张馨予只要轻轻叫喊一声,自己便听得到啊。
“可是,这也不对啊。”眉头皱了起来,周锐一脸的疑惑。
“张馨予她都冲我眨眼,她都冲我打暗号了啊。”
本着这个心思,察觉到事情很是不对劲的周锐,瞬间便想起了最重要的一点来。
刚才自己进门时打倒的那两个男人,此时已经消失的无踪无影。
两个男人,一个女人,这样的阵型还真有可能在悄无声息之下把张馨予给就地正法了。
心中想到了这里,周锐的右眼也跟着飞快的跳了起来。
“完了完了。”慌张的在原地转了两圈,周锐有些痛恨自己刚才为何不跟出去。
亏人家妹子那么信你,结果…..
在原则上,周锐多少还是有些洁癖的。
这事情是自己做错了,他当然不会放过自己。
猛的抽了自己两大耳光,周锐急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这一下楼,他见人便逮着问:“你好,有没有看到一个高高瘦瘦,长得很漂亮的女子缠着一个受了伤的女子出来?”
“有,我们本来是想拦住她们的,毕竟有一个美女伤得很严重,我们怕另一个美女是坏人。”
“只不过事实确实我们误会人家小姑娘了,她们双方是闺蜜来着,果然长得美的人心底就是善良,压根就不会乱来。”周锐问了许多人,许多人的答案都是这个。
无奈,周锐有些妥协了。
这一个下午,他可是三番五次的回人家说。
“长得美的人不一定心善,但别人只会站在自己身后冲着自己的背影骂傻瓜。”
没错,我确实是傻瓜,把一个信我的女人丢了。

手死死的抓着遗失在地上的蓝牙耳机,已经认出这是谁的了。
这分明就是张馨予的啊。
拿着这个耳机,已经三天三夜睡不着了。
“张馨予,张馨予,你究竟到哪里去了?”
嘴里面楠楠的说着这话,的眼神有些暗淡。
而就在此时,电话响了。
这还是这三天以来房间里面唯一的一个响动,心情稍微有些好了起来。
或许来电是张子怡打来的呢。
带着满心的期盼,拖着自己那饿了好些天的躯体来到了桌子旁,一把拿起了手机。
待看到了屏幕上的电话号码,才感觉自己的人生终于有了一点亮光。
“啪嗒”一声,一把按了下去。
很快,那边便传来了声音,可惜不是张馨予。
“你们把张馨予带哪了?”
电话是张馨予的,打电话的人却不是本人,里面便嚷嚷了这么一句。
“怎么着?,你之前不是那么狂吗?怎么如今听着有些沧桑呢?”
电话里面传来了张子怡的声音,还是那么的傲慢,那么的无礼。
“呵。”嘴角浮现出了一丝嘲讽的笑容,冷笑着道。
“行了,张子怡,说吧,要怎样才能放了张馨予?”
“我呸,老子女人你也敢惦记,胆子肥了你,张子怡是你该叫的吗?”
还是那个粗狂的声音,猜想,对面要么是不良学生,要么便是小混混。
本着自己心思,舔了舔口唇,这样子可以让自己的声音亮一些,毕竟自己已经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了。
“对面的人给老子听着,有本事咱俩单挑,没本事就把我女人放了,别他妈的逼逼。”
如此猖狂的话落在了对面开口人的耳中,顿时引起了一阵惊涛骇浪。
“小子,你知道你是在跟谁说话吗?”
怒吼的声音说了过来,忍不住的把手机移开了点,继续挑衅道。
“我管你是谁,你就说你敢不敢应就行了。”
“我……哈哈哈。”对面的人话说了一半便哈哈大笑了起来,仿佛在嘲笑一般。
就在准备回击时,张子怡开口了,声音妩媚道。
“老大,我估摸着他是不清楚你是三眼角,不然,怕是要被吓得屁滚尿流了。”
话落,张子怡也学着三眼角哈哈大笑了起来。
不过,还没等她笑完,便让三眼角给打了一下。
“哎呦呦,老大哥,你打我屁股干嘛?”随着张子怡这又爹又腐的声音一出,便明白了刚才拍大的声音为何会这么想。
本来还想开口撩拨几下,毕竟他一向是个心大的。
不料,却就在此时,却听到对面的张子怡发出了巨大的惨叫声。
“喂,张子怡,是你吗?”得,这一言不合就动手的三眼角,如此的暴力,是真的想不通张子怡为何会跟他混到了一次。
“三眼角是你可叫的吗?贱女人,几天不操下面痒了是不是?”
“啊!”伴着张子怡那忽然忽强的浪叫,清楚对面已经开始了惨无人道的性行为。
说真的,此时的他一点都不担心张子怡,浑身的注意力都在张馨予身上。
没办法,谁叫张馨予是个处呢,而张子怡。
从三眼角的只言片语中,算是明白了,合着这个张子怡还真的是喜欢被性虐待。
顺着他的思绪,张子怡配合着响起了声音,及其舒服道。
“快,快点,我还想要,用力点……”
“额。”突然听到了这么一个声音,冷不丁的满头黑线了起来。
当然,被如此动听的声音缠绕着,下面多少还是起了点反应。
“怎么着?小子,这女人叫得劲爆吗?”
或许是觉得张子怡的表演不错,三眼角此时心情竟然有些愉悦,说话也温柔了不少。
“劲爆。”比厚脸皮,还真没怕过谁。
手撑着桌子,道了这么一句后,便干脆道。
“你们喜欢虐人啊,刚好我也很喜欢,不如让我加入你们吧。”
“这……”对方很明显的犹豫了一下,毕竟此时的身份还是他们的敌手呢,他们不得不这么警惕。
自然也明白他们的心思,当下便道:“这样吧,我先给你们说说我的虐待手法,让你们看看我的诚意吧。”
“好好好。”连续的说了三声好字,对面很快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这……”本来只是说着玩而已,不料对面竟然当真了。
无奈,非常清楚此时自己要是不说出个所以然来让他们满意的话,自己非但不能打入敌人内部,甚至还会连累张馨予。
心中想到了这里,忍不住的咳嗽了几下,以此来掩饰自己不会的尴尬。
“妈的,老子是爱美色没错,但每次草完之后就算了,那像你们这些玩意,把人操了还要使劲整新花样。”
拿手按压着手机的话筒健,愤愤不平的道出了这么一句。
下一秒,便见他拿了开来,脸色犹如变脸般快道:“既然各位想听的话,那我便略说一二。”
“行了,别买关子了,赶紧说吧赶紧说吧。”
快速的催促着,不知道怎么的,竟然觉得三眼角说话的语气里面竟然带着丝丝的期盼。
脑海里面一想到了这个,瞬间便故意扭捏了一下。
果然,下一秒,便听到三眼角大气道。
“,如果你能够说出一个让我们大家都满意的虐待手法,那我便把你的女人还给你。”
“不……”这下子还未等开口,张子怡便插话了进来。
很显然,张子怡她是不甘心自己所做的一切,包括把自己搭进去都报复不了张馨予这个结果。
“不,老大,你不是答应过我,只要我好好侍候,你就帮我…..”
张子怡的话还没说完,对面便传来了“啪”的一声。
“张子怡,你知道什么东西才会侍候人吗?”
“丫鬟,怎么了?老大?这跟动张馨予有什么关系吗?”

三眼角的话落了许久,张子怡才疑惑不解的了一句。
不料,电话里面再次的传来了啪啪的声音,张子怡又被打了。
“为什么?为什么?”嘶声裂肺着声音,张子怡整个人有些崩溃。
“没有为什么,既然是作为下人的,那么便该好好听主人的话。”
“至于之前我答应你的,主人想反悔了,你一个小小的丫鬟又能怎样?”
如此没道理的话从三眼角的嘴中说了出来,对象还是张子怡,周锐觉得这种感觉很爽。
“你、你……”似乎是没有料到三眼角竟然会如此残忍,张子怡支支吾吾了半天没有道出一句话,直接被气得晕了过去。
“行了,周锐,趁她晕你赶紧把虐待方法说出来吧,到时候她不知道,这玩起来才激烈,大家说是不是?”
“是。”
“是…..”
众人纷纷附和了起来,就等周锐开口了。 
“额。”一脸黑线的看了看天花板,周锐顿时觉得有些头晕目眩。
天啊,这是什么世道,怎么还有这样的组织。
没错,周锐以前也是混过的,自然听过三眼角这个称呼。
在江湖的传闻中,据说三眼角以及他的手下都非常喜欢虐待。
你说得越残忍,他便越喜欢你,越有求必应。
周锐本来只是想试下而已,压根就没准备。
毕竟他觉得这有可能是骗人的,毕竟太过于离谱也太过于变态。
不料,今天不但见着了,而且自己还得好好的想一个变态虐性方法。
心中想着就有些作呕,周锐忍不住的捂住了嘴。
眼睛咕噜咕噜的转着,没过一会,还真让周锐想到了一个好方法。
“变态的方法嘛,我这倒有一个,只不过…….”
“行了行了,你直说就是,当我们三眼角的人好吓唬吗?”
还没等周锐把话说完,三眼角便打断道,声音里面隐隐有些发怒。
对于三眼角情绪的转变,周锐当然放在了心里。
眼看着没有退路,无奈,周锐只好咳嗽了几声道。
“行,既然如此,那我便见了。”
“就是这样……那样…..”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周锐的这个做法可算是得到了三眼角这群人的肯定。
“行啊,你小子倒是厉害,不错不错。”
开口赞赏了两句,那边便再吃乐呵着干起了坏事来。
先是三下两下的把张子怡给弄醒,随后,便一一做了起来。
要说周锐的那个方法吧,说起来其实也不是很狠毒。
只不过对于女人来说确实是比较难受,而对于男人,那还真是刺激人心肝的好方法。
“唔,不,求求你们了,放过我吧,放过我吧。”
直到对面传来了张子怡的惨叫声,周锐才忍不住有些心疼了起来。
“喂,你们不是说了,只要我的方法能让你们满意,你们就放了张馨予吗?”
有些生气的道了这么一句,周锐拳头死死的握到了一起。
“对啊对啊,人我们放了,可是她不肯走啊。”
属于三眼角的声音传来,带着生生的鄙视。
“喂,兄弟,我发现你这个人很傻。”
“你看看那个傻女人,明明就是跟前这个女人害她的,结果她就是信她,还想替她受罪。”
乐呵的道了这么一句,下一秒,便听到三眼角继续不客气道。
“而你,那个女人压根就不信你,你却为了救她竟然选择跟我们作对,傻子中的傻子啊。”
可不就是傻子吗,不然,人会落里面手里。
在心中暗暗的道了这么一句,周锐假装怀疑道。
“哎呀,你说什么呢?你还是让张馨予来接电话吧。”
“什么?你怀疑我们?”
一听到了周锐那话,本来说话还很正常的三眼角,此时再次的怒了起来。
“我…..”犹豫了一下,周锐试探道:“我不是不信你们,而是…..”
“没有什么而是可是的,周锐,你可给我想好了,如果你真的要那个女人来接电话的话,那便证明你不信我们,没想过要加入我们,那……”
“你叫她来接电话吧,至于其他的,咱们稍后再说。”
深知三眼角要威胁自己,周锐未等他把话说完便直接打断了。
“行行行,你小子倒是有种啊。”
用力的拍了三声掌声后,三眼角便命令道。
“你,过来,赶紧来接电话。”
“虽说我三眼角确实是坏事做尽,但在某方面上却是很说话算话的,绝对不能因为你个人的恩怨而坏了我们的名声。”
这话说得还算是苦口婆心,可惜无人乐意听。
“你个该死的王八蛋,你连女人你都不肯放过,如此作践她人,恶心。”
话筒里面传来了张馨予嫉恶如仇的声音,甚至还呸了一声。
“呦呦呦,看把你厉害得。”
“你可千万把敬酒不吃吃罚酒啊,不然,等下老子也让你好好的尝尝他们俩兄弟的滋味。
“啊,不要啊,太爽了,太爽了…..”
一阵呻吟声传了过来,张子怡恰巧在此时有了感觉。
“哈哈哈,哈哈哈。”
三眼角笑得连手机都掉了,嘿嘿着声音坏笑道。
“女人,你看到没有?她享受着你,如果此时停下的话她可能会死的,你信不信?”
话说到了最后还带上了几丝恐吓气势,张馨予被吓唬到了。
毕竟她之前在周锐的胯下这样时,确实还真不希望周锐停。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爱园艺花卉网 » 穿越兽世一妻多夫{宝贝屁股翘高我好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