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太大了,吃不下去怎么办?领导在办公室含我奶头

她愤怒的抬眸,男人无动于衷的站在一旁,冷眼看着她逞强。

    该死的!

    看她这么弱,不知道过来搭把手么?

    “慕靖西,你还不过来!”

    “过去干什么?”

    “抱我!”

    慕靖西从没见过一个女人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抱?

“帅哥,你长得这么好看,要不是拄着根盲棍,我还以为你是正常人。”妹子嘻嘻笑道。


“呵呵,我八岁那年就瞎了,离现在十一年了,我都不知道我自己是个什么样子。”


说实话,我还算是白白净净,主要是没干过什么农活,不是待在家里,就是待在诊所里。


“帅哥,我们开始吧!”妹子站起来,准备脱衣服。

 文学


“这么快呀?”事到临头,我又有一点紧张。


“那你还要干嘛呀?”


“其实,我以前没有干过这样的事,我有些紧张。”我如实说道,“我、我都不知道该什么做。”


“不用紧张,我会教你的。”妹子嘻嘻一笑,然后,她抓住我的手,放到她丰满的胸上。


我触电一样缩了回来,然后,又被她抓住按在胸脯上。


虽然隔着衣服,可这手感真的不错啊,弹性十足。


“这、这是你的胸吗?”我装模作样的问道。


“是呀,摸起来舒服不?”妹子笑得很贼。


“舒服!”我不再扭捏了,狠狠的捏了几把,捏得妹子都叫出声来。


那声音听得我热血沸腾,仿佛是士兵听到了上阵杀敌的号角。


“把衣服脱了吧,待会更舒服!”妹子的声音诱惑着我。


我收回手来,摘下墨镜,开始脱衣服。


妹子的动作更快,三下五除二就脱光了!


刚脱了上衣,妹子就说道:“帅哥,先把服务费给了吧!”


“要先给吗?”


“当然呀,如果你睡了我,跑了咋办呢?我找谁要去呢!”


我想,她要是骗我的话,也根本用不着脱光。


“那好,我把钱给你。”我伸手去摸钱,我的脑子里已经开始脑补那美好的画面了。


看到那么多次视频,我终于也要当回男主角了。虽然不是理想的对象,但是这段时间对我来说实在太受煎熬了。


接着,我咧嘴笑了,内心开始沸腾起来。

房间里,那妹子把衣服脱光了,我也脱了上衣,正要掏钱给她。


就在这个时候,敲门声突然响起!


“开门!”


“警察临检!”


我一下蒙了!


作为一个乡下人,我从小到大最怕的就是警察!


小时候,我还梦想当一个警察,那多威风啊!可是自从瞎了之后,什么梦想都没有了。


那妹子的脸也瞬间白了,不过她没有我这么慌张,飞快的拎起小内内就穿上!


不过,警察显然没有给她足够时间,她刚穿上小内内,那门就被踹开了!


太暴力了!


接着,几个警察蜂涌而入!


我就像个木头似的傻站在那里。上身还光着。


我看清了,一共五个警察。


为首的是个中年警察,啤酒肚,麻子脸,威风凛凛。


让我惊讶的是,最后进来的是一个女警察,二十多岁,唇红齿白,长得很漂亮,身材更是性感的要命,那胸比嫂子还要大,感觉那警服随时要被崩裂似的!


这是我长大以来,看到的最大的!


那麻子脸警察看了我们一眼,冷哼道:“我们接到举报,说这里有不法交易,说吧,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我们没干什么。”我弱弱的说道。


我瞟了一眼那妹子,她来不及穿衣服,此时,把上衣抱在胸前挡着,低着头。


“没干什么?”那警察冷笑一声,“瞎子都看得出来,你们正在卖淫嫖娼!”


紧张之后,我已经冷静下来,他提到‘瞎子’,我赶紧说道:“警察叔叔,你们误会了,我就是个瞎子,我是来她按摩的!”


“你是个瞎子?”


那几个警察一听,有些惊讶。


因为,我此时没有戴墨镜,盲杖也放在一边,他们应该没注意到。


实际上,这几个警察进来之后,除了那女警,他们的眼睛都往那妹子身上瞟。


“是啊,他就是一个瞎子,他是来给我按摩的。”那妹子附和道,然后伸手把墨镜拿给我。


我戴上墨镜,又摸摸索索的摸到盲杖,“警察叔叔,我都瞎了十几年了,村里人都知道。”


“瞎子又怎么样,就能说明你没有嫖娼了?”那麻脸警察哼道,“你看看你们,这女的都脱光了,你也脱了上衣,这怎么解释?”


我心想,幸好你们来早了,要是晚来几分钟,我和这妹就滚床单了。


那妹子一听这话,又紧张了。


我赶紧说道:“警察叔叔,我把衣服脱了,是因为这屋里太热了。这妹子把衣服脱了,是因为我要给她按摩啊!她说她痛经,我要按摩一些重要的穴位,就建议她把衣服脱了,是不是这样,妹子?”


“对,对!”那妹子连忙点头,“我刚才站在马路边,看见这个瞎子哥哥走过来,就问他会不会按摩。他说他会,我就把他带到了出租屋。我这房子没有空调,他觉得热,就把上衣脱了,然后,他告诉我,要按穴,必须把衣服脱了。我就脱了呀,反正他是瞎子,又看不见。”


“哟,你们俩个一唱一合的,还挺默契呀!”满脸警察冷笑道,“小瞎子,既然你说你会按摩,那行,我就给你一个机会证明一下。现在,你给我按摩,我一试就知道真假!”


说着,麻脸警察摘了帽子,就坐在了床上。


我看见那妹子又变得紧张起来。


另外几个警察都兴灾乐祸的盯着我,不过,那女警的目光却很复杂。


“愣着干嘛,来按摩啊,我坐在这里的!”麻脸警察叫道,“告诉你小瞎子,我经常去按摩,你忽悠不了我!现在,你给我按按头!”


我装着听声音,侧过身体,上前两步,伸出手来,摸到了他的脸。


我平静了一下心静,两只手搭在了他的脑袋上,然后开始头部按摩。


“这是‘完骨穴’,主治失眠、偏头痛……”


“这是‘天柱穴’,主治颈椎酸痛,落枕……”


“这是‘哑门穴’,可以治疗顽固性头痛,鼻出血……”


我一边用纯正的手法按着,一边熟练的说出每个穴位的主治功能。


我用余光看见那几个警察的表情变了。


而那妹子的表情也舒缓了,她应该也没想到我真的会按摩。


“不错,不错,你这个小瞎子原来还真的会按摩。”麻脸警察这下也相信了。


按摩了几分钟之后,麻脸警察站了起来。


“好了,算你们说的是实话,这次,我们就不追究了!我警告你们,千万不要做违法乱纪的事情!收队!”


麻脸警察带头走了出去,几个警察跟在他后面。


我长长的吁了口气。


没想到,先前走出去的女警又走了进来。


我一下又紧张起来,难道她看出了破绽?


她走到我跟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方金宝!”


“你在哪个盲人按摩店上班?”


“我没在按摩店上班,我跟着我师父干活,他在分水镇有个中医诊所,他叫赵安国,我真的是学按摩的。不信,你可以打电话问他。”


女警笑了笑,转身就走了。


我一屁股坐在了床上,后背全是汗。


“帅哥,谢谢你了。”妹子说道,这个时候,她才把衣服穿好。


“以后别干这个了,危险!”


“知道了,我送你出去吧!”


于是,妹子牵着我,把我送到马路上。


唉,我这个瞎子破个处容易吗,就这么黄了。


接下来,我就找到一家网吧。


然后找到一个网管,让他帮我把手机里的视频复制在了u盘里。


做完这些,我便兴奋的打道回府了,虽说今天差点干了件大傻事,但是好歹也把u盘的事给弄好了。


这下就等着让方大庆为他想睡我嫂子,付出代价吧!

晚上,等嫂子睡着之后,我就悄悄下了床。


回到自己屋里,我把U盘装在一个小铁盒子里,然后拿了一张纸,用铅笔在上面歪歪扭扭的写了‘方大庆’三个字。


我故意写得很扭曲,这样别人就认不出我的字迹来。


然后,把纸条夹在铁盒子上,把字露出来。


我这样做,是要引起马富贵的注意。


然后,我出了门,摸黑来到马富贵家,然后就从院门底下,把铁盒子塞了进去。


第二天下午,我在自己屋里玩手机,上面有消消乐这样的小游戏,我玩得很起劲。


恢复光明之后,我渴望着把一切失去的都夺回来。


正玩着,手机响了。


一看,周小晴打来的。


我接了电话,她说,明天就要回城了,想找大家再聚聚。


我求之不得呢,这让我又想起了前天的事儿。


她那白嫩嫩的身子太让人眼馋了。


给家里人交待了一声,我就拄着拐杖出门了。


没想到,这次给我开门的还是方小凤。


不过,也不奇怪,小晴要走了,把她叫来也正常。


她的脸蛋红扑扑的,见了我,就把我往里面拉。


她拉着我上了二楼,进了房间,我就看到周小晴穿着睡衣正在看电视。


妈蛋,她又在看那种毛片!


我这下明白小凤的脸为什么这么红了。


不过,怎么没有声音。


我还惊讶的发现,之前,小凤看这个还羞羞答答的,可今天,她明目张胆看着,根本没有之前的羞涩了。


“哟,金宝来了呀,快来坐!”周小晴站起来,拉着我的手,让我在椅子上坐下。


我坐下来,眼睛却往电视上瞟。


周小晴的表情还算淡定,方小凤的脸红得快要滴出血来,整个人都在颤抖!


“小晴,小凤,你们在做什么,怎么不说话?”


“哦,我和小凤在看电视呢,刚才还有声音,结果,现在没声音了,不知道哪里坏了。”小晴说道。


原来是电视出毛病了,我还以为她们故意关了。


“那没声音还看什么呀?”


“没声音也能看的,反正是打架的。”小晴吃吃笑道。


我干笑了两声,心里想着,你们俩个把我叫来做什么,毕竟你们可以看电视,我又‘看不见’。


“对了,金宝,你今年也有十九岁了,应该要找媳妇了吧?”小晴问道。


我苦笑了一下,“我一个瞎子找什么媳妇啊,哪个愿意嫁给我。”


“那你不想女人吗?”


“啊,小晴,你这是什么意思呀?”我装傻充愣的问道。


小凤拉了小晴一把,“金宝又看不见,他能想什么女人?”


“怎么会不想呢?”小晴‘咯咯’笑道,“那天金宝听到电视声音,不是就反应了吗?”


我脸上一阵发烫,“那、那就是想女人啊?”


“是啊!”


“哦,我不太清楚,我八岁就瞎了,现在在我的记忆里,你们还是小时候的样子哩,也不知道你们现在长成啥样了。”


“我们长成大姑娘了啊!”小晴笑道,“说了半天,还没有给你倒水喝呢,你等下,我给你拿杯可乐喝!”


“谢谢!”


小晴把桌上的可乐拿了起来,拉开了盖子,但是她并没有直接递给我,而是拿起旁边一小包白纸,往拉罐里倒进去一些白色的粉末!


我马上就闻到了那熟悉的味道。


就是上次何香玉放的那个安眠药!


靠,小晴给我的可乐里下安眠药,她要做什么?


这一切显然是她已经预谋好了的!


而小凤拉住了小晴,小晴却拂开了她的手,然后用手指了指我的档部。


我有点明白了,难道她们准备把我迷倒之后,占我的便宜?


很可能是这样啊!


小晴是一个很放得开的人,她上次见到我的尺寸,肯定是动心了,她回来这么久,估计也是想男人了!


我一下乐了,当然,我表面上还是波澜不经。


小晴虽然是农村出身,但现在已经是个地地道道的白富美呢!


要是她真能和我做那事……


嘿嘿,这真是求之不得啊!


我刚瞎那会儿,成天睡不着,要死要活的,所以,我妈就给我喂安眠药,吃久了,我就对这药有耐药性了。


这点安眠药,分量对我来说,显然不足,能让平常人昏睡的剂量,现在对我根本不起作用,这或许又成了我的一个秘密。


这时,小晴把可乐塞到了我手上。


“金宝,喝吧,我帮你拉开了。”


“谢谢!”


我拿在手上,脖子一仰,就喝了几大口,


“金宝,跟我聊聊你学按摩的事吧!上次你的手艺真不错耶!”小晴直接把我拉到床边坐下。


“嘿嘿,瞎子嘛,要么就是学算命,要么就是学按摩,没办法。”


我知道她们在等待安眠药发作。


聊了几分钟之后,我就说道:“哎呀,我的头怎么晕沉沉的,犯困呀!”


我看到小晴脸上一喜,“金宝,你要是困了的话,就在这里睡会儿吧!”


“这不好吧,这是你的房间。”我说着,身子已经往后面倒了。


“没关系,你睡会吧,我和小凤看电视。”


“那不好意思,真的好困!”我说完,就整个躺下了,然后脑袋一偏。


“金宝?金宝?”小晴叫了两声。


我自然是没有反应了。


“小晴,真的要这样啊?”小凤的声音响起。


“这有什么呀,看电视有什么用,不如看真的!”小晴的声音,“金宝的那个这么大,难道你不想看看吗?”


“我还真没有看过男人的那东西,现实中……”小凤说道。


“让你提前了解一下呗!”小晴嗤笑道。


然后,我就感觉到小晴把我的衬衣掀了起来,冰凉的小手直接就放到我的胸膛上。


“金宝长得真壮实呢,像头小牛犊子似得。”


我睁开了眼睛,看到小晴俯下了身体,目光很是火热。


这,她的小手,竟然直接放在了我的那个地方。


我马上就有了感觉。


小晴摸了两下,就慢慢的弄了起来,那手法比嫂子的娴熟多了。


我忍不住哼了两声,吓得小晴一下把手缩了回去。


旁边的小凤也吓了一跳,本来她是坐着的,一下弹开了。


“金宝?金宝?”小晴又叫了两声。


我没有反应。


“嘻嘻,吓死我了,他是在做梦,做春梦呢!”小晴拍了拍胸口,出了一口大气。


她又靠了过来,直接把自己的睡衣脱了!


我一看,空的,里面什么都没有。


她又一次弄起来,我又哼了两声,这次,她没有介意了。


我一下激动不已!


出租屋里没有搞成,没想到有美女自动送上门让我搞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爱园艺花卉网 » 总裁太大了,吃不下去怎么办?领导在办公室含我奶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