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又想要了是不是**皇上和宫女边走边做h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高台上的两位准圣同时出手,法力席卷间,直接将姬发和那些西岐重臣卷起,化作一道道残影向着西岐城内飞去!

    不知道两人是有意还是无意,在他们出手时,正好将叔夜排除在外!

    “歪歪歪……你们几个老东西是什么意思,卧槽,回去老子就把你们全都点了天灯!”

    当叔夜说完这句话后,忽然感觉后颈一凉,随后他脸色陡然间变成了蜡黄色,冒着豆大的冷汗,缓缓转过身——

 两者各有各的味道,各有各的特色。


  姚遥胜在年轻,无论是身材还是颜值都要胜过赵鸣凤一筹,但就论气质的话,姚遥要比赵鸣凤弱上那么几分。


  姚遥轻“哦”了一声:“可能是妈您刚来不太习惯城里的气候吧,城里要比我们老家热很多的,等习惯一段时间就好了。”


  “嗯,妈也是这样觉得的,对了,你爸呢?”赵鸣凤四下看了看,并没有见到自己老公的身影。


  “他出去买酒和醋去了。”


  “砰!”正说着,房门就被打开了,姚正国拧着几瓶酒走了进来。


  瞧着人都在,他连忙笑了笑,看向姚遥道:“女儿,可以准备开饭了。”


  “嗯,我去拿碗筷。”


  “小胡啊,你喝酒的吧,陪叔叔喝两杯怎么样?”坐到餐桌上,姚正国拧开刚买的五粮液,给我满了一杯。


  本来我是不喝酒的,但是架不住姚正国的客气,我点了点头:“那就喝一点儿吧,但是叔叔你得让着我点,我酒量不大好。”


  “没事,我也不好,图个气氛嘛,来小胡,咱们两干一个。”姚正国举起了酒杯和我碰了一下,一两白酒瞬间就下了两人的肚子。


 文学

  姚正国倒好一点,因为工作的关系,我经常应酬,这方面总离不开酒,一杯酒下肚并没有什么感觉。


  但是我可不就那么好了,平时我都不怎么喝白酒,这一两白酒下肚,直感觉喉咙到胃都是一阵火辣辣的。


  “行啊,小胡,酒量不错啊,来,再走一个。”姚正国又满上和我喝了一杯。


  一来二去的很快三杯酒就下肚,我发现自己脑袋开始有些泛迷糊了,晕晕的,肚子还特别难受。


  果然,我这点小酒量是架不住半斤白酒的,现在已经开始在醉了。


  而那边姚正国还在劝着酒。


  “不行了姚叔叔,我不能再喝了,再喝就得醉了。”我红着眼说道。


  “成,那你少喝一点,吃菜。”姚正国倒也没有压我酒,看得出来我酒量确实不行,别把人搞醉了,回头遭老婆骂,他自己自斟自饮起来。


  见姚正国没有压我酒,我总算送了口气,刚准备夹菜,忽然的,我感觉自己的脚上被人轻轻踩了两下。我连忙低头看去,就见坐在对面的姚遥伸着一只脚丫子正轻轻在踩我的脚。


  一只小巧的拖鞋正搁在我脚旁边,姚遥是光着脚丫的,清晰可见她漂亮迷人而精致的脚趾。


  我和姚叔叔坐在一起,赵鸣凤和姚遥坐在我们的对面,很明显,姚遥这时候轻踩我的脚,是提醒我别给脸不要脸了,注意自己的身份。


  我刚想用眼神或者用脚也挠一下姚遥回应她,但是眼神在扫到一旁的赵鸣凤时,我立马愣住了。


  此刻赵鸣凤的腿并没有并拢在一起,岔开不少。


  穿着的又是特别短的裙子,这一岔开来,我立马就看到了赵鸣凤裙底……


  “这女人居然还穿着刚才那条小裤!”这样的发现让我大吃了一惊,白色的丝织小裤上的小地图清晰可见,甚至看得仔细了,还能看到里面几根不安分的毛发……

  正在吃饭的赵鸣凤,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被人偷看了,还在津津有味的吃着菜。


  忽然她感觉到有些不舒服,这时,她把手伸到了餐桌底下,双腿岔开,偷偷在上面挠了挠。


  “噗!"


  看到赵鸣凤如此的操作,我差点没将眼珠子给瞪出来,这女人也太那个啥了吧?竟然吃饭的时候挠那里!


  我一眨不眨的盯着赵鸣凤的手,不过遗憾的是,赵鸣凤并没有挠太久,就把手抽了回去,同时也把腿合拢上了,除了两条丰腴的大腿以外,其我的啥都看不到了。


  “呼……”我深吸了一口气,有些惋惜的将头抬了起来,夹了一块鸡肉扔进嘴里,但却嚼不出鸡肉的味道来。


  我此刻心里别提多不安生了,只感觉一阵口干舌燥,胸口像是包了一团特别炙热的火焰,特别需要发泄。加之刚才又喝了酒,此间滋味,更是浓烈翻倍。


  喝了酒的男人,对于那方面的事情,往往要比平时不喝酒浓烈数倍。


  看着近在眼前的母女花,我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再看了看一旁的姚正国,见我正闷头喝酒,于是乎,一个大胆的念头突兀出现,我仰头将杯子里的酒给灌进肚里,然后大胆的将手从餐桌底下朝对面的姚遥伸了过去……


  很快的,我就摸到了姚遥的小腿,肌肤滑腻,手感极佳。


  “……”


  正在吃饭的姚遥,忽然感觉自己的小腿被人抓住了,顿时身体一震,脸色当即煞白,眼里布满了惊恐,她的小嘴张大,想要惊叫,但是看到对面坐着的爸妈后,立马又吓得吞了回去。


  低头一看,我那家伙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攀到了她的小腿上,正往上肆虐着。


  那种异样的刺激之感,传入她的肌肤,渗透到中枢神经,让她特别兴奋,同时又特别惊恐,这要是让老爸和老妈发现的话,那可如何是好!


  “嗯……“偏就在这时,姚遥感觉裙底一热,全身紧绷,一种特别兴奋的感觉涌上心头,她情不自禁的发出了声音。


  天呀,我这家伙竟然把手伸到了……


  “遥遥,你怎么了?叫得那么怪,是被鱼刺卡到了吗?”赵鸣凤还不知道姚遥是怎么回事,还以为是被鱼刺卡到喉咙了呢,立马关心道。


  “啊……没,没事,刚刚不小心被噎到了。”姚遥吓了一跳,脸色瞬间由白转红,心虚的解释道。


  “噎到了?哦……那注意一点儿啊,吃饭别太急了。”赵鸣凤表面这么说,但是心底有些不信,要是被噎到的话,脸色能是红的?到底怎么回事?


  她眼睛狐疑转了两圈,然后扫了扫对面的我,见我表情相当享受,一股不好的感觉立马涌上心头,她下意识的低头一看,瞬间就被眼前所呈现的一幕惊得瞠目结舌!


  我这家伙竟然把手伸到了女儿大腿缝里面了!天啊!


  “这……”


  赵鸣凤懵了,顷刻间脑袋一片空白,她根本想不到一向保守的女儿,竟然和自己的学生我有这种关系,难怪刚才进屋的时候没有穿小衣,她就觉得奇怪呢,现在看来,她哪里是走得着急忘记穿了,根本就是让我这家伙给扒掉了!


  “怎么办?我应该揭穿还是装作没看到?”赵鸣凤艰难的在心底抉择着。


  揭穿吧,闹不好老公姚正国不会善罢甘休,因此还可能导致我和姚正国大打出手,不揭穿吧,她心底又特别气愤。


  很是矛盾,几番犹豫后,赵鸣凤深吸了口气,最终她还是决定装作不知情的样子。


  女儿大了,她有她的想法,这种事要是当面揭穿的话,弄不好会惹出麻烦。


  但是也不能看着我这样欺负闺女,必须给这家伙一点警告。


  赵鸣凤在心底沉吟了一下,然后提脚就踹了我一脚,然后目光冷冷的盯着我,那意思:王八蛋!你再敢胡来,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正在兴头上的我,忽然挨了赵鸣凤一脚,当时差点没把我魂给吓出来,手里的动作连忙停了下来,一看,赵鸣凤正用吃人般的目光瞪着我。


  我立马就明白了,我的举动被赵鸣凤识破了啊,赵鸣凤踢我是在警告我呢。


  我去,这么隐秘的动作,没想到会被赵鸣凤发现。我感觉有些慌慌的,可不是吗?当着人老公和老妈的面,调戏姚遥,被人妈妈发现,要是我不心慌那才是怪事了。


  可是……


  我思考了一下,很快我就明白了过来,赵鸣凤虽然识破了我的动机,但是没把这事挑明,只是踢了我一脚,说明赵鸣凤不想拆穿我。


  这样的话,那就没什么可担心了啊。


  把问题关键想清楚以后,我心底放宽了不少,作祟心理的驱使下,我非但没有收手,反而更加大胆的把手转移到了赵鸣凤的腿上……

 “嘶……”


  正低头吃饭的赵鸣凤,感觉到大腿传来一阵异样之感,忽然身躯一震,瞳孔放大,吃惊的看着我。


  这家伙也太放肆了吧?调戏了她女儿不算,现在又调戏起她来了!


  感觉到那只有些粗糙而滚烫的大手,正逐渐毕竟她的要处,赵鸣凤身体一颤,连忙用双腿将我作恶的手给夹住,阻止我前进。


  一颗心都紧张到了嗓子眼。


  嗯?


  我没想到赵鸣凤反应会如此之快,竟然用腿将我的手给夹住了,我在心底嘿嘿笑了笑,并没有因此而退缩。而是用力的将赵鸣凤腿给撑开了,然后顺势就伸了过去。


  触手就感觉到一种淡淡的温热,我并没有着急着大肆挑逗赵鸣凤,而是轻轻的在上面画着圈圈。


  瞬间,一种痒痒的,特别煎熬的感觉就涌入赵鸣凤心头,在这样的情况下,赵鸣凤没忍住情不自禁的将双腿分开了不少。


  脸上随即呈现出一副不知道是享受还是痛苦的表情。


  她大眼睛紧张的看着我,用力的摇着头,提醒我别乱来。我置若盲闻,继续着。


  我能感觉到赵鸣凤要比姚遥敏感得多,身体颤抖幅度很大,这让我特别兴奋。


  “让你刚才踢我,看我怎么收拾你。”我在心底坏笑了两声,然后伸出两根手指,轻轻将丝织裤挑开了……


  感觉到我的动作,赵鸣凤如坐针毡,身体抖动幅度愈发强烈起来,我惊恐的看着我,这一刻身体紧绷如弓,十指紧紧抓着座椅。


  她能清晰的感觉到我的手指好像……


  “嗯……”某一刻,赵鸣凤忽然将下巴扬得高高的,发出一声沉闷的音调。整个人靠在座椅上抖做一碗水,浑身像是散架了一把,瘫软无力。


  “妈,您怎么了?”察觉到赵鸣凤的异样,一旁的姚遥连忙关心的问道。


  “没,没怎么。就是感觉身体有些,有些不太舒服。”姚遥抿着嘴唇,忍着心底那种极度兴奋的感觉,心虚的解释着。


  她可不敢让女儿发现这一幕。


  我也不敢玩得太过,此刻连忙把手抽了回来,装作一没事人的样子,偷偷打量着赵鸣凤。


  此刻的赵鸣凤,面红似霞,大眼睛水方方的,那模样别提多惹人眼了。


  “我,我先回房间休息去了。”


  赵鸣凤不敢多待,担心会被老公和女儿发现出她的异样,连忙匆匆站了起来,回了房间。


  ”你妈可能是感冒了,让她休息一会儿吧,明儿个我去给她买点药。“姚正国根本不知道老婆是因为什么而身体不舒服,看她的样子还以为是感冒了呢。


  “嗯,我们继续吃吧。”姚遥嗯了一句,说道。


  “来,小胡啊,我们再喝两杯。”


  “好,我敬你姚叔叔。”


  我又和姚正国喝上了,边喝边聊,姚遥在一旁静静的听着。


  很快的,两瓶五粮液就见了底,其中有一瓶多都进了姚正国的肚子,不得不说,姚正国的酒量确实大得吓人,要是跟我”硬拼“的话,就算三个我也喝不过一个姚正国。


  所以我很聪明的每次在和姚正国喝酒的时候都只喝一口,而姚正国则是一喝喝一杯。


  这不,这会儿姚正国应该是喝多了,说话也开始胡言乱语起来。


  “小胡,看你挺帅气的,在公司里估计没少被女生追吧?我跟你说,不是叔叔我吹牛,想当初我上大学那会儿,那可是名副其实的系草,有很多女学生嚷嚷着要跟我生孩子处对象,我嫌她们屁股太小了,生不出来儿子,所以没答应她们……”


  “你别看我现在这样子,其实我以前是个文青,唱歌跳舞喝酒嫖妹……不能说是嫖,应该说是把,对就是把。我可是样样精通。只是……砰……”


  没有只是了,姚正国脑袋一偏躺桌上了,这是喝高了啊,怎么什么话都瞎说呢。


  我恶寒不已,都说酒醉的男人胆子大,这可不就是一活生生的例子吗?


  姚遥早已生气得俏脸发白,就差拧着进屋去让老妈出来拧他的耳朵,问他一声:你嫖的哪个妹子!带我去看看!


  “姚总,你别生气了,姚叔叔这是喝高了啊。”看着姚遥生气的表情,我帮姚正国说了句好话。


  “哼!就知道喝,喝多了就吹,他有这能耐,用得着我妈出来找工作!”姚遥没好气的骂道了一句,然后起身开始收拾餐桌。


  “姚总,我把姚叔叔扶进去休息吧,看他都醉成这样了。”等姚遥收拾完,我看了一眼趴在桌上人事不省的姚正国问道姚遥。


  姚遥指了指方向:“那边,算了,我帮你吧。”


  “好。”


  我和姚遥合力将姚正国扶了起来,一人牵着他一条胳膊将姚正国扶进了房间。


  房间里倒是装扮得很温馨,一张天蓝色的大床,床头柜上摆着一瓶百合花,百合花散发着阵阵香气。


  将姚正国扶到床上躺下,我累得够呛,一屁股坐到床边开始喘息起来,本来这点力气活对我来说倒也没什么,只是喝多了酒浑身乏力。


  “胡三,麻烦你了。”姚遥也累得够呛,一边喘息着一边向我道谢。


  “没事的。”我应了一句,目光落在姚遥身上,水晶灯的映射下,此刻的姚遥有种别样的美丽。


  浑身像是镀上了一层莹沙似的,看上去像极了一个飘飘若仙的仙女,她的额头上清晰可见一层细腻的汗珠,薄薄的T恤衫难以遮掩她傲人的胸姿,随着喘息而左右上下摇曳着,纱质裙下方,两条修长而丰腴的美腿紧紧并拢着,肌肤细腻,光滑如玉。


  卡通拖鞋前部,露出她精致而迷人的脚趾,趾甲盖上那涂了性感粉色指甲油的趾甲,宛若夜空中闪明的星星,在灯光的映射下,一闪一闪的,散发着夺目的绚彩。

“姚总,你好漂亮。”我眼睛通红着看着姚遥,在心底猛咽了一口口水。


  我感觉胸口处有种特别炙热的东西在肆虐着我的思维,刚才饭桌上那股腾起熄灭的火焰,这一刻蹭的一下忽然点燃了。


  我的呼吸三长五短,粗重而毫无规律。


  触及我那炙热的眼神,姚遥内心紧张不已,她艰难的抿了抿嘴唇:”我,别这样,我爸还在这呢,别乱说。“


  说着,她紧张的看了一眼姚正国,见姚正国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烂醉如泥,并没有醒来,她紧张的心总算放松了不少。


  “没事的,叔叔喝醉了,喝醉了的男人容易嗜睡,我们说什么我听不见的,姚总,我,我现在就想要你!”我再也忍不住,挪到姚遥身旁,将姚遥一把给扑倒在了床上。


  我的手也不安分的从姚遥体恤领口里滑了进去,开始肆虐的摸着姚遥的肌肤和令人垂涎的饱满。


  这一切来得太快了,快得姚遥还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惊恐极了。


  连忙伸手去推我,焦急道:”我,别这样,求你了,我爸还在呢……呀……“


  说话间,我一只手已经滑到了她的腰处,往下再拽她的裙子。姚遥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拽着裙子,不让我得逞。


  “胡三,你快停手啊,求你了,别在这行吗?”姚遥都快急哭了。


  老爸姚正国就躺在她的身边,而她正和一个男人做着这样的事,这要是让老爸发现的话,那该如何是好。


  “没事的,我短时间不会醒来,姚总你就答应我吧,我快一点半个小时就能好。”此刻的我,在酒精和欲望的双重麻痹下,已经顾不得什么了,我心底就一个念头:得到这个女人!


  看着我这般急切的样子,姚遥面如死灰,真是后悔让姚正国买酒,这下好了,不是引火烧身吗?


  她反抗的力度在我这样一大男人面前,完全不够看的,相反,越反抗越刺激着我那种强烈的欲望。


  姚遥见没办法了,不得已只能妥协了。


  “那……我,求你快一点,行吗?我真怕……”姚遥哆嗦着说道。


  “嗯。”


  我应了一声,迫不及待的将姚遥的裙子掀了起来,然后便压了上去……


  “对不起了,爸。”姚遥默默的在心底叹道。然后双眼再接触到我那令人恐惧的东西时,她吓得闭上了双眼,双手紧紧攥着床单,害怕,紧张,不安,兴奋……


  种种情绪涌入脑海。


  我也不敢太过分,毕竟这里可是别人家,姚遥他爸就躺在她的旁边。


  收拢心神,往前一撞……


  顿时,我就感觉到,一种特别紧致的温暖将我紧紧包裹,那种感觉是我前所未有体会过的,特别令人舒服和兴奋。


  姚遥尖叫了一声啊,脸庞因为疼痛紧紧扭曲在一块儿,她的嘴唇死死抿着,想象当中的痛苦远比真实要痛得多。


  “我,轻点儿,我……我痛。”


  “嗯。”


  姚遥从来没有像如此这般享受疯狂过,要不是担心此刻的叫声会引起赵鸣凤和姚正国警觉,她早已忍不住失声痛鸣起来,那一波接着一波的激浪快将她摧毁了,这种极力忍受的感觉,真是令她既爱又怕。


  某一刻,我脑袋忽然一阵天旋地转,一种畅酣淋漓的感觉悠然自生,下意识的我抓紧了姚遥的纤腰。


  察觉到我的异样,姚遥连忙惊醒了过来,推了我一把,惊呼:“我,别弄在里面,会怀上的,快出去呀!”


  可是兴头上的我哪里听得进去,我紧紧抓着姚遥的腰和她融合在了一起。


  呼……


  “水,我要喝水。”也就在这时,忽然的一直烂醉不醒的姚正国,翻滚着身体,说道着什么。


  呃……


  我吓了一跳,姚遥也被吓了一跳,两人同时瞪大眼睛惊恐的撇过头来盯着姚正国。


  见姚正国虽然翻滚,嘴里嚷嚷着要喝水,四肢乱舞,但是眼睛却一直紧闭着。


  “呼……“我这才松了口气,要是姚正国醒来看到这一幕的话,那可就玩大发了。


  尴尬的这时,我和姚遥还紧紧“贴”在一起,还没有分开来。


  我一动,紧张中的姚遥嘴唇张大,发出一声舒服的颤鸣。


  这家伙真是太恐怖了……


  “姚总,我,我去给姚叔叔接水。”我匆匆整理好衣服,紧张的又看了一眼姚正国说道。


  姚遥轻声“嗯”了一句,连忙整理好衣服,过去把姚正国搀扶坐了起来,她的脸红扑扑的,胸口因为剧烈呼吸而颤动得厉害,哪怕激情已过,但是韵味犹在。


  一想到我刚才那霸道的样儿,姚遥心底就直打摆子,刚才我差点没把她折腾晕了,就这会儿仍然是火辣辣的一阵生疼,估计都得肿了。


  要紧的是这个小坏蛋竟然把那东西弄里面去了,万一要是怀上的话怎么办?


  “看来明天得去药店买盒避孕药了。”


  很快的,我就接了一杯水进来,姚遥把水喂给姚正国喝。


  “咕噜咕噜……”此刻的姚正国嘴巴一接触到水,张嘴就是一阵牛饮,像是渴极了似的,不到三秒钟,满满一大杯子水就被我喝了个精光。


  “砰……”喝完水以后,姚正国又一跟头栽倒过去,很快睡着了。


  “姚总,时候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你早点休息。”看了看时间,快接近十点了,我告辞道。


  说实在的,这时候酒醒了大半,我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这当着人老爸的面就把她给上了,待在这确实够尴尬的。


  “嗯。”姚遥害羞道。


  她心底此刻特别乱,也害怕见到我。


  和我在老爸面前发生这种关系,她心底很是羞臊不安。


  我走后,姚遥便进了浴室,洗了个澡,才回房休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却是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里全是刚才我和她的那一幕……


  睡不着的不止姚遥一个,同样的,隔壁的赵鸣凤也同样无法入睡。

 她辗转反侧,左扭右摆,内心像是被万千蚂蚁爬了一般,难受得紧。


  刚才她要是没听错的话,闺女应该是在做那种事,声音虽然刻意压制住了,但是细心的她还是听出了一些端倪。


  对于已经好几年没有得到满足的她来说,听着别人做这种事,滋味别提有多难受了。


  赵鸣凤压根就没想到闺女会和我在家里做那种事?


  所以在她心里一直认为是闺女一个人自我安慰呢,根本没想到会是我。


  想法一旦冒出,愈往下想,愈发浓烈。


  渐渐的赵鸣凤眼神有些迷离了,她轻轻将被褥摊开,然后掀起睡裙,把手伸了进去……


  这夜注定是个难以安眠的夜晚。


第二天,早晨。


  姚正国六点多的时候就醒了,常年按点工作,已经把他养成了一个活的“生物闹钟”每天早上七点不到准时就醒。


  之后又匆匆的就去上班了。


  姚遥听到外面的动静之后,也醒了过来,她起床将凌乱的床单收拾了一下,然后给妈妈做了早餐。


  “闺女,你也老大不小了吧?怎么就没找个男朋友呢?”餐桌上,赵鸣凤疑惑的问道。


  姚遥脸微微泛红,尴尬的解释道:“我,我哪知道啊?可能是没有遇上合适的吧。”


  “那就奇了怪了,我女儿长得这么好看,怎么沦落到要自己解决问题了呢?”赵鸣凤嘀咕道。


  姚遥脸色更加红润了:“妈,你怎么什么话都说啊。”


  “这屋子里现在就我们娘俩,有什么话不能说的啊,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昨晚就一个人干了那事,妈都是过来人了,你还以为我不知道呢!”


  “昨晚!……”


  姚遥内心立马一颤,一脸的惶恐。


  昨晚她哪里是自己一个人解决的问题,分明是和我,老妈竟然以为是她一个人……


  真是吓死她了。


  “好了,好了。看你那害羞的样儿,妈也就是跟你提一提,你也老大不小的了,该考虑的事还是得考虑,不要成天就想着工作,走吧,吃完早餐一会儿陪我去你小叔那一趟,妈得尽快把工作的事情搞定,都快闲死了。”赵鸣凤说道。


  “对了,遥遥啊,你和你那个同事是不是有什么啊?”


  “啊……没,没有,妈,你不要瞎说。”姚遥害怕极了。


  赵鸣凤皱了皱眉,几番犹豫没说什么了,闺女不承认她也不好挑明她昨晚看到我的手放到她大腿上的事,而且她也吃不准,我和闺女的具体关系。


  就那小坏蛋,胆子也真是太大了,竟然欺负了闺女不算还欺负她。


  “妈也就随便问问,没有那当然是最好了,反正你现在也老大不小了,自己的事情自己拿主意,妈也不能管你一辈子啊。”


  吃完早餐,姚遥母女便换了衣服,下了楼来,骑着电驴就出去了。


  在路上的时候,赵鸣凤打了一电话给姚正海,把我公司地址问清楚了。


  二十多分钟后,姚遥便载着赵鸣凤来到了华海市昌龙区一家名为“姚氏美容”公司门口。


  “就是这儿,妈,我陪你进去吧。”


  把车停好,姚遥便领着赵鸣凤走进了店里。


  “咚咚咚……”来到一间标有“经理室”字样的房门处,姚遥伸手轻轻敲了敲门。


  很快的门便打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大腹便便,头发偏地中海,年纪约莫有五十岁的半老头儿,我身上穿着一身名牌西服,黑皮鞋,看上去倒是光鲜水滑的。


  “小叔。”看到这人,姚遥连忙客气的打了声招呼。


  “你们来了啊,快请进。”姚正海偷偷打量了一眼姚遥和赵鸣凤,眼里掩饰不住欣赏和垂涎,下意识的舔了一下嘴唇,然后客气的将她们母女请进了办公室。


  姚遥穿着一身偏米色的职业装,头发用发圈炸成一个马尾垂在脑后,精致的瓜子脸蛋上微施粉黛,看上去给人一种干净利落的感觉。


  白衬衣堪堪包裹着她饱满,随着她走动,上下摇晃着,惹眼得很,短套制服下,是一双裹着黑色丝袜的修长美腿,姚正海一直偷偷打量着姚遥的双腿,双眼如同被钉子定住了似的,难以移动分毫。


  赵鸣凤则穿了一条偏中式的绣花旗袍,身高一米六七的她,再搭配一双细高跟鞋后,旗袍穿在她的身上顿时有一种特别高挑的感觉,整个人看上去显得成熟和性感很多,旗袍袍角是那种开叉式风格的,随着走动,顿时两条白花花的长腿若隐若现开来,显得特别诱人。


  “这母女简直就是一对妖精啊,也太性感了。”姚正海在心底评论道,眼睛一直在姚遥和赵鸣凤身上偷偷瞄着,我心底对赵鸣凤有种很特别的感觉,上次回乡见到赵鸣凤的时候就惦记上了,晚上睡觉满脑子装的都是赵鸣凤的影子,没想到这么快赵鸣凤就来了。


  看来老天待我真是不薄啊。


  “老幺啊,你这店面看起来挺不错的啊,“赵鸣凤四下打量着办公室的环境,开口说道。


  “哪里,哪里,大嫂说笑了,就我这小公司跟遥遥的大公司比起来不算啥的,勉强也就混口饭吃。”姚正海谦虚道,但是眼睛里却流露着那种得意的眼神。


  “老幺,你这就是谦虚了,我们村谁不知道你是这个。”赵鸣凤朝姚正海伸出一大拇指比划道:“对了,老幺,不知道你能给我安排一个什么工作?”


  “工作的事好说,好说。只要妹子你看得上的职务,随便你挑,工资嘛,一个月算你七千块怎么样?”


  “……七千?”赵鸣凤惊讶得张开了嘴唇。


  “嗯。七千,妹子怎么说咱们也是一个村出来的,我不照顾你照顾谁啊,你说是吧遥遥?”


  姚正海笑嘻嘻的将头转向姚遥,因为我个头比姚遥高,一米八几,这般居高临下一看,顿时姚遥那深深的事业线条就落到了我的眼里,看得姚正海一阵眼馋。


  姚遥丝毫没有察觉到姚正海那轻挑的目光,听到姚正海问她,她笑了笑:“小叔能有这份心,遥遥替我妈谢谢你了。”


  “不客气,不客气,嫂子,你什么时候能来上班啊?”姚正海问道赵鸣凤。


  “随时都可以。”


  “那这样吧,今天我先带你熟悉一下公司流程,明天的时候正式过来上班怎么样?”姚正海眼睛一亮,说道。


  “没问题。”赵鸣凤说道,然后看了一眼闺女:“遥遥,那我跟你小叔熟悉一下流程,你有事你先去忙吧。”


  “嗯,那有什么事妈你记得联系我。”姚遥不忘嘱咐一句,这才离开姚正海公司。


  姚遥前脚一走,姚正海连忙客气的领着赵鸣凤熟悉公司流程。


  整个公司算上姚正海不到十个人。


  姚正海替赵鸣凤安排了一接听电话的工作,很悠闲,只要负责把客户打进来的电话接听,然后记下地址信息就行了,派活的事另有人安排上门服务。


  “这么简单?只要接一接电话就行了?”得知自己的工作竟然这般清闲,赵鸣凤还有些不敢相信,原本她以为姚正海会安排她干一些粗活呢,毕竟自己只是个乡下来的村姑。


  姚正海笑了笑,目光从赵鸣凤那翘美的屁股上收回:“嗯,这种活儿很轻松的,不安排给嫂子你,我安排给谁呢。”


  “谢谢你了,老幺。”


  赵鸣凤客气的道谢,她恐怕还不知道姚正海之所以安排这么清闲的工作给她,是有目的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爱园艺花卉网 » 小东西又想要了是不是**皇上和宫女边走边做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