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年少根与美熟女? 被恩师侵犯的美娇妻

第32章 天方夜谭

    “屋内死者约五十余岁,颜面青紫肿胀,面部、眼皮下有出血点,口鼻流涎,颈部有不相交的缢沟,大小便失禁,甲状软骨版上角和环状软骨骨折,窒息特征明显。”

    说这话的时候,她目光始终落在李锦的面颊上。

    “符合机械性窒息死亡的特点,是上吊自杀。”

    方青被金舒这一连串专业性十足的话给砸懵了,诧异的半张着嘴。

    别的什么也没听明白,唯独“自杀”两个字,听得真切,听得放心,听得格外舒畅。

    听的他当即喜笑颜开,连连叹息:“哎呀……哎呀……”

    那根本无法压抑的得意模样,丑态百出的映在金舒的眼眸里。

    反倒是李锦,对这个结果丝毫不见惊讶,波澜不惊的点了下头。

    曹掌柜的死,确实在他的意料之中。

    见李锦没什么好说的,方青的心放进了肚子里,抿着笑意上前两步,探头往里头瞧了瞧。

    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这曹掌柜身上的衣衫,竟然都给扯烂了,整个上身袒胸露乳的躺着:“这……”

    他话没说完就抿了嘴,看着脸上写满“有意见请保留”的靖王,喉结上下一滚:“王爷的仵作,确实不同寻常,不同寻常……”

    确实不同寻常。

    李锦也没想到,为了给周正打掩护,制造出确实需要点时间的假象,这个女人竟然如此豪放,直接将人扒了个干净。

    太暴力,可他又不好说什么。

    “王爷。”方青假惆怅的搓着手,“这曹掌柜畏罪自杀了,咱们这接下来,可怎么办啊!”

    李锦不言,睨着他那副嘴脸。

    “小人是说……”他顿了顿,一本正经,郑重其事地拱手,“曹掌柜在我这,怎么也做了四五年的活了,谁也没想到他竟然能、能干出这么大的案子。作为他的雇主,小人愿意给受害人家属一些赔偿,以慰在天之灵。”

    演技卓绝,十分可恶。

    睨着装模作样的方青,李锦咬牙切齿的拍了拍他的肩头,笑着说:“能够慰藉家属、安慰亡灵的,唯有让真凶伏法,让正义彰显应有的光辉,仅此一个法子而已。”

    他说着,注视着方青有些尴尬的面庞:“方先生院子里出这么大的事情,本王就不便叨扰了。”说完,他自顾自,迈着大步往外走去,边走边摆手,头也不回地讲,“他虽自杀,但这案子可还没完,本王还有要事在身,就不陪方先生闲聊了。”

    李锦的话,柔中带刀。望着他们一前一后离开的背影,方青脸上那谄媚的笑意,渐渐被一抹阴冷毒辣的瞪视所替代。

 文学

    有着纨绔子弟头衔的靖王李锦,如今看来,深不可测。

    自己这一招偷天换日,不知道有没有真的做到瞒天过海的效果。

    方青双手揣在袖子里,转身看着屋内躺在地上的曹掌柜,对瑟缩在一旁的侍女冷冰冰地说:“备墨。”

    如今,他必须得两手准备,给自己多留下一条后路了。

    那天晚上,李锦将金舒唤到自己的屋里,点了一盏烛火,将周正带回来的四封信和两本账册,分给了她。

    安静的小院中,只能听到虫鸣阵阵,金舒抬眼看着空无一人的四周,十分诧异。

    竟不见周正的身影。

    “他去探方府了。”李锦头也不抬,面无表情地翻开手里的账本,“我们陪方青玩一玩。”

    他既然要玩阴的,那李锦定然奉陪到底。

    看着跳动的烛火,金舒瞅着他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感慨道:“王爷你是不是头顶多一只眼睛?为何每次我想问什么,你都知道?”

    眼前的李锦缓缓抬眸,挑着眉毛看着她,一声冷笑,没有接她的话。

    让他对一个女扮男装的人,说出“你太好懂了”这句话,有点难。

    月明星稀,夜风习习,这四方的小院子里,外堂,金舒与李锦面对面地坐着,里屋,金荣睡在李锦的床上,发出均匀的鼾声。

    “你弟弟和你长得一点都不像。”李锦一边翻看手里的账本,一边不咸不淡地聊着。

    他这没来由的一句,让金舒愣了一下,正在拆信的手停滞了片刻,笑道:“我长得比较像我爹,他像娘。”

    “你爹也懂尸语么?”

    烛火微微跳动,金舒没有多想,几乎是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他一届文人雅士,哪里懂这个。”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李锦抬眼:“那你是怎么会这些本事的?”

    怎么会的?金舒怔愣了一下,恍然间发觉自己说漏了嘴。睨着李锦探寻的神情,抿了抿嘴,现场开编:“我从小就对这些事情感兴趣,偷偷学的。”

    此刻若是,硬要扯一个罪名,那她现在就是在降智打击,侮辱皇亲国戚的智商了。

    但靖王李锦又不是吃素长大的,他似笑非笑地看着金舒的面颊:“偷偷学?哪里学,怎么学,说来听听,我也想学。”

    他觉得,没按照大魏律令,定她一个侮辱皇亲国戚的罪名,简直就是自己心宽似海的佐证。

    眼前,金舒几乎是开动了十二分的脑细胞,一本正经的胡扯八道:“就看些奇闻异事的书籍……哦,还,还有我爹的朋友里,有个开医馆的大叔,我小时候经常去的……”

    “编,继续编。”李锦笑起,放下手里的账目,双手抱胸,等着她往下胡扯。

    他倒要看看,这个金先生还能扯出什么新花样来。

    金舒被李锦拆了台,看着他带笑的容颜,嘴皮发干,声音渐小。

    汰,这眼前的人逻辑思维缜密的可怕,这种招数对付得了刘承安,可对付不了他。

    抬手挠了挠头,干脆实话实说算了。以他的聪明智慧,反正也不信鬼神一说,这种天方夜谭一般的转世再生,大抵上也不会信。

    反正也没有别的合理的说辞,干脆刀尖游走,兴许得一线生机。

    “我说实话,王爷也未必会信。”她深吸一口气,“我不知道我自己为什么会这些,这话王爷信么?”

    见李锦不言,笑意不减,金舒咂了咂嘴:“真的,我打小就懂,看到就知道是什么样子,那些东西,仿佛在最初的时候,来到这个世间的时候,就已经装在脑袋里了。”

    她看着李锦,心头七上八下,十分忐忑。

    这一番言辞,比先前那个奇闻异事的书籍更扯,但也让金舒见识到了李锦的另一面。

    “信。”他笑着点头,让金舒哑然,“比起你瞎编的,那漏洞百出的故事,我更愿意相信后者。”

    更愿意相信,上天没有抛弃先太子李牧,没有打算让他的冤屈被钉在耻辱柱上,永远尘封。

    更愿意相信,金舒的存在,就是为了使得一切回归原本,就是为了让沉冤昭雪的那一道希望之光。

    只是他来晚了,他若是早一点找到她,若是在六年前就找到她……

    李锦垂眸,脸上的笑意淡了几分。

    根本没有如果。

    那之后,夜极静,打更人的声音喊过了两回。

    金舒将信封拆开,抽出里面的信件,借着烛光刚看了两行,愣了一下,急忙唤道:“王爷,您看这个!”

    信上,开篇第一句话便是:冤枉啊!

    李锦放下手中的账目,面无表情,快速将桌上剩余的三封信都拆开。

    这些信组合在一起,洋洋洒洒几十页,竟然完完整整写着,方青买通官员,开设地下青楼,养打手,指使刘阿婆做老妈妈,欺压良家妇女的罪恶。

    里面专门提到了小林村的连姑娘。

    说他霸占连姑娘,并锤杀了连姑娘的丈夫,还以刘阿婆儿子的性命要挟,让她设法阻止连姑娘报官。

    在得知连姑娘要找六扇门告状的时候,以曹掌柜妻女的性命要挟,逼迫他去杀死连姑娘,而后又逼他让他抗下全部罪名,替他去死。

    条条件件,触目惊心。

    让李锦和金舒,许久都缓不过神来。

    恰逢此时,夜风拂过,好似一双手,将李锦面前的账册轻轻翻动。

    写着林阳二字的那一页,就像是天意般,呈现在李锦的面前。

    林阳知县杨安,与这个方青,看似相距甚远,八竿子打不着,却因为这一本账本,链接在了一起。

    如此,李锦心中有了按下方青的主意。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爱园艺花卉网 » 巨年少根与美熟女? 被恩师侵犯的美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