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我们换个姿势~~ 乱明星欲短篇系列合集

第一百三十二章 多了件不能正视的东西

    王弃拿到了新装备,当然就要开始琢磨该怎么运用才好。

    就像身边的冉姣一样,她已经将那一柄‘冷锯斩’舞得虎虎生风,这是开始调整自己的招式技法了。

    她本身所学的是短刃技法,虽然是从‘小快灵’变成‘大重粗’,但一些基本功还是不会变的。

    估计她接下来会想办法最兑换一些重型刀法来学习,现在姑且就练着王弃教她的‘割草刀法’。

    这来自于北军的战场刀法在冉姣手中施展起来倒是也虎虎生风,反正比王弃自己使用的时候要厉害多了。

    这姑娘力气大,身体天赋非人类,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而王弃则是抱着那面黑不溜丢的‘皂盾’开始琢磨了起来……这么块盾牌他能怎么发挥作用呢?

    当时是想着要能够增强自身的防御能力,可是真当这面盾牌来到他手里后,如何来使用却又成了一个问题。

    他将之套在手臂上笔划了两下,然后就注入罡气试试……

    果然,在罡气注入这面‘皂盾’之后,立刻就有了不一样的变化。

    他能够很清晰地感觉到罡气在这盾面上凝结汇聚,甚至无需他以精神压制,本身就不会或者说是很少散逸。

    这和他腰间的葫芦大不相同,他的葫芦本身材质十分普通,就完全是依靠他的罡气充斥其中来约束阴气和秽气。

    而维持这些罡气,却是需要他时时刻刻地消耗的……也是他经历了‘始悟’,能够将这些日常消耗不放在心上罢了。

 文学

    但这面盾却不一样,罡气存进去了哪怕完全不必理会也能够存在很久,而且还能够辅助使用者使得罡气更凝练……

    他骤然加大输入量,却见以这‘皂盾’为中心就猛地张开了一个浅红的罡气护罩!

    这是他能输入多少罡气就能够形成多大的罡气盾……只不过王弃极限试验了一下,发现在最接近这‘皂盾’中心的罡气凝练度、强度等被提升了三成。

    而在离开‘皂盾’单倍直径范围以后,这个提升度就很快下降到了两成。

    而在离开双倍直径范围以后,这个强度提升就只剩下一成了。

    超过三倍直径的距离,‘皂盾’对罡气的提升程度就会快速衰落至无……接下俩的强度维持就全靠王弃自己的意志加持。

    但是有一点……有了这枚圆盾为依托,他能够很轻易地以罡气呈现圆弧状扩散。

    他大致明白了这‘皂盾’的效果了,然后又这些灌注的罡气收缩回来……很快,这‘皂盾’中就充满了罡气。

    只是有些不太妙的是,仿佛他灌注的罡气太多了一些,竟然使得这‘皂盾’开始不由自主地散发高温……

    他有些意外,随后再灌注了一些罡气进去,发现这温度更高了。

    而引导一些罡气出来,则又会慢慢降温下来……

    “这盾是怎么回事?”王弃很是有些意外。

    然后或许是被他这里的罡气波动所吸引,林校尉来到了这边。

    他看到了王弃的疑惑,就说道:“这‘皂盾’当然也不可能无限制地承受罡气,否则它就不是‘乙等’装备了,哪怕‘甲等’的神兵利器也只是承受的上限更高一些。”

    想了想,他还是建议了一下:“阿弃,你或可多加尝试找到这‘皂盾’所能承受罡气的临界点,然后尽量使其中的罡气维持在这临界点附近,这有利于你作战时的临机应变。”

    王弃听了很受启发,他发现按照林校尉这说法,这‘皂盾’或许还可以相当于是罡气的额外储存之处。

    到了实战中,多了这么一份可以随时取用的额外罡气,有时候真的能够改变许多事情。

    但是王弃看着那被他脱下放在地上还依然灼热的‘皂盾’,忽然间有了一个很是出格的想法……

    他问:“如果维持这个高温,它会坏吗?”

    林触有些跟不上他思维的速度,稍稍一愣之后才答道:“不会,这是‘皂盾’所用材质本身的缺陷所至,除了高温之外其本身的质地不会受到影响。”

    这种情况让王弃忽然间就高兴了起来,他的思维瞬间就飞向了另一个莫名刁钻的角度……

    他将这面盾翻了一个角度,就发现原本镶在其内侧凹陷处中央的皮套把手果然受到高温影响而有些焦糊了。

    焦臭味道冒出来,令他微微皱眉扇了扇鼻子……

    冉姣闻到了味道走过来,看了看就说道:“回头我帮你弄个新的,别担心,肯定更牢靠。”

    她忍不住又开始贤惠起来了。

    林触见状就想要走,虽然他对这样乐见其成,但是留下来被强行塞上一口什么就不太好了。

    然而王弃的下一句话却是让他忽然好奇地止步……

    “阿姣姐等等,先帮我把这皮带子都给切下来,然后弄点水装在这盾面内侧看看。”

    冉姣虽然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但还是照做了……

    ‘冷锯斩’刀锋轻巧地在这‘皂盾’的内侧一转,就将那连接着皮带子的地方给刮干净了。

    然后任由这盾面朝下而反面朝上,‘清泉咒’造出一股清泓流入了这盾牌的圆形凹陷中。

    王弃感受着这盾牌内的罡气损耗程度……几乎是没有任何损耗。

    但只是短短三十妙的时间,这盾面中大约有一升多的水就烧开了!

    “妙啊!”

    他惊叹地拍了一下手,心中的喜悦跃然而出。

    随后他直接一个‘净水咒’丢过去,使这滚烫的开水带上了细致入微的震荡。

    然后他也不怕烫,抓住这盾沿就是一甩,盾牌内的沸水就都一起撒了出去,同时也带走了盾牌内侧表面的所有污垢。

    再看着黑黝黝的皂盾内侧,就感觉……好像一口铁锅……

    在王弃说出‘妙啊’的一瞬间,林校尉的脑中就瞬间出现了一个‘要糟’的反应。

    然后果然,接下来他就眼睁睁地看着王弃掏出弓箭射了两只鸟下来,在交给冉姣熟练的处理过后,再加上一些野菜,他当场炒了一盆‘大盘鸡’出来。

    真香啊……

    林触已经站在那里如同石化了一般……他觉得自己自此不能正视那些刀盾兵手中的圆盾了。

    ps:前面有个兄弟说对了,这的确是一口锅……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把推荐票和月票放在里面抄一抄。

 第一百三十三章 诅咒之日

    ‘皂盾’别看名字不起眼,但却已经是属于能够加持罡气提升罡气的宝物级别兵器,当今世上不知多少人想要求此一件宝物而不可得。

    然它现在落在王弃的手里,却被开发出了另外一种功能……蓄满了罡气之后,它成为了一口能‘自发热’的铁锅。

    当真是节能环保,以后烧水做饭连火都不用生,也不用去辛苦寻找干柴……只要这口锅子……呸,是‘皂盾’往地上一摆,它就能够解决一切日常生活所需。

    原本持可有可无本着不拿白不拿态度的王弃一下子就瞪大了双眼‘爱了爱了’。

    本来他可还想要等回到长安之后再想办法把铁锅给折腾出来……但是现在免了,他发现这个有着仙人传说的世界不用那么讲道理。

    哪怕是林触,在‘被迫’吃了一顿之后,心里也不免出现了一种要叫人从长安再带一些‘皂盾’过来的冲动。

    同时他回过了神来,就想要揭开王弃的天灵盖看看,这小伙子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

    别人或许也会慢慢地发现‘皂盾’还能这么用……但这小伙子可是在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个刁钻的角度……他平时到底都在想些什么啊!

    ……

    这天午夜,王弃和冉姣在向林触提前报备了一下之后就来到离开了军营来到了营外某处。

    因为算算时间又是一个第七天,王弃身上的诅咒到了发作的时候。

    当然这所谓的诅咒如今已经成为了王弃源源不断提取阴气的工具,在这营中的一个月间他都已经在林触的眼皮子底下经历过三次诅咒之日了。

    但这次他要出营,终究是因为从长安来了许多供奉……他问过,当初那个在临城通过传讯法阵恶交的苍合道人也在其中。

    王弃知道作为一个下属不该给领导找麻烦,所以他不想因为自己的诅咒发作而引起太多的关注招来麻烦。

    其实这么多次以来,王弃对于那伴随着诅咒而生出的恶灵真的是手到擒来,也早就无需冉姣在旁护法了……只是对于现在的冉姣来说,怎么可能让他一个人面对这些?

    两人走出了十里范围,然后找了处荒芜的野外扎下营帐,就等子时来临。

    他们没有生火,也压根犯不着生火。

    那‘皂盾’被放在地上,里面炖着一‘锅’加了不少山珍的肉汤,越炖汤越是鲜美,两个人就靠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地喝着汤聊着天。

    直至风云突变而阴秽之气骤然浓郁聚集。

    这是时间到了,诅咒的恶灵们即将降临。

    这诅咒还真是有意思,竟然是能够将施咒者的最后怨念以某种形式在受咒者的身上留下能够长久存在下去的痕迹,然后以七日为周期,不断地积蓄怨念与阴秽之气,再一朝爆发。

    而当王弃身上的诅咒累加成了三个之后,他受到的诅咒强度自然也是强化三倍……

    只是,哪怕这诅咒强化了三倍,却很可悲地没有能够赶得上王弃自身变强的速度。

    就好像此时看起来风起云涌阴秽恶气汇聚,声势吓人极了。

    可实际上当王弃摸出了他的葫芦往旁边一放,那三个诅咒好不容易汇聚起来的阴秽之气就全被吸入了葫芦口中。

    随后在葫芦上半个圆体中被破邪灵力直接净化,纯粹的阴气如流水般淌入下半个圆体。

    在这瞬间,整个葫芦上半圆体散发光明正大之气,而下半圆体则是流露阴柔森冷之意……阴阳两种气息仿佛借着这葫芦平凡的壳体进行了某种交汇,隐隐间竟然开始散发非凡的光彩来。

    原本按照《蕴灵妙方》中所述,蓄灵之载体蕴养满足七七四十九天便是可堪称‘灵物’。其本身就具备了承载灵性力量的能力,而不再需要人工加持。

    而王弃的这只葫芦现在就已经可称为‘灵葫芦’……不,或许是‘阴阳灵葫芦’更为恰当。

    甚至因为王弃时常以之施展吸纳法的缘故,它本身也对一切的阴秽恶气产生了自动吸收的能力。

    不过此时哪怕这‘阴阳灵葫芦’吸收的阴秽恶气再多,却也依然平复不了这处浓烈的阴森气息。

    毕竟是诅咒发作的时间,三个诅咒合而为一所发挥出来的效果还是很强烈的。

    然而就当王弃等待着那因诅咒而生的恶灵出现时,却有两个人影飞快地由远及近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一个须发花白却显得仙风道骨的老者,一个却是穿着粗布麻衣的年轻人。

    年轻人漆黑的长发披散在脑后,明明不修篇幅的样子,但那长发飘扬之下仿佛是有过往的清风在帮他自动梳理着发丝。

    明明是个面容十分年轻的俊秀青年,但是和那老者站在一起却反而更有种沧桑的气息,而那老者在他身边也是被夺走了一切光彩,显得毫不起眼。

    “墨道友,若你要问‘通幽道’的更具体信息,就该找这两人了……你看他们身上的诅咒,是杀死了‘通幽道’门人才会有的效果。”那老者竟然是状似有些谦卑地向那年轻人介绍道。

    而王弃和冉姣听到这个声音却是同时对视一眼露出了麻烦的神色……这个声音他们如何不认得……就是那个曾经在传讯法阵中争吵过的苍合道人!

    冉姣可不管这道人是好是坏,现在是王弃要应对诅咒的时间。

    所以她抽出了那和她人也差不多长的‘冷锯斩’,双眼微微眯起,竖瞳之中危险的气息流露出来……霎时,周围仿佛变得更冷了。

    那姓墨的年轻人看了看冉姣,倒是颇为讶异地说道:“是妖族血脉……还难得的是没有多少业力的‘干净’血脉,倒是稀奇。”

    但他很快语气淡淡地说道:“半妖丫头,你的同伴正被诅咒折磨,你还不让我等过去替他解决诅咒?”

    冉姣很讨厌别人叫她为‘半妖丫头’,所以她冷着脸说道:“他能够自己应对的,只要你们别来捣乱。”

    那年轻人听了也不动怒,反而是颇为有趣地说道:“本人墨胜,便在此等你们处理好了自己的麻烦再请一叙。”

    墨胜很有风度,整个人都有种十分独特的气质……就仿佛……这不该是凡俗中人一样。

    你们没发现吗,推荐票和月票也有着独特的气质

    ps:爆更期间的更新时间不稳定,但大致上午在九点半到十点半之间会更新,下午一点到两点之间吧

 第一百三十四章 道门正宗

    这边的动静王弃已经听到了,他还怎么可能好好地‘对付’那些即将形成的恶灵?

    在他看来,这墨胜既然是和苍合道人一起来的,那必然就是属于‘恶客’,所以怎么能够在‘恶客’面前再这么‘慢条斯理地玩耍?’

    然而此时那苍合道人却是还颇为嘲讽的姿态说道:“墨道友,老夫早就说过这两个年轻人不识抬举……当初老夫好心想要指点他们破解诅咒的方法,可他们却是恶言相向。如今更是怠慢道友,着实不当人子。”

    王弃冷冷地看了这貌似仙风道骨但实则骨子里谁知道什么颜色的老头,然后说道:“无需两位客人多等,一会儿就好了。”

    说着,他目光冰冷之下骤然间双眼奇异的光芒绽放……

    随后,天地间仿佛出现了一个极其洪亮的声音:正法乾坤,令诸邪退散!

    他明明是默念这道咒语,然而却是因为剧烈的精神波动引起了破邪灵力的极致共鸣。

    刹那之间,便是有浩瀚的破邪灵力以他为中心冲刷而出,立刻就将一切的邪祟全部给冲刷干净……

    这一次,甚至是那诅咒中的恶灵都来不及成型,就伴随着这破邪灵力的洪流给淹没……这一次的诅咒之夜,很自然地也就这么过去了。

    王弃这才对两位‘客人’道:“已经好了,这位墨胜先生有什么事情就请说吧。”

    只是此刻的墨胜乃至那苍合道人的脸上表情都有些奇怪,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那墨胜则是微微一愣之后不知出于什么心思地问了一句:“年轻人,你师承何处?”

    王弃觉得有些奇怪,怎么这墨胜原本冷淡的神色一下子变得平和了许多?

    他干脆地答道:“我没有师承。”

    墨胜语气更为怪异地问:“那你的‘破邪咒’是从哪里学的?”

    那苍梧道人这时候却反倒是一句话都不说了,只是神色复杂地看着王弃,有种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样子。

    王弃微微皱眉却不说话了,因为他觉得这人的问题有些过了……所谓交浅言深,他们还都只是陌生人呢,怎么就要问到这种咒法根脚上去了?

    冉姣却是忽然想到了什么……暗卫可不只是暗卫,还是大彭宫廷与这神州大地上那些隐世门派接触的媒介。

    她确定暗卫的供奉中可没有墨胜这号人……可是看苍合道人对墨胜的恭敬之态,这或者是一个隐世门派中的人物。

    她知道作为暗卫要谨慎、要慎言,但是她更清楚如果被这些隐世门派中的人物看上了,对于王弃来说或许会极有好处。

    所以她稍稍犹豫就说道:“这‘破邪咒’,是我们以功勋兑换,有何不妥吗?”

    墨胜稍稍一愣,随后说:“竟然是如此吗?”

    他重新整理了一下表情,以一种更为宽和的神态说道:“在下乾坤正道坤派墨胜,两位小友既然能学了我乾坤正道的‘破邪咒’又被我遇到,也算是一桩缘分了。”

    王弃和冉姣都是意外极了,却是没想到自己所学的‘破邪咒’竟然还和墨胜有这种渊源!

    这时候他们反倒是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墨胜了……毕竟学了人家门派的技能。

    墨胜则是仿佛看出了他们的迟疑与尴尬,于是说道:“你们大可放心,这‘破邪咒’乃是当年大彭立国时,我乾坤正道的掌教赠予高祖帝的礼物,你们学了也就学了。”

    王弃和冉姣听了都是心情放松了一下,不过如此一来他们对这墨胜的敌意和防备感的确是消去了许多。

    而墨胜继续说道:“刚才看见这位小友的‘破邪咒’便惊为天人,哪怕是我乾坤正道中许多门人子弟都没办法有这般造诣。”

    “不知两位如何称呼?”

    王弃稍稍停顿道:“在下王弃。”

    冉姣也倒:“在下冉姣。”

    随后墨胜说道:“我乾坤正道乃是这神州大地上有名有姓的道门正宗,而在一年之后就是山门大开广邀天下英杰入山修行的时候,若是两位去了,一定能够入得山门。”

    说完,他仿佛对别的什么都已经失去了兴趣,对两人微微颔首,又对黑暗中某处遥遥抱拳道:“没想到此行不但收获了鬼王冢的消息,还遇到了如此两位良材美玉,在下就先告辞了。”

    王弃和冉姣面面相觑,目送那墨胜潇洒地离去,而那苍合道人也只能灰溜溜地跟上。

    而就在这个时候,先前墨胜遥遥抱拳所指的地方,一个带着银质面具的人影也走了出来……正是林触。

    他来到两人面前道:“别有心理负担,乾坤正道向来不理世俗,只会贯彻心中的正气……此次他们来参加这次行动,也是因为这林中的存在可能触犯到了他们的底线了。”

    王弃心中瞬间想到了那墨胜所说的‘鬼王冢’……当然毫无头绪,他所触及的终究只是外围,他根本不知道那第五重山岭之中乃至之后存在着什么。

    林触停顿了一下,忽然说了一件风马牛不相干的事:“如此说来,你们两个的婚事要暂且押后了。”

    “哎?!”

    王弃和冉姣都是露出了又是惊讶又是尴尬的表情,怎么忽然说到这上面去了?

    却听林触说道:“刚才那位墨胜前辈邀请你们一年后去参加乾坤正道的抡才大典,这是好事,我希望你们能够参与其中,然后想办法进入乾坤正道。”

    这是……叫他们两个去做探子?

    果然,随后林触就说道:“并非是要你们去盗取他们的秘法传承,只是希望你们能够多留心收集一些关于这些道门的情报,若是能够透过这‘乾坤正道’而触及那些修行者们真正的世界就最好了……一直以来我们都想要收集这方面的情报,只是真正属于修行者的世界始终云遮雾绕看不真切。”

    王弃和冉姣点点头,但是随后反倒是作为女孩子的冉姣首先忍不住脸色通红地问:“那……林……林叔叔,这和我们什么时候……成、成亲……有什么关系?”

    作为二十年的‘大姑娘’,她此时正处于愁嫁的焦虑年龄,在接受了王弃之后,就满脑子都在想怎么快点把自己嫁掉了。

    林触好笑地看了眼冉姣却又歉然道:“听闻这道门正宗内修行最好要保持童身……这样,等我们回了长安先给你们定亲吧,但最后那一关一定要守住……等你们顺利进了山门,应该就可以了。”

    可以什么了啊……

    冉姣羞涩得不可方物,难得地露出了小女儿姿态扭头跑了。

    王弃和林校尉都是不由得摇头笑了笑……

    对于这个任务,虽然冉姣可能会有些抵触,但王弃心里面其实却是乐意的……修行者的世界,想想就让人觉得心驰神往。

    月票和推荐票手牵着手走了出来,娇羞地向各位客观招招手~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临阵初战

    在皖县集结了一个月的神射营在等来了长安来的供奉团之后,总算是决定开拔了。

    因为是提早的集结,所以原本作为战时后勤基地的临城并没有调集足够的物资,所以此时神射营是与后勤民夫们一起出发,顺道负责了物资押运的任务,也算是节省下一笔粮草开支。

    他们从皖口登船顺江南下,却是能够直接从大江支路水道来到临城的北侧,这不但是节省了大量路上行军时间,也让运粮的船只能够在大江之上有安全保障。

    只是船至半途,林触的表情就有些不太对劲了……或许是因为他接收到了一段‘风语咒’的关系。

    那‘风语咒’是以另外的方式加了密,王弃和冉姣也不知道这咒语中是什么意思……他们只能猜测,或许是临城有变。

    对此王弃心中却是不免为他的同乡二狗子担忧……只是想到他在出发之前已经将一切该交代的都交代了,也只能寄期望于王迩足够聪明吧。

    船队渐渐接近岸边,这里还有简陋的马头设施,显然是临城为了接应船队而准备的……只是这个码头上空荡荡并无人接应,甚至码头都没有完成施工。

    而在船上向临城方向斜斜望去,却是能够发现一大群山寇正在临城之下列阵似乎是准备攻城……这五岭山中的山寇,竟然是先一步完成了集结并且已经主动出击!

    临城虽然有郡兵守卫,但是五岭山中的山寇怕是有三四十万,可战之兵至少也有七八万,若是聚集起来的确是吓人。

    而此时临城之下的山寇,少说也有两万人!

    只是问题是,这群散兵游勇是怎么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抱团然后出兵的?

    协调众多大小势力一起行动可不只是要有一个具体的共同目标,还要有足够威望的领头者,更需要一套大家能够遵守的规矩……以王弃对这山寇的了解所知,这五岭之中的山寇最多只能勉强满足第一个指标而已。

    从情理上说不通,但如果加入了一些超现实元素就什么都能够说得通了……王弃估计,这五岭山中的每一股成气候的山寇手中恐怕都有一枚鬼鸟邪玉,这些山寇的首领早就在潜移默化中被‘通幽道’给无形操控了。

    此时船队要靠岸有些困难,毕竟连码头都没准备好……

    但是林触的指令却很是坚决,他直接挥手旗语:冲上去!

    说实话,这一刻王弃的内心是有些抗拒的,毕竟他已经‘冲’过一次了。

    但这是上官命令,只能看着整个船队在减速之中往河岸上撞去……

    他下意识地抓紧了船沿抵抗冲击……但是意外的,这冲击力度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

    随后他醒悟到了自己与人家专业的操船人之间有多大的差距……人家是减速靠岸,哪像他们当时直接就手足无措,整艘船以高速撞了上去。

    “呵呵,以后不擅长的事情还是别做……”王弃嘀咕了一下。

    冉姣却是在旁边听到了,眼珠子俏皮地转了一下道:“放心,反正没别人知道。”

    王弃正想要回应一句呢,却听林触的声音已经在另一艘船上响起:“全部立刻下船列队,我们冲散那些攻城的山寇!”

    “实战的机会来了,这不过是一群什么都不会的杂兵,展现你们这半年来训练成果的时候来了!”

    王弃和冉姣立刻加入神射营的列阵之中。

    他们理论上并不算是神射营的编制了,只是作为林触的部下,他们很自然地相当于林触的亲卫。

    而林触的亲卫此时只有二十一人。

    包括了徐平、老包这样的熟面孔,甚至还要算上新近投诚的荆南大侠罗真、妍月以及通明神剑公孙先生。

    而就是这二十人出头还要分成两部分……一部分为顶在前方的近战卫士,而另一部分则是由徐平带领的弓手。

    于是王弃和冉姣只能分开,冉姣往前成为近战前卫,而王弃则是随着徐平站在林触身边称为‘神弓卫’……这个站位其实很令人疑惑,理论上如果是主将亲卫那么自然以保护主将安全为主,但林触这么安排却似乎另有打算。

    这时候半年的全职训练体现出了效果,神射营的兵卒们很快就在各级军官的引导下列阵成型,体现出了明显超出了对面那些山寇的军事素养。

    事实上对面那正企图攻城的山寇从发现船队到船队冲滩再到神射营列阵完毕,竟然连最基本的阵型调整都没有完成。

    只是简单粗暴地分割出了一部分人乱哄哄地迎上来……这个时候如果临城之中有足够的兵力能够出城一战,必然能够两面夹击直接就将这群山寇给冲散了。

    可无论是林触还是城中的守军都表现出了过分的谨慎,竟然依然处于固守态势,哪怕神射营的推进也是密集阵型的稳步前进。

    随后王弃可能明白了一些什么……果然,他听到了林触响彻全场的声音:“全部三曲弓兵自由射击,其余人结阵固守,不得随意离阵出战!”

    于是六百弓兵一起开始射箭,却是要将这半年来的训练成果都展现出来……

    不过六百弓兵相对于对方那上万的山寇来说终究是有些少了,箭雨稀疏,看起来并不能造成太的杀伤。

    只是神射营枪阵如林,而刀盾如壁,让那些山寇就算冲了上来也有种无处下手的感觉。

    林触对此似乎并不意外,他继续从容若定地指挥,同时对身边的徐平等神弓卫道:“你们也出手吧,尽量射杀他们之中的头目……区区山寇,击溃即可。”

    他此时表现出来的轻视……仿佛他专门训练出来的这支军队并不是为了对付山寇一样。

    王弃心中无奈地翻着白眼,觉得这林触到了现在也是根本不加掩饰了。

    而他随着身边的六位弓手一同拉弓搭箭寻找目标……战场之上,目标自然是一大把,但他这种等级的弓手自然是要寻找最有价值的目标才对。

    山寇军阵中的低级军官他都懒得去看,倒是将目标放在了那些随后感到的督战官身上……这些督战官一个个砍起自己人来可狠了,任何怯战不前的士卒都会被砍翻在地。

    所以山寇军队终于是开始向神射营的枪阵、盾阵压迫,双方真正开始交手。

    可是督战官们的举动虽然狠辣有效,却也让自己变得太显眼了……尤其是在王弃这个精确射程已经超过了两百步的神射手面前。

    两百步外发现月票和推荐票,请求集火。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爱园艺花卉网 » 啊~我们换个姿势~~ 乱明星欲短篇系列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