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一年生花卉 » 正文内容

等我玩腻了找更多人玩你: 贱人又想要了是不是

时间:2022年01月03日 15:13:49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34)次
[导读] 第二百二十七章 理想的工作状态    年关渐近,对于长安城中的权贵们来说这个年恐怕并不好过。    王弃家的水阁总算是建成了,他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了他的骚操作……    当初为何一定要建这么一...

第二百二十七章 理想的工作状态

    年关渐近,对于长安城中的权贵们来说这个年恐怕并不好过。

    王弃家的水阁总算是建成了,他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了他的骚操作……

    当初为何一定要建这么一座水阁?

    当然是为了泡澡啊!

    早先丢在这水阁中的那个刺客早就沉河里去了,他压根就懒得理会那种小角色。

    这水阁建造在人工湖上,湖水连通宅院后面的灞水,时时有新鲜干净的水涌入。

    水阁四面的墙壁按照王弃的想法都是设计成了可拆卸的板墙。

    板墙都拆掉了,便是一个位于水面上的大亭子,夏天的时候纳凉降暑正正好。

    而装上了板墙就是一个楼阁,水阁的中心则是空出了一个大水池,水池中的水与外面人工湖流通,也可以降下木板来将水流隔断。

 文学

    而当这水流隔断的时候……

    王弃已经脱了衣服跳在了里面,双手那‘烈阳热得快’早已经将水温都给加热好了……这就是一个大澡堂啊!

    舒服的……

    烟雾缭绕中,小去疾也美滋滋地泡在旁边。

    可惜阿姣姐脸嫩不愿和他一起泡澡,只是在隔壁另外烧了一池子的水。

    这是用隔板将水阁中间的大池子强行分割成了‘男汤’和‘女汤’,他期待结婚以后能够和阿姣姐‘不用分的那么清楚’的日子。

    其实这水阁中他还设计了一套专门用来烧热水的锅炉,只是烧一次要灌满整个池子的热水靡费颇大,刘氏阿母当时不说回头肯定要责怪阿姣姐,所以王弃决定他在家的时候还是用他的‘热得快’来烧水就行了。

    “叔父,好热啊。”去疾吐着舌头说道。

    王弃想了一下,就摇了一下铃铛,让那些仆人们将外面的板墙都拆掉……这腐败的生活,不要太美妙,他爱煞了这种摇摇铃铛就有人给他干活的日子了。

    于是周围板墙都拆掉,露出了外面银装素裹的院子景色……外面看天似乎又要下雪,而他们则是舒舒服服地在热水中泡着,还有仆人时不时地会端点小零食过来……王弃忽然就不想继续奋斗了。

    就在他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却觉一阵香风袭来……是阿姣姐的味道,这个他不会认错的。

    抬头却正好看见阿姣姐披着一件轻薄的衣衫脸上也是因为泡澡而一片红晕湿润,就好像是一朵出水芙蓉。

    “阿姣姐,你要和我一起泡了吗?”不管她愿不愿意先问一句,万一她答应了呢?

    他想泡阿姣姐,这一点是真的毫无掩饰。

    冉姣则是蹲下身来搓了搓他的脑袋,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地说道:“来找你说正事呢……老包已经等你快半个时辰了……说起来,你已经快半个月没去衙门里看看了吧?”

    王弃这才从迷迷瞪瞪的状态中醒神……这么说起来的话,他的确是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去他的右司马衙门里看看了。

    严格来说,是自从那一夜乱局之后他就没出过门了!

    虽然说他的梦想是能够‘上班不用出门’,可问题是他现在连班都没去上过!

    这让他略略有些不好意思,所以连忙跟旁边的小屁孩说道:“去疾可以了,这热水澡不能多泡,否则会消弭你的志气……起身吧,你今天的学业还没完成。”

    小去疾眨了眨眼,心说之前让他陪着一起泡澡的也是叔父你吧!

    不过还能怎么样呢?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小去疾乖巧地一丁点幽怨都没有露出来,只是应了一声默默起身穿衣。

    王弃见状满意地点点头,他觉得在自己的‘鞭策’之下,去疾一定能够成为一个很出色的人。

    随后他才也起身出水。

    瞬发一个避水咒,身上就瞬间干爽。

    随后冉姣就在旁边递上了干净的衣物,就和一个真正的妻子一样服侍着自己的丈夫。

    “你啊,就不怕小去疾心里有怨言?”冉姣一边红着脸帮王弃穿衣一边问。

    王弃摇头道:“我倒是希望他能有怨言并且当面说出来……至少这样才是一家人啊。”

    “哪像现在……他虽然很懂事很听话,但却懂事得让人心疼。”

    冉姣都呆住了,没想到还真被王弃说出了一番大道理来……她无语地翻了个白眼,才不会信了他的邪。

    “行了,你快去做你的正事吧,我也要回房练一会儿气了。在以《不坏真身》进一步开发了身体潜力后,我的内气修炼进境很快,已经快要打通全身经脉了。”

    她帮王弃穿好了衣服并且收拾整齐,然后就推他出门,就自己也忙自己的去了。

    冉姣这段时间的修为进步颇为不小,一方面是厚积薄发,另一方面则也是那《不坏真身》中部分挖掘潜能的修行方法真的挖掘出了她的血脉潜能。

    她进步的可不只是修为,基础属性上的进步尤其可怕……王弃与渺思仙子对决时能够隐隐占据山峰就是因为那强大的基础属性,可若是现在他再与冉姣一比,全面劣势的就要换成是他了。

    没错,在有所保留的情况下现在的王弃已经打不过冉姣了,他只能依靠自己练就的那一身罡气来通过‘能抗揍’而立于不败之地……用罡气反击什么的是不敢的,万一把阿姣姐打坏了怎么办?

    不知不觉中,他就活成了养父王大山的样子……

    “说起大山叔……现在我也安顿下来了,或许该给他送封信让他过来居住?”

    王弃忽然间想起了什么,立刻改道书房开始给王大山写信……涂涂改改写了好久,却是又把老包给忘记了。

    直到他在中午吃饭的时候看到了出现在饭桌上的老包,他才是恍然大悟……

    “老包,帮我把这封信送给琅琊郡王家村的王大山那里,那是我的养父,我想接他过来一起生活。”他假装没看见老包脸上那已经浓得化不开的幽怨,直接开始指派任务。

    老包无声地接过王弃递过来的信封,然后又盯着他看了很久很久……

    王弃总算是有些遭不住了,于是问:“那些仙盟的人在衙门里还算听话吧?”

    “你还知道自己有个衙门啊!”果然,老包就等着他开口然后要怼这一句……这是被渺思道姑传染了?

    “不过衙门的事情你真不愿操心也倒也没关系,有那位渺思仙子在,倒是将那些年轻人都给管得服服帖帖。”

    王弃觉得自己可能听错了,那个社交障碍症患者的渺思小道姑竟然还能管人?

    于是他问:“那渺思仙子能和人正常交流了?”

    老包摇了摇头道:“那倒是没有,不过那渺思仙子似乎对文字工作十分在行,她总能够快速地处理好各种文档。”

    “而若是有什么突发事件,她也会快速将之记录成情报册,然后将之丢给合适的人就行了……全程都不需要说任何话。”

    所以,这渺思小道姑的交流障碍就只是单纯地存在于语言交流方面,而若是纯文字交流则是会异常地流畅?

    王弃听了大为惊奇,这修行者果然是各种人都有。

    而且如此一来,渺思小道姑不就成了他的‘秘书’了?

    想想就觉得很带感啊。

    于是他忍不住就说了一句:“嗯,饭后是要去衙门里看看,总是这么不出现也不太好。”

    说话间,同一桌上安静吃饭的冉姣忍不住给了他一个大有深意的眼神……意味不明,让他自己去领会。

    王弃深以为然地点点头,然后就转口道:“算了,衙门里有你们在我也放心,省得我过去让你们为难。”

    怂得毫无痕迹又毅然决然。

    老包愣愣地看了他一会儿,又疑惑地看了看那边做淑女状捻着汤匙喝汤的冉姣,觉得自己刚才可能是感知错误了。

    他摇摇头叹息一声,对于自家这右司马的咸鱼生态已经彻底不抱希望。

    于是说了另一件事:“还有你上次说的,要招募我们一些退休的兄弟来当护院的事情……还作数吗?”

    王弃听了连忙点头道:“自然作数……怎么,有人答应了?”

    老包说:“已经有十七个人愿意来了,不过他们都是身有残疾的,做事恐怕不会那么利索。”

    王弃不在意地摆摆手:“这不怕,咱们家的宅院够大,安置得下他们。”

    无论王弃在其他方面有多么让老包不爽,但只此一件事情,却足以令老包愿意为他死心塌地。

    “你这么说,那我明天就将他们都带过来吧。”老包认真地说道。

    王弃又问:“他们的家人呢?也一起带过来吧……我准备把河对岸的土地买下来,一方面是给阿母找些事情做,另一方面也好给兄弟们安置家人。”

    老包听了又是连连抱拳,他知道这些老兄弟有多难,于是连忙说道:“我替兄弟们谢过你了……不过兄弟们大多都是无依无靠,倒是用不了多少土地的。”

    王弃也没说什么,反正他已经决定尽可能多的要购入一些土地了。

    虽然在之前他还认为这大彭的世家都是蛀虫,是国家衰亡的祸首……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期望将自己的家也发展成那个样子。

    而世家的第一步,当然是要开始囤积土地了……尤其是京畿地区这些肥沃的土地。

    不过怎么购买他还没个方向,因为现在河对岸这些土地都是无主的……本来倒是有主人的,但是最近那个原主刚被皇帝剁了脑袋,土地自然也就收归国有了。

    这种事情老包应该没什么好办法,回头有空还是问问林触好了……反正他身上还积累了不少金吾卫的功勋,或许能够用来兑换土地?

    他觉得这可行性颇高。

    这时老包又说了一件事:“对了,最近林大人训练出的那支‘神射营’要调回长安来了,它们会整个并入金吾卫,用以充实金吾卫各衙门的人手。”

    王弃惊讶地问:“那么‘神射营’的番号就没有了?”

    老包点头道:“没有了,毕竟也只是临时成军的……只是‘神射营’经历了那么多的磨砺就地解散跳过浪费,陛下便准备将之打散了编入中垒校尉部名下的各个衙门卫所中。”

    “我觉得,这应该是陛下给林校尉的另一种形式的嘉奖吧?”

    王弃听了点点头,所以林触在这次丞相刘屈案中的表现果然是令陆徹满意的,当时什么都没说,但回过头来就将整个‘神射营’的人都正式编入了林触麾下……这等于是极大地扩大了林触的职权范围。

    就在这时,老包一拍脑袋想起了一件事,从怀里掏了另一封信递给了王弃道:“虽然很快神射营就要回来了,但当时还没这个决定……这是许三郎托人送来的信,给你的。”

    许三郎……那不是王弃曾经的曲军侯吗?

    不过他们那时候玩得不错,也不知他忽然托人送信来有什么意思……

    他打开信封一目十行,随后发现这是一封‘人情信’。

    原来许三郎在长安还有一个兄长叫做许二郎,原本是在长安官衙内做个小吏的。只是没想到犯了错误还受了刑,人虽然被放出来了却也丢了谋生的活计。

    许三郎是想要让王弃替他照顾一番这二郎一家,毕竟许二郎早就已经娶妻还生了个女儿,如今全家都断了生计十分困窘。

    虽然只要许三郎回来了肯定就能够改善这种情况……但这涉及到整支军队的事情,恐怕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够解决的,目测许三郎大概率要到年后才能够回来了。

    所以王弃想了一下之后就对老包说:“那就派人去将许军侯的兄长一家也接过来吧,今年冬天冷,他们家断了进项会很难熬的。”

    老包叹息了一声点点头……这对于王弃来说只是一件小事,但是对于很多人来说却关乎性命与人生。

    这也是哪怕明知道王弃那么咸鱼他还愿意这么鞍前马后的原因,至少跟着王弃,他不用担心自己老无所依。

    老包带着任务走了,接下来安顿老兄弟还有给王弃送信等都是他的活……这感觉,他就好像是王弃的‘生活助理’一样。

    王弃则是在老包走后琢磨了一下,总算难能可贵地迈出了家门往长安城里去了……他要去找林触将自己身上的这些功勋都给兑换了。

    顺便他也挺好奇的,他在搬倒丞相刘屈的那一夜也算是上蹿下跳忙碌了不少时间,是否也有新的功勋入账?

    …………传送门,推荐票

    .

 第二百二十八章 需要加点盐的日子

    王弃再去酉楼的时候,这里空空荡荡的因为所有人金吾卫都在忙碌着收集朝臣罪证。

    他们的目标很明确或许陆徹一早就给了他们一张要针对的名单吧。

    林触同样很忙,但百忙之中依然抽空听了一下王弃的需求他当时的脸颊明显抽搐了一下,因为王弃这种将功勋兑换田地的做法着实与当下金吾卫的氛围格格不入。

    “这事我准了,但最多只能在灞水与渭水之间兑换千亩土地,多的就超出我的权限了。”林触稍稍犹豫就爽快地答应了。

    但他随后又说道:“不过你的庄园里我会安插许多金吾卫密探进去陛下很重视曾皇孙的安全,这事我也要未雨绸缪。”

    这是把话敞开来说,以他和王弃的私人关系以及上下级关系,这么直白地把话说开会更好一些。

    王弃果然很理解的点头道:“我本来就招收了一些原本退下来的暗卫,要是有现役的金吾卫来就更好了。”

    林触听了反而又沉吟了一下道:“有理你那宅子本就在你的右司马部卫所衙门隔壁,若是以现役的金吾卫进去就太暴殄天物了。”

    “这样,千亩良田肯定需要不少人手打理,我干脆再多放一些退伍的北军极其家眷去你那里将那千亩良田撑起来放心,我安排给你的人都是可以绝对信任的人。”

    王弃闻言目光闪了一下,他想起了当初曾经权倾天下的魏家,当时的魏家似乎就是收拢了不少退伍老兵当佃户。

    如果真的是这些人,那的确值得信任。

    王弃微微颔首也不在这方面多做辩驳,随后他问:“林叔叔,我的功勋在兑换这千亩良田后还能剩下多少?”

    林触并不奇怪,只是反问:“这要看你还想要做什么了。”

    王弃道:“我想把我的功勋职衔再往上提一提。”

    林触点点头道:“足以晋升为万人督了,甚至若是你不兑换那千亩良田的话,再积累一下直接成为功勋职衔最顶端的无双士也不是难事。”

    王弃却对那种还无法入手的职衔毫不在意,只是问:“那万人督的每月俸禄有多少?”

    林触:“”

    他略略有些茫然,似乎没想到王弃会问这个问题然后他忽然意识到了一件事,那就是王弃成家之后的思维方式和先前已经截然不同了。

    原本的王弃总是想着怎么让自己过得舒服,然后才是提升个人的实力而现在,却有些钻到钱眼里的感觉或者说,他是更多了为了自己背后的那个家在考虑。

    随后他答道:“千人卫是秩比千石,而万人督则是和我这个中垒校尉一样,秩比两千石。”

    王弃闻言眼睛亮了一下这还真是一大笔钱啊。

    他了然地点点头道:“不错不错不过林叔叔,以后我的月奉就都直接交给阿母吧,反正来年开了春,我和阿姣姐也是要告辞阿母和去疾,去那乾坤正道执行任务的。”

    林触这一刻心中真的是无比触动,王弃的表现毫无疑问地是真的是为这个家在考虑这番性情着实讨人喜欢。

    随后他又问:“还剩下一些功勋就请林叔叔看着办帮我换成需要的东西吧。”

    林触听了摇头道:“那些就不急于一时了,既然你将这事交给我来办,那么就先等等,在你们远行之前我会给你们都安排好的。”

    王弃一听就明白林触是什么意思了这是要给他们安排一些有利于修行的东西?

    随后他也不再多问,便与林触告辞而去。

    而就在他要走出酉楼的时候,当值的金吾卫就已经上来找到了王弃道:“王司马,这是给您的地契,请收好了。”

    效率可真高

    王弃对这金吾卫的办事效率十分满意,拿着地契就回家去了。

    回到家中,他十分正式地将这地契交给了刘氏阿母,让她来保管这重要的家庭财产。

    阿母原本很抗拒,可是她还没有表现出抗拒,却是一下子醒悟了过来默默地甚至是有些沉闷地收下了地契。

    “阿弃,你放心,我一定会替你将这些东西保管道你们回来的。”刘氏终究是习惯了冉姣时不时在外闯荡的日子,也明白他们恐怕在不远的将来便会又一次远行。

    王弃点点头道:“嗯,等我们回来,倒时直接让阿姣姐来保管就行。”

    这是王弃对冉姣的承诺,也是他对冉姣毫无保留的宠爱。

    然而刘氏阿母听了却是忽然间犹豫了起来,然后以一种犹疑不定的目光看向冉姣毫不掩饰地对她的持家能力表示怀疑。

    对此冉姣又是好气又是无奈。

    而刘氏阿母在得知自己加已经有了河对岸的千亩良田之后,她立刻就有些坐不住了,想要去自己的领地巡视一下。

    只是隔着一条河,虽然她可以踩澡盆子轻松过河,但终究不是那么方便。

    “那就在灞水上再筑一座桥吧不过不能正对着我们家的门院,那样坏风水嗯,正对着隔壁衙门的后门就好。”王弃当即拍板了又一项工程当真是有什么好事都会想到隔壁的衙门啊。

    随后他转念又一想不对啊,他这修桥不是正好方便了金吾卫右司马卫所衙门的出勤了?所以这修桥的钱不能由他来出

    于是他果断又决定抽空要申请一笔经费来做这件事嗯,这事还是交给老包来办,走正规流程就行了。

    日常买东西从来不会讨价还价的王弃,在真正需要出大钱的时候似乎总能够想到赖皮的办法

    很快又有工匠来此修建灞桥二号,因为这是公家出资,给金吾卫使用的,所以工匠们那是一点也不敢放松,用度标准直接参照另一头的灞桥一号,质量上绝对有保证。

    这期间老包牵头招募的那些人也慢慢到齐了果然基本是一些缺胳膊少腿的残疾,都是在暗卫期间执行任务留下的。

    王弃见状并没有丝毫的不满,还专门在院子内腾出了一片厢房给他们居住。

    而这些骄傲的老兵也绝对不需要王弃这么白养着,他们很快就自发地行动起来,将整个院落内的巡查、警戒机制给设置了出来。

    如此,院子内的女眷们也就能够更为安心地入睡了。

    同时王弃也看到了那许三郎摆脱他照顾的兄长只是这人让王弃有些意外。

    看其气息与走路身形,却像是一个阉人

    随后王弃想起了许三郎信中曾说他兄长曾经以刑抵罪好吧,那难道是宫刑?

    大彭的法令在他看来奇奇怪怪,有不少都是过于严苛不合情理的地方。

    这也让他对这家人生出了一些怜悯受了宫刑的许二郎恐怕伤都没有好利索,难怪无法挣钱养家。

    那许二郎的夫人倒是没什么,不过是个寻常妇道人家,但他还有个十分灵慧的丫头

    这丫头大约七八岁,比去疾小上两三岁的样子,却仿佛有种小大人的感觉颇为有趣。

    而且因为去疾在牢狱中长大,见闻、心智其实都有些慢,和这叫做许君濡的小丫头呆在一起反倒是像个弟弟。

    “这家女娃娃不错,去疾总算也是有个玩伴了,先前还担心他一个人和我们这些老婆子住会觉得孤单。”刘氏阿母已经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果然不出阿母所料,只是几天功夫,去疾就和许君濡打得一片火热,看起来玩得非常开心。

    王弃见状也是明白了自己先前忽略的是什么了终究是忘了去疾一个孩子是需要玩伴的!

    如今有了许君濡这个机灵聪明又很大气的小姑娘陪着,原本一直显得很懂事的去疾也渐渐露出了爽朗的声音。

    如此那可就不只是照顾许三郎的人情了,单为了去疾能够有个青梅竹马的陪伴并健康成长,他也得给许二郎安排一个不错的工作。

    所以这天他特意到逛到了自己家隔壁的卫所衙门说起来也是惭愧,这卫所衙门自从开始正式运营起到现在,他还是第一次踏入进来哪怕他只要穿过自家院子的一个小门就马上就能到达。

    他穿过这小门才发现他的卫所衙门已经与先前的印象完全不同了,这里竟然是一个校场,还有一些人在这里练功。

    “王司马!”

    这些人看到王弃都有些激动地打招呼这些都是林触特意派过来的金吾卫自己人,因为王弃先前大比中的经验表现,对这个右司马也是十分敬重。

    虽然伴随着王弃常年划水,这份敬重也在慢慢地水掉但至少现在还是足够尊敬的。

    “你们继续,我就是看看,看看。”他挥挥手就走,很有一番领导视察的风范。

    随后他又溜达到了这卫所衙门的大堂,却见这里已经被改成了一间办公室,渺思仙子正一副忙碌样子地在主位书桌后翻阅着什么资料,而周围则是七名吏不停地处理各种件,然后再汇总到渺思仙子那里。

    “真是能干啊。”

    王弃忍不住就将心里话说了出来。

    众人一愣,随后都放下了手中的东西站起身来同时行礼:“见过王司马。”

    这些吏都在郡邸狱里呆过,当然认识王弃。

    而渺思仙子则是一脸的手足无措只是这个表情,王弃就大概明白她肯定没想到也没做好准备他会来。

    难道又要开始进行猜字谜的游戏了?

    王弃略略头大。

    不过他很是聪明,没等渺思仙子回应就率先开始布置任务:“我要安插个人进来做个小吏,他办事经验丰富是个可以托事的,帮我看看有没有什么适合的位置现在不用回答我,到时直接来我府上告诉就行。”

    他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而渺思仙子也果然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不用她说什么,真是太好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门口却传来了一阵喧哗,似乎是一群很精神的小伙子们正吵吵闹闹地过来

    王弃好奇地从屋子内探头出去看了一眼

    好家伙,原本热闹的场景霎时变得一片寂静。

    王弃先前说他过来只会让人难受这是真的有自知之明,因为眼前这些原先还很精神的小伙子们此时立刻变成了霜打茄子,和鸵鸟一样埋着头一点也不敢去看王弃的眼睛

    在他们的心中,王弃就是个无恶不作的暴君,他们只能屈服于他的淫威之下。

    虽然他们每天在这金吾卫衙门的日子过得很充实愉快,但这绝不代表他们忘记了当初王弃给他们带来的痛苦。

    但有一人却是例外。

    这是被这群年轻小伙们抓住的一个家伙他浑身被法器一样的明黄符绸带捆住,无论如何挣扎却都动弹不了,只能靠一张嘴来进行精神攻击。

    原本他还因为失手被擒而显得十分懊丧,但是现在一看好像是来了个大官的样子,立刻精神了起来喊道:“你是这里的负责人?告诉你,识相的就立刻把我放了,否则我血剑门上门寻仇,鸡犬不留!”

    王弃看了看那些一言不发的小年轻们,最终对着眼前这被捉来的血剑门弟子轻轻说了两个字:“痛苦!”

    一霎时,一道精纯的阴气就被精准地打入了这人的身体内,直接令这人全身蜷缩起来躺在了地上直抽搐,嘴巴里不停地发出咯咯的声音,口水流了一地却无法自控。

    这似曾相识的场景,这能够唤起众人痛苦记忆的画面

    所有人都觉得头皮发麻全身肌肉发紧心中对王弃不由自主就又恐惧了起来。

    王弃没理会他们,只是转头对他的女秘书道:“回头过来的时候顺便跟我说一下这边最近发生的事情对了,还有那天你们对着那具尸体有研究出个什么所以然来吗?”

    “我先回去了,等下你准备好了就来跟我汇报。”

    王弃说完就走了同时感慨,他现在已经是大人物了,出现在手下们的面前果然会让人紧张得说不出话来呢

    他已经找到了与渺思仙子相处的正确模式,就让她好好准备一下再和他说事吧,就当是咸鱼偶尔给自己加点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28051.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