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小甜心/ 好深夹的太紧了张开腿

第二百四十章 祖师爷的棺材板危

    他们肩并着肩靠在一起坐在篝火旁,各自展开玉简细细阅读。

    山中虽然多蚊虫,可有阿姣姐姐在身边,简直是蚊虫辟易!

    她的身上自有一种震慑之力,可以让蚊虫全部避而远之,这让王弃第一次觉得在野外篝火旁也是那么地舒适、清净。

    从荡魔坪下来,他就知道他的那位素未蒙面的老丈人可能是蛟龙之属了,有些吓人。

    他也下定决心,以后有机会当去尝试寻找那位老丈人看看或许刘氏阿母已经看开,但王弃知道他的阿姣姐肯定是希望能够至少见一见自己生父的。

    此时他的注意力回到手中玉简。

    这玉简真的很小,原本王弃以为这需要像以前看过的那样用神念阅读什么的不过真当他将之打开,却发现上面还真是密密麻麻地篆刻着小字。

    这似乎很耗眼睛啊。

    当场他就有些不愿意了

    只是当他转头看见阿姣姐已经很认真地开始阅读自己手中的玉简他不免也沉下了心去细细体会

    而这一专注,他就发现了奥妙。

    他发现随着这注意力的集中,这玉简上的字竟然是越来越大,直至他能够看得一清二楚。

 文学

    这种感觉很神奇,就好像是眼前的事物被一下子投射入了他的脑海中一样。

    他便逐字逐句地阅读了起来渐渐地发现这东阳行气决似乎和他的少阳气堪称一脉相承。

    不,应该说是他的少阳气不愧是玄门筑基功法,只要是玄门正宗的传承,似乎都能够无缝衔接上去。

    于是他一边看着,一边就下意识地按照那东阳行气决上面的描述开始行气走脉不知不觉之中,他仿佛依然在阅读那东阳行气决中的内容,但是他的脑海里似乎出现了一幅清晰的人体经脉图。

    他甚至能够看到一股内气在这经脉之中按照东阳行气决所述那般不断行走,直至功行一个圆满的大周天为止。

    东阳行气决中所述的大周天之法果然是无比复杂,可伴随着这行气的过程,王弃却对自身的阴阳五行之平衡有了无比透彻的了解。

    这门功法的确是堪称四平八稳,它追求的就是平衡,所以没有任何一点突出。

    但同样的,它也可以将人体全部脏腑都很好地照顾到只是一遍修行,王弃就感觉到了久违的提升。

    这不只是内气增长速度的增加,更是自身脏腑也即是自身根基的增强!

    一门好的进阶功法所带来的提升就是这么大。

    一遍行功结束,王弃除了精神上稍稍有些疲惫之外只觉得通体舒泰,这是已经很久都没有过的感觉了也正是这种感觉,才会让他喜欢上修行啊。

    他感觉没过去多久,但还是停下来看了看身边的阿姣姐。

    可令他没想到的是,他的阿姣姐竟然在他的身旁昏睡!

    他连忙看了看天色分辨了一下时辰就发现这已经是寅时了。

    这一下修行竟然持续了差不多两个时辰,这就有些过份了,难怪阿姣姐会昏睡过去

    等等,他的阿姣姐再怎么样疲倦也不会就这么在地上睡着啊!

    他着急了,连忙检查了一下冉姣的身体可发现这就是普通的因为精神疲惫而引起的昏睡,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可这是怎么回事?

    他忍不住就将目光移向了冉姣手中的玉简如果真有问题,那么肯定也就只能是在这玉简上了。

    是这功法有问题?

    王弃觉得不太可能,五神山真犯不着在功法上动手脚。

    那么就是玉简本身?

    王弃想了想自己的状态想要进行一个比较可他什么事都没有啊。

    不过随后他就意识到了一直被自己忽略的一点他刚才结束修行的时候,可是感觉到了一些精神上的疲惫!

    因为不是那么严重,所以他当时就忽略了,并且现在都已经恢复得差不多可问题是,他是经历了始悟才能这样的!

    冉姣呢?

    她虽然同样意志坚强,却不曾始悟当然也不像他拥有着那么多精神力并且恢复速度极快。

    所以他若只是感觉些许疲惫,对于冉姣来说可能就是巨大的消耗!

    “阅读玉简,会损耗精神力?”王弃惊讶了。

    但是现在这么办?

    灵竹子说过,这玉简他们只能保留三天若是冉姣每次阅读玉简都是一会儿就耗尽精神力,那还怎么修行?

    他琢磨了一下,随后立刻找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一张羊皮纸,然后拿出炭笔并且将那观澜云海气的玉简在面前摊开

    他集中注意力,一下子也看到了这份功法。

    然后手上快速书写,将这玉简上的字快速抄录下来。

    这过程中他差点忍不住就要修炼了冉姣的观澜云海气,那是真的以莫大的毅力才能忍住的。

    不过他看到了这门功法之后,也是被这奇思妙想给彻底吸引

    如果说东阳行气决是四平八稳,是彻底均衡的平衡,那么观澜云海气则是以一种奇妙的方式形成了一种偏向、增强水行的平衡。

    而因为他先前对东阳行气决中自身脏腑的阴阳五行运转已经有了十分深刻的认识,所以在理解这门神功的时候也是没有一点滞塞。

    他发现这门观澜云海气真的很适合冉姣,灵竹子的眼光倒是不错。

    它修炼的不只是内气,其实同时也在修炼一种水行灵力。

    想想阿姣姐能够以肉身驾驭寒冰灵力的天赋,这倒是真的相辅相成了起来。

    不过这观澜云海气好像和不坏真身还是有些冲突,如果真的全部照搬了学习,那不坏真身的护体罡气可能就要处于半废除的状态了。

    王弃忍不住就是脑洞大开,然后将这观澜云海气中的一些细节稍作更改因为先前已经做过一次类似的事情了,所以这次做起来有种驾轻就熟的感觉。

    他又把不坏真身当成了铠甲,给这观澜云海气套了壳

    而更改过的细节他在自己抄录的版本中增加了备注,准备到时候一起给冉姣,让她自己看着办好了。

    他丝毫没有胡乱更改功法的负罪感,也不担心冉姣照着那练会不会出问题大不了出错了再改回来嘛。

    他对自身内气、真气还有罡气的掌控力都极强,所以有这个试错的信心。

    而他的阿娇姐姐纯粹就是身体倍儿好,耐草不怕坏。

    天色渐亮,冉姣也从昏睡中醒了过来。

    “我这是怎么了?”她迷迷糊糊的,但精神状态倒是不错。

    王弃忽然发现阅读这玉简可能本身就也是一种修行。

    不断地经历消耗精神力再恢复,这或许能够不断锤炼精神力的韧性以及强度。

    而且从冉姣的表现来看,这玉简还能确保她不会因为透支精神而造成损伤难怪只能给他们三天就要收回,这还是件宝贝!

    于是他连忙将自己的猜想告诉了冉姣,让她选择接下来该怎么办。

    “当然是继续自己读啊,我脑子没你好,只能靠勤勉来弥补了”冉姣有些羡慕地说道这个时候,她又无比地垂涎自家丈夫的脑子了。

    这个选择王弃早就料到了,所以他就只能自己忙碌了起来

    这三天他的阿姣姐无疑眼全副心神都扑在阅读玉简上,那么后勤的事情就要由他来做好了。

    首先得给阿姣姐做个躺椅?

    他忙碌了起来

    过了一个多时辰,他就发现冉姣的精神力又衰落到了一个低谷,看起来又要坚持不住了。

    他见状思考了一下,却是忽然在旁边轻声念诵起了心经。

    阅读玉简只能靠冉姣自己,但至少心经能够抚平她心中的焦躁,令她能够以更平和的心态去进行或许能够坚持得更久一些呢?

    一刻钟后,冉姣再也坚持不住倒头就睡,不过她的睡容可要比先前安详不少。

    王弃见状乐了,似乎知道心经终究还是有用的。

    毕竟心经挖掘的就是心灵的力量,这种力量不显山不露水,却又弥足珍贵关乎修行本身。

    干脆他就一直在冉姣的身边反复念诵心经,如同吟唱,令她心宁。

    这次她睡了两个时辰就醒了,而且精神状态也比较饱满,居然有种元气满满的感觉。

    “谢谢你夫君,我知道一定是你在帮我。”冉姣醒过来之后回味了一会儿,就感动地说道。

    “怎么样,还要继续吗?”王弃问。

    冉姣点点头:“自然要继续,这么断断续续地我才看懂了一半不过有你帮忙,到明天就应该能够全部看完了。”

    王弃笑着点点头,能够帮到自家婆娘,他觉得很高兴。

    于是这一天冉姣睡睡醒醒,王弃也是不断的念诵心经他甚至还抽空将另一个玉简展开,将上面的隔空移物术给抄录了下来。

    这个玉简就没那么神奇了,只是单纯的两百多个字记载了一门最基础的道术而已。

    在这一天傍晚,冉姣总算是彻底记住了那观澜云海气,而王弃也是已经将这隔空移物术给练得有模有样了当解闷随手练的。

    “阿弃,我要开始尝试修炼了。”简单吃过了晚饭,冉姣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开始尝试修炼。

    王弃却是连忙叫住了她道:“不急,你先看看我抄录的这份”

    说着他递上了羊皮纸。

    冉姣这两天睡睡醒醒,已经是将观澜云海气给吃透了,但是现在看到王弃做出的那微小调整,却是又有些看不懂了。

    “阿弃,这是做什么用的?”

    王弃答道:“这是给不坏真身留的口子,等你先练熟了观澜云海气,然后可以试试将不坏真身的罡气壳子再套上去一起纳入大周天循环中不然总觉得就这么丢了不坏真身会很可惜。”

    冉姣抽搐了一下嘴角,总觉的他们那尚未蒙面的祖师爷马上就要压不住棺材板了

    不过她信任自己的丈夫,便毫不犹豫地按照那备注上更改的细节开始修行了起来

    练着练着,她发现居然没有一丝的违和感,仿佛这观澜云海气本就可以如此一样好嘛,这下她已经无比确信,五神山祖师爷的棺材板肯定要压不住了!

    不过这新的功法修行起来果然很了不起,不但是极大地提升了她积累罡气的速度,还给她带来了水行灵力她觉得自己每一个呼吸都在变强!

    王弃见她修炼得很顺利,他也就跟着一起吐纳搬运大周天先前他只是令内气运行大周天,现在他也要尝试这全新的大周天对于积蓄罡气、真气效果如何

    于是一个念头闪过,头顶便有浓郁的天地元气灌顶而入

    这五神山中的天地元气虽然不如荡魔坪上,可比外界凡间也是浓郁得多了。

    他这一口天地元气下来,本以为会出现全身臌胀的情况可东阳行气决告诉了他高级功法带来的提升有多大!

    这些天地元气竟然是直接被纳入了大周天循环中,没有一丝的迟滞。

    而他的内气降服罡气、真气的过程则变得复杂了许多,因为行气路线复杂了,必须要多许多弯弯绕绕可是如此一来,王弃就发现在降服罡气的过程中损耗的内气出现了大幅度下降!

    当时他登上荡魔坪可是短短一刻钟内就将内气损耗了干净,以至于无法再吐纳更多的天地元气了。

    可现在,内气虽然也在缓缓消耗,降伏罡气的效率却大大提升。

    这时王弃同样觉得自己每一个呼吸都在变强,这种感觉奥妙而迷人,令他渐渐地也有些沉迷。

    不过他很快就又站了起来,修行这种事情,让他的身体自己去就可以了在他熟悉了那全新的大周天之后,他只需要分出一些心神维持其运行就行,不影响他做其它事情。

    他们的小窝还没搭建好呢,早点把木屋搭建出来,也省得阿姣姐总是分餐露宿了。

    先前他们已经一口气采伐了足够的木头,并且搭出了框架,现在就是要将这框架都填充一下

    不过在动手之前他突发奇想能不能用隔空移物术来直接搬运木材建房子呢?

    传送门:推荐票,月票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丰收日

    就好像先前练习的那些咒法一样,王弃对‘隔空移物术’的修行持续了一天,然后就已经做到了能够瞬发。

    这门术法很有意思,甚至可以完全脱离真气、罡气乃至是内气直接发动,只依靠修者的精神能量即可。

    随后王弃就意识到,这可能是一种道家以精神影响物质的手段……他感觉那‘隔空移物术’的咒语、法诀,更像是一种对自己的精神暗示以及强化,从而使得自己的精神能量能够对实物发生影响。

    找到了这种感觉之后,王弃就觉得咒语什么的也就无关紧要,只要他的精神意志足够强就行。

    于是物随心动,那些木材就这么在他的心念御使之下慢慢漂浮起来,并且随着他的心意移动起来……

    他渐渐有些理解五神山为何会将这‘隔空移物术’作为附赠的一门道术让所有人学习了……因为它锻炼的,就是最基础的精神力量!

    林触就是在成为上品术士之后卡在精神力量方面很久都没有动弹,一方面是他的确处于瓶颈,另一方面则是没有好的锻炼方法。

    现在……王弃就看到了一门能够锻炼精神力量的道法,虽然这更多的是锻炼控制力,可对精神力量的成长也有一定的促进作用。

    此时他的面前,一根根切割好的木材就这样被他御使着漂浮在半空,然后一根根地填充于那搭好的框架中,并且直插入地下。

    这是在打地基。

    原本王弃应该是上去以‘大力开碑手’将这些木排深差入地下的。

    可是现在他尝试以精神力不断施压,以‘隔空移物术’来将木排一点点地钻入地下。

    说实话这有些费事了,可王弃依然坚持这么做,他将这种事情当成是对自己精神力量的锻炼,至少是精神凝聚度的锻炼。

    如此这般,三天时间到了,冉姣停下修行也该去交还玉简的时候,王弃也就弄好了一面墙而已。

    本来冉姣也是跃跃欲试的,可没办法,以她的精神力量在熟悉了‘隔空移物术’之后也就是能移动一下单薄的衣服又或者一块小石头之类的……她的精神力量还差得太远了!

    交还玉简的时候没有发生任何事情,那灵竹子也什么都没说。

    倒是他们要出田庄的时候管事张柱子找到了他们道:“三天了,把你们的粮种取一下吧,还有耕作的工具……省着点用,这些农具都是从隔壁县城采购的,损坏了就要隔一段时间才能补上了。”

    说着就给了他们一袋子粮种以及若干农具。

    并且还吩咐了一句:“这里气候好而且天地元气浓郁,所以一般两个月就可收获一次,所以两个月就要交一次地租,你们别忘记了。”

    这事王弃并不怎么上心,和管事随口闲聊了两句就带着东西返回自己的地里。

    不过既然两个月就要交地租,那他还是先把木屋的事情放一放,把这二十亩地收拾一下再说。

    这两块地明显已经是很久没人耕作了,地面的泥土都硬结得厉害。

    所以先要把这地犁一下……

    “厄嗯……”

    他的脑子里首先就崩出了一个很是炸裂的想法,要不创造出一门‘裂地刀法’来犁地?

    不过想想还是觉得算了,他觉得自己的刀法积累还不够,创造刀法之类的事情还是慢点再说吧。

    不过转而他又想到了……既然他现在在锻炼‘隔空移物术’,那不如以这‘隔空移物术’来试着犁地?

    他心念一动,就见旁边‘工地’上堆放着的一些作为废料的短木棒子就凌空飞起,然后整齐地落在面前的地里。

    随着他心念的推动,这一排木棒子就码成一排缓缓向前推进。

    这推过去的地方,泥地里大片都被翻了起来,露出一道道的沟壑……真的可以用来犁地哎。

    “阿姣姐,这样……我来犁地你来播种如何?”他忽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冉姣听了果然来了兴趣,她便跟在王弃的身后,也用‘隔空移物术’御使了那些粮种往周围撒开。

    虽然一开始不是很均匀,但她努力地在做得更好。

    这种锻炼并不超出她的能力范畴,却能够很好地增加她对心念力量的掌控……虽然王弃还不知道这种掌控力的增加具体还会带来什么好处,但练就对了!

    花费了半天的时间,他们一起将第一块十亩地给连犁带播种地搞完了。

    而下午他们准备再接再厉的时候,冉姣却是忽然突发奇想道:“要不这次我们换一换,我来犁地你来播种?”

    播种什么的对于王弃来说毫无难度,可是阿姣姐来犁地?

    王弃就是一副‘看你拿什么来搞’的表情看着他的阿姣姐姐。

    冉姣感觉自己被小看了,她冷哼一声,十分可爱地皱了皱鼻子之后道:“那你可看好了,我既然提议了,自然是有办法的!”

    话音落下,她便口吐芬芳……不,是口吐一道寒流,随后水汽凝结成为一片倒悬的冰刃锋头!

    而后这些冰结的锋刃插入泥土之中,在她的操控之下骤然往前划动……虽然翻土的效果不如王弃用木棒划过,却也算是做到了……

    “厉害了阿姣姐!”王弃由衷地惊叹。

    同时他意识到,冉姣的‘隔空移物术’虽然普通,但是御使冰与水的能力却是天生具备的。

    而此时冉姣也是有些得意地说道:“也是这段时间练习‘隔空移物术’,我发现自己对冰的控制力也增加了不少。”

    王弃听了觉得大受启发,原来这‘隔空移物术’真的可以增强他们自身的实力。

    这也使得他想起了自己的‘会心一箭’来……他能令射出的箭矢改变方向,这不就是心念力量的运用吗?

    和这‘隔空移物术’根本就是殊途同归!

    随后心中的骚操作就翻腾了起来,他的手忍不住握在了自己的刀把上,然后一个想法在脑子里蠢蠢欲动。

    他忍不住来到了旁边的另一块荒地处,然后罡气灌注长刀……意志凝结,随后便是骤然出鞘!

    他对着那片荒地猛然出刀,刀罡煌煌,赫然是甩脱刀刃落到地面,以直线向前方推进……

    但是这刀罡在穿过大约百十米的时候就听了下来,因为它的目的并非是要‘剖开大地’,而是沿途留迹,拉出了一条长长的罡气丝线……

    而后这罡气丝线之中再分小小的刀罡向两侧骤然发动……

    “轰!”

    却见整片荒地猛然泥土炸起,仿佛是地皮都一下翻了过来一样……下一刻,一个块方方正正的翻好了泥的田就这么出现了。

    出现了,终究还是出现了,冥冥之中仿若天授的‘犁地刀’!

    王弃对这一刀的表现满意极了,虽然感觉罡气消耗略大,但从表现效果来看似乎也有着很不错的实战意义?

    “好厉害……要是我也能这样就好了。”这次轮到冉姣羡慕了起来。

    但是光看着王弃使用,她就能够感觉到这一招需要极强的控制力与心念之力加持,才能做到。

    至于这一招在实战中会有什么样的表现……夫妻两人倒是都不怎么在意,反正现在犁地好用就行。

    有这一手‘犁地刀’,二十亩地很快就都开垦完了。

    种子也是播撒了下去,然后就是要浇水……

    这时冉姣化身成了一个超级大‘花洒’,因为《观澜云海气》可以自行凝聚水行灵力,她也在王弃的带动下尝试着以清泉咒与隔空移物术配合着使用……

    水行灵力极大地增强了清泉咒的效果,而隔空移物术则是直接将这些水份投射到了天空然后如同降雨一般洒下……

    她仿佛对这种事情十分在行,只是尝试了两下之后就有种得心应手的感觉了。

    王弃看着都觉得好厉害,忽然就好想回去把自己家的那千亩良田给好好地耕种一番。

    事实证明冉姣的能力似乎比他更适合种地。

    这些天地元气浓郁的田地果然发芽很快,两种没几天就出了绿苗,绿油油的看起来十分好看。

    可相应的,这也招来了虫子。

    这时候冉姣只需要瞪着眼睛在这地理来回走走,那些虫子、鸟儿就都会远远躲开不敢靠近……她的威压,真的是太好用了!

    同时他还发现这田庄中竟然还有一座‘图书馆’,里面有着不少凡间武学招式,还有一些修行界的基础知识。

    这些东西不被外门弟子看重,毕竟都已经进了仙门,自然是对那些基础知识都有所了解。

    倒是那些凡间武学被借阅得颇多,看起来也是不少外门弟子想要触类旁通增加自己的炼气速度。

    王弃对这个图书馆也是奉若至宝,他先是将那些基础知识都看了一遍,然后就开始和其他外门弟子一样去钻研那些凡间武学。

    触类旁通的思路是没错的,他也是想要多看几门练气之法想要印证自己从《东阳行气决》中了悟的知识。

    虽然很零碎,可这些凡间武学中的确是藏着不少对身体奥秘的探究,十分值得借鉴。

    时间便在这种情况下慢慢流逝,似乎那玉磐子都已经忘记了他们一般。

    但其实玉磐子一直都在暗中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看着他们习练五神山的功法实力突飞猛进,却又硬是将这本应枯燥的修行生活给过得充满了田园野趣,给过成了凡人男耕女织的样子。

    玉磐子这一观察就观察了两个月,直到看着他们带着丰收的喜悦开始收割谷子。

    他现在有些明白为何乾元子如此看重王弃了……这个年轻人身上,真的是带着一种‘道法自然’的感觉!

    ……

    王弃和冉姣此时的确是充满了收获的喜悦……毕竟是他们两个月的劳作所得,这如何不能高兴?

    而且这粟米的产量很高,亩产在五石左右,远远超过了普通田地的产量……在外面那种‘粗放型耕种’之下,亩产能够达到三石就是良田了。

    此时王弃他们二十亩田全部丰收,加起来就是有一百石的粮食收获!

    就这收获,哪怕是交了三成地租,也已经足以让一户普通人家衣食无忧地过上一年还能有余粮了!

    “一百石的谷子,交了地租还能留下七十石,两个月一次就是一年能有六次收获……哈哈,就靠种田我们也可以很厉害的!”王弃笑得很开心。

    而在他的笑声之中,这一地收割好的谷子就都被操控着悬浮起来好好地码放整齐。

    有时候他真觉得要不是他还肩负着许多使命,能在这远离凡俗的地方和阿娇姐姐一起隐居下去也是一件极好的事情。

    在这天下午,外门田庄的管事张柱子已经驾着一辆木板的马车来到了两人负责的田地旁边,他是来收租子的。

    他看着旁边堆积如山的粟米,一时间也是惊讶极了……因为这产量有些超出他的预料。

    “你们的产量很高啊,人家地里都只是每亩四石不到,你们这是有五石了吧?”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农,他一眼就看出了这粮草垛子的分量。

    王弃上前道:“所以我们这次要交三十石的租子是吧?”

    张柱子点点头:“没错,不过你们也可以再多交一些……你得知道,二十石谷子可以多换一门道术学习的。”

    王弃听了当即就来了兴致,他看了看冉姣,然后问:“我们可以兑换什么样的道术?”

    张柱子答道:“一些基本的五行咒术,又或者是某些有特殊功能的道术,具体还是得问灵竹子教习……怎么样,你们有兴趣吗?”

    王弃和冉姣同时点点头道:“如此再好不过了。”

    说着,王弃的心念一动,那粮草垛子处就猛地飞起了大半的粟米凌空落向张柱子开来的板车。

    他说:“这里有七十石,三十石是地租,还有四十石我们准备兑换两门道术。”

    张柱子却呆住了,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七十石粮草如同乌云盖日一般飞到他的头顶,却是十分‘乖巧’地轻轻落入他的板车之上。

    这画面有着巨大的视觉冲击,令他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直到眼前的七十石粮食全部都落在了板车上,他才愕然地看着王弃道:“你……你这是……”

    王弃看他说话都不利索,便直接答道:“这就是‘隔空移物术’啊,大家都会的。”

    张柱子无言地看了王弃一眼……隔空移物术他也会,但他最多就是移个茶杯之类的,大家都基本是这个程度……这特么的七十石粮食都能移?

    他有些怀疑自己在外门这么多年学的可能是假的……不,传功长老灵竹子都不一定能做到这样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爱园艺花卉网 » 总裁的小甜心/ 好深夹的太紧了张开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