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的公输依智巴不得赶紧打发了‘浪费时间’的王弃

第二百六十章 悄无声息间改变的地位

    当时的公输依智巴不得赶紧打发了‘浪费时间’的王弃,好去做自己的事情,现在他却一心想要王弃多留一段时间……

    可是没办法啊,王弃那是时间到了说走就走!

    这天下午他没有再留在神机竹海,因为都这么多天了,他已经积累了不少《五气元灵术》的心得,要和他的掌教师尊交流一下心得呢。

    于是公输依智无比寂寞地望着王弃远去,内心越来越不是滋味儿……

    另一边,玉磐子老道则是无比欣喜地与王弃交换着心得……确切点说,是用五神山祖师们的心得来换王弃的。

    虽然大体方向是想同的,但因为各自切入点不同,所以两者有着完全不同的变化……

    按照五神山原本的备注去修行,修炼出来的《五气元灵术》还真就是和玉磐子所说的那样,是侧重治疗、恢复的。

    可是王弃从五气相生的角度去理解,他所得到的《五气元灵术》赫然是一种更侧向于强化自身脏腑,增加自身潜力……甚至,若是有人愿意长时间给别人加持此术,还是种能够改变先天身体资质的奇术!

    玉磐子当时就懵了,因为单独的原有备注和王弃自己的理解都不算什么,只能算是一种秘法的两种不同诠释。

    可是当他们尝试将两种理解配合起来的话……不得了,不但原本备注中练出来的治疗、恢复能力得到了大副增强,就连王弃所理解的自我强化功能也是得到了一定的强化。

    “好像……这样一来就让我五神山多了一门顶尖妙法?”

 文学

    玉磐子有些怀疑人生。

    五神山传承的内容很多,涉及的领域也很广阔……但千百年来顶尖传承却少之又少。

    可现在王弃才上山多久?

    结果就给他弄了一个顶尖传承出来!

    他还有些不敢相信,可是随着他跟着王弃练了一下他的方法之后……结果那不断滋养脏腑的五气令他差点舒服得要叫出声来……

    说来可能有些让人不可置信,他的身体修为其实已经卡了很久了,但随着五气元灵术的滋养,他仿佛看到了突破瓶颈的希望……

    这一刻他真是分外地庆幸自己当初一时心软做出的决定……这是他这辈子做出过的最正确的决定了!

    从这一刻起,《五气元灵术》就不再是一门单纯的用于治疗、恢复的工具性秘法,而是能够涉及根本的修行辅助妙法。

    直到王弃心满意足地离开时,玉磐子还在怀疑人生……他恍惚间仿佛感觉到了一条金灿灿的大腿伸到了自己的面前。

    可就在这个时候,却是有人来打扰他‘畅想未来’……

    神机竹海的首座公输依智一脸怒容地来到了玉磐子的面前,好像是想要大发雷霆。

    玉磐子此时脑子里都是对未来的美好畅想呢,也就有些魂不守舍地问了一句:“公输师兄,你这次来找我是为何事?”

    公输依智极度精简而干脆地道:“王弃!”

    玉磐子惊奇道:“他怎么了?”

    公输依智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有些不知该从何说起……毕竟王弃走了这一下午,他的神机竹海已经要变成‘神鸡竹海’了。

    能想象一群弟子人手牵着一只‘飞天神鸡’在天上飞的场景吗?

    可他这一停顿,却是让玉磐子换了一个思路……这老道士忽然就觉得,为什么要让王弃去神机竹海搞什么进修?

    乖乖地学习掌教一脉的所有秘法不香吗?

    虽然可能只是偶然,可万一又把一两门秘法给升级了呢?

    所以他说:“看起来公输师兄对那孩子不是很满意?那行吧,我让他明天就不用去神机竹海了,明天我就将他带在身边亲自指导好了。”

    公输依智一听这还得了?

    他立刻拉下面皮道:“不,我的意思是,王弃这个弟子我神机竹海要了,现在你立刻给我转到神机竹海的名下去!”

    玉磐子脾气再好这下子也要跳起来了,他气呼呼地道:“不可能!他是我最出色的弟子,我不可能将他让给任何人的!”

    公输依智冷哼一声道:“最出色的弟子?谁不知道你唯一用心教导的弟子只有首徒莫椋,其他人不过是为了应付门规而收的弟子。”

    “如此一来等到莫椋继承掌教之位,王弃岂不是要自己离山开宗立派了?”

    “不行,如此人才绝不能让他离开五神山,所以你还是让他投入我门下吧。”

    玉磐子感觉自己被‘将了一军’……这就很淦了,公输依智一句话戳中了他的要害。

    可是有一点公输依智是说错了……王弃不需要玉磐子教,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其实是王弃在教他!

    所以玉磐子第一次拿出了一副糟糕的脸色面对公输依智道:“不可能的,他是我的弟子,这一点谁也不能改变……大不了,我到时候想办法将五神山掌教之位传给他就是了。”

    “那你不要莫椋了?”公输依智讶然……他倒是对于玉磐子这种明显违背五神山门规的话语没有任何意外,毕竟门规是死的,人是活的嘛。

    提到莫椋,玉磐子也是心疼地皱了皱眉,但还是咬咬牙说道:“若是他愿意留下辅佐王弃固然最好,若是他不愿意,那么也只能如此了……”

    公输依智更意外:“你好像真的很看好他?”

    玉磐子幽幽地反问:“我才想说,公输师兄为何忽然这么看好他?”

    公输依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若是你知,他用了四天的时间就已经达成了中品机关师的所有要求,欠缺的只是对更高级材质的理解与运用……你就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看好他了。”

    “在机关师一道上,他前途无量!”

    玉磐子愣了一下,随后神色更是幽幽地说:“那师兄也不知,这孩子同样用了四天的时间为我五神山增添了一门顶尖妙法传承……你觉得我该让你吗?”

    这次轮到公输依智愣了,他无语地看着玉磐子,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良久,他才说:“这么说起来,他这几天除了机关术,还在研究别的东西?”

    玉磐子答道:“我教了他《封邪咒法》、《五气元灵术》还有一门《仙风幻身决》。”

    “今天他来向我‘请教’,已经是将《五气元灵术》别出机杼练出了新高度,并且开始修炼《仙风幻身决》的样子……”

    公输依智补充了一句:“他第一天来我神机竹海的时候,就已经用完整版的《封邪咒法》将我的八尊守护傀儡都给封印了……你是什么时候教他《封邪咒法》的?”

    玉磐子瞪大了眼睛道:“就是前一天……他只用了一夜时间就完全掌握了《封邪咒法》?!”

    乖乖,这速度简直比他这个出阴神的强者还要夸张了。

    公输依智深吸了一口凉气道:“这么说起来的话,他可能加起来就用了十二个时辰就达到了中品机关师的要求……因为我每天只教他三个时辰。”

    细思极恐,细思恐极……

    玉磐子一下子完全慎重了起来道:“公输师兄说得对,如此弟子的确应该要彻底留在山门之内才行。”

    公输依智欣喜道:“这么说你是答应了?”

    玉磐子立刻气急败坏:“答应个‘屁’!我只是坚定了要将他彻底留在五神山的信心而已,你别胡思乱想。”

    公输依智闻言也是气得不轻,眼看两人又要争吵起来。

    可在这个时候,云海阁首座云惑子也一派雍容优雅地走了过来……

    “两位师兄都在?小弟见过两位师兄。”云惑子是个很潇洒很优雅的中年人形象,年轻的时候一看也是个能够迷倒万千仙子的贵公子。

    公输依智和玉磐子都是收敛了一下,他们看向云惑子问:“师弟,来此何事?”

    玉磐子随之面皮一动,又是忍不住接着问:“你该不会也是看上了我的徒儿,要拐走姣儿吧?”

    云惑子疑惑地看着一脸防备的玉磐子以及正黑着脸的公输依智,随后还是说道:“正是如此,掌教师兄的四弟子冉姣于水行、寒冰一道的天赋卓绝,极适合我云水阁的道统。”

    “未免如此人才因为道统之争失败离开山门,所以师弟想请师兄割爱。”

    一样的目的,但是云惑子说起来就很让人舒服了,不像公输依智那么让人上头。

    玉磐子听了稍稍缓和了一下表情道:“姣儿的天赋我是知道的,所以才会推荐给你手下学习啊。”

    “不过师弟也不用担心她会因为道统之争而离开山门了,因为我会给王弃铺路,让王弃成为我五神山的首席弟子,那样姣儿自然也就留下了。”

    云惑子闻言却是不太满意地说道:“师兄说的这是什么话?师弟正想要说这件事呢,这冉姣的天赋如此出众,若是再拘泥于儿女情长便太过浪费了。”

    “师弟这段时间一直在劝她‘斩赤龙’以专注修行,可她说什么都不愿意。”

    “所以还请师兄也约束一下那王弃,让他哪怕是为了姣儿的修行好,也该要远离她了。”

    玉磐子:“不可!万万不可!”

    他心说:王弃现在可是他的小祖宗,怎可以惹他不高兴?

    于是他说:“你不懂,相比起姣儿来说弃儿才是我五神山中兴的关键,可不能让他因此生出怨怼来。”

    云惑子讶然问:“难不成那王弃也在某方面有着惊人天赋?”

    他话音才落下,三人都是神色一动噤声而立……因为他们注意到了有人正在进入这承法殿内……

    “咦?公输首座和云惑子首座也在啊?”

    是王弃的声音,他恰好在这个时候去而复返了。

    玉磐子绷起自己当师尊的架势,很是威严地问:“弃儿,你去而复返是为何事?”

    王弃抱拳行礼道:“师尊,只是先前一只在与您讨论《五气元灵术》的事情,反倒将另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忘了向您请教。”

    更重要的事情……

    玉磐子面皮抖了一下道:“说!”

    随后王弃就拿出了一张羊皮纸道:“师尊,这是我做过修改以后的《东阳行气决》,您看看是不是有什么问题?虽然我练着觉得没什么太大关系,想着还是让您鉴定一下比较好。”

    “你居然擅自修改了行气法?!”玉磐子这是惊呆了,他就没想到王弃的胆子竟然这么大。

    他一点也不敢耽搁,连忙看其了被王弃修改过的《东阳行气决》……

    但王弃还没完呢,他看到云惑子之后欣喜地说道:“正好云惑子首座也在,我给四师姐的《观澜云海气》也稍稍做了一些调整……阿姣姐说是练着没事,但我也还是想请云惑子首座看看才能放心。”

    云惑子那优雅的表情当场就是一滞,随后也和玉磐子一般接过另一张羊皮纸快速浏览了起来……这死小孩真是乱来啊,根本行气之法是可以随便乱改的吗?!

    然而他们越看越疑惑,因为王弃所微调的那些地方其实对于那《东阳行气决》和《观澜云海气》的主体大周天循环并无阻碍,只是开了几个口子似乎是要和什么东西对接?

    于是玉磐子疑惑地问:“这些改动的意义是什么?”

    王弃答道:“嗯,是为了我们在凡间习得的炼体秘法《不坏真身》所准备。”

    “我们练成了《不坏真身》之后可以于体表形成外循环并且建立‘不坏罡气罩’,若是因为改修功法而放弃了这罡气罩我觉得蛮可惜的,就稍作修改然后将它给套在了这两门功法的大周天行气路线外面。”

    “《观澜云海气》我只是研究了一下没自己练,但《东阳行气决》改完之后完全运转起来以后就是这样的……”

    下一刻,王弃的体表就出现了一道浅红的罡气护罩……这可不只是单纯的罡气罩,他体内的《东阳行气决》也是令他的身体混元一片,为这罡气罩提供着有力的支撑。

    而罡气罩的撑开,也是狠狠地震慑了一下玉磐子等人,令他们忍不住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然后他们憋住了这口凉气,玉磐子‘吐气如兰’地问:“弃儿,目前看来这似乎并无什么大碍,你且将这羊皮纸留下,我研究一段时间才能确定是否真正可行。”

    王弃觉得这很有道理,就点了点头。

    云惑子闻言也是温和地说道:“掌教师兄说得对,我也要找姣儿反复确认她的修行状态才能给你答复,这羊皮纸就先留在我这里吧。”

    王弃听了了然点头,然后抱拳向三位五神山的大佬告辞。

    等王弃走远了,这三位大佬才是面面相觑……

    玉磐子干咳一声问:“现在,还要姣儿‘斩赤龙’了?”

    云惑子一本正经地说道:“师兄说笑了,姣儿道心坚定,不需要那个的。”

    玉磐子满意地点点头道:“所以现在,我们得商议一下如何将他们永远留在五神山可好?”

    这次另外两人一丁点反对意见都没有……

    ……

    《观澜云海气》虽然比《东阳行气决》稍差一些,但也算是一门上品传承。

    这两门本就是上品的传承忽然间给套了个罡气罩的‘壳子’……这,好像就是要变成顶尖传承了?

    思细极恐,细思恐极……

    ……

    …………传送门:推荐票,月票

 第二百六十一章 天有异兆

    又是一月过去,便到了王弃和冉姣第二次收获灵米的时候。

    说起来他们上山也已经四个月了,这段时间的收获可以堪称是丰厚。

    冉姣自然不必多说,那云惑子首座对她好极了,几乎是倾囊相授,各项云海阁的秘法一个接一个地上,让她已经目不暇接。

    虽然她的确是在水行和寒冰灵力方面有着不一样的天赋,但现在当她开始触及幻术、阵法方面的修行时,才是遇到了困难。

    可这也没关系,这些修行本就是很困难的,冉姣已经做得足够好了。

    王弃则是出于另一种状态

    原本他以为自己会被放养的,结果却成为了公输依智的助手这位公输首座不知为何改了主意,将他带在身边不断地参与各种实验。

    而在这个过程中,王弃甚至学会了基本的炼器之法以真火炼化各种材质并铸造成需要的样子,这本就是机关师很重要的能力之一。

    于是王弃的阳火决又无缝衔接,进境飞快。

    理所当然的,飞天神鸡也在这一个月中彻底更新换代,从原来的竹鸡变成了如今的钢铁神鸡。

    有种浓浓的朋克重金属风,和这修行界的画风都不搭了。

    但是对于现在的王弃来说,他继续学习机关术已经是完全出于兴趣使然,因为他早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

    那照影语竹的制作方法他已经学会,甚至还以此进行了多种改款现在只需要找个机会下山去将他特制的照影语竹交给夜枭,那么他就能够与外界保持通讯通畅了。

    当他再次作为助手帮助公输依智做完一项很重要的实验之后,公输依智以一种十分复杂的心情停了下来看向王弃。

    他说:“虽然不愿承认,但是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给你的了接下来机关术一道的提升就全要看你自己的努力和积累,什么时候你能够制作出一个能够拥有练气期实力的机关傀儡,你就可以算是上品机关师了。”

    王弃疑惑地看了看公输依智,心说这位首座该不会这就被他掏空了吧?

    这也太快了!

    已经被掏空了也必须要支棱起来的公输依智冷淡地继续说道:“一个真正的上品机关师,最重要的是要形成自己独特的个人风格意味模仿并无前途,若是不能创新那么你始终只能在原地踏步。”

    “所以接下来你要注意自己随时产生的灵感,然后抓住这些灵感,将之实现出来”

    他在给王弃讲述着自己这么多年以来的经验之谈嗯,因为在王弃的帮助下已经将他最近积累的灵感都给实现了,如今他真是处于一种一片空白都不知道该干什么的索然无味状态这才生出了此时教无可教的念头。

    罢了罢了,老夫已经被掏空了,只能看玉磐子能不能满足这位天生道子的胃口了。

    王弃知道这是压榨不出更多东西了,于是只能抱拳躬身道:“多谢公输首座这段时间的栽培,弟子铭记在心。”

    公输依智摆摆手道:“不必如此客气,你也已经给我神机竹海带来了足够多的好处老夫的那些弟子们,可都是对你的各种改款的飞天神鸡爱不释手。”

    如今这神机竹海真就要变成神鸡竹海了,弟子们人手一只飞天神鸡,甚至还在上面进行着各种各样的改动,一时间研究氛围极其狂热。

    这个现象并非偶然,因为王弃的飞天神鸡最初款,可是直接以神机竹就能够制作出来的,并且能够完美实现载人飞行功能!

    难能可贵的是,王弃将这款设计的所有图纸、参数都公布了出来,这使得每个基础知识过关的机关师弟子都能够尝试复刻

    而后来随着王弃对飞天神鸡不同材质下的不同改款陆续出现,也是彻底激发了这些弟子们的热情,并且一心扑在了神鸡系列的升级换代上面。

    公输依智是怎么也想不到,王弃竟然可以带动整个神机竹海的氛围,并且带来了一种爆款傀儡。

    在他的眼里,这价值就已经不下于王弃王弃给玉磐子带来的顶尖传承了。

    所以在王弃告辞的时候,他特意说了一句:“以后你就当这里是半个家,若是有事或者有什么想法了都可以来此找我无论何事,老夫都可以给你撑腰。”

    这是几乎是一种明示了吧!

    公输依智千防万防,让王弃远离自己的弟子们,保证了神机竹海的单纯而不会卷入道统之争然而他却在不知不觉中献祭了自己。

    王弃对此是毫无自觉性,就算是听出来了话里话外的意思也没什么太多表示因为他是真看不上区区五神山的传承,就想着怎么快快地把这五神山的传承都镜像走呢。

    所以他离开神机竹海的时候那是毫不留恋。

    只是暗自琢磨接下来该在铅丹崖、混天谷还有玄兽坡之间怎么选择

    对了,他又收获了一大批灵米,可以先看看兑换选项再说

    他这么琢磨着,就先往承法殿那边去。

    只是就在他来到承法殿前的无极坪时,却是心有所感忽然间抬头看向天空却见这原本是傍晚依然光亮的天色瞬间骤暗,天空似有明星坠落,而地面上也是隐隐间地动山摇。

    王弃懵了,这是什么情况?

    这时玉磐子冲出承法殿,他看着天空喃喃自语:“紫微星落,龙脉迁移这是,这是乱世已至!”

    “师尊,你在说什么?!”王弃有些着急了,那紫薇星落听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事情。

    玉磐子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快速掐指推算了起来

    很快,他算出了一些什么,长长吐了一口气道:“弃儿,你怎么在此?”

    王弃稍稍迟疑,随后略略有些急促地继续问:“师尊,刚才天空忽然骤暗,又有大星坠落,还仿佛地动山摇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但是这个时候玉磐子却是无比错愕地呆住了,他懵懵地看着王弃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

    “师尊?”

    王弃被吓了一跳,自家师尊难道坏掉了?

    谁知玉磐子凉飕飕地问了一句:“弃儿,你老实告诉为师,你该不会已经是阴神境了吧?”

    王弃惊了,这怎么就被看出来了?

    玉磐子幽幽地说道:“不必惊讶,因为你刚才说的那些情况旁人是感知不到的,那是唯有出了阴神的修者才能够感知到的天地妄相。”

    “那其实并非是真实发生的,而是天地间一些重要的变动映照入了你的神念中,让你的阴神感受到了之后产生的虚妄之相”

    王弃单手捂脸无奈地说道:“好吧,我是有时候能够阴神出窍”

    玉磐子当时就是哆嗦了一下,还真的是啊!

    他无奈地问:“可是你灵窍尚未填满?!”

    王弃点点头道:“只填了一成多点,还差得远呢。”

    这填充灵窍就是水磨工夫,没办法的。

    王弃这已经算是快的了,近半年功夫就填了一成多,那么算起来再多个五年左右就能够把灵窍都填满了五年功夫赶上玉磐子百八十年积累,这就很了不起了。

    只是玉磐子这时却很着紧地问:“这么早就阴神出窍?这可并非好事!”

    “阴神出窍之后会遇到诸多虚妄之境以及诸多险恶考验,唯有灵窍满溢产生的神光才能庇佑阴神你这么早就出窍”

    他还要说下去,就忽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王弃这么早出窍,屁事都没有啊。

    现在想想这些时间以来王弃所表现的神奇,似乎完全可以用阴神演法来解释得通了。

    这并非是天才,而是阴神境带来的神通个屁啊,这就能够不惧外邪地阴神出窍了,这不是超级天才还是什么?

    先天道子!

    玉磐子的脑子已经彻底紊乱,世界观崩得一塌糊涂

    他又如何知道,王弃虽然没有灵窍满溢的神光保护阴神,却有常诵心经维持内心的安定平静,从而不被外邪所侵。

    所以他决定跳开这个话题说:“师尊,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那些异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玉磐子深吸一口气压压惊,这才给他解惑道:“你看到的大星坠落,其实一般可以理解为紫微帝星,预兆是帝王崩殂。”

    王弃猛地心头一震,这意思是,陆徹驾崩了?

    他紧紧捏了下拳头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等玉磐子继续说下去。

    “再有地动天摇,那是龙脉迁移之相应该说是真龙隐伏之兆。”

    王弃听了又有些奇怪,难道这是陆徹死后有人篡位?

    玉磐子继续说:“最后你感觉到天色大暗那便是白日天黑,天下秩序将有大乱之兆。”

    王弃听着有些难受,大彭五代帝王百多年的基业,难道就要就此断绝了吗?

    他想到了前来泰山群峰时沿途看到的那些水利工程虽说是劳民伤财,可如今正是要休养生息让这些工程见效的时候,若是再经历一场大乱,这些工程岂不白费了?

    玉磐子也是心头沉重因为天下大乱,对于每一个道门来说也都是一种考验。

    天下安定时自然有人道气运压制一切魑魅魍魉,而天下大乱就意味着人道崩坏,那么自然会有无数妖魔鬼怪出现作乱。

    他看了眼沉思纠结的王弃,松了一口气道:“弃儿,你能来我五神山,真是我五神山的幸事我知你此时必然有无数疑问也有许多事情要做,所以要下山的话就下山吧,我这里也要就这件事找各位首座商议一番。”

    王弃听了重重地点头,他拿出一块玉片,很快以精神力输入了一段字进去

    他说:阿姣姐,我有急事下山一次,今天晚饭可能不回来了,不用等我,勿急。

    这是改款的照影语竹,只需要精神力输入想说的内容即可,对应的另一块语竹自然会显示字。

    随后他便意念一动,下方山道上就有一只钢铁神鸡飞天而起

    他一下跃起,便稳稳落在了这钢铁神鸡背上,然后任由它载着自己骤然加速向山下飞去

    这钢铁神鸡如今已经成为了他的飞行坐骑,其飞行速度可比他的半吊子御刀飞行要快得多了。

    于是一路呼啸着飞行,天空猛烈的气流差点令他睁不开眼睛。

    还好及时撑开了罡气罩好吧,他感觉自己可能还需要做个有驾驶舱的战斗神鸡

    二十里山路一闪即逝,他只用了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就来到了肥成上空。

    而后含光遮影结界展开,他带着钢铁神鸡隐去了身形再稳稳落下虽然那轰鸣的气流尖啸声是遮不掉的,但反正没人看见就行了。

    时隔一月,这酒楼又已经重新建了起来。

    当他崭露身形的时候,夜枭就立刻现身在了他的面前并且抹着冷汗见礼:“王司马,您可算又来了。”

    这一个月的时间几乎与王弃断了联系,也着实是让夜枭难受极了就是这位大人这次出现的动静略大,让他还以为又要被什么可怕的存在袭击了呢。

    王弃看着夜枭点了点头,随后又意外地看到那白衣阁的邹正风怎么也在这里?

    注意到王弃的目光,夜枭立刻会意说道:“邹供奉如今已经是我金吾卫的供奉了,他的仙门被灭,其实已经无处可去,最终还是选择留在咱们这里。”

    邹正风迎着王弃的目光微微颔首,随后看了眼周围的金吾卫密探道:“我的同门都已经没有了,倒是在这里还至少还能够感受到一些白衣阁曾经的感觉希望王大人不要嫌弃我修为低微吧。”

    这姿态就可低了,和长安城中的那些供奉不可同日而语。

    王弃闻言稍稍错愕,就醒悟了这邹正风的意思对于他来说眼前这些曾经共生死的一身正气的密探已经是最亲切的人了吧?

    他说道:“我很欢迎你的到来不过这次来我是有事要问夜枭,你跟我来,我有事问你。”

    夜枭乖乖跟从。

    随后在密室里,王弃问出了他的疑问:“长安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传送门:推荐票,月票

 第二百六十二章 五神山的大计划

    王弃此时问忽然来问长安的消息,令夜枭很是有些警惕。

    并非是有什么不能说的,而是他必须考虑怎么说才能够让王弃满意。

    所以他尽可能地斟酌字句道:“来自长安的消息最早来自于十日之前,那时的情况是,陛下已经卧病在床半月之久,然后在十二日之前,立了皇子陆弗祀为太子。”

    王弃闻言一惊,这陆徹是怎么回事?怎么就好好地要病逝了?

    他没有任何耽搁,立刻说道:“开启传讯大阵,我要联系林校尉。”

    夜枭稍稍松了一口气连忙照办似乎随着王弃的修为不断提升,他身上的威势也在与日俱增。

    他们来到了传讯大阵处开始呼叫只是等了许久,他们也没等来林触的回应。

    王弃有些想要放弃了,打算明天有机会再来。

    只是总觉得就怎么走了实在不甘心,所以一边等待他一边看了下这里的传讯法阵,然后忍不住拿起了如今随身携带的炭笔在墙壁上写写画画了起来。

    以他如今的法阵造诣,实在是对这简陋的传讯大阵看不过眼了,所以开始了一番魔改不但是要将力量损耗还有耗材价值都降低到最低,还要增加它的传讯范围!

    更重要的是,它还得足够隐秘。

    否则每次启动都意味着金吾卫密探驻地在那些修行者们眼中的暴露这可不好。

    当初在临城的惨案不能重现,所以王弃在隐秘性方面做了许多修饰。

    他跟着公输依智做了大半个月的实验,如今对各种材料的特性也是有所了解了,所以这次他的改进可以说是性价比上的全面提升。

    就这么忙活到了半夜,也不知是几点,他才被一阵传讯大阵的巨大运行波动给惊醒果然,这种粗笨的传讯大阵实在是太显眼了一些。

    连接接通,那边传来了林触疲惫但听不出悲喜的声音:“阿弃,你还在那边吗?”

    王弃见状立刻挥退左右,然后说道:“在的林叔叔,我一直等着。”

    林触听到了他的声音似乎颇为喜悦,他说:“何必一直等待,下次有机会再联系就是对了,你这次下山寻我,师门那边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王弃的感觉有些怪,这怎么好像是个离家远游的儿子在和老父亲通长途?

    他略略烦恼,随后说道:“师门一切都好,我和阿姣姐也都已经进入内门开启了进一步的修行,进展都很好。”

    “这次通讯,是因为掌教师尊感应到了帝星陨落天下将大乱,所以忍不住来问问林叔叔,长安真的出事了吗?”

    他没说真龙隐伏的事情,怕林触那边隔墙有耳,最终会对他造成不利的言论。

    林触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叹息一声道:“你的师尊果然是了不得的前辈高人,虽处江湖之远却已知庙堂变局。”

    “陛下他,于今日傍晚驾崩了我便是一直在处理陛下的身后事,这才没时间回应你的通讯。”

    竟然是真的!

    王弃也是懵了,他没想到这事如此突然只是看林触的神情好像很平和的样子,那真龙隐伏又是怎么回事?

    于是他问:“那新君是哪位?”

    林触答道:“还能有谁,陛下将昌邑王贬斥回封地,只留下太子弗祀在长安如今四位顾命大臣已经在为太子弗祀准备登基大典。”

    王弃沉默了一下,随后叹息了一声不再在这方面多说了他发现说得再多又如何,林触知道得太多,在那长安的漩涡只会变得更危险。

    这个时候他有些理解修行者与凡人世界之间为何会如此泾渭分明了。

    在修行之人眼中,许多事情都是一目了然的。

    可是对于凡人来说,那却依然是云遮雾绕甚至明知道事实也要装作不知道

    他想了想,最终说道:“林叔叔,这段时间我在五神山的神机竹海学习机关术,已经学会了不少小巧技术。”

    “我会让这边的密探带些东西回来,到时候我们交流就可以便捷许多了。”

    林触闻言很是欣慰:“你有心了早些回去吧,今天我也比较忙,下次我们再详聊。”

    看起来林触是真的很匆忙,应该是百忙之中抽出的时间与他进行交谈

    通讯结束,王弃的内心充满了惆怅。

    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将自己改制的照影语竹交给夜枭让他带给林触,这才转身离去。

    钢铁神鸡的飞行速度极快,他坐在上面很快就又回到了五神山下自己的小屋处。

    这钢铁神鸡什么都好就是飞行的动静太大了,看起来还得要找个办法降噪才行

    王弃回到家中,就见他的阿姣姐姐正起身打开灶头,拿出在灶头上隔水保温着的几个饭菜来

    这一霎时,他原本复杂莫名的心脏就遭受重击,被狠狠地撞了一下,然后就一下子敞亮了起来。

    “快来吃吧,这么晚回来,肯定没吃东西对吧?”冉姣拉着他进门,好好地看了看他,确定没什么不妥便将他拉到了餐桌前坐下。

    王弃虽然内心温暖,可还是故意说了一句:“可是我在外面吃过了怎么办?”

    冉姣微微错愕她可没有像那些柔弱的女孩那样露出什么黯然伤神的表情,反倒是轻笑一声道:“我还不知道夫君?刚才那般行色匆匆地离去,肯定是为了正事而走,恐怕压根就忘了这顿饭吧?”

    “所以就别废话啦,快点吃吧我也难得下厨,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王弃这才闭嘴他还真是废话够多的,在这么了解他的阿姣姐姐面前,一些事情的答案本就是一目了然的。

    所以王弃一边接过冉姣递来的饭碗,扒了两口边吃边说道:“这次我急急忙忙地离开,就是因为我们师尊判断这天下可能要大变。”

    “所以我赶去了山下询问情报,等到不久前才联系上了林叔叔”

    冉姣一听连忙追问:“义父他怎么说?”

    王弃答道:“皇子弗祀于十二日前被立为太子,昨日酉时先帝驾崩,如今长安应该是一团乱吧。”

    冉姣紧张地问:“那义父不会受到什么影响吧?”

    王弃摇摇头道:“应该没事而且我估计,林叔叔应该还是属于被托孤的那一种还有,陆徹是否真的死了都不确定呢。”

    冉姣一脸的惊奇。

    王弃点到即止地提醒了一下:“别忘了那灵寂心盏”

    冉姣瞬间脸色大变,然后也不知道想些什么去了然而无论他们现在想什么都只能是空想,目前来说他们还远离着帝都长安,无论长安发生了什么事情都是鞭长莫及。

    这一夜过去,他们很快就又看开了皇帝死没死,换谁去做和他们也没什么太大关系啊,整那么忧心忡忡的干什么。

    第二天他们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就是王弃得要再去找玉磐子一次神机竹海已经把他赶出来了,接下来应该可以学习掌教一脉的各种神通了吧?

    然而当他见到玉磐子的时候,他得到的答复却是令他有种不知该说什么好的感觉

    “一年进修之期是师门给你的奖励,不会因为情况的变化而改变。所以既然神机竹海已经没必要去了,那么你就再选一个秘境去吧。”玉磐子乐呵呵地说道,总觉得大有深意。

    王弃愣了好一会儿,他说:“可我还是想要学习我们自己这一脉的秘法”

    玉磐子略略有些紧张了一下道:“我们这一脉的秘法五气元灵术你已经完全练成了吗?”

    冷不丁地这么一问,王弃就好好地琢磨了一下他练成了吗?

    他觉得自己是练成了。

    可是如果说是换个标准来看他的身体则远未达到五气元灵术所能加持的巅峰。

    所以他说:“还未。”

    玉磐子稍稍松了一口气又问:“那么仙风幻身决呢?”

    王弃这回更是没底气地答道:“那只是刚入门。”

    的确,他在仙风幻身决上遇到了困难。

    毕竟不可能在每个方面都是天才,他在风行一道上的天赋只能属于普通。

    所以这仙风幻身决练起来进境不算太快当然主要也是,他这一个月压根就没太下心思在这上面。

    学习了这么多秘法神通之后,王弃已经大约感觉到自己在火行方面是比较在行的了,反正那阳火就耍得贼溜。

    于是玉磐子这回理直气壮地说了:“看到了吧,贪多嚼不烂。”

    “我五神山的每一门神通秘法都需要好好雕琢、吃透,你若是能够吃透了其中的任何一门,那都是顶尖秘法!”

    玉磐子这话说得很有意思那言语之间的明示暗示,仿佛是在鼓励王弃一定要把学到的秘法都练到绝顶啊。

    于是王弃被说服了,虽然不知道这和让他再去别的秘境进修学习有什么关系但去就去吧。

    他思考了一下,最后做出决定:“那我要去混天谷对了,这次我们又收获了不少灵米,能兑换秘法吗?”

    “居然是去混天谷”这个选择有些出乎玉磐子的预料,这一下子去学习御鬼之道,差得也太远了吧?

    他又心不在焉地说道:“兑换秘法?我建议你积累一下之后再去兑换一些有用的丹药秘宝之类的比较好,反正我五神山秘法,以后你想学慢慢都可以尽学。”

    他说到这里戛然而止貌似不当心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所以他连忙又说道:“嗯,你先自去,明日去混天谷报到就行。”

    这就匆匆赶人了。

    王弃无奈离去,并且痛下决心接下来要好好练习一下仙风幻身决才行这段时间,的确是懈怠了啊。

    而玉磐子呢?

    他在看着王弃离去之后,立刻就召集了五位首座来此

    “大家,对我先前提出的计划怎么看?”玉磐子朗声问道。

    “我没意见。”

    “掌教师兄拿主意就行了。”

    公输依智和云惑子都是知情人,甚至是一起参谋这个计划的,所以他们纷纷表示赞同。

    五大首座已经有两人表示赞同,这和往日聚会时发生的日常比起来很是反常。

    那浑身遮罩在浓郁黑雾中的阴仙姬奇怪地看了看那两人,直言道:“你们已经瞒着我们先做了决定?”

    云惑子有些尴尬地说道:“阴师妹,你还是这么敏锐。”

    公输依智则是淡定地说道:“我们只是比你们先知道一天罢了但不得不说,在这天下即将大乱的时间,集结整个五神山之力培养应劫弟子,这的确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铅丹崖首座丹蔻华一脸优雅慈和地说道:“孩子们若是愿意来我这里那便来吧,只是我担心他们会撑不住铅丹崖的清苦枯燥。”

    这是又一个表态的作为五神山上一代中的大师姐,丹蔻华一直都以一种很坦然的姿态面对着门派内的各种变化。

    现在只剩下混天谷和玄兽坡没有表态了。

    阴仙姬见状冷笑一声道:“既然如此,若是谁能忍受得了混天谷的阴森,就让他来吧!”

    玄兽坡的羽啸子见状也不反对了,他说:“好吧,你们准备安排谁来玄兽坡?”

    玉磐子见大局已定,这才轻松了一些道:“我的大弟子莫椋一直想要获得一头玄兽补充战力,所以他会先去羽啸子师弟那里学习。”

    “二弟子雪鹤先去丹师姐那里学习炼丹,若是有时间的话,会再去云惑子师弟那里学习幻阵。”

    “三弟子灵机子会先去公输师兄那里学习机关术,而后再去云惑子师弟那里云惑子师弟,看起来你是最受青睐的。”

    云惑子闻言呀然失笑,也不做评论。

    而玉磐子继续说:“四弟子冉姣,她如今在云惑子师弟那里学习,学成之后就会去羽啸子那里学习御兽。”

    “五弟子王弃,他接下来会去阴师妹那里学习御鬼之道,学成之后或者再会去丹师姐那里炼药。”

    “具体安排暂时就是这样,不知各位有何疑问?”

    所有人都有了安排,每个掌教弟子都有学习进修的方向,看起来好像真是一视同仁准备广撒网地培养应劫弟子。

    然而

    阴仙姬奇怪地嘀咕了一句:“还真有人要来我这?”

    “等等,我记得这小子不是应该在公输师兄那里学习机关术吗?怎么就直接到我这里了?”

    公输依智一脸淡定地说道:“因为我已经教无可教,便把他逐了出来。”

    阴仙姬瞬间抓住了关键:“这才一个多月吧?!”

    然后她猛然醒悟:“所以,掌教师兄,这个王弃才是你们选定的人?!”

    玉磐子一脸神秘地说道:“究竟如何,等他到了阴师妹那里自然就知道了。”

    羽啸子有些惊异地问:“难道那应劫的弟子不是莫椋吗?我还以为他才是应劫的弟子呢。”

    谁知云惑子也是神秘兮兮地说道:“等到姣儿到了师兄那里,你就明白了。”

    这次连丹蔻华都懵了,这应劫弟子不是王弃吗?怎么又出来一个冉姣?

    然后玉磐子说了一个注意事项,让这些疑惑的人瞬间就一句话都说不出:“大家注意了,其他三个弟子不用在意,但是老道的四弟子与五弟子记得别管束得太严人家新婚燕尔,晚上是要一起回家吃饭的。”

    阴仙姬、羽啸子瞬间开始怀疑人生他们这是在仙门中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爱园艺花卉网 » 当时的公输依智巴不得赶紧打发了‘浪费时间’的王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