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两条白丝美腿扛在肩上抖动小说 |师傅在上徒儿在下

第三十五章 竖旗大会

    我见时间还早,便打算让秦老先回到帐篷里休息,我继续留下来守夜。

    秦老点头对我说道:

    “初九,一个小时后你喊醒我,我来跟你换班。”

    一个小时很快过去,秦老从帐篷里走出去,喊我去休息。

    等我从帐篷里醒过来后,天已经大亮,我看到秦老一个人正在用篝火烘烤着什么。

    秦老听到声音后,抬头看了我一眼说道:

    “初九,醒了就赶紧过来尝尝,新鲜的烤野兔。”

    我走了过去,一阵肉香扑面而来,肚子也跟着咕咕叫了起来:

    “秦老,秦警官还没醒吗?”

    秦老说道:

    “不着急,得让她休息够,咱们再多等她一会儿,来,给你个兔腿!”

    秦老说着便从烤熟的野兔上面撕下来一条兔大腿递给了我。

    “秦老,你刚刚出去抓野兔了?”我在秦老对面坐了下来。

    秦老往身后殿门那边看了一眼道:

    “天刚亮的时候我在附近转了一圈儿,碰巧就看到这只撞死在树边的野兔,我就捡起来剥皮烤了,这里没盐,将就着吃。”

 文学

    我和秦老将半只野兔吃完,剩下的半只留给秦郁,刚把大殿里的装备收拾好,我便看到秦郁一脸疲惫的从自己帐篷里走了出来。

    “秦老,初九,我……我睡了多久?”秦郁说话的时候眼神还有些呆滞,面色发白,看起来之前白毛狼精附身对她身体的影响还是很大。

    秦老说道:

    “我们也刚醒,来,赶紧过来吃点儿肉。”

    吃饱喝足后,秦郁的精神头这才恢复过来,脸色明显比之前好了许多。

    不过当我问起秦郁昨天夜里所发生的事情后,她却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记得自己一直在做梦,梦里乱七八糟的什么人都有,她根本就记不清楚。

    既然秦郁都已经不记得了,昨天所发生的事情我也没再多说。

    我们三人在荒庙前殿清点完装备后,用土将篝火盖住,走处荒庙,前往农神山深处继续寻找百年野山参。

    这一次秦郁带着我和秦老走过了一处较为惊险的地段,周围全部都是悬崖峭壁,而且路面湿滑,稍有不慎失足摔到悬崖

    走在悬崖上面,山谷里的山风一阵阵刮过,极为惊险。

    穿过悬崖,我们来到一处较为平坦的地段,这里树木间距很大,而且地上长满了各种各样的杂草。

    按照秦郁的话来说,在这种地方是最容易找到野山参。

    于是我们三人开始在附近仔细寻找。

    或许是幸运女神降临在我的头上,几分钟后,我在一棵大树的数根下看到了一株长着红色果实的植物,外貌特征和之前我们找到的那株野山参一模一样。

    “秦老,秦警官,你们过来看看这是不是野山参。”我喊道。

    秦老和秦郁俩人听到后,连忙朝着我这边跑了过来。

    来到近前,秦老一眼就认出了这株植物正是野山参,于是他马上蹲下身子,开始数叶片。

    “一片,两片,三片,四片,五片……六片!六品叶,这……这正是一株百年野山参!”

    此时秦老激动的双手开始颤抖,秦郁的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功夫不负有心人,总算找到它了。

    秦郁在开挖之前,从自己口袋里拿出了铜钱和红线,用系着铜钱的红线将那株百年野山参给绑住,然后她附身趴在地上,对着身前那株百年野山参拜了拜,这才开挖。

    秦郁用手里小铲子挖的很小心,百年野山参的根茎很长,而且四下分布的根须特别多,想要整个将其完整的挖出来,必须要费些工夫。

    我和秦老在一旁帮秦郁打下手,即便是这样,秦郁花费了将近两个小时,才成功将这株百年野山参给从地下挖了出来。

    野山参挖出来后,秦郁将拴在上面的红线解开,然后将百年野山参递给了一旁的秦老。

    秦老接过百年野山参说道:

    “秦郁,你这次可算帮了我和初九一个大忙,以后有任何事情需要我老头子帮忙,尽管开口。”

    “秦老,您可千万别跟我这么客气,您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支持我家里的生意,早些年经济危机,要不是您借给我爸钱救急,他的林场早就关门了,这些我都一直记在心里呢。”

    秦郁笑着对秦老说话,她笑起来的确很好看,杏眼柳眉,整个一美人胚子。

    “好,那我客气的话也就不多说了。”

    秦老将刚刚挖出来的百年野山参小心放进自己的背包里,然后对我和秦郁一挥手道:

    “风紧扯呼!”

    于是我们三人按照来时的路线原路返回。

    任务已经完成,而且回去的路况也较为熟悉,我们三人一路上马不停蹄,终于赶在日落之前下了山,回到了林场。

    秦郁的父母看到秦郁平安回来后,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了地,招呼我们留下来吃饭。

    我和秦老推脱不掉,在秦郁家的林场吃完饭后,这才驱车离去。

    坐在秦老的车里,我看着窗外,心里不断计算着时间,过了今天,距离我生日正好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如果师父刘文刀也能够顺利找到火鸟蛋,那么我就可以在我自己生日那一天迎娶鬼媳妇岳采灵。

    就是不知道她彩礼要多少钱?还有现代的什么三金五金她要不要?

    ……

    一路上我都在想和岳采灵结婚的事,回到谷谷县棺材铺的时候,都已半夜。

    秦老让我洗一洗赶紧回房间休息,明天一早我师父刘文刀应该会来店里接我去个地方。

    我好奇师父刘文刀明天一早来接我去什么地方,秦老却并不想告诉我,我只好带着满脑子的问号睡了过去……

    早上五点,我就被一阵敲门的声音给吵醒,迷迷糊糊中我下意识的以为是来着急买棺材的顾客,穿上衣服急匆匆去开门。

    打开门一看,站在门外的正是我师父刘文刀。

    “小子,赶紧收拾收拾,我带你去参加三年一度的竖旗大会。”刘文刀看着我说道。

    我听后一脸茫然:

    “师父,什么是竖旗大会?”

    “路上再跟你说,收拾一下,别忘记带上你的八卦伞和升棺印,抓紧时间。”刘文刀面带焦急之色。

    于是我不敢在耽误,连忙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将随身之物收拾好,全部带上。

    在出发之前我和秦老打过招呼后,出门坐进刘文刀的车里,直奔县城外开去。

    这是我第一次坐师父刘文刀的车,我虽然对车子了解不深,但奔驰还是认识,看来我师父还是个深藏不露的大款。

    “师父,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什么是竖旗大会了吧?”我问道。

    刘文刀将车窗放下来一半,点燃一根烟对我说道:

    “这竖旗大会乃是游走在阴阳两界中所有组织成立的一个仪式,每三年举行一次,参加竖旗大会的有茅山道士、少林高僧、湘西赶尸匠、苗族蛊师,甚至还有从东南亚等国外赶来的降头师,他们这些人聚在竖旗大会都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将自家门派的旗子高高立起,告诉阴阳界的所有人,他们的门派或组织还在。”

    刘文刀说着,停顿了数秒,然后转过头来看着我继续说道:

    “你们张家茅山升棺人的大旗,已有103年从未有人竖起,而今天你要完成这个任务!将升棺人的大旗高高竖起!”

 第三十六章 尊重

    在前往竖旗大会的路上,我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从口袋里拿出来一看,正是郭文娟打过来的。

    “喂,郭委员。”我接通了电话。

    “初九,你今天有没有时间,我请你吃个饭。”郭文娟在电话里对我说道。

    “郭委员,实在不好意思,我现在在高速上,今天肯定没时间。”我如实说道,其实我心里还是有些过意不去,毕竟郭文娟上次打电话请我吃饭,我也没时间去。

    果然郭文娟有些不开心了:

    “初九,你是不是故意不想见我?我就是单纯想请你吃个饭,没别的意思。”

    果然担心什么来什么。

    “郭委员,你这可误会我了,我现在的确没时间,要不这样,等我回来我联系你,我请你吃饭。”我说道。

    “行吧,现在你可是大忙人,老同学想见一面都见不到,算了,你先忙,我等你电话。”郭文娟说着挂断了电话。

    这时正在开车的刘文刀突然对我问道:

    “小子,女同学约你出去吃饭?”

    “嗯,就是上次和我一起被困在井下差点儿丢命的那个女孩。”

    被我这么一提醒,刘文刀一下子就回忆了起来:

    “那姑娘长得不错啊,身材也成,单独约你出去吃饭,肯定是对你有意思。”

    “师父,你可别乱说,人家看不上我,就是想请我们吃顿饭,表达下谢意。”我说道。

    刘文刀笑着摇头:

    “那可未必,以你师父这么多年来的感情经验判断,那女孩肯定对你有意思,你小子要走桃花运了。”

    我全当师父调侃我:

    “师父,您就别跟我开玩笑了。”

    刘文刀却一脸认真:

    “我可没跟你开玩笑,女孩脸皮本来就薄,一次也就算了,两次主动约你一起吃饭这说明了什么?这是在表达对你有好感的暗示。”

    “可算了吧,我估计我同学她自己都没想这么多。”我说道。

    刘文刀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玩味的笑容:

    “小子,等你跟她见面就知道了,总之我得提醒你一句,把握好机会拿下她,那姑娘不错。”

    “师父,可算了吧,人家对我根本就没那种意思,就算有我也不能背叛我的未婚妻岳采灵,她还救过我的命呢。”我说道。

    刘文刀长叹一声道:

    “你就一点儿没有你师父的风采,所谓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人生得意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你可不能为了一棵树而放弃整片森林,及时行乐……”

    师父刘文刀的话还没有说话,我突然听到车子外面砰的一声巨响,紧接着车子开始倾斜,发出一连串刺耳的声音,好像是爆胎了。

    报应来的这么快……

    刘文刀是老司机,而且奔驰都是防爆胎,车子爆胎后,可以继续以80码的速度行驶一段距离。

    坚持到下一个服务区,在服务区找了一个维修厂,换上了轮胎,再次启程。

    临近中午,我们才到达目的地,是一个年代较为久远的道观,道观名为“东岳三清观”,刘文刀带着我在道观大门前的空地将车子停好。

    我下车一看,好家伙附近停的都是豪车。

    道观门前挂满了红色的绸缎,张灯结彩像是过年,空地的正中间,立有一面红色大旗,上面龙飞凤舞写着六个黑色大字:“阴阳竖旗大会!”

    甚是气派。

    在进入道观之前,有两名道士专门负责核查前来参加竖旗大会之人的身份,师父刘文刀带着我走了过去。

    刘文刀笑眯眯的将我带到那两名负责核查身份的道士面前:

    “两位道友,张家茅山升棺传人张初九前来贵观竖旗立名。”

    那两名年轻的道士长得眉清目秀,但他们好似没有听到刘文刀的话,继续相互聊着看,看都没看我们一眼。

    刘文刀见此,并没有发怒,而是轻咳一声,将声音提高:

    “两位道友,张家茅山升棺传人张初九前来贵观竖旗立名!”

    其中一名道士嘴角长着一颗黑痣,他抬起头看了刘文刀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我们不聋,不用这么大声。”

    刘文刀笑着说道:

    “不大声你们也听不见啊。”

    另外一名扎着小辫的道士冷笑着说道:

    “张家茅山升棺人?张家好像早在一年多年前就被灭门了,哪里还有什么升棺后人。”

    刘文刀接着说道:

    “他就是张家茅山升棺人的后人,如假包换。”

    小辫子瞄了我一眼,脸上不屑的表情丝毫不掩盖:

    “你说是他就是?证据呢?”

    “初九,把八卦伞和升棺印拿出来给这两位道友看。”刘文刀对我说道。

    其实我心里面是不乐意的,从我们出现到现在,这两个人就没给我们好脸色,就跟欠了他们百八十万一样,甚至都没正眼看过我和师父。

    根本就不懂的最起码的尊重。

    但毕竟师父话都都已经说了,我只好暂时按压住心中的不满,将八卦伞和升棺印从背包当中拿了出来。

    “谁知道这八卦伞和升棺印是真是假?没有身份证明你们参加不了。”小辫子斜着眼都没正经儿往我手中的八卦伞和升棺印上面看。

    听到这话,我一下子就火了:

    “你们这是什么态度?看都没看就知道是假的?”

    一旁嘴角长黑痣的道士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用手指着我喊道:

    “别在这里大呼小叫的,我们说这些东西证明不了你们身份就是证明不了,赶紧滚蛋,别站在这里碍眼!”

    听到这里,我瞬间爆炸,刚要开骂,却被一旁的师父拦住了,他看着那两名道士笑着说道:

    “两位,你们应该知道我刘文刀绝不会带着不相干的人参加贵观的竖旗大会,麻烦行个方便。”

    说着刘文刀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了一叠现钞,递了过去。

    师父的所作所为,我虽能理解,但心里还是压着一口气,泥人还有三分火气,但刘文刀似乎一点儿脾气都没有,都被别人指着鼻子骂了,还笑眯眯的把钱送上去。

    不过“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的确是真理。

    那两名道士看四下无人,收下了刘文刀的现金,这才将我手中的八卦伞和升官印拿过去仔细端详。

    “东西没问题,在这里签字后就进去吧,记住道观之中不可大声喧哗。”小辫子说完将八卦伞和升棺印直接丢在了桌子上,像丢垃圾一般。

    本来笑眯眯的刘文刀看到这一幕后,瞬间变脸:

    “把它们给我捡起来。”

    刘文刀看着那两名年轻道士,语气冷冽,眼神如鹰隼一般。

 第三十七章 三清观主

    两名年轻的道士似乎并没有把我师父刘文刀放在眼里。

    其中小辫子撇着嘴说道:

    “刘文刀,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这里是东岳三清观,少在这里大呼小叫,看不惯就带着你的徒弟从这里滚蛋!”

    刘文刀冲上前一把抓住了小辫子的衣领,刚要动手,我却听到身后有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

    “刘文刀,没想到你就这点儿能耐,居然欺负一个三清观看守弟子,还真是越混越没人样了。”

    我回头看去,只见一个高大的中年男人大步走了进来。

    此人身穿一件黑色长袍,如此热的天气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在中年人的身后还跟着两个年轻人,男的俊朗,女的清秀。

    “给老子松开!”小辫子用力一拽,从刘文刀的手中挣脱。

    刘文刀并没有理会道士小辫子,而是转身看着那个走进来的中年男人笑着说道:

    “我当说出这种话的是哪位圣人,原来是个半死不活的活死人,吉万历没想到你现在还没断气,不过这脸色是越来越难看了,就跟死了半个月没埋似得。”

    叫吉万历的中年男人听到我师父的话,脸色更加难看:

    “刘文刀,你要是今天不来,我以为你早死了,这么多年不见,怎么今天想起来参加三清观的竖旗大会?难不成张家升棺人后继有人?”

    刘文刀淡淡地说道:

    “跟你有什么关系?”

    “话可不能说这么说。”吉万历说着把目光放在了我身上,打量着我问道:

    “难不成你身后那小子就是张家茅山升棺人的后人?张家拿那群只会抬棺材的废物不是已经死绝了吗?”

    听到这里,我当下就火了:

    “就算你们吉家死绝,我们张家也绝不了。”

    我看的出来,这个叫吉万历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从一开始出现就在找我师父的麻烦,所以我说话也没留余地,直接硬怼。

    吉万历看着的脸上有些阴沉:

    “小子,注意你的身份,说话的时候要有分寸,以免祸从口出。”

    我冷笑一声道:

    “这句话更应该对你自己说。”

    刘文刀也笑着说道:

    “吉万历,在这里多说无益,有什么事情咱们竖旗大会上见真章。”

    吉万历笑了:

    “好,那就走着瞧。”说完他带领自己两名徒弟签字后走进了三清观。

    吉万历走后,我师父再次把目光移到了那两名道士的身上,这次他没有说话,而是上前快速出手,那两名道士还没反应过来,伴随着清脆的响声,一人挨了一巴掌。

    很快他们脸上就浮现出了血红色的手印。

    那两名道士楞了数秒,他们显然没有意料到刘文刀会对他们突然动手,于是从椅子上站起来就要还手。

    我刚准备冲上去帮忙,这时院中响起了一声呵斥:

    “住手!”

    那两名准备动手的道士听到后这个声音后,立马停手,低下头一言不发。

    我往院中看去,看到一名身穿青色道袍,鹤发童颜的老道士站在不远处,他的手里握着一把拂尘,身上的鞋子、衣物一尘不染,颇有一种世外高人的感觉……

    “在里面我就听到大门处有些嘈杂,我当是谁来了,原来是升棺人刘文刀,这次打算带着哪门哪派的弟子竖旗立名?”老道士看着刘文刀问道。

    我师父对这位老道士特别尊敬,他先是走过去冲着行了一礼,然后才看着我对他说道:

    “三清观主,这位是我的徒弟,张家茅山升棺后人张初九。”

    “晚辈张初九,见过三清观主。”我说着也跟师父学着冲这位老道士行了一礼。

    老道士三清观听到师父的话后,双眼当中闪过一抹亮光,仔细端详着我,过了一会儿,他眼中的光芒逐渐暗淡,摇头说道:

    “唉……如此八字,实属可惜,不过既然来了,便都是三清观的客人,请吧。”

    师父这才带着我走进了三清观的大院。

    来到大院当中,我看到院子里还有零零散散的几人闲聊着,他们看到三清观主后,连忙起身上前行礼。

    “师父,那位老道士就是这三清观的观主吗?”我问道。

    刘文刀点头:

    “没错,你这次想要为你们张家升棺人成功竖旗立名,最后必须得到他的认可才成。”

    刘文刀说着,似乎想到了什么,于是接着对我问道:

    “对了初九,我刚刚还想问你一件事,忙起来就给忘掉了,你和秦老找到百年野山参了吗?”

    “找到了,我们运气还不错,虽然过程不太顺利,好在有惊无险。”我说道。

    刘文刀听后看了看周围,小声对我说道:

    “那就好,这次咱们来这里,第一件事是为了你们张家升棺人竖旗立名,第二件事情便是寻找火鸟蛋,这次来的人当中,有一个人手里有火鸟蛋。”

    “是哪一位?”我问道。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刘文刀对我卖了个关子。

    我转头看向观门那边对刘文刀问道:

    “对了师父,刚才那个吉万历是什么门派的?我感觉那个人的脸色就和死人一样。”

    “赶尸派,他们经常跟僵尸死人混迹在一起,修炼的乃是上不得台面的邪术,时间久了自身阴阳就会失衡,所以变成那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刘文刀说完,带着我穿过院子,走到了正殿当中。

    正殿里,坐着数十名来自五湖四海长年游走在阴阳两界的高人。

    我扫了一眼,发现大殿当中有道士,有和尚,有阴阳先生,还有算命瞎子和各种身穿奇装异服的人,当然吉万历和他那两名徒弟也在其中。

    吉万历眼尖,一眼就看到我师父带着我走了进来,于是他连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大声喊道:

    “各位先停一停,看看谁了来!”

    听到吉万历的话,本来正在聊天的众人全部都停了下来,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看向我和师父这边!

    刘文刀看到如此场景,笑着对我说道:

    “初九,看到了没有?这就是咱们升棺人的牌面。”

    师父这句话刚刚说完,大殿当中响起了一连串鄙夷的声音。

    看到那些人如此不待见我和师父,我到现在都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我们张家升棺人之前和他们这些人有什么过节?

    我正想着,便看到有一个弯腰弓背的阴阳老先生朝我和师父这边怒气冲冲的走了过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爱园艺花卉网 » 将两条白丝美腿扛在肩上抖动小说 |师傅在上徒儿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