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追到了娱乐圈顶流——请碰我

第九十三章 真凶

    我看到岳采灵脸上的神情,以为是自己操之过急,连忙解释道:

    “媳妇儿,我也不知道自己刚才为什么会说出那句话……”

    岳采灵听后看着我抿了抿嘴问道:

    “官人,我卒于南宋绍兴三十二年,身亡后阴魂不散,至今已有八百多年,你知道为何在这八百多年来,我从未转世投胎吗?”

    “为什么?”我问道。

    岳采灵轻轻叹息一声说道:

    “其实我的魂魄被人禁锢在麓山九岭坡,这也是我平时不来看你的原因,因为我根本就无法从麓山脱身,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因为官人手中的张家三书,那股神秘的力量将我召唤而来,而这一次我能顺利脱身跟官人你结为夫妻,也是因为你手中那本张家三书,不过……”

    “不过什么?”我赶忙问道。

    “不过我和官人你共处的时间就要到了,一个时辰很快就要过去,到了一个时辰,我就会被再次那强大的封印带回麓山九岭坡。”岳采灵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双眼当中的光芒逐渐散去,她接着对我说道:

    “官人,实在对不起,我也想跟你一直在一起。”

    “有什么办法能把你从麓山救出来吗?”我问道。

    岳采灵听后脸上突然闪过一丝慌乱之色:

    “不能,你不能去!封印我的结界还有三年,官人只需等我三年,若官人愿意等我三年,三年以后,我岳采灵定生死相随。”

    岳采灵说完这句话后,我突然听到身后的窗外有什么动静,于是起身走过去将后窗打开。

    打开后窗,我当即就被眼前所看到的一幕惊呆了,在屋子后面的空地上,不知何时飘满了数不清的黄色荧光,正伴随着夜风缓缓升空……

 文学

    岳采灵跟在我身后走了过来,她看到这些逐渐升空的黄色荧光后,双手放在自己胸前,冲着那些空地上的荧光深鞠一躬。

    看到岳采灵的举动后,我有些不解:

    “媳妇儿,外面空地上的那些黄光是什么?”

    此时的岳采灵已经红了眼眶,她看着窗外的荧光对我说道:

    “是我爷爷岳飞所统领岳家军兵将们的残魂,他们一直都在默默地守护者我,直到我今天结了阴魂,找到了依靠,他们才放下执念,魂归九泉……”

    听到岳采灵的话,我顿时对外面那些岳家军兵将们的残魂肃然起敬,也冲着窗外深鞠一躬。

    等那些黄色荧光彻底消散后,我开口说道:

    “媳妇儿,你爷爷岳飞要不是被奸人害死该多好啊,他一直都在保护着大宋的山河跟子民。”

    岳采灵也点头说道:

    “六郡归宋、长驱伊洛、进军蔡州、挺进中原,四次北伐,节节胜利,金兀术已弃守开封,下令撤退,如若不是宋高宗赵构的十二道金字诏令,如若不是秦桧那“莫须有”的罪名,爷爷也不会悲愤交加地从朱仙镇班师回朝,他定然能一鼓作气收复汴京城擒拿金兀术!”

    我站在岳采灵身旁,默默地听着她所说的话,能够深切感觉到她说到爷爷岳飞之时的悲愤和傲骨,她那看似柔软的身躯都在微微颤抖着。

    岳采灵说的没错,如若历史改写,宋高宗全力支持岳飞将军抗金,虽不一定会灭金,但一定会将宋朝所失去的土地、耻辱一并收回来!

    岳采灵看着窗外深吸了一口气,笑着对我说道:

    “算了,都已经过去了,也都变成历史了,只要现在的老百姓过得安稳平和,我相信爷爷他在九泉之下,也会笑逐颜开。”

    “没错,我们现在的国家越来越强大,以后不会再受人欺负了。”我说道。

    岳采灵点了点头,她看向窗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突然转头对我说道:

    “官人,时辰到了,我也该走了,如果你想我,就把我的灵位放在你床边,梦里就会见到我,官人切记,这三年当中千万不得踏入麓山九岭坡,切记……”

    岳采灵说完后,整个人瞬间化为一团白烟,等到烟雾散去,已没了踪影……

    我傻愣愣的站在原地,回想着她曾对我说的那番话,我回归头看了一眼被我放在床边的灵位,于是我马上回到床上躺下,准备和岳采灵在梦中想见。

    ……

    第二天清晨,我被噩梦给吓醒,我昨天夜里非但没有梦见岳采灵,反而梦见自己被一大群的僵尸追,好几次险些丢了自己的小命,吓醒的时候都冒出了一身的冷汗。

    我起床打开,走出房间,正巧看到秦老正在打开店门。

    秦老听到声音后,回过头看着我问道:

    “初九,醒的这么早?岳采灵呢?她回到灵位里面了吗?”

    我摇了摇头:

    “她走了。”

    “走了?什么情况?”秦老看着我问道。

    于是我便把岳采灵的魂魄被封印在麓山九岭坡的事情告诉了秦老。

    秦老听后眉头紧锁,他思索了一会儿对我说道:

    “初九,这对你而言不一定是一件坏事。”

    “秦老,为什么这么说?”我问道。

    秦老接着说道:

    “其一,你现在虽服用了避阴丹,但修为浅薄,自身的阳气有限,和岳采灵有着八百多年的鬼长期在一起,你的身体也迟早会被她给掏空,还不如趁你这三年的时间里努力修炼,有了深厚的修为以及自身浓厚的阳气作为支撑后,你俩即便长时间在一起也无大碍。

    其二,就是这三年里你可以专心的修炼,其实我早上醒来你还担心你,一旦身边有了一个这么漂亮的媳妇儿,容易深陷其中啊。”

    我听后连连点头:

    “秦老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修炼!”

    秦老听后将门栓放在墙边接着对我说道:

    “看来咱们得找个时间去一趟麓山九岭坡,查清楚究竟是什么人用的什么样的阵法将岳采灵给封印于此,只要我们不要太靠近就没问题。”

    “对了!”我突然想起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连忙跑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我在随身背包里找到蒋爷爷在我临走时交给我的那个红色的小布袋,我拿着小布袋走出了房间,抬头看到韩笑居然从另外一个房间走了出来。

    “韩姐。”我打了声招呼。

    韩笑冲着我点了点头问道:

    “初九,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

    这时秦老也走了过来,看着我手中的红色小布袋问道:

    “初九,这个就是蒋公明给你的那个记载着害死你父母真凶名字的布袋?”

    我点头:

    “没错,今天正是我生日,我也应该打开它了。”

    秦老点头:

    “打开吧,我跟你一起看看究竟上面写的是谁。”

    我颤抖着双手将这个期待已久的红色布袋打开,里面有一个纸条,我将纸条展开,看到了上面写着一个人的名字,当我看清楚这个名字后,只觉得天旋地转,大脑充血险些当场昏倒过去!

    纸条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三个大字:

    “刘文刀!”

 第九十四章 回村

    “刘文刀”这三个字,宛如是一把利刃,狠狠地扎进了我的心窝!

    让我呼吸都觉得困难。

    我拿着纸条的双手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身子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上。

    一旁的秦老和韩笑见此连忙上前扶住了我。

    秦老看着我手中的纸条对我说道:

    “初九,咱先冷静下来,你纸条确定没有拿错?”

    我深吸了一口气,缓缓摇了摇头:

    “没有,这么重要的东西,我绝对不会拿错。”

    一旁的韩笑开口对我说道:

    “初九,你先冷静下来,以我对你师父刘文刀人品的了解,他绝对不会做出杀害无辜的事情。”

    秦老也接着对我说道:

    “对啊,初九,咱们现在一定先让自己冷静下来,千万不要被冲昏了头脑,你自己仔细想一想,师父刘文刀绝不会是害死你父母的真凶,这其中一定有蹊跷!”

    我连续深呼吸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我开始思索,如果我师父刘文刀真如纸上所写就是害死我父母的真凶,那蒋超的爷爷为何让我来找他?

    难道这不是将我向火坑里推吗?

    再一个,若我师父刘文刀害死了我的亲生父母,那么他为何偏偏对我手下留情?不但不害我,反而还收我为徒倾囊相授,更是在危机当中多次救下我的性命,甚至还帮我们张家成功竖旗。

    他肯定不会是凶手,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想到这里,那股冲向大脑的冲动瞬间被理智给压制了下去。

    一旁的秦老和韩笑担心我因为冲动做出过激的事情,一直在劝我。

    “秦老,韩姐,你们不用说了,我也不相信我师父刘文刀就是害死我父母的真凶,如果他是真凶,我绝对不会活到现在。”

    秦老听我这么说,顿时长出了一口气:

    “初九啊,听到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和你师父总算是没有白疼你。”

    韩笑也点头说道:

    “初九,你还真让韩姐有些刮目相看,年纪轻轻便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让自己迅速冷静下来,说实话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都不一定做得到。”

    我看了韩姐一眼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这时秦老对我问道:

    “初九,这纸条你确定是蒋超的爷爷蒋公明亲手给你的?”

    “我确定。”我问道。

    秦老听后沉思了一会儿说道:

    “或许在你拿到纸条到今天的这些日子,有人在暗中来了个偷天换日,将里面的纸条换走,从中做计,故意陷害你师父。”

    其实我刚才心里面也这么想过,于是我便对秦老问道:

    “秦老,接下来我应该怎么确定这张纸条是否被人换过?”

    秦老抬头看了一眼门外说道:

    “只有一个办法,解铃还须系铃人……”

    “秦老,你是想去找蒋公明当面问个清楚?”韩笑问道。

    秦老点头:

    “没错,当初他将初九和自己的孙子蒋超一同交给我和文刀,从此以后音讯全无,我早就想去看看他了,初九当下已经顺利完婚,现在这个时候正是机会,况且这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韩笑用手托住自己的下巴思索着说道:

    “秦老,有一个关键的细节恐怕被你们忽略了。”

    “什么细节?”秦老问道。

    “为何蒋公明一定要嘱咐初九在他生日的当天打开这张纸条?难道说过了生日初九就有给自己父母报仇的能力了吗?显然这不现实,那蒋公明这么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韩笑说道。

    秦老听后叹息一声道:

    “蒋公明一向这般,我虽跟他接触的不多,但他经常把话说一半,他嘱咐初九这么做,应该有自己的计划和顾虑在里面。”

    “好吧,反正我近来也闲着无聊,不妨就让我司机现在过来,开车带你们一块去见见那个蒋公明。”韩笑说着拿出手机,给自己的司机打电话。

    “初九,你去房间里准备一下,把该带上的都带着,咱们过会儿就出发。”秦老对我说道。

    “好。”我答应了一声,快速回到房间里,将能够随身携带的物品全部都装进了背包里,包括我媳妇儿岳采灵的灵位。

    我背着包刚从房间里出来,韩笑的司机便已经到了。

    我跟在秦老身后走出了棺材铺,看到路边停着一辆黑色的奔驰商务车。

    上车以后,我将地址告诉了司机,司机开车带着我们三人朝着那个我从小长大的村子开去……

    路上韩笑坐在我对面,她一直在闭目养神,突然车子一震颠簸,她缓缓睁开眼了。

    “对了初九,你昨天夜里有没有跟你的鬼媳妇洞房?”

    我被韩笑这么突然且直接的一句话问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没……没有……”

    “这人跟鬼也是可以洞房的,你们不会都不知道吧?也难怪,都是第一次,难免没有经验,以后就知道了。”

    秦老干咳了一声说道:

    “韩笑,你可别教坏孩子。”

    韩笑看着秦老说道:

    “秦老,你们就是一群老古董,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这种事还需要藏着掖着吗?咱们要是不说,他们小年轻哪知道人鬼还可以洞房,对吧?”

    秦老被韩笑说的是无言以对,我见此只好岔开这个尴尬的话题:

    “司机师父,还有多久到?”

    “要是路上不堵车的话,估计也得下午才能到。”在前面开车的司机对我说道。

    韩笑听后接着对司机说道:

    “老姜,十一点左右的时候随便找个服务区去吃饭。”

    “没问题。”司机老姜答应后接着专心开车。

    我则是看着窗外不断划过的景色出了神……

    我不禁在想,如果纸条没有被人换过,那蒋爷爷为什么会把我师父刘文刀的名字写在上面?这其中究竟有着什么样的秘密和误会?

    亦或者说,我师父刘文刀跟害死我父母的真凶之间有着某种关联?

    我此时心中一片迷茫,不知道自己当下究竟应该相信谁。

    ……

    中午车子在高速服务区停下来休息,我刚下车身上带着的手机就响了。

    “喂,蒋超。”我接起了电话。

    “初九,过两天咱们老同学有个聚会活动,我帮你一起报名了啊,到时候咱们一起去参加。”蒋超在电话里对我说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爱园艺花卉网 » 所以追到了娱乐圈顶流——请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