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饱满的双乳公交车,上班突然想弄了

我和路泽明匆匆回家!

    马车回来时,路过通向村里的岔路口时,被村里爱嚼舌根的钱家婆子看见了。

    这两天村里也都知道孟奎家三丫头嫁出去了,夫家也是个穷的,住到了有野兽的山脚下。

    

 文学

村民在暗处说“哎,这三丫头也享不着福,嫁个外来户,不知道她状况,知道能要她?保不住就是在当地说不上媳妇儿,才混到这来的。”

    都是一边扯着闲话,一边笑,一边说三丫头可怜!

    虚伪至极!

    钱婆子当下眼珠一转,跑到孟奎家,看刘氏在院子里,马上隔着杖门就冲刘氏说道

    “呦,孟奎家的,大家都说你三女婿穷,人家也不穷啊,我才看见赶马车回来的呢!你说没给聘礼,是不是开玩笑的啊!说说给你多少啊!”

    刘氏当时一愣,随即好笑道:“穷鬼一个,有钱能要三丫头,你可别没事儿找事儿,跑这戏耍我!赶紧干活去吧你”

    “我没事儿才不会瞎说呢,就往村口那边的山去了!”

    钱婆子才说完,孟奎家旁边邻居院子也漏出一个脑袋,:“昨天我公公回来说,看见三丫头和她男人坐牛车从县里路上回来的!”

    邻居小媳妇儿幸灾乐祸的说道。

    平时刘氏就爱欺负她婆母,这,姑娘嫁个有钱的,自己还不知道,一点便宜没捞着,瞧生气去吧!嘿嘿。那小媳妇儿捂嘴乐着想。

    “你看,没骗你吧!”钱婆子嘚瑟的说着。

    接着钱婆子转身就走了,去上村里宣传去了!

    刘氏气的火冒三丈,有钱还敢白捡她眼皮子底下的人!

    马上跑回屋,叫了孟四儿,让小儿子去打探一下虚实!

    这一切我和路泽明都不为所知!

    我们到家后,把马车停好!

    开始研究盖房的场地问题!

    西侧的地才翻好,我打算种菜。

    西侧地有用,那就挨着木屋东侧盖起来!

    路泽明开始平整下土地,把灌木都简单收拾处理一下!

    我也没闲着,趁着木瓜忙乎着,观察下土地,决定种土豆!

    好几天了,我发现这个地方连土豆都没有!

    我呼唤了小空!

    “小空小空”

    “在哦,冰冰小可爱!”

    “现代研制的抗旱超早熟新科一号黄土豆,一千个一厘米芽的种块!”

    “这个可以有哦”

    昨天房侧翻好的两分地垄沟里,一溜溜带着种牙的土豆块躺在地上

    我拿着镐,原有的垄上又勾出十公分的沟!

    没有农家肥,我把常年树叶积压怄过的营养土依次分撒在沟里。

    接着种土豆。

    一边把土豆种下,一边培土。

    忙活了一个时辰,总算结束!

    还有一件事要问孟叔!

    看看天色不早了,我一路小跑,奔向村长孟叔家!

    是的,这两天,我感觉我身体好多了呢?是吃的?

    小空空间如果有型体的话,可能会撇嘴!明明是开启系统后为稳固空间,系统会强化主人身体!

    跑到孟叔家,他们三口人都在园子中浇水!

    我叫了孟叔,说了下我们要盖房子了,他惊的他嘴巴都合不上了!

    我简单扯了下:“泽明有一本祖传菜谱,我学会了,和酒楼和做,老板非常好,不但收我们的野物,还资助我们盖的房!”

    村长了然的点点头:“不是不义之财就行!”

    呃,孟叔真有想法!

    “对了孟叔,我想问,我们住的房子,那个地有地契吗?还有,后面的山能承包吗?”

    “我要把地契整明白了,万一房子盖好,出来个人,说是不合法,或是谁说自己是地主人怎么办!比如猎人!”我接连说道。

    本来还想说不立契,能躲些税的,但听到我的担忧,村长也觉得有道理。

    真的万一谁说这是无人地,来争一下呢!。

    “现在是没有人的,但也可以我这边出证明,明天咱们一起去县里,交些税,立个户就可以了!圈的面积约大,交的钱可能越多,但以后就按家里人头纳税了!”

    “还有后山这块儿,从来没人包山啊,包山干什么?”

    我挠了挠头,呵呵笑道:“包山养野鸡啊!种果树什么的啊!我现在有这个想法,把山包了!”

    “哦,呵呵”孟德干笑了一下。

    这孩子成婚后心到是不小,之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可不能让她瞎折腾,把路泽明那点底折腾没了,人家一生气,在不要她了,那可就麻烦了?

    “先立户吧!其他的以后在说。”

    “嗯,那好吧!”我回答道。

    我也看出孟叔眼里的不信任,也是,叫个认识我的人,都不带把我的话当真的,也就那个大木瓜,哦还有李伊诺,他两能信任我!

    “哦,对了,我一起和你去家里看看盖房的地方吧!”孟叔说。

    “好啊,孟婶、子灵也一起去吧!今天在城里没花钱弄了些吃食,给你们尝尝看!”我招呼到。

    “不要了吧,不用了,你们俩自己留着吃吧!日子还是要仔细些的!”孟婶拒绝着!

    “哎呀,走吧!”我上前拉了孟婶和子灵的手!

    孟叔也没吱声,我就拖了她俩一起去了我家!

    到了家里,我和路泽明又确定了一下规划,又讲给孟叔听!

    孟叔没有听懂,但是想着,年轻人,自己折腾去吧!

    还是孟叔和路泽明平外面的地,孟婶帮我给之前种的青菜上些水,我和子灵做饭!

    子灵看火!

    我把米饭入锅,下午买的五花肉切块焯水,用糖上色,添汤开炖!

    倒出手来,把下午要的肥肠拿出来,去河边洗净,回来切成小块,用料酒花椒稍加腌制!

    不一会,香味外飘,红烧肉红亮软烂!小香菜揪断扔里一把,出锅!

    锅中填水,肥肠焯水捞出,下锅爆炒,酱油上色,干红辣椒,白菜片放里翻炒几下出锅!

    子灵出门去喊他们吃饭!

    趁子灵出门,我又做了个蛋花汤!

    不一会儿,几人都回来了,净了手。

    孟叔看着桌子,不出意外,俩菜,外加一汤一萝卜小菜!

    这孩子,太不会过日子,哎!

    都落座后,其他三个菜都知道是什么,就是这炒白菜的,是什么?怪怪的味道!

    路泽明恍然大悟,“是下午时的猪大肠?”

    “是啊是啊,尝尝怎么样!”我一脸期待!

    “不是,你这孩子,这脏污物怎么能吃呢!那是装,装那个的啊!”孟婶嗔怪道!

    说着还赶紧看了看路泽明,怕他挑我的理!

    “你们想的不对,真的非常好吃的!”我说完就夹了一块放进嘴里,大口的吃起来!

    这时,子灵也夹着一块儿,吃了,闭着眼嚼几下,不住的点头!

    子灵想,她就说吗,如冰姐姐做的东西一定是好啊的!

    我不知道她的想法,如果知道,我得哭笑不得,我做了什么让子灵就这么相信我了!

    紧接着大木瓜,孟叔,孟婶也相继尝试结果~

    结果就是光盘了!

    又光盘了!

    孟婶非要讨教肥肠做法,还不花什么钱,还好吃,必须给自己家添菜!

    吃完饭我们又商议了一下明天的行程。

    我把钱直接给了孟叔,明天孟叔直接收了野物,然后来我家汇合,然后直接随我们去县城,办房前屋后的地契。

    孟德也想,正好看看他们收野物的酒楼靠不靠谱。

    一天就这么结束,开始洗漱。

    我要把这两天的衣服洗一下!

    我犹豫了一下,问到:“木瓜,我要洗衣服啦,你的衣服用我帮你洗吗?”

    “不用啦,我可以的!自己来吧!谢谢:”路泽明有些习惯了木瓜的称呼!

    想到要洗衣服,现在在外面支架子好像有些晚了。

    于是路泽明在灶间左右墙上钉了钉子,牵了一根绳,搭衣服。

    弄完后,他就出门去河边洗衣服洗澡了。

    我也开始忙活!

    “小空小空,洗衣液来一瓶,小内内来一个!”

    “可爱的主人,收到!”脑海里小空的声音传来!

    洗衣液到位!

    小内内到位!

    “小空真棒,三克油”我夸赞道。

    “等等小空,这个黑色蕾丝几根绳是什么鬼?我要纯棉小内内啊!”我无语至极!

    “哦!纯棉小内内到位,伦家是想到已婚小可爱就应该是走性感风的啦!”

    “滚蛋,谁已婚!我还是单身青葱少女”

    明明是枯葱少女么,系统小空默默地想!

    我也在一边想,这小空,怎么还带有色思想呢!

    在说这,能取生活用品也有些鸡肋,每每我想拿点啥,都得想着,如果木瓜问我,我怎么解释东西是怎么来滴!

    洗漱完,衣服和内衣搭在绳子上,路泽明回来,也把衣服往上搭!

    结果尴尬了!

    路泽明个头太高,油灯也不是非常亮,从绳下路过时~

    呃,我洗的内内被他刮掉,挂在他头上啦!

    是的,挂头上了!

    重点是这货从头上摘下来,一脸迷惑的拿进屋内,问我:“冰冰,这是神马东西?帽子吗?没看你带过啊?还有这帽子怎么如此奇怪呢!”

    她叫我木瓜是独一无二的,我叫她冰冰也挺好听的,路泽明想到!

    还特么叫冰冰,起我一身鸡皮疙瘩!

    来不及多想,眼看着他就要抻开研究,我赶紧冲上去,蹦高高,一把从他手里,把我的内内夺下来!

    瞪了他一眼,搬来板凳,爬上去,塞在晾衣绳上的衣服下面!

    过程中,他看我搬凳子,竟然还想帮我挂!又遭到了我的一记飞刀眼!

    路泽明无辜的摇摇头!深感:女人心,海底针,怎么了就突然这样呢!

    早些睡,明天还有很多事情。

    我们俩收拾妥当,地上一个,床上一个,沾枕头就着,好梦!

    有人好梦有人烦。

    打探消息回来的孟四儿,咬牙切齿的和孟奎夫妇学着自己看见的!

    “真的有马车,如果不是马车扎眼,咱们用不上的话,我就给牵回来,还有,他们吃肉呢,做的可香了,没馋死我,如果不是村长在那,我就连锅都给他端回来!”

    孟四儿比比划划的在那“如果~就”的造句,各种嫉妒,各种放狠话。

    刘氏也各种咒骂!

    “行了,如果不是你贪便宜,能整这么个烦心玩意儿,捞到啥了,捞到气了!”孟奎满脸怒气的说道。

    刘氏一下就没声了。

    但接着刘氏又炸起来“好你个死鬼,我图什么,我不图咱这穷家能宽裕些,你的娃儿能吃上饭!你又来说我”!

    孟四儿在旁边傻呼的问“啥意思?”

    “都睡觉”孟奎一声低喝。

    一下都没声了,都回屋了!

    这一夜,刘氏无眠,想怎么去小贱人那扣出什么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爱园艺花卉网 » 玩弄饱满的双乳公交车,上班突然想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