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教授不好惹符黎;窃欢(小秘书 H)

时间:2022年02月08日 8:26:23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47)次
[导读]     温惜筠看着沈丹雪找人运进宫的胭脂水粉,每一个瓷瓶都雕刻着幻颜司三个字,瞧着倒是精致。    她狭长的凤眸,细细的端详着,尖锐的护甲从其中一个瓷瓶中抠.挖出一小块嫣红色的口脂。&nbs...

    温惜筠看着沈丹雪找人运进宫的胭脂水粉,每一个瓷瓶都雕刻着幻颜司三个字,瞧着倒是精致。

    她狭长的凤眸,细细的端详着,尖锐的护甲从其中一个瓷瓶中抠.挖出一小块嫣红色的口脂。

    那口脂润滑,还透着一股芳香之味,不同于花香之腻,也不同于香料之重,倒是清新脱俗。

    温惜筠手中握着那瓷瓶,眸光淡淡的朝底下跪着的女子看去:“你瞧瞧,这就是幻颜司的胭脂水粉,人家不止研制出比你们好一百倍的胭脂水粉,还研制出了样式各异,功效各异的养颜,养肤的东西。”

    春玉跪在地上,脸色怯怯。

    她耸着肩膀,半点没有在外面的盛气凌人。

    “娘娘,奴婢知罪,奴婢也不知魏婉究竟是怎么研制出这些东西的。”

    温惜筠冷笑一声,拖着宽大厚重的裙摆,缓缓的走到春玉面前:“不知?”

    春玉紧张的咽了口口水,真怕自己的下场和春花一样。

    “娘娘,奴婢真的知罪,请娘娘降罪,是奴婢的疏忽,是奴婢无用,才会让魏婉钻了空子。”

    温惜筠绕着她跪在地上的身影,缓缓而行,大殿中的宫女内侍,大气也不敢喘一声。

    “说说,这个越,寻暮坊的盈利几何?”

    春玉顿了顿,回道:“回娘娘,寻暮坊的盈利与之前并没有相差多少,幻颜司虽然风头大盛,但去的人,都只是平民百姓,根本没有多少家产,去买贵的东西。而达官贵人的妇人,小姐,鄙夷与百姓同用,便一直都来的寻暮坊。”

    “那看来,幻颜司,是民之所向了?”温惜筠眉头微蹙。

    春玉继续道:“不,娘娘,咱们寻暮坊是绝对不会被幻颜司比下去的,魏婉她虽然擅于利用民心,但她到底是小门小户出来的,根本不懂高门大户家,自视高人一等的心思。”

    “呵呵。”温惜筠停下脚步,看向春玉的目光多了些戾气:“你都想得到的东西,难道我她会想不到吗?人家能将一个貌丑无颜的妇女,变成一个倾城美人,让人见了根本认不出来,你能吗?”

    春玉连忙叩首道:“奴婢不能,奴婢该死。”

    温惜筠伸出一只手,落在春玉的头上:“春玉,别辜负本宫对你的期待。”

    春玉被吓得身上狂出冷汗。

    温惜筠继续道:“她今日能招揽百姓,明日便能引得贵族世家之女子前去,届时,寻暮坊的盈利就会一塌糊涂,更何况,幻颜司除了脉胭脂水粉,还卖绫罗绸缎,特制独一无二的衣裳首饰,你若不做点什么,早晚都得让人比下去。”

    说罢,她收回的手,将手中的口脂朝春玉的手上丢去:“本宫这儿,有许多幻颜司的东西,你拿去,让人好好看看,都是用什么做的,另外……将一瓶中,加点东西,找人,找个机会,放回到幻颜司。她的店开了这么久,得经历点儿风浪。”

    “是。”春玉攥着手中被扣出了一些的口脂,垂着头,暂且松了口气。

 文学

    ……

    魏婉回到镇国公府后。

    瞧着府内长廊下,还悬挂着六角灯笼,灯笼被晚风吹的左右摇曳,显出一种飘零之感。

    她心中蓦的一股惆怅。

    沈暮都离家这么多天了,不知还好不好。

    “姐姐。”宋安手中攥着一本诗经,站在长廊下,皱眉看着魏婉的身影。

    魏婉听见唤声,眉头倏然一展,朝宋安看去。

    在太学待了几日,这小子倒像是脱胎换骨了一样,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凛然正气。

    “你这么晚不睡,在这儿干什么?”

    宋安瞧了眼手中的书籍,走到魏婉面前道:“我睡不着,在这儿看看书,姐姐,你今日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魏婉刚要蹲下身子,跟他平视着说话。

    宋安却拽住了她的衣袖:“姐姐,你怀有身孕,不能经常蹲着,你站着说话,我听着就好。”

    说着,他低着头,似乎在遮掩着什么。

    魏婉心细如发,如何察觉不到他的小动作。

    “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儿了?”

    “没事。”宋安眼眸微动,低声道。

    魏婉用手指勾起他的小下巴,迫使他仰头看着自己。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宋安的右眼边缘,一大片青青紫紫的痕迹,在他那不算白皙,却干净的脸上显得格外清晰。

    “这是怎么回事儿?”

    宋安眼眸稍稍躲闪了一下:“摔得。”

    魏婉皱眉,提着他的后衣领就往屋里走。

    宋安不敢挣脱,怕伤着魏婉腹中的孩子:“姐姐,你干嘛啊,我真的没事。”

    魏婉脸色阴沉,颇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态:“学会骗人了啊?这是摔得,你唬谁玩呢?你以为我是傻子吗?”

    一直提到屋里,魏婉才凝眸细细的看着宋安脸上的伤势:“身上其他地方,可还有伤?”

    “没有了。”宋安低着头,漆黑的眼眸凝视着自己的鞋尖。

    “谁干的?”魏婉严肃的问道。

    宋安眼珠在眼眶中打了个圈:“就是跟太学中的学生,闹了些别扭,动了手,不碍事的。”

    “闹了些别扭?伤的这么重?谁先动手的?”

    “我。”宋安简短的吐出一个字。

    魏婉脸色一僵:“你没事,你跟人家动手干什么?我告诉你,你只有在保证自己能够全身而退的情况下,才能跟人动手知道吗?”

    “哦。”

    魏婉朝外吩咐道:“三宝,去拿些消肿止痛的。”

    她说完,又转头看着宋安:“你不是轻易跟人家动手的性子,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跟人家动手,打伤你的人是哪家的?”

    一连好几个问题,宋安垂着头,鼓着腮帮子,不言不语。

    魏婉脸色愈发阴沉,这孩子怎么一到这个时候,半句话都不说是怎么回事?这不是纯粹的让人着急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31776.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