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学长桌子下手不安分真实/我征服了公么夏夏

时间:2022年02月08日 8:35:30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48)次
[导读] “有娘生,没娘养的,听说你现在是在镇国公府养着是吧,魏婉那个野丫头,教出你这样的野孩子,也没什么稀奇的,都一样是小门小户里出来的。”    宋安咬着后槽牙,低着头,凝视着鞋尖。   ...

“有娘生,没娘养的,听说你现在是在镇国公府养着是吧,魏婉那个野丫头,教出你这样的野孩子,也没什么稀奇的,都一样是小门小户里出来的。”

    宋安咬着后槽牙,低着头,凝视着鞋尖。

    半晌,他终于忍不住,抬起头对那个妇人说,“你胡说什么,你才是有娘生没娘养,高门大户里出来的又怎么样,一辈子就高人一等了吗?”

    那妇人插着腰,丹凤三角眼倒勾着,一股子尖酸刻薄味儿。

    她正要开口再骂,魏婉冷着一张脸,穿着一件水绿色稍宽大的衣袍绕过书院的假山,走了出来。

    “有娘生,没娘养,这位夫人说的真是不错。”

    清亮的嗓音,落在众人耳中。

    风声徐徐,竹叶沙沙作响。

 文学



    三青唇畔勾着笑,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

    真是不巧,刚一来,就瞧见自己养了那么多天的崽子,被这么多人围着欺负,啧。

    “姐姐。”

    宋安看见魏婉后,脸色微微一顿,攥紧的双手也不由自主的松开:“姐姐,你怎么来了。”

    魏婉朝他睨了一眼,神色淡淡,却面朝着方才那言行粗鄙的妇人说:“我不来,谁给你撑腰啊。我们镇国公府人,哪轮得到别人在这儿教训,便是做错了事,那也该我管教。”

    周围的人脸色有一瞬间的青紫,谁不知道魏婉现在是一品诰命,虽然是村妇,那也是有身份的。

    一群人,在这儿说她坏话,正巧被她听到。

    谁心里不有点膈应。

    “三青,这是哪家的夫人公子。”魏婉目光直视着妇人。

    三青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旋即答道:“陈伯候的继任夫人,庶次子。”

    那妇人一听到这句话,整张脸色都变了。

    她生平最讨厌别人管她叫继任夫人,在京城,所有人见着她,都得恭恭敬敬的称呼她一声侯夫人,可现在,却被一个小厮,明目张胆的叫做继任夫人。

    还管他的儿子叫庶次子。

    要知道,她为了让他的儿子成为名正言顺的嫡子,那是花了多少功夫!

    “哦,原来是继夫人和庶次子,我怎么方才听到,继夫人自称自己的儿子,是侯府的世子呢?不知这事儿,与陈伯侯商量没有啊?”

    魏婉一针见血,右手摆弄着左手干净的指甲:“不知这位继任夫人是何来历啊?”

    三青继续道:“陈播候的继任夫人,是前夫人刘明.慧的庶妹,刘明茹,刘家是京城官宦世家,不过刘大人已因老致仕,刘家除却三嫡女在宫中被封为明妃,嫡长女已故,庶三女为陈伯侯继任夫人,刘家没有其他人了。”

    魏婉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三青的记忆力可真是好。

    殊不知,对于安乐门的门主来说,所有人都必须记下京城上至五十年起步,所有的官员,人物,世家关系。

    魏婉笑意不达眼底的看着刘明茹:“刘夫人,你身为陈伯侯的继任夫人,身上到底是有身份的,你大庭广众之下,跟一个孩子计较,不觉得有失身份吗?”

    刘明茹脸色阴沉,她的长姐,是她最厌恶的人。

    可今日,却屡次被提起。

    甚至,还公然将她和长姐,三妹放在一起比较。

    “这个孩子,将我儿子打成这样,你不觉得你应该给我一个交代吗?”

    魏婉走到刘明茹身前,垂眸看着那小胖子:“这也没伤到哪儿啊?不就是眼眶挨了一拳吗?小孩子打打闹闹很正常啊!我弟弟也受伤了啊!互有伤患,我们做大人的,不必掺和。”

    刘明茹直向抬起手,朝魏婉那笑意盈盈的脸上扇一巴掌。

    “你管这叫没受什么重伤,那什么叫重伤,小打小闹,我儿子的眼睛肿成这样,你管这叫小打小闹。”

    魏婉轻笑一声,问那胖子:“你来说说,宋安为什么要动手打你。”

    那胖子腮帮子上的肉都快垂到自己的脖子上,看的魏婉心中无奈。

    就这样的,陈伯侯若是有点脑子,就不会将其定为世子。

    “就是他先打我的,你要是不信,可以问这里在场的每一个人,他们都看见了。”

    魏婉淡漠的目光扫视了一拳围着的夫人小孩:“你们都认为是宋安 没有任何理由,就动手打人吗?”

    那几个孩子,显然都是娇生惯养惯了,又跟着那胖子,整日狐假虎威惯了,不用人指使,就重重的点了点头。

    刘明茹的底气明显足了,开始趾高气昂的对魏婉说:“你还有什么话说,这里这么多人都看见了,是这个野孩子,先动手打的人。”

    宋安一脸阴霾:“我没有,是你们先骂我的。”

    魏婉眼中闪过一抹厉色:“原本我真以为,是小孩子之间的小打小闹,不想管的。宋安,昨日教导你们功课的人是谁。”

    宋安指了个在人群外围,站着看戏的中年男子。

    “是教我们,孔孟之道的先生。”

    所有人的目光都顺着宋安手指的方向看去。

    那男子明显没想到,这火会烧到自己的身上,神色一僵,收拾了面部表情,仙风道骨的走了过来。

    “各位夫人。”

    宋安道:“昨日,我们起争执之时,这位先生,就在现场。”

    魏婉看向那男子,彬彬有礼的施了个礼:“先生是教学生孔孟之道的,想必见解独到,孔子一生践行,文,行,忠,信。人而无信,不可知其可也。先生既然能为人师,也必定奉行诚信之道,先生在现场,对当时的情况,一定十分清楚,先生不如说来听听,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男子双目朝四周看了看,那群有头有脸的夫人,都朝他挤眉弄眼。

    宋安道:“是,孟子言,非之无举也,刺之无刺也,同乎流俗,合乎污世,居之似忠信,行之似廉洁,众皆悦之,自以为是,而不可与入尧舜之道,故曰德之贼也。这都是先生教给我的。”

    三青眉梢微挑。

    这两个人一唱一和的,别人都说野丫头,野孩子,谁知道这一个野丫头,一个野孩子,孔孟之道,却说的一个比一个精彩。

    啧。

    魏婉回头,看着宋安的眼神 隐隐浮现出了赞赏之意。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31794.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