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一层一层剥开你的衣服,男朋友不想拿出来

时间:2022年02月08日 11:44:46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51)次
[导读]   慕言瑾惨白着脸,他现在就是一个废人,什么都做不了,更别说守护东皇山了。王雅琴闻言美眸一瞥赵铁柱,媚笑道:“嘴还挺甜。”说话间,王雅琴再扭了扭细腰,两人的身体之间几乎已经没有了间隙。要说这一幕,赵铁柱在来...

  慕言瑾惨白着脸,他现在就是一个废人,什么都做不了,更别说守护东皇山了。王雅琴闻言美眸一瞥赵铁柱,媚笑道:“嘴还挺甜。”

说话间,王雅琴再扭了扭细腰,两人的身体之间几乎已经没有了间隙。

要说这一幕,赵铁柱在来之前可是咋也想不到的。

他来找雅琴王雅琴,本是想要商量一下把她家的后山租给自己种果园,却没曾想竟撞到王雅琴正躺在床上把玩着某种“玩具”。

当时的场面那叫一个尴尬,可短暂的尴尬之后,欲望驱使着王雅琴,竟是一把拉过赵铁柱,两人倒在床上,王雅琴顺势钻进了他的怀里。

赵铁柱有些慌乱,躺在床上一动不敢动,就这么直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王雅琴。

王雅琴伸手撩开赵铁柱的上衣,露出那结实的胸肌,随后忒不老实的在赵铁柱的胸肌上摩挲着,随后慢慢转下,摸到了腹肌。

“王雅琴……”赵铁柱喉结蠕动着,声音低沉,身体逐渐发热,一张脸也泛起一抹异样的潮红色。

王雅琴衣衫半解,双眼一层蒙蒙水雾看着赵铁柱。

白花花的皮肤在眼前晃着,赵铁柱心里咯噔一下,这场面,刺激!

要说这场面,换做其他男人,早就野兽般的扑上来了,可身下的赵铁柱,似乎除了脸红脖子粗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动作。

王雅琴心里疑惑,想到什么一般猛然抬头看向赵铁柱,神色怪异道:“你不会是个雏儿吧?”

赵铁柱神色略显尴尬,嘿嘿干笑了两声,王雅琴心里有了主意,更加兴奋了,忍不住伸手,三两下之后,赵铁柱没裤子了。

他立刻感觉自己下面凉飕飕的,激动之下,双手自然的滑到王雅琴的后腰往下按了按。

“嗯哼~”王雅琴吟了一声,脸颊早就红成了苹果,酥酥麻麻的感觉刺激着王雅琴身子软绵绵的,她下意识的扭动身体,希望两人距离更近一些。

赵铁柱双手越来越用力,王雅琴就更加兴奋了。

但赵铁柱还是感觉不过瘾,一伸手,三下五除二的褪下了王雅琴的碎花长裙。

衣下的美妙顿时映入眼帘,赵铁柱心里更是激动,兴奋的伸出自己的咸猪手。

“嗯哼~”王雅琴惊呼了一声,双手再也支撑不住,身子一软就瘫倒在赵铁柱的身上。

皮肤之间异样的触感让赵铁柱浑身一个激灵,他忍不住了,猛地一抬头,粗暴的抱着王雅琴的脑袋对着嘴唇就吻了下去。

王雅琴情到深处,一点也不害羞,激烈的回应着。

很快,两人都忍不住了。

 文学

王雅琴挪动自己的身体,看准位置就想和赵铁柱直接‘刀剑相向’!

可如果直接上的话,赵铁柱没准还能有点出息,但两人在床上厮磨纠缠了半天,一来二去的,赵铁柱的感觉早就兴奋到了顶点。

这会儿被王雅琴微凉的小手抓捏着,还没来得及进去,他登时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尿意。

糟了!

赵铁柱双手抱着王雅琴的腰,身子不由自主的抽搐了几下。

看到赵铁柱瘫在床上不动了,王雅琴愣了一愣,她可是过来人,啥不知道?诧异的低头看向赵铁柱。

赵铁柱尴尬的看着王雅琴,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嘿嘿的傻笑着。

他缴了枪,王雅琴心里的火热迅速消退,明明到最精彩处了,却被半道儿腰斩,王雅琴自然不满意。

可是能有什么办法呢?

不过王雅琴也看得开,来日方长,这次虽然泡汤了,但下次还可以培养嘛。

想了想,王雅琴从赵铁柱的身上爬了起来眯眼一笑,看向赵铁柱说道:“没关系,王雅琴先去洗洗,你不要走哦,王雅琴一会儿给你做好吃的。”

但赵铁柱哪还有脸继续呆在这里,趁着王雅琴出去的当口,赶紧穿上衣服,飞也似的跑了。

从王雅琴家出来后,赵铁柱一路唉声叹气的,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怎么自己就那么没出息呢?

还没来得上垒呢,自己倒先缴枪投降了,那要是能和雅琴王雅琴大战三百回合,啧啧啧,想起来都是人生快事啊!

说到这儿,赵铁柱脑海里又浮现出王雅琴勾人魂魄的美臀,还有那顿峰峦,不知不觉间,那玩意又似乎要开始充血了。

赵铁柱赶紧晃了晃脑袋,唉,算了,先回家吧,为避嫌,赵铁柱还特地绕了点路回家。

刚拐过拐角,迎面忽然撞见一个人直愣愣的杵在那儿,吓了赵铁柱一大跳。

定睛看去,这才发现是村西的二傻子,这大热天的,还穿着脏兮兮的棉质长袖,也不知道热不热。

看二傻子直愣愣的杵在门口伸长了脖子东张西望着,赵铁柱心里好奇,走过去疑惑的问道:“二傻子,你这看啥呢?”

“柱子哥,我……我媳妇儿在院子里洗洗……洗澡,我,我爹让我放哨看着点,不让人偷看。”二傻子嘿嘿傻笑着说道。

二傻子的媳妇儿?

刘洁,赵铁柱的脑海里蹦出这个名字。

要说这刘洁也命苦,那可是村子里少有的大学生回来的,人长得也水灵,可惜偏逢一个烂赌成性的老爹,为抵债,把刘洁嫁给了同村的二傻子。

又想起二傻子说刘洁在院子里洗澡,赵铁柱便也伸长了脖子朝院子里看去。

可惜距离有点远,虽说墙头低矮,但却啥也看不到。

二傻子这时候倒激灵了,看到赵铁柱贼兮兮的朝院子里看,顿时警惕的问道:“柱子哥,你在干嘛?!”

“嘘!小声点。”赵铁柱吓了一跳,赶紧做出一个噤声的姿势,想了想,信口胡邹道:“我看你傻里傻气的站在这里放哨,这不行,这太明显了,着要是有人去另一边偷看,你就发现不了了,所以我寻思帮你放哨看着点,反正我也没事。”

二傻子眨了眨眼睛,稍微捋了捋,觉得这个主意不错,感激的看着赵铁柱说道:“那好,谢谢柱子哥。”

“客气,都是自家兄弟。”赵铁柱心头一喜,一副大义凛然的摆了摆手,然后小心的朝墙头摸了过去,凑近了些。

二傻子果然啥也不说了,反倒听了赵铁柱的话更警惕的四下张望着。

刚到墙角,赵铁柱听见一阵哗哗的水声传来,刘洁果然在院子里洗澡,而且听起来距离还不远!

他心里一阵热乎,慢慢立起身子,拉长了脖子贼兮兮的朝院子里望去。

村子里的墙头大多都是乱石堆砌,中间泥土填缝出来的,低矮且不平整,中间凹陷处冒出一个赵铁柱的脑袋尖儿倒也不是那么明显。

赵铁柱心脏快速的跳动起来,双手趴在墙头,尽量让自己的呼吸平缓下来。

院子里,赵铁柱看到了刘洁那光条条的身体。

一个硕大的木盆放在坑坑洼洼的青石地上,旁边放着一个小板凳,刘洁一丝不挂的坐在上面,手拿一个木瓢时不时的舀水淋到自己身上。

她坐着的位置是侧身对着赵铁柱的,赵铁柱随意的一瞄就看到她胸前引人注目的柔软。

一看就是未经过多少开垦,他想着这二傻子啥也不知道,这刘洁也不知道有没有被二傻子给拿下。

此时刘洁正一只手不断的舀水,另一只手慢慢的清洗自己的身体。

赵铁柱心头不仅感慨,女人果然是水做的,皮肤细嫩,随便一捏就变形。

他咕咚一声咽了口唾沫,心里暗自欣喜,的亏是绕了点路从这边走,不然怎么可能看到如此香艳的一幕?

今天可真是个好日子!

看着刘洁,赵铁柱脑海里又浮现出王雅琴那压在自己身上的美妙一幕,虽说两人都光着身子,但却完全不是一种风格。

王雅琴那可是真真切切的人妇,年纪也比刘洁大点,属于熟透了的那种,咬一口,甜到心窝窝里。

这刘洁呢,虽说也嫁人了,但丈夫却是二傻子,有没有被拿下都还另说,整个人都显得青涩稚嫩,属于将熟未熟的当口,而且刘洁身材保持的很好,苗条的身体,小腹上没有一丝赘肉,紧致的绷着,光洁有弹性。

正想着,刘洁忽然站了起来,赵铁柱赶紧撇开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聚精会神的偷看起来。

她微微扭转身体,背对着赵铁柱,又开始舀水从上而下的淋在身上。

赵铁柱有些失望,这角度可不太好,他可还没好好的欣赏那对峰峦呢,这咋背过去了。

也就在这时,许是刘洁要洗自己的腿,她慢慢弯下腰来,挺翘的美臀正对着赵铁柱的脸!

赵铁柱看着刘洁整个翘臀就这么完整的暴露在自己面前,心里兴起一股强烈的冲动,恨不得直接翻过墙头冲过去好好的揉搓一番。

但他不敢这么做,这要是进去了,怕是得被二傻子的老爹乱棍打死。

翘臀中间,因为刘洁姿势的关系,赵铁柱该看到的不该看到的全看到了。

赵铁柱看的火急火燎的,忍不住感慨起来,这二傻子也是好命,水灵灵的一个大姑娘,就这么被他给霸占了。

要说这刘洁的老爹刘颖豪,也真是混蛋,这么好的姑娘,就为了欠二傻子家的那点赌债,就这么把自己的宝贝女儿给卖了,真是混账,赵铁柱一个外人都恨得牙痒痒的。

转过头看向去,二傻子还在警惕的东张西望,赵铁柱都被气乐了,轻声问道:“二傻子,你媳妇现在可没穿衣服,你不要看看吗?”

谁知二傻子却一脸得意起来,不屑的说道:“切,有啥好看的,我爹可是经常让她光着身子给我俩洗澡来,不穿衣服有啥稀奇的。”

“啥?”赵铁柱愣了愣,反应过来二傻子的话顿时一瞪眼睛:“啥?你说啥?你爹……你爹让你媳妇儿光着身子给你俩洗澡?你和你爹?”

“对呀。”二傻子得意的点了点头。

靠,这什么情况?赵铁柱忍不住爆了声粗口,二傻子他爹他知道,叫王根生,平日好赌,没想着还是个老色鬼,二傻子的娘死的早,这老流氓竟然这么胡来?

难道不知道这是乱伦吗?竟猖獗到和儿媳妇儿一起洗澡!莫不是觉得二傻子不行,这老流氓自己要亲自上阵留种了?

这时,王根生穿着背心大褂子从里屋走了出来,看了看院子里正撅着屁股洗澡的刘洁,顿时嘿嘿一笑,一边快步走过去,一边伸手就要脱下自己的衣服,显然是打算和刘洁一起洗澡了。

赵铁柱也看到了王根生,尤其是看到王根生在脱衣服的时候,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这老流氓竟然真的这么无耻!

刘洁察觉到动静,扭头看到王根生正在脱衣服,脸上闪过一丝慌乱和害怕,最终也没做什么,只是咬紧牙关,依旧光着身子站在那里。

二傻子也看到了王根生,眼看王根生脱掉了背心,立马想起了三人同浴的美景,于是扯着嗓子喊起来:“爹,我也要洗澡。”

这一嗓子不打紧,却是吓了赵铁柱一大跳。

王根生听到声音扭头看过来,忽然愣住了,墙头,两个脑袋也正看着这个方向,一个是自己的儿子二傻子,另一个……是一脸错愕的赵铁柱!

四目对视,尴尬,大写的尴尬!

王根生和赵铁柱几乎同时瞪起了眼睛。

“呵呵……误会,误会啊。”赵铁柱干笑两声说道。

误会?王根生回过神来,二话不说一把拎起墙角的铁锹直奔门口而来,赵铁柱哪里还敢犹豫,撒丫子就窜。

王根深后面紧紧的追着,嘴里骂道:“好你个赵铁柱,小兔崽子,光天化日之下,敢偷看我家媳妇儿洗澡,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

看他气愤的程度,赵铁柱哪敢让他抓到,脚下抹了油一般跑得更快了。

但这样跑下去不是办法,虽说王根生不见得能追得上赵铁柱,但他骂骂咧咧的,传到村子里名声也不好。

拐过拐角,看着眼前熟悉的地方,赵铁柱有些呃然,没头没脑的窜过来,竟是又回到王雅琴的家了。

朝身后看了看,王根生还没拐过来,赵铁柱一咬牙就钻进了王雅琴的院子。

此时的王雅琴刚洗过澡,换上了宽松的农村大白衫,因为是在自家院子里,算是当居家服穿了。

“你这混小子,刚才跑得快,这咋又这风风火火的回来了?”王雅琴没好气的说道,同时展开手里刚刚洗过的碎花长裙,准备晾晒一下。

这农村大白衫,宽松,没有袖子,她一扬胳膊,透过胳肢窝立刻看到半个大白球。

赵铁柱眼睛都直了,但眼下可不是欣赏这个的时候,听着外面王根生骂骂咧咧的声音越来越近了,他赶紧窜到了里屋。

王雅琴看赵铁柱反应有些奇怪,搭好衣服正打算回屋问一下,忽然就看到王根生拎着铁锹骂骂咧咧的闯了进来。

“雅琴妹子,赵铁柱那小子呢?”王根生一边四下张望,一边怒气冲冲的问道。

王根生和刘洁的父亲一样,好赌,平日里为人也不怎么样,在村子里很不受人待见,况且他现在追打的可是赵铁柱,虽然不知道情况,但王雅琴还是护着赵铁柱。

“没看到,你找赵铁柱怎么还找到我家来了?”王雅琴随口应了一句。

“不可能,我明明看到他朝这边过来了,一定是溜进你家了。”王根生摇了摇头说道,刚拐弯人就不见了,拐弯处就只有王雅琴一家,他料想赵铁柱就是躲进王雅琴家了。

“我说没看到就没看到,你这拎着铁锹闯进我家是要干嘛?”王雅琴双手叉腰,虽说赵铁柱的确是躲在她房里,但王雅琴也算彪悍,气势是丝毫不弱。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31930.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