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做作业做错一个顶一下#王丽霞张娟互换爱

时间:2022年02月11日 8:30:11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28)次
[导读]   听到这里,虎平涛笑道:“这前后对比肯定不一样啊!就说下水道吧!以前迎红街的常住人口才多少?后来改革开放,大量外地人口涌入,本地居民大多有了好出去,就把原先的旧房用于出租。为了多收租金,只要是稍微大点儿...

  听到这里,虎平涛笑道:“这前后对比肯定不一样啊!就说下水道吧!以前迎红街的常住人口才多少?后来改革开放,大量外地人口涌入,本地居民大多有了好出去,就把原先的旧房用于出租。为了多收租金,只要是稍微大点儿的房子都会新建隔墙,一间变成好几间。这样一来单间租金是降下来了,一个月几百块钱,加起来房东的收入就足足增加了一、两倍。”

    向宏音也叹了口气,很不高兴地说:“这些临时租住人员根本不管什么环境卫生。租住房子,大大小小的东西都往卫生间里倒。以前的下水道管子细,而且还是金属铸铁管,连着小区里的化粪池,阻塞以后我们联系相关部门搞疏通,挖出来以后才发现金属管已经腐蚀烂掉了,然后换了全新的pvc管。可好不了几个月又堵,然后又重复……我那时候还是社区的普通办事员,我们主任被整得焦头烂额,可没办法,只要人家打电话投诉,我们又得继续忙。”

    虎平涛对此深有体会:“是啊!社区跟我们派出所一样,工作都不好干啊!”

    向宏音认真地看了他一眼,脸色和缓了许多:“小虎你是个明白人,有些话我就不瞒你了。”

    “咱们还是接着说房子。”

    “以前的房屋设计跟现在区别很大。最显著的特点,就是没有停车位,但每家都有一个煤棚。要么在一楼,要么在地下室。以前没有煤气管道,大伙儿平时生火做饭都烧蜂窝煤。不管你是再大的官儿,还是平民老百姓,两、三个月就得跑一趟郊外煤场。老老实实把家里用的蜂窝煤买回来。那时候的煤棚设计面积不大,里面还得自己搭两层架子,把蜂窝煤和各种物件分开摆放,还得腾出地方放自行车。那时候还是迎红社区,还没改成现在的上义社区,经常接到住户报警,说是自家煤棚被撬,自行车被偷之类。”

    “扯远了……咱们还是说你那事儿吧!”

    “我刚才不是说了嘛,因为是以前的设计,所以这一带的建筑都没有地下停车位。可小虎你想想,从改革开放到现在,省城变化多大啊!以前过年,小孩子能有鞭炮放,能吃上几块糖,再加上一套新衣裳,就跟乐疯了似的。你看看现在,超市里什么买不到,还不用票,大鱼大肉的也吃腻了,过年大假都在外边儿旅游,要不就是窝在家里打麻将……”

    虎平涛耐心很好,他微笑着频频点头,附和着向宏音的说话节奏。

    这是一个上了年纪又缅怀过去的人。性子不坏,只是有点儿唠叨。

    “咱们还是说房子……上义社区……哦,应该是以前的迎红社区,经常为了停车的事儿起纠纷。以前省城不是来了个喜欢搞项目的邱书记嘛!他来了以后就大搞绿化,东边的大马路两边搞了三排行道树,咱们上义社区这边路窄,就栽了两排。那行道树密密麻麻的,行人走路都麻烦,外面沿街的位置再停上一辆车,临街的商铺就全被挡住了,什么也看不见。”

    “对了,说起行道树,我还真有事儿要求你帮忙……不过这事儿不急,等咱们把停车的问题解决,我再说给你听。”

    向宏音有些口渴,她端起茶杯“咕嘟咕嘟”连喝了好几口,放下杯子,长长呼了口气:“我先跟你说说基本情况吧!在附近收取停车费的那几个人,是一家子。你说的那女的,六十多岁的人,打扮很时髦,她叫文永仙,离了两次婚。后来找到现在这个男人,实在是离不了,终于安定下来。”

    “她男人叫徐彪,是这附近的名人。”她特别加重了最后两个字的发音。

    虎平察言观色,笑着问:“向姐,你好像对这家人的意见很大啊?”

    向宏音神色不悦,说起这件事,她心里有些窝火:“徐彪老了,他今年六十五。这家伙年轻的时候就偷鸡摸狗,后来因为聚众斗殴被关进去,出来以后学人家做生意。你说做生意就做生意,可他偏不按套路来。他不走平常路,进货的时候看着货主那边有大量现金,就趁人家不注意,用麻袋套人家脑袋上,几棍子把人打蒙了,抢了钱就跑。”

    “他也不想想,那是明抢啊!人家能不喊,能不求救吗?”

    “后来被人发现,追出去好几条街,徐彪被抓住了。因为是惯犯,再加上涉案金额巨大,在里面整整关了十五年。”

    “文永仙也是个不省心的。年轻的时候好吃懒做,初中就没上学了,跟着社会上的人东游西逛,不是去舞厅就是打电子游戏。没钱了就找男人要,年纪轻轻就和很多男人有过那种关系……这可不是我瞎说啊!她在辖区派出所有备案的,以前迎红社区归南口派出所管,你查下资料就明白了。”

 文学

    “徐彪第一次从牢里出来的时候,通过别人介绍认识了文永仙。她当时已经结过婚又离了。后来两个人就好上了。以前混黑道的都很吃得开,毕竟那时候的法律不像现在这么健全。徐彪很喜欢文永仙,虽然两人没有领证结婚,可文永仙还是怀孕了,也把孩子生下来,就是他们现在的儿子徐强。”

    听到这里,虎平涛有些糊涂,不明白地问:“向姐,你不是说文永仙离过两次婚吗?怎么她现在的男人还是徐彪?”

    向宏音解释:“你听我把话说完嘛!文永仙跟徐彪好的那会儿,俩人没领结婚证。后来徐强因为抢劫伤人被关进去,文永仙一个人带着孩子,就起了别样心思。她属于那种必须靠着男人才能过日子的女人。徐彪被抓,她一下子就断了经济来源,再加上两个人没领证,文永仙就带着孩子另找了一个男的,想着都是三十好几的人了,还是收收心,好好过日子,于是跟那男的领证结婚。”

    “文永仙不会带孩子,就把徐强扔给徐彪她娘。老太太独自把徐强拉扯大,那孩子从小就没人管教,性子野,后来就随他爹,也是个不好的。”

    “后来徐彪刑满释放,回家一看文永仙跟了别的男人,当时就磨了菜刀带在身上,直接闯进人家里,要文永仙和那男的给个说法。”

    虎平涛皱起眉头:“持械威胁?”

    向宏音点点头:“徐彪张口就要一百万,说两条路,让他们自己选:要么给钱,他转身走人。要么带着文永仙走,这账一笔勾销。”

    虎平涛冷笑道:“好大的口气,他以为他是谁?他眼里还有没有法律?”

    向宏音道:“都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之所以说徐彪在这一带名气很大,就是因为他坐过牢。在很多人眼里,这就是最大的好坏区别。进过监狱的人谁都怕啊!平时在街上遇到了都要躲着走,更别说是面对面的说话讲理。我管社区,辖区内还有几个刑满释放人员。这人活着必须得有工作,可我帮着联系了很多企业,人家一看资料上写着“刑满释放”这几个字就摇头……我也难啊!你说他们要是有了工作安安心心生活,我的担子就没那么重。可他们整天游手好闲没事儿干,我这心里就高吊着一直放不下来啊!”

    “还是说徐彪那一家子。小虎你想想,被人带着菜刀闯进自个儿家里,当时肯定被吓坏了。要我说,那男的也是个软蛋!他就算没胆子跟徐彪对着干,事后报警也行啊!可他偏偏被吓住了,直接跪地上,口口声声对徐彪说“对不起他”,还答应一定跟文永仙离婚。”

    虎平涛听得目瞪口呆,不禁脱口而出:“还真离了?”

    向宏音道:“当然离了。要不我怎么说文永仙离了两次呢?年轻的时候一次,这又是一次,加起来正好两次。”

    虎平涛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她后来就跟着徐彪,直到现在?”

    “她也是没办法……”向宏音叹了口气:“那还是十几年前的事情。徐彪把她带回去,每天都找各种借口收拾。重的时候用自行车链条或者棍子打,轻的时候也要扇几耳光。文永仙被打怕了,也不敢逃跑,只好老老实实跟他去领结婚证,两人从那时候就过到了现在。”

    “从那时候起,徐彪算是真正的凶名在外。这上义社区里里外外谁都不敢惹他,文永仙前夫也把房子卖掉搬走了。”

    “要我说,咱们国家真的是越来越好。就拿徐彪做例子,以前他真的是横!走在街上,要是有谁多看他一眼,肯定被他追着打。可后来他就不敢了,因为你们警察什么都管,打人就拘留,他不敢再犯事儿啊!”

    “可哪怕再凶的人也得吃饭,也得找钱花。于是徐彪就打起了收停车费的主意。”

    “这一带的地面不属于公共停车区域。他自己用油漆在地上划线,开始收钱。从以前的两块钱一辆车,到后来的十几二十块……其实这些事情我们都知道。”

    虎平涛眉头皱得更深了:“向姐,既然这事儿就发生在你们眼皮底下,为什么不管?”

    向宏音解释:“不是不想管,而是没法管啊……小虎你别急,听我好好给你说说。徐彪刚开始收停车费的时候,这边还没叫“上义社区”,而是归迎红社区管辖。那是十多年前的事儿了,迎红社区当时的主任是走关系上来的。那人心术不正,徐彪每个月都要给他上贡,当然不是以“停车费”的名义。后来那人被纪委叫去谈话,然后离职,却没有涉及到徐彪。”

    “后来迎红社区归到咱们这边。徐彪也就继续收钱。那时候社区合并,事情多,也很乱,就更没人管。”

    “在我之前的上一任社区主任姓李。那人你见过,是个老好人,无论见了谁脸上都带笑,不会翻脸的那种。老李做事求稳,不会轻易改章程。停车费这事儿既然在迎红社区都没解决,到了老李手上,就更不会动了。”

    “附近的居民对此很有意见。因为现在家家户户都有车,这边是老房子,偶尔回来看看肯定要涉及停车问题。徐彪收钱,他们给的心不甘情不愿,可谁也不敢多说,只能把气闷在心里。”

    虎平涛彻底明白了:“可他们谁也不敢惹徐彪,毕竟那是个刑满释放人员,再加上有文永仙这个先例。如果把他惹急了,就会导致别的问题。”

    向宏音点了下头:“徐彪这事儿由来已久,很多人投诉,可到了社区这边,都被压下来。”

    虎平涛不解地问:“为什么?”

    向宏音回答:“以前没当上主任的时候,我也觉得不明白。后来老李退休,有一次我去看他,问起这个,老李告诉我:其实他在任的时候就想过要解决,可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不合适。毕竟徐彪是刑满释放人员,他老婆文永仙和儿子徐强都没有工作,一家三口就靠收停车费过日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32526.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