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挺进 太深了 老师h$我和同事美妇激情娇妻

时间:2022年02月11日 8:40:03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40)次
[导读]     向宏音听得心惊肉跳,她虽然是社区主任,可对法律层面的事情了解不多,也远不及吓虎平涛那么透彻。    “打个架,就算双方和解,后果也这么严重?”她难以置信地问。   &nb...

    向宏音听得心惊肉跳,她虽然是社区主任,可对法律层面的事情了解不多,也远不及吓虎平涛那么透彻。

    “打个架,就算双方和解,后果也这么严重?”她难以置信地问。

    虎平涛点点头:“不过老张这事儿有点儿特殊,因为是邻里之间的民事纠纷引发轻伤,情节轻微,危害不大,再加上对方已经拿到赔偿,态度上也很配合,多次到检察院说明情况,明确不会追求老张的责任,我们派出所也帮他证明,最后检察院做出了免于起诉的决定。”

    “后来那天老张来所里,带了些水果说是感谢我们的帮忙。他一直说,以后遇到事情再也不会冲动了,必须冷静,千万不能动手打架。”

    “向姐,我说这事儿,其实也就是变相的说徐彪。他以为现在还是十多年前,拎把菜刀就能把所有人吓住的时候?他要再敢这么来一次,我保证他当天进看守所,能不能出来还两说。”

    向宏音双手绞在一起,脸上显出明悟的神情:“小虎,你这么一说我心里就有底了。可是……可徐彪他们家的确有困难,老的小的都没有工作,如果把停车费这事彻底禁了,就真正连饭都吃不上了。”

    虎平涛神情严肃:“向姐,我还是那句话:这事儿得分开来看。徐彪一家子没有生活来源,这是谁造成的?如果他是身体缺陷的残疾人,那这事儿我可以不管,也可以当做没发生过,你们社区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可问题是他一个大活人,精力充沛,整天闲着没事干,打打杀杀的,还动不动威胁这个威胁那个……向姐,我就真搞不懂了,你们社区是把徐彪当做一尊佛供着吗?”

    向宏音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却又找不出反驳的话。她皱着眉,叹着气,站起来,在房间里来回踱着步,陷入激烈的思考。

    虎平涛注视着她,沉默了几秒钟,认真地说:“向姐,我能理解你的想法。”

    向宏音停下脚步,转过身,颇为诧异地看着他:“那你说说,我在想些什么?”

    虎平涛爽朗地笑道:“除了对徐彪一家人的安排,你还担心你以前老领导,就是上义社区已经退休的那个主任……你觉得如果直接处理徐彪乱收停车费的问题,会削了你老领导的面子,我说的对吗?”

    他没在用“您”这个称呼。

    向宏音眼角的肌肉抽搐了几下,很不自然地干笑着,回到沙发上坐下。

    “小虎,既然你都猜到了,那我也不瞒你。”向宏音压低声音,小心翼翼地说:“徐彪之所以敢在附近收停车费,当初是得到老主任默许的。”

    虎平涛听出了其中的名堂:“向姐,你觉得其中存在私下交易?”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向宏音坦言:“但很多事情只要不揭开表面那层纱,谁都看不见下面究竟盖着什么东西。这事儿虽然不是我负责,我也没在其中沾过手,可一旦激怒了徐彪,他当场嚷嚷出来,那……”

    虎平涛打断了她的话:“向姐,有句老话说得好: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可还有一句话,叫做“独善其身”。你这瞻前顾后的,替别人考虑,可那些当初做事拿好处埋地雷的人,有没有替你考虑过?”

    “直说吧!这事儿向姐你根本压不下去。这附近每天都有人停车,只要收费就肯定会引发矛盾。交了钱就必须给发票,这是国家明文规定的。他徐彪没有发票,车主就不会给钱。这次我帮着向姐你解决,可下次呢?再下次呢?你能包揽到什么时候?”

    尽管已经说到这种程度,向宏音仍然想要坚持一下。

    她思考的问题比虎平涛更多,也更复杂。

 文学

    社区工作不好做,要顾及方方面面的人情世故。

    正考虑着,外面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向宏音站起来,快步走过去,把门打开。

    社区服务站的工作人员小刘站在门外,她神情紧张,急急忙忙地说:“主任,您快去看看吧!出事了。”

    向宏音没来由的心中一颤,下意识地问:“出什么事儿了?”

    小刘双手一拍大腿,恨恨地说:“还是姓徐的那个,因为收停车费的事儿跟人打起来了。”

    ……

    虎平涛和向宏音赶到现场的时候,只见一群人扭打在一起。

    准确地说,应该是三个打一个。

    虎平涛飞快冲进场子,一把抓住喊叫声最多,抡起拳头就要往对面砸的那个男人胳膊,以标准的擒拿动作拧住其手腕,左手随即反扣肩关节,狠狠一脚反向踹中他的膝关节,迫使他向前跪倒,将其制服。

    另外动手的两个人,分别是徐彪的儿子徐强,妻子文永仙,虎平涛之前都见过。

    向宏音带着几名社区工作人员快步走进场内,从地上搀起被打车主的时候,向宏音整张脸都变得阴沉。

    这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被打得很惨,右边眉角破了,左耳被严重拉伤,额头偏左的位置破了一道两公分长的口子,正在流血。虽然只是皮肉伤,但鲜血不断往下流,几乎覆盖了整个左脸,衣服领口也被染成红色,看起来非常骇人,触目惊心。

    “徐彪!”向宏音招呼着社区工作人员把伤者扶到旁边,转身怒视着被虎平涛制服的中年男子,又急又气地吼道:“你……你为什么打人?你疯了吗?”

    虎平涛身上的制服对徐彪产生了威慑作用。虽然他一直在挣扎,却不敢反抗,只能拼命仰起头,冲着受伤的年轻人狠狠啐了口浓痰,张口骂道:“在老子的地盘上停车,还敢不给钱……小杂1种,我看你是活腻了!”

    年轻男子虽然满脸是血,却也是个不服输的。听徐彪这么一说,他也怒了,三步并作两步冲过来,指着徐彪,愤愤不平地说:“哪儿有像你这么收钱的?我才停了不到一个钟头,就管我要二十块。你这哪儿是收停车费啊!分明就是抢钱!”

    徐彪恶狠狠地盯着他,态度极其蛮横:“在这儿停车就收这么多。老子就是一个钟头收二十。说白了,老子就是专门为有钱人服务,你停不起就滚!”

    年轻人急了:“停车费具体收多少是有规矩的。就算是城内的商业中心,最多一小时八块钱。你收二十块有什么依据?还有,停车你得给发票,就算是电子发票也行。你倒好,什么都没有,抬着一张嘴就来收钱了,哪儿有这种道理?”

    不等徐彪张口,站在旁边的文永仙先嚎丧起来:“这块地是我家的,你在我家的地头上停车,收多少就是我们说了算。”

    年轻人一听愣住了,随即反应过来:“不可能!这是公共路面,又不是你们家的私宅。”

    徐彪的儿子徐强也凑过来,抬手指着站在旁边的向宏音,连声嚷嚷:“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这是社区的向主任。我们家在这儿收停车费几十年了,向主任最清楚!”

    虎平涛本想帮着说几句,一听徐强这话,连忙把已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咽了下去。

    现实是最好的老师。

    虽然不知道上义社区对徐彪擅自收取停车费这事究竟处于何种态度。但看得出来,向宏音不太愿意管这事。

    倒不是说她态度暧昧,只是顾虑太多,想法也很复杂。

    虽然虎平涛是派出所长,可这事真正监管处理的权力还得落到社区。

    向宏音老了,做事求稳。

    可不管再怎么样,被徐强和文永仙这么一说,向宏音也急了。

    她左手叉腰,右手指着徐强,连声怒斥:“闭上你的烂嘴!什么叫我最清楚?你们私自收取停车费跟我有什么关系?”

    徐强被她骂懵了,张口结舌,一时间找不到词儿。

    向宏音转向文永仙,声调比刚才更高,几乎是在咆哮:“这是你家的地方吗?睁大眼睛看清楚,这是公共场合。别胡说八道啊!乱讲话一样要负法律责任。”

    文永仙同样懵了,下意识地说:“向主任,我……那个,李主任不是说……”

    “什么李主任不李主任的。”向宏音泼辣起来就像一头母老虎,口水直接喷在文永仙脸上:“这事儿本来就是你们不对。凭什么在这儿收停车费?谁给你们的权力?”

    徐彪一听就急了,却被虎平涛压着胳膊不能动弹,只能拼命挣扎:“姓向的,老李吩咐过的事儿,你敢不听?信不信老子……”

    “你叫什么叫?”向宏音快步冲过去,用凶狠的目光盯着徐彪:“那是你们之间的事情,跟我没关系。有本事你叫老李自己过来处理。今天派出所的同志在,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徐彪,你以为你是谁?还敢威胁我?”

    徐彪平时蛮横惯了,根本不吃这一套,张口嚷道:“姓向的,你给我等着。你砸老子的饭碗,老子就整死你!”

    虎平涛在后面张口回了一句:“你胆子挺大的啊!有警察在还这么嚣张。你刚才说的我都记下来了。打架斗殴,再加上口头威胁……我看你还得进去多关几年,干脆下半辈子都待在牢里别出来了。”

    最后这句话对徐彪产生了无比强烈的影响。他浑身一颤,连忙闭口不言。

    徐强还想张口叫嚷,却被文永仙一把抓住胳膊,低声劝阻。

    她是过来人,非常清楚这里面的门道。

    连徐彪都不敢招惹的人,徐强就更惹不起。

    徐彪很油滑,他见势不妙,连忙换了一副嘴脸,努力偏着头,挤出一丝笑对虎平涛说:“警官,你这话就过分了。我……我没犯法啊!不信你问问向主任,我在这儿收停车费是得到社区允许的。”

    向宏音连忙撇清:“徐彪,话可不能乱说啊!我什么时候让你在这儿收费的?”

    徐彪回答:“以前李主任……”

    向宏音毫不客气地将其打断:“老李是老李,我是我,别把我们混为一谈。实话告诉你,这事儿今天必须解决。你擅自收费的问题也要处理。”

    徐彪顿时急得说不出话来:“你……你……”

    虎平涛在后面按住徐彪的肩膀,抬手指着徐强和文永仙,冷冷地说:“你,你,还有你,跟我回所里。停车费的事儿交给社区处理,你们把人打伤了,这事儿可不是口头上说说就能解决的。”

    徐彪很狡猾,看着站在对面的年轻人,张口叫屈:“警官,是他先动的手。我……我是正当防卫。”

    虎平涛严肃地说:“你跟我扯这些没用。先做伤情鉴定,然后再说别的。”

    因为涉事双方人多,虎平涛打电话给所里呼叫支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32544.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