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宠妃无度王爷温柔点,宝贝这次是最后一次了

时间:2022年02月11日 8:42:34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45)次
[导读] 邓锦云穿了件白大褂,显得极为优雅而又出众,让人不忍亵渎。而且她脑后勺还扎了个马尾,时时刻刻都散发出来青春的气息,我一看就知道邓锦云还没有老公呢,因为我能看出来她是个处子,没被开发过呢。我意识到这点之后心中意...

邓锦云穿了件白大褂,显得极为优雅而又出众,让人不忍亵渎。

而且她脑后勺还扎了个马尾,时时刻刻都散发出来青春的气息,我一看就知道邓锦云还没有老公呢,因为我能看出来她是个处子,没被开发过呢。我意识到这点之后心中意动,把她当成了我的猎物。要是最后没能把高雯馨弄到手,搞到眼前的邓锦云也不错啊。看来李振宇那个小子没有欺骗他。

我正如此思考的时候,邓锦云皱了皱眉头,似是很不喜欢我这种富有侵略性的目光。

“哦,我是新来的校医助理,请问你是邓锦云医生吗?”我连忙问道,邓锦云这才上下打量着我,眉头渐渐舒展开来,道:“原来学校安排那个助理就是老先生你?”

邓锦云连忙站起来让我坐在椅子上。

看着她如此有礼貌,我也是受宠若惊地坐了下来,邓锦云同时还说道:“学校那边的安排我已经知道了,以后校医室就是您说了算,虽然对外声称您我的助理,可实际上我才是您老人家的助理。”

 文学

我呵呵笑了起来,十分满意邓锦云的表现,不过我还是说道:“这就不必了吧。”

“以后校医室还是小邓你说了算,我都已经快五十岁了,没有那种心思,顶多也就是坐镇校医室,你要是遇到不懂的问题可以来问我。”别的我不敢保证,但在中医一途上,邓锦云肯定不如我。

邓锦云也连声说是。

我心中也很纳闷啊,邓锦云明明没有高雯馨说的那样凶巴巴的,反倒是性格挺和善的,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我决定观察一段时间后再下定论。

半天下来校医室都没来病人,我也闲得观察起邓锦云来。

邓锦云似乎知道被我盯着了,坐立难安,她正要开口的时候我抢在她前头说道:“小邓,我看你气血不太对劲,我给你把把脉吧,看看你身子有没有问题,得预防万一啊。”

邓锦云犹豫了下,还是把手伸了出来。

我轻轻地按着邓锦云白皙的手腕,心猿意马,不过我还是觉察到邓锦云身子的确出了点问题,我皱眉道:“小邓,你最近晚上是不是总是出冷汗,难以入眠,甚至……”

“甚至什么?”邓锦云被我说中后也吃了一惊,连忙追问我。

我干咳两声,这才说道:“甚至是月经失调?”

邓锦云被我的话吓了一跳。

她连忙抬头看向我,脸色比之刚才已经有了几分羞涩,要知道她之前对我可是爱答不理的,我一看就知道我有戏,当场沉吟道:“其实你也不用隐瞒我的,毕竟你自己都是个医生,有些事情你比我更加了解。”

“小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陈叔可以帮你的,不用害怕。我们都是医生,那种玩意看多了也没什么的,在我眼中只有病人,没有男女之分。”我看邓锦云面色纠结,连忙加重了语气,让邓锦云没有思考的机会。

邓锦云终于松了口气,她脸红的样子就像是一颗熟透了的樱桃,让人忍不住上前吃一口,就连我都不例外,邓锦云后退了两步,犹豫了半晌后说道:“陈叔,其实我对于自己的病还不是很了解,因为我读书的时候也不是很认真,所以有些地方也是一知半解,刚才陈叔的确说对了这几天我月经不调,已经深受其扰,陈叔要是能帮我治好的话就动手吧!”

我心中一喜。

事情比我想象中要顺利,因为邓锦云也是个半吊子地医生,大多时候都需要仰仗我。

不过我脸上没有露出喜悦之色,而是皱皱眉头道:“这种病治起来的话会有些麻烦,到时候你要是觉得不行的话可以随时喊停。”

邓锦云微微点头,我下面已经忍不住硬了起来。

我和邓锦云来到了个小房间里,这是校医室吊药水打针的地方,要是没有得到我们校医室允许的话其他人不许进来。

邓锦云坐在那儿,我连忙将帘子拉起来。

这个地方狭小,我几乎能感受到邓锦云呼吸出来的香气扑在我脸上,一时间让我心猿意马,神色倒是局促起来。

见我一时间茫然无措,邓锦云小心翼翼地开口:“陈叔怎么了,你是不是有什么地方觉得为难的,可以告诉我!”

我叹了口气,而后摇头道:“小邓,你这个病需要去湿气。”

邓锦云见我开口了也竖起耳朵听我讲解起来,我看着她茫然的眼神,就知道邓锦云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我想了想,而后皱眉难为情地说道:“你那里月经失调就是因为湿气太重了,需要除去湿气才行。”

“啊?陈叔,这是真的吗?”邓锦云也有些慌张了。

我没有立马回答邓锦云的话,而是沉声道:“小邓,你要是相信我的话,陈叔就帮你治好这个病,不然的话以后可能会危害到子宫,让你无法正常生育。”

听到这里,邓锦云立马就慌张了,她紧张地看向我:“陈叔,你要怎么治就赶紧告诉我吧,我以后要是生不来孩子的话,一定嫁不出去了,呜呜呜……”

“那好吧,陈叔今天就帮你治好这个病,不过以后你不许跟别人说是我帮你治好的,毕竟这个过程我怕你承受不了。”我咬牙道,装作为难。

邓锦云点点头。

我心中大喜,不过还是装作无奈地说道:“那现在你先把裤子给脱了,我帮你看看那儿是不是有毛病,要是有必要的话还要扎银针。”

“陈叔,不脱裤子可以吗?”邓锦云支支吾吾地说道。

我早就知道邓锦云会发出这样的疑惑,我装作没办法地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小邓,其实我也不是很愿意这样做,不过你那儿湿气实在是太重了,要是不及时医治的话酿成了苦果我也会为你感到伤心的。要不这样吧,你要是信不过我的话大可以去找别人,我就不操心这件事情了。”

邓锦云转头看向我的时候,我故意露出几分怒气。

“啊,陈叔不要啊,我相信你不是那种流氓。只是……你也知道的,我是个女生,多少会有些不好意思,不过我相信您!”

邓锦云的话让我松了口气。

有戏!

我让邓锦云躺在病床上。

她脱下白大褂后露出里面的白色T恤,还有一条紧身的牛仔长裤,将她曼妙的身子完全勾勒在我面前,一想到待会我就能看到邓锦云那个私密的地方,我不禁激动地吞了吞口水,不过为了不让邓锦云发现,我还是转过身去。

“小邓,咱还是抓紧点时间吧,要是待会学生下课过来的话,只怕会引起误会了。”我迫不及待地说道,邓锦云也连忙点头答应了我。

“陈叔,好了,你转过身来吧!”

我正了正色,这才转头看向躺在病床上的邓锦云,只见她两条大白腿已经平躺在病床上,只是因为羞涩而没有张开。

见状,我立马走了过去。

邓锦云还没有将她那条粉红色的内裤脱下来,显然是有些担心,没有彻底放开自己,内裤上甚至还有一条蕾丝边,十分可爱。我也没想到她如此冷淡的性格下竟会是如此粉嫩的内心,惹得我阵阵欢喜。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32550.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