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穆漓夕孟杵#宝贝腿抬高就不疼放

时间:2022年02月12日 8:39:21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31)次
[导读]   “嘶~~!”    韩破军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孙磊握紧了拳头,反正横竖都是走投无路,不如直接开门见山说了吧。“我的意思是……我和刘敏在一起了,王芹因为被金宇推倒摔倒之后半疯半傻的,你知不知道那笔钱的下落...

  “嘶~~!”

    韩破军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孙磊握紧了拳头,反正横竖都是走投无路,不如直接开门见山说了吧。

“我的意思是……我和刘敏在一起了,王芹因为被金宇推倒摔倒之后半疯半傻的,你知不知道那笔钱的下落?不管怎么样,你就把自己知道的线索都告诉我吧,可以不?我求求你了。”

孙磊一边说一边神不知鬼不觉地往书房那边走去,因为他认得出那个U盘,当时就是田慧子就是一直紧紧把它护在手里,不让孙磊打开来。

“别进来,你在这里干嘛!出去,快给我滚出去!”张重一看孙磊有意接近电脑,而自己刚才又忙着对田慧子下手一时疏忽,忘了把电脑给关掉。

 文学

“别呀,兄弟你别凶我,拜托你告诉告诉我吧,你不知道王芹住院和手术费用的账单都有几米长,刘敏母子实在是穷得抓襟见肘了……”孙磊死死地把身体抵在书房的门框上,不让张重踏进书房半步。

“我是真的不知道,金宇让我调查王芹但不代表我就能立刻调查出个所以然来啊,那只老狐狸你也是知道的,哪能这么轻易就能让我知道了那笔巨款的下落,说不定她也在一直暗中找人调查我们,谁算计着谁还不知道呢!”张重冷笑着说。

真是一言惊醒梦中人,孙磊突然想起王芹出事之前还和自己开撕来着,从那个金戒指的事情就能看出她老人家心里对金宇非常厌恶,而且是已经早有防备,这说明王芹根本不是那种什么都不知道、任人宰割的小羔羊啊!

可她现在半呆半傻,也不知道她当时是找的什么人调查了金宇,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了,调不调查的另说,反正不用调查也知道金宇不是东西,还是先把那笔钱找出来要紧。

“不管之前怎么样,现在王芹她老人家就是躺在病床上,这是摆在眼前不争的事实。”孙磊一边说,一边侧着头想瞥一眼屏幕上到底写了什么。

但也正式他的这个动作几乎可以说是彻底地把张重给惹怒了,张重猛地用力想把孙磊从门框上推开,但孙磊就是铁了心要站在那里,怎么都不肯把身子挪开半点。

“马上给我滚开,你要是再挡着门在我跟前碍手碍脚,别怪我以后不再把你当兄弟!”张重怒气冲天地狠狠瞪着孙磊。

“那兄弟你说,到底是兄弟重要还是丈母娘和老婆重要。明明你就知道很多关于那笔钱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金宇给了你多少钱,大不了我再给你就是了,你现在干的这都叫什么什么事,你就是一个为虎作伥的狗腿子而言,你到底懂不懂!”

“啪——”张重狠狠地在孙磊的鼻梁上砸了一拳头,这一拳头好险没让他把鼻血给疼出来,要是流了鼻血他孙磊还得空出手来擦,那就更不是张重的对手了。

“你终于动手了,兄弟,原谅这是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了,既然是你先动了手,从今往后我们也再也没有任何兄弟之情可言,一切从此都一笔勾销了。”

孙磊觉得这下他也再不用顾忌或者客气什么了,反正该干嘛干嘛,有仇不报非君子。

“滚开!你还想再吃一记拳头是不是?”张重再次怒吼道。

眼看着两个人马上就要扭打起来,孙磊却听见大门紧锁的主人房里传出了花瓶碎落在地上的声音,看来田慧子确实是被关在里面了,救人要紧。

“你是不是把慧子关在房间里了,说!你到底还是不是人啊?你这么做和金宇那个畜生又有什么区别?”孙磊一把抓起张重的领口,他真是不懂,自己的这个好兄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到底是被金宇灌了什么样的迷魂汤。

“房门肯定已经被你上锁了吧?钥匙在哪儿?慧子是个好姑娘,一心一意地跟着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她啊,赶紧把门打开!”孙磊的声音简直咆哮到了近乎发颤的地步。

张重毕竟良心未泯,他听见孙磊的一声怒吼之后心里也开始有点自责愧疚,无论如何田慧子也还是无辜的。只不过是她来到城里想“逼婚”,而自己对她这种乡下的大龄女青年不感兴趣而已,但确实还不至于要把她往死里整。

张重从腰间把房间的钥匙拿下,迟疑了几秒之后才说道:“你让开,只要你从这个房门里走开我就把钥匙给你,放心,我不会拿慧子怎么样的。”

“哼!你说是说金宇的事和你没关系,要真是这样你为什么硬是不肯让我进房间里,这个U盘分明就有不可告人的秘密,都让我给说中了吧!”

孙磊几次想从张重的手里把钥匙夺下,但硬是被张重给躲过去了,而且他知道自己只要一走远张重就会立马闯进来把U盘拔掉,甚至直接把它给毁了也不是不可能,光看他这副心惊胆战的样子就知道里面装的肯定十有八九都是罪证。

“哦?慧子是你的女人,既然连你自己都说不会拿她怎么办。那看来是我多虑了,我大可不必急着救她,是这个意思吧?你这只是找个借口把我支开而已!”

田慧子的手脚都已经被张重给了绑起来,全身上下动弹不得,嘴里也塞了一块偌大的毛巾,喊也喊不出声。

但她根本没有想要放弃放弃,一点一点地挪动朝外挪动着身子,玻璃花瓶碎了从渣子上爬过去,哪怕是整个膝盖都被磨得破皮流血也在所不惜。

她怎么也忘不掉,这个自己深爱了这么多年、一直想把处子之身留给他的男人竟然会因为她劝他自首而把自己像捆柴一样地捆起来。

什么是利令智昏,人一旦为利益冲动起来真的会变得很可怕。田慧子紧咬着毛巾,但她没有立刻朝门外爬去,而是第一时间冲向了床头柜上的座机……

“孙磊,我最后再问一遍,你让不让开?”

张重从口袋里掏出一枚精致的十六开瑞士军刀,如果孙磊没有记错,真是当年在张重硕士毕业典礼时送他的礼物,而现在,这把军刀竟然很有可能在下一秒就会成为伤害自己的致命武器。

孙磊轻轻地把张重手里的刀推了回去,低着头,样子看起来既是失落又是后怕。

“我说了,你让开,咱俩相安无事,对大家都好。”突然,“孙磊——”

原来刚才孙磊是欲擒故纵,他故意分散了张重的注意力,然后转身跑向主机把U盘上给摘下来放进了口袋里,整个过程也就两秒钟的功夫。

张重歇斯底里地把孙磊按倒在地,掐着他的脖子大喊:“快点!拿出来,否则我就掐了你!这玩意儿一旦曝光那我就再也不能当律师了,我会身败名裂,我输不起啊!”

“不,张重,我必须这么做。我要把金宇绳之以法,我……我爱刘敏……”孙磊的脖子涨得通红,被张重掐得险些透不过气来。

田慧子把这一切都听在耳里,她没有别的反抗能力,只能不停地用额头撞击着房门,膝盖上的鲜血从门缝里汩汩流淌……嘴巴里不停地发出“呜呜呜”的哀嚎声。

“慧子,慧子流血了。张重,你……你放开我,回头是岸,金宇早晚会落网的。他的行动已经被控制了,嘴里也套出了不少话……”这是孙磊第一次感觉自己离死神这么近,他简直就要窒息了,好像下一秒就能摸到亡妻温暖的臂弯一样。

“你说什么?!金宇竟然这么怂,这么轻易就被套住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肯定不敢把我给供出来!”张重不停地摇头,他闭上双眼,用那把精致的小刀狠狠地在孙磊的手背上划了几下……

“开门,快点开门!我们是警察,你已经被包围,再不开门我们就要马上采取强制措施了!”外头的人来势汹汹,张重判断即便不是真的警察也是会随时破门而入的匪徒。

虽然孙磊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来了警察,但总归是一件解下燃眉之急的好事。

“你去开门吧,不管是人是鬼,今天这一劫你都躲不过了。”孙磊戏谑地说,“怎么,我的手都被你伤成这样了你还担心我能干什么?呵呵,你又没本事杀了我……”

张重觉得孙磊说的有理,反正现在谁都逃不了,就匆匆跑去开门了。

“这里刚才有人报警了,我们循例来看看是什么情况。”警察瞅了一眼,屋里一切好像都非常平静,没有什么异样。

“不,我们这里一切都好,没人报警。”张重还是没想通,孙磊一直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怎么会有机会报警?

他似乎忘记了房间里还有田慧子和一部座机,她依旧疯狂地用额头撞击着门背……

“警察同志,我要举报,证据都在这里……”孙磊大喊。

十分钟之后,张重终于被警察带走了,和上次不一样的是,这次证据确凿。他虽然聪明且精通法律,却没想到自己会在伪造证据的时候被田慧子都发现了,而且田慧子还及时地用座机拨通了110,警察马上根据座机的定位找上了门。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没有及时制止他,都怪我……我是帮凶……”田慧子在孙磊的怀里放声大哭,差点儿没哭得背过气去。

田慧子只是一个心思纯良的农村姑娘,哪里见过这种尔虞我诈、你死我活的场面。但她不傻,从上次孙磊提过之后她就已经开始怀疑了……

“请你跟我们回一趟派出所。”两个民警立刻把目标锁定在了张重身上。

张重整个人都懵了,以他专业的洞察力来看绝对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警察同志,这是最有力的证据,还有一个主谋叫金宇,相信他现在也躲无可躲了。”

孙磊终于把那个U盘交给了民警,虽然他由始至终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但光从张重的反应来看他就知道里面的东西肯定不简单。

两个民警像左青龙右白虎一般把张重给带走了,田慧子终于从刚才的大悲大痛中冷静了下来,也不说话,只是怔怔地呆坐着。

“慧子,城里的人太复杂,不适合你。明天你就回老家去吧,然后找一处好人家嫁了,就和家里人说没找着张重,反正这一年半载他怕也是没脸回去了……”孙磊只能尽量抚慰着她,毕竟这个打击对田慧子来说实在是有点太大了。

田慧子从医药箱里取出止血贴简单地给孙磊包扎了几下,然后说:“我来城里就是一心一意想和他过日子来的,没想到……”说着说着,田慧子又抽抽搭搭地哭了起来。

“不好意思,我先接个电话。”孙磊一看手机,来电的竟然是刘静。

今天真是奇了怪了,也不知道是什么风把刘静给刮过来了。

“呵呵……是我们的静啊,没想到,莫不是你征服了那个糟老头子,当上明星了?可我明明没看见你在青春赛节目上出线啊!”还没等刘静说话孙磊就立刻给了她一顿讽刺。

“不,我想你误会了。我姐似乎还在生我的气,我想知道我妈现在怎么样了?在哪个病房,我想看看她去。”刘静一改平时说话的嚣张气焰,平静地回答说。

孙磊心里一惊,但还是直接说了,他只是觉得奇怪,之前无论如何刘静都躲着刘敏和王芹,怎么现在态度突然180°转弯,难道是又想使什么花招吗?

“怎么回事?你怎么突然……”孙磊迟疑地问道。

“我先不和你说了,得先看我妈去,挂了。”

孙磊皱着眉头放下了手机,心里却还是放心不下。

“慧子……我……”

“没事,你先忙去吧,你不用多说什么了,我都懂的。我会好好地活着,一定……”

田慧子清浅一笑,目光里还是一如既往的清澈和纤尘不染,那颗淳朴的内心里显然揉不下一颗沙子。不过这样也好,孙磊觉得是张重配不上她,跟着张重才算是被玷污了。

孙磊从张重家出来之后就立刻奔向了医院,他想知道刘静是不是真的会去看望王芹。如果说那笔钱真的是王芹承诺留给刘静的,那她也应该主动提出来在哪儿,把钱用来给王芹治病要紧。

他火急火燎地跑到医院里,发现刘静果然已经在王芹的床边忙前忙后了,这可真是比破天荒还稀奇的事啊!

王芹病了这么久却始终一直记得刘静,甚至把之前日夜此后的亲闺女刘敏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这才把刘敏给气跑了,干脆眼不不见为净。

“刘静,没想到你真的来了。”

孙磊第一眼看见刘静的时候差点儿有点认不出来,她整个人消瘦了不少,脸色蜡黄,给人感觉像是劫后余生一样。

“这是我妈,我能不来吗?我以前做过的错事已经太多,再也不能一错再错了。”刘静的语气异常平和,让人看不出她的内心涌动过一丝波澜。

“你怎么没把我孙子给带过来啊?我想那娃想得厉害。”王芹说。

孙子?王芹的孙子只有一个,那就是金锦啊!

“妈,我是静,不是我姐,您是不是搞错了?”刘静无奈地摊摊手说。

“我没搞错,因为静不是我的亲女儿,是我妹王娜的女儿。”

王芹严肃地说,样子看起来根本不像是在开玩笑。当然,这个想法已经在孙磊的脑海里晃过了千百万遍,只是一直没有证据证明而已。

刘静有点不相信,因为假如自己不是王芹的亲女儿那笔钱怎么会留给自己呢?那可是王芹头脑清醒的时候亲口跟自己说的呀!

“不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妈,我不信,您倒是说个清楚啊!”

刘静激动拉着王芹的手,但王芹只是傻笑,有一句没一句地乱搭着,也不知道哪句真哪句假。

“咳咳……”

孙磊有人轻咳了几声,是刘敏。

“敏敏,你来的正好……金宇和张重他们都已经落网了,证据也……”孙磊想赶紧把这个惊天好消息告诉刘敏,但还没等话说完就被打断了。

“你不用再说了,我都已经知道了,我已经起诉离婚了。”刘敏心如死灰地说,“我的事情算是解决了,只是我妈……已经认不出我了,大概她一直在心里悄悄地怪我找了金宇这个老公,这才让公司一败涂地……”

“来来,你不仅要把我孙子带过来,还有他的补习老师,那小伙子可是个实在人,你要抓住机会。”王芹伸手将刘静拉到床边。

她虽然已经认不出来哪个是刘敏,但她还是记得刘敏的一切,天下的母亲都一样,孩子就是她们的命。

“敏敏,你瞧,其实你妈没有忘记你,她只是认不出你,连我这个准女婿都还记着呢!”孙磊戏谑说。

“姐,妈曾经和我提过,那笔钱上写了我的名字,想办法把钱给提出来吧,那笔钱不应该只属于我。”刘静低头说,“因为……因为大概我也不能陪你们太久了。”

“这是什么意思?我们的妈病成这样,你还想继续去当什么歌手么!啪——”刘敏大发雷霆,伸手就给了刘静一个巴掌。

刘静不说话,双眸里满是委屈而悲痛的泪水。

“打扰一下,刘小姐你的身体检查报告出来了。”胡进宇突然闯进来说,“很抱歉,我们院方基本可以确诊,你患有家族性遗传心脏病,希望你能积极配合治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32788.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