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骑马的时候做 #甜宠有肉

时间:2022年02月12日 8:47:31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33)次
[导读]    并且,这个老者死亡的时候只是一个普通的丧尸,而在仔细检查过他的尸体之后,韩破军更是在他的右手腕找到了一个很深的咬痕!他这次来明明是为了和刘敏一家人告别,却没想到又再一次陷进了她的温柔乡里,而且还...

   并且,这个老者死亡的时候只是一个普通的丧尸,而在仔细检查过他的尸体之后,韩破军更是在他的右手腕找到了一个很深的咬痕!

他这次来明明是为了和刘敏一家人告别,却没想到又再一次陷进了她的温柔乡里,而且还无比享受,几乎无法抽身自拔。

虽然刘敏是有妇之夫,但很明显金宇就是一个觊觎王芹母女俩的浪荡子,他哪里配得上刘敏?说不定一旦把王芹身后那笔资产哄骗到手之后就会毫不留情地把刘敏踢开。

对这种男人来说,什么责任心正义感都纯粹是瞎扯淡。

 文学

孙磊觉得自己可以不名正言顺地得到刘敏,因为毕竟金宇是她孩子的爸爸。

教书育人就得先立身做人,如果他现在眼睁睁看着刘敏堕入深渊而不置若罔闻,那和见死不救又有什么区别?

不行,这不是他孙磊惯有的作风,尤其摆在他面前还是这么善良贤惠的刘敏。

一根烟的功夫,就让孙磊完全改变了之前打算退避三舍的想法:他要留在刘敏身边,继续调查事情的真相,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伤害降到最低。

他起身准备走出房间,却在开门时在夹缝里找到了一张KTV经理的卡片。

“讴歌KTV,连云梦,电话……”

孙磊立刻惊醒地感觉到这个叫连云梦的女人应该和金宇有关系。

讴歌KTV在整座城里是出了名的“乱”,里面公主和陪酒女没几个是“干净”的。这种地方刘敏和王芹多半不会去,刘静又几乎不进来这个房间,除了金宇还能有谁?

反正不管怎么样,只要有一条线索孙磊都要查下去。

“孙老师……”

听见是刘敏渐行渐近的脚步声,他立即把手里的卡片收好。

“留下来吃晚饭吧,有你爱吃的菜。”刘敏在围裙上擦擦手说。

“不了,我还有事,改天再一块儿吃吧。”

孙磊走出客厅给金锦又讲解了几道题之后才走。

离开刘敏家之后孙磊直接来到了讴歌KTV,灯红酒绿,果然是男人专属的花花世界。

他故意把自己打扮成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随手把几大捆钞票扔到了房间里的小桌上,霸气样子学足了电影里的黑社会混混。

“这位大哥,请问您要点哪个小妹呀?我们这里有能歌善舞的、还有能伺候您舒服的……反正什么样儿的都有,只要您一句话。”一个徐娘半老却还打扮得浓妆艳抹的妈妈说,一边还不忘伸手把门外那几个妖娆的年轻公主给招徕进来。

孙磊随手一掸烟灰,然后吞云吐雾地答道:“嗯……不忙。我听说你们这里有一位高冷美艳的姑娘,好像姓连,叫什么云梦来着,她在吗?”

那老女人一听那名字脸就黑下了大半,翻了一个白眼说:“你确定要找她?那个晦气婆娘,要是伺候不好到时候您可别怪罪。”

孙磊也懒得多废话,直接从桌上随手抓起几张钞票塞到那老女人手里,女人笑着点点头,便也识趣儿地出去了。

三分钟之后,那个叫连云梦的女人进来了。

她的样子看起来还不到三十岁,身穿一条有点像睡衣的蓝色丝绸吊带短裙,一头金色的小波浪长发,风尘样子十足。

与这里其他姑娘不一样的是,连云梦眼里带着对男人的不屑,似乎给人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感觉。

许是太久没接客,她推门一看是个生面孔,便开始戏谑地打趣儿道:“怎么?放着这么多年轻姑娘不找?找我做什么?”

孙磊淡漠一笑,看来这女人聪明得很,知道自己是有备而来。

他斟了一杯酒递给连云梦,半晌才慢悠悠地说道:“听说金宇被抓了,没有他的关照,你日子也不好过吧?”

连云梦的眼里闪过一丝惊异,看来她还不知道金宇被抓的事。

“好不好过都得过不是?男人,都一个样儿。呵呵……”转瞬,她脸上的惊色便被一扫而空,继续冷然地说道。

“那家伙身上牵连的事情不少,他名下挂了好几家空壳儿公司。你们来往亲密,他就算是用了你的身份去开公司了也不奇怪……”孙磊故意吓唬她说,“那你自己想清楚,就算是警察问起来,也得有个说法。”

“什么?!”连云梦大惊失色,脸上的错愕完全掩盖不住了。

孙磊其实对金宇做过什么心里根本没底,只是隐约觉得他和连云梦的多半有钱色交易,现在连云梦的反应无疑印证了他的猜想。

“你来告诉我这些,是想怎么样?”连云梦抬头,盯着孙磊的双眸说。

“哈哈哈,我不想怎么样,只是想来看看他喜欢什么样的女人罢了。日后如果有困难可以随时找我。”孙磊顺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写有自己电话的纸条放在桌上。

离开房间、关门前的最后一刹那里,他突然扭头撂下了一句话:“哦,差点儿忘记告诉你了。我和他是死对头,假如你也恨他……记住一句话,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说完,孙磊暗自在腹腔中长舒了一口气。

果然,这么冷魅耍酷的角色不是一般人学得来的,幸亏自己平时爱看模仿秀。

不管这个连云梦过后会不会联系他,起码自己现在是暂时多掌握了一条线索。

那个金宇平时对刘敏母子都这么吝啬,目测对她也不会慷慨到哪里去,十有八九也是想空手套白狼地骗色骗感情,连云梦却一心以为他真心爱自己以致由爱生恨。

这种套路屡试不爽的套路,孙磊见的多了去了,一试便穿。

他刚走到楼道里想再点一根烟,不料却听见不远处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尖叫。

“啊——不要,我是来这里是卖酒、不是卖身的!”

孙磊立刻听出来了,是小袁!

马上顺着声音走去,果真是她,她正在被一个喝得醉醺醺的老男人强行抱在怀里又摸又亲,一脸痛苦和无奈。

他立刻跑上去把小袁拉开,用力地推了一把那个老男人,一边用臂膀把小袁护在身后。

“你想干什么?你没听见吗?她只是一个卖酒的,要卖身的里边有,随你挑。”孙磊怒吼。

老男人看来是真喝多了,连走路都跌跌撞撞的,一边动着手指说:“我有的是钱,进来这里的女人都一样,别在爷爷面前装清纯,什么千人骑、万人踏的骚贱货没见过?!”

“嘴巴比化粪池还臭,也不看看自己?一只脚都踏坟了还想着怎么勾搭年轻姑娘,小心染病!”

孙磊正想上去抽他两个耳光子,却被身后的小袁给拉住了。

“算了,我们走吧,真把他打坏了我更不知道拿什么去赔了。”小袁摇摇头,示意孙磊息事宁人作罢。

孙磊气鼓鼓地拍打了几下栏杆,好几分钟之后才冷静下来。

“别生气了,都是我不好……”小袁眼角噙着泪,拉着孙磊的衣角说。

孙磊最怕看见女人哭的样子,更何况是小袁这种楚楚可怜的年轻姑娘。她啜泣时抽抽搭搭地颤抖着身子,原本已经被扯得凌乱不堪的紧身衣凸显出玲珑有致的娇小身段来,整个上身胸部和细腰的曲线都清晰可见。

午后时分和刘敏那场将至未至的“战斗”让他浑身不爽,现在闲下来就想一举把欲火发泄了事。奈何他孙磊不是一个乘人之危的流氓,所以也就只能在脑海里过过瘾算了。

“小袁,虽然你有你的苦衷,但我也不是每次都能及时出现在你身边的。”孙磊像教育学生一样苦口婆心地劝说着,“我孙磊钱虽然不多,但靠谱哥们儿还是有几个的。回头我给你接受一份稳定的工作,从今往后别再来这种地方了。”

小袁心里虽然有点舍不得放弃这份高薪“体面”的工作,但想想自己这几天三番四此遭遇到的“咸猪手”,便也破涕为笑地点点头表示同意。

“这就对了嘛!你家在哪儿?走,我送你回家吧。”

就这样,两个人一路有说有笑地走到了小袁家楼下。

“磊哥,谢谢你今天又救了我,要不上我家歇歇脚去吧?”小袁拉起孙磊的右手,双眸含春地朝他抛了两个媚眼,胸前的两个大团子挤出了一道深邃的沟壑。

年轻姑娘就是水灵,即使不怎么打扮也如同出水芙蓉一般清新诱人,更不用说她前凸后翘的曲线在紧身连衣裙修饰下显得更有味道了。

瞧她那眨巴的小眼睛,一看就知道是春心荡漾的感觉,孙磊又不是那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一颗蠢蠢欲动的心立刻酥麻了起来。

“走嘛。”小袁竟然用那两团硕大肉球撞了一下孙磊。

“那行,我略坐一坐就走了。”孙磊竭力掩饰着自己内心的渴望说。

进屋之后,小袁用一个精致的玻璃壶泡了花茶,孙磊眼看着这一朵朵干花在淡雅地绽开,心里却开始有点紧张地不知所措起来。

“孙大哥,给。”小袁把杯子递给孙磊,继续说:“这两次都多亏了有你帮忙,否则……哎,我真是无以为报呀,像您这么好的人。”

孙磊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呷了一口茶说道:“小袁你不必这么客气,都是举手之劳而已……只是你以后真别再往那种地方去了,哪里不能好好赚钱呢?尤其是你这么聪明的女孩子。”

小袁听了之后心里大受感动,在这举目无亲、认清冷漠的城里还是第一次有人和她说这种话。

“孙大哥……”她径直把脑袋靠在了孙磊的胸膛上,一副小鸟依人的温存样子。

孙磊见她这么投怀送抱一时也不好拒绝,只能轻拍着她的肩膀以示安慰,一边也在心里暗暗压抑住那喷薄欲出的原始欲望。

“小袁,你别这样……”

没想到话一出口,小袁却把他抱得更紧了,似乎想要以身相许的架势。她用自己饱满的雪峰用力抵住孙磊的胸膛,上下蠕动着,一浪又一浪的波涛汹涌在持续考验着孙磊这个独身男人的耐力。

“孙大哥,我想成为你的女人,好不好?”

小袁含情脉脉地看着孙磊,然后拿起他的手放在自己的纤细柳腰上,眼看整个人都快要软倒在孙磊的怀中了。

孙磊这回感觉到了什么是真正的“进退两难”,一方面他不是当一个趁人之危的流氓,而且他对小袁也不是那种感情;但另一方面他又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他也同样渴望着和女人进行肉体交缠。

他捧起小袁的娇俏鹅蛋脸,温柔拭去她浓密睫毛上挂的几滴泪珠,然后在她的额头给下了深情的一吻。像个大哥哥一样抱着小袁,抚慰着她。

这在孙磊看来是最好的婉拒方式,他宁愿像个亲人一样关心着小袁,而不是禽兽般地占据她的肉体。

想想今天早上才和刘敏欢愉过,理智应该克服欲望,他还是不愿意背叛自己的内心。

“孙大哥你这是看不起我吗?”可他没想到小袁居然还是一个挺犟的丫头。

小袁两只手摸向了孙磊下身立起的那顶小帐篷,熟练地解开孙磊裤腰间的皮带……

“别……别这样。”孙磊连声音都是颤抖的。

电话响了。

孙磊趁势把小袁推到了一边,拿出手机一看,是张重。

这小子就喜欢玩火并且惹祸上身,找自己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儿。

“喂,张重吗?有什么事?”孙磊说。

“你知道我找你什么事。你是不是还在干涉金宇那家子的事?我都说了让你住手,怎么你就是不听!别怪兄弟我不劝你,这趟混水你最好……”电话那头是张重劈头盖脸的质问。

“行了,我都知道了,我自己有分寸!”孙磊一句话就把张重给打断,然后有点愤慨地挂断了。

小袁见孙磊脸上似有愠色,也不好再继续勾搭了。只好小心翼翼地问道:“是有什么事吗?”

孙磊真不知道该不该感激张重这个电话,虽然把他刚才的所有兴致都一扫而空,但也恰如其分给了他一个脱身的机会。

“是有点事,我现在得先走了。”孙磊说,“你的新工作我会尽快帮忙联系。”

“孙大哥……”小袁欲言又止,“你可不可以……不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32806.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