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在偏执爵爷怀里撒个娇 【图】男生为什么让你腰下放个枕头

时间:2022年02月14日 8:35:06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33)次
[导读]   “是的,维尔德也知道,但大冒险家并不希望自己的旅途永远停滞在最后一步,”夜女士慢慢说道,“一场旅行应该有始有终,一次冒险应该有头有尾,他在六百年前上路,所期盼的便是历经冒险抵达终点的那一刻……我很为他高兴...

  “是的,维尔德也知道,但大冒险家并不希望自己的旅途永远停滞在最后一步,”夜女士慢慢说道,“一场旅行应该有始有终,一次冒险应该有头有尾,他在六百年前上路,所期盼的便是历经冒险抵达终点的那一刻……我很为他高兴,因为他在这路上见证了许多风景,而这正是他最想要的。”

    琥珀抬头看了看高文,又看看王座上的夜女士,憋了好几秒钟才无奈地一摊手:“你们说的都对,但回头还是得想想该怎么跟维多利亚交待,她老祖宗没了哎……”

    “维多利亚恐怕也有预料吧,”高文却若有所思地摇了摇头,“该有的道别都已经做过了,我想她会理解莫迪尔的选择的,至于我们……对莫迪尔最终得偿所愿这件事应该感到欣慰才对。”

    说完之后,他便把视线投向了眼前的古神,之前在幻象中所经历的一切如今仍然清晰地留在他的脑海,只不过在记忆重新归档之后,那几十年沧海桑田般的回忆如今已经宛若梦境般凸显出了不真实感,他定了定神,一脸认真地询问:“你给我经历的……是进行‘锚定’操作的必须流程?”

    “是的,”夜女士坦然回应,“锚定操作本就不是纯凭外力便可以完成的事情,这个过程中更需要你本人的配合,以及你坚定不移的心志——如果你自己都动摇了,那不管锚点发生器再怎么运转也是无济于事。坦白来讲,我对这个过程的顺利程度有些意外,我确实想过这个过程会成功,但我没想到你从头至尾都那么清醒和……坚定。”

    说到这, 夜女士停顿了一下,从天空垂下的视线显得有些好奇:“我很好奇, 你是如何意识自己正身处梦境的?”

    高文迎着夜女士的目光, 片刻之后转头看了琥珀一眼:“从最初我‘返回地表’,看到琥珀突然冒出来的那一刻起, 我就觉得情况有哪不对,尽管那时候我还不确定发生了什么,但我可以肯定自己身边的世界发生了一定程度的‘歪曲’,而在之后的‘几十年’里……我身边那个琥珀也始终是最大的违和点。”

    琥珀一头雾水地看着高文, 又抬头看了看夜女士,满脑袋问号, 她显然有很多疑问, 但憋了半天还是给咽回去了。。

    王座上的夜女士则愈发好奇:“哦?我还以为这是整个梦境最精细、最谨慎的部分……为何反而成了最大的违和点?”

    “第一, 琥珀虽然总是在暗影界里钻来钻去, 但她的隐匿技巧其实根本瞒不过我的感知, ”高文耸了耸肩, 直言不讳地说道,“我不确定这是不是因为我‘降临’这个世界的时候正好是被她撬开了棺材盖导致我对她的气息格外敏感, 但总之她在我这儿从来就没发生过什么‘气息未到人就突然冒出来’的情况。

    “第二,琥珀虽然会称呼我为‘老粽子’, 但那都是偶尔不小心脱口而出的, 或者四下无人跟我开玩笑的时候, 并且开完这个玩笑之后她第一反应都是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要么就抱着脑袋等敲——哪有大大咧咧张口就来的, 她又不是瑞贝卡。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琥珀竟然每天准点去军情局办公室处理文件, 过了饭点还在审批报告!我在书桌上放了一盘瓜子,然后把琥珀和瓜子单独关在一个房间里三十分钟, 开门之后瓜子竟然还在!这怎么可能是琥珀能干出来的事?三十分钟啊,别说瓜子了,正常情况下我开门慢一点她连盘子都能给顺回去……”

    高文这边话音刚落, 旁边的琥珀立刻就瞪起眼来——虽然她还是没搞明白高文跟夜女士在聊什么,但她起码能听明白这里面有对自己形象的抨击:“你这说的不对,我什么时候顺过盘子……”

    高文压根没在意开始跳脚的琥珀,他只是一脸坦然地迎着夜女士的目光,直到后者在片刻沉默之后开口:“……看来我在扮演时确实有不少疏漏之处。”

    高文扬了扬眉毛,脸上终于有一点惊讶:“所以那个‘琥珀’真的是你?!”

    他这边惊讶着,心中已经开始飞快地倒腾那段“五十年”的记忆, 并且一边倒腾一边算计自己在那梦境中都敲了“琥珀”多少次脑壳——虽然他当时已经意识到自己可能处于一场幻象,但他那时候可没想到自己身边的琥珀竟然是夜女士亲自上阵……怪不得他在梦境中第一次敲琥珀脑壳的时候对方愣神了那么长时间!

    夜女士仿佛是看出了高文眼神深处一瞬间的精彩变化, 祂的声音带上了一丝笑意:“那确实是我,为了确保整个注入流程的顺利,我必须亲自掌控那个‘梦境’的发展, 虽然具体的过程跟我想象的有些许不同,但幸好最终一切顺利,你……不必在意幻象中发生的事情, 对我而言那也算是一段有趣的经历,而且毕竟是邻居,相互帮忙算不得什么。”

    高文越听越觉得有哪不对,总觉得眼前这位古神就快绷不住了似的,但他很快看了旁边的琥珀一眼,注意力便放在了自己更关心的事情上:“那既然现在所谓的‘锚定’流程已经顺利完成,有些问题是不是就能敞开谈了?你和琥珀之间,到底是……”

    “你们不是已经知道答案了么?”不等高文说完,夜女士便带着笑意说道,“一次错误的复制,一份溢出数据,从某种意义上,琥珀可以算作是我的‘延伸’和‘副本’,尽管她如今已经是一个独立个体,但在更靠近‘源头’的地方,我们之间的联系从未切断。”

    高文的眉头一点点皱了起来:“那琥珀不断向你‘靠拢’的现象,以及她身上不断发生的变化……”

    “从某种意义上,我们是一体的,她是自大河中分出的支流,在大地上流淌之后又回到作为母体的河道中,而随着时间推移,两条河道之间的泥土被不断冲刷销蚀,支流便会渐渐呈现出与主干合流的倾向……就像你们所担心的那样,她确实是在渐渐回归,在重新成为我的一部分,”夜女士平静地说着,但最后话锋一转,“不过你们已不必担心,这个过程不会继续下去了。”

    高文听着对方前半段的解释,一颗心本来已经开始往上提,却没想到对方最后突然来了这么大的转折,顿时就睁大了眼睛,而比他反应更大的当然是旁边的琥珀,后者脱口而出:“啊?为什么?你把自己切了?!”

 文学

    高文一听这熟悉的含沙量巨大的说话方式就觉得心中一宽,别的不说,果然这个一句话就能硌掉半口牙的琥珀才是他熟悉的那个暗影突击鹅嘛……

    夜女士却仿佛对琥珀这含沙量巨大且堪称冒犯的说话方式毫不在意,祂只是带着笑意看向了自己的“影子”,轻声提醒了一句:“你还记得那座被影子与迷雾笼罩的城,以及那些帮助过你,指引你前往城外的人么?”

    琥珀怔了一下,突然间,纷繁庞杂的记忆便从她脑海深处涌了出来,她猛地回忆起了自己在进入这“暗影神国”之后所经历的事情,回忆起自己与高文失散之后陷入浑浑噩噩的状态,回忆起自己在游荡中踏入一座巨城,而那城仿佛故乡一般接纳了她这个“异乡人”,她回忆起了那些有着银白头发和苍白皮肤的古怪居民,以及那些奇奇怪怪的原住民……

    她在那城中生活了很多年,又从那座城踏上旅途,她是在城中重新找回了理智,又以那座城为起点出发去找到了高文……

    她错愕地抬起头,看到夜女士仍然在注视着自己,那双琥珀色的眼睛看上去格外熟悉,她每天早上起来照镜子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双眼。

    “我为你打造了一个‘锚’,”她听到夜女士的声音自天空降下,却又好像是直接在自己意识深处传来,“仿照锚点发生器的原理,我为你编织了一个完整的‘信息循环’,并以千塔之城为模板,将暗影神国边境的那座城打造成了‘夜幕之城’,以此作为你的‘锚点发生器’。

    “现在,你在这暗影国度中也有了属于自己的一片‘根源’,你不必再从我这个源头中取水,也不再是一道支流,你是来自夜幕之城的琥珀,是居住在夜幕边境的‘神国副君’,你因自由的意愿在尘世间游历,而那座属于你的城市将在你离境的日子里由我代为管理。只要那座城仍存续一日,你就不会从这个世界上消散。”

    听着夜女士这仿佛向尘世宣告般的话语,琥珀的眼睛却越睁越大,直到对方话音落下,她才终于忍不住开口,心情上的剧烈变化甚至让她显得有些语无伦次:“你这……我这……谢谢啊?”

    高文差点就绷不住了:“你憋了半天就憋出一个‘谢谢啊’,而且还是带疑问的?”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啊!”琥珀眼睛瞪得老大,看了看高文又看看夜女士,终于勉强恢复了一点组织语言的能力,“你……您这意思是,以后我就没后顾之忧了?就可以想上哪浪上哪浪了?”

    “首先不要用敬语,我们本质同源,你的敬语会让我感觉很奇怪,其次——至少从‘回归主干’这一点上看,你已再无后顾之忧,你如今已经是一个完整且自洽的独立个体,无需再担心被源头同化了,”夜女士的语气很平和,但最后又变得有些古怪,“至于最后一点……我认为你上哪浪主要取决于你的实力。”

    高文:“……”

    琥珀:“……”

    从一位古神口中听来如此清新而通俗的言语对高文而言还是颇有点冲击的,但冲击之余他更敏锐地注意到了另一个更大的事实——

    “所以除了解除后顾之忧以外,她本人的实力没什么变化对吧?”高文眉毛跳了一下,目光扫过琥珀,“该打不过的还是打不过。”

    夜女士沉默了两秒钟:“……我没有做多余的事情,因为锚定过程中每多一个环节,都会让系统复杂度成倍上升,让锚定成功率成倍下降。”

    “可你刚才说我是什么‘神国副君’来着啊!”琥珀紧接着也反应过来,这小矬子一脸错愕,“我刚才听到的时候还激动得跟什么似的,合着这个头衔还真就只是个头衔呗?这不行啊,我好歹多这么一个称号,出去之后实力不济面子上也不好看啊……”

    夜女士又沉默了两秒钟,给出个建议:“出去与人打架输了的时候,不要提自己是神国副君。”

    琥珀:“……?”

    这暗影突击鹅憋了半天,又冒出一句:“那跟狗打架还有输有赢呢……”

    “……你为什么要跟狗打架?”

    琥珀:“……”

    “以后不要跟狗打架。”夜女士诚恳地建议着。

    高文眼瞅着这话题在三五句话的功夫里竟然都歪到了如此不可思议的境地,终于忍不住了:“咳咳,我觉得我们不该在这时候讨论这些……”

    紧接着他便看了琥珀一眼,后者在这一个眼神下顿时蔫吧下来不吭声了。

    但高文却丝毫没有责备的意思,因为他知道,这姑娘并不是诚心在插科打诨或者故意想把话题往歪的方向引的,她只是过于兴奋,因为一个几乎会毁灭自身的危机已经化解,因为她长久以来最担心的事情如今被证实并不会发生,在陡然的放松之下她才会管不住嘴巴——毕竟,虽然琥珀平常表现的大大咧咧,但她也是会感受到压力的。

    和她平日里完全不着调的表现比起来,这种程度的嘴瓢已经属于相当克制了。

    真正值得高文惊愕的,是夜女士竟然能这么配合地跟着琥珀把话题歪成这样,这位在世人眼中神秘威严的古神相当轻松自然地就跟上了琥珀那九转十八弯的思路,俩人交谈起来顺畅的跟一个人似的(虽然从某种意义上这也没错),祂在这个过程中既不恼怒也不尴尬,这背后原因可太值得人深思了……

    所以高文就站在那深思了几秒钟,直到感觉到夜女士的目光落在自己头顶,那目光中越来越显得有压力,他才努力板着脸假装自己刚才什么都没琢磨,相当流畅自然地转移了话题:“现在我自己身上的问题解决了,琥珀的问题解决了,莫迪尔也已经完成他的旅途,我们是不是该谈谈起航者的事情了?”

    “当然,”夜女士在云雾中露出一缕微笑,随后慢慢起身,“现在,你们已经有资格知道起航者留给这个世界的期许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33014.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