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与两名娇妻激情双飞,宝宝你的水流得到处都是

时间:2022年02月14日 14:03:57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53)次
[导读]  货运火车上的感觉,比绿皮车的感受还要差。    但没办法,不跟车走,还不知道能不能赶得上货车。    苏何带了八个人一起往魔都去,此时他自己的火车车厢内,摆满了各种商品...

 货运火车上的感觉,比绿皮车的感受还要差。

    但没办法,不跟车走,还不知道能不能赶得上货车。

    苏何带了八个人一起往魔都去,此时他自己的火车车厢内,摆满了各种商品样品。

    苏何和于途在这边待着,另外六个人,既是保镖,也是到时候运输货物的主力。

    火车还算是平稳,但声音很大。

    于途有些佩服苏何,居然还能拿出书本来,在那边学习。

    但你要问为什么能够如此,苏何只会告诉你:“没办法啊,这年头又没有手机,没办法上网。除了看书,还能干什么?”

    这一次出行,注定了要花费不少的时间。

    货车本来就要给客车让行,虽然不用在沿途的火车站停靠,除了补充能源和水之类。

    不过这个时候的火车车速太慢了,下个世纪的高铁可能只需要几个小时,这时候的火车,都是以天计算的时间。

    不带点书出来看,这时间怎么打发?

    他还带了点靠垫,这是让甘仪芳她们做的,正好放在这火车车厢内,免得太硬。

    其实,他本来可以去火车头那边坐的,但苏何拒绝了,

    这样的货车上,实际上,坐哪都是一样。

    苏何抬起头就看到于途的眼神,问了一句:“要不要拿本书看看?”

 文学



    于途连忙摆手:“算了,我是真的看不下去。”

    “不是这种书籍。”

    苏何自己看的,是一些学习的书籍,偶尔换换名著啥的。

    这个时候,想要找到名著,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

    反正于途不知道苏何是怎么找到的,红楼梦等,还有一些国外的书籍。

    苏何道:“我这里还有点话本之类的,漫画也有,一直坐着看风景也无聊啊。可以看看。”

    这火车上,又不是什么重要人物,还怕别人暗杀还是怎么着?

    于途想想也是,过来翻了翻,找了几本连环画过去。

    苏何也没想到,于途还喜欢看连环画。

    这画风,难道说,于途日后也是个喜欢看动漫的人?

    嗯,每一个男生都拥有一颗不老的心,喜欢看漫画和动画,是一辈子的事情。

    日程有些枯燥,但看看书,睡一会,其实也容易过。

    就是在火车上,想要解决生理问题,有些难办。

    其他人都在最后一节车厢,他们准备了一些扑克,倒是比苏何他们有意思多了。

    碧水市这边,苏何离开了,但有些事情却在酝酿当中。

    这天上午,邱医生怒气冲冲的冲到了大院,冲进了陈物远的办公室。

    刘大秘都拦不住,邱医生那个怒气,简直了。

    陈物远摆摆手,让刘大秘下去。

    “邱医生?这是怎么了?”

    邱医生没好气的说道:“陈大人,还怎么了?我倒是想要问问,大院是怎么了?怎么?以前立下点功劳,这是要躺在功劳簿上,开始享受了?”

    陈物远是真的不太清楚是怎么回事,但他还是很耐心的问道:“到底是怎么了?大院这边最近和军医院应该没有什么合作才是。你跟我说说,别着急,先喝杯茶。”

    刘大秘很有眼力见的端了茶水进来,但邱医生哪里有那心思喝茶?

    她本来兴致勃勃的想要搞一番事业的,嗯,是催促苏何搞事业。

    “陈大人,你也知道,咱们国内缺医少药的。国外封锁的厉害,特别是这消炎药。

    以前还闹出了不少事情,你应该是知道的。

    我这好不容易劝说那何伢子把方子拿出来,准备建厂做这个消炎药,你知道国内缺药到了什么程度么?你们大院这边,还给我扯后腿……”

    邱医生语气不算太好,但陈物远一点都没有觉得她说的不对。

    听到后面,是几个大院的后辈,做出这样的事情。

    陈物远自己也生气,他可以想象,自己在前面苦思冥想,怎么把事情做好,怎么让碧水市富裕起来。

    如果陈弦歌在后面拖后腿,想要躺在自己的功劳簿上,想要捞取民脂民膏。

    陈物远不敢想那个画面,他觉得自己会大义灭亲的。

    “这样,邱医生,你先在这边坐一会,喝杯茶,消消气。我过去找老周说说这个事情,简直太不像话了。”

    陈物远匆匆离开,他知道,这件事情怕是不这么简单。

    这些人的消息还真是灵通,人家军医院走的程序,他们怎么知道的?

    而且,还敢插手这方面,肯定是不太简单。

    老周看着陈物远没有打招呼就过来了,而且脸色也不是很好的样子,连忙请了陈物远进来,问道:“这是怎么了?”

    陈物远把事情说了一下:“这个事情,那何伢子没有提,但人家军医院闹上门来了。这个事情,很显然何伢子这伢子本身应该是不太愿意弄的。你应该也听说了,这求医用药的事情,这伢子是怕事。这一次也是好不容易答应了,可这事情闹的。”

    老周连忙招了人过来:“你们去查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另外,通知大家准备开个会。”

    没多久,消息就汇总了起来。

    会议室里,也是有些压抑。

    会议上,老周也是发了一通脾气。

    “简直是不像话,这是咱们能做的事情么?有的人,就想要躺在功劳簿上,向民众捞取民脂民膏么?……”

    接下来,碧水市好像闹了个鸡飞狗跳的。

    总之,很多大院的人都受了批评,他们的后辈,还被勒令到九鼎食肆去道歉。

    陈物远带人来的,可进门,苏何不在。

    叶成博道:“陈大人,我们老板带人去魔都了,他带了一些碧水市的特产过去,看看能不能打通魔都的市场。”

    陈物远也是无语,碧水市这两天因为苏何搞的鸡飞狗跳的,结果他本人居然不在。

    这还真的是一点都不着急,皇帝不急太监急。

    嗯,形容不太好听,但道理就是这么个道理。

    好吧,人不在,这医药公司也没办法弄起来。

    不过该做的姿态还是要做的,该道歉的,还是要道歉。

    张掖找到了陈让,这几天,陈让在家里没出门。

    出门也不知道做什么,真的做实业,他其实是有些茫然的。

    一直都是借着关系,做一些不需要本钱的买卖。

    这真的要自己掏钱出来做生意,他还真不知道做什么。

    要不然,陈让也不会一直去找苏何了。

    “你怎么来了?”陈让问道。

    张掖比陈让要好一些,他自己开了个榨油的小作坊,以前和供销社合作。

    现在可以弄个体户了,张掖就自己弄了个个体户,生意还是很不错。

    大家都缺油,这东西还贵,张掖算是找准了方向,这实业做的不错。

    油这东西,永远都不会过时。

    特别是国内这种情况,不管是煎炸,还是红烧清蒸,其实都少不了油。

    衣食住行,大概是永远都不会过时的行业。

    因为每一种,都是必不可少的。

    张掖看陈让的样子就知道他可能还没听说,他也不卖关子,直接说道:“还好你这几天没有出去,上次那几人,真的搞关系,想要把那何伢子的医药公司给搅黄了。他们还想着入股人家的饭店、鞋厂呢,这些人……”

    他摇摇头,人家辛辛苦苦的搞实业,好不容易发展起来。

    这些人还想着空手套白狼,不花钱,就想要入股要入股人家的厂子。

    不给,就给人捣乱。

    这下好了,闹出毛病来了吧。

    陈让看了过来,他知道,这个事情肯定有后续。

    他也想知道,这些人成功没有。

    张掖摇头:“人家自己都不在家,军医院那边闹起来了。这医药,人家医院更需要。再说了,国内现在都是少药的。这不是闹呢么?结果大院好一阵调查,结果就压着人去道歉了。他们的长辈,这些天都受了批评。”

    张掖也是不得不感慨,这些事情,苏何自己大概都不那么用心。

    但压不住,人家提供的东西,都是大家需要的啊。

    他本人不想动,人家推着他动。

    这不,人家自己都未必在意的事情,自然有人帮忙出头。

    这样一来,大院还必须要处理,那些人估计有苦都说不出来。

    陈让沉默了一会,他也不知道到底是庆幸自己没有参与进去,还是应该悲哀了。

    如果他参与进去了,恐怕这一次受到训斥的,也有他和他大伯吧。

    张掖建议道:“我看你还是诚心和他请教一番。这伢子不是个油盐不进的,他其实也挺容易相处的。其实你看看,他之前和张美琪还是有些矛盾的。后来,不也和张美琪合作了么?因为什么?张美琪主动?不,是因为张美琪没有拿捏架子。你看看孙琪……”

    “我怎么了?”

    孙琪一脸臭臭的表情走了进来,她还没走呢。

    嗯,她还真是在这边等结果的。

    结果,不出她预料,还好她当时走的快,后续那些人来联系她的时候,被她找了个借口躲了去。

    主要还是大姨和大姨夫两口子不允许她使用他们的名头瞎搞。

    她也是庆幸自己没有乱搞,要不然,下一次,估计都不允许她打着大姨的名头了。

    她们这个圈子里,做生意自然是不能瞎搞的。

    但有时候,借助个名头,很多事情都好办很多。

    比如办手续,你当苏何为何要和张美琪合作?

    就是因为,很多时候,办手续,麻烦的很啊。

    有张美琪的关系在,这可以省不少力气呢。

    张掖也没多说,只是说道:“你们还是多想想吧。我听说,他好像去魔都了。这人的脑子里,赚钱的法子多的是。你们低个头,好好地求一求,总有合作的机会。”

    孙琪嗤笑一声:“要我低头,不可能。”

    但内心,其实孙琪不是没有想过的。

    张掖看出了孙琪的言不由衷,摇摇头,没有继续说。

    陈让道:“关系都已经这么僵了,还怎么?”

    张掖劝说:“关系也不算僵硬,咱们和那些人本来就不一样。上次也是被他们拉去的,再说,我觉得你可以自己找点实业做做。我听说,过两天,南竹村那边的集市要开了。我已经让人去南竹村弄个摊子,打算在那边开个分摊了。”

    苏何的连锁店的理念,张掖也是听说过。

    他觉得,自己搞榨油这个行业,也不是不能搞连锁的啊。

    说实话,他自己也是考察了很久,才找到了这个行业。

    孙琪起身,转身离去:“谁去给他道歉?”

    “你自己好好想想。”

    张掖也告辞离去,离开之前,还是好好地说了一句。

    等第二天,陈让就过来找张掖,张掖就道:“你想要搞实业,或者是开店,其实也不难啊。我搞的是油这方面,你可以考虑米面啊。正好你还能和你大伯那边弄点关系,搞点粮食。这衣食住行,总不会过时的吧?”

    其实根本不用苏何来出主意,这些二代们都聪明着呢。

    身边能用到的资源,他们都能考虑到。

    酒厂因为要粮食来酿酒,肯定有自己的渠道。

    弄点米面,不是难题。

    张掖看出陈让意动了,正好建议道:“我这边已经弄到了一个摊子,你刚好和我一起过去看看。”

    当天,陈让就去找了大伯,又去了一趟南竹村,买了一个摊子的使用权。

    出来,陈让还是有些感慨:“没想到,最终居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不过他这摊子还不卖,还只出售使用权,他就不怕卖不出去?”

    张掖摇摇头:“我不太清楚。但我知道,他自己就有不少的摊子在,比如美食,比如肥料,比如那鞋子衣服,这些都是紧俏货,总能吸引一些客流量的。

    到时候,客流量上来了,总有人上门的。到时候,这些摊子,怕是就紧俏了。

    一切,就看明天集市开张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过来,我觉得是有的。”

    “明天来看看就知道了。对了,我要赶紧去安排人把东西弄过来,还要请个伙计……”

    “我也要安排了,明天就开张。”

    “还好他这边,除了那些通透的摊子,还有一些可以关门的店面。要不然,咱们这个还不好搞。”

    “说起来,他这个集市搞的还像模像样的。我看着,规模还不小,那边好像还预留了扩张的面积。”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33146.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