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图】白丝被弄羞涩娇喘动^宝贝这才几天没做水

时间:2022年02月15日 8:18:46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36)次
[导读]     一寸寸威势被破开,王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庞大的身躯重重的砸向大地。    浩渺的大地,混沌的时空。    那坟茔的外壳,在尘埃烟雾之中若隐若现。  &nb...

    一寸寸威势被破开,王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庞大的身躯重重的砸向大地。

    浩渺的大地,混沌的时空。

    那坟茔的外壳,在尘埃烟雾之中若隐若现。

    王还未触及地面,一股力量已是将他提了起来。

    轰!

    虚空暴响。

    金色的光影暴退数十里,闪烁恍惚间,仿佛要湮灭。

    而那苍龙已是震动身躯,一跃到了近前,张口便咬了下去。

    手执铜笔的神蹙了蹙眉,盯着面前的虚空,仿佛对自己的作品不甚满意。只是,他低叹一声,抬手转身,无奈的叹了口气。轰!虚空撕开,一道青铜大门轰然出现在神的面前。气流翻涌,雾海奔腾,宛若云霄之上的宫阙忽然现世。而那洞开的青铜大门内,一道道金光璀璨的身影,长啸着飞扑而出。

    甲胄,剑戟,坐骑。

    凶暴的队伍,蜂拥而出,裹挟着一股无可睥睨的气势。

    诸神望着这些从青铜大门内出来的队伍,各自露出欣慰的笑意。

    “杀!”

    手执铜笔的年轻神轻声一喝,抓着笔的手便在面前挥了一下。一瞬间,漫天金光璀璨的身影,便化作一道道流光冲向了大地。他们撕开尘埃,破开雾气,强行洞穿大地,仿佛要将深埋在大地深处的生命屠戮。

    只是,当这些金光璀璨的身影俯冲而下的刹那,大地上忽然尘烟腾起,铿锵的蹄声、脚步声,从四面八方涌现出来。气氛骤然一变。烟尘滚滚之中,无数的身影仿佛从地底下钻出来。他们灰头土脸,没有那璀璨的光芒,但却有视死如归慨当以慷的气势。

    气势如虹,如那开锋的长矛,直指敌阵。

    天上地下,无数的身影形成了犬牙交错的对峙状态。

    刹那的沉寂,刹那的苍死。

    狂风疾啸,在混沌中跌跌撞撞。

    大地上,一名战将抬起长枪直指苍穹上的神,厉声喝道,“杀!”

    战马嘶鸣,野兽狂啸,兵士怒吼。

    他们移动,飞跑,狂扑,挺着胸膛,一路向前。

    空中的身影再没有了迟疑,一刹那汇入了大地之上的身影。

    宛若激流的对撞,宛若狂风的对撞。

    千军万马,水火一般的撕咬着、纠缠着、撞击着。

    力量的搏击,士气的搏击,生命的搏击。

    无比壮观的场面,让这个破碎灰死的天地,忽然间有了一丝丝明悟。可悲的明悟,才意识到自己为何已经变得如此的不堪,垂垂老矣,腐朽斑驳!

    王挣脱了那股神秘力量,悬浮在混乱的身影之上,茫然的看着。

    这些人,那穿着,那身影,那面庞,却是无比的熟悉。

 文学

    一股刺痛,从心底深处涌现出来。

    这些人,曾经都是他的兵士啊!

    王城陷落,势力分化,黎民刑戮。往日里的场景,历历在目,让人潸然泪下、痛彻心扉。

    两股势力交杂在一起,宛若天敌一般的互相厮杀。

    曾经的袍泽,如今的仇敌!

    神临,王权败,民为仆。

    王目眦尽裂,忽然挺身狂啸,一拳重重的砸向了远处的神。

    是他们,是他们制造了这场悲剧,是他们让这个宁和的王国变得炼狱一般。无数的生命,尽皆被他们屠戮。他们是神,却也是一群凶兽。

    怒火,仇恨,一腔热血。

    杀!

    拳风猛然一滞,年轻的神一指挡下了王那怒不可遏的一击。

    摇头,冷笑,蔑视。

    神的手指微微弯曲,然后轻轻一弹,拳头呼的一声倒转,砰的一声砸在了王的脸上。王的身躯横飞,砸落在地上,不知掀翻了多少身影。尘烟翻滚,王挣扎着爬了起来。映入眼帘的,是那冷酷的眸光,是疯狂的神色。曾经的兵士,朝着他扑了过来。

    再不是袍泽,只是仇敌。

    刀枪剑戟,轰然剁下。

    王未动,但是他身侧的无数身影迎了上去。

    “叛徒,死来!”

    “对王不敬,杀无赦!”

    “神的走狗,血债血还!”

    无数的声音在耳畔激荡,嗡嗡如雷鸣一般。

    王的眼眶湿润,粗犷的面孔微微抽搐。

    他还有兵士,还有子民,还有袍泽。

    他们并未将他抛弃。

    王后,你看见了吗?

    双拳紧握,指节发出脆响,他要将脑海里的伤痛驱赶开来,他要将那负面的情绪压制。这是战场,这是复仇,这是与兄弟们最后一次并肩作战的机会。他要凝聚力量,他要与仇敌决一死战。不能让他们失望。已经让他们失望过一次,再也不能了!

    他扬起头,尘烟之中是密密麻麻的身影,是无数的光闪,是狂风撕裂般的怒吼。他笑了!死又何妨?只是,若是不能让这些猖狂的神得到教训,自己死的有什么价值?即便不能杀了他们,也得让他们痛苦啊!

    他忽然一掌拍击在自己的胸膛,轰的一声,宛若鼓面的崩溃,他的胸膛便裂开了。金色的心脏在胸腔里跳动,无数的血管脉络,与心脏相连。他握着那颗心脏,呢喃道,“你救了我,让我还能重新来一场,但是,我活不是为了继续苟活下去,不是躲在暗地里残喘,而是,为了往日的仇怨,为了那些一直信任我的依赖我的人。复仇啊!”

    他将心脏从胸腔里扯了出来。

    无数的鲜血喷溅而出,洒落在大地上。

    他鲜血淋漓的抓着那金色的心脏,缓缓站了起来。在他的身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道战将身影。王朝他们看去,那一张张面孔,坚毅,刚正,不屈。熟悉的面孔,八大部的后起之秀。曾经王宴,他见过他们。王笑着,这些面孔也笑着。他们不负曾经的荣誉!

    “黑水!”

    “赤焰!”

    “白风!”

    “紫电!”

    “惊雷!”

    “重雪!”

    “九渊!”

    “拜见王!”

    他们单膝跪地,身姿笔挺,声若雷霆。王看着他们,年轻的生命,八大部的精锐,王国的未来。在灰暗的日子里,他以为他们早已将自己抛弃,抛弃了自己,抛弃了王国,抛弃了子民。但是,他们出现在自己面前,千万年过去,依然如第一次见面时那般的忠贞。他们是义勇之士,是王国的锋刃,是王权的锋芒。

    他转过身,举起手中的金色心脏。

    “我以王的名义,昭告臣公黎民,以吾之血肉,复我王国之仇恨,诛此无道之神灵,以净寰宇,以敬苍生。”

    “杀!”

    “杀!”

    那些人站了起来,拔出手中的刀剑,昂首怒视苍穹。

    乱军纷纷,混沌噩噩,刺耳的声音,如无数金属扭曲一般,在耳畔回响。王一把将手中金色心脏抛了起来,反手抓起一柄长枪,吼道,“杀!”长枪一挑,勾出一道弧线,枪芒瞬即化作一点寒星,直指苍穹诸神。

    “杀!”

    一道道身影飞身而起,气势如虹,汹汹如猛兽。

    浑浑天地,便被这厮杀所占据。无边的响动,成了这时空中的唯一。光芒,残影,狂风,气浪,堆叠碰撞,挤压撕扭,硬生生将半壁天空扭曲的不成样子。乌云,电闪,雷鸣,杀气,年轻的神轻而易举调动了无形的力量,化为那重重的巨浪,朝着那密密麻麻的人群碾压过去。

    神的缥缈闲散,凡人的奋力搏杀,两相对比,高下立见。

    可即便有天堑般的实力差距,也无法控制住场面的燃烧。

    那燃烧的斗志,那沸腾的仇恨,那翻滚的怒意,绝非力量可以堵住。

    宛若那洪流,岂是堤岸所能消磨。

    越是挤压,越是阻挡,便越是激烈。水,沸腾了;空气,燃烧了;天地,浑浑然无丝毫的生机。绝地,死地,陷境,如火如荼。

    枪芒洞穿了那一片片的光焰。

    刀光撕开了那巨浪般的气海。

    剑虹穿透电光,匹练化作一道惊鸿,穿透了年轻神灵的身躯。

    一张张面孔,狰狞扭曲的已经变形。

    青铜门,砰的一声关闭了。

    手执铜笔的年轻神,垂头冷冷的瞥了一眼,既而朝着自己的同伴望去。其他神灵面露怒色,眉眼间的不屑与高傲,如从骨子里散发出来。一名神冷哼一声,对着那手执铜笔的年轻神道,“放出来吧!”

    铜笔一勾,青铜门轰隆隆作响,无边气海蜂拥而下,垂落在青铜门的两侧。

    青铜门闪烁着红光,潋滟的红光如血一般荡漾。

    那门在剧烈的抖动,里面如凶恶的野兽在拍打。

    铜笔一点,所有的响动忽然消失。

    门还是那扇门,乌云还是那片乌云。

    沉寂,死一般的沉寂如凝滞了整个时空。那些窜动的声音,那张开怒吼的嘴巴,那粗犷阴沉的面孔,如幻境,在凝滞中变化。而后轰的一声,门洞开,一团红光倏然窜了出来。

    嗷——

    野兽的怒吼,锋利的爪牙闪烁着可怕的寒光。

    如野猪,倏然冲了出来,一头撞在了王的身上。

    王倒飞,手中的长枪脱手而出。

    “保护王!”

    一道道身影飞向王,刀剑齐鸣,劲气疾驰。可是那如野猪一般的身影却是在无数刀光剑影下毫发无损,反而刹那间将一道道身影挑飞。

    “你们小心,不要担心我!”

    王挣脱开来,赤红着双眼瞪着那野猪般的身影。他那健硕的身躯上,却是两条触及骨骼的伤口。殷红的伤口,烧灼的痛楚。王夺过一把长刀飞身扑了上去。如野猪的身影已是落在地上,咆哮着冲向了人群。无数的身影惨叫着飞了起来,鲜血与躯体,在视野中如那沙尘。王甫一落地箭步而出,手中长刀呼啸着斩了下去。

    铛!

    如野猪的身影被长刀砍中,火星飞溅起来。

    长刀咔擦一声断为两截。

    那身影已经转身,盯着王喘息着。王扔掉手里的断刀,捏紧拳头。那身影冲上来了。王低吼一声,脚步一错,迎着撞过去。轰!大地震颤,两道庞然身影重重的撞在一起。王那结实遒劲的双臂紧紧的扼住那身影的脑袋。双方在角逐,可怕的力量,结实的身体,彼此不分上下。

    青铜门再次洞开,又一道身影冲了出来。

    那门内还在响动,不知多少可怕的怪物,正龇牙咧嘴等待着出笼。

    神,望着,如在看戏。

    可是他们在等待。他们所等待的,是关乎他们一生的时刻。

    眼下的混乱,眼下的身影,在他们眼中,不过是水波,不过是跳梁小丑。

    这时候,乌云忽然裂开了,一颗脑袋从乌云上空钻了下来。

    “它动了!”手执铜笔的年轻神忽然激动的喊叫起来。

    嗷——

    四象神兽动了。

    一爪从空拍击下来,那执笔的神便如一团烟云,被拍碎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33272.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