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图】嘤咛声# 秘密教学子豪进到我的体内了

时间:2022年02月15日 9:05:33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39)次
[导读]     鹿呦呦瞪着眼好奇问:“啊,有这么多种啊,那哪种好些?”    阮安也不太懂,她以前只用过卫生巾,不过游戏商城里的商品,都有简介,所以她仔细阅读后,又一一解释了一番。  &nb...

    鹿呦呦瞪着眼好奇问:“啊,有这么多种啊,那哪种好些?”

    阮安也不太懂,她以前只用过卫生巾,不过游戏商城里的商品,都有简介,所以她仔细阅读后,又一一解释了一番。

    鹿呦呦在心里比较后,选了月经杯。

    阮安拉着女孩的手,躲进了自己的帐篷,然后面红耳赤演示了一遍。

    就觉得很不好意思。

    等鹿呦呦搞好后,阮安开口问道:“呦呦,你这是第一次来月经吗?”

    鹿呦呦摇摇头:“不是,我来了好多次了,不过每一次都不准时,有时候半年都不来。我奶奶说我月经不调。”

    阮安这才明白了。

    难怪之前同行这么久,她从来没有见过鹿呦呦来月经。

    说起来月经不调会影响女子怀孕,末世后,新生儿那么少,是不是与这个情况有关?

    想到此处,阮安又问了柏小紫。

    在得知她根本就不知道月经是何物后,更是不可思议。

    难怪她虽然有去7个丈夫,但是与他们同房这么久,却没有怀孕。

    阮安在心里记住这个信息,见天色还早,带着龙泽又去了部落中心。

    此时,早上出发打猎的队伍很多都已经回来了,他们在路上看到抱着猫的女孩儿都好奇的打量着。

    “听说,这个姑娘就是安平部落的首领呃?”

    “是啊,我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就听说了。”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想不到一个臭女人居然也能够当首领?”

    一个汉子在路过阮安的时候,鄙夷地朝地上吐了口口水嘲弄道。

    阮安哪能惯着他,一脚就踢了过去。

    不过,这一脚力气并没有多重。

    “你这娘们怎么回事?大牛又没招你,又没惹你,你做什么要踢他?”汉子小队的成员立刻围上来,其中一个长得五大三粗的男人瓮声瓮气喊道。

    阮安傲慢道:“他朝地上吐口水,不爱文明,不讲卫生,并且他还骂我,他得罪了我,我呢,向来不喜欢动嘴,只喜欢动手,所以,踢他一脚,以示惩罚。”

    这时,被阮安一脚掀翻在地的男人爬了起来,他捏着拳头冲了过来,嘴里骂骂咧咧:“老子日你爸爸,敢打老子。”

    阮安乐了:“什么?你要日我爸爸,你这同志的口味也太重了,不过我没意见呢,有本事,你去日吧。”

    阮安虽然已经放下往事,但有人侮辱那个人,还是很喜闻乐见的。

    汉子愣了一下。

    他还是第一次遇见被人问候长辈这么高兴的。

    变态呀!

    阮安见他举着拳头一直没有砸下来,不耐烦道:“你到底是打还是不打?再不打的话,我就走了!”

    男人脖子一梗,正准备上手,站在他边上的一个汉子拉住了他:“行了,大牛,你怎么能够动手打女人?”

    “是她先打得我。再说了,凭什么女人可以打男人,男人就不可以打女人?”大牛气的眼睛都红了。

    “那你见过几个女人能够打赢男人的?再说我们男人下手没轻没重你不知道吗?一个大男人欺负女人,你还有脸说。”汉子振振有词劝导。

    “是啊,现在女人本来就没有几个了,你要现在敢打女人,以后肯定没有女人敢嫁给你。”

    “难道你想一辈子打光棍?”

    被众人三言两语劝说,大牛高高举起的拳头终于放了下来。

    “算了,好男不与女斗,看在你女人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计较了。”他嗤笑着说。

 文学

    阮安似笑非笑看着男人,脚下用力狠狠往地上跺了一下。

    那本来平整的地面顿时四分五裂开来,激起飞尘一片。

    阮安不想闹出人命,所以踢他的那一脚只用了半分气力,但为了立威,刚刚用脚跺地面实打实的用了七分力。

    看着地面龟裂得跟蜘蛛网一样,众汉子们眼神都变了。

    那个名叫大牛的男人更是吓得连连后退好几步。

    “难怪,三小分队的队长覃鈤根本不敢露面,原来他是害怕了。”

    “我的天呐,为什么一个女人的力气会这么大?”

    “是啊,要不然他怎么能够当上安平部落的大首领呢?”

    “快走快走,这样的女人。我们是惹不起的。”

    “大牛,你还傻愣着做什么?走啊?”

    之前劝说大牛的那个男人跑过来拉着他跑了。

    呼啦一下,整个小队的人跑得连人影都看不见。

    龙泽看着做鸟兽散样的众人非常疑惑,他见周围已经没有人,连忙凑到女孩的耳旁,用极少的声音询问:“安安,我怎么感觉苍鹰部落的人智商都不高呢?”

    这句话,石头之前就说过,阮安再次回答:“自信一点,把感觉去掉,苍鹰部落的人智商确实不高。”

    龙泽:“这就真是太奇怪了,为什么世界末日了,连人的智商也会变低呢?”

    阮安:“因为他们没有被教化,他们现在连文字都不认识,而且又因为生存的压力,让他们根本没有时间想些有的没的,所以才脑子一根筋。”

    龙泽点头表示同意。

    这些男人们,现在满脑子都是怎么繁衍自己的后代,确实脑子一根筋。

    阮安抱着龙泽经过哨卡,放哨的人又换了一波,其中有一个是个年纪并不是很大的少年。

    见阮安看着他,少年的脸马上就通红了起来。

    阮安见状后,心下一动,她抬步便走了过去。

    “你好,认识一下,我是安平部落的大首领,我叫阮安。”

    阮安生了一双好眼睛,每次她在认真看人的时候,眼里的星光总会让人产生一种被珍错的错觉。

    更何况面对她的是一个和女孩很少搭讪的少年,他浑身都烧了起来。

    少年手足无措,期期艾艾道:“你好,阮……阮首领,我是傅小七,你叫我小七就好了。”

    “你好,小七,你在这上班累不累呀?”阮安装作随意的问道。

    傅小七连忙摇头:“不累的,很轻松的。”

    阮安:“真的吗?那这么好的工作,你是怎么得到的呢?”

    傅小七:“是戚爷喜欢我,然后就和大首领说了,大首领就提拔我作为看守了。”

    阮安:“戚爷?这个名字听着挺威风的呀,可是为什么我来这两天都没有见到这个老人家呢?”

    傅小七嘘了声:“对不起,我们戚爷是不能够随便议论的,还是不要说了吧?”

    阮安装作懂味的点点头:“那就不说,你今天晚上吃了什么呀?我们部落里今天猎了一头大鳄鱼,我去拿一块肉给你吧。”

    傅小七连忙摇头:“不用了,不用了,我们一日三餐都是部落提供,并且伙食都很好,我们今天晚上吃的可是兔子肉,是流苏他们家打的,厨房里红烧了一大盆,很好吃的。”

    阮安啧了声。

    这样知无不言的小伙子多来几个多好啊!

    如此打探消息简直不费吹飞之力。

    “哦,想不到你们苍鹰部落的福利这么好,那你们大首领还是挺有作为的嘛。”阮安继续套话。

    傅小七继续知无不言:“其实我们苍鹰部落,大首领的作用并不大,主要还是戚爷,如果没有戚爷坐镇,我们苍鹰部落早就灭亡了。”

    他说完之后又拍了拍自己的嘴:“怎么又提起戚爷了?”

    阮安:“你不要紧张,我又不会和别人说,聊聊天嘛,没关系的。”

    “呃,我听说你们今天上午换了部落首领,你知道吗?”

    傅小七摸摸头:“知道是知道,但是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沈珏明明当首领当的好好的,怎么忽然间又让金保生当了,真是太奇怪了。”

    阮安装出八卦的样子,神神秘秘的问到:“那沈珏当首领是什么时候的事?”

    傅小七:“也没有多久,我算一下啊……”

    “哎呀,算不清,大概就是天气冷的时候吧!”

    天气冷的时候,那应该就是冬天时,而现在已经是初夏,所以,沈珏当苍鹰部落的大首领也只有几个月而已。

    难怪他下台并没有引起部落子民们的不满。

    “哦,那沈珏之前在你们苍鹰部落是哪个小队的?”阮安继续问。

    有这么一个傻白甜且有问必答的工具人不用白不用。

    “切,沈珏才不是我们苍鹰部落的人,他也就是天气冷的时候才来,我们部落的。”

    “姬明月也不是我们部落的人,他和沈珏一起来的。”

    阮安假装惊讶地叹了口气。

    她在姬明月的记忆里,已经知道沈珏和他的行踪,他们一直呆在苍鹰部落是为了这个部落里的秘密来的。

    这些看守们,看守的也是这个部落里面最重要的秘密。

    “小七,我能问一下你每天在这里站岗,为的是什么吗?总不会是为了防止你们部落里面的女人逃跑吧?”阮安故意问道。

    “才不是,再说我们部落里面的女人为什么要逃跑呀?”

    “不过我也不知道我看守的是什么?反正戚爷说了,如果看见有人抬着箱子离开或者奇形怪状的人想要离开,不论是谁?都得通知他。”

    傅小七说完,拿起挂在自己脖子上的哨子比划了一下:“看,这就是通知戚爷的工具。”

    “吹起来的时候可响了。”

    “七八里外都能够听得见呢。”

    阮安早就留意到这些看守们脖子上挂的哨子,原来是用来通知戚爷的。

    她正想再问点什么,张帆急匆匆的走了出来,他抬头看了一眼不知道想到什么又低下了头。

    刚刚出去打探消息的人回来了,他们都没有想到柏小紫居然失踪了。

    并且连带着他的七个丈夫也都没有回来。

    张帆意识到应该是出了事,这才连饭都没吃,准备去找金保生。

    部落里女人稀少,少了一个可是头等大事。

    阮安见男人急匆匆走过,略思考后,离开了哨岗。

    有龙泽指引,她偷摸着来到了流苏住的屋子。

    里面的人正围着桌子吃着饭。

    “苏苏,今天晚上这个兔子的肉是不是很好吃?”老四小声问。

    “嗯,好吃的。”流苏回话细声细气,听得坐在桌子旁的男人们蠢蠢欲动。

    “那我们明天还去打兔子。”小五接话。

    “哪能每天都吃兔子肉呢?让兔子肉好吃,也不能顿顿吃呀,对吧苏苏。”另外一个男人大嗓门地说着。

    “嗯,六哥说得是。”流苏附和了一句。

    “苏苏,今天晚上要耍一下嘛。”老四到底有点不死心,他一脸急切的问道。

    流苏:“……”耍你麻痹。

    “不行,我心里还难受着呢,大哥都说了,让我休息的。”

    阮安听了一会,也没有听到有用的信息,只能返回了哨岗。

    也不知道姬明月和沈珏在苍鹰部落里到底在寻找什么,李沁之前的欲言又止又在隐瞒什么?

    还有,之前站岗的那位少年,他口中的戚爷又是谁?

    阮安她思索时,石头跑来了。

    “阮阮姐,沈珏来了,他是说找你有事。”

    石头速度很快,话刚刚喊完,人已经站在了人的面前。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33377.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