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娇妻胯羞坐抬臀抖吟“美妇羞涩花宫蠕动”

时间:2022年02月15日 14:05:05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33)次
[导读]    刘子轩眉梢微挑,露出一抹戏虐的笑容,扫过王志兵以及刘医生,而后说道:“我做任何事情向来都不需要理由,若是荣老非得逼我说一个理由的话,那我就只能说,我看的不爽的就喜欢直接动手,从不吵吵!”    “荣老,你...

   刘子轩眉梢微挑,露出一抹戏虐的笑容,扫过王志兵以及刘医生,而后说道:“我做任何事情向来都不需要理由,若是荣老非得逼我说一个理由的话,那我就只能说,我看的不爽的就喜欢直接动手,从不吵吵!”

  

  “荣老,你听见了么,这么猖狂的家伙不把我们当回事也就算了,对您说话都这么的不恭敬,不如直接赶走算了!”王志兵踏步向前,愤怒的指着刘子轩。

  

  荣老眉头紧皱了起来,其实若是刘子轩随便扯一个理由,把责任推给王志兵和刘医生,那他肯定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把这件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可是现在……也是让他进退两难了!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的门突然被推开了。

  

  之前的郭总走了进来,笑呵呵的说道:“哎哟,荣老找您还真是不容易啊。”

  

  “郭总,您这是?”荣老疑惑的问道。

  

  “是这样,我父亲病情算是稳定了一些,我们兄弟几个商量了一下,比如就让老爷子回家住吧,在医院各方面也都不方便。”

  

 文学

  自从刘子轩医治好郭老爷子之后,郭总对于人民医院的人都特别的客气。

  

  “郭总,其实我比较建议让老爷子在多住一些时日,毕竟手术过后也才几天时间,在观察观察还是比较好的。”

  

  荣老还未开口呢,王志兵便一脸殷勤的神色,说道。

  

  “对啊,在医院有咱们的高级护工可以料理,这样一来也可以让郭老爷子多观察一段时间,而且您平日里那么忙,我们医院也算是帮您照顾一下家里人嘛。”刘医生也紧跟着说道。

  

  听到这话,刘子轩突然冷笑了一声:“这马屁拍的,啪啪响啊!”

  

  “刘子轩你当着郭总的面怎么说话呢!只要郭总一句话,你就得直接被开除!”王志兵冷哼一声,指着刘子轩喊道,声音很大,好似专门听给郭总听似的。

  

  “那你让他开除我啊。”刘子轩摊了摊手。

  

  “我虽说给你们医院投资过,但从未因为这层身份开除过什么人吧?”刘子轩的话音落下,郭总的脸色变得阴沉下来。

  

  “是是是,那是您因为觉着我们也都不容易,而且之前也没有人犯过什么错误啊,可是这个刘子轩不一样,一个实习医生竟然三番两次的戏弄我,还打了我们的刘医生。”

  

  “是啊,郭总,您瞧瞧他打的,淤青都在呢!”刘医生赶紧凑了过来。

  

  这时看着两个人无尽的献殷勤,荣老也站不住了,叹了口气说道:“郭总,这样吧,我先去看看老爷子,咱们综合一下意见,然后来说一说出不出院的事情。您就不用费心这边了。”

  

  “荣老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既然郭总今天看见了这个事情,那不如就当个见证人来评理,大家一起说说关于刘子轩去留的问题吧。”

  

  “郭总,与苍穹集团的见面会时间就要到了。”这时门外走进来一个助理般模样的女人,低声对郭总说道。

  

  郭总点了点头:“让他们多等我一会儿,我在这里处理一些事情。”

  

  “好。”那个助理闻言便走了出去。

  

  “郭总对我们真是太好了,竟然把会议往后推来管我们的事情,真的是让我太感动了!”刘医生献媚的说道。

  

  其实,他们这么巴结郭总也是有原因的,因为郭总当初给医院提供过一次最新设备,并且借助官方的帮助,成为了人民医院的荣誉代表以及股东,在这里提升医生职位是有一定话语权的。

  

  若是巴结好郭总,那下次评职称或者升职啥的那都很简单了。

  

  郭总笑着看了看刘医生,虽然是笑脸,但那眼神里却是闪过一抹厌恶的神色。

  

  随即恭敬的冲着刘子轩点了点头,问道:“刘先生,您觉着这个事情该怎么处理呢?”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王志兵和刘医生都是一脸的错愕,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过郭总竟然对刘子轩那般的毕恭毕敬!

  

  刘子轩刚刚一直都在抽烟,这时烟已经抽完了,随后丢在地上踩了两脚,慵懒的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要是放作我以往的性格呢,这两个人渣早就踹到马路牙子去了,但毕竟这是荣老的地头,就让他来说吧。”

  

  荣老听到刘子轩的话,暗暗松了口气,不由想着等过后一定要好好感谢刘子轩,虽说王志兵他们有时候处理不好事情,但毕竟也是医院的人才。若真的开除了,肯定不好。

  

  郭总看了看荣老,随即笑道:“既然小兄弟不好开口,那我就当回坏人吧。荣老,这俩人我希望在一个小时之后消失在北林市!”

  

  “郭总!”

  

  王志兵和刘医生彻底愣住了。

  

  “唉,你们走吧。”荣老叹了口气,冲着他们摆了摆手。

  原本荣老还以为刘子轩绕过王志兵二人,此事就会平息,却万万没有想到,郭总根本一点面子都没有给他留,而是让王志兵二人滚蛋!

  

  迫于郭氏在北林市的影响力,荣老还不敢因为两个医生而得罪他,所以只能忍痛让王志兵二人离开。

  

  反之,刘子轩此时却是嘴角上扬,早已经料到了会出现这种状况,随即缓缓起身拍了拍荣老的肩膀,笑道:“荣老,我知道您和难做,不过我想医院里也不用留这种人渣在的。”

  

  “刘子轩你不要血口喷人!”王志兵有些心灰意冷,可无奈心中堆满不甘,好好的医生生涯怎么甘心就此败落呢?

  

  “我血口喷人吗?”刘子轩冷笑一声:“原本想着你们主动离开这里,我也懒得跟你们麻烦了,既然现在你们心有不甘,荣老又觉着难做,那我就彻底让你们死了心!”

  

  众人闻言,纷纷瞳孔一缩,原本郭总以及荣老都以为刘子轩在这件事情是不占理得,但一个碍于他的身份,一个碍于救过自己父亲的生命,所以便帮忙,可现在却听出了一丝丝别样的味道。

  

  王志兵与刘医生对视了一眼,前者脸上一片铁青,他知道刘子轩准备说什么了,可刘医生却觉着他根本没有错,自然更加硬气了许多,上前一步指着刘子轩:“好啊,有本事你说啊。”

  

  刘子轩拇指在耳朵边晃动了两下,颇有一副当初《古惑仔》中陈浩南的架势,看起来异常的桀骜不驯!

  

  随即眼眸里迸发出一道令人心悸的寒意,凝视着刘医生说道。

  

  “那好,就从你开始说起,今日医院工人因公受重伤被送往急救室,生命垂危之时你却只想着病人是否能够有能力偿还医药费而耽误救人,是也不是!”

  

  “我只是按照医院流程在执行而已!”刘医生并未觉着做错,趾高气昂的喊道。

  

  刘子轩冷哼一声:“为了所谓的规定就可以弃人生命而不顾吗?医生本就秉承悬壶济世,行医救人之道,难道救一个人与否就要看他是否有钱吗?若今天躺在抢救台上的是郭总或者荣老,你还会有此顾虑吗?”

  

  刘子轩猛地站在了刘医生的面前,直视着他的双眼,厉声质问道:“就是因为你嫌贫爱富藏有私心,对也不对!”

  

  “我……”刘医生的眼神有些晃动了,不错他的确藏有私心,若当时受伤的是郭总,他绝不二话就是上前救治!

  

  “你?你什么你?就凭你是这里真正的医生就可以呵斥我们这些实习医生?就可以阻挠我去救人?别忘记你也是从实习医生走过来的,当初学医的本心你可还在?”刘子轩再度逼问道。

  

  “荣老…我当时没有想那么多,就是按照医院规定办事啊!”一瞅说不过刘子轩,刘医生立马把求救的目光看向了荣老。

  

  “规定?你口口声声的规定就是可以见死不救吗?”刘子轩冷笑着,看向了荣老:“荣老,我问您,医院哪条规定注明可以见死不救!”

  

  “并没有!”荣老神情有些颓然,叹息着说道。

  

  “就算是如你所说,我见死不救是我的错,可那人本来就没有钱治病嘛,若是咱们每天都免费给人治病,那医院不得关门吗?”刘医生依旧心有不甘的找着借口!

  

  刘子轩眉梢微挑:“你口口声声说那人,那人,我来问你,那人是谁?”

  

  “不就是医院的一个工人嘛!”

  

  “医院自己的人都不治,那外人你又怎么会治疗呢?医生天职就是治病救人,那你呢?非得有钱才治?”

  

  “我…我……”刘医生彻底说不出来了。

  

  荣老这时开口说道:“刘医生难道你还没有认识到你的错误吗?现在的医患情况本就紧张,往往就是因为咱们医生老是在想其他因素,而耽误了救人,导致于最后医患关系更加恶劣,子轩说的没错,你不配做一个医生。”

  

  “荣老!”刘医生彻底慌乱了。

  

  若是刚刚郭总让他们滚,那不管他们是否屈服,都是因为郭总那令人恐怖的实力,但此时却是让他们真正认识到了错误,并且无力反驳!

  

  其实,对付一个人,光是打趴下他是没有用的,而是在精神上击溃于他,才是上乘之道!

  

  而刘子轩刚刚则就是在击溃他们的精神!

  

  刘子轩冷看着刘医生不说话了,随即便看向了王志兵:“其实对于你吧,我本来想着懒得搭理你的,可是你偏偏非得往枪口上撞,虽说你犯下的错没有刘医生大,但如果深究,你不仅不配做医生,还是彻头彻尾的人渣!”

  

  出奇的是,王志兵并没有反驳刘子轩,因为他说的没错!

  

  “刘老弟,这主任怎么了?”郭总倒是好奇的问了一句。

  

  “郭老板,我问你,若是你开的公司里,某个经理平日里不想着为公司出力,而是借助职务之便与女员工在办公地点行苟且之事,你会怎么做呢?”刘子轩意味深长的笑道。

  

  郭总闻言,脸上迅速布满了愤怒的神色,捏紧拳头冷哼道:“当然是赶出公司,并且宣布所有集团都不准录用这人!”

  

  刘子轩点了点头,看向了荣老:“荣老,至于王主任的事情你来问他吧,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了,内部这么肮脏的医院,您高高在上难道就一点都不清楚吗?”

  

  荣老被刘子轩问的满脸通红!久久说不上话来。

  

  这时刘子轩却笑着看向了郭总:“郭总,这边事情已经处理完了,您可以去忙了,另外您父亲的事情我可以告诉你,随时都可以出院,老爷子已经无碍了,若是他乐意,就是给你添个弟弟都没有问题!”

  

  这话说的郭总都有些不好意思,随即大笑道:“有刘先生这样的神医在,我自然相信你说的话,那先这样,我先去开会,然后晚点回来问问我父亲的意思。”

  

  说着郭总以及刘子轩便一道离开了,刘子轩转身进了办公室里面,柳莺莺伏在桌子上已经睡着了,看着那清纯动人的面庞,倒是让刘子轩原本有些暴戾的情绪缓和了许多。

  轻轻从旁边的包里拿出一件闲置的衣服,盖在了柳莺莺的身上。

  

  随后刘子轩便坐在了柳莺莺的对面,原本想着拿出《圣医典》看一看的,却是被眼前的娇人儿给弄得有些失神了起来。

  

  柳莺莺趴在自己的胳膊上面,樱桃小嘴撅了起来,不过却看着是一副开心的神情,长长的睫毛微微触动,好像还在做着甜蜜的梦一般。

  

  纤纤玉手上有着几个已经不太明显的口子,显然也是之前受过伤的,马尾辫斜趴在肩头,整体看起来倒是一个小巧玲珑的公主。

  

  甜美的容貌让人看上去有种说不出来的舒服感,好像有时候在梦中看见的天使一般,纯洁,天真,惹人怜爱。

  

  不知何时,刘子轩已经定格在原地,双手托着下巴,静静的看着柳莺莺。

  

  “大哥哥……”过了一会儿,就当刘子轩已经彻底失神的时候,柳莺莺睁开了惺忪的眸子,对他微笑道。

  

  刘子轩缓了缓神:“你醒了!”

  

  “嗯,谢谢大哥哥的衣服。”柳莺莺耸了一下香肩,随后把外套拿了下来,递给了刘子轩,说道:“现在可以让我去看看哥哥吗?”

  

  “可以,我陪你一起去吧。”

  

  说着,刘子轩便带着柳莺莺朝着抢救室走去。

  

  到了里面的时候,柳莺莺的哥哥已经醒了,只是因为之前失血过多有些脆弱,躺在病床上冲着柳莺莺笑了笑,宠溺的摸了摸那娇人儿的脸蛋儿。

  

  “谢谢你。”随后又对刘子轩说道。

  

  “举手之劳,你安心养着吧。”刘子轩摆了摆手,纵然不是看在这男子的面子上,看在柳莺莺这个让人心疼的小女孩儿身上,也会出手相助。

  

  “医生,我这伤几天能好?”男子问道。

  

  “可能得静养最少一周,因为伤口较深,若是太早就恢复正常行走,会牵扯伤口的。”刘子轩说道。

  

  “一周…时间这么久啊,可是这段时间谁来照顾莺莺啊。”男子叹了口气,脸上堆满了颓废。

  

  “哥哥,你就放心吧,我自己可以照顾好自己的,而且学校里还有老师在帮我啊。”柳莺莺笑着回答道。

  

  刘子轩看了看这兄妹俩,随后走到了门口,冲着旁边的护士问道:“有没有病房?”

  

  “您是准备给板砖住吗?”经过之前的事情,这些女护士都比较害怕刘子轩发火,所以说话的时候很是客气。

  

  “板砖?”刘子轩倒有些疑惑了!

  

  “就是里面躺着的那个,他不管什么时候都拿着一块板砖,所以医院的人都叫他板砖哥。”

  

  听着女护士的解释,刘子轩咧了咧嘴,倒是觉着这个外号有些意思,而且也想起,当初给他做手术的时候,看见他手里拿着那块没有血迹的板砖了。

  

  “其实我也知道他们兄妹俩挺困难的,之前荣老也暗中帮助过他们,不过这里毕竟是公众场所,所以要是给他们安排病房,要和住院部那边沟通,是需要花钱的。”女护士唯唯诺诺的说道,生怕一个不小心得罪刘子轩。

  

  刘子轩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下:“你先看着他们兄妹俩,我去找荣老。”

  

  说着,刘子轩直接到了荣老的办公室里。

  

  此时的荣老坐在办公桌前也不知道在看什么文件,看见他进来,便说道:“有什么事情吗?”

  

  “荣老,您知道今天咱们医院那个干杂工的板砖哥受伤的事情吧。”

  

  “知道啊。”

  

  “你看能不能给他安排一个病房啥的,毕竟做了手术,如果没有一个干净房间住着,对伤口恢复会不太好的。而且他也是咱们医院的员工,应该有啥优惠政策吧?”

  

  讲真,这是刘子轩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找人帮忙!

  

  不过,他觉着值,因为那个单纯到让他有些心底触动的柳莺莺!

  

  “这个啊……”荣老思考了一会儿说道:“行,给他安排一个吧,不过把事情做的低调一些。”

  

  “行。”刘子轩说着便又回到了抢救室。

  

  冲着那聊天的兄妹俩说道:“走吧。我和医院要了一间病房,别在这抢救室呆着了。”

  

  “不…不用了,没啥大事,我一会儿输完点滴,回宿舍住就可以了!”板砖憨厚的摇了摇头。

  

  “这怎么行呢,宿舍里再怎样也不如病房,有啥事还有护士能帮忙呢!听我的。”刘子轩说着,直接把板砖抬了起来在,放在了移动床上,“莺莺,你帮我扶着那个输液的架子。”

  

  柳莺莺乖巧的点头,对还在犹豫准备拒绝的板砖说道:“哥哥,这个大哥哥人很好的,你就听他的吧。”

  

  板砖原本犹豫的眼神渐渐涣散,随后笑着点头,冲着刘子轩恭敬的说道:“这份情,我记住了,以后肯定还。”

  

  “别说那些没用的了。”刘子轩说着推着板砖便到了后面住院部的一个单人间的病房里面。

  

  “大哥哥,你们先坐着,我去给你们打点水喝。”柳莺莺看着已经到了赶紧舒适的病房,便拿起旁边的水壶朝着外面走去。

  

  板砖看着自己妹妹走开,对刘子轩问道:“还不知道您的名字。”

  

  “刘子轩!”

  

  “您可以叫我板砖。”

  

  “你倒是有趣,别人叫你外号就算了,自己也这么叫。”刘子轩好奇的看着板砖身边的那块转头问道:“为什么你经常会拿着一块转头呢?”

  

  “因为板砖是我最信任的朋友,他不会出卖我,也不会伤害我,反之还会帮助我。”板砖憨厚的笑道。

  

  刘子轩愣了一下,倒是觉着这个板砖虽然看起来是一个粗狂的汉子,但却是粗中有细,他眉梢挑了挑问道:“莺莺的病,你应该知道真实情况吧。”

  

  板砖闻言,脸上的笑容凝固了起来,随后重重的叹了口气,隐约有泪花在眼眶周边打转了:“是我对不起死去的爹娘,没有照顾好妹妹。”

  

  “医院里没人能治?”刘子轩问道,因为他特别好奇,虽说柳莺莺的病极为罕见,但按照国内的水平来说,应该有医生能治才对啊。

  

  板砖叹息道:“没人能治,就连荣老都束手无策,他说或许只有国外才能医治,可是……”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33462.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