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言教授要撞坏了!禁欲和尚攻×yd蛇妖受生子

时间:2022年02月16日 14:15:19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30)次
[导读] 我心里在骂,这个死鸡冠头,不给人家事做,还不让人聊天了,过份。没办法,我只好忍着,我想是金子总会发光,只要我在这里呆着,总会有我发光的时候。不过,想开了也好,没事做也能拿这么高的工资实在是太爽了。几十年生活...

我心里在骂,这个死鸡冠头,不给人家事做,还不让人聊天了,过份。

没办法,我只好忍着,我想是金子总会发光,只要我在这里呆着,总会有我发光的时候。

不过,想开了也好,没事做也能拿这么高的工资实在是太爽了。

几十年生活经验告诉我,人生不能虚度,如果我再虚度的话,这辈子就要完了,所以我一定要努力,要加油,你不让我干活,我自己找活干。

我打开电脑,让我高兴的是,可以上网,我便上网去寻找里衣方面的资料,还看一些最新的里衣,给自己充充电,这叫蓄势而后发,我相信,终有一天我会成功的。

很快我就钻进了里衣世界中,我整个人变得很充实。

人一充实,时间就过得很快,转眼一天就过去了。

我服从刘封的领导,下班后,大家都走了,我留下打扫办公室,没想到方娇娇却去而复返,见我在打扫,她帮我一起打扫。

我感动啊!觉得遇到了一个好同事,虽然刘封针对我,但有个方娇娇这样的同事,我也不会那么孤单了。

我一边扫着地一边说:“谢谢你,方娇娇,我可以和你交个朋友吗?”

 文学

她笑着说,“我们不是已经是朋友了吗?”

我笑了笑,手挥了挥汗,高兴地说:“太好了,谢谢你!”

她却大笑而起,笑得前仰后合。

我说,“你干嘛笑?”

她指着我的额头,“看,你头上,还有脸上,都成花脸了。”

我想,一定是我刚刚擦汗的时候,把灰尘弄到了脸上,我也笑了。

她走过去,拉开自己的抽屉,从里面抽了几张餐巾纸出来,“我来给你擦擦。”

“我自己来吧!”我伸手过去,要拿她手上的纸。

可她却不给,“我来吧!你自己又看不见。”

“说的也是”我站着不动,让她擦。

她靠了过来,没想到,她贴得很近,她约摸二十五六,柔软已发育地颇为壮观了,她的柔软抵着我的胸口摩挲,软绵绵的,很舒服,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擦个灰要靠我这么近。

我不懂,难道她在色诱我?

我看着她的脸,挺美的一个姑娘,虽说比沈雪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但是也颇有几分姿色,做妻子差点,不过做个小妾很不错啊!她这么细心会体贴人,那么轻柔地给我擦灰。我的心一阵狂乱地跳着。

我这么看着,她的脸也红了。

“好了,”她擦好退了开。

我真不明白,我是走了桃花运,还是狗屎运,明明不断有美女在我身边,但我似乎一个也没捞着,秦柔、沈雪、柳青,还有一个饥渴的大婶,老实说,秦总秦柔才是我心目中的女神,她是绝色美女,高贵典雅,风姿绰约,堪称极品,但她的地位太高了,以至于,我对她都不敢有非分之想,所以只能打打沈雪之流的主意,没想到,沈雪被猪拱了,柳青也没能幸免,那大婶就别提了,是我自己看不上,这么快又冒出一个方娇娇来,她还是挺符合我的标准的,我在想,这个方娇娇没有被猪拱吧?

更让我迷惑的是,她刚刚用柔软贴着我到底是什么意思,是无意,还是有意,还是在勾引,又或是在暗示什么?我全然不知。

打扫完毕,我问:“你住哪啊?”

她说住什么丽水小区,离这不远,骑个电动车几分钟就到了,她问我愿不愿送她回家,我说当然愿意了,美色当前,我岂有不愿意的道理。

于是,我们一起走,到车棚里,找到她的电动自行车,她问我,“会不会开?”

我说:“当然会了,以前开过的,跟骑自行车差不多。”

于是她让我开,而她坐在后面。

我开出了厂门,朝她指的方向开去,出厂门没多久,她的双手就悄悄地搂紧了我。

嘿,这又是什么意思?

我越来越觉得她对我有意思。

但好景不长,很快就到她家了,她租住的地方,是一个折迁小区,小高层,排列地还算整齐,草坪树木也整得不错,只是不是那么干净,地上不时可以看见垃圾,可见,这个小区外地人比较多。

我们把车停进了车库,她问我,“老张,要不要上楼坐坐?”

我说:“好啊!”我想,我来到这,不光是要看看她住哪的,我还想到她家看看,要是发生点艳遇,那我也就当作打打牙祭,昨晚上被左右隔壁的两对弄得我欲火焚身,我真想找个地儿发泄一下,要不然,我都要憋坏了。

她笑了笑,“那来吧!”,她带着我上楼,她住在四楼,402.

她打开门,我们走了进去。

“坐吧,随便坐。”她说着,关上门,把自己的包丢在了客厅长椅上。

我打量了一下,这里是个单身公寓,装修很简单,就粉了一下墙,铺了地面砖,客厅里摆了个餐桌,和一套红色长椅而已,面积也小,这两套家具就把整个客厅给占满了。

我问,“你这里多少钱一个月。”

她说八百。

那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不住厂里,厂里的房子也是单身公寓,跟你这差不多,还免费的。”

“你想的美,我们整个设计部,也就你和刘总管有这个待遇,咱厂里上千号人,个个都住宿舍,哪住的下?你知道吗?那宿舍住的要嘛是有关系的,要嘛有本事的,要嘛是有一定职位的,像刘总管,他是即有关系,又有职位,所以他住那里啰,你呢?你是属于哪一种?”她的眼睛认真地看着我。

哦,这么说来,那层楼住着的是厂里的“上流社会”,我笑着说:“我算是你说的第二种。”

她的眉头皱在了一起,“你是有本事的人?”

“嗯哼,”我不否认。

她噗哧一笑,“你就吹吧!其实你不说,我们心里头都明白,你是秦总的人。”

我愣了一下,这么大的机密她怎么会知道?“你听谁说的?”

“你的书桌和电脑是楚秘书亲自安排的,你的电脑是咱办公室最好的,最新款,配置也最高,连刘总管都有些嫉妒你,他都想换你的电脑,无奈,他的电脑里东西太多,换起来麻烦,才做罢的。”

“是吗?”

“是,你看我这样子像是骗你吗?”她认真地说。

“哦,我信,你刚刚说什么楚秘书?”

“楚秘书就是楚雨,是秦总的人,这事谁都知道,楚秘书给你安排的,那你说,你是谁的人?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吗?”

哦,懂了,原来她们是这么看出来的,“怎么,我昨天没看到那个楚秘书。”

“哦,她出差去了,今天早上回来的。”

“哦,难怪。”

“她一早回来,就给你安排电脑了,你说,你是不是重要人物?”

“大概是吧!”

“老张,老实交待,你跟秦总什么关系?”

我有些傻眼,“我跟她能有什么关系。”

“不说是吧,不说,我们也知道,肯定是亲戚,她是你侄女。”

我晕,要是我有这么有钱的侄女就好啰。

方娇娇摸着下巴,在我身前身后转了转,眼睛瞅着我,嘴里念叨着,“像,像。”

“像什么?”我说。

“我说你像秦总,她要不是你的侄女,那就是你的女儿,又或者是儿媳。”

我都要喷了,“这都哪跟哪啊?”我真的服了她了,没有这样给人家乱定关系的。

我差点晕了过去,“你也太会想了,我再跟你说一遍,我跟她什么关系都没有,我到这来,她是看中了我的技能。”

她似乎没听见我说的,一个人在那里说,“哦,那就通了,秦总只有一个十岁大的女儿,难当大任,将来肯定是要扶你上位的,如果我没说错的话,将来这个公司将是你的。”

她说着,眉开眼笑,似乎还很兴奋,她捏着拳头一缩,叫了一声,“yes!”

我真的要晕了,这妞想像力也太丰富了,我郑重地说:“我再说一遍,我跟秦总神马关系也木有,你爱信不信。”

她在我的肩头上拍了一掌,“好了,你不说就算了,我知道,秦总肯定不许你说出和她的关系,以免别人说闲话,算了,我不追究了,这样吧!晚饭,就在我这吃了吧!”

“好啊!”我一口就答应了,我要说的是,我不是喜欢蹭饭吃的那种人,但吃美女做的饭,我还是挺荣幸的,但我还是要说,“我和秦总没有关系,你别胡思乱想。”

“好好,那就当作没关系吧!我去做饭了,那有电视你可以看看。”她说着就走了,进了厨房。

什么当作?纳闷,她还是不信我说的话,算了,她爱怎么想就让她怎么想吧,我懒地纠结这个问题,我打开了电视找个了连续剧看着。

不一会,就听见厨房里烧菜的声音。

半小时后,饭菜上桌,我们坐在一起吃。

“你做的菜真好吃。”我由忠地夸道。

“呵呵,马马虎虎吧!”她笑了。

我吃着饭,然后就感觉到桌底下有动静,有一只脚从我的脚上爬上来,一直爬,爬到了我的大腿,摩挲着,而且还在前进中。

我不懂了,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33712.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