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总裁律动低喘 ;半夜睡不着想看点刺激的连接

时间:2022年02月18日 9:01:03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41)次
[导读]   7月5号,一次常规的贵族院会议上,大家正在就西部内陆的社会问题进行讨论,如果获得通过,埃斯特雷马杜拉自治区将被准许建立公费孤儿院。    目前西班牙的孤儿院基本上都是有由私人和教会建立的...

  7月5号,一次常规的贵族院会议上,大家正在就西部内陆的社会问题进行讨论,如果获得通过,埃斯特雷马杜拉自治区将被准许建立公费孤儿院。

    目前西班牙的孤儿院基本上都是有由私人和教会建立的,国家并没有关注这方面。

    这项议案要是能够成功,也算是在公共福利上迈出了一小步。

    然而,要是因为这个就认为议会还有点作用,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这项提案的出台顺序是这个样子的,坎波斯首相批准——下议院提出——上议院通过。

    完全和它应有的顺序相反。

    这两年以来,议会过的都是这种日子,所有人都沦为了内阁的应声虫。

    没办法,虽然这个遗留下来的上下院制度暂时还没有被立法改革,可在进步卫队建立后,他们已经失去了自己的大部分权力。

    上议院的这些贵族、教士和王公,没有谁敢说自己身家清白。

    议案是早上否决的,人是晚上带走的。

    这是西班牙刚刚统一时真实发生过的事,时隔两年,还是没有谁敢触这个霉头。

    就在大家都以为这一天又将这么平平常常地过去了时,议长布斯蒂略突然面无表情地念出了下一个议题:取缔临时司法会议。

    全场鸦雀无声。

 文学

    而布斯蒂略好像还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没有要助手帮忙,自个一人恍若不觉地照常向下念去:“经过两年的改革,议会重新吸纳了7名大法官,有半数以上的议员都取得了律师的行业执照……”

    但下面的人已经没工夫听他在讲什么了,议员们飞快的交换眼神:

    “是你们提出的?”

    “不是。”

    “事先通知过你吗?”

    “没有。”

    ……

    很快,除了部分人民党和公民党的党员,大家确定了互相之间都不知道这件事。

    那么事情很明显了——这是人民党率先发难,要重夺丢失的司法权。

    原因很简单,因为布斯蒂略议长就是前人民党的党首,当选议长后他退出了人民党,可从现在这事看,他依旧和原党派沆瀣一气。

    台下,一些进步党成员,已经按捺不住开始了交流。

    他们的脸上都带着惶恐,因为这事很明显是他们的失误。

    从议会的召开流程讲,议会工作人员是有责任将讨论内容提前告知议员的,哪怕是没有特定主题的常规会议也不例外。

    可近两年议会啥正事不干,导致大家渐渐就忽略了这茬。

    或者说,就算是伊莎贝拉女王还在位时期,这项规定也很少获得执行。

    毕竟不是发个email就搞定的年代,贵族院上百人,成分复杂,有的是党员有的不是,互相之间住的也很远。

    以会议的召开频率,真要一项项通知到位,这个工作量相当不小。

    渐渐地大家都心照不宣,只有难以解决的大事才会提前通知做好准备。

    现在追究也迟了,这事完全能推脱到工作人员的身上,和议长本身没有关系。

    至于司法权,在阿方索登基之前,贵族院同时也是最高法院。

    这不难理解,因为大法官本身多是贵族出身,而且已经站在了西班牙某一部分权力的顶端。

    这种人很容易就会被吸纳入贵族院之中,久而久之,下面法院解决不了的案子,都会交到贵族院来审批。

    不仅是西班牙,这年代还有许多其他两院制的国家都是如此。

    阿方索认识到这样搞不行,虽然因为当时腾不出手来没有直接解决议会,但还是将其中的大法官抽了出去,重新组建了临时司法会议这个不到100人的小部门。

    国王想要重修宪法大家都知道,所以这个部门两年来基本没怎么变过,名义上依旧是暂代贵族院的司法一职。

    现在说起来,议会近两年吸收了好几名司法方面的人才,恐怕早就打着这个主意了。

    进步党副主席容克拉斯叫苦不迭,别人都躲的过去,他却躲不过去。

    他在这事上有两个失误,一是没有及时发现布斯蒂略的浪子野心。

    在前两年,布斯蒂略就如他身份需要的那样,表现地非常中立,没有偏袒哪个派系。

    所以大家都没有升起要换个议长的心思,左右不过是个工具人——议长没有所属,独自一人很难谈得上有什么实权。

    二是没有按照章程办事,否则理论上讲他可以提前知晓议会的议题。

    这事他如果处理不好,政治生涯恐怕就此到头,只能回去当个小伯爵安度一生了……

    “还有机会……先把眼前这事给否决了,后面再看。”容克拉斯暗自想到。

    布斯蒂略敢在议会上公开讲这事,绝对不可能是一拍脑袋突然提出,外面的多方势力恐怕都开始活动了。

    外面的事他暂时管不了,但搅黄眼下这事还是可以的。

    他正准备耐着性子听布斯蒂略把事情讲完,再按照流程挨个发言。

    坐在他旁边的一个伯爵,同时也是进步党的党员,却突然扯了扯他的袖子很是无奈地看着他。

    对方悄悄道:“伯爵先生别等了,议长能指定谁发言的,这么大的事就先别管规矩了。”

    容克拉斯一想也对,立马站出来打断了布斯蒂略的喋喋不休,大声道:

    “取缔临时司法会议的事议会没有通知到位,留到下次再说,今天的会议到此为止。”

    “我的话还没有讲完,请您先坐下,有什么问题我稍后会指定您发言。”布斯蒂略见状戏谑地笑了下。

    “立刻终止!你不怕卫队吗?”容克拉斯愤怒道。

    布斯蒂略表情一变,说道:“是吗?阿里亚斯男爵,您收到消息了吗?”

    “啊?”被他指到的人民党成员,阿里亚斯男爵欲哭无泪,虽然他提前收到了消息,可他并不想当出头鸟啊。

    在所有人的目光下,他还是硬着头皮道:“我收到了。”

    接着,布斯蒂略又指了几个人,不是人民党就是公民党,无一例外都说收到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34156.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