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权臣养崽失败后肉车《同桌用手揉我下边好爽》

时间:2022年02月21日 8:16:54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33)次
[导读] 只是在揪出凶手之前,老马还不能离开。不过就在这时,老马深吸了好几口气,决定无论如何都要见一眼,不管说什么,这件事情到时候一定得水落石出。想了那么多,这时候老马才突然之间想到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说他本来是去跟...

只是在揪出凶手之前,老马还不能离开。

不过就在这时,老马深吸了好几口气,决定无论如何都要见一眼,不管说什么,这件事情到时候一定得水落石出。

想了那么多,这时候老马才突然之间想到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说他本来是去跟黑牡丹道歉,准备把这药丸黑牡丹,然后救大胡子的。

见到黑牡丹的时候,她正在大胡子的床前。

“太太,你要的药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就给兵兵服下对不对?”老马走到床前伸手从怀里面掏出那一个小药丸,掰开了大胡子的嘴巴,轻轻将药丸按了下去。

随着这黑色的药丸到了大胡子的嘴巴里面,大胡子原先黑沉沉的一张脸此刻也慢慢的变得红润白皙起来,竟然微微的睁了睁眼睛,正好有些虚弱的喊了一声:“嫂子……”

 文学

“可真是情深意重啊!”老马看到大胡子成了这个样子,大胡子心里的想念的却还是黑牡丹。

不过一想到这里,老马又觉得有些好笑,自己不也是这个样子了吗?只不过老马没有这个大胡子这么厉害,竟然在那样子的情况下面都坚持了过来。

黑牡丹没有说话,只是微微一侧身伸手轻轻的扶着大胡子的胳膊,声音十分温柔的问了句:“怎么样?现在觉得好些了没有?身体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地方?”黑牡丹说着,那眼角竟然泛起了一丝泪花。

大胡子从来都没有享受过这样的殊荣,这一下顿时激动不已,有些喜形于色,那一张笑脸笑得极为灿烂,这里老马看了也觉得有几分被感染的倾向。

大胡子和黑牡丹两个人眼中的情丝交缠,老马在一旁看得有些尴尬,别过脸去干脆不看。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黑牡丹竟然会突破自己的障碍,从而接纳大胡子的这一片好心。

大胡子酿酒,下药,全部都是为了让黑牡丹开心,这一点黑牡丹也不是不知道,所以连半句责怪的话都没有说。

其实黑牡丹在冥冥之中早就知道了一些事情,只不过是碍于自己的身份,所以一直以来都没有跟任何人说出口。

不过现在也该是时候了,这层窗户纸早就已经薄得不能再薄,现在捅破了也未必是一件坏事。

再加上另外一个更重要的事情就是黑牡丹觉得自己大限已到,若能在大限之前享受一下做女人的美好?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别人的目光怎么样就让别人去说吧,反正她黑牡丹这回是认定了,之前给她酒,让她下药让她产生幻觉,甚至是和她有过肌肤之亲的人,就是这个大胡子不是别人。

想通了这些,反而就没有那么多扭捏作态了,黑牡丹心里通透的很。

于是乎黑牡丹做了一个极为大胆的动作和决定,她站起身伸手抱住了大胡子脑袋按进胸口,轻柔的在他的后脑勺上面抚摸着问:“你怎么样?现在这样会更舒服一些吗?”

老马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这两个人,一时之间不知道要怎么回避。

黑牡丹也实在是太大胆了一些,竟然全然没有顾及老马现在还在这里,竟然直接和大胡子两个人相拥在一起。

大胡子也是震惊到了,可是随机就反应过来,激动的抱住了黑牡丹动情的喊了一声:“芸芸!”

老马这个时候才知道大胡子的心里面黑牡丹早就已经不是什么嫂子了,原来她一直是大胡子眼睛里面的芸芸。

这个女人,不管年纪多大,可是在大胡子的眼睛里面就是全天下最美的女人。

眼下这个时候了,老马再呆在这里也不是个事情,他想了想,还是转身出门,离开的时候老马还特意轻轻的将门关上。

黑牡丹和大胡子两个人在里面做什么,老马不知道,他只知道那个人人都畏惧的女魔头现在是他徒弟的女人。

这样一来,黑牡丹岂不是要叫自己做师傅?

老马心里这么一想,顿时觉得好笑,甩甩头才将这个念头从脑子里面赶出去。

外面的走廊现在看着很清冷,由于这里的戒备森严,这里的人是不可以随意走动的。

此时此刻那屋子里面发出来的声音,让老马觉得浑身有些异样感觉。

现在这里面到底在做什么?老马心里清楚的很,脑子里面甚至开始浮现出张淑芬的那张脸。

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老马现在有些吃不准了,张淑芬对于他而言实在是太过于神秘,就像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看得到却触摸不到。

老马正感叹着,心里面有些不太好受,却正好看到有一个女人从走廊对面走过来。

这女人一出现,这周围所有的东西就好像全部都黯淡了颜色,她穿着一身白色的纱衣,走起路来的时候轻风一吹,那纱衣漂浮在身后,显得她整个人飘飘欲仙。

老马以为自己看花了眼,揉了揉这才看清对面走过来的的确是一个美若天仙的女人。

女人不论是从妆容还是从穿着上来讲,都无懈可击,没有任何瑕疵。

等到那女人渐渐的朝这边靠近,老马这才突然间回过神来,这屋子里面的两个人现在都还没有停下动作,这女人要是一过来,让老太太发现了,到时候可就会怪罪老马了。

一想到这里老马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拄着盲人棍在地上不停的敲敲打打,笔直的朝着女人撞过去。

穿白纱衣的女人没有想到走到里面突然冲出来一个老头,往旁边避让了两下,却发现这走道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宽敞,老马手中的棍子左敲右敲,几乎将这个走道全部都占满了。

“这位师傅,你能先停一下吗?你的棍子挡住我的去路了!”女人眉头微蹙,一双好看的眸子微微泛着些水光,任凭谁看了都会心动不已。

老马却装作根本就没有听到,那盲人棍在地上不停的敲敲打打,他甚至干脆站了起来,蹲下身子四处摸索,将棍子横在半空。

这么一来,这女人彻底的没了退路,只能站在那里焦灼的等待。

等了两分钟,他实在是等不下去了,这才蹲下身轻轻地在老马的肩头拍了拍:“这位先生,麻烦你先让我过去一下好不好?让我过去一下行不行?”

这时老马才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女人,有些奇怪的问:“可以麻烦你帮我找一下吗?你有没有看到地面上有一个黑色的东西,像是中药材,又像是一坨黑色的泥土捏成的?”

“不会吧,可是这里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啊,你要找的东西没有在这里,你还是去别的地方找好不好?我有要紧的事情要过去一趟,你让我先过去行不行?”这女人急得跺脚,那眼睛里面的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老马看的心里着急,这整栋楼就只有大胡子和老太太两个人在这里,这女人这么急急忙忙的过来,这是要做什么?

一想到这里老马心头的疑惑更浓,不由得剧烈的大声的咳嗽了几声,连声惊呼道:“你这个女人怎么蛮不讲理?我老头子东西掉在这里了,我在这里找一找,我让你帮忙你不帮忙也就算了,还这样驱赶我,这到底是什么用意!”

老马的这一声大喊,使得屋里面的那两个人顿时停下了动作,不约而同的朝门口望去。

大胡子和黑牡丹迅速分开,各自穿好整理好了一切之后这才一前一后的推门出去。

此时此刻老马正在和那个女人僵持不下,见到黑牡丹和大胡子两个人出来,这才松了一口气,若无其事的装作在地上摸索着继续寻找着什么东西。

而那女人这时候眼睛里面染上那抹泪意,三步并作两步的朝着大胡子奔去,温柔的喊了一声:“兵哥,你没事吧?我听人说你出了事,我连夜就赶了过来。”

“没事,我已经好了,你用不着为我费心。”大胡子脸上神色却并没有那么好看,冷着表情说了一声,那话语之间却是带着一丝丝的冰冷。

那女人却是委屈的呜的一声哭了起来,看上去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直到这时候,老马这才终于搞清楚,为什么这女人刚刚会那么急躁,没成想竟然是大胡子的爱慕者。

“行了行了,你在这里哭,我觉得难受的厉害,你现在先回去吧,待会儿我有空了我再来找你!”大胡子有些不耐烦的说了一句,那嘴角的笑意非常不自然。

难道是黑牡丹站在旁边若无其事,整个人显得清冷无比,那眸子当中更是透露着一丝常人难以靠近的冰冷。

“不,我不要回去!你受了伤,我应该留下来照顾你!”

那女孩擦了两把眼泪,紧咬着唇喊道。

顿时两个人有些僵持不下,黑牡丹见状上前一步,微微一笑,那眼神当中透着一丝慈和,淡淡的问:“想必你就是涂小姐吧?”

涂墨画听到黑牡丹的声音微微一震,抬起头来看了黑牡丹一眼,心头猛的剧烈跳动起来。

面前的这个女人竟然看上去上了年纪,头发也花白,可是不知为何涂墨画总觉得她身上散发出一种让人目不暇接的光芒……

涂墨画突然之间觉得自己的想法不可思议,眼前的这个女人明显已经上了年纪,又怎么可能跟她相比?

她正值芳华,无论是相貌身材品行都是数一数二,放眼整个圈子,能和她相提并论的也没有几个,所以涂墨画向来有绝对的自信心。

可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面前的黑牡丹时,涂墨画,竟然开始有些不太确定。

她在脑子里搜寻了一阵,这才突然之间想到一个人,不免的睁大了瞳孔,那神色和话语间立刻带满了钦佩:“您就是嫂子吧!早就听说您的大名,我一回国就来拜访过您,不过嫂子那时候没有时间。”

涂墨画自从回国以来听得最多的就是黑牡丹的名字,在他们的口中黑牡丹是一个无所不能的人,就算是男人也比不上她。

“过奖了,前些日子我身体有些不太舒服,最近身体才好一点,倒是真不知道你来拜访我。”黑牡丹的脸上时刻保持着一种疏离和客气,既不失礼貌,又让人觉得不可靠近。

气氛一度有些尴尬,老妈在一旁见了,心想不妙,于是走上前去呵呵一笑,冲着大伙说:“找到了,我要找的东西可找到了,怎么你们都认识吗?认识那就好了,走走走,我那里还有一些药,那可是对身体有好处的,不但可以强身健体,还可以提神醒脑,吃了以后保准精神舒爽!”

老马的这一通胡言乱语,说的几个人都有一点懵,纷纷朝老马看去。

“师傅,你在说什么呢?什么药不药的?难道我还没有好吗?”大胡子抓了抓脑袋,又望了一眼黑牡丹,转念一想,又收住了眼底的目光,重新看向老马。

“对呀,你还要吃药,你这病现在还没好呢,走你跟我走!”老马可算是看出来了,这大胡子和黑牡丹才是正儿八经的一对,这人家小姑娘这是一厢情愿,大胡子根本就不爱搭理他,可现在这节骨眼上,这黑牡丹和大胡子的关系要是被人发现的话,到时候怕是会惹出很多麻烦来。

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大胡子给弄走,不然这两个女人在这里随时都有可能掐起架来。

大胡子本来有些恋恋不舍,可一想到这吃药是事关自己身家性命的事情,也就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直接跟着老马离开。

可是半路上大胡子越想越是觉得不对劲,总觉得把那两个女人丢在那里,心里面有些不踏实,频频的往后张望。

“怎么?你还怕他们两个人打起来?”老马摇摇头,心里暗自好笑。

被人看穿了心事,大胡子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尴尬的神色,悻悻的笑了笑,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大自然。

“这你就放100万个心吧,黑牡丹是什么样的人?是什么样的角色?怎么可能让别人看出你和她两个人有猫腻?”老马想想也是觉得好笑,这两个人的年纪相差实在是太悬殊了一些,以至于让老马现在都有些难以相信,这大胡子到底有什么本事?竟然把黑牡丹这一盒老苗给敲到了?

先不说黑牡丹是多么厉害的角色,单单就说黑牡丹是个痴情种,按道理来说也是不该喜欢上别人的。

这么说来说去说到底,还是因为身体里面的蓬勃欲望。

“的确,师傅你提醒的是,我嫂子她的确不是一般人。”大胡子说到这里嘿嘿一笑,那脸上露出一丝得意洋洋的神情来。

“的确不是一般人,这一般人如果有他一半厉害,恐怕也算得上是人中龙凤。”老马无奈的摇摇头,却突然之间想起来之前掉落在蔷薇花丛当中的那块药材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34510.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