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在你的里面不出来*你能不能里面一点

时间:2022年02月22日 14:02:30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27)次
[导读]   “玄都,你酿的酒真好喝。”她舔舔唇,放了杯,却还抓着他的手,他的手指指节修长,指甲饱满红润,握在手中微凉。    玄都被她抓着手,表情有些奇异,但能看出是愉悦,被她把玩了会儿,终于还是抽走了。她闻...

  “玄都,你酿的酒真好喝。”她舔舔唇,放了杯,却还抓着他的手,他的手指指节修长,指甲饱满红润,握在手中微凉。

    玄都被她抓着手,表情有些奇异,但能看出是愉悦,被她把玩了会儿,终于还是抽走了。她闻了闻,只觉手里也是香味,便又自顾自倒了杯喝下,直到脸颊发烫,再看向他时,心就更热了,不知是酒醉人还是美色醉人……

    “别光喝酒,吃点东西填填肚子吧……”玄都用筷夹了些鱼肉,喂到她嘴边,她乐滋滋的张嘴吃下,鱼肉鲜嫩香甜可口又无刺,更重要的是美人喂的啊!

    玄都看她吃得眼睛都眯了起来,便多喂了几次,她不客气的一口口吃掉,吃了两口又倒了两杯酒喝下,直到胃里火烧火烧的,才摆摆手,扶着额头站了起来,“我醉了,我可以在你这里休息一会儿么……”

    “当然可以。”玄都前来扶她,她色迷迷的抓着他的手,被他扶着进了屋,坐到床边,却是一把抱住了他的腰,嘀咕了声,“我醉了……我醉了……”

    一边嘀咕,一边微睁眼往上看去,却看不太清他的表情。

    酒后乱性,她觉得自己不能辜负了这个词。准备要借醉奸了这人,奸不了他也要吃吃豆腐,所以摇摆着身体站起,搂住了他的脖子腰部,凑近前去朝他吹气,“玄都,我不要一个人睡,你陪我睡嘛……”

    玄都眸光微闪,在她贴近来时,扶在她腰间的手,两指按在腰腹某处,她便觉一阵软麻,身体一下便倒到床上。

    “你醉了,好好休息吧。”他扶她躺好,见她困倦闭眼,淡薄的表情才终于有了起伏,盯着她的睡颜,脸颊还透着红,忍不住伸手轻捏起双颊,那烫人的温度似能灼人。年后过了一个月,张晓涵发现自己又怀孕了,检查后发现竟是四胞胎,而时间上正是大年夜那晚中标的,这让几个男人欣喜若狂,因为每个人都可能当爹……

 文学

    原本她不乐意生,但几个男人都苦求着她,就差点跪下了,最后还是软了心,点头答应了。

    虽后几个男人将她当老佛爷一样照顾着,但她还是不太爽快。因为肚子很快鼓了起来,比上一次更辛苦难受,害得她整天只能呆在家里。

    随着肚子一天比一天大,她最常做的事就是吃和睡,比起清醒,她倒反而更喜欢在梦中,因为梦里的她一身轻,还有个大美人可供调戏。

    这回她原本戴着耳机在听歌,可听着听着眼皮又开始打架,到最后终于支撑不住。

    在梦里那让她觉得累赘的大肚子不见了,轻快的步伐让她心中雀跃,兀自延着桃林小径到了玄都家。玄都正在伏案书写,看见她来,便放下了毛笔,“你来了。”

    “你在写什么呢?”她像只蝴蝶扑了上前,倚在他肩头,盯着纸上,却发现全是些不认识的字。她撅撅唇,抽走纸,凑到他耳边道:“我们出去玩吧。”

    闷在家里可憋坏她了。

    “你想去哪玩?”看见她烦躁的表情,玄都忍不住想笑,都说女子为母则刚,为母则柔,在她身上可一点体现不出来,只有不耐烦。她原本就不适合这个世界,有些规则自也适应不了,原本她就是享乐至上的人,到这里,却要给人生儿育女,可不觉着烦么。

    “我要去城里,有人的地方。”她一脸期待,这个不知是妖是鬼的家伙,应该与她背上的桃花有些关系吧。

    “好,那我们下山去。”玄都含笑应了,清淡淡的一笑,看得张晓涵有些心跳加快,嗔怪的瞪了他一眼,以往都是自己勾引人,怎么到这变成他勾引自己了!

    “怎么了?”玄都被她瞪得有些莫明,她抓着他的手并不回答。玄都便不再问,任她抓着手,两人在桃林小径走了约半小时,到了山脚下,眼前景像却是在帝都闹市。

    张晓涵高兴坏了,兴奋道:“玄都,咱们去玩吧!”

    说完就拉着他四处逛,玄都一身衣着都古人打扮,再加上长相惹眼,一路引来不少人侧目,他并不在意,张晓涵更不会在意他人眼光,反而十分得意。

    在山里闷坏了,张晓涵拉着他四处玩,先是去游乐城,玩各种刺激的项目,本想看看他失控惊吓的样子,结果最后受惊吓的是自己。

    晚上去看了电影吃了饭后,两人又回到了桃林小屋,张晓涵心里一本满足,一躺上他的床,就立刻被困意席卷沉沉睡去。

    之后,她每日都要入梦来与他一会,每日与他吃喝玩乐,抚琴对弈,精神上倒是十分契合,可天长日久,却一口肉都没吃到,张晓涵心里被弄得骚痒痒的。

    所以这天,她趁着玄都不备,在酒里下了药,准备霸王硬上弓。玄都果真未察觉,午膳后与她要去垂钓,结果走到湖边,身体就倒在了柔软草地上不省人事。

    “哼,看你还吊着我不给肉吃。”看着躺在地上无知觉的玄都,张晓涵得意一笑,看着他从头到脚都觉得秀色可餐,心里有些犹豫不绝,是先下手还是先下嘴?

    管他了,先脱衣……

    张晓涵像所有的色魔一样扑他身上,但更有耐心些,慢条斯理将玄都腰带解开,再将一层层轻薄衫子剥落,直到最后露出光裸胸膛,下身只剩下一条亵裤。

    “身材还是不错嘛……”她十分满意,玄都的身材没有周家父兄们的强壮雄伟,精瘦但很结实,胸膛腹间都覆了层薄薄肌肉,白净的肤色泛着玉质般的光泽,摸起来光滑如丝,手感极好。

    她一双手色色的在他胸膛上抚摸,捏着玄都胸口粉红的豆豆玩,两颗肉珠慢慢被掐拧变得鲜红,就像成熟的果实,她嘴边色淫淫的笑,手掌慢慢往下,扶到了那白色的亵裤腰头,正想钻进去摸摸看,手腕却突然被人抓住。

    张晓涵吓了跳,抬头看去,玄都果然已醒来,睁着眼盯着她,那双眼终于不再淡泊平静,多了些不陌生的火焰,但他的声音依然十分平静:“你要做什么?”

    “奸你!”张晓涵说完,色爪坚定的抓到他的胯间,玄都发出一声闷哼,脸色已变,抓住她放肆的手,眉头紧蹙,“别胡来。”

    “你不让我上你,以后我就不来见你。”张晓涵也皱眉瞪着他,“不然你以为我很闲么,不为了睡你,为什么要天天跟你谈风花雪月?”

    玄都听着她赤裸裸没有掩饰的话,面皮微微涨红,抓紧了她的手,眸中闪烁着奇异的光,一边压着心中起伏的情绪,声音却隐隐颤抖,说得又轻又慢:“睡我,是要负责的……”

    “负责,我全负责……”张晓涵此时精虫上脑,只想睡了他,没去想他说的负责是哪种负责,圄囵的点头答应了。

    待他一松手,她便急切的将他亵裤扒下,却在看见眼前巨物时呆住,玄都胯下之物虽能看出是性器,但与人类的不太一样,与他秀气俊雅的长相也不一样,颜色如乌檀,粗得像个棒槌,顶端微尖,中间部位微微凸起,而柱身上黑筋虬结,就像树根一般。

 看着眼前异物,她既觉惊奇又兴奋,伸手抓住那根漆黑棒棒,只觉十分火烫,硬度也非人类能比,整根东西看着既怖人又狰狞。

    她不觉害怕,反而抓在手里把玩,捋一把再捏几下,然后听见玄都的喘息声越来越急促,抬头看去,只见他双眼里充满着欲火……

    正想再调戏调戏他的大棒棒,突然双腿却被什么东西缠住,她低头一看,发现是两条桃枝缠住了大腿,而刚刚那根震惊到她的肉棒,却是如春树发枝一般,巨根生出一根根粗细不一的桃枝,正迅速攀起,缠上她的大腿,腰肢,手臂,枝条上一朵朵或开或闭的桃花,在摇曳中花瓣坠落又绽放又坠落……

    “你……”她震惊看着他,正想说话,缠着她双腿的桃枝用力勒紧,将她双腿用力分开,再往下一拽,使她胯坐在他身上,私处正好坐在那坚硬的棒棒上,尖尖的顶端如犬茎,热度惊人,戳在她的内裤上,感觉到那炽热的温度让她心脏砰砰狂跳起来。

    玄都面色潮红,没了往日的清冷禁欲气,反而透着一种妖异的美,在她坐上来时,他的喘息越发的粗重,双臂变作了无数桃枝,缠住她的手臂,再钻进衣里,灵活的枝条将衬衫撕碎,内衣扯落扔到一边,而他下身肉棒间窜出的枝条扯烂短裙,再缠住蕾丝内裤撕得粉碎……

    她光溜溜的呈现在他面前,四肢皆被桃枝缠紧紧缠住,而被拉开的双腿,私密处若即若离的蹭着他的肉棒,每碰一下都让她心热,而胸前两只硕大巨乳,亦被桃枝缠住,暴力的挤压,让她觉得又疼又莫明兴奋。

    看着面前的尤物,玄都下身的性根越发兴奋,他沙哑着出声,“还想要么……”

    张晓涵双腿不住颤抖,忍不住往下坐了些,穴口夹住那根坚挺棒棒,一脸挑衅的表情,“今天不是你奸我就是我奸你,少来吓唬我……”

    挑衅的话刚说完,就感觉到腿间顶着的那根坚硬棒棒突突往上窜,她心口狂跳,低头看去,那根漆黑棒棒正在分裂,与那些细枝不同,分裂出的数根却是个个如小腕般粗壮,就像一条条老树根,茎身凹凸不平,顶端龟头颜色深红,上面的小孔仿佛在呼吸般,正一收一缩……

    无数细桃枝将她身躯高高抬起,三条粗茎窜起缠住她的腰,那强壮的力量让她感觉如男人的手臂在拥抱,而且能感受到上面的热度。

    粗茎缠上她的腰身,挑起调戏着她被紧束的双乳,不时摩擦着乳珠,另一根则绕过手臂钻进了她嘴里……而她来不及惊叫,双腿下两根粗茎迫不及待的往她双穴里钻……

    “唔唔……”花穴和屁眼里被两根粗茎插入,前后穴里同时被满足,舒爽之余又觉难受,双穴被巨根撑得饱涨欲裂,没有前戏就这么冲进去,带来一阵钝痛,而嘴里被堵着又叫不出来……

    她完全反抗不了,手脚皆被桃枝缠着,两根粗茎插进去后就开始疯狂抽送,狰狞凹凸的茎身不停摩擦着双穴内壁,就像两把粗砺的搓刀在肉上割过,每一下都叫她痛得泪流,又在强烈的快感之中颤栗。

    缠在腰肢和胸口的粗茎细枝们也没停,不停摩擦着双乳,弄得她只觉皮肤热辣辣。嘴里的粗茎则欢快的律动,堵着她的嘴巴不让说话,龟头插进喉咙深入,在她嘴里抽送顶弄,全身缠绕抽动的桃枝,随着摇曳晃动,粉红花瓣也跟着飘舞落下,带来淡淡香气。

    “嗯嗯……唔唔……”被下身两根东西无情的肏,双茎用力抽送了几十下,又往深处猛钻,如蛇一般往穴里前进,花穴里的粗茎尖尖的龟头钻进了子宫,在里面翻搅抽送,而外面穴里的茎身还跟着涨大,暴涨的根部将她撑得饱涨充实。

    见她憋得小脸通红,嘴里的粗茎慢慢退了出来,她深吸了几口气,哭着道:“太太粗了……嗯嗯……啊啊啊……不不不要了……我我我要死了……呜呜……”

    刚说完,就觉花穴里的肉茎一阵狂捣,尖尖的龟头在子宫里凶猛的顶,戳得肚皮都一阵一阵突起,就像被人用拳头在里面重击,带来的强烈刺激让她实在受不住,在过度的快感中惊叫一声晕厥过去。

    玄都却未这般放过她,被她日日挑逗调戏,这次他可要要够本。

    那根被冷落的粗茎在她耳边,颈窝,四处摩擦,蹭得她酥痒痒的,胸前的粗茎细枝则用力挤弄双乳,穴里双根大力的抽送顶撞,她在晕迷之中再次被弄醒,刚一睁眼,那根骚扰她的粗茎就钻进嘴里。

    “唔唔……”她一张小脸酡红,双眸已在情欲中迷离,脑子里晕晕涨涨,在快感中没了思考能力,而随着双穴被猛力侵犯,带来的强烈感觉,让她再次想要尖叫,双穴被摩擦得过度,开始痉挛收缩,夹得两根黑棒棒也跟着激动,随着他发出一声野兽般的低吼,数根粗茎同时开始爆涨一圈,撑得她又痛又爽,来不及反应,嘴里就被喷射一股股清甜泛苦的浓精……

    肉棒发出咕噜声,精液一阵一阵往喉咙里喷,让她十分痛苦难受,而胸口和双穴里的数根粗茎,也同时喷射而出,浊白泛香的精液喷得身上四溅,双穴里像被高压水枪冲射一般,激灵灵的淋得内壁,子宫里被粗茎贪婪的喷着,热液狠狠的熨着子宫,让她只觉又舒服又痛苦。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34945.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