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昂昂昂昂昂昂昂你好快#想把你抱进身体里面

时间:2022年02月22日 14:14:51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36)次
[导读] 司机小孙驾驶白色的尼桑轿车,载着田野离开春锦花园小区不远,田野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身上的挎包,突然发现自己的出国护照没有装在里面。    这才想起自己将护照放在床头柜的抽屉里,便用一副商量的口吻说道。&nb...

司机小孙驾驶白色的尼桑轿车,载着田野离开春锦花园小区不远,田野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身上的挎包,突然发现自己的出国护照没有装在里面。

    这才想起自己将护照放在床头柜的抽屉里,便用一副商量的口吻说道。

    “小孙,我的护照忘记带了,你能不能再跑一趟,让我回家拿一下?”

    “行,我现在就送你回去。”小孙应了一声,便在前面的一个红绿灯路口调转车头,沿着繁华的大街,往春锦花园方向行驶。

    ……

    田大宇不理阮玲,继续对她进行骚扰。

 文学

    “我儿子真命好,能拥有这么美丽的老婆,我是既当爹又当妈地将他抚养成人的,为什么不可以……”

    说着,他用力拉住儿媳妇的手,往自己怀里一拖,让儿媳妇转过身去。

    阮玲顺势倒躺在沙发上。

    田大宇翻身压到阮玲身上,一边吻她的嘴,一边手忙脚乱地去解她的上衣的钮扣。

    “不,不要……”阮玲故意摇着头,躲避他的亲吻,但没过多久,还是被他吻着了。

    他将阮玲的上衣撩起,将白色小型胸罩推到胸部之上,张嘴含住,温柔的吸吮起来。

    “啊,”阮玲轻呼起来,感到像要晕了,急速地喘着大气,双手逐渐抱住田大宇的头,只是嘴上依然说着:“不……不要……”田大宇似乎体会到阮玲的反应,就暂时停下来,只是仍压在她的身上,端详着阮玲美丽的脸庞。

    阮玲也张开已经迷朦的大眼睛,看着他。

    田大宇对阮玲说:“自从你婆婆去世后,我就没有过性生活了,忘了人间还有像你这样的美食了,今天早上,我给你们买早餐回来,无意间撞见你们在卧室里办那事,更是控制不住,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地上的液体?”

    “我……我发现了,我……我怕老公知道,就偷偷用拖布拖干净了,可……可是我们这样做,让……让他知道的话……”

    田大宇急忙打断阮玲的话,说道:“别“可是”了,他已经出国了,不会知道的,你就给我这么一次,好吗?只要我们别说出去,他们就不会知道的……就这么一次,好吗?我真的已被你的身体迷住了,我无时无刻的,想要拥有你,你的脸,你的胸,你的臀,尤其是这两条雪白的大腿,无时无刻,都在我的脑海里……”

    老头子边说着,手也一刻都没有闲着,一直温柔地搓揉着阮玲的峰峦。

    姜还是老的辣,田大宇好像比阮玲的老公更会调情。

    加上,阮玲今天早上在公交车上被一个长得与田大宇相似的中年男人骚扰,有了想尝试一下和年龄比自己一大截的男人办那事滋味的思想,阮玲对田大宇是愈来愈没有抵抗力了。

    然而,田大宇毕竟是自己的公公,想到日后在同一个房子里生活,难免有又爱、又怕、怕会受到伤害的顾虑。

    田大宇俯下身来吻阮玲,将阮玲已经解松了的衬衫脱掉,然后伸手到她的背后解开她胸罩背扣,顺利的脱下阮玲的胸罩。

    一对又白又嫩,既丰润又坚挺的胸部完全裸露了,阮玲不自觉的用双手捂住。

    田大宇拉开了阮玲的手,握住阮玲胸部揉,他真的比田野更会调情,更有经验,阮玲感到阵阵苏麻的快感袭来,顿觉一阵眩晕。

    阮玲和田野在一起的时候,田野从来没有和她这样的调情过,阮玲的内裤已经湿了,她的身体已变得瘫软,无力再做反抗了。

    “天啊,这种感觉好美!”阮玲从心里对自己说:“你不用再假装了,应该暂时忘记他是我的公公,或许,今天他可以让我享受到这辈子也无法在丈夫身上得到的乐趣!”

    阮玲从心里说服自己之后,决定向他投降了,于是嘴里发出含含糊糊的呻吟声,满身难耐起来。

    舒服得已神智不清的阮玲,不自觉的,双手抱住田大宇的头,向他索取更多。

    田大宇似是很了解阮玲的心态,将手从她的右胸腾出左手,经过平滑性感的小腹,一路滑到阮玲的腿上,并从短裙的开口摸进去。

    “嗯……”阮玲呻吟声更大了。

    田大宇知道阮玲已经动情,便将嘴慢慢经过平滑的小腹,舔吻到她的大腿。

    阮玲的眼睛迷朦的看着田大宇的亲吻,增加了不少的刺激,整个身体开始酥麻难耐的抖动起来。

    她稍微爬了起来,将头部依靠在沙发的扶手上半躺着的,更清楚的看着温柔的田大宇。

    同时,她也将双腿大大的张开,那一片裙已遮掩不住。

    田大宇早已垂涎三尺:“果然是天生尤物,人间极品……”

    田大宇动作越来越快,阮玲的身体直发抖,而且整个裤底都湿黏黏的,透出到薄纱的外面。

    田大宇的两眼瞪得发直,面对着阮玲那神秘而美丽的地方,越看越喜爱,于是把她的双腿扛在肩上!

    阮玲那片桃园禁区完全暴露在田大宇眼前,田大宇将散发着酒气的嘴覆盖上去,阮玲配合地将把双腿张开,屁股尽力往上抬……铃铃铃!

    突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从阮玲放在茶几上的手机里传了出来。

    阮玲一个激灵醒来,急忙将腿合拢。

    田大宇被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和阮玲异常的举止吓了一大跳,慌忙将头从阮玲的两腿之间抽出来。

    此时的他,就像是犯了错误的孩子那样,不知所措地站在阮玲跟前,并一脸茫然地看着她。

    阮玲急忙站起身,拿起手机一看,屏幕上显示了丈夫的名字,顿觉一阵慌乱。

    “啊,他怎么在这个时候来电话了?”阮玲一时不知道该不该接电话,努力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还是按下接听键,将电话接起来,问道:“老公,你是不是已经到机场,准备上飞机了?”

    “老婆,你吃完饭没有?”手机里传来了田野急促的声音。

    “吃……吃完了,怎么啦?”阮玲慌忙问。

    “我爸呢?”田野询问道。

    “他……”阮玲再次看了田大宇一眼,敷衍道:“他在厨房里洗碗,你是不是想让他接电话?”

    “不是,我的护照忘记带了,就放在我们床头柜的抽屉里,本打算亲自回家取的,但路上遇见一起车祸,堵车严重,就打电话让你给我送来……”田野解释说。

    “好,我马上找出来给你送去,你现在哪里?”阮玲极其地问。

    “我们在东门口。”

    “行,你在那里等我,我马上下楼。”

    放下老公的电话后,阮玲急出一身冷汗,心想:“如果我老公回来,发现我和公公偷情,该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啊?”

    “谁打来的电话?”尽管田大宇对儿子和儿媳妇在电话里的谈话听得真切,但他还是故意问。

    “你儿子。”阮玲幽怨地说。

    “他怎么啦?”

    “他说他的护照放在床头柜的抽屉里忘记带了,路上塞车,让我给他送去。”

    “那你赶快给他送去!”

    阮玲刚才被公公挑逗一番之后,感到心欠欠的,意犹未尽,便点头说:

    “那你在家等我一会,我给他送去了就回来。”

    “行,你去吧。”田大宇点头说。

    阮玲急忙将内裤拾起来穿上,整理好自己的衣裙,急匆匆地跑进卧室,将丈夫的护照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找出来,摔门而出。

    望着儿媳妇消失在房门口的身影,田大宇好生感慨。

    “幸好我儿子在路上堵车,如果他回家发现我和儿媳妇刚才发生的事情,他会怎么想,会不会和我断绝父子关系呢?”田大宇暗自思衬道。

    想到这里,一股愧疚之情油然而生。

    ……

    阮玲拿着丈夫的护照离开家门,一口气跑到东门口时,发现田野乘坐那辆车已经掉头停靠在路边,急忙跑上前去。

    田野是在单位的司机小孙将尼桑轿车开到东门口附近时,前面因为出了一起车祸,堵塞了大街上的交通,怕时间来不及,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给老婆打电话,让她把护照送过来的。

    他对老婆和父亲在家里发生的事情毫不知情,见老婆急冲冲的从大街上跑过来,立即推开车门迎了上去。

    阮玲疾步来到丈夫跟前,将手里的一个本本举起来,问:“老公,你要的护照是不是这个?”

    “是的,就是这个。”田野了点头,接过阮玲手里的护照,说道:“老婆,真不好意思,还麻烦你跑一趟,谢谢你!”

    “这是我应该做的,还用谢吗?”阮玲见老公那张帅气而兴奋的脸,心里有些慌乱,急忙催促道:“快上车吧,要不然就来不及,赶不上飞机了。”

    “好的,多保重!”

    田野叮嘱一声,转身来到轿车跟前,拉开车门,钻进轿车。

    白色的尼桑轿车瞬间启动,融入茫茫的车海中,很快消失在阮玲的视线里。

    阮玲站在原地发呆,想起自己刚才在家里的画面,顿觉对不起老公,感到有点心酸。

    渐渐地,她的眼睛开始变得湿润起来,眼泪不知不觉地从眼角溢出,顺着脸颊滑落到地上。

    过了好一阵子,她才缓过神来,用手抹了一把眼泪,突然想起田大宇还在家里等她,心情变得特别沉重。

    “我需不需要继续回家呢?如果我们之间真发生关系了,我们以后如何相处呢?如果我怀上了田大宇的孩子怎么办?”

    诸多问题堆积出来,让阮玲感到万分苦恼。

    于是,她咬咬牙,决定回家和田大宇好好谈谈,他们不能继续这样发展下去,这样是在玩火,这种有悖伦理道德的事情,会被千人骂万人唾弃。

    然而,她一想起自己刚才与田大宇在一起的激情,田大宇偷窥她与丈夫办那事时的画面,就变得有些亢奋,有点激动,顿觉自己心慌慌,心痒痒的,恨不得马上赶回家,与田大宇大战三百回合。

    于是,她三步并作两步,小跑似的往回家赶。当她急匆匆地走进春锦花园小区,一口气跑到自己家门口,用钥匙打开客厅的房门进屋时,田大宇已不在客厅里了。

    她冲进自己的卧室,发现田大宇不在里面,推开隔壁那间卧室的房门一看,不见田大宇的身影,厨房里也是空荡荡的。

    她跑到卫生间门口,见卫生间是关闭的,误以为田大宇在里面上厕所,便用手敲了敲房门。

    笃笃笃!

    敲门声响起,厕所里没有人应声。

    “爸爸,你在里面吗?”阮玲喊了一声,随收推开了卫生间的门,发觉里面连鬼影都没有一个,感到有些纳闷,心想:“我不是给这个老头子说好,让他在家里等我的吗?怎么没有人呢?他会去哪里呢?”

    于是,她急忙拿起手机,从里面调出田大宇的手机号码拨打出去。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手机里一遍又一遍地传来一个柔和的电脑提示音。

    “这个老东西,这个时候会跑去哪里呢?”阮玲对田大宇这种不辞而别的行为感到非常不满,开始抱怨起来。阮玲离开家门前去给田野送护照时,随着“碰”地一声关门的声音响起,田大宇的神志一下子清醒过来。

    他这才发觉自己做了一件最为愚蠢,最不道德的事情。

    田野从小到大,都被他视为一块宝,不管需要什么,都会要想方设法地给儿子买回来,尽量满足他的要求。

    儿子就是他的一切,是他未来的希望,他生命的全部。

    于是,他给予了儿子无尽的父爱和母爱,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为了不影响儿子的成长,老婆去世后,他没有再娶。

    几十年来,父子二人相依为命,不管生活多么艰难,他都是一个人扛。

    为了供儿子念书,他省吃俭用,生怕他在外面冻坏了,饿坏了。

    儿子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为了让儿子结婚和买房,他把自己所有的积蓄都拿出来,让他们在春锦花园按揭买了这套两室一厅的房子。

    可以说,田野的成长,倾注了他大半生的精力。

    儿子在单位上小有成就,是他的骄傲,他引以为豪。

    如今,儿子好不容易娶了一个漂亮的儿媳妇,他却要夺儿子之爱,儿子刚离开家门,他就偷偷与儿媳妇鬼混,简直是天理不容。

    理智战胜情感之后,他决定不能再干这种有悖伦理道德的傻事情了,趁儿媳妇没有回家之前,赶快离开。

    于是,逃也似地离开儿媳妇家。

    然而,他刚下楼,急急忙忙地来到小区门口时,被看门的王大爷将他叫住了。

    “老田,你儿子出国走了吗?”王老头询问道。

    “嗯,走了!”田大宇慌忙点头说:“由于时间比较紧,他还没有吃晚饭就被单位领导派过来的车送去机场了。”

    王大爷见田大宇脸色不正常,便好奇地问:“你这是要去哪里呀?”

    “回家,”田大宇怕儿媳妇回来撞见自己就很难脱身,便不想和这家伙啰嗦,急忙敷衍道:“我来了一个包裹,得赶回去取,不和你聊啦……”

    “行,你去吧,”王大爷热情地说:“你要经常过来玩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34972.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