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别揉我奶头~嗯~啊~少妇 ~一下又一下有力的

时间:2022年02月24日 11:16:25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28)次
[导读]    周老爹翻身压在她身上,喘着粗气在黑暗中堵住她的嘴儿,凶猛的啃噬着那两瓣柔软,粗糙的大掌从领口狠狠钻入,粗暴的抓着豪乳揉搓,火热的舌头钻进她口腔里,疯狂的舔舐着,健壮的身躯紧贴着她,一边亲吻,一边...

   周老爹翻身压在她身上,喘着粗气在黑暗中堵住她的嘴儿,凶猛的啃噬着那两瓣柔软,粗糙的大掌从领口狠狠钻入,粗暴的抓着豪乳揉搓,火热的舌头钻进她口腔里,疯狂的舔舐着,健壮的身躯紧贴着她,一边亲吻,一边扯掉裤子脱下……

    张晓涵亦是被他亲吻得一阵眩晕,身体被一波波热浪袭来,燥热得难受,手臂攀着他主动回应热吻,一腿勾在他粗壮的腿上摩擦。

    她的回应让周老爹残存的理智也完全瓦解,舌头一边在她嘴里翻搅,手掌伸到背后拉下裙子拉链,内衣扣子也被解开,两三秒的时间就将她衣物给脱光,两具赤裸火热的身体紧贴在一起,随着摩擦扭动让狭小的空间里不断升温……

    没有了衣物的束缚,周老爹再无顾忌,双掌覆在她高耸丰满的乳房上大肆揉捏,一边搓一边喘息着,“媳妇儿……你这奶子好大好软……”

    “嗯……爸……嗯嗯……哈……”张晓涵胸口剧烈起伏,娇喘连连,双腿紧勾着他,抱着他结实的肩膀,难受的在他身下扭动,怕她叫得太大声,周老爹俯下身去紧紧堵着她的小嘴儿,只觉得这双唇又软又香,亲起来十分舒服,在她唇瓣上舔了会儿,舌头又溜进了口腔,在她敏感的上颚来回舔,再扫过两排牙龈,舔过每颗牙齿,最后再与她舌尖轻抵相触,玩起你躲我追的游戏……

 文学

    光是被他这么野蛮的亲着,张晓涵就有了强烈感觉,小穴里已流出了淫水来,手掌在他结实光滑的肌肉上四处抚摸,双乳被他揉挤得不断变形,似是要爆炸。

    “爸……嗯……”在他稍稍退出时,她情不自禁的逸出呻吟,那缠绵柔媚的叫声让周老爹胯下的东西更兴奋得突突直跳。

    火热的大掌摸到她的腿间,浓密的耻毛上都已沾满了滑滑的淫液,他颤抖着将手指捅进那紧密小穴,搅得水声渍渍,周老爹再没了耐心,握着自己粗黑的老棒棒,抵在穴口毫不留情的往里捅去……

    “啊……啊啊……好好大啊……”雄伟无比的巨棒捅了进来,虽只是个龟头,就已把穴口撑得快要撕裂,张晓涵不禁失控叫出了声,不知是因为兴奋还是害怕,而这时火车正进入隧道,轰隆隆的车声伴着风声,很好的掩盖住她的叫声。

    周老爹也是紧张得额上渗出了汗水来,她的嫩穴太小自己的东西太粗,可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而且他也舍不得拔出来,不给她喘气的机会,腰腹用力一挺,炮筒一般的巨物狠狠的贯穿而入,龟头无情的撞击着深处的软肉,小穴饱涨充实,瞬间带来的强烈快感让张晓涵爽得魂儿都快掉了。

    “媳妇儿……没事么?”见她久久不吭声,周老爹有些担心,俯下身去问了声。张晓涵伸着双臂揽住了他,嘴唇贴上他火热的唇,主动亲了起来。

    周老爹彻底放心,压着她双腿抽插起来,那根禁了几十年欲的老棒子,如今终于得到了抚慰,哪里还能温柔得起来,他伏在她身上狠狠律动,老棒子饥渴的在她穴里抽送,那过分紧窒的小穴,不管是拔出来还是插进去,都夹得他爽到爆。

    “媳妇儿……你里面好舒服……好舒服……”他不住喘着气,嘴里情不自禁叫了出来,强壮如牛的身体有着使不完的劲儿,每一下撞击都像打桩似的,深深捣着花心,重击之下带来的快感一波接一波,没过几分钟,她就受不住的翻起白眼。

    “爸……爸……啊啊……嗯嗯……好好棒……嗯嗯……呜呜……慢慢点啦……啊啊……媳妇儿受不了了……”

    她脑子早成了浆糊,什么也不能思考,嘴里胡乱的淫叫着,双腿儿紧紧盘在他腰间,随着他凶狠的撞击起伏摇摆,小穴里那根老棒子好粗好烫,填得满满的,老棒子一下下无情的顶进来,肏着她,疯狂的捅着花心,撞击着,让她只觉小腹又酸又涨又酥又麻。

    周老爹生了五个儿子,对于床上功夫虽然没有太多花招,但也足够让女人爽得销魂,听见她的叫声,就知她有多舒服,便越发的卖力。

    正面肏得她爽得快要断气,高潮连连,泻了次精后,又将她翻过身让她跪趴在床上,张晓涵被他干得爽透了,什么动作都乐意配合,将脸埋在枕头里,高高的撅起屁股双腿大开俯趴着,周老爹抱着她的腰,湿淋淋的老棒子急不可耐噗啾一声顶进她火热穴里……

    “啊啊啊……”那猛然一顶,插得极深,只觉得肚子都快被顶穿了,顶得她疼得受不了,疼痛中又带着强烈的快感,叫她不住的大叫出来,叫了两声,忙扯着衣服塞进了嘴里,堵住了声音。

    后入式插得极深叫他也是极爽,周老爹兴奋得好似吃了药,不住的将老棒子送进儿媳妇的穴里,她里面的径道又深又长,像是捅不到底,让他不住往里探索,在里面无情的搅弄,巨大龟头不断顶到子宫壁上,将柔软子宫顶得不断变形,被推挤到更深处……

    “唔嗯嗯……”张晓涵浑身颤栗,双眸瞠大,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双手紧揪着被子,被肏得小穴一阵剧烈收缩,子宫外壁被龟头一遍遍的蹂躏,小穴深处传来的强烈刺激让她承受不住,几欲晕厥。

    小穴的收缩给周老爹带来了强烈感觉,他一下收不住,老棒子在里面兴奋的喷出又一股浓精,滚烫的精液如热水一般熨烫过子宫壁,叫她爽得又是一阵轻颤。

    公爹的鸡巴一抽出去,张晓涵再没有了力气,身体一下软倒下去。

    可周老爹却还没完全满足,老棒子没过一会儿又涨大,感觉到儿媳妇已累趴,他便俯下身去,紧贴在她背上,一边握着老棒子从后面顶入,张晓涵已连挣扎的也力气都没有,任他捅进来抽出去,在身体里凌虐。

    周老爹贴在她身上一边耸动,两手则从她腋下穿过抓住两只巨乳揉捏,粗暴的力道弄得她生疼,一边颤抖一边暗爽。

    稍稍歇了口气蓄积了些力气,慢慢又撅起了屁股,迎合着他的老棒子来往出入,直把穴口摩擦得火辣辣的肿了起来,也不知干了多久,直到周老爹两个沉甸甸的卵袋变得干瘪,方才终于结束……阳光从窗口照射进来,热辣辣的熨着人,周老爹被晒得脸上发烫,惺忪睁开眼来伸手想要将窗帘拉开,这一动才感觉怀里依着个人,迷糊的伸手去摸了下,摸到了光滑的皮肤……

    周老爹倒抽口气,吓得睡意全消,急忙忙将被子拉开,眼前一幕看得他双眼发黑,儿媳妇被他紧抱在怀,两人身子都光溜溜的……而她白嫩嫩的皮肤上全是暧昧的痕迹,双腿间更沾着干涸的精液,甚至空气里也还残留着那物的特殊气味。

    昨夜混乱激情的种种,如潮水一样涌上脑海,让他重拾记忆,他记得每一个细节,记得发生的始与末,记得那结合的销魂,全部的画面像电影一样在脑子里由碎片变得完整,可他却开始凌乱,颤抖着手轻轻下床,见她还在熟睡,便盖上了被子。

    周老爹一辈子都没做过这种糊涂又刺激的事,上次脑子坏了一次就够了,怎么昨夜自己又昏头了……儿媳妇再美,也不该被他这老公公来睡啊!

    脑子里像塞着一团乱麻,又像是堵了千百只蜜蜂在叫,嗡嗡响的让他难受,他什么也理不清,也不知道现在要怎么面对她,只想暂时避开一下,匆匆穿上衣服,关门出房去到车厢连接处,狂风吹进来,让他混乱的脑子渐渐开始清明。

    一冷静下来,他脑子就克制不住想起昨夜的旖旎风光,越想就越发羞愧,唾骂起自己老不要脸,抽了两巴掌后,就蹲在门口想,一会儿要怎么办……不知道怎么求她原谅,自己做了这等混帐事,儿媳妇就是要杀要刮也是应该的。

    在门口反省半天,周老爹才怀着忐忑心虚的心情,回了小房间,却发现她已醒来,坐在床上正默默的落泪,一双眼睛红通通的,扯着被子遮住了身子,但还是露出了光裸的肩膀……

    周老爹心里准备了一大堆道歉的话,在看见她掉泪的样子时,心一慌,脑子就又成了一团乱麻,慌乱中带着些心疼,急得手脚都不知怎么摆,“媳妇儿……昨晚……昨晚是爹不好……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我我该死……”

    他越说,她抽泣声更大了些,眼角泪珠儿滚落而下,看得周老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坐到她身旁一把揽着她,抹着她脸上的泪水,“媳妇儿,爹错了,你,你别哭了,我我错了……”看她这么哭,他觉得心都快碎了,不住哄着她。

    张晓涵顺势偎进公爹怀里,小脸微抬,湿漉漉水莹莹的眸儿看着他,双颊泛红,梨花带雨我见犹怜,对上她的眼神,周老爹只觉自己那颗心又不安分的乱跳起来,这儿媳妇太招人怜爱。

    “晓涵……爹对不住你……我该死……”他本说着道歉的话,可看见她身上被子滑下来,酥胸半露,那话也堵在了喉咙再说不出口,一股热气直往脑门冲。

    “我是斯年的媳妇儿,却被公公你要了身子……我对不起他……”她哭着掩住面,泪水从指尖淌下,周老爹心绪大乱,连忙搂紧她哄道,“你没有对不起他,是,是爹的错,他不会怪你的……要怪也是怪我……”

    “真的?”她抬起泪脸,眨眨眼问。

    周老爹脸皮发热,赶紧点头,他确实对不起死去的儿子,做出这等混蛋事来,可要是她想不开做了傻事,那自己更该死。

    “那,那现在怎么办?”张晓涵湿湿的眼睛紧盯着他,知道周老爹肯定想当驼鸟,可她不允许。周老爹一下被她问住,本来他想的是求得她原谅,然后两人这事儿就当没发生过,可这么一问,却根本说不出口来。

    见他不说话,她面上一悲,推开他转头掩着脸又哭了起来,“公公你要了人家,却不愿意负责,原来我这般让人讨厌……”

    “没有,爹怎么会讨厌你!”听她说得悲伤,周老爹听得心里一疼,连忙又抱住她,将身子转过来面对自己,“爹稀罕你还来不及呢……你别胡思乱想……”

    她收了哭,又偎进他怀里,拳头轻捶着他胸膛,用着软绵绵的声音问,“那你打算怎么办?我,我现在已经是公公你的人了……”

    被她酥人的声音,听得他心里有些飘飘然,说出的话更让周老爹脑子再次罢工,他,他的人?他呆呆的低头看着儿媳妇,心里冒起一丝丝喜悦的情绪。

    “晓涵……”周老爹不知该说什么,脑子凌乱得很,又是欢喜又是不安,她是自己儿媳妇怎么能是他的人……

    这,这要被人知道是要被戳脊梁骨的。

    见他还在犹豫挣扎,张晓涵脸上一悲,再次将他推开,背对着他,泪珠儿又落了下来,抽噎着道:“公公你不用为难了,既然不愿意负责,不想要我,我也不勉强你,这次回城我就不再回去了,随便在城里找个男人嫁了算了……”

    “不行!”周老爹一通怒火在胸膛里燃烧,心里酸溜溜,不想听她再说下去,非刺激得他发颠不可,连忙将她拽过身搂进自己怀里,双眼瞪得像牛眼,“你不能嫁给别人……”

    “爸……”她欣喜的唤了声,双颊由苍白慢慢变红,娇羞的样子看得周老爹心中一动,两人目光相接,就像两道电波缠上,粘稠得再也分不开,双唇开始慢慢靠近,呼出的粗重热气互相缠绵…“爸……”她喘着气轻唤,似被他的眼神惊吓,在他要亲上来时微微往后一退,周老爹大掌紧扣着她的后脑勺,不让她闪避,一低头就亲上那嫣红小嘴儿,张晓涵心中一荡,轻闭上眼睛,主动搂住他的脖子……

    儿媳妇这嘴儿色泽红润形状饱满,咬起来软软香香的,一贴上去就舍不得离开,周老爹辗转在她双唇上轻啃,吸吮,直把她小嘴吮得又红肿……她微伸出舌尖,在唇边轻舔,划过他的唇角,想要伸回去时被周老爹叼住不放,顺势闯进她湿润甜蜜的口腔,粗糙舌头与她的舌尖互相舔舐吸吮……

    她抱紧公爹的脖子,双腿胯坐在他腰间,感觉到屁股下有个东西顶了起来,顶在她屁股瓣间,叫她难受的扭动着。

    周老爹一阵抽气,一边亲着她的嘴儿,一边急切的解着裤头,老棒棒从里面弹跳出来,他抓着棒子在她腿间一阵摸索,最后顺利的插进那润泽的小穴里……

    “嗯……哈……啊啊……”

    那硕大贯穿进来,将窄小的甬道暴力的撑开填满,她难受的叫出声,昨夜不清楚,忍不住低头看去,腿间一根黝黑的大棒子,比着周超周贵两兄弟的都要大上一号,就像根坚硬的铁棍,果然是老当益壮啊。那东西插在穴里,这般静静的不动,她能感觉到柱身上青筋的跳动……

    “爸……你的太粗了……”她一阵娇嗔,“难怪昨晚弄得我那么难受,差点被你插死……竟拿这么大个东西欺负人家……”

    周老爹一脸得意,轻轻将她压倒在小床,将碍事的被子扔到了对面床上。

    张晓涵双腿搭在他腰间,大开的弧度让周老爹清楚的看见两人是怎么紧密结合在一起,儿媳妇这穴儿又粉又紧,昨儿干了那么久,今儿竟恢复了最初的紧窒,也未发肿,粉穴紧紧包住他粗黑的棒子,光这么看着,就让他血脉贲张……    

    “媳妇儿你喜欢么?”他俯下身去问,一边抽插,她羞红了脸没有回答,小穴却一收一缩紧夹着他的棒子,周老爹一阵欣喜,心知她害羞说不出口,低下头去亲住她的嘴儿,双手覆在她两团巨乳上揉弄,一边开始卖力肏起来……

    她抱住他的脖子,兴奋的与公爹亲嘴儿,两人舌头互相咂着,在彼此嘴里舔来窜去,仿如嘻戏一般,你追我赶,穴里被公爹干着,还不足兴,随着他的抽插,不时还故意收缩着小腹,紧紧夹住他的老棒子,穴口一收一缩的将棒子往里吞。

    周老爹被这儿媳妇弄得简直想发疯,鸡巴被她夹得又紧又用力,爽死他了,他喘着粗气,不甘的开始用着蛮力,撞击得不再温柔轻细,弓着腰身像只豹子一般,在她身上律动起伏,张晓涵只觉穴里的东西抽送越来越快,摩擦得内壁一阵发麻,那大棒子顶在花心,快感像浪波卷来,一轮又一轮的将她淹没在情欲之中……

    狂猛的几番抽送,她果真受不住,身体一阵痉挛抽搐,花穴剧烈收缩起来,高潮下爱液如洪水泻出,在肉棒拔出时淌湿了床,留下一大片湿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35518.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