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满足的娇吟小芳;贵妇腿间的舌奴

时间:2022年02月24日 11:30:37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35)次
[导读]     “妹子……我先上山去了……”杨壮实谄笑叫了声,她挑挑眉点点头,杨壮实见她冲自己笑了,心里一阵骚动,提着竹篮就下楼去了。    房里只剩下他们一起用餐,周勇为这难得的二人世界而暗喜,挤到她身边坐...

    “妹子……我先上山去了……”杨壮实谄笑叫了声,她挑挑眉点点头,杨壮实见她冲自己笑了,心里一阵骚动,提着竹篮就下楼去了。

    房里只剩下他们一起用餐,周勇为这难得的二人世界而暗喜,挤到她身边坐下,不住给她夹着菜,“妹子,多吃点……”

    “谢谢勇哥。”她微微一笑,吃了两口饭,想喝些鸡汤,起身时却将筷子给掉在地上,只得弯下身去捡,周勇也想要帮她去捡,她身子压得过低,伸着手去捡筷,胸口却是突然一阵凉意袭来,终于捡起筷子抬起身,才发现拉链竟是被大胸挤得自动滑开了,而随着她的起身,一对巨型肉弹跳了出来,直把周勇看得呆住,手中的筷子跟着掉落……

    “啊呀……”她轻呼一声,通红了脸,低下头连忙要去拉上拉链,头发却卡进了拉链之中,便更拉不上。张晓涵羞得不敢看他,一手按着胸口,另一手急着去扯头发……

 文学

    “妹子,我,我来帮你吧……”周勇看见那双肉弹时,也是惊得目瞪口呆,没想到她里面竟然没穿内衣,大奶子就这么直挺挺甩了出来,那画面刺激得他全身的血都涌到了脸上,再冲到了胯下……

    “勇哥,麻烦你了……”她秀白的双颊通红,挪开了手,微微挺胸让他靠近过来帮忙。周勇喘着粗气,拼命压着冲动,凑近前去帮她理着拉链,又怕将她扯痛,所以一直小心翼翼,可那双大奶就在眼前晃动,以及她沐浴后身上浓烈的香气,都撩拨着他的意志。

    弄了老半天,头发还卡在拉链头里,反而他被煎熬得脸上汗水滚滚,最后好不容易将头发弄了出来,扯着拉链头时力道有些粗暴,反而将衣服往下拉开许多,那对半露的肉弹完全的跳了出来,周勇再忍不住,炽热的大掌用力按在了豪乳上……

    “勇哥……别这样啊……”她被抓得心中一酥,脸儿更红了。周勇压抑的兽欲冲破牢笼叫嚣奔腾着,伸手一把搂住了她,粗砺的手掌一按在那团柔软巨乳上,脑子里就成了一片空白,什么理智都甩到了脑后,只想一逞兽欲。

    “好舒服……好大……”他用力抓了几把,摸得她心里一阵荡漾,欲火腾得燃烧而起,却是佯作着挣扎,轻推着他的手,假意的反抗让他拥得更紧。

    “勇哥……别别啊……嗯……别别摸啊……”她被搓得又舒服又难受,在他怀里软了身,嘴里不住淫叫出来,反抗声越来越微弱。

    “好妹子,让哥摸摸吧,哥都快被你整疯了……”他抱起她坐在自己腿上,按着她的腰让她感受着自己胯下老二的热情。

    “啊呀……勇哥……你拿什么顶着人家……”她羞红了脸,忍不住扭动着屁股,反而摩擦得屁股下的硬物更兴奋激动,顶在臀部硌得她难受。

    “好妹子……哥硬得难受,你帮帮我吧……”周勇被她扭来扭动,蹭得鸡巴涨得发痛,干脆抱起她倒了客厅,一坐上沙发,他就急不可耐将裙子的拉链往下一扯,哧啦一声,她的衣服像虾子一样被剥开,露出里面诱人的胴体。

    “勇哥……别这样……我我是你三弟的女人啊……”她红了脸,挣扎着想起身,却叫他禁锢着腰不放,周勇抓着她一条腿分开,让她胯坐在腿间,她的下面竟然没穿内裤,更方便了他的兽欲。

    “妹子,你让他们都肏了,却不让我肏……难道你就这么讨厌二哥?三弟?他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运气好些么?”周勇一脸不服,一手紧环着她的腰,另一手则急急的解开裤头拉链,掏出里面粗黑的肉棒,涨硬的鸡巴弹跳出来,又粗又硬,顶端微微弯曲,看着就像根巨大的香蕉。

    “妹子,你讨厌二哥么?”他捏着她下巴问。她咬了咬唇,水润的眼睛眨了眨,轻轻摇头,周勇听得一喜,“二哥也喜欢你,他们都要了你身子,你却不让二哥要,你说,这是不是不公平?一家人一碗水要端平,好妹子你说是不是?”

    她想了想,又羞涩的点点头。

    “好妹子,你真是我的好妹子!”周勇听得一阵激动,得到她的允许了,还等什么!立刻便扶起自己的大肉肠,将龟头抵在她的腿间,摸索着寻到入口,腰身狠狠一纵,再抓着她的腰往下一按,庞然硕物毫无预兆的就挺进肉穴之中。

    “啊啊啊……嗯嗯……”她被顶得一阵大叫,周勇大鸡巴硬生生捅进来,一点前戏准备也没有,顶得她一阵剧痛。

    周勇却是爽爆,鸡巴终于插进弟妹的穴里,里面果然又紧又热,鸡巴一插进去他就没耐心等待,抓着她的腰就狠狠往上挺。

    “嗯嗯……勇哥……啊啊啊……勇哥……好好粗……疼疼啊……呜呜……好痛……轻轻轻点啦……勇哥……嗯嗯……”张晓涵紧揪着他的上衣,双腿大敞坐在他腰上,他的兽欲一得到解脱,就像只脱困的野兽,冲刺的力量让人心惊肉跳。

    每次的撞击,都顶得她身躯高高抛起,一双沉甸甸的乳房上下甩动,而随着地心引力再落下时,那根坚硬如铁的棒棒则迎接着她,然后精准对准穴口捅进去,这力道自是又深又重,龟头像把火刀一样顶在里面,搅弄着子宫,大力之下,干得微隆的肚子也被顶得不断起伏。

    “妹子……你里面好紧好舒服……夹得哥爽死了……该死……”周勇一边挺动,一边在那阵阵的夹击中爽得不住呻吟,弟妹的穴里温度很高,像热水一样烫着他的鸡巴,紧紧的束着,随着抽插搅动,阴道里不停的收缩蠕动,更将他的鸡巴用力绞着,带来的快感让人发疯。

    “勇哥……勇哥……嗯嗯嗯嗯……勇哥……啊啊啊啊……慢慢慢点啊啊啊啊……”她的身躯不断被顶得高高抛起,再重重落下,那根粗黑的棒子像棒槌一样的重击着花心,带来的强烈刺激,使得子宫一阵剧烈收缩,肚子里的孩子也有了反应,弄得她又难受又销魂。

    而他有着无穷的精力,疯狂的往上顶,不住的击打着内部,撞击着子宫,让她欲仙欲死,那高频率的速度就像打钻机似的,突突突的不断在里击打,过度的高潮刺激让她不住翻着白眼,身躯抽搐着往后仰,一双大奶被顶得上下剧烈甩动,乳波如浪。

    在强烈的快感之中,她四肢早已乏力,只能随着他的撞击而摆动,最后实在无力便伏倒在他怀里,周勇在那阴道的剧烈收缩中,也控制不住的射了精,射精后也并没满足,拔出鸡巴,手指捅进她屁眼里抠弄起来,刚刚看她洗澡抠屁眼的样子,他就一直幻想干进去是什么感觉……

    “嗯……勇哥……里面好痒……难受……”本来没感觉的肠道,被他这么在里面又摸又挖,反而涌起股熟悉的骚痒感来。

    “那想要二哥鸡巴肏进去么,插插就不痒了……”周勇听着她娇软的声音,骨头也酥了,低头笑问了声,她没说话,只握着拳头在他胸膛上轻捶了下。

    周勇拔出手指,将自己又硬起的鸡巴顶进那滑溜的肠道里,鸡巴一肏进去,肠子就本能的收缩,紧绷绷的往里吞,就像无数小嘴在吮着,带来的快感让他迷恋,他一手环着她的腰,又开始往上狠狠的顶,那粗粗的肉棒就像把利箭,凶狠的挺进屁眼里,在肠子里摩擦抽送。

    “嗯嗯……勇哥……勇哥……啊啊啊……好好涨啊……”她忍不住的叫,屁股却是主动的撅起,整个高耸的柔软胸脯贴在他胸膛上。

    那根鸡巴在屁股里捅,将肠子撑得又满又涨,热乎乎在里面颤动,她好喜欢这种被填满的充实感觉,内心里的激动,让她情不自禁的收缩着屁眼,括约肌猛的一阵紧缩,一抽一抽的绞着他的鸡巴,销魂得周勇瞬间失控,鸡巴在里面暴涨一圈,就狠狠喷出一股热液。

    屁眼里内射的快感,让她发出舒服的呻吟,周勇稍稍停了几分钟,并不想拔出鸡巴,让她温暖的肠道抚慰着,软下的物事慢慢的再次涨大,将刚刚才往里缩的肠道再次被撑得饱涨欲裂,肠壁的皱褶都被抹平,脆弱的粘膜被肉棒无情的摩擦,一次次抽出再送入,总来不及恢复原状就被再次撑开……

    张晓涵屁股被干得舒爽,揪着他的衣衫配合着他的顶弄扭动着屁股,让肉肠在屁眼里凶狠的摩擦,直干到菊穴火辣辣的红肿,方才结束了狂欢。张晓涵没想到自己会有被绑架的一天,本是闲得无聊,想上山头走走,没想却是在半路让人抓住捂了口鼻迷晕过去,她连挣扎都没机会就直接失去了意识。

    待她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个山洞里,山洞处在半山崖口,空旷而潮湿,洞口呈弯月型,而前方是一大片从天而下的水帘,水幕遮住了视线,大约猜到是什么瀑布的山洞里头。而她的手被反绑在背后,脚根被缚,嘴里绑着口塞……

    她挣扎着想要起身,一边洞口传来说话声,接着两个黑影走近,她才看清,却是杨壮实和王柱子。张晓涵心一阵下沉,没想到绑架她的是他们。

    “妹子,醒了?”杨壮实走近来,脸上带着得意的笑,见她皱眉瞪眼,不由一声冷笑,“你看不起老子?老子今天就还非肏了你不可!”说着蹲下身抬起她的下巴,对上她冒火的双眼,心里越得劲,又忍不住呸了声,“他们肏得你,我就肏不得了?今天老子非干到你求我不可!”

    说着从腰间拔出一把小刀,小刀哧的一声挑开她的衣服扣子,将里面的内衣也从中割断,一双巨乳弹跳而出,在冷空气下不住颤抖,看得两个男人猛吞着口水。

    一边的王柱子看她一双大奶跳了出来,就迫不及待的开始脱裤子,一边阴恻恻威胁,“那天周超救了你,打破老子的头,今天看谁还能救你,老子非要肏死你不可。”

    前两天王柱子在田间遇见周勇,两人坐一起抽烟聊天,说到周家的媳妇儿,俱是有了共同话题,王柱子愤愤不平自己被打,杨壮实也一肚子不满,两个求奸未遂的男人一拍即合,合谋将她给绑了。

    看见两个男人眼中的淫欲狂热,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张晓涵,除了惊怒终于有了惧意,可是嘴被堵着说不了话,只能发出愤怒的唔唔声。

    “妈的,你早这么老实,老子用得着这么对你么?”王柱子看着她脸上惊恐的样子,忍不住啐了声,见她要挣扎起身,两人配合着,一个紧压着她的腿,一人压住她的肩让她动弹不得。

    杨壮实眼中放着淫光,这会儿淫兴上来,也顾不得后果,只想一逞兽欲,这几天住姑父家里,天天看着她骚气的样子,搞得他晚晚睡不好觉,说什么也要干一次才能甘心。

    杨壮实拿着刀,将她身上衣服割成碎片,然后将下身短裙撕碎,刀子抵在内裤,感觉到冰冷的刀峰贴着,她不敢再挣扎。

    他笑了笑,刀子一挑就将内裤给划烂,她的身体像婴孩般裸露在两人眼前,虽肚子微隆,但并不影响其性感,甚至更觉有韵味十足。

    “妈的,这么大奶子天天被周强玩,老子真羡慕他!”王柱子喘着粗气,大手抓住那对躺平依然高耸巨大的奶子,不住的捏挤,粗暴的力道弄得她疼痛无比,张晓涵愤怒挣扎着,但女性的力量却是敌不过两个男人,反而被紧紧压制。

    王柱子绕到她背后,将她扶起,两手环住她覆在大奶上搓弄,杨壮实则激动的解了裤头,将她绑住的双腿折压,膝盖顶在腹部,抓着涨硬的黑鸡巴就从紧闭的大腿根往里粗暴挤入。

    鸡巴一肏进去,杨壮实就爽得一阵激颤,笑道:“妹子,你这里面果然舒服……”说着抓着她大腿往两边分开,鸡巴又狠狠一挺,彻底的贯穿进入,那鲜红娇嫩的穴包裹他的棒子,让他爽得一阵抽气,折压着住双腿就开始狂肏起来。

    张晓涵被插得穴里巨痛,弄得浑身直颤,在痛苦愤怒中挣扎扭动,却反而将杨壮实的鸡巴吃得更紧,一抽一抽收缩的夹住他,杨壮实被夹得爽爆,欲望烧红了眼,一边凶狠的往里顶,一边笑道,“妹子,哥就知道你喜欢哥肏你,夹得这么紧,爽死了吧……”

    她发不出声,嘴里堵着的木塞让她嘴巴发酸,口角不住的流着口水,只能痛苦的皱眉,杨壮实不像周家人,完全就是禽兽一般的发泻,鸡巴肏进去像刀子一样割在肉上,钝痛难受。

    听着她的哼哼声,抱着她的王柱子也越发兴奋,一边抓着她的大奶子,玩弄享受了一会儿,鸡巴也硬了起来,催促着,“壮实哥,你快点儿,我可难受呢……”

    杨壮实嘿了声,“你要等不急,就插她屁眼儿,她会喜欢的!”他可没忘记上次她在浴室里的表演呢。王柱子一听,脸上一喜,果然也抓起自己涨硬的鸡巴,在她屁股后面一阵摸索,最后终于寻到窍门,龟头往里狠狠顶了进去。

    “唔唔……”屁眼子里捅进来的大鸡巴,叫她又觉一阵涨痛,不由痛苦的挣扎扭动起来,两人紧紧压制着她的四肢,让她无法逃脱,反而配合得十分无间,两根肉棒粗暴的在双穴里贯穿,两人都带着报复的心态,所以干的力道十分猛,疼得她直掉眼泪。

    一开始被两个野兽般的男人强奸,粗暴的抽送带来的只有痛意,后面时间长了,双穴剧烈摩擦之中痛苦又带来了快感,让她既觉爽快又有种想死的感觉。

    杨壮实肏了会儿,觉得双腿被绑着不方便,就拿刀割掉了腿上的绳子,虽是解了束缚,可这时的张晓涵已被肏得神智不清,身体在疼痛快感中早没了力气,任他将双腿压开成一字,大鸡巴像怒龙一般往里冲撞,顶得她隆起的肚子不停晃动。

    两人肏了会儿,又将她抱了起来,双手扶着腿,一前一后肏进屁眼花穴里,张晓涵被干得直翻白眼,虽然被强上愤怒无比,但还是在强迫中得到快感,而这快感越多,就让她越愤怒,怒火随着两人的凶蛮抽送,不断在胸腔里聚集到爆发边缘……

    “爽,他妈的爽死了!”王柱子一边大力揉抓着她的大奶,腰腹疯狂的往上挺动,鸡巴不停肏进那紧窒肠道里,越肏就觉得里面温度越来越高,鸡巴就像进了熔岩里,叫他舒服极了。

    杨壮实也觉得她体温在升高,穴里紧绷绷的不说,温度更高热得异常,两人爽得兴奋大叫,一边叫一边疯狂的肏,带来的强烈快感让张晓涵受不住,喉咙里发出一声高亢的呻吟,接着人竟这么晕厥过去。

    两男人更加得意,见她晕去也并没停下,正准备继续开发她的身体,却突然感觉她的身体温度一下变得滚烫,王柱子更是尖叫起来:“鬼!有鬼!”

    王柱子瞪着她的后背,只见那幅艳丽的桃花刺青似活了过来,桃枝在背上张牙舞爪的舞动,原本闭合的粉红桃花瓣变成血红,正一朵一朵骤然绽放,看见这诡异的景像,吓得王柱子惊叫起来,想要拔出自己鸡巴,才发现鸡巴竟抽不出来,她的屁眼里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吸附住他不放,这让他更是惊骇……

    “壮,壮实哥……”他哆嗦着嘴唇叫着,杨壮实不知他叫鬼什么,正准备要询问,王柱子便看见她背上的桃枝当真活了过来,只不过眨眼之间,背上窜出无数细细桃枝,像蔓藤一样将两人身躯缠住,杨壮实这时才觉不对,想退却来不及,三人被紧缚在一起,两人的鸡巴都无法拔出来……

    “鬼!鬼!”王柱子吓得快晕厥过去,却偏偏晕不过去,而下面那根鸡巴仿佛已经不再是自己的,被一股莫明的力量不断往里面吸,两人的鸡巴像马达一样在她身体里不断抽送,晕厥的张晓涵没了意识,脑子却陷入梦境之中,梦见一个极美的男人在抱着自己肏,那人却有两根大鸡巴,在她双穴里不停干,爽得她在梦中呻吟起来……

    “嗯嗯……好舒服……再快点……”她无意识的叫着,梦里双穴里的鸡巴干得越狠,那个模糊白色身影却是越来越清楚,在她即将要看清长相时却又渐渐被隐去。

    两个男人俱是面无人色,后悔也来不及,只能被迫的当个自动按摩棒,鸡巴在她双穴里进进出出,射精再勃起,再射精。而那缠绕的桃枝越长越粗,枝上的桃花开得嚣张而艳丽,随着二人抽送的力道而落下缤纷花瓣……

    两人不知射了多少次精,直到最后鸡巴再挤不出精液,那落在地面的万千鲜红花瓣飘飞而起,在空中旋转飞动,一片一片皆飘到两人身上,一粘上后,衣物,皮肤,骨血,迅速被花瓣腐蚀吞噬,伴着二人的惨叫声,不到半刻就被吞噬殆尽……

    吞噬掉两个大活人,那桃枝迅速变大长得更加粗壮,最后却是抖了抖,变成了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的年轻男人。这人长相犹如桃花妖冶,神容却是冷峭逼人,他蹲下身,盯着倒在地上的张晓涵,清冷的眉眼渐渐柔和,将她手上和嘴里的束缚解开,又伸手在她脸上轻抚了会儿,随后却是又化作桃枝回到她背上……

    张晓涵是被冷醒的,醒来后发现两人不见踪影,身上束缚已解,肚子却是大了许多倍,她撑着石壁站了起来,只觉全身酸软无力,股间更是大量精液不断流下,叫她脸上青白交加。

    用着碎衣勉强遮住了身体,撑着突然变大的肚子,慢慢的走出山洞,走回去时,累得她瘫倒在地直喘气,等到周老爹周超父子二人回来,见她坐在门口,都是吓一跳,走近前看见她大了几倍的肚子,更是吃惊,周超忙将她打横抱起上了二楼。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35548.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