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我和漂亮岳的性经历/把她水摸出来了

时间:2022年02月24日 11:51:24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21)次
[导读]     “啊?这么长时间?”王老头诧异地问,    “是啊,他们公司在国外那个施工项目是两年。”田大宇如实回答。    王老头的眼睛眨巴了两下,神秘一笑,问:“你儿子走后,你是不是也要经常过来为...

    “啊?这么长时间?”王老头诧异地问,

    “是啊,他们公司在国外那个施工项目是两年。”田大宇如实回答。

    王老头的眼睛眨巴了两下,神秘一笑,问:“你儿子走后,你是不是也要经常过来为你儿媳妇做饭?”

    “这……这个,”田大宇突然想起自己偷看儿子和儿媳妇在卧室里办那事的情景,慌忙回答说:“这个不一定,在我儿媳妇忙不过来,需要我给她做饭的时候,我再过来,你……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王大爷解释说:“我见你儿媳妇细皮嫩肉的,俨然一副大小姐的模样,估计不会做家务,才这么随便一问,你可别往其他地方想啊?”

    “你说错了,”田大宇急忙解释说:“我儿媳妇相当能干,我儿子家的家务事都是她在做,我儿子可以说得上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你儿子太有福气了。”王大爷羡慕之情无以言表。

    田大宇心里有鬼,怕说漏嘴,不想和王大爷啰嗦,告辞一声,急忙提着塑料袋朝小区里走去。

    望着田大宇离去的背影,王老头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为避免尴尬的事情再次发生,田大宇提着塑料袋一口气来到儿子家门口后,贴着房门探听了一下,见里面没有动静,便用儿子交给他的钥匙将房门打开。

    走进客厅时,田大宇率先往他当时画地图的地方看了一眼,发现地板已经被人拖过了,忍不住一阵心慌。

 文学

    但见卧室的房门是打开着的,屋子里没人,确认儿子和儿媳妇去单位了,这才拎着手里的塑料袋走进厨房。

    “我离开家门之后,究竟是谁在拖地呢,在拖地的时候,有没有发现地板上的脏东西呢?”田大宇将塑料袋里的生食品拿出来放在水槽里,一边洗菜,一边思考,“如果他们发现了我这种龌龊行为,我这张老脸往哪儿搁?儿媳妇知道我有那种嗜好,以后还让我进家门吗?”

    越是这么想,田大宇的思绪变得越来越混乱。

    水龙头一直哗啦啦地流过不停,直到水槽里灌满水,溢出来,流到了地上时,他才回过神来,急忙关闭水龙头,继续洗菜。

    “罢了,好死不如赖活着,”田大宇自我安慰道:“如果我的丑事真被儿子和儿媳妇发现了,我大不了把钥匙还给他们,以后不来他们家便是……”

    想到这里,田大宇心里有些释然,决定发扬“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精神,硬着头皮面对儿媳妇即将到来的睥睨和指责。

    洗完菜,在菜板上把排骨、鸡肉、兔肉剁好,将佐料配备齐全之后,田大宇摸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发现才上午九点半。

    这个时候开始做饭,有点早,便走出厨房,离开家门,在就近的一个超市里,买了一些土特产回家,让儿子捎到国外去吃。

    一个小时之后,他再次拧着一大堆东西回家,觉得这个时候做中午饭比较合适,便折回到厨房里忙碌。

    田大宇刚将中午饭做好,把一个个热气腾腾的菜碟从厨房里端出来,摆放在餐桌上时,房门口响起了开门的声音。

    紧接着,儿媳妇阮玲高挑、性感的身影便出现在田大宇的视线里,想起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田大宇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呀,好丰盛,真香!”阮玲装着跟没事似的,关好房门,疾步来到餐桌旁,耸了几下鼻子,笑着对田大宇说道:“爸,你真厉害,一下子做了这么多道菜,看来,我今天中午,可得要饱餐一顿了。免-费-首-发→【追】【书】【帮】”

    并不是田大宇想象的那样,儿媳妇一回家就不给她好脸色看,或者直接责问他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

    “敢情她压根儿就不知道我早上偷看他们办那事并自慰的事情?”田大宇见儿媳妇对他一副春风般的笑容,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谦逊地说:“就不知道合不合你们的胃口,等小野回家了,我们就开饭,要不,你先尝尝?”

    “好啊,”阮玲将手提包扔到餐凳上,拿起桌上的一副碗筷,津津有味地品尝起来,一边咀嚼,一边称赞道:“爸,味道不错,真好吃!”

    “好吃你就多吃点!”田大宇笑着说道。

    “行啊,一会儿等田野回家,我就敞开肚子吃,”阮玲媚笑道:“我想,我们家田野一定会和我一样,吃了你做的菜都不想走了……”

    话还没有说完,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

    田野站在房门口,笑着说:“老婆,你是不是在咱爸面前说我的坏话呀,我怎么感到耳朵烧呼呼的呢?”

    “切,我才没有说你的坏话呢,”阮玲撇撇嘴,冲田大宇笑了笑,说道:“爸,我刚才是不是说田野喜欢吃你做的饭菜呀?”

    “对对对,”田大宇连连点头,对田野说:“小野,你回来得真好,要不,一会儿饭菜都凉了,赶快去洗手吃饭。”

    田野在田大宇眼里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田大宇在对他说话的时候,一直是婆婆妈妈的态度。

    这种态度能够缩短父子之间的距离,让田野感到一阵温馨。

    “好的,”田野点点头,关好房门走到餐桌旁,一屁股坐到餐凳上,望着满桌子的佳肴,不无感慨地说:“爸,谢谢你,没想到,我在临出国之前,还能吃到你给我烧的饭菜。”

    “傻小子,别说这些,”田大宇一本正经地说:“从小到大,你什么时候不是吃着我做的饭菜长大的?只要你身体好好的,你们顺顺利的,我就放心了!”

    阮玲见丈夫与公公谈话,想起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心里或多或少有些尴尬,急忙转身朝卫生间方向走去。

    田野想起父亲既当爹又当妈,一把屎一把尿的将他拉扯大,内心非常感动,眼睛有些潮湿,忍不住挤出几滴泪来。

    “你出国才两年,又不是不回家,你还哭哭啼啼的干什么,”田大宇用一副责备的口吻说道:“快去洗手吃饭,今天中午陪我喝几杯!”

    “好啊,”田野用手抹了一把眼泪,爽快地说:“今天中午,我一定要多敬你老人家几杯,以此感谢你老人家的养育之恩。”

    “好啦,别肉麻了,快点!”田大宇催促道。

    田野急忙站起身,小跑似的冲进卫生间。

    阮玲在卫生间里用洗手液洗完手,把手擦干净之后,去卧室里将制服裙脱下来,换了一件又宽又大的薄衬衫,袖子撂到臂弯。

    一对饱满的胸部挺得老高,若隐若现,下身一条简单的白短一片裙,露出两条雪白的大腿。

    她回到公公的对面坐下时,发现公公偷偷地盯着她的胸部,显得有一点不自在,想起公公早上偷看他们办那事时的情景,内心却是很兴奋。

    此时,田野洗完手,回到餐厅,与阮玲并肩坐到一起。

    田大宇突然回过神来,急忙用三个高脚杯斟了大半杯长城干红,并往里面勾兑了一些雪碧饮料放到桌上。

    田野并不知情,不客气地端起酒杯对父亲说道:“爸,在我临走之前,用这杯酒来感谢你的养育之恩,并祝你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田大宇端起酒与儿子碰了一下,说道:“好,祝你一路顺风!”

    说着,父子二人一口气将杯中酒喝干。

    田野随即拿起酒瓶,分别将父亲和自己的酒杯斟了大半杯,同样拿起放在桌上的雪碧瓶子,往里面倒了一些。

    阮玲将自己的酒杯端起来,与田大宇跟前的酒杯碰了一下,说道:“爸,我祝你身体健康,越活越年轻,来,干杯!”

    说完,她一口气将杯中酒喝光。

    田大宇不好意思看儿媳妇的脸,端起酒杯,将嘴对着杯口,一口气甩干。

    阮玲也有样没样地跟着丈夫那样,往几人的杯子里斟酒。

    “来,大家吃菜!”

    喝完酒,田大宇拿起筷子,分别往儿子和儿媳妇的碗里夹了一筷子菜,看见儿子和儿媳妇拿起碗筷津津有味地吃起来,田大宇感到非常高兴,特别温馨。

    然而,当他想起自己早上透过门缝偷看他们办那事时的情景,顿觉一股负疚感上涌,羞得老脸绯红。

    阮玲明白老爷子的心思,看着她问道:“爸,你怎么不吃菜?”

    “在……在吃……”田大宇慌忙用筷子夹起一块糖醋排骨往嘴里塞,借此掩饰自己慌乱的情绪。

    “爸,咱们都是一家人,你可别拘束啊?”阮玲妩媚一笑,说道:“再说了,肥水不流外人田,你可别不好意思哟?”

    田大宇一下子听出了儿媳妇的弦外之音,更是感到无地自容,红着脸,低着头,不敢看她。

    “你在说些什么呀,什么肥水不流外人田啊?”田野对老婆这句话感到一头雾水。“哦,我说错了,”阮玲急忙解释说:“我的意思是说,咱们是一家人,没必要这么客客气气的,我只不过是比喻不恰当,别往歪处想啊?!”

    田野觉得老婆这种解释还算合理,但见父亲显得有些尴尬,急忙端起桌上的酒杯,给父亲敬酒。

    田大宇见儿子给自己下台阶,将酒杯端起来与夫妻二人碰杯喝酒。

    几杯酒下肚,阮玲已是满脸红霞,美眸更是顾盼多姿,酥胸急剧地起伏着,显得更加妩媚动人。

    田大宇也有些上头,望着儿媳妇娇艳迷人的样子,想起她撅着一个大屁股,赤裸裸地趴在床沿上,与站在床下的儿子办那事时那副煽情的画面,感到有些兴奋,裤裆里面开始脉动起来。

    田野并没有看出什么猫腻,一个劲地给父亲敬酒,他想在临走前,让父亲多喝几杯,让他高兴高兴。

    田大宇见儿子如此爽快,儿媳妇也是热情有加,便放下一切包袱,与他们举杯痛饮,把酒言欢。

    酒桌上的气氛变得越来越融洽,越来越热烈。

    谈笑风生,其乐融融,不以言表。

    铃铃铃!

    突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从田野的上衣口袋里传出来。

    田野摸出手机一看,是单位的司机小孙打来的,便将电话接起来。

    手机里传来小孙热切的声音:“田工,我已经将车开到你们家楼下了,你的东西收拾好了吗?”

    “几点了?”田野诧异地问。

    “一点了,”小孙回答说:“你们不是乘坐下午两点半的飞机吗?我怕路上堵车,就提前开车来接你了。”

    “好的,”田野急忙说道:“我马上下楼,你在楼下等我。”

    说完,田野急忙挂断电话,放下碗筷,对父亲说道:“爸,我走了,你们继续吃饭吧。”

    “这么急?”田大宇放下手里的碗筷,说道:“我送送你。”

    “不用,”田野摇头说:“我们单位的司机已经开车过来在楼下等我了,我直接乘车去机场就行了。”

    阮玲放下碗筷,从餐凳上站起来,走进卧室,拿出她昨天晚上替田野准备好的行李箱,说道:

    “老公,我去送送你。”

    “不用,”田野摆摆手,说道:“我又不是第一次出差,你送什么呀?你还是留下来陪我爸吃饭吧!”

    阮玲考虑了一下,说道:“我送你下楼,看你上车,总该可以吧?”

    说着,将行李箱交到丈夫手里,准备陪他一起出门。

    “小野,等一下,”田大宇急忙站起身,从客厅沙发上拿起为儿子准备好的土特产过来,交到儿子手里,说道:“这是爸专程去商场替你买回来的,也是爸的一片心意,你带去外面吃吧。”

    田野看着父亲拧着这一大包东西,本不愿意接的,但又怕父亲多心,便一把将东西接过来,说道:

    “爸,谢谢你,你在家一定要保重身体,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直接找阮玲就行了。”

    “好的,你放心走吧,别担心我,一定要经常打电话回家。”田大宇叮嘱道。

    “行,老爸,你多保重!”田野感激地说.

    田大宇将儿子送到房门,见他和儿媳妇一起提着行李箱和土特产下楼,顿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俗话说,儿行千里母担忧。

    田大宇一把屎一把尿地将儿子拉扯成人,即是父亲,又是母亲,儿子要出远门,他肯定是非常担心。

    见小两口的身影在楼道里消失,他才关上房门偷偷地抹眼泪,随即跑到客厅的窗户边,往楼下瞭望。

    当他看见小两口下楼后,来到一辆白色的尼桑轿车跟前。

    司机从车上跳下来,接过儿子手里的手提包和土特产,放进后备箱后,儿子与儿媳妇挥了挥手,即刻钻进轿车时,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流淌。

    直到儿子乘坐那辆轿车离开,消失在他迷糊的视线里,他还站在窗前,望着楼下发呆,顿觉脑子乱糟糟的,眼前一片空白,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吱呀!

    突然,房门口传来一声用钥匙开门的声音。

    田大宇缓过神来,转头朝房门口望去,见儿媳妇一脸朝气,亭亭玉立地站在房门口,便明知故问道:

    “小野走了吗?”

    “嗯,走了,”阮玲进屋后,随手关上房门,问道:“爸,你怎么不吃饭呢?”

    “我……”田大宇见儿媳妇一副娇艳迷人的样子,想起他早上偷看她的画面,老脸一红,搪塞道:“我……我等你回来一起吃……”

    “好啊,”阮玲爽朗一笑,说道:“田野已经走了,我们继续吃饭。”

    说着,一屁股坐到餐桌旁,拿起碗筷吃饭。

    田大宇移动脚步,回到自己原来的位置上,与儿媳妇共进午餐。

    这是田大宇第一次单独和儿媳妇在一起,儿子刚离开家门,两人就面对面地坐在一起吃饭,显得有些不自然。

    加之,两人都装着早上发生的事情,心里有些慌乱,彼此心知肚明,只不过不好意思把事情挑明。

    餐桌上的气氛显得有点诡异,有些紧张。

    于是,彼此低头不语,默默地拿起碗筷吃饭。

    尽管阮玲没有亲眼看见,但她的脑海里还是浮现出早上她与丈夫在卧室里办那事,公公趴在卧室门口偷看的画面。

    一想起那副让人喷血的情景,阮玲就像是一头受惊的小鹿,心里怦怦直跳。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35587.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