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在暴戾的他怀里撒个娇春风榴火:喜欢老婆出去找别人

时间:2022年02月24日 11:52:29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29)次
[导读]     田大宇自然不会放过这么个大好的时机,眼光直捣阮玲那对丰满的胸脯,脑子里闪现出今天早上儿子站在她身后卖力地运动时,那对峰峦不停地晃动时的画面,顿有一种流鼻血的冲动……阮玲知道田大宇在偷窥,早已忘记...

    田大宇自然不会放过这么个大好的时机,眼光直捣阮玲那对丰满的胸脯,脑子里闪现出今天早上儿子站在她身后卖力地运动时,那对峰峦不停地晃动时的画面,顿有一种流鼻血的冲动……阮玲知道田大宇在偷窥,早已忘记嚼动嘴里的饭菜了,又见田大宇色迷迷地,两眼直盯着她那胸罩所包裹不住的部份,更是兴奋到了极点。

    于是,她故意放慢动作,好让田大宇看个够。

    不知道是田大宇看的六神无主了,还是机缘巧合,当阮玲盛完汤,坐回位置后,田大宇的筷子突然掉到地上,他随即弯腰去检。

    此时,阮玲的自然反应是把两腿略微张开,好让田大宇“有机可乘”,一窥芳泽。

    田大宇蹲在餐桌下“捡”了好久的筷子,仍然没有捡起来回座在餐凳上。

    阮玲似乎感觉到了他那双热辣辣的目光,便弯下腰,欣赏他偷窥自己时的样子。

    田大宇被阮玲裙内风光吸引住了,对儿媳妇的动作全然不知,两眼直视着她露出两条白皙大腿的一片裙里。

    今天,阮玲穿的是一条白色几近透明的薄纱丁型小内裤,只能免强遮住隐私处前面重要的部位。

    田大宇趴在地上,两眼几乎就在阮玲的长腿前方,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的下半身。

    田大宇的眼睛是那么的炽热,让阮玲觉得好像他正在抚摸自己那又胀又鼓的部位。

    阮玲突然感觉到身体开始发热,脑海里再次幻想和闪现出今天早上她和老公在卧室里办那事时,公公偷看他们的画面。

 文学

    于是,她坐在椅子上,不自主的蠕动着臀部,敞开大腿,期待着桌下的那个老男人的侵犯。

    看了许久,田大宇终于回过神来,抬头却发现阮玲在看他。

    四道目光一相遇,两人都尴尬了数秒钟。

    阮玲有点失望,佯装没事的问道:“爸,怎么了?找不到了筷子吗?”

    “喔……有……有……我看……到了……”田大宇的语音支吾,好像有些边说边吞口水的感觉。

    田大宇捡起筷子,回到座位吃饭。

    用完午餐,田大宇准备收拾碗筷,阮玲不让,说公公忙碌了一个上午,该休息一会,便收拾起餐桌上的碗盘和筷子到厨房清理。

    田大宇便坐在客厅的沙发看电视。

    “爸爸,请喝果汁!”阮玲洗完碗筷和菜碟,打扫完厨房,就用一次性杯子倒了一杯果汁递给公公。

    田大宇在接她那杯果汁时,故意触摸阮玲的手。

    “呀!”

    阮玲吓了一跳,惊叫一声。

    在田大宇还没有接稳杯子的时候,她的手已放开。

    啪!

    一声闷响,那杯果汁落到田大宇的身上,结结实实地泼了他一身。

    “爸,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阮玲急忙向公公道歉,拿起茶几上的那盒面纸,俯身弯下腰,往公公的身上到处擦拭着。

    她俯身弯腰,那对丰胸再度春光外泄,坐在沙发的田大宇又开始死死盯着阮玲的胸口看。

    田大宇的裤子拉链地方正巧倒泼的果汁最多,阮玲一连抽了好几张面纸,放在他那儿擦拭。

    想起早上公公将手伸进裤子的情景,阮玲故意将手停留在上面轻轻磨蹭。

    突然发现公公的裤子里面渐渐地突起来了,故意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更加用力地擦拭。

    田大宇被阮玲搞得无法再忍受了,变得脸红眼热,呼吸也急促,实在是忍不住了,便抬起手,缓缓的逼近她。

    阮玲装出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继续在田大宇隆起的裤裆上擦拭着。

    突然,田大宇张开有力的双臂,将阮玲的细腰围住,而阮玲的反应,不是立刻摆脱他,只是蠕动着娇躯,不让他贴紧。

    此时的田大宇,已经被欲望冲昏了头脑,完全失去了理智,他的手掌就在阮玲的腰身附近活动,而且,放肆地到处抚摸。

    阮玲被他摸索得心跳得更厉害了,软绵绵的手,仍一直揩拭着公公的越来越隆起的敏感处。

    田大宇的手掌往下溜,捧住了阮玲的双臀,往自己身上搂了过去,于是,两人的身子便贴在一起了。

    “哎呀!”阮玲有点心慌意乱,又很兴奋,只是惊呼一声,旦并没有逃避退缩,轻轻的挣脱着,红着脸说:“不要这样!”

    田大宇用力的将阮玲搂住,吻阮玲的粉颊,轻咬阮玲的耳垂。

    阮玲感到全身麻酥酥的,耳朵痒痒的。

    接着田大宇继续将舌尖伸入阮玲的耳朵之中。

    “啊!”

    阮玲叫了一声,顿时全身发软、发颤……

    田大宇变得更加亢奋,便用左手揽着阮玲的腰,右手摸上了阮玲的丰胸,并在饱满的峰峦上温柔地揉捏着。

    阮玲被田大宇挑逗得意乱情迷,心血沸腾,开始胡言乱语起来了。

    ……

    司机小孙驾驶白色的尼桑轿车,载着田野离开春锦花园小区不远,田野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身上的挎包,突然发现自己的出国护照没有装在里面。

    这才想起自己将护照放在床头柜的抽屉里,便用一副商量的口吻说道。

    “小孙,我的护照忘记带了,你能不能再跑一趟,让我回家拿一下?”

    “行,我现在就送你回去。”小孙应了一声,便在前面的一个红绿灯路口调转车头,沿着繁华的大街,往春锦花园方向行驶。

    ……

    田大宇不理阮玲,继续对她进行骚扰。

    “我儿子真命好,能拥有这么美丽的老婆,我是既当爹又当妈地将他抚养成人的,为什么不可以……”

    说着,他用力拉住儿媳妇的手,往自己怀里一拖,让儿媳妇转过身去。

    阮玲顺势倒躺在沙发上。

    田大宇翻身压到阮玲身上,一边吻她的嘴,一边手忙脚乱地去解她的上衣的钮扣。

    “不,不要……”阮玲故意摇着头,躲避他的亲吻,但没过多久,还是被他吻着了。

    他将阮玲的上衣撩起,将白色小型胸罩推到胸部之上,张嘴含住,温柔的吸吮起来。

    “啊,”阮玲轻呼起来,感到像要晕了,急速地喘着大气,双手逐渐抱住田大宇的头,只是嘴上依然说着:“不……不要……”田大宇似乎体会到阮玲的反应,就暂时停下来,只是仍压在她的身上,端详着阮玲美丽的脸庞。

    阮玲也张开已经迷朦的大眼睛,看着他。

    田大宇对阮玲说:“自从你婆婆去世后,我就没有过性生活了,忘了人间还有像你这样的美食了,今天早上,我给你们买早餐回来,无意间撞见你们在卧室里办那事,更是控制不住,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地上的液体?”

    “我……我发现了,我……我怕老公知道,就偷偷用拖布拖干净了,可……可是我们这样做,让……让他知道的话……”

    田大宇急忙打断阮玲的话,说道:“别“可是”了,他已经出国了,不会知道的,你就给我这么一次,好吗?只要我们别说出去,他们就不会知道的……就这么一次,好吗?我真的已被你的身体迷住了,我无时无刻的,想要拥有你,你的脸,你的胸,你的臀,尤其是这两条雪白的大腿,无时无刻,都在我的脑海里……”

    老头子边说着,手也一刻都没有闲着,一直温柔地搓揉着阮玲的峰峦。

    姜还是老的辣,田大宇好像比阮玲的老公更会调情。

    加上,阮玲今天早上在公交车上被一个长得与田大宇相似的中年男人骚扰,有了想尝试一下和年龄比自己一大截的男人办那事滋味的思想,阮玲对田大宇是愈来愈没有抵抗力了。

    然而,田大宇毕竟是自己的公公,想到日后在同一个房子里生活,难免有又爱、又怕、怕会受到伤害的顾虑。

    田大宇俯下身来吻阮玲,将阮玲已经解松了的衬衫脱掉,然后伸手到她的背后解开她胸罩背扣,顺利的脱下阮玲的胸罩。

    一对又白又嫩,既丰润又坚挺的胸部完全裸露了,阮玲不自觉的用双手捂住。

    田大宇拉开了阮玲的手,握住阮玲胸部揉,他真的比田野更会调情,更有经验,阮玲感到阵阵苏麻的快感袭来,顿觉一阵眩晕。

    阮玲和田野在一起的时候,田野从来没有和她这样的调情过,阮玲的内裤已经湿了,她的身体已变得瘫软,无力再做反抗了。

    “天啊,这种感觉好美!”阮玲从心里对自己说:“你不用再假装了,应该暂时忘记他是我的公公,或许,今天他可以让我享受到这辈子也无法在丈夫身上得到的乐趣!”

    阮玲从心里说服自己之后,决定向他投降了,于是嘴里发出含含糊糊的呻吟声,满身难耐起来。

    舒服得已神智不清的阮玲,不自觉的,双手抱住田大宇的头,向他索取更多。

    田大宇似是很了解阮玲的心态,将手从她的右胸腾出左手,经过平滑性感的小腹,一路滑到阮玲的腿上,并从短裙的开口摸进去。

    “嗯……”阮玲呻吟声更大了。

    田大宇知道阮玲已经动情,便将嘴慢慢经过平滑的小腹,舔吻到她的大腿。

    阮玲的眼睛迷朦的看着田大宇的亲吻,增加了不少的刺激,整个身体开始酥麻难耐的抖动起来。

    她稍微爬了起来,将头部依靠在沙发的扶手上半躺着的,更清楚的看着温柔的田大宇。

    同时,她也将双腿大大的张开,那一片裙已遮掩不住。

    田大宇早已垂涎三尺:“果然是天生尤物,人间极品……”

    田大宇动作越来越快,阮玲的身体直发抖,而且整个裤底都湿黏黏的,透出到薄纱的外面。

    田大宇的两眼瞪得发直,面对着阮玲那神秘而美丽的地方,越看越喜爱,于是把她的双腿扛在肩上!

    阮玲那片桃园禁区完全暴露在田大宇眼前,田大宇将散发着酒气的嘴覆盖上去,阮玲配合地将把双腿张开,屁股尽力往上抬……铃铃铃!

    突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从阮玲放在茶几上的手机里传了出来。

    阮玲一个激灵醒来,急忙将腿合拢。

    田大宇被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和阮玲异常的举止吓了一大跳,慌忙将头从阮玲的两腿之间抽出来。

    此时的他,就像是犯了错误的孩子那样,不知所措地站在阮玲跟前,并一脸茫然地看着她。

    阮玲急忙站起身,拿起手机一看,屏幕上显示了丈夫的名字,顿觉一阵慌乱。

    “啊,他怎么在这个时候来电话了?”阮玲一时不知道该不该接电话,努力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还是按下接听键,将电话接起来,问道:“老公,你是不是已经到机场,准备上飞机了?”

    “老婆,你吃完饭没有?”手机里传来了田野急促的声音。

    “吃……吃完了,怎么啦?”阮玲慌忙问。

    “我爸呢?”田野询问道。

    “他……”阮玲再次看了田大宇一眼,敷衍道:“他在厨房里洗碗,你是不是想让他接电话?”

    “不是,我的护照忘记带了,就放在我们床头柜的抽屉里,本打算亲自回家取的,但路上遇见一起车祸,堵车严重,就打电话让你给我送来……”田野解释说。

    “好,我马上找出来给你送去,你现在哪里?”阮玲极其地问。

    “我们在东门口。”

    “行,你在那里等我,我马上下楼。”

    放下老公的电话后,阮玲急出一身冷汗,心想:“如果我老公回来,发现我和公公偷情,该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啊?”

    “谁打来的电话?”尽管田大宇对儿子和儿媳妇在电话里的谈话听得真切,但他还是故意问。

    “你儿子。”阮玲幽怨地说。

    “他怎么啦?”

    “他说他的护照放在床头柜的抽屉里忘记带了,路上塞车,让我给他送去。”

    “那你赶快给他送去!”

    阮玲刚才被公公挑逗一番之后,感到心欠欠的,意犹未尽,便点头说:

    “那你在家等我一会,我给他送去了就回来。”

    “行,你去吧。”田大宇点头说。

    阮玲急忙将内裤拾起来穿上,整理好自己的衣裙,急匆匆地跑进卧室,将丈夫的护照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找出来,摔门而出。

    望着儿媳妇消失在房门口的身影,田大宇好生感慨。

    “幸好我儿子在路上堵车,如果他回家发现我和儿媳妇刚才发生的事情,他会怎么想,会不会和我断绝父子关系呢?”田大宇暗自思衬道。

    想到这里,一股愧疚之情油然而生。

    ……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35590.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