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用你的舌头搅拌着我的dj

时间:2022年02月24日 14:18:43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30)次
[导读]    “是啊!木犀老弟,此人竟敢羞辱我魔道中人,岂能忍让!”不再继续往前走,双手抱胸看着她,“说吧,是想自己走还是我抱你?”  江小鱼很头疼,俩人正走着的路是学校的主干道之一,知道他说得出做得到,万一被人...

   “是啊!木犀老弟,此人竟敢羞辱我魔道中人,岂能忍让!”不再继续往前走,双手抱胸看着她,“说吧,是想自己走还是我抱你?”

  江小鱼很头疼,俩人正走着的路是学校的主干道之一,知道他说得出做得到,万一被人看到又得议论纷纷了,只好妥协道:“我……忽然又有点饿了,走吧,咱们去吃饭。”

  俩人随便在学校外面找了家小饭店,许怀文记着刚才医生的嘱咐,点的全是清淡的菜,不一会儿菜上齐,已经过了饭点,饭点里只有他们这一桌人,空气里只有碗筷碰撞的声音,很不自然的安静。

  终于,许怀文率先开口道:“你就没什么话想对我说?”修长的手指夹着筷子,随意地拈了粒花生米到自己嘴里,敛着眼,漫不经心的样子,饭吃得不甚认真,但是人却是真好看。

  江小鱼看他一眼,马上又低下头去,低头拨弄着自己碗里的米粒,吸了口气,小声道:“我们分手吧……”

江小鱼不敢去看许怀文的脸,继续低着头拿筷子戳着碗底,似乎有要将碗底戳破的决心,良久,对面的少年终于开口:“理由呢?”

  声音很淡,听不出喜怒,她忍不住抬头去看他,许怀文手里的筷子已经放下,整个人随意地靠在椅背上,一只手搭在餐桌上,食指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扣着桌面,漆黑的眸子沉沉地盯着她看。

  江小鱼握筷的手指微不可察地颤了颤,复又低下头去,将那段在自己脑海中翻来覆去很多遍的说辞磕磕巴巴地背了出来:“我其实并没有多喜……喜欢你,跟你在一起只是因为……虚荣心吧,你长得好看,那么多女孩子喜欢你,你靠近我时,我心里也是有欢喜的,只是在一起的时间越久,我就越觉得没……没意思。再说,学校禁止恋爱,万一被老师发现……,我不想冒这么大的风险。”一番话说完,手心全是汗,胸口撕扯般的疼痛更是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完了,又要不争气地流眼泪了。

  少年勾了勾唇,眼底一片冰凉,脸上的神情似笑非笑,“没意思?”

  “对不起……真的很抱歉。”江小鱼放下手中的筷子,手悄悄地挪到了腿上,指甲用力抠着自己的掌心,竭力想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淡些。

  “抬头看着我,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他还是没动,声音却拉高了一个度,隐隐含着风雨欲来的压迫感。

  江小鱼手心越来越凉,无论她的指甲怎么用力,指尖仍然忍不住地在发颤,她忽地站起身来,“我……我还有事,先回宿舍了。”说完低着头就往外走,却不小心带倒了走道上的椅子,好在许怀文手快地拉住她,才不至于摔倒。

  “这就是你解决问题的方式吗?除了逃避,你还会做什么?”他抓着她的手,声音里夹杂的怒气四处蔓延。

  他掌心的温热却让江小鱼心生眷恋,理智告诉她不能沉沦,轻轻挣扎着手,试图脱离他的掌心,事实上也确实让她一下就挣脱了,因为这一次,他的手并没有用力。

 文学

  转身离开时,眼泪已经铺了满脸,原来心痛,不是文人矫情捏造出来的词,而是确有其事。

  就这么害怕被学校退学吗?害怕被妈妈责骂吗?没有的,如果这些能换来跟他在一起,她想她是甘之如饴的。

  那为什么要放弃?蒋仁涛的话清晰地浮现在她脑海里------学校现在翻新的那几栋楼,全是他们家出的钱。

  是啊,只是为了让他上个好点的高中,他们家就能轻易地捐出几栋楼,而自己只是个连学费都交不上的穷学生,这中间的距离,并不是她退学或者忍受妈妈的责骂就能抹平的,你愿意牺牲你自己,问题是,别人愿不愿意受你这份牺牲呢?

  ……

  从今天许怀文抱着江小鱼出去的那一刻起,班上所有女同学的心都碎成了玻璃渣。午休过后的教室里很是热闹,一群同学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今天班上的大新闻。

  “你们注意没有,江小鱼今天都吐了诶,也不知道是什么病,这么严重。”

  “有没有可能……是怀孕了啊?”

  “怀孕?不可能吧,江小鱼都住宿舍啊,她跟我一个宿舍的,每天晚上都按时回宿舍睡觉”其中一个女生脸色很是诧异,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一旁的刘心悦冷笑一声道:“周末可不住校……”

  她一开口,身边立马有人附和了起来:“对对对!上次我跟心悦还有其它几个人在游乐场玩,远远看见一男一女,好像就是他们呢,不过我也只看到个背影,不好确定。”

  “哎~也不知道许怀文看上了她什么,长得一般还不会打扮……”

  她们的聊天吸引了周边不少男生的注意,其中一个带眼镜的男生笑得一脸神秘,“所以说你们女生单纯,江小鱼长得怎么样先不评价,人家发育得好啊,夏天的时候穿个T恤,走路一摇一晃的,正常男生都受不了——”因为吸引了不少女生的注意,眼镜男得意洋洋,打算就这个话题好好发挥一下,顿了顿又道:“要是俩人真在一起,还真有可能怀孕了,你们想想,许怀文能忍得住——”他讲得太入神,完全没注意到周边的人都已经变了脸色,忽地整个人被人大力揪往衣领往外拖。

  眼镜男个儿不高,差点被身后的人拖着提起来,看起来实在滑稽,直拖到教室后面空旷的地方才被放了下来,未等他站定,身后的人拳头就狠狠地招呼过来了。

  眼镜男胸口被砸得喘气不过来,“你……你怎么打人呢!”

  许怀文周身笼罩着戾气,下起手来毫不留情,“你他妈说谁怀孕了?我他妈打的就是你!”

  刚才参加讨论的几个女生全都吓得脸色惨白,教室里没一个人敢出声。

  眼看着眼镜男被他一拳一拳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再不住手估计得打出毛病来,班长不得不硬着头皮喊了几个班上高大的男生,几个人合力拉住许怀文,才架开他。

  “都围在后面干什么呢,上课了不知道?”下午第一节课是蒋仁涛的课,一进教室看到班上的同学都乱糟糟地挤在后面,不禁心头火起。

  “老师,打架了……”有同学见到班主任过来,报告着情况。

  蒋仁涛眼皮一跳,当班主任最怕的就是遇上打架,这些小孩子个个以为自己天下第一,下起手来没轻没重。

  快步走到后面看了看情况,深吸了口气,这不叫打架,是单方面挨打吧!好在被打的那个还能站起来,除了脸肿一点,倒也没有断胳膊断腿,只是打人的这位少爷啊,他看了一眼被几个男生架住的许怀文,眼里仍满是戾气,这是个难缠的主儿,头疼地揉了揉眉心道:“这节课自习——”指了指许怀文跟眼镜男,“——你们两个,去我办公室!”

 半夜,熟睡的许怀文忽然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眯着眼睛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是一长串熟悉的电话号码,皱了皱眉,点了拒绝,继续睡,再响,再拒绝,可是对方似乎是个意志力十分顽强的人,持续不断地打来。

  终于,许怀文的睡意被彻底赶跑了,皱着眉接起电话,语气不甚耐烦:“你能不能改改你这半夜打电话的习惯?拜托看看时差好不好!”

  电话那头的声音确是十分愉悦,丝毫没有受到他的影响,“白天我不是忙嘛,好不容易到晚上才有点时间,听说你在学校打架了?还是为了个女孩子?”

  “你半夜打来电话就是为了这事儿?”许怀文揉着眉心,试图让自己清醒点。

  “人都被你揍得去医院照CT了,这事儿还不够大吗?”

  知道她这是打算长聊,许怀文伸手将床头灯打开,坐起身来,“要不是怕麻烦,他应该是去住院了,而不是照CT。”

  “诶,说的这是什么话呢!这种祸你可不能乱闯啊,闹得人家缺胳膊短腿了我可没时间帮你收拾烂摊子——”板着脸像模像样的教训了他几句,忽而又将话题转移到了她最感兴趣的部分,“——— 是不是你们俩同时喜欢一女孩儿,情敌来着?”

  许怀文一脸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妈!你能不能别这么幼稚?”

  赵岚一听他喊妈,就知道这臭小子又开始不耐烦了,“行了行了,不戳你痛处了,跟你说正经的,你打算还在国内待多久啊?你看,外公也……不在了,你一个人呆在那边,我跟你爸也都挺不放心的,虽然说你打小就独立惯了,可是现在是你人生的黄金时间,我们还是希望你能接受更高级的教育,即便谨益在A市是数一数二的中学,可是A市说白了也就是个二线小城市……”

  从小,许怀文就在外公身边长大,爷孙俩感情很好,于他来说,外公是比任何人更亲近的存在,即便是父母也比不了。到上初中的时候,他父母将他带到瑞士去上学,原计划是外公料理好国内的事情后也一同过去,不曾想一拖一年多,人没等到,却等到了他生病的消息。

  许怀文父母想把外公接到瑞士养病,但老人都有落叶归根的心,他不想冒着死在异国他乡的风险,舟车劳顿地跑去国外,于是拒绝了他们的请求。

  彼时许怀文不过十岁多一点的小少年,得知外公的病情,无论如何也要闹着回国,说是要去照顾他,甚至绝食抗议都用上了,最后他父母拗不过他,只好将他送了回来,陪着他外公度过了人生中最后的几年时光。

  如今,外公不在,之前一直担心的小姨也有了新的生活,似乎看起来真的没什么理由继续待在这里了。

  赵岚一番话说完,讲得口干舌燥,等了半天那边却没有回应,“怀文?你没睡着吧?怎么没声音了……”

  许怀文回过神来,淡道:“行了,我知道了。”

  ……

  自从上次在饭店跟许怀文说了分手后,江小鱼就再没私下见过他,偶尔在教室碰见,俩人也仿佛陌生人一般,即便整个学校都传得沸沸扬扬,许怀文为了江小鱼,跟人狠狠打了一架。

  江小鱼松了口气的同时,心里却仿佛空了个大洞一般,无论她做多少张试卷,背多少课文,都无法补全,总是一个人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默默对着暗无边际的黑夜流泪。

  一转眼,深冬已至,期末最后一堂考试考完,窗外竟飘起了鹅毛般的雪花,不一会儿整个学校就跟撒了层白盐似的,到处都是明晃晃的白,或许是刚考完试,同学们都有点兴奋,三三两两的都玩起雪来。

  学校考完试就已经放假,今天不用住在学校,江小鱼到宿舍整理好东西,背着书包准备回家,

  她走在路上,数着鞋子踩在积雪上发出的“咯吱”声,一场大雪,似乎盖住了所有的悲伤。她想,也没那么难嘛,起码,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偷偷流泪了。

  因为不知道要下雪,她宿舍并没有放很厚的防寒衣,雪地里走了不多会儿,鼻头跟两颊就都被吹得红彤彤的了,好在带着手套,握伞的手才不至于被冻僵,索性顾不得雪飘在身上,拿伞档了脸,低着头继续往前。

  一路走到长街尽头的拐角处,那条小巷的入口,她才抬起头来,远处熟悉的身影让她误以为自己因为大雪晃晕了眼睛,出现了幻觉。

  身形高大的少年,很随意地穿了件黑色的长羽绒服,半张脸隐在铁灰色的围巾里,从远处只看得见长长的眉毛飞入鬓角,他没有打伞,柔软的短发被风吹起,发丝里似乎还夹着雪花,仔细一看,肩头竟积了薄薄一层细雪。

  难道,他是在等自己吗?江小鱼愣愣地走向他,站定,脸上虽然被冻得僵硬了,但是心脏却无法抑制地开始狂跳。

  漫天飞舞的雪花里,两个人对视了几秒,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

  许怀文看着眼前被冻得脸蛋红彤彤的小女孩,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她没有躲开,触手一片冰凉,收回手,他轻轻开口道:“我今天来,是跟你说再见的,我要走了,小丫头。”

  江小鱼扯了扯嘴角,这算不算她所求的终于实现了?想体面地微笑一下,嘴角却似被冻住了一般,唯独眼眶里热得发酸,良久,喉咙里才憋出两个字来:“好……好啊。”

  他伸手取下自己脖子上的围巾,将她冻的通红的脸包了起来,轻轻在她额角亲了一下,“乖乖的——”顿了顿,接着道“——我们来日方长。”说完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身准备离开。

  “许坏清——”眼看着他走了几步远,江小鱼如梦方醒般地喊他的名字,少年转过身,挑眉看着她。

  “——下雪了,伞给你,祝你……一路顺风。”他笑着接过,转身离开,不忍再看那双闪着水光的眼睛。

  许怀文如何不知道,这个纯良得如同白纸一般的小女孩,对自己是眷恋着的呢,她笨拙且看似用力地想要推开自己,可是眼睛却骗不了人,他可以继续像之前一样用些雕虫小技把她跟自己绑在一起,可是,然后呢?这是他自己尚且都无法主导自己命运的年龄,凭什么搅乱她的人生?

  所以,乖乖的,等我回来。

  C市是个比A市节奏快许多的城市,地铁里随处可见行色匆匆的人群,过马路时只要慢了一秒,红灯亮起,排着长队的汽车司机们便滴滴地按起了喇叭,仿佛晚这一秒就要耽误他们几千万的生意一般。

  接连两个月,晨远科技都不停地在做形象整改,大到公司各处装修翻新,小到员工指甲发型妆容,一律严格审查,明明是家科技公司,却硬生生整成了一副公关公司的模样。就连江小鱼这种算不得正式员工的外聘人员,都不得不配合着严阵以待。

  江小鱼目前在C大读研究生,生物化学专业。C大作为国内顶尖的大学,不少企业争相争取与其合作,不说出多少研究成果,名声喊出去还是响亮的。江小鱼参与的这个项目,是晨远科技眼下非常看重的一个项目,据说是为了争取跟一家顶级的医药跨国公司合作,所以,从她参加这个项目以来,基本大部分时间都泡在实验室里。虽然像她这种级别的小螺丝钉,起不到什么关键的作用,但是努力的样子,还是要做出来的,毕竟怎么说,也还拿着人家的薪水。

  跟江小鱼一起的还有她的同班同学---金小棉,小棉是个古灵精怪的话痨,虽然在晨远的实验室待的不久,但是上上下下的人都被她认了个全,公司的各路小八卦她熟悉得跟自己手指头似的,江小鱼每天上下班路上最好的伴眠曲,就是金小棉的各路小故事。

  “据说这次跟晨远合作的公司可是大有来头,大名鼎鼎的L集团你知道吧?就是那个在市中心最繁华地带有着一整栋办公楼的集团公司,总部设在瑞士,近两年重心转移到了国内,晨远这次合作的虽然是L集团旗下的分公司,但是一旦合作成功,估计晨远也可以来一个质的飞跃了,今天咱们要去的,就是那栋发着光的大楼了,想想还真是兴奋呐……”金小棉说起话来眉飞色舞,外加手势动作,引得地铁上其它人都忍不住侧目相望。

  江小鱼今天起得太早,这会儿正睡意混沌着,可是一想到上次因为自己听金小棉讲故事听到睡着,她掐着自己脖子凶神恶煞的模样,只好努力支撑着继续听,恨不能支两个牙签棒在眼皮上,好显得精神些。

  “诶……诶……曼曼,你有没有在听啊?”金小棉滔滔不绝地讲了半天,终于发现身边的人没了回应,侧过身子去看她,好家伙,这姑娘居然又!!!睡着了!

  伸出一根手指选了她腰间最软的肉一戳,江小鱼一个激灵差点弹起来,瞌睡彻底被赶跑,坐直身子迷迷瞪瞪道:“到……到站了?要下车了吗?”

  金小棉无奈地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这姑娘长得是不错啦,皮肤幼白细嫩,一双眼睛又大又亮,,搭配上干净清爽的过肩短发,猛一看也是个靓丽青春的小美女,可就是脑子钝,不开窍,她每天费尽心思给她讲这么多八卦,为的是什么?不就是希望她什么时候能春心荡漾一下,快点找个男朋友嘛!

  金小棉恨铁不成钢地吐槽道:“你看看你,每天这么迷迷糊糊的,除了吃饭上课睡觉就待在实验室,什么时候能找得到男朋友呀!”

  江小鱼这会儿瞌睡醒了,呵呵笑着扯了扯金小棉的手臂,告饶道:“小棉姐姐,下次我一定好好听你讲故事,这次你就饶了我吧~”是的,这是金小棉的特点,每次有什么地方让这位姐姐不顺心了,她非得七拐八弯地绕到自己找男朋友这事儿上面来。

  金小棉将她在自己手臂上扒拉的双手拍开,“你个死丫头,大学四年加研究生一年,五年时间都不够你找个男朋友嘛?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

  江小鱼低头笑了笑,喜欢什么样的?脑海里自动浮现出当年雪地里站着的高大少年来。忽地讪笑一声道:“找男朋友,不也是看缘分的么。”

  金小棉闻言,忍不住又伸出手指在她额头上戳了戳,“你这种想法可要不得,你自己不去找,缘分难道主动跳你碗里来?”顿了顿,忽而想起什么似的,话锋一转,继续道:“话说晨远那个古师兄,看起来好像对你有意思诶,怎么样?把握一下?”

  江小鱼瞪圆了眼睛,诧异道:“古师兄?怎么可能,我们每次见面说的话都不超过十句!这其中有九句还都跟做实验有关!”

  “他跟你还一次能说十句话,跟我能说三句就不错了!人家只是内向,你不觉得他一双眼睛时常围着你打转嘛?”

  江小鱼摇了摇头,依然对此表示怀疑。金小棉还想再多说几句,地铁上却适时地播报了她们要下的站,江小鱼偷偷弯了弯嘴角,逃也似地起身,出了地铁。

  今天之所以要起这么早,是因为她们要作为晨远科技的技术支撑,去L集团参加项目招标。为了显得更专业,统一坐公司的商务车过去。

  车上最前面坐着的是晨远市场部的两位男士,二人俱都穿得西装笔挺,一丝不苟,远处一看倒跟复制粘贴的一般,再往后走,原来复制粘贴的还不止这两位,后面做技术支撑的两位男士也都是一身黑,金小棉刚才提到的古师兄就是其中之一,江小鱼看了一眼外面刺眼的阳光,心里不禁对他们的敬业钦佩起来:包得这么严实,肯定很热吧,现在可是六月天!

  江小鱼跟金小棉笑着跟大家打了招呼,并排坐了下来,又等了五分钟,车上缓缓上来个中年男人,同样的西装笔挺,虽然身型微胖,没能穿出年轻人穿西装的潇洒气质,但是因为总是带着笑,倒也能得个老成儒雅的夸赞来,再往后看,还跟着一位穿着套装身形窈窕的美女。

  这位正是晨远科技的大boss---陆青山,身后的美女是他的秘书兼情人---郭玉娇。

  江小鱼跟金小棉对视一眼,皆屏住了呼吸,不就是去参加个招标吗?为什么连老板都出动了?继而又互相心有灵犀地打量了一番对方的打扮,还好俩人昨天商量了一下,双双都是白衬衫+包臀裙,都化了妆,走出去也不算太丢人。

  陆青山跟郭玉娇坐在了左侧靠后的位置,跟江小鱼与金小棉并排坐着,看见她们俩时,侧过头去问他身边的郭玉娇,这是公司什么时候招的新人,得知她们是C大跟晨远项目合作做技术支撑的学生时,他还笑眯眯地主动跟她们打招呼。

  一路顺利到了L集团,一楼大厅里早有人站在一旁等着他们,或许是气氛使然,众人都一路安静,没有太多话说。江小鱼仔细想想,今天应该没有她们俩什么事,市场方面有大boss跟市场的两位精英同事,技术上有古师兄跟另一位行业资深大佬,她们俩个--用金小棉的话讲---是来滥竽充数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35681.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