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抱着我在桌子作……老师穿包臀超短裙办公室爆

时间:2022年02月24日 15:54:39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33)次
[导读]     李小舟呼吸急速起来,胯下胀得更加难受。    秦雨按照李小舟的吩咐,把自己的裙子卷起来到腰上,两条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的大腿往两边稍微分开,李小舟温柔地轻轻搂住秦雨绵软的柳腰,感受着少妇...

    李小舟呼吸急速起来,胯下胀得更加难受。

    秦雨按照李小舟的吩咐,把自己的裙子卷起来到腰上,两条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的大腿往两边稍微分开,李小舟温柔地轻轻搂住秦雨绵软的柳腰,感受着少妇丰腴滑嫩的肌肤,玲珑剔透的身材,那坚挺的肉蟒顺势深入到她丰腴滚圆的臀瓣之间。

    秦雨的娇躯一抖,硬邦邦的肉蟒被她夹了个正着,和自己的私。处直接接触,她不由得一阵心慌意乱,芳心不由自主地狂跳起来。

    李小舟说:“老师,没关系,不用怕,我保证遵守规矩。”他稍稍用力,秦雨丰腴滚圆的臀瓣顶得更紧了。

    秦雨点头默许了李小舟的行动,李小舟的手渐渐地下移,整个手掌贴在她丰满浑圆的大腿上,感受着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下的光滑细腻。

    “老师,你的腿真漂亮,这么长!”李小舟的肉蟒往上一顶,挑开秦雨的丁字裤,直接摩擦着秦雨的两片娇嫩花瓣,秦雨的身体抖了起来,丰腴滚圆的美臀一前一后的顶动,“小舟,不可以进去。”

   “老师……你放心好了,我不会伤害你的。”李小舟粗重喘息着,顶在老师的美腿之间,在肥美柔嫩的沟壑幽谷上不停地研磨,他发现老师花瓣已经湿透了,从那粉嫩的蜜洞里,不断有春水流出来,“老师,你好敏感啊,都出水了。昨晚上你老公一定没操你吧?是不是想要了?”

 文学

    “坏蛋,不关你的事,说好的,只帮你打。飞机……”秦雨回头看了李小舟一眼,她的脸红红的。

    李小舟的肉蟒紧紧顶住她半透明的蕾丝内。裤研磨,不消半分钟的时间,这条肉蟒就被她体内的春水打湿了。

    秦雨的檀口中,又发出了一丝丝的呻吟。已经被李小舟的揉。捏搞得春心大动,体内一股股的春水流下桃源,一声久长的呻吟,她居然高。潮了。

    “老师,你都站不住了,来,坐到办公桌上。”李小舟扶着秦雨坐到办公桌上。

    此时的秦雨发髻凌乱,几股秀发半遮掩住美艳的秀脸,真是尤抱琵琶半遮面,雪白的脸蛋上有一丝红晕,夹着春情、羞涩、惊慌,更增添了一股成熟诱惑的美,一对高耸坚挺的双峰在黑色蕾丝胸罩的包围下,挤出一道深深的乳沟,双峰硕大,随着她惊慌的颤动,像是要破罩而出,肉色的超薄长筒透明丝袜紧紧包围着修长浑圆的玉腿,诱人心魄,小脚踩在黑色的高跟鞋上,雪白丰满的大腿肉就在薄薄的丝袜中微微的鼓起。此刻裙子已经提到大腿根,肉色蕾丝内。裤几乎是完全透明,肥美柔嫩的沟壑幽谷涨满了薄薄的真丝隐约可见,三角洲的顶端一团黝黑的茵茵芳草也若隐若现,在沟壑幽谷涨满处被体内流出的春水花蜜打湿,看上去更加诱惑更加动人心弦。

    “老师,你再坚持一下,我马上就好了。”李小舟坏笑着,他吃准秦雨羞羞怯怯柔弱的性格,温柔地搂住她一手攀上她上如丝绸般光滑的大腿,并有两只手指在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的雪白大腿内侧来回的抚摸,一边笑着在她耳边轻声的说道:“老师,你这里怎么湿了呢?”

    秦雨难为情地娇羞呢喃道:“李小舟,你明知故问啊……”

    李小舟低下头去,找准秦雨的红唇,将嘴有意无意的印在她冰凉的红唇上面摩擦着,这么的摩擦感特别的舒服,这样的轻吻挑逗更使人动情难捺。他的鼻子闻着她口鼻突出的热热香气,禄山之爪更是直接抚摸上她浑圆的双峰,隔着黑色蕾丝胸罩揉。捏她丰满浑圆的玉乳,变幻着各种美妙的形状。另一只手已经掀开肉色蕾丝内。裤包围肥美的肉丘的小布,用手指揉。捏起她沟壑幽谷上的嫩肉,并顺着外流的春水,将一只手指插了进去。  “啊,小舟,别!”秦雨呻吟一声,大脑一阵麻木,一只空闲的手不由自主的放在了李小舟的腰上,另一只手抓住李小舟的肉蟒用力套动。

    李小舟用舌头启开了她的双唇,触碰着她甜美滑。腻的舌尖,一点一点,若即若离的亲吻起来,并时不时的用舌头在她的口腔里面转圆圈,色手已经用手指摸进了黑色蕾丝胸罩内,用两个指头夹着一个浑圆乳峰的峰点用力的揉。捏着,沟壑幽谷内,另一只手的两只手指完全插了进来,并来回的抽。插着,一股热热的春水从体内流出,打湿了他的手指。

    正在这时候,一位戴眼镜的男教师走过来,敲了敲秦雨办公室的门。

    屋里的两人吓的惊呆了,秦雨连忙推开李小舟,放下裙子问:“谁?”

    “秦老师,我是政教处的小刘。通知你今天下午四点钟开会。”下完通知,小刘走了。

    一场虚惊,秦雨长舒一口气。秦雨含羞带怨地瞪了李小舟一眼,羞涩的娇嗔道:“小坏蛋,差点被发现吧?”

    “老师,老师,我就要出进来,你再给我摸摸!”

    李小舟抱住秦雨让她继续做下,然后用手轻轻的将她小脚上的黑色的高跟鞋解下来,让她精致的小脚完全脱离开丝袜的束缚,裸露在空气中,小巧的五个脚趾上涂着紫色的指甲油,紫色对于李小舟来说是最具有诱惑力的颜色之一,他闻着秦雨小脚出散发出来的阵阵体香,一口吻上了她精致的小腿,并用舌尖慢慢向上移动,一点一点,从小腿,到膝盖,到大腿。

    裙子被再次向上推移,卷在平坦的小腹处,完美雪白的修长的双腿展现在了面前,他将脸移到她双腿内测,直接用舌头舔弄着她肉色蕾丝内。裤凹起的地方。最后,又让秦雨用他的嫩白小脚夹住自己的大肉蟒,上下套动起来。

    “小舟,别这样,我受不了的。求你了,快点好不好,我还敢时间。”秦雨哀求。

    “老师,就要出来了。”李小舟发出一阵低吼,突然马口一开,大量的乳白色液体全都喷在秦雨白嫩的脚背上。

    秦雨羞愤难当,责怪了李小舟好几句,拿出纸巾清理了卫生,“小舟,这下你满足了吧?赶紧回去上课吧。老师也要去酒店了。”

    李小舟心满意足地穿好衣服,突然从兜里拿出三颗糖果,“老师,你不是去酒店陪你老公的客户喝酒吗?喝酒要是喝醉了可难受了。我这儿有三颗醒酒糖,你喝酒之前吃下去。保证没事。”

    秦雨把糖果接过来,问:“有那么什神奇?”

    李小舟说:“反正我试过。效果不错的。不过,不一定对每个人都很有效。”

    秦雨说:“好吧,那我试试。你去上课吧。”

    打发走李小舟,秦雨把醒酒糖放进坤包,然后离开学校,坐了一辆计程车,来到金城酒店。

    罗明已经订好了房间,看到妻子来了,赶紧迎过来,拉住妻子的手,“小雨,你终于来了。今天我们请黄主任吃饭,这个业务能不能成,就看你了。”

    秦雨说:“看我有什么用?难倒我求他,他就能答应?”

    罗明尴尬一笑,说:“或许会管用呢。等会儿,他要是让你喝酒,你就让他尽兴,多喝两杯。没准真的能把合同要过来呢。”

    秦雨问:“那个小狐狸精医药代表呢?”

    罗明说:“那个女医药代表肯定利用色相勾引了黄主任。不过他们公司的药品价格太高了。黄主任觉得不合适。所以,又给我打电话,今天中午再好好谈一下。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了。老婆,我们一定要好好把握。”

    秦雨说:“好吧。我舍命陪君子,今天陪他多喝两杯就是。”

    罗明微笑着搂着妻子,脸上却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苦笑。

    夫妻俩坐了一小会儿,黄主任就来了。这个黄主任四十多岁年纪,头发都快掉没了,只剩下耳朵两边的几根,朝一边输了个一边倒的发型,个头不高,挺着不晓得肚子,见人很热情,笑的很真诚,“哈哈,罗明老弟,这是弟媳吧?弟媳长得真漂亮啊。用我的话来形容,我们今天中午都不用点菜了,秀色可餐,秀色可餐。”

    秦雨不好意思一笑,“黄主任过奖了。”

    罗明谦让说:“黄主任,难得你今天抽出时间,我们坐一起吃顿家常便饭。服务员,菜单拿来。”

    服务员拿来菜单,黄主任也没客气,点了几个菜,罗明补充了几个,然后要了两瓶五粮液。

    倒上酒后,秦雨借口去个洗手间,来到来到洗手间,悄悄把李小舟给的醒酒糖吃下去,“管他管不管用呢。吃了试试看。”

    从洗手间回来,发现丈夫和黄主任正窃窃私语,秦雨好像还听见黄主任问罗明,自己的酒量如何?罗明低声说:“我老婆真的不能喝,最多一杯酒。两杯酒就不省人事了。”

    秦雨也没在意,坐下后就陪着黄主任吃喝起来。

    席间,黄主任端起酒杯向秦雨敬酒,秦雨推辞不过,就喝了一杯。放下酒杯后,黄主任就主动把酒斟满。

    秦雨心道:“这样喝可不行啊。干脆,再喝一杯酒,我就装醉算了。免得喝起来没完,最后真的醉了落个难受。”

    果然,黄主任继续敬酒,秦雨推辞说不能再喝了,再喝就醉了。

    黄主任说:“小雨,这杯酒你一定要喝,干了,就是给我面子。我保证你老公的生意,我会照顾。你要是不喝,那就是瞧不起我了。”

    秦雨皱眉说:“黄主任,我再喝就醉了。真的会醉的。不过,你把话都说到这儿了,我也不能驳你的面子,不过,这杯酒下去,我就失礼了。估计就要醉倒了。”

    黄主任说:“没关系,你要是喝多了,就去里面的包间睡一小会儿。我和罗明继续谈生意,不误事。”

    秦雨点点头,就跟黄主任碰了杯,然后就假装喝多了,趴在桌子上睡觉。

    虽然迟了醒酒糖,但是,秦雨还是有点迷迷糊糊,虽然不像上次在刘大爷家喝的那样人事不省,却也迷迷糊糊困的厉害。“老旺叔,你把裤子脱下来吧,这样,我们的表演才能更真实一点。”林芳冰说话的同时,手已经伸向老旺的腰带。

    老旺的老脸也红了,“芳冰,我有点不好意思啊。”

    “老旺叔,你这玩意这么大啊?好硬啊。”林芳冰把老旺的裤子退下来,然后就握住了老旺那热气腾腾坚硬如钢的大肉蟒。

    “老旺叔,你不用担心,我裙子里留着内。裤呢。进不去的。”林芳骑到了老旺身上,她那柔软的玉臀压在老旺身上一阵研磨。

    “老旺叔,电影里演这种场景的时候,为了防止尴尬,男演员的东西都用胶带粘住呢。今天我们没带腰带,我只好不脱内。裤了。不过离这么远,色。魔估计看不清楚。”

    老旺狰狞暴怒的巨蟒正好顶在林芳冰的花园口。尽管林芳冰穿着内。裤,但是丁字裤的防护布片太薄了,她扭动腰肢的时候,蟒头几乎都嵌入她的花园内了。

    林芳冰娇喘吁吁,骑在上面做套动的假动作,“老旺叔,你好硬啊……搞得人家好难受……恩,啊。”

    老旺提醒说:“芳冰,你不能这样叫,需要叫我老公。”

    林芳冰会意,“啊,老公好厉害……真棒……操死我了……我受不了了……里面好痒……用力……”

    老旺也没想到林芳冰真是胆大豪放的叫上了,这叫声太诱人了,老旺听得骨头都酥了,一时间如坠云雾,迷迷糊糊仿佛自己真的和她欢爱起来。情不自禁地抓住林芳冰那对极品大奶用力地揉。

    林芳冰叫了几声,这叫声还真管用,那个黑影转过身来,慢慢朝林芳冰靠近过来。

    那个黑影个头不高,用一黑布蒙在脸上,遮住他的庐山真面目。林芳冰眼角的余光,一直注意着那片树林,她发现色。魔悄悄走过来,心中一阵交集,“功夫没白费,总算把狼招来了。姑奶奶今天决不会放过你!”五十米的距离,色。魔眨眼就到了近前,他看身材火爆林芳冰,正骑在一个男子身上纵情,尤其是胸前那一对完美,巨硕的山峰随着林芳冰的动作荡来荡去,简直迷死人。

    色。魔就觉得感官受到巨大的刺激,再也没法忍受,悄悄冲过来,一个饿虎扑食就朝林芳冰扑过来。

    林芳冰早有准备,看到色。魔扑过来,她身子往旁边一滚,轻盈地躲过。同时,大喊一声:“老旺叔,抓色。魔!”

    谁料,老旺这个关键时刻,大脑一片混沌,原来,因为和林芳冰暧昧接触太多,尤其是林芳冰在他身上骑马的时候,她的花蕾紧挨着老旺那邦硬的凶器。林芳冰因为注意力全集中在色。魔身上,尽管知道老旺已经高度勃起了,却没有太在意。这样长时间肉贴肉的摩擦,老旺哪里受得了?

    林芳冰微微侧过身子,观察色。魔的时候,因为角度的微微调整,老旺那暴涨的大肉蟒,刚好顺着林芳冰那已经湿透的小内内的边缘,钻到了她的温暖花园中。尽管只挤进去一个大蟒头,伴着林芳冰咿呀嗯嗯的假装叫床的迷人声音,老旺再也忍不住喷了。那火热的岩浆一下子全都注入林芳冰的花园。

    这一刻,蒙面色。魔正风一般扑过来。林芳冰注意力分散,竟没有察觉老旺的爆发。“老旺叔,抓色。魔。”随着这一声叫,林芳冰身子一滚,躲到了一边。老旺从美梦中惊醒,看到色。魔扑上来,按照以往的惯例,色。魔对男的会痛下杀手,然后性侵女生。今天也不例外。一个重拳,朝着老旺迎头痛击。

    本来,老旺的功夫是不错的,可是,他现在的身体处于最虚弱的时刻,反应超级迟钝,被这一拳正中面门,老旺顿时眼前一黑,就晕死过去。林芳冰大惊,“老旺叔,你这笨蛋,倒是躲开啊。妈的,怎么今天这么菜,一下就被击倒了?”

    蒙面色。魔已经热血澎湃,他打晕了老旺,看了看面前的林芳冰,赞道:“真是难遇的绝世美女。身材太棒了,奶子这么大?老子好几天没有干过女人了,今天一定要多干几次。”

    林芳冰骂道:“你去干你妈。”

    色。魔也不生气,一阵邪笑,“美女,不要害怕,刚才你叫床的声音好浪啊,叫的我骨头都酥了,不如跟我玩玩,哥一定让你心满意足。”

    林芳冰看看躺在地上的老旺,应该是被色。魔打晕了,自己现在也没工夫救他,平静了一下心情,把从肩膀上滑落下来的吊带提上去,盖住露出来的丰美玉峰,冷声说:“禽兽,最近那些案子都是你做的?老娘在这里等你多时了!快点束手伏法吧。”

    蒙面色。魔吃了一惊,以往他作案的时候,打晕男的,女的早就吓傻了,哭哭啼啼求自己不要杀她,然后乖乖陪自己玩。没想到林芳冰说出这种话,再看她的架势,摆出了标准的格斗姿势。色。魔即明白了,冷笑:“原来是条子?哈哈,也好,哥一直想找个女警察好好玩玩。你送上门来最好不过了。不错,那些案子都是我干的!今天,我要连你一块干了。”

    林芳冰冷声说“你这禽兽,大言不惭,还想操我?看看你有没有那本事,要是能把我打败了,姑奶奶陪你玩个够。”林芳冰说完,娇吒一声身形扑上来,一抬腿就朝蒙面色。魔档里面狠狠踹过来,林芳冰腿上功夫极佳,警校那些年下了苦功的。平时训练的时候,两公分厚的木板都会被她一脚踢碎。踢在人身上,不死也的重伤。

    可是,林芳冰没想到,这个蒙面色。魔也是武功高手,林芳冰一脚踢过来,他肚子往后一缩,堪堪躲过这一脚,“靠,有点大意了,这妞腿法这么厉害?”色。魔也惊出一身冷汗。他自持武功高强,没有丝毫的畏惧,打算全力拿下林芳冰,然后肆意玩弄。

    林芳冰抓贼心切,频频发功进攻,她使用的是连环腿法,第一脚没有踢到,身子一矮,一记枯树盘根,继续攻击蒙面色。魔的下盘,蒙面色。魔身形一纵,躲开林芳冰的扫堂腿,谁料,林芳冰一记朝天蹬,又是一记重脚朝着蒙面色。魔的档里踢过去。

  “尼玛,干嘛总是踢老子的裤裆?”色。魔被踢得手忙加乱,林芳冰腿上功夫厉害,稍微不慎就要断子绝孙,蒙面色。魔心中恼火,骂道:“臭娘们不要嚣张,老子逮住你,玩死你。”

    林芳冰也骂道:“小畜生,我让你断子绝孙!”她加强攻势。又施展一路旋风腿朝着蒙面色。魔踢过去。蒙面色。魔身形凌空一个倒转,三百六十度大转身,再次躲开林芳冰的凌厉腿法。看到这个女警察还真有两下子,色。魔觉得硬拼不能降服这女人,心中一动,计上心来,又打了几招。他佯作被林芳冰一脚踢中,身子一趔趄倒地。林芳冰不知是计,掏出手铐扑上来就铐他。

    可是,色。魔倒地的时候,已经观察好了反击路线,见林芳冰上当,蒙面色。魔突然把头一扭躲开林芳冰的攻击,同时双手伸出一下子擒住了林芳冰的手臂,两个人立刻扭在了一起。林芳冰格斗能力不错,但是力气不如对方大,贴身肉搏林芳冰吃亏了,还有,她今天穿的衣服少,不愿被色。魔沾到自己的便宜,结果被色。魔一把抓住她的一只大奶,用力一揉,林芳冰恼怒之际就乱了防守分寸。

    蒙面色。魔趁机向下一肘打中她的软肋,林芳冰扑哧一声,全身的防御内息就凌乱地散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35730.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