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施主就让贫僧进去吧!在下面撞我写着作业全文

时间:2022年02月24日 15:57:32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22)次
[导读]     天啊,我竟在门外偷看儿子和儿媳妇行房,还一边看,一边自慰,这是一件多么荒唐的行为啊?要是被他们知道了,我以后怎么面对他们呢?    杨大明想到儿子和儿媳妇缠绵时的场景,以及他们达到高潮时...

    天啊,我竟在门外偷看儿子和儿媳妇行房,还一边看,一边自慰,这是一件多么荒唐的行为啊?要是被他们知道了,我以后怎么面对他们呢?

    杨大明想到儿子和儿媳妇缠绵时的场景,以及他们达到高潮时的样子,越想越是脸红,心中砰砰直跳…… 强迫自己别去想这些香艳的画面,这才让自己逐渐平静下来。

    他从口袋里摸出几张卫生纸,将湿漉漉的内裤擦拭了一下,再把湿润的卫生纸捏成团放进裤兜里,沿着楼道下楼。

    走出儿子家所在的市春锦花园小区,杨大明将裤兜里的卫生纸掏出来扔进路边的一个垃圾桶之后,这才大摇大摆地朝菜市场方向走去。

 文学

    ……

    杨彬夫妇在卧室里缠绵时,彼此都太投入了,加之,他们是背对着房门办事的,以至于父亲杨大明在门外偷看的事情一无所知。

    杨彬在老婆身上趴了好一阵子,才缓过劲,从苏晴身上下来。

    苏晴此时已经瘫软了。

    她躺在床上,双腿垂在床边。

    老婆,爽了吧?杨彬坐在床沿上,得意地说道:刚才我见你全身直打哆嗦,来高潮了吧?

    嗯!

    苏晴费力的抬起身子,从床头柜上的一盒抽纸里扯出几张卫生纸,擦了擦下身,站到地上。

    杨彬搂住她的腰。

    苏晴一屁股坐到他的大腿上,软绵绵的靠在他的身上,娇声问道:

    老公,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我们都做了好几次了,你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突然变得这么厉害了?

    我还不是怕自己走了,你在家找其他男人,把所有的积蓄都交给你了?杨彬双手握住苏晴的两个大胸部说道。

    讨厌,苏晴在丈夫的怀里挣扎了一下,娇嗔道:我不是给你说过,我心里只装有你一个男人,无论你去了哪里,离开我多长时间,我都不会背叛你的吗,怎么又说这种丧气的话呢?

    嘿嘿,杨彬尴尬一笑,说道:这还不是因为你太漂亮,太性感了,我怕失去你了呗?

    苏晴宽慰道:放心吧,我既然心甘情愿地嫁给你,那就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这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你!

    老婆,你对我太好了,杨彬紧紧将她搂在怀里,说道:不管我在什么地方,我都会想你,爱你……

    别肉麻了,苏晴挣脱着从杨彬的大腿上站起来,说道:我被你折腾了那么多次,现在是饿得不行,你爸都出去这么久了,估计快要回家了,如果他回来撞见我们不好,多难为情啊,快穿上衣服吧!

    说着,苏晴穿好内裤后,从衣柜里找出一套黑色的连衣裙穿在身上。

    这套黑色的连衣裙是棉质的,看上去很薄、很柔软,裹在她丰满的身上,曲线玲珑,有高耸,有谷低,煞是诱人。

    特别是裙摆下,两条白生生的大腿裸露在外,没穿丝袜,更显出一种惊心动魄的白皙与柔嫩!

    杨彬看着老婆这副诱人的模样,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要不是他的身体已经被老婆掏空,他一定会立即将她压在床上,大干一场。

    苏晴转身来到卧室门口,将房门拉开,突然发现杨大明回家之后,放在客厅茶几上的豆浆和油条。

    低头看见房门口的地板上有一些透明的液体,似乎发现了一些猫腻,想起自己开门的时候,房门是虚掩着的,一下子明白过来。

    这老头还真有意思,居然……苏晴不敢继续往下想,顿觉一阵脸红。

    她努力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装出一副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的样子,走出客厅,却没有发现杨大明。

    于是,她去厨房和卫生间寻找了一遍,也没有发现公公的踪影。

    知道她在与丈夫办事的时候,被公公撞见并在地上画地图,公公又怕被他们发现,便偷偷离开了家门。

    这件事我需不需要告诉丈夫呢?苏晴暗自思衬道:如果我把这件事告诉老公,老公对他的父亲不放心,怕我们长期在一起会做出乱伦之事,影响他们父子之间的感情怎么办?

    每个人都有七情六欲,只要是正常的男人,撞见别人在自己眼皮底下办那事,都会那样做,这是一个人本能的生理欲望,没什么奇怪的。

    想到这里,苏晴急忙去卫生间拿出一个拖布,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公公滴落到地板上的体液擦干净。

    杨彬穿好衣服从卧室里走出来,发现茶几上的豆浆和油条后,见苏晴撅着屁股在客厅里拖地,忍不住问:

    老婆,我爸回来了?

    应该是吧,苏晴一边拖地,一边若无其事地说:如果他没有回来,这些豆浆和油条会是从哪里来的,该不是从天而降吧?

    杨彬突然意识到什么,随即睁大眼睛,张大嘴巴,诧异地问:这么说,我们在卧室里办那事的时候,被我爸撞见了?

    不会吧?苏晴手握拖布站在原地,故意皱了一下眉头,对丈夫说道:如果他发现了我们,怎么会一点动静也没有呢?估计是他怕我们饿着了,先把我们的早餐捎回来,然后再去菜市场买菜。

    但愿吧,杨彬对老婆的话是将信将疑,说道:别管那么多,我们先吃早餐,填饱肚子再说。

    好啊,我们吃饭!

    苏晴点了点头,将拖布拿回卫生间,在卫生间里排泄、洗脸和漱口后,来到客厅,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拿起放在茶几上的豆浆、油条,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此时,她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副公公靠在卧室门口,一边偷看自己和丈夫亲热,一边用手自慰时的画面,身体里涌出一股莫名其妙的冲动和快感。

    渐渐地,她身体里分泌出来的爱液再次从体里流出,那个地方又开始变得湿润起来,忍不住夹紧双腿。

    杨彬见她有些不自在,诧异地问:老婆,你怎么啦?

    我……我身子还没有干净,我得去洗洗……苏晴粉脸一红,立即放下手里还没有吃完的油条,从沙发上站起来,朝卫生间里走去……  杨彬是一个独生子,母亲去世的时候,他才八岁,父亲杨大明怕影响他的学习和成长,始终没有再娶老婆。

    他一心一意的扑在人的身上,含辛茹苦地将杨彬抚养成人,供儿子念书,直到他大学毕业参加工作。

    杨彬与苏晴结婚时,杨大明将所有的积蓄拿出来,在建设花园给他们按揭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

    如今,杨大明已经退休,在家颐养天年。

    杨彬夫妻觉得老爷子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没人照顾,多次要求他搬过来与他们一起居住,老爷子不想连累儿子和儿媳妇,始终没有同意。

    他一直住在泰安小区里那套上世纪80年代修建的老房子里。

    杨彬是南方建设集团的一名工程技术员。

    单位在国外承接到了一个为期两年的工程建设项目,单位领导准备派他前去担任该项目的项目经理。

    昨天下午,单位领导找杨彬谈话,让他就率领施工队伍出国前往工地。

    尽管杨彬不愿意离开父亲和娇妻,但这是单位领导亲自为他下达任命书,并且,工资不菲,可以缓解家里面的经济危机,也就硬着头皮应承下来。

    杨彬与苏晴结婚三年来,两人因经济不宽裕,还要还房贷,一直没有要孩子。

    由于工作和生活上的压力比较大,杨彬对苏晴的感情也越来越淡,夫妻生活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苏晴在一家公司做业务员,人长得漂亮不说,人缘也很好。

    单位领导和一些购房的大老板都想打她的主意,可她对丈夫的感情始终未变,尽管有时觉得生活中少了点乐趣,但在她心中,丈夫是最好的。

    尽管丈夫有些冷淡,但她一直渴望以前的激情能够重来。

    在丈夫即将出国前,终于和他激情一番,却被公公偷看并自慰,这令苏晴感到既刺激又兴奋。

    ……

    一阵哗啦啦的流水声从浴室里传来。

    杨彬知道是苏晴正在浴室里洗澡,便走到浴室门口,轻轻推开浴室的门,立即看到苏晴玲珑的背影——

    她的肩膀平坦笔直,腰很细,臀部丰满,从肩膀到细腰再到臀部,呈现出一个美妙的少妇曲线。

    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沿着细长白皙的脖颈,搭在胸前那对高耸坚挺的胸部上,肌肤光滑细腻,没有一丝瑕疵,宛若绸缎一般熠熠闪光,透出诱人的光泽。

    散发出热气,白花花的水柱洒落在她美丽的胴体上,就像是无数颗断了线后,破碎的珍珠。

    滑过她光滑的后背,掠过她肥美的翘臀,经过那道深陷的股沟,流过两腿之间那片黑森林覆盖下的暗渠,再沿着两条雪白的大腿,一起滑落到地板上。

    杨彬已经很久没看妻子洗澡了,寄希望在自己临走之前,再好好地欣赏一下老婆美丽的胴体。

    啊!苏晴发现了丈夫站在房门口偷看,想起公公偷看他们亲热时的情景,目光中既有惊讶和羞涩,又有几分喜悦和兴奋,便撅起小嘴,娇声说道:讨厌,你又偷看,你又不是……没见过……

    嘿嘿,偷看才有意思!杨彬坏笑一声。

    他刚吃完早点,体力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于是一边脱着衣服,一边走进浴室,准备与老婆梅开二度。

    苏晴转过身子。

    杨彬眼睛都直了,便赤裸着身子一把将她抱住。

    苏晴发出轻叫一声,伸出双手环住丈夫的头颈,并把他紧紧抱住。

    杨彬伸出舌头舔苏晴的嘴唇,并且深深的吸住她的嘴,发出啧啧的声音。

    苏晴的嘴唇被杨彬的舌头顶开后,情不自禁的伸出香舌,与杨彬的舌头纠缠在一起,相互搅动着。

    苏晴陶醉了。

    她紧紧搂着丈夫的脖子,那双美丽的大眼眼凝视着丈夫,上身软弱无力地倒在了杨彬胸口上,嘴里轻轻吐出一连串呢喃声。

    一对丰胸压在杨彬的手臂和胸膛上蠕动着,令杨彬心痒难耐。

    苏晴侧着脸枕在杨彬肩上,湿漉漉、香郁的发丝拂在杨彬耳边,杨彬不禁低头将鼻子埋入香郁的发丝中。

    再把一只手轻轻放在她雪白的大腿上——

    感觉真好,绵绵的,滑滑的,像一块白玉,没有一点瑕疵。

    杨彬的手就随意在她大腿上游移,觉得那个地方一片湿润,犹如陷入了一片沼泽地,他实在是忍不住了,随即将身子往前一挺,顺利地陷入了她的那片泥泞。

    苏晴被丈夫搞得心痒痒的,就像是有无数条虫子在身体里面爬行,感到既兴奋又着急,总希望丈夫粗暴一点。

    于是,她紧紧抱住丈夫的后背,娇声说道:

    老公,用力!

    杨彬没有吱声,不快不慢地做着机械性的运动。

    苏晴感到一阵抓狂,急忙将双手下滑到丈夫的屁股上。

    即刻,她那滚圆的臀部牵动着曲线美的身躯,在从喷洒里喷射出散发着热气的水柱下不停地晃动着。

    如瀑布般柔亮的长发,极其富有弹性、饱满的胸部有节律地波动,与她娇羞的喘息声和动听的呻吟声,构成了一副最原始的旋律。

    渐渐地,苏晴摆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呻吟声越来越高、

    她带着如痴如醉的表情体验着、享受着,身体像是要吸干丈夫似的开始有节律地收放起来。

    杨彬像是在爬山那样,越翻越高。

    终于,一种近似虚脱的感觉伴随着解脱从杨彬体内爆发出来。

    苏晴的身体也是一阵颤栗,在她享受高潮的余韵之后,软软地趴在丈夫的怀里,眼神慵懒地甜甜笑着。

    杨彬的双腿有点发颤,觉得再也无法承载两人的体重了,便抱着她一屁股坐到浴缸边缘上…… 苏晴依偎在丈夫的怀里。

    她的脸颊的红晕还没退去,嘴里重复着:老公,你真厉害,好长时间,我都没有这种感觉了。

    别人不行吧?杨彬开玩笑着说。

    苏晴羞涩地说:讨厌,我心里就只有你,哪里有别人啊?

    嘿嘿,我是和你开玩笑的,杨彬傻笑一声,认真地说:老婆,我知道,你爱我,我这辈子也只爱你一个人,也知道,你很喜欢孩子,主要是我们家的经济不好,才没有要孩子的,不过,你放心在家等我两年,等我这次出国挣到钱回来之后,我们就要一个孩子,你跟着我受苦了,我唉……

    苏晴急忙打断丈夫的话,说道:老公,你别说了,我懂!

    随后,两人一起洗了一个鸳鸯浴。

    杨彬抱着苏晴从浴室里走出来,将她放到卧室里的梳妆台前,斜靠在他们那张双人床上,然后点燃一支红塔山香烟抽起来。

    苏晴对着镜子扭动着腰肢,问:老公,我是不是胖了?

    嗯……

    杨彬心里有事,一边抽烟,一边胡乱答应着。

    我问你呢?苏晴看了丈夫一眼,走过来站到床边,不满地说:你回答我,千万别敷衍我!

    胖了好啊!这样才显得性感。杨彬随口说。

    我真的胖了吗?看来要锻炼了!苏晴又跑到镜子前翘首弄姿一番之后,走过来躺在杨彬身边,娇声问:老公,我是不是比以前好看了?

    杨彬望着自己美丽、性感的娇妻,有些不舍,想起自己马上就要出国,与她过两地分居的生活,显得有些烦躁。

    他犹豫了一下,说道:老婆,我想给你说一件事。

    什么事情?

    我走了之后,担心我爸没有人照顾……杨彬犹豫着说。

    苏晴似乎对杨彬的话有些不满,急忙打断他的话,撅起小嘴说:

    看来,你心里只有你爸,根本没有我。

    不是啊,杨彬摇头,解释说:你在我心里的地位是最重要的,只不过是他老人家从小将我拉扯成人,为了我,他没有替我找一个后妈,至今孤身一人,我到现在还没有对他尽到一份孝心。

    放心吧,你走之后,我会替你经常过去看望你爸的……

    想起老头子刚才在卧室门口偷窥他们亲热并发飞机这件事,感到有些脸红,也就不继续往下说了。

    杨彬并没有发现什么猫腻,对老婆报以感激一笑,说道:

    太谢谢你了。

    我是你老婆,谢什么呀?苏晴娇嗔一声,说道:我是你老婆,照顾老人说我应尽的义务,没什么好谢的。

    杨彬有些感动,将烟头放进床头柜的烟灰缸里掐灭后,一把将苏晴抱进怀里,轻轻地将她拥着。

    苏晴像小猫似的,蜷缩在他的怀中,眼睛明亮而又调皮,脸颊白皙水嫩带有清纯的气息,俏卷的长发覆在线条柔和的肩膀上。

    她的眼神透露着无尽的诱惑,表现出一股放荡的姿态,开始扭动着小蛮腰,双唇微抿,丰满的臀部摆动起来更是诱人。

    杨彬右腿不知不觉地压入她的双腿间,来回摩擦她热烘烘的身体,手也开始随着她美好的身体曲线而起伏。

    从平滑的背上滑到丰满的臀部,又到她光滑的大腿。

    在离别之前,他要尽情地体会老婆的软玉温香。

    随着杨彬的手在自己光滑的肌肤上游走,苏晴的身体又开始一阵阵发热,并跟着他的手一起扭动。

    杨彬轻抚着苏晴发烫的脸颊,她的双眸碰上他灼灼的目光,羞涩地躲闪了几下,见躲不过丈夫的注视,索性闭上了眼。

    苏晴的娇羞勾起了杨彬热恋时的记忆,那欲拒还迎的表情,闭着眼睛,嫣红的俏脸,正是要向他索吻的前兆。

    两张饥渴的嘴相互靠近,四片嘴唇紧紧粘合在一起,两个狂暴的舌头互相缠绕,两具迷乱的身躯缠缠绵绵、难分难解。

    ……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35736.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