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你轻一点可以吗?木甜乖,过来

时间:2022年02月25日 8:09:34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28)次
[导读]   到了街道上,那种震耳欲聋的音乐总算听不到了,凌柯掏了掏耳朵,问道:“你跟她说清楚了吗?”“怪不得让我十点钟过来,竟然是想要让我看到这种画面。”  老马舔了舔嘴唇,这香艳的画面看得他非常舒爽,早已忘记了白天...

  到了街道上,那种震耳欲聋的音乐总算听不到了,凌柯掏了掏耳朵,问道:“你跟她说清楚了吗?”“怪不得让我十点钟过来,竟然是想要让我看到这种画面。”

  老马舔了舔嘴唇,这香艳的画面看得他非常舒爽,早已忘记了白天所遭受的惊吓。

 文学

  更为让老马难以把持的是,张海娟不断疯狂的自我满足,而且口中还喊叫着他的名字,明显是想要让自己好好满足一下她。

  和老马所预料的一样,这一切都是张海娟故意设计出来的。

  她早就垂帘老马的挺立很长时间,所以对村子内的其他男人都不屑一顾,每一次来老马家以看病为由都会诱惑一番老马,可让张海娟失望的是,老马似乎对自己并不敢兴趣一样,从来都没有顺着自己的意思来。

  今天在后山发现了老马和苏雯的苟且事情,张海娟便计上心来,想要用这个话题来威胁老马,好好满足自己。

  她已经算准了老马进入家门的时间,所以故意让老马看到自己风骚的样子。

  “马哥,好难受……”

  张海娟闭着眼睛,脸颊粉红,丰韵的双腿掰的老大,两只硕大的白兔在胸前疯狂的跳跃。

  听着曼妙的声音,老马无法控制住身体,将房门慢慢推开,蹑手蹑脚走了进去。

  感觉到老马已经进入房间,张海娟猛地睁开眼睛看了过去,装作受到惊吓一样尖叫一声。

  老马不知道张海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被这尖叫声也吓了一跳,急忙别过头说道:“海娟,你……你这是干什么?”

  “马哥,你讨厌,你鬼鬼祟祟进入房间,你还问我干什么?你说我干什么?”张海娟娇羞说了一声,从床上下来,扭动着丰满肥硕的臀瓣,一扭一扭来到老马身边。

  老马紧张不已,明明知道张海娟故意让自己看到她放浪的画面,可是又不敢下手迎合她,生怕和之前的那个光棍一样,被张海娟赶了出去。

  正在他犹豫要如何是好的时候,突然间,就感觉胳膊被一阵柔软所压住,一只柔软的手也隔着裤子抓住了早就已经有了反应的挺立,正有力的刺激着他的身体……

  老马低头一看,就看到张海娟的手在裤裆摸索,而两只白花花的雄壮兔子,也在胳膊上不断磨蹭。

  “海娟,你这是……”

  老马心旷神怡,不由自主问了一声。

  “马哥,你好讨厌,你明明知道人家想要干什么,还非要这么问。”张海娟魅惑娇笑,将嘤嘤红唇凑到老马耳边,轻声说:“马哥,苏雯虽然漂亮,可毕竟年轻,还不会服侍男人,干她一定非常乏味吧?”

  “海娟,你乱说什么呢?我早上真的是帮雯雯看病,你别胡思乱想。”

  “看病能看到两个人光着身子干起来?”张海娟猛地用力抓住了老马的挺立,让老马从喉咙发出一缕舒爽的声音。

  “马哥,你下面真的好大,就摸一下我就有反应了,其实我也生病了,下面总是很痒很难受,要不你也用治疗苏雯的方法帮我也治疗一下吧。”

  老马心痒难耐,可还是狡辩说:“这……这怎么可以呢?”

  “有什么不可以的?苏雯的老公是你王建王建,你都敢这样做,我现在孤零零一个人,你又怕什么呢?”

  张海娟说着咯咯笑道:“难道你怕我把你给吃了吗?既然这样,那我就把你吃了好了……”

  这话说完,老马还没回过来这句话里面的味儿,就感觉裤子突然被扒拉了下来,那亢奋到快要爆炸的挺立就暴露了出来。

  看到这如同烙铁一样生猛的额家伙,张海娟舔着舌头,如同发情的雌狮一样,蹲下身张开殷红的嘴巴,直接将其含入了口中。

  “呜呜……马哥,好大哦,比刚才我用来满足的苦瓜还要大好多呢……”

  老马的挺立确实非常庞大,塞入张海娟口中之后,将她的口腔全部填充,让她说话也瓮声瓮气的。

  “哦……”

  只感觉挺立进入了一个温暖潮湿的温柔空间里面,老马舒服的发出了一声低哼。

  “好吃吗?既然好吃那就多吃几口!”

  被成熟丰满的张海娟如此诱惑,老马是彻底放飞了自我,在张海娟不断吞吐挺立的时候,将衣服脱了下来,露出结实的肌肉。

  他伸手抓住了张海娟凌乱不堪的长发,用力朝自己挺立压了下去,直接便将整个挺立全都塞入了张海娟的口中,顶入了咽喉部位。

  张海娟虽然守寡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接触过别的男人,但是寂寞空虚的时候,便会用茄子苦瓜黄瓜这种形状的物件来满足自己,同时为了让自己服侍男人的技术越发的炉火纯青,经常将这些东西塞进喉咙里面。

  饶是如此,可老马的东西确实非常生猛,顶的她非常难受,差点就吐了出来。

  “呜呜……马哥,别这样,你的太大了,好难受……”

  张海娟用力拍打着老马结实的大腿,可老马根本就不为所动。

  他早就想要将二十多年的不满宣泄出来,今天好不容易就要在苏雯的身上发泄了,可是张海娟却突然出现,打断了他的计划。

  现在张海娟用尽一切的勾引他,让老马无法抑制,不但没有抽出来,反而如同干女人一样,将张海娟的嘴巴当成了女人神秘的入口,疯狂的抽动。

  一波接着一波的快感从被张海娟嘴巴含紧的挺立处辐射老马全身,酥麻酸爽的感觉让他大脑很快便空白了起来,高频率的冲撞了起来。

  张海娟的唾液被这强有力的刺激从嘴角流淌出来,她很快也就适应了老马的威猛,一只手抓住挺立疯狂的吞吐,一只手则蔓延到了自己早已湿润的入口,两只手指并入开始搅合了起来。

  滴滴晶莹剔透的水渍顺着手指流淌在地上,很快便形成了一片水潭。

  “海娟,你可真够饥渴的,竟然流了这么多。”

  老马低头看了一眼,丰满的大腿,纤细的腰肢,特别是两对晃来晃去的山峦,让他亢奋到不能自已。

  抓住张海娟的头发,老马将她拽起来扔在床上。

  张海娟早就已经饥渴难惹,以为老马要进入身体,躺在床上的瞬间,便分开双腿对准了老马,用手还在茂密的丛林处不断的摸索。

  可握着挺立的老马并没有挺进去,而是一边晃动一边走了过来。

  “马哥,快点进来,我好难受,好想要呢……”

  张海娟意乱情迷,揉搓着山峦拨撩着入口,发出一阵放浪的声音。

  她双眼微眯,面红耳赤,身体发热,山峦也坚挺起来,顶端那两颗充血膨胀的樱桃更是水嫩无比,好像要破裂了一样。

  “着什么急啊?”

  老马嘿嘿一笑,现在深更半夜,张海娟这个寡妇家里根本就不可能有人进来,所以老马并不害怕他和张海娟的好事儿会被人打断。

  现在进入张海娟身体未免也太过便宜她了,刚才那么饥渴难耐的把自己的挺立塞入口中,现在就让她再好好难受难受,等彻底等不及快要喷出水的时候再好好干上一番。

  有了这个想法,老马抓住准备迎合自己进入身体的张海娟两条肥美大腿,直接将她转过了身子,脑袋对着自己的挺立,猛地压了下去,嘴巴直接便咬住了那潺潺流水的入口。

  “哦……舒服……”

  亢奋的吟声从张海娟口中传了出来,看到老马的挺立朝嘴巴探了过去,她饥渴无比的张开嘴巴,直接便将挺立含在了口中,卖力的吮吸了起来。

  老马一边疯狂舔舐着湿哒哒的入口,一边耸动这身体,一遍一遍侵犯张海娟的嘴巴。

  两个人用这种年轻人特有的姿势疯狂满足彼此,守寡十五年的张海娟火焰已经熊熊燃烧,身体炙热,恨不得将老马的挺立咬断。

  老马更是无比疯狂,将舌头猛地便塞了进去。

  不得不说,张海娟虽然守寡十五年之久,但因为经常会用东西来自我满足,所以身体的紧致程度并没有苏雯强烈,甚至都不如何素素。

  但是这并不影响老马发泄欲望,张海娟虽然松松垮垮,但毕竟是个女人,从下面没有办法找到快感,那就只有从别的地方寻找了。

  浪叫声一波接着一波,在老马灵巧的舌头攻势下,十多年没有感受过男人填充的张海娟,很快便在老马雄性荷尔蒙刺激之下达到了第一波巅峰。

  “马哥,好难受,求求你别折磨我了,快点进来吧,不然我会难受死的……”

  大量微热的水流倾泻而出,张海娟放浪的喊叫,竭尽全力分开双腿,不断耸动着身体,猛烈将泥泞入口狠狠撞击在老马脸上,让他的舌头全都没入到自己饥渴空虚的身体里面。

  老马用力搅拌着舌头,疯狂搜刮着张海娟身体内的敏感柔软,刺激着一波接着一波的水流流淌出来。

  张海娟在强烈的快感交织下也张开嘴巴,不断摇晃着脑袋,用舌头来迎合老马的挺立,刺激着上面每一个细胞。

  “唔……”

  “嗯……”

  二人不断放肆的吟叫,抒发自己的舒畅。

  当张海娟第二波巅峰袭来之后,从温泉内涌出来大量的泉水出来。

  老马是中医,知道如果继续这样刺激,会让张海娟分泌出大量的雌性激素,如果无法得到发泄,很有可能会内分泌紊乱。

  现在他也清楚张海娟急切的想要发泄体内过剩的需求,所以没有继续挑逗下去,而是将脑袋从她双腿间移开。

  感觉到舌头从身体内抽离后,即便两个人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但张海娟还是知道老马下一步的动作。

  吐出了老马的挺立后,她扭动着身子躺在了床上,饥渴无比的望着老马,将双腿分开,泥泞处对准了老马的挺立,一根手指刺入其中,望着老马喃呢说道:“马哥,快点吧,你看看都湿成什么样子了。”

  “大妹子,我来了!”

  老马扶稳挺立,对准了泥泞不堪的湿润,猛地用力,直接便刺了进去。

  “哦……”

  感受到老马如同烙铁一般的东西猛地刺入花心,张海娟无法克制的发出了舒爽的吟声,同时也流出了幸福的泪水。

  十五年了,她即便是做梦都想着让一个男人将强悍的身体刺入自己的身体里面,可是这一切都只是自己幻想。

  现在老马的东西彻彻底底挤入了身体里面,这种充斥感,这种刺激感根本就不是黄瓜丝瓜这类物品所能给予的。

  敏感的身体在瞬间感受到了来自一个男人的刺激,老马狠狠抽动了两下,张海娟便在强烈的快感中抵达到了巅峰。

  只感觉挺立被一股温热水流包裹其中,老马爽快无比,虽然早上才从苏雯的身体出来,但毕竟没有全部发泄完,现在重新来到了张海娟的身体,那种快感根本就不是一般事物所能比拟的。

  老马用力耸动身体,高频率疯狂撞击着张海娟的身体,湿润的液体从两者结合的位置不断流淌出来,随着老马的动作,发出‘啪啪’的撞击声。

  “嗯……”

  张海娟放浪的大声喊叫,抒发自己的愉悦之情。

  她虽然是寡妇,但是基本上天天晚上都会用东西来自我满足,而且声音也非常的高昂,根本就不怕左右邻居听到。

  而今晚她的声音更加的豪放,即便被人听到,也不会联想到有一个男人正趴在她的身上疯狂的输出。

  在张海娟疯狂的喊叫声下,老马更是疯狂无比。

  竭尽全身力气猛烈的刺激着她敏感空虚的身体,随着张海娟高亢的声音,老马恨不得将整个身体都塞进去,将这具空虚的身体给撑裂。

  对于张海娟的喊叫声,老马根本就不担心,反正没有人知道是他让张海娟发出这种放荡的声音,即便有人想要搞明白,以张海娟的脾气,也不敢敲门进来看看,所以老马此刻只是一个劲猛烈发泄自己的需求,让张海娟不断感受到来自一个寂寞了二十多年的男人的疯狂。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35766.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