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小东西这才一根手指而已!想吃你胸前的红豆豆

时间:2022年02月25日 13:56:23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25)次
[导读]     她觉得嘴巴明天起来要变成香肠了!    “我困了冷了……不要亲了……”她受不了的抗议,周贵闻言,扯起大被子将三人盖住,道了声:“睡吧……”但手还在她身上作乱,两兄弟一左一右抱着她,两堵火热的肉墙夹...

    她觉得嘴巴明天起来要变成香肠了!

    “我困了冷了……不要亲了……”她受不了的抗议,周贵闻言,扯起大被子将三人盖住,道了声:“睡吧……”但手还在她身上作乱,两兄弟一左一右抱着她,两堵火热的肉墙夹着她,叫她觉得舒服极了,也不管两人怎么玩,实在乏极就闭眼睡去了。

    周贵周超实在兴奋,两人头次玩这种刺激的性游戏,所以就是她睡着了,他们也没完全够兴,但见她实在疲倦,就没有太过分,只在她胸上屁股上四处捏捏摸摸,过足了瘾……

    次日醒来,情欲退去理智回归,三人面面相觑表情都有些尴尬,她扯着被子,遮住自己半裸的身体,红着脸瞪着两人,“你们就知道欺负我,以后不许再进来……”看着她娇嗔的样子,周贵心里痒痒的,搂着她在怀低头亲了口,“宝贝儿,你生气可以,可不能让我不来,你这不就是要哥哥的命么?”

    “妹子,我们会对你好的,先好好休息吧……”周超迅速穿上衣,也在她脸上亲了口,然后拉着兄弟从窗口跳出去,她嘀咕了声,又翻身睡去了。

    等睡到自然醒后,发现已经九点,家里人早出门干活去了。见今天天气阴凉,她便也上了山去,去了茶园,见到周老爹,正在给茶树施肥。

    她提着茶水上前,走到半路,手臂却是被一颗山莓树枝刺给刮到,正疼得皱眉,却突然蹙眉楞住了,臂间伤口的血滴在一节枯枝上,原本黄黑色的枯枝,却是瞬间窜高许多,枝叶变得葱郁生机……

 文学

    “媳妇儿,怎么了?”周老爹抬头时看见她,发现她站在那动也不动,便叫了声。张晓涵应了声,目光还盯着那株树,又看向愈合的手臂若有所思。

    “怎么了?”见她还在那发呆,周老爹走过来问了声。她笑笑,将茶水给他,“爸,渴了吧,喝点水吧……”周老爹脸上笑开了花,捧着茶盅喝了几口水。

    看着他腼腆的笑,她心情莫明有点高兴,伸手拿着帕帮他拭着脸庞的汗,手指碰触到肌肤,发觉十分烫人,便拉着他在一边草丛坐下,“爸,看您热得,休息下吧。”

    周老爹直说没事,眼睛无法从她秀白的脸庞移开,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儿媳妇越来越容光焕发,那小脸儿说不出的好看。

    “爸……”她被盯得一脸羞红,“你这么盯着人看做什么……”周老爹看着她小脸轻垂,羞赧的样子万分娇俏,目光不由落到她胸口处……黑色背心包裹得胸部十分丰满,乳沟深邃……

    “晓涵……”他忍不住叫了声,心跳莫明快了起来,她抬头看向他,看出他目中闪烁的火光,嘴角微扬。还未说话,周老爹铁臂一抓就将她抱进怀里,她高耸的胸脯撞在他胸膛上,柔软感觉让人心荡魂摇。她心中一动,微微垂头,软软糯糯唤了声,“爸……”

    那娇软软的声音,叫得他心头一酥,情不自禁就将她扑倒在草丛里。她惊呼一声,双手轻拽着他的衣衫,胸脯剧烈起伏,轻轻叫了声,“公公……”

    周老爹喘气如牛,再忍不住低头封了她的嘴儿,粗重的热气喷在她嘴边,让她亦是心跳如雷,双臂紧缠着他,微微张唇迎着他炽热舌头钻进口中……

    周老爹被这可人儿媳妇弄得欲火高涨,恨不得将她吃进肚中,亲吻得热烈激猛,灼热的舌头在她嘴里肆虐,又舔又搅,卷着舌根猛吸,叫她一阵颤栗。

    张晓涵被他弄得感觉强烈,双腿紧勾着他的腰,感觉到小腹下有个坚硬棒子蹭着,叫她身体窜起一阵阵火,将两人都要燃烧起来。

    周老爹一边亲,一边迅速解开裤头,将她下身裙子撩起,将蕾丝内裤脱下,火热的棒子急不可耐的捅了进去……

    她浑身一颤,发出一声呻吟,一脸满足,只觉穴里又涨又满,那老棒子热乎乎的,精神十足,空突的在里面颤动,她微张腿,让他进入更深。周老爹抓着她的腰,像公狗一样耸动臀部,烫人的肉棒不断在她穴里撞击,捣着花心。

    “爸……好棒……好爽啊……啊啊啊……公公……再快点……嗯嗯……”在山野之上,她毫无顾忌尽情呻吟,双腿紧紧夹着他的腰,不让他离开半分。周老爹亦不负她所望,大掌钳着她的腰肢,胯下之物不停贯穿进那个销魂甬道,狠狠撞击着里面的敏感软肉,然后使她在快感刺激下,收缩着小穴,给自己带来致命的快感。

    随着抽插,小穴里收缩得越来越强烈,里面层层的肉壁吸附着,吮吸着棒子,叫他爽得不能克制,亦发出舒爽呻吟来。

    两人人做爱得太忘情,没注意到四周环境,未发觉下方茶丛里多了个人,却是老三周强,本来他干完了活儿,想来看看他老子有没有要帮忙的,结果听见暧昧的声音传来,也没叫,就在一边偷偷看,结果看见了这样惊骇的一幕。

    他向来以为老实的老子,竟然把儿媳妇压在身下干,还是在这野外地方……真够不要脸的……也真够刺激的!

    周强看着老子干儿媳妇,这画面既淫荡又勾人,特别是弟妹那对大奶子。他也只敢在梦里干她,没想到他老子比他厉害多了……

    周强躲着看了会儿,裤档就顶了起来,他一手钻进裤子里抚慰,一边艳羡的看着老子,看他那根老棒子在花穴里进进出出,一边幻想起自己来……

    周老爹抱着儿媳妇肏了近四十分钟,终于将一大泡精液射进她子宫里,却犹还回味着不愿意出来,将她搂抱在怀,伸手轻轻拭着她面上的汗水。

    “爸……”她红着脸叫了声,脸儿埋在他怀里,那股娇羞可人劲儿,把下端藏着的周强看得瞪直了眼,心说嫉妒死老子了。

    “嗯。”周老爹应了声,心情与周强一样,只觉被儿媳妇这幅样子,弄得心都熔化了,将她抱紧了些,直到气息平复后,才将她衣服拉好,与她拉着手扛着锄头下山去了。

    周强这才钻了出来,跳到刚刚两人欢好的地方,在一边找到了一条红色蕾丝内裤,他一把捡起,放到鼻间闻闻,上面有股香味,还有一股特别的味道,裤子上还沾了些透明的液体,

    周强揉着内裤在鼻子间,深深吸了好几口气,胯下的东西又迅速抬头……

  周强下了山,发现家里没人,只有二楼传来菜香,知道是弟妹在做中饭,便溜上了楼去。蹑手蹑脚进了厨房,果然见她正在忙,这一回来,却竟又换了套新衣服。

    她穿了条浅灰色露背毛衣,毛衣长度只能勉强包住屁股,前面就像个肚兜,后面背部大片裸露出来,只能勉强遮住屁股沟,背上那幅桃花刺青妖艳诱惑……更叫他喷鼻血的是里面竟未穿内衣,随着她举刀砰砰切菜的动作,那大菜碗般的奶子也摇摇欲坠……从侧面看去,一大片奶露了出来……

    周强被勾了魂,一双牛眼瞪成铜铃,走了近前,忍不住从口袋里摸出那条红色内裤,轻声道:“弟妹,这是你的么?”

    她正切着土豆,闻言停了动作,转头看来,看见他手上的蕾丝内裤,脸色一下通红,“是我的……我正四处找呢,三哥你在哪里捡到的?”

    “山上茶园……”他魂不守舍,喃喃轻答。

    “看来是脏了,我不要了。你帮我扔了吧。”她笑笑,也不管他如何傻呆,又转头继续切菜。周强看着她红红的脸,心里痒痒的难受,将内裤揉成一团揣进了裤袋中。

    “弟妹,你的内裤怎么会掉在茶园?”他深吸口气,贴到她背后,喘着粗气问着。她娇嗔的看他一眼,“我忘记了……”

    “胡说……我都看见了……”周强心脏狂跳,拭探着靠近,近到两人身体紧贴无缝,自己胯间坚硬的东西,顶在她屁股上……

    她震了下,忍不住扭动了下,偏头看着他,“三哥,你做什么……”

    “做什么……”他喘着气,小腹故意顶了几下,硬物摩擦着她屁股,龟头顶进臀缝中,让她只觉一股电流从尾椎处传来,忍不住轻颤了下。

    周强的手从她毛衣后背伸了进去,环住了那细细的腰肢,他一直都怀疑,她这么细的腰怎么支撑得起那么大的一对奶子?想着,那双摸在腰间的手,慢慢往上,在毛衣里抓住了两只巨奶,狠狠捏了一把,只又觉又软又大充满弹性,让他激动得手脚发颤,果然好爽……

    “三哥……别这样……”她被他摸得心中一荡,身体一下软在他怀里,拿刀的力气也没有了。

    羞红了脸扭动着,试图挣开,周强紧箍着她的腰不放,还故意用力顶了她一下,如愿听见她酥人的呻吟声,另一手大力揉着她两只大奶,一边吮着她的耳朵,“我老子可以,为什么我不可以?难道弟妹你讨厌三哥吗?”

    “我怎么会讨厌三哥……”她摇摇头,脸红到了耳根,娇媚羞涩模样实在叫他爱煞,连老子都敢干她,自己还犹豫什么!

    “那就是了……三哥会让你舒服的……”他说着,两只手掌又狠狠揉抓了几下,两只大奶在毛衣里被不断挤得变形,搓得她欲火蒸腾。

    “嗯……三哥……嗯……不可以啊……嗯嗯……别别别捏啊……”乳尖被他捏着,微微的疼,她忍不住发出哀求。周强吮着她耳边肌肤,一手慢慢滑到后背,在裸背上抚摸,盯着那刺青细细看了会儿,觉得甚是鲜艳新奇,但现在他来不及好奇,更想的是干她。

    手掌滑到臀部,从毛衣里钻进去,粗糙手掌不断在屁股上搓,又捏又掐,弄得她又疼又爽。然后又往下摸去,从臀后手指插进花穴里,在里面一摸,发现湿淋淋的……

    他心中一颤,将她抱起抵在流理台,见她脸儿红红,眼波如水,心中一动,就将她压倒在台上堵住了嘴,她惊呼了声,声音被他吞没,带着浓浓烟味的唇贴来,浓厚的男性气息将她包围……

    她伸手在他胸膛上轻推了下,“三哥……你放开我……”

    “不放!我要干你!我老子干得,我也干得!”他按住她的手,低下头狠狠堵住她的嘴,滚烫的唇在她嘴上紧贴,舌尖一顶就将她微启的红唇成功侵占,随着他舌头闯进来,浓浓的香烟苦涩味道在她嘴里漫延,他显然没太多技巧,只会一通乱吸,但这么粗暴的吻,却叫她爽透……

    “唔……唔唔……三哥……不可以……”她脸红红的轻叫,手臂试着轻推了几下,惹得他压得更紧,一把捏着她的下巴,不让她摆动,舌头死死在她嘴里搅,直把她亲得快断气,将她嘴儿咬得红红肿肿了,才问道,“哥亲得你舒服不……”

    她红着脸,犹豫着点点头。

    周强心花怒放,又低头亲去,他也喜欢她这张小嘴儿,又甜又软像在吃棉花糖。

    他一低头就亲来,她虽喜欢,可还是故意想将他顶出去,然后下巴立刻被捏疼了,周强粗糙的舌头凶狠的闯了进来,两人一来一回舌头互相顶,反而弄得欲火如炽……

    但没多久,就被他夺走了主权,她快被他吸得掉了魂儿,不住喘着气。周强心中得意,知道她是害羞,一手便从从毛衣侧面钻了进去,覆上那高耸的奶峰,大肆的抓,他早就想知道这奶子摸起来是什么感觉,果然比想像的还软还舒服……

    张晓涵感觉自己腿根又湿了……明明先前才跟公爹在外野合了,没想又被勾起了欲火……她故意穿这样过分暴露的衣服出来,就是要试验一下,果然让他们疯狂了……

她欲火煎熬,周强也不好受,一手抓着她奶子搓,另一手则撩起毛衣下摆,将她腿微微分开,握起涨痛的硬棒棒抵近纵身一挺。

    “好紧……”鸡巴整根贯穿而入,进入一个又紧又滑的地方,那火热的甬道如火炉一般,他觉得自己鸡巴要在里面熔化了,实在舒服。

    周强抓着她的屁股,让她双腿环在腰间,就开始抽插起来。

    “啊……好涨等等……”她痛得一声惊叫。

    周强是几兄弟里最高的,生得膀大腰粗体壮如牛,上身鼓鼓的肌肉都几乎要将T恤衫给撑破,胯下那根东西更像根大茄瓜,硬生生捅进来,鸡巴撑得穴口差点涨裂,穴里又涨又酸,弄得她难受得直皱眉头,简直是野兽……

    他一来就撞击得凶蛮,粗黑棒子抽送频率越来越快,两颗沉甸甸的睾丸击打着腿根,每一次肏入,肚子里都好像挨了记闷拳,五脏六腑都在承受重击,抽插了十数分钟,她便高潮连连,受不住的翻白眼,花穴一阵痉挛收缩,过度的刺激让她觉得自己快被他插死了。

    周强感觉到她小穴一缩一缩,棒子被不断往里吸吮,这让他越发性奋,将她双腿压开成羞耻弧度,那根粗黑肉肠顶得越发用力,肏进去又拔出,连带着穴里嫩红的肉也被翻出,再被用力推送撞击进入,肥硕的龟头在深处一通狂搅,在穹隆处猛捣,龟头不住击打着内里软肉,粗暴的捅着子宫外壁……

    “三哥……不不行了……”被按着肏了百数十下,穴心子宫被不住击打,高速撞击之下宫口剧烈收缩,淫液喷涌而出,张晓涵在连接而来的高潮下,几欲呕吐,翻着白眼似要晕厥。

    周强在那阵收缩蠕动中,也忍不住精关失守,浓腥的精液汹涌的喷进她体内,量多而热,填得她肚子满满的。他拔出软下的阴茎,正在闭合的穴口瞬间涌出大股白浊。

    她撑起身体下了地,腿间一股精液缓缓流下,这让她脸庞又红了几分,但无疑她喜欢这种感觉,所以只是靠在一边轻喘着气任其流下……

    周强虽还未完全满足,但考虑着这个这个时间点他们只怕快要回来,只能匆匆要了一次泻泻火。见她面颊通红,软绵无力的样子,便上前轻搂住她,“弟妹累着了?我来做饭吧……”

    她靠在他身上,没有说话,狂乱的心跳正慢慢平复,虽他这次没坚持多久,不过半小时而已,但却给她带来四五次高潮,实在太厉害了……这人什么都好,就是粗野了点,刚刚差点没把她肚子干穿啊……

    “好,我去打扫卫生。”她点点头。周强便撸起袖子做饭去了,她将腿间的液体擦掉,然后又将地板上的东西打扫干净。

    出了客厅,发现地板上带着几个脚印,知道定是他们又忘记换鞋进来踩的,用拖把拖了一次后,又拿起半湿的毛巾跪在地板上擦了起来。

    干活回来的周勇,在门廊外换了拖鞋开门进来,就看见这样香艳一幕,差点没喷鼻血:漂亮的弟妹撅着屁股跪在地上擦地板,关键是穿的那件毛衣,露出大片背不说,那衣摆根本包不住什么……屁股下面连条内裤也没穿,这弟妹忘性也太大了吧!

    “妹子……”周勇叫这一幕看得呼吸急促起来,忍不住叫了声。她微微一转头,动作之间,周勇又看见侧面露出的大半个奶子……

    “勇哥这么早回了?”她笑盈盈问了声,便又继续擦地,才不管他双眼喷火。

    他嗯了声,眼睛跟着她的动作而移动,随着她擦动,侧面露出的大奶也跟着甩动,荡漾的乳波深深刺激着神经。脚也忍不住跟着移动,眼睛直勾勾盯着那团摇晃的大奶,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想要扑上去摸一把。

    听见他喘气如牛的呼吸声,她嘴角微勾,将地上印记擦去后,便站起了身,将毛巾洗了晾到阳台。周勇一路像傻子一样跟着她……

    “勇哥……你这么跟着人家做什么?”转过身时,一头撞在一堵坚硬的肉墙上,微一抬头,看见他痴痴的表情,又想笑又觉有点可爱,忍不住轻斥。

    “妹子……”周勇一把搂住了她,盯着她的双眸燃烧着不陌生的欲望,不过她今天已经满足了,所以微使力的将他推开,“我,我去厨房帮忙……”

    等到周老爹和两儿子回来,就发现老二坐在客厅里,一幅丢了魂的样子。周老爹忍不住皱眉,问了声:“老二,你咋了?”周勇回过神,来不及回答,就听见她娇笑着进来,冲几人道:“爸,大哥,午饭好了,快过来吃饭吧……”

    她这么一进来,又成功把几个男人的魂勾走,周勇看了眼老子和两个兄弟,发现他们反应与自己一样,心里才松了口气。一家人上了坐,周老爹没心思吃饭,只盯着她忍不住问,“媳妇儿……你的衣服,是不是少穿了一件?”

    她楞了下,低头看了眼,脸上微微一红,抬头时表情十分无辜,“公公你不喜欢吗?这个款式就是这样穿的……这衣服有什么问题吗……”

    周老爹听得老脸一热,心想难道真是自己思想太龌龊了?可他还是觉得儿媳妇这衣服太暴露了,太勾人了,老引起他档下的老棒棒性奋……

    周勇还没看够呢,闻言立刻道:“妹子你穿这身特别好看,你们城里人怎么说的,性感……特别性感……”性感得档下的鸡巴都快撑破裤子了。“谢二哥。”她甜甜笑了声。其它几人闻言都互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想,她不穿的时候应该最性感。

    正吃着饭,家里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周老爹连忙放下碗去接听,在电话里与人连连应了好几声才放下,重新上了桌,对几人道,“是村长来电话了,说是下午要开会……”

    等到晚上周老爹回来,脸上带着兴奋,拉着几人说起会上的事,原来是政府决定要修路,这对他们来说自然是好事。原本他们这山村穷乡僻壤,上面一直不肯拨款,而今不知怎么,上级却是突然想通,下达了通知命令下来,这消息对整个村甚至其它村的人,都是天大喜事。

    “这可太好了,以后咱家真可以买车了……”周老爹满脸兴奋,那山路上辅上水泥,车子开进来就更方便了,可能的话还可以从后山公路上弄条道直接到家门口。与他们一说,其它兄弟也十分兴奋,围在一起说起这事儿,皆是眉飞色舞。

    她听得忍不住轻笑,其实是她想把心爱的车开来,可是这村里的路况不是铺的尖石就是泥道,非得把车子跑废不可,修好路以后出去玩也方便。

    回来没几天气温又渐渐转凉,到了农忙时节,好在大部分经济农作物头年基本还没收成,所以几个男人还能应付得过来,而几百只山养鸡如今个个膘肥体壮,她稍微通了些关系,就将鸡高价销了出去。

    这让家里多了几万元收入,周老爹高兴了一天,特意跑去镇上买了不少东西回来,说晚上要庆祝一下。等到她睡了午觉醒来,就看见周老爹正背着篓子上来,手里还提着一个黑袋。

    周老爹将东西放进了冰箱,又找了个桶将袋子里东西倒出。张晓涵才发现桶里的是几条鱼,见她进来,他扬着笑道:“我买了几条鲫鱼,你不是喜欢喝鱼汤么……”

    “那我要喝您亲手煮的汤……”她蹲下在他身边靠着,朝着他耳边轻轻说,周老爹心中一热,老脸微微发烫,看着她猛点头,儿媳妇喜欢喝他的汤,这可真叫他高兴。

    她面上一笑,伸着手进桶里去捉鱼儿,滑溜溜的却捉不住,只得罢休,拿出来时闻到手上传来的鱼腥味,刹那间她便感觉胃里一阵翻滚,一股酸气直冲喉咙,强烈的作呕感逼得她冲进了洗手间,蹲在马桶边狂吐起来。

    “媳妇儿,你怎么了!”周老爹吓坏了,跟了上前,见她吐得面色发青,担心坏了急急的问。她捂着剧烈喘息的胸口,漱口洗脸后,跑进卧室翻找到一支验孕棒,又进了洗手间去,等了片刻出来,看向一脸担忧的周老爹,道出惊人之语,“公公,我,我有了……”

    “啥!”周老爹惊得呆住。“我说我有了……”她低下头,脸颊微红,心中默默一算时期,心知这只怕是他的种。

    “有,有了?”周老爹瞪着她还平平的肚子,惊得找不到自己声音。回过神后,伸手将她一捞抱进怀里,莆扇般的大掌摸到她腹上,心情难耐激动,“媳妇儿……这这孩子……是是谁的?”

    “当然是公公你的……”她瞪了他一眼,脸儿却红了。这话让周老爹心里又一阵激动,猛一低头就用力吻上她的唇,激烈的亲着她,大掌则在她身上肆意游移抚摸,弄得她有些气燥,勉强冷静,将他微推开喘着气道:“爸,人家现在有了你的种……你得告诉他们……”

    这样她就可以正大光明睡他了!

    周老爹又楞住,告诉他们?那,那不是把这张老脸都丢尽了么。见他一脸犹豫,她面色一白,眼里就蓄上了泪珠,将他推开,“你要不敢,那我就不要这个孩子了……”周老爹连忙抱住她,急声哄着,“媳妇儿,我,我去说就是了……”

    她这才露出笑来。

    等到晚上周家兄弟都回来,晚餐之后齐聚在客厅,周老爹犹豫了再三,还是厚着老脸道了出来,“有件事要告诉你们……晓涵有了……孩子是,是我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35962.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