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在车上要了我很久:三人一起玩弄娇妻高C

时间:2022年02月25日 13:58:10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36)次
[导读]   “嗯……哈……啊啊……”    那硕大贯穿进来,将窄小的甬道暴力的撑开填满,她难受的叫出声,昨夜不清楚,忍不住低头看去,腿间一根黝黑的大棒子,比着周超周贵两兄弟的都要大上一号,就像根坚硬的铁棍,果然是老...

  “嗯……哈……啊啊……”

    那硕大贯穿进来,将窄小的甬道暴力的撑开填满,她难受的叫出声,昨夜不清楚,忍不住低头看去,腿间一根黝黑的大棒子,比着周超周贵两兄弟的都要大上一号,就像根坚硬的铁棍,果然是老当益壮啊。那东西插在穴里,这般静静的不动,她能感觉到柱身上青筋的跳动……

    “爸……你的太粗了……”她一阵娇嗔,“难怪昨晚弄得我那么难受,差点被你插死……竟拿这么大个东西欺负人家……”

    周老爹一脸得意,轻轻将她压倒在小床,将碍事的被子扔到了对面床上。

 文学

    张晓涵双腿搭在他腰间,大开的弧度让周老爹清楚的看见两人是怎么紧密结合在一起,儿媳妇这穴儿又粉又紧,昨儿干了那么久,今儿竟恢复了最初的紧窒,也未发肿,粉穴紧紧包住他粗黑的棒子,光这么看着,就让他血脉贲张……    

    “媳妇儿你喜欢么?”他俯下身去问,一边抽插,她羞红了脸没有回答,小穴却一收一缩紧夹着他的棒子,周老爹一阵欣喜,心知她害羞说不出口,低下头去亲住她的嘴儿,双手覆在她两团巨乳上揉弄,一边开始卖力肏起来……

    她抱住他的脖子,兴奋的与公爹亲嘴儿,两人舌头互相咂着,在彼此嘴里舔来窜去,仿如嘻戏一般,你追我赶,穴里被公爹干着,还不足兴,随着他的抽插,不时还故意收缩着小腹,紧紧夹住他的老棒子,穴口一收一缩的将棒子往里吞。

    周老爹被这儿媳妇弄得简直想发疯,鸡巴被她夹得又紧又用力,爽死他了,他喘着粗气,不甘的开始用着蛮力,撞击得不再温柔轻细,弓着腰身像只豹子一般,在她身上律动起伏,张晓涵只觉穴里的东西抽送越来越快,摩擦得内壁一阵发麻,那大棒子顶在花心,快感像浪波卷来,一轮又一轮的将她淹没在情欲之中……

    狂猛的几番抽送,她果真受不住,身体一阵痉挛抽搐,花穴剧烈收缩起来,高潮下爱液如洪水泻出,在肉棒拔出时淌湿了床,留下一大片湿迹。

    在床上干了会儿,周老爹又抱起她下地,抵在小桌台边,她配合的夹住他的腰,双手撑在桌台上,周老爹调好了姿势,再次开始另一番攻击。

    周老爹那根黑黑棒子,不住的往她小穴里顶,张晓涵看着那根大黑棒子捅进身体里,迅速的抽送,摩擦着敏感内壁,龟头顶在花心上,带来的颤栗快感,让她双臂发颤,几乎撑不住,一双巨乳被顶得上下起伏狂甩,被他猛干了数十下,就受不住的带着哭音央求。

    虽说着求饶的话儿,双腿却是紧紧夹着他,穴儿更收缩着咬着他的老棒子不放,周老爹见她瘫倒在桌台,便抱起她移到床上让她斜躺着,双腿被他大力分开,一腿搭在他肩头,一腿搭在床上,将枕头垫在她屁股下,周老爹又猛干起来。

    “嗯嗯……爸……爸……你好厉害……啊啊……嗯嗯……呜呜……慢慢点啦……公公……好好舒服啊……呜呜我要死了……”穴里被捣得太狠,那根大棒子戳得小腹都凸了起来,以着又狠又重的力道,先是在花穴深地的穹隆处一通乱搅,慢慢又朝着花心子处戳,龟头磨着芯子,再用着蛮力往里狠顶,最终突破了阻碍,巨棒撑开颈口直闯宫心……

    带来的痛和快感,刺激得她神智昏眩,爽得嘴里不知道叫了些什么,只是兴奋的呻吟。

    周老爹的大棒子不断蹂躏着子宫,在内壁上又顶又搅,直把她弄得又哭又叫,满脸泪水,她觉得内腑都要被他顶碎了,脆弱的子宫内壁受不了这般顶弄,带来的刺激太过强烈,一股一股的淫液奔涌而出,娇躯在床上颤栗不止。

    剧烈收缩的小穴子宫给周老爹爆裂般的快感,火热的浆液瞬间迸射而出,精源量大得惊人,将她子宫堵得满满当当,让她只觉里面好像被热水熨烫洗过,实在舒服。

周老爹在射精的高潮中,身体一阵激颤,真觉自己差点要死在她身上了……

    软掉的物事一抽出,她的腿间大股的浓精流了出来,周老爹拿着纸巾连忙擦去,又见她腿间浊液痕迹实在太多,便用她的手帕沾了些水,轻轻将腿间耻毛上的液体全拭去。

    她坐了起来,换了身衣服,周老爹端着桌上垃圾出了去,也让房间里透透气,但出去时,发现好些个男人站在过道,皆是目光暧昧的看向他。

    周老爹老脸一热,强作镇定,他一辈子也没做过这么大胆疯狂的事。扔了垃圾到洗手台处洗了把脸,只觉脸皮还有些燥热。

    在火车上过了几小时,下午终于到站。

    张晓涵父母亲自开车来接他们,周老爹看见亲家公亲家母都来了一下紧张起来,原本自己睡了他们女儿的事,就让他心虚极了,如今一见,发现他们这般年轻,更是不自在。

    没想儿媳妇的父母,也同她一般通情达理十分热情,眼里没有一点看不起,帮两人提了行李放好,上车后就与他攀谈起来,虽他松了口气,可还是忐忑,端坐如松,那阵势就像教导主任审问学生似的,他们问一句就答一句,把旁边的张晓涵看得噗嗤直笑。

    “爸妈,你们太热情,把公公给吓着了……”张晓涵坐在他身边,毫不在意父母的眼光,抱住周老爹的胳膊,安抚着他道:“公公,你别这么紧张,他们不吃人……”

    张爸含笑点头,“咱们都是一家人,亲家公你别太拘礼,我们晓涵啊,有时候太任性了,还劳您多照拂呢……”

    “没,没有,晓涵她很好……”周老爹结巴着回答,很想表现得落落大方一点,不想丢她的脸,可还是太紧张太笨拙了,她父母看着都是有文化的人,与他这农民说话还这么客气有礼,实在叫他受宠若惊,难怪能教出她这样的女儿呢。

    只不过,他觉得这亲家公两老,对儿媳妇的态度有点奇怪,不像正常的父母,似是带着些畏惧,看着她这般大赤赤抓着他手,亲昵的靠在他身上,对这种翁媳间的过度亲密,也没有训斥,反而面带微笑的看着频频点头。

    虽然觉得有点不正常,但还是暗暗松了口气。

    车开到张家,天已经全黑了,周老爹进了张家的宅子,又变得紧张起来,他虽知道儿媳妇家庭不错,但一个山村农民的想像力十分有限,直到真实的靠近,才知道两人差距有多大,这根本就是垮跃了阶级的碰撞,她当初怎么会看上斯年这样的穷小子呢。

    这种紧张没持续太久,张家父母接待他后就又开始忙工作,经常在家里见不到人。而白天张晓涵就带着他在景点游玩,周老爹心里那点不安被大都市的新鲜与繁华给冲淡了。

    叫他有不适应的是儿媳妇,走在路上她拉着他的手,高兴了还要与他亲个嘴儿。

    不管是因为怕丑,还是因为两人关系,每每周老爹都要被她提的要求弄得面红耳赤,偏偏还拒绝不了,庆幸着这大城市里不像农村,谁也不认识谁。

    张晓涵从来不管别人的眼光,而且觉得公公大人被她弄得扭怩的样子很有趣。就是老实人欺负起来才有意思嘛。

    半个月后,两人坐上了回家的车,除了张晓涵那个小行李箱,还多了一个黑箱子,是临走时亲家公给她的,太沉重都是他在提,他一直好奇里面是什么东西,她不肯说,只说回家再说。

    听说二人回来,几个兄弟早早就在山下等着,看见他们从面包车上下来,连忙迎了上前,帮忙提着行李欢欢喜喜上山回家去了。

    回到了家里,张晓涵打开黑箱子,周老爹才发现里面是满满一箱子钱,他吃惊道:“媳妇儿,你咋带这么多钱?就不怕在路上被偷了。”

    “就是怕你紧张,才没有先告诉你。”她笑笑,“家里不是还挺困难么,以后运货也是要车,所以早买早好。”“这,这怎么能叫你破费呢!”周老爹没想她还惦记着买车的事儿。

    “一家人嘛,算什么破费。”她笑说着,又看向几个呆掉的周家兄弟,提出了一个要求:“爸年纪大了,但大哥你们都要学车,我会给你们安排好驾校……”

    “爸,你会支持我吧。”看着傻掉的几兄弟,她微微勾唇,扯了扯周老爹袖子。周老爹满心感动,闻言连忙轻咳一声,点头,“听她的吧。”

    现在家里除了他,可就是她最大了!

    坐了一天车,晚上张晓涵早早就上床睡觉了,等到了半夜的时候,周贵实在忍不住,又翻墙爬窗进了她卧室,钻进她热乎的被子里。

    “老婆,咱可想死你了!”在黑乎乎的被子里,周贵抱住她一摸索就亲上她的嘴,大掌在她睡袍里抚摸,抓着奶子一通乱揉,炽热的舌头伸进她嘴里搅,堵得她不能呼吸,张晓涵被扰得睁开眼来,轻哼了几声,“混蛋……人家累坏了……”

    周贵拉上被子蒙住两人,在黑暗中紧压着他,捧着她的脸一阵猛亲,缺痒让两人都更兴奋,张晓涵嗔怒的在他身上轻掐了下,“就知道欺负我……”

    周贵嘿嘿一笑,在她嘴边喘着粗气,“老婆,谁叫你这么久才回来,可没把哥哥给想疯罗,今晚哥要干得你下不了床……”

    “哼,是你想还是你下面那根东西想……”她嘀咕一声,却也主动抱住他,两人紧紧纠缠在一起,亲得啧啧有声,周贵急切撩起她的睡袍,想与她结而为一,正要提枪上阵,突然听见一声异响,来不及反应,被子就被人撩起,又一个人钻了进来……

    “妹子……睡了么……”周超同样也睡不着觉,她一走他的魂儿也给丢了,她一回来,他的魂儿也还没回来,还在她这里,翻来覆去睡不了,最后大着胆子翻墙进来了。

    “谁!”周贵一把撩开被子,啪的一声打开灯,震惊的瞪着周超,“大,大哥咋是你呢,你半夜不睡觉怎么跑弟妹房里……”周超也没想到她房间里有人,而且还是自己兄弟,虽平时在他兄弟里是最老实的,闻言也不禁怼了回去,“我还没问你呢!你在妹子房里做什么?”

    两人大眼瞪小眼,最后面面相觑的看向张晓涵。

    “看我做什么,你们两个人,平日里欺负我就算了,这会儿我累着了也不让人休息,还跑人被窝里来了……你们都给我滚吧……”她轻嗔的骂了声,一边翻身过去,不看二人。

    让他们走,两人自是不甘,又看着她凌乱睡袍里若隐若现的丰润肉体,不由都吞吞口水,两兄弟眼神一对上,便有了默契。

    周贵一把轻搂住她,“老婆,是咱们不好,那咱两兄弟今晚都陪你,不回了……”张晓涵听得心中一动,没有说话,只扭了扭身轻哼了声,耳根面颊却是泛起粉红。

    两兄弟便会心一笑。得了默许两兄弟心有灵犀,齐齐瞬间将身上衣服脱了个精光,她迅速瞄了一眼,心口就猛跳起来,两兄弟俱是生得虎背熊腰,健硕剽悍,黝黑的皮肤在灯下发着光,充满了雄性气息,看着她的目光,更像两只发情野兽,而下面那两根粗黑棒棒已一柱擎天……

    她心口小鹿乱撞,来不及多想就被周贵猿臂一伸抱起,她惊呼着被他紧搂在怀,两兄弟一前一后跪坐将她包围,只是被两人热辣的目光盯着,就让她呼吸加快,心口狂跳……

    “老婆……你长得真美……”周贵贪婪的盯着她,看她饱满的双颊慢慢变红,看得心中悸动,忍不住的赞美。

    “都说了不许乱叫……”她瞪了眼,却没什么威力。周贵嘿嘿一笑,不与她争辩,事实胜于雄辩,她被自己干了这么多次,就是他老婆。

    身后的周超紧贴着她的背,也不说话,只是粗重的灼热气息不住喷在耳边,呼得她心儿荡漾。周超双掌扶在她腰间,在腰间轻揉了几下,突然伸手抓着睡袍猛力一扯,薄纱睡袍被撕碎,那让人疯狂的胴体暴露出来,玉质般的肌肤泛着光泽,触感如丝光滑。

    周贵瞪着那对随着衣物被扯掉露出的巨乳,呼吸不由急促起来,那两只奶子大得像椰子,又白又嫩,饱满坚挺,就像两坐小山峰般耸立,峰顶上的乳珠粉红诱人,正吞着口水,周超一只手掌已覆上左乳,他莆扇般的大掌也不足以盖住,黝黑的手掌与雪白肤色对比鲜明,刺激着眼球……

    周贵不甘落后,一手抓住右乳,两人一前一后,各抓着一只奶子粗野的搓弄起来。两人手掌上都布满了茧子,刮得皮肤痒痒的,又带来些细细电流,张晓涵胸口剧烈起伏,被两兄弟揉得不住轻喘,娇软无力的靠在周超宽阔坚硬的胸膛里……

    “哈……哈……呼……超哥……”她不住的猛吸着气,想要让呼吸平复下来,可没有什么用,听见她的娇喘声,两个男人也同样热血沸腾,周超下巴搁在她颈边,火热的嘴唇咬着她的耳朵,舌尖在耳廓四处舔,轻咬,吮吸……

    周贵则低头堵住她的双唇,辗转的啃咬那两片柔软,饥渴的吮着,或啃或咬,再强势将舌头闯进她嘴里,缠着她的舌尖吸吮猛拽,快感让她眩晕,身体已失了掌控权。

    两人的手不住在胸脯上揉抓,双乳被搓得发红,两颗乳头被搓拧变得坚硬,随着抚摸而越发鲜红,饱满的乳房被蹂躏得变形,挤抓之中带来异样感觉,一阵阵热浪爬上脸庞。耳边被啃咬着,慢慢的吻到了颈边,在细腻的肌肤上留下一个个红痕,吮得酥酥麻麻的。

    两只手掌慢慢往下,抚过小腹后背,再往下……周超抓着她两瓣丰满的臀肉用力捏,只觉手感与她胸前的大奶子一样舒服,周贵的手则从停留在小腹下那片浓密的耻毛,五指并拢沿着森林往下抚去,在鼓鼓的肉阜上抚摸揉弄……

    她不住喘着气,身体靠在周超身上,双臂环在周贵脖子上,与他双唇相贴紧密相缠。两人作乱的手,带来一阵刺激,叫她忍不住轻颤。

    周超手指从臀缝滑下,手指碰到一个狭小的穴口,细密的花瓣紧缩着,他轻抚着菊瓣用着指腹摩挲着,便感觉到她身体颤了下,手指慢慢往里刺入,才进去不到一寸,就感觉到那种强烈收缩的吮吸,穴口本能的排刺异物,想要将东西挤出,蠕动时却不断将手指往里吞。

    这让他感觉十分奇妙,肉腔那种吸附感,想想把鸡巴插进去该有多舒服呢……这让他兴奋难耐,强行的往里突破。里面又热又紧,很湿润,他开始在里面轻搅……

    “超哥……嗯……嗯嗯……”她轻皱眉,菊穴里被他手指在里面钻,让她十分难受,忍不住扭着腰想避开。

    周超不容她躲,一手用力抓了几下她的大奶,手指往里深入,直到肠道完全将他修长的手指完全裹住,他轻搅着,在里面轻抠,指腹轻刮在脆弱的黏膜上,原本感觉不太强烈,被他这么刮动下,她开始觉得里面莫明骚痒起来……

    听着她骚骚的呻吟声,周贵的手指也突破阻碍,捅进花穴中,里面滑腻腻的,搅了两下拔出来,沾了一手的黏液,他放进嘴里舔了下,便又伸了进去,在里面乱抠,抽插。

    兄弟俩的手指插在她前后双穴里,一抽一送配合无间,带来的感觉也是前所未有的刺激,弄得她瘫软成泥。

    听着她细细的呻吟声,周超忍不住扳过她的脸,含住了她的双唇,吞噬抢夺着她嘴里的氧气,亲得她气喘吁吁。周贵见两人亲得忘形,便也加入过来,在她花穴里的手指则加快抽插,翻出的淫液沾得彼此腿间都湿滑一片。

    “进去……”她靠在周贵胸膛上,不住喘着气,轻喃出声。

    听见这话,两人都不再忍耐,将她臀部微抬,周贵先握着肉棒对准穴口,周超抓在她腰间往下一按,周贵的鸡巴咕叽一声插进去,她一阵惊叫,来不及感受,周超又抓着鸡巴将大龟头抵在屁股,微一用力龟头就顶开温软的穴口,屁眼儿里被插进个大热棒子进来,与那手指不可相比,叫她又涨又疼,不住皱眉。

    两个小穴里被填满,隔着一层薄薄肉膜,互相挤压着空间,稍一用力就似要被捅穿,一开始实在没什么快感,只有痛而已,她稍稍缓了口气,才示意两人。

    得到了默许,两人就不再忍耐,插在里面久没动,实在磨人,这会儿一得示意,就立刻精神大振,双掌紧扣着她的腰肢,一前一后抽插起来。

    跪坐着不太方便,抽送了十几下后周贵躺了下来,她跨坐在他身上,穴里紧紧夹着他的棒子,屁眼儿里周超的东西则在辛苦耕耘。

    周贵不需要挺动,只随着老大在后面的撞击,带来的快感就让人爽爆,她柔软的身躯趴在他怀里,巨乳在他胸膛上蹭,摩擦得他胯下的老二更兴奋,突突的在她穴里涨大许多……

    张晓涵趴在他怀里,承受着两根棒子在双穴里的搅动,虽两人都已尽量动作轻缓,但带来的刺激还是太强烈,身体的刺激之下,双穴频繁的收缩,紧紧箍着两根大肉棒,叫两人爽得差点魂飞天外。

    “妹子……屁眼别夹这么用力……”一直闷头苦干的周超,鸡巴在她屁股里肏干,抽送了一会儿,穴口就一阵剧烈收缩,死死箍着根部,收缩时带来的巨大紧缚感,让他觉得老二快被夹断了,那瞬间的快感让他大脑空白。

    “我我又不是故意的……”她声音含糊的申辩,说了两句又被顶得一声大叫,只觉屁眼里火辣辣的,那根大棒子无情的抽出再顶进去,摩擦着肠壁,那种难受的骚痒消了许多。

    抽送了许久,两人的棒子还坚硬如铁,丝毫没有要射的迹像。两人又将她从床上抱起,下了地将她一条腿搭在窗沿,这样的姿势让两人进入得更方便,两人不再温吞吞的,拿出了往日的凶猛劲头,粗黑棒子一前一后狠狠贯穿进入。

    “嗯嗯……啊啊……别别这么快……混蛋……唔……嗯嗯……”她被顶得受不了,前后都被肏得火辣辣的,摩擦得快要起火,内壁俱是被刮得麻麻烫烫的。尤其是背后的周超,每一下进去再抽出,那力道猛的快把肠子拖出体外了……

    真是莽夫……

    怕她越叫越大声,一会儿要吵醒隔壁住的父兄,周贵抓起撕烂的睡袍绑在她嘴上,没有了这层顾忌,两个男人顶得就更狠了,而她嘴里只能发出模糊的唔唔声来。

    她一手撑在窗沿,被两人从侧面肏入,干了没一会儿又开始剧烈收缩,这次两人也受不住,两泡浓热的精液射进体内。

    射精后两兄弟又换了位置,周贵高大的身躯贴在她后背,一手从她腋下穿过抓过大奶子玩弄,没抓两下,软下的棒子又翘了起来,龟头顶在她屁股上跳动摩擦……

    双穴里的精液不断滴下,落在地板上,周贵抓着鸡巴用龟头故意在她臀缝里上下摩擦,蹭得屁股上沾满了精液,那种浓烈气味刺激着三人。

    周超抓着半硬的黑棒棒,借着兄弟精液的润滑,哧溜溜的滑了进去,虽被兄弟干了许久,可那小穴弹性极佳,瞬间又恢复了紧窒,这么一顶进去,就被紧包裹住,而她小穴收缩蠕动让他瞬间兴奋,半硬的鸡巴变得坚硬如铁,不断将小穴撑大。

    接着周贵的东西也插进了屁眼里,两人互相间都能感受到彼此的感在,这让两兄弟感觉都很奇妙,他们在占有同一个女人……

    张晓涵不知他们在想什么,只是在双棒插进去时,满足得叹息,情不自禁的收紧双穴,把两只棒棒困在其中,紧紧箍着。

    这么一动作,让两男人都感觉到了挑衅,本来还顾忌她,这下也不用怜惜了。果然接下来,她便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精液让穴里很滑很湿,抽插得越顺利,两人一抽一送配合得极好,每顶一下进去就送她上了天堂,来不及回到现实,另一根又捅进来,将她撞击着,送到了快感的更高一层。

    “唔唔……嗯……”她被肏得受不住,双穴又失了知觉,只有在顶到最深处时,在高潮快感下觉知才恢复,这让他有种进入了深空的感觉,飘飘然不知所以,过度的刺激快感,让他本能的摇头,眼角浸出泪水。

    两人却并不怜惜,反而越兴奋,过了会又抱着她扑倒在床,等到最后关头,并未再射进她体内,而是拔了出来,在她高潮躺倒的瞬间,两根棒子同时朝着她胸口喷射出精液……

    她喘着气,双眼视线有些模糊,只听见两人在轻笑,等到视线慢慢清明,便见两人趴在她胸口正舔着精液吃……她高耸的双乳上全是精液,还有些温热,两兄弟舌头在肌肤上舔过,一点点吃净,将她胸口肌肤吮得红红一片……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35965.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