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你轻点啊你得太大了:糟蹋稚嫩的身体发泄

时间:2022年02月25日 14:00:45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28)次
[导读] “妹子……”    他轻抓住她的手,轻叫了声。    “大哥,你身材好好啊……我可以摸摸吗?”她佯作着不好意思,但依然用渴望的眼神看着他。周超被她水亮亮的眼睛望得心中有点异样,无法说出拒绝的话,傻傻点点...

“妹子……”

    他轻抓住她的手,轻叫了声。

    “大哥,你身材好好啊……我可以摸摸吗?”她佯作着不好意思,但依然用渴望的眼神看着他。周超被她水亮亮的眼睛望得心中有点异样,无法说出拒绝的话,傻傻点点头。

    得到他的准许,张晓涵的手开始在他赤裸上身四处抚摸。

    抚过他结实粗壮的手臂,捏捏肱二头肌,再摸到小腹,轻贴在腹间感受他呼吸时带来的起伏运动感,一边摸,身体一边不自痕迹的靠近,她的手指极有技巧的在男人身体的敏感处划过,不轻不重,羽毛一般的轻扫而过,然后感觉到他的身体在颤栗……他平稳的气息也乱了……

    “妹子,下山去吧。”周超再次捉住她的手,感觉到裤档里的东西正隐隐抬头,连忙阻止她,她要再摸下去自己就要变禽兽了。

    她微垂头,笑得一脸娇羞,轻点了点头。

    下了山顶到了木棚子里,父兄几个一起吃饭,饭后休息时间都在棚子里纳凉,周超见张晓涵在一边玩着手机,也忍不住拿出手机玩,发现家庭群里有新信息,点开一看是她发的视频文件,他好奇的点开一看,传出的声音却叫他整个人瞬间呆住,手机一下掉到了地上。

    “啊啊……嗯……斯年……啊啊快快点……”

“晓涵……你里面好紧……我受不了要射了……啊……啊哈……”

    掉落在地的手机无人去捡,全被手机传来的声音惊得忘记反应,男女交欢的暧昧呻吟,喘息,如春雷一般炸响在几个男人耳边。

    张晓涵猛地站了起来,双颊通红,颤抖着声道:“我……这是以前我跟斯年拍的……本来刚刚想删除掉,没想到手滑按错发到群里了……我,我真不是故意的……”说完,她一幅快羞死的表情,不敢看他们,抓着手机转身就跑了。

    周超最先回过神来,颤抖着捡起手机迅速的按停视频,眼角余光偷偷看了眼老爹和几个兄弟,他们表情都十分怪异,他清了清嗓,道了声:“爸,我上山顶干活去了……”

    “我,我也干活去了……”其它兄弟见他起身,也寻了借口扛着锄头一溜烟走了。
宝贝趴好我从后面爽死你

    只留下周老爹一人在棚子里,见四下无人了,心里实在被刚刚那勾人的声音弄得痒痒的,左右顾盼了圈确实真的没人,才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找到那段五分钟的视频……

    刚一点开,那呻吟声就乍然响起,他看得脸上一热,心脏狂跳,心虚的左顾右盼,一边急忙调小了音量,眼睛却直勾勾盯着手机一边放大了画面。

    视频里儿媳妇白花花的身子,光溜溜躺床上,一双摇晃的奶子像两个大白碗,自己小儿子周斯年将她双腿压开,阴茎不断撞击进入她的体内,那小穴也是鲜嫩可爱……一收一缩的吞着儿子的阴茎……这样淫秽色情的画面,叫周老爹心脏大受刺激,颤抖着手想要关掉又舍不得……

    短短的视频很快就结束,周老爹看得意犹未尽,又忍不住打开再看一遍,档里的老棒子翘得老高,顶得他一阵难受,他一边观看着儿媳妇诱人的做爱视频,一边喘气如牛的将手伸进裤子里捋了起来……

    另一端周超冲到了山顶,倚在一颗树边阴凉处,也忍不住颤抖着拿出手机,怀着一种兴奋又忐忑的心情点开视频……

    一个无意间的小插曲,却搞得五个男人全乱了心,干活都失了心思,等到晚上回家,桌上摆好了饭菜,却不见张晓涵的人。

    最后周老爹才发现她把自己关在了卧室里,不肯出来。

    “弟妹,快出来吃饭吧。你躲里面干什么呢。”周贵前去敲门喊了声。张晓涵在里面道:“我不出去……太丢人了……我没脸见你们了……”

    周超一听,立刻冲上前大声道,“妹子,有什么丢人的,我们什么都没看见,既是你和斯年的东西,我们怎么会偷看呢,所以你别不好意思,快出来吧……”

    “真的?”

    “真的!”周超说着这话时,脸上有些发热,不过还是坚定的否认,一边转头问其它人,“你们告诉晓涵,有没有偷看她的视频文件?”

    “当然没有!”周贵连声保证,心里偷偷说,只看了几十回而已,心里想着,自己哪天也要与她拍个小视频,好让自己没事就回味一下……

    张晓涵这才将门开了,秀白的脸染着红晕,看了几人一眼,发现他们都一脸严肃正经的表情,方才垂下头来,声音带着几分羞涩,“你们可不许骗我,不然我就没脸做人了……”

    脸上一幅娇羞样子,心中却在暗笑,这些男人装得真像啊!

    周贵拉着她上了餐桌,一脸义正严辞,“咱们骗谁也不会骗你,有什么好看的……”“嗯。”她点点头,表示信了,几个男人这才松了口气。

    这夜里,注定所有男人都无法入眠,周贵直接翻墙从窗口溜进她被窝里。其它人只能拿着手机一次次看着视频解馋,这晚,除了周贵外,所有男人不约而同做着同一个春梦,梦里性爱视频的男主角变成了他们自己,他们以着威猛的身躯,把美貌的儿媳妇弟媳按在床上肏到哭泣……

    张晓涵给他们下了剂猛药,就是故意要撕碎暴露他们心底深处的欲望,要他们日思夜想魂牵梦萦,总有天理性要败给兽性。

    后面几天,所有人都装着没事人一般,只不过她能敏锐的感觉到,他们看自己的眼神有点变化。对这一切她都装着无知,但相处间那种诡妙的气氛却是越来越强烈。

    周家院子附近四周的田地都种的蔬菜,还有些玉米地,都是平时供人食用,所以面积并不多大。想炖些汤,准备去摘些嫩玉米棒。

    她提着篮子,先是摘了些青菜番茄辣椒,最后才去了苞谷地,掰了好几根嫩玉米棒子,正准备回家去,忽听见身后传来漱漱的声响,张晓涵心中一惊,以为有蛇,刚转头就被个黑影扑上来,她被来人抱住扑倒在地,那人一上来就扯她的裙子……

 文学

    “你是什么人,快放开!”见是个陌生男人,张晓涵大惊,手脚并用的一阵乱踢,一边尖叫大声,“救命……来人啊……”

    “嘿嘿,你别乱叫啊……我是柱子,你隔壁家的柱子哥……”那男人一边说,一边紧捂着她嘴巴,脸上带着淫笑,“你男人死了这么久,我就不信你不想要,好妹子你就从了哥哥吧……”

    王柱子也住在这山上,不过离周家很远,他实在嫉妒周家娶了这么个漂亮女人回来,如今觉得她男人不在了,自己就有机会了。

    张晓涵一时挣不开,身上衣服被撕烂,顿时又惊又怒,一脚朝他胯间踹去,准备好好教训来人,那叫柱子的来不及叫痛,上面道上又冲出个人来,一锄头棒子就将他敲了下去,瞬间打得他头破血流。

    “狗日的王柱子你想对妹子干啥?”周超一边怒骂,一边抡着棒子朝他身上打去,王柱子痛叫着连滚带爬的逃去……

    “你个狗日的再来,看老子不打瘸你的腿!”见他逃去,周超犹盛怒的骂了数声。见他溜得不见人,这才扔了棒子上前扶她,“晓涵……他没把你怎样吧?”

    张晓涵一下扑进他怀里哭了起来,周超犹豫了下,便抱住了她,“别怕,我把他打跑了,他不敢再来了……”

    “大哥……我,我快吓死了……”她颤抖着唇,微微抬头,双眼里浸着泪水,惊惶恐惧的表情让周超拧起了心,连忙将她拥得更紧些,感觉到她在轻颤,不住笨拙的安慰,“别怕。”

    周超低头看去,才发现她裙子被撕烂,领子大开,两团乳房暴露出来,顿时表情变了,想要将她放开,可害怕的张晓涵紧抱着直往他怀里钻。

    “大哥……我我还是害怕……你别推开我……”她泪盈盈看着他,周超便什么顾忌也甩到了脑后,任她偎在自己怀里,更怜惜她颤栗的身体,紧紧抱住她。

    “超哥。”她缩在他怀里,突然叫了声,周超低头看来。她噘噘唇,一脸委屈的表情,“我一个外地小寡妇,没有了斯年,以后是不是都要被村里的流氓欺负……”

    “不会的!”周超心一紧。

    “那,那超哥会保护我吗……”她紧抱住,周超赤裸的上身如火炉一般热,这般被她抱着,脖子已开始淌出汗水。

    “当然!”他说得斩钉截铁。

    她眨眨眼,摇摇头,“我不信,难道你会因为我去得罪村里的人?我只是个外地来的,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听说那王柱子是村长亲戚呢……”

    “村长又咋了,就能随便欺负你了?”见她面色害怕,周超更拥紧她,急切的保证。“他要再敢动你,我就打死他!”

    “我不信,打死人可是要坐牢的……超哥你别说笑了……我只是你的弟妹而已……你可别为我做什么傻事……”说着,她有些黯然的垂下头。

    “我……我说的是真的!就算你要我的命我也给!”见她不信自己,周超急得涨红脸,着急之下突然低头亲上她嫣红的小嘴。

    张晓涵一惊,挣扎着推了推他,“超哥,你怎么跟那流氓一样欺负人家……”说着眼睛也红了,脸更是红通通的。

    “我,我不是想欺负你……我我就是想和你好……”周超看着她红了眼睛,心里一慌,又搂住她抱紧,“我,我昨天看了你发的片子,我,我,我,我也想那样跟你亲热……”

    “哼,原来你偷看了,昨天还骗我说没看,你还说不是欺负我……”她拳头在他胸膛轻捶了两下,似嗔似怒的眼神,看得周超心里受不了。“晓涵……我要跟你好……”

    说完,他再次低头,炽热的嘴唇紧贴上她,将她压倒在柔软青草间,粗暴而急切的啃吻着她柔软的唇瓣,这么久压在心里的欲望,被她发的视频给彻底撩起,赤裸裸摆了出来。

    “大哥……你别这样……”张晓涵轻推了几下,反而使他抱得更紧,心里的话一说出来,就再也收不回去,周超干脆破罐子破摔,捧着她小脸,粗重的呼吸喷在她嘴唇边,“晓涵,我,我要像小弟那样干你……跟我好吧……”

    他说着,又低头堵上她的唇,这一次不容她再拒绝,密密的啃噬着她的嫩唇,手掌则干脆的拉开她碎烂的裙子。

    “晓涵,我喜欢你,喜欢死你了!”她没有再挣扎,让他欣喜若狂,猛亲着她的唇,舌头钻进她嘴里,苦涩的烟味在她嘴里弥漫,他的大掌抓住红色内衣,狠狠一使力就撕扯掉。

    “超哥……你你也要欺负人家么?还说些话来哄骗我……”张晓涵红着脸,心里有些激动有些期待,这是要野地play了么?

    “哥怎么会骗你……”周超说着,撕烂她的内裤,一边急切的脱掉短裤,黑色内裤里面撑起高高的一个帐篷,看得她一阵口干舌燥。

    “你看,它最诚实了……”扯下内裤后,那根肉棒弹了出来,看得她小嘴微张。周超的东西比起周贵还要粗些,看着就像根棒槌,颜色深黑,狰狞的昂扬着。

    周超将她双腿压开,急切的将龟头抵在她紧闭的花苞口,火热的龟头一贴上,就让她兴奋起来,周超更感觉到那小穴似在呼吸一般,正一收一缩。

    对准后他就猛然一挺,硕大的肉棒骤然顶开狭小入口,带来一阵涩疼,棒子生生刮过娇嫩内壁,叫她一阵颤栗,再加上背后青草磨得痒痒的,她忍不住扭动着腰肢。

    她一阵扭动,让他的肉棒用力被绞了下,带来的强烈感觉让他爽到快要断魂,周超深吸口气,稍抬高她的屁股,那粗黑硕大的棒子就毫不留情的抽送起来。

    周超抽插了十几下,只觉那花径里又紧又热,里头淫水浸润得又湿又滑,他凭着男性的本能,使着棒子在里间一通探索,抽插顶弄几番后,发觉龟头干到某处时,她就会接连的发出高亢呻吟声,那叫声与片子里的一样,甚至更好听……

    知道那是她的敏感地方,他便用着棒子只管着往那花心处顶,压积了四十年的欲望一爆发出来,叫她也承受不住。

    “超,超哥……嗯嗯……别别这么用力啊……啊啊……嗯嗯……超哥……啊啊……我我我要死了……”她痛苦又难受的叫着,他那根大棒子捅进来,根本没什么温柔,像只发情的公牛,烙铁般的肉棒无情的在她娇嫩身体里贯穿,火热龟头不住的研磨着花心,顶得她只觉又酸又麻,好不难受……

    “晓涵,你叫得好好听……”听着她这般叫声,他哪里能停,反而更卖力,将她双腿折到了胸口,粗大狠狠挺进,不断撞击着里面的软肉,强烈的刺激快感下,涨涨的膀胱几乎就快要忍不住,她紧咬着牙关,十指在他背上抓出血痕来。

    “晓涵舒服么……舒服么?”周超一边肏,一边问,将她屁股抬高了些,粗黑的鸡巴噗叽噗叽的捅进去又拔出来,摩擦得穴里麻麻烫烫的,他在抽送之中,快感之下,全身紧绷的肌肉也不住颤栗,两颗沉甸甸的双球拍打着她的腿根,将肌肤磨得粉红一片。

    张晓涵被干得欲仙欲死,身体被撞击得不住在青草上摩擦,背上痒得难受,而他凶猛的抽插,捅得里面酸涨涨的,“舒……舒服啊……啊啊……呜呜……慢慢点啊……啊我我我不行了……出出来了……”

    她只觉一阵热浪从小腹冲上全身,在他喷射精液拔出肉棒的瞬间,紧崩的小腹再收不住,一下失禁,尿道里喷射出一股淡黄尿液,子宫里亦是喷涌出大量淫淋……

    她颤栗着,却也舒了口气,然后就是羞耻得红了脸,周超看着那被淋湿的青草有些呆住,不得不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张晓涵双腿紧紧夹住他的腰不放,娇嗔的轻捶他的胸,“都怪你,害人家失禁了……”

    周超被她小手捶得心里有点甜,一手托在她屁股上,低头亲住她的嘴儿,用力吸吮了几下,“我抱你回去……”

    山上人烟少,就是这么光着身子走在路上,也没人注意。周超倒没怎么觉得,张晓涵羞耻得只能将脸埋在他怀里。

    周超用着自己的短裤,勉强遮住她的臀部,疾步的往家赶去,进了院子里后,发现并没有人,抱她上楼进了屋,就立刻再次将她扑倒在床。周超急火火的将张晓涵扑倒在床,刚准备要动作,突然传来急切的砰砰敲门声,“媳妇儿!晓涵,晓涵,晓涵在里面吗?”

    床上的两人面面相觑,周超听见老子的声音,吓得弹跳而起,扯着裤子穿上就从窗口跳了出去,躲在外面阳台。张晓涵坐了起来,应了声,“爸,有事吗?”

    “隔壁王家来人了,说是老大打了他家儿子,正要找人说理呢,你看见老大了吗?我问问是怎么回事儿。”周老爹满脸愁容,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

    周超一听,立马火了,伸着脖子往楼下一瞅,果然见院子里王柱子和他老子在那转悠,王柱子头上包着纱布,嘴里直叫骂,顿时艹了一声,从阳台上溜进了厅里,“他们还敢来找人评理,我正想教训他呢!”

    周老爹看见他从阳台溜进来,先是楞了下,又叫他的话听得一惊,连忙询问,周超呸了声,一边往楼下冲去,一边说起先前的事,周老爹一听,也火了,两人下楼在墙口角捡了根棒子就冲了出去。

    张晓涵找了衣服穿上,从窗口望去,看见四个男人吵着吵着就打了起来,没几会儿王家的两父子就被周家两父子轰出了院门,灰溜溜跑了。

    周老爹赶走了人,又急忙忙上了二楼,便见张晓涵坐在客厅里,在那垂着头不说话。他心里一紧,笨拙的上前安慰,“媳妇儿,让你受委屈了……”

    张晓涵一下扑进他怀里,红着眼哭了出来,“爸……”她这么一哭,把周老爹弄得手足无措,搂着轻拍着她的背,安抚着,“别怕,那狗东西不敢再欺负你的……”

    一边说,一边擦着她脸上的泪,被她哭得心里堵得发慌。张晓涵低声抽泣着,闻言抬起小脸,泪盈盈看着他,“爸,我还是觉得害怕。现在我不想呆在这,我想回城里住几天……”

    周老爹楞住,“你要回城?”

    “嗯,我也一年没回家了,想回去看看父母,爸,你陪我回去吧……”她说着,挽着他胳膊摇了摇,“我爸妈也想见见你这亲家公呢……”

    周老爹觉得让她一个人大老远回去,确实不放心,如今斯年不在,他确实是该去见见面,想想便就同意了。见他点头答应,张晓涵一喜,在他脸上重重亲了口,“爸,谢谢您!那我先打电话让他们给我订票。”

    周老爹老脸一热,不过看见儿媳妇这么开心,他心情也挺好,他这辈子还没去过京城帝都呢,去见见世面也好。

    周超在一边闷头抽着烟,听得心里有点酸溜溜的,心里想对她说怎么不让他陪着呢,可除了激情冲动时的勇气,到现在冷静下来后,他却再说不出那些话来。见他一脸落寞的样子,张晓涵笑道:“超哥,等到下次农闲时期我带你们所有人去城里玩……”

    周超一听,脸上顿时露出笑来,便不再觉得失落了。

    几天后,张晓涵和周老爹坐上了去市里的车,本来在这市里也有机场,不过张晓涵还是故意让父母订了火车票,买了整间软卧包房的票,从这十八线城市到京城,历时二十四小时,这么长时间里,她觉得很有机会能与公公大人发生些什么……

    周老爹不知她的打算,心情忐忑又兴奋的与她坐上了汽车,他除了年轻时去过小城里外,一辈子都在山里忙活,所以里有点小小不安。

    坐了几小时汽车才到市火车站,又在候车室等了一小时,两人才提着东西上了火车。张晓涵带了个小行李箱,里面全是衣物,周老爹则提着两袋子食物,跟着人潮挤上车,周老爹情绪一直很亢奋,直到火车开始行驶之后,才终于平静下来。

    “晓涵,这房间里就咱们两人么?”周老爹坐在她对面,发觉顶上是两个空位,看候车室里拥挤的人潮,他还以为能将车给塞满呢。

    “嗯。”她一笑,上两张床的票也叫她订了,她不习惯跟陌生人睡在一个空间里,而且还会妨碍她的小计划呢……

    张晓涵关上小包房房门,从小行李箱里找了套衣服就开始脱衣,刚刚跟着人挤上车,弄得一身汗水,粘粘的实在不舒服。周老爹看她当着自己面脱衣,连忙转开目光看向窗外,耳中听见漱漱的声响,突然觉得身体有点燥热……

    “爸,你的衣服都汗湿了,车上空调这么吹着怕是要感冒,快脱下来换一件吧……”张晓涵换了条黑色V领包臀连衣短裙,修身裙子将屁股包裹得又圆又翘,S型的凹凸身线足以让男人爆鼻血。

    “不,不用了……”周老爹偷瞄了眼就迅速移开目光,心脏砰砰狂跳起来,完全不敢再看第二眼。可惜张晓涵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俯身上前,关心道:“爸,您别跟我倔了,您要生病了,不叫我更担心么?这里又没有外人,你还害羞不成,门关着呢,不会有人看见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35971.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