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毒品被分装成仅有几克或十几克的小包装,少量多次,在物流线上蚂蚁搬家式的运毒

时间:2022年03月01日 9:06:32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33)次
[导读] 高跟鞋鞋跟,排插,压缩机内,在寄递毒品案件中,犯罪分子将毒品藏得极为隐蔽。一部分毒品被分装成仅有几克或十几克的小包装,少量多次,在物流线上蚂蚁搬家式的运毒。一辆蓝色大货车驶入广州白云区一家物流园内,司机将车...

高跟鞋鞋跟,排插,压缩机内,在寄递毒品案件中,犯罪分子将毒品藏得极为隐蔽。一部分毒品被分装成仅有几克或十几克的小包装,少量多次,在物流线上蚂蚁搬家式的运毒。

一辆蓝色大货车驶入广州白云区一家物流园内,司机将车停在一家物流公司卸货点,前往结算处开单、支付运费。车上是一批运往印度尼西亚的货物——八台绿色抛光机。开完单,快递员准备录入寄件人身份信息,转过身去,司机却没了踪影。

快递员当即拨通司机的电话,对方说,自己不是货主,也不认识货主,只是受人所托运输物品。

这让快递员产生了怀疑,他查询发现,同类型抛光机每台售价仅几百元,总价值比运费都低,且在印尼本地售价更为便宜,“为何要费力从中国运过去?”他试着撬开一台机器,看到内部有物品反光,疑似有“异物”。

很快,警方赶到现场,切割拆解八台抛光机。切割机火花四溅,掀开最上层的铁皮,用锡纸包裹的冰毒出现在眼前:总共255公斤,被包裹成225包。如此大的毒品数量,办案民警当时很震撼,“把冰毒铺在地上都一大片了”。

这是发生在2017年6月的一起特大跨境走私毒品案。近年快递行业成为毒品流通新渠道,有些犯罪分子采取少量多次的运输办法,还有的犯罪分子铤而走险,直接大量通过物流渠道运输毒品。比如大到藏入抛光机内的冰毒,小到“混迹”于茶叶内。

作为华南地区重要的物流中转基地,广州白云区的物流运毒案件近年逐渐攀升,2011年至2020年间,此类案件955例,为全国最多。官方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我国物流寄递毒品案件数量以每年30%的增幅上升。

目前,广州白云警方在全国率先建立起一支物流寄递管控专门队伍,在物流缉毒中实现堵源截流。

一块“控制薄弱的阵地”

2月9日,广州平均温度跌至个位数。地处白云区的嘉忠物流园正逐渐恢复运营,大门口的塑料遮板已经撤去。园区负责人寥田生一身黑色着装,穿着一双黑色皮靴,双手插袋,在园内巡视,园内每隔两个档口,便挂有一张黄字红底的宣传牌,印有“惩毒为首,禁毒誓不休”,“坚决打赢新时代禁毒人民战争”之类的标语。

寥田生在2016年来到嘉忠从事管理,此前他辗转北京、广东省多地工作。在广州城中心,两三千元仅能租到一个房间,在白云区,不到一千块就能租下一整套房子。寥田生选择这里的另一个原因是,团队的成员大都来自湖南,在食堂能吃到正宗的家乡菜。

嘉忠物流园是白云区最早的物流园区之一,成立于2002年,位置紧邻多条跨省高速出入口。园区面积8万多平方米,数十栋楼房呈东西走向分布在园区内。最繁忙时,园区出入口曾多达十一个,五六百个档口门面常年满租。长十七米,高四米的货车,24小时不分昼夜地进出园区,目的地往南可达海南三亚,最北至黑龙江漠河,西北至新疆,辐射大半个中国。

嘉忠物流园内的物流公司规模属中小型,以陆运为主,而且多为个体户起家,员工就是家属亲戚,一起搭伙干活。

由于位置毗邻工厂,从嘉忠收发的货物不外乎食品,服装,汽配零件,家装材料等日常货物,既不像空运,对运输货物有严格限制,包装严格;也不像冷链运输,需冷藏杀菌环境,“入行基本没有门槛”,寥田生介绍说。

因为货车装货、卸货都需要时间,园内常被堵得水泄不通。李军所在的物流公司与园区同步成立。二十年间,他无数次目睹过货车排队“盛况”,“一辆货车想出去,起码要睡上一觉,经常四五个小时车没挪动。”

2010年前后,伴随着电商崛起,物流行业进入野蛮生长时期,那是李军记忆中“钱最好赚的时候”。客户将货物拉来,李军手写一份发货单,收款后,几个小时内便能发货,“一天最多能发三台49吨的大货车。”李军说,各大物流公司为了竞争抢单,拼速度,几乎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检查货物。

黄娟是广东湛江人,和丈夫在白云区棠景社区经营一家快递点,已有近十年。门店藏在商住两用的楼房中,并不起眼。2016年前后,是黄娟生意最好的时候,黄娟和丈夫一天揽收上百件包裹,门店从早上八点营业至晚上十二点。

疫情前,黄娟的电商客户每天发货的包裹数量以百件起步,而且通常在晚上揽收,之后将车直接开去快递分拣中心,回家后,“睡不了几个小时”,黄娟说。

上世纪末,白云区许多村镇拿出集体土地来修建物流货场。有资料显示,2010年左右,整个白云区大大小小的物流货运场有近百家,配套的物流企业超过7000家、各种快递物流档点约3.65万个,货物车辆超过3万辆,寄递物流相关从业人员近4万人。

然而由于缺失监管,相关法律滞后,物流行业对禁毒工作来说,一直是一块“控制薄弱的阵地”。据白云区禁毒大队队长杨利勇介绍,过去不少毒品通过白云区的物流销往全国各地以及海外,众多线索也指向毒品曾在白云区中转。

运毒中的一环

寥田生没想到,物流园会成为运毒的一环。2017年,警方找到嘉忠物流园,说园内一家物流公司的货物中,曾藏有毒品运出,要求物流园配合警方进行整改。

涉事的物流公司就在园区物业办公室后面,租有园内八个档口,四个发货,四个收货。2月9日,该物流公司已开始营业,由于从业人员流动频繁,店内员工对发生在五年前的事知之甚少。

2018年2月27日,白云警方对嘉忠园内的涉事物流公司处以30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这是自《广东省禁毒条例》开始实施以来,依据该法规全省首宗也是金额最高的处罚决定。寥田生回忆说,涉事公司被贴上封条,停业了一段时间。

此后,涉事公司专门雇了两名开箱验货的员工,实行两班倒,每人每月五千的工资。这天傍晚,店里负责开箱验货的是一名东北大爷。刚刚开年,生意有些冷清,桌上是这一天发出的货运单,不到十张。最低的运费25元,最高75元,“比起快递,我们速度要慢些,但费用便宜。”店内负责人说。发出的货物到达东北境内后,需要收件人上门领取。

来货了,大爷便拿起剪刀和胶带,随机选一个箱子,用刀划开包装,将货物粗略地里外扒拉一遍后,拍照上传至“云递安”系统,再重新封上绿色的胶带,表明这是一批经过了验视的货。随后,将条形码贴在运货单上,方便扫码追踪。

在白云警方破获的寄递毒品案件中,犯罪分子将毒品藏得极为隐蔽:高跟鞋鞋跟,排插,压缩机内。在部分案件中,毒品被分装成仅有几克或十几克的小包装,少量多次,蚂蚁搬家式运毒。

上海海关曾破获一起棉服内胆混藏毒品案,犯罪分子将可卡因粉末在湿润状态下封入棉服内胆,后期可以将棉衣夹层内的物质进行萃取、蒸馏烘干,以重新获得毒品粉末。这种藏毒手段极其隐蔽,一般x光机都很难辨认。

此外,相比传统的人体运毒,物流贩毒具有无可比拟的优势。2017年,苏州警方侦破一起人体运毒案件,据警方介绍,行业内将人体运毒的背货人称为“骡子”,每背完一次一千元,此外还需额外承担“骡子”的机票和住宿费。若“骡子”介绍新的背货人进来,可另外再得三千元介绍费。但通过物流运货,花费成本不过几十元的快递或物流运输费,而且实现了“人货分离”,一旦毒品有被查获的危险,犯罪分子可立即选择“丢货保人”,迅速藏匿起来。

国家毒品问题治理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梅传强与研究人员王心一在《物流运毒犯罪的肇因检视与治理之策》一文中写道,物流贩毒也产生了相配套的新型交易方式,比如通过网络雇用没有案底的人或者利用虚假身份信息去运输毒品,导致有关线索难以查获;再如通过新型货币、虚拟货币或第三方支付手段完成交易,交易信息储存时间短、隐蔽性高,从而难以及时查处和收集证据。

“禁毒大家都愿意,但不要太过麻烦”

“目前,物流寄递行业还没有明确统一的主管部门和清晰的执法指引,而且在实际执法中还存在多头管理、法律规定重结果、轻源头的问题。”白云区公安分局局长苏鉴曾向媒体表示,区内物流企业多且小、散、乱,管理主要靠行业自律,一旦出现治安问题,就由公安机关兜底,基层压力很大。

最初,警方上门要求商户购置一个白色盒子,用于读取身份证,要求每一位上门的顾客实名寄件。设备加管理费,每个商户需交纳两千元。但不到一个月,这一措施被弃用,警方开始推行一款叫“云递安”的App,作为警方的物流寄递管控平台,并且落实五个100%:百分百实名登记,百分百开箱验视,百分百技防安检,百分百持证经营,百分百从业登记。在每一个物流快递店内和门外,分别装有摄像头,监控情况实时传至警方。

此外,2016年,白云区公安局组建物流管控大队,建立区、镇街、村(居)三级物流管控队伍,与禁毒大队一起查禁毒品。

推行初期,这一强制措施让黄娟有些不适应。此前若要寄送包裹,顾客自行在官方平台上下单,黄娟和丈夫上门揽收即可。现在则需要在“云递安”多出一套流程:录入寄件人身份证、电话号码,开箱验货,将寄货单拍照上传。业务量高峰期,她要连续输入100多个电话号码,“根本不知道自己输入的对不对”,黄娟有些抱怨,“禁毒大家都愿意,但希望不要太过麻烦”。

在物流园里,李军则“眼睁睁看着客户流失”。此前,开一张单只需一分钟,实行五个100%政策后,每天向客户解释,耗去李军大量时间,“比较好沟通的只要五分钟,不好说话的顾客要半个小时,还经常为此吵起来,开箱验视又要另花时间。”李军说,自己可以理解,客户不希望包装完好的货物被重新划开,但他也毫无办法。

他听说其他区的同行,为了不流失客户,对熟客进行“免检”照顾,对货物情况“睁只眼闭只眼”。他也想过搬去其他区,检查会轻松很多,单量或许会上升,但同时会流失很多老客户,“谁会花时间去新地址找你,都是谁快找谁。”李军说。

李军经常看见物流管控大队成员随时出现在物流网点,核查每一批货物是否都录入了“云递安”系统,他们还对身处物流一线,直接接触货物收发的快递小哥们进行常态化识毒、举报培训。

每个巡查队员巡查了多少个企业,每个企业开箱验视、实名登记等情况,警方在后台同时进行有效监管。“他们工作几乎不分白天黑夜。”李军说。

去年12月,何飞船从顺丰快递花都区调任至白云区三元里分部担任经理,据他介绍说,一个包裹要寄出,需经过快递小哥开箱验货、在分部和中转厂分别过x光机三道程序,三层把关。过机时,物品一般呈现浅黄、橙黄、深橘黄、蓝、绿五种颜色。显示蓝色,其中可能有枪支、刀具等管制类物品。若呈现绿色,则为混合物,需要特别注意。一旦发现有问题的包裹,立即向禁毒大队报告。

据警方统计,在向毒品宣战的头两年时间里,白云快递小哥们向警方举报涉毒线索近1000条,其中30多条有效,帮助警方查获了毒品共1300多公斤。快递员小周因举报有功,获得了30万元的奖励。

破获特大跨境毒品案

2017年6月,放入八台抛光机内的冰毒来自哪里?通过调取录像,警方发现一辆四川牌照的黑色越野车与蓝色货车拥有一致的行车轨迹。货车从广东省中山市一处巷口驶出,黑色越野车一路尾随,到广州白云区物流园后,越野车停在了门口,没有进去。货车司机对警方说,发货人随机找到他,说手上有一批需运往海外的货物,需要他帮忙转运。货物用一辆三轮车从巷口拉出,对方没有提供任何身份信息。

白云警方跟随黑色越野车回到中山市,摸清车上人员的居住地址,找到物业获取了身份信息。但在几天的密切监控中,对方出行正常,没有出现反常举动。

“人”“货”已经分离,根据警方目前掌握的证据,只能证明“人”与“货”的关联性,“没有实质的证据链。”一位曾参与本案的民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八台抛光机内的毒品在哪里包装,加工厂在哪里,这些至关重要的信息警方还是无从查找。

警方根据货车司机提供的信息,追踪到货车装货位置,并且在其附近发现了嫌疑人包装毒品的房间,但已人去楼空,没有获取进一步的线索,调查中断。

警方再次将视线挪回到嫌疑人身上。案发前十至八天左右,黑色越野车的轨迹曾频繁往返于中山和东莞之间,警方猜测,制造毒品的地方在东莞。在对嫌疑人同乡的排查过程中,发现一名从事机器生产的人员,猜测得到了证实。

工厂里有数台内部已被掏空、藏有暗格的抛光机,与之前藏有毒品的抛光机一样。很快,警方对嫌疑人住处进行搜查,发现其住处藏有冰毒两公斤,缴获毒资90多万元。

此前,为了不打草惊蛇,警方将货物复原到八台抛光机中,按原路运到了印尼。印尼警方实行控制下交付策略,抓获五名嫌疑人,击毙一名,缴获冰毒255公斤。这起案件成为白云警方自2016年开展禁毒运动以来,破获的首起特大跨境走私毒品案。

之后,白云区政府追根溯源,开始从源头上改造整治全区的货运场和物流行业。2019年,白云区正式公布了《白云区物流园区整治提升三年行动计划(2019—2021年)》,对不符合产业发展规划、产居混杂、存在严重违建的物流货场均要求限期关停清理,由政府部门拆除后进行土地收储,将宝贵的土地资源留给优质产业项目。

如今,嘉忠物流园从被点名重点整治的散乱差园区成为了无毒园区、标杆园区。在李军的记忆中,每年初六就有车开始跑货了,但今年临近初十,园内依旧显得冷清,货车稀稀拉拉在园区内穿梭。疫情让情况雪上加霜,“完全没有利润,只是为了不亏损。”李军说。寥田生也有些担心,巡视这天,园区内的400多家档口,开业的仅有四五十家。过去两年开年,都有租户直接弃租,不再出现。

禁毒6年来,黄娟已经习惯对每批货物进行开箱验货,“只要敢当面来拆,基本就不会有违禁物品。”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36949.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