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宝宝人家很硬吗?手缓缓向下

时间:2022年03月02日 8:14:39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22)次
[导读]     神原千和同样回了个笑容,连忙问道。    昨天和美一直都没有给妇人打电话,最后还是他回家才把这件事告诉了妇人。“没有……”林思佳摇了摇头,道:“他说知道我的脾气性格,知道瞒不了我,所以就直说陈...

    神原千和同样回了个笑容,连忙问道。

    昨天和美一直都没有给妇人打电话,最后还是他回家才把这件事告诉了妇人。“没有……”林思佳摇了摇头,道:“他说知道我的脾气性格,知道瞒不了我,所以就直说陈宏斌意外死亡,至于因为什么死的,他说法医正在调查,让我过去走程序……”

我急忙说:“那我陪你过去吧!”

林思佳脱口道:“不行!这个时候谁都能陪我去,就你不行!”

 文学

说着,林思佳急忙下了床,一边慌乱的穿衣服,一边说:“王浩你先走,我穿好衣服自己开车去公安局,有事情我们微信联系。”

我一想也是,这时候我陪林思佳过去算哪门子事儿?于是也只能点点头,急忙穿好衣服,对林思佳说:“嫂子,那我先走,有任何事情一定及时跟我联系。”

林思佳点点头,对我说:“你快走吧。”

离开林思佳别墅的时候,我还仿佛置身梦中。

怎么会呢?陈总正当壮年,而且身体也很好,怎么会忽然死了?难道是出什么意外了?可他不是去应酬了吗?什么意外会让他大半夜去世?

我正纳闷着,忽然接到陈倩打来的电话,我急忙接通,电话刚通,陈倩慌乱紧张的声音便传了过来:“王浩你在哪?”

我心里咯噔一下,以为她知道我在这里,急忙装道:“我在外面跟朋友一起吃饭呢,怎么了?”

陈倩火急火燎的说:“你现在就开车来接我去市局,我哥出事了!”

“啊?!”我一听这话,急忙故作惊讶的问她:“陈总出什么事了?”

陈倩说:“我也不知道,我刚刚接到电话,让我去市局认尸,我还没敢告诉我爸妈,你快来接我,我现在很慌,怕开不了车……”

我赶忙说道:“那你等我,我这就赶过去!”

“快点,十万火急……”陈倩的声音格外无助,让我有些心疼。 本能上,我不太相信陈倩的推断,不过这种事我也说不好,于是只能沉默不语。

陈倩愤怒的骂了几句,忽然流下眼泪,很快便一个人抱头痛哭起来。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毕竟失去亲人的感觉非常痛苦,别人的安慰基本上起不到什么用处。

不过,我还是一脸心疼的说:“陈副总,你也别太伤心了,日子还得继续,你说呢?”

陈倩看着我,泪眼婆娑的说:“王浩,我哥死了,我以后就没有依靠了……”

我说:“怎么会呢,你自身能力本来就很强,再说你还有你爸妈。”

陈倩摇头说道:“我爸活不了太久了,我妈只是一个老妇人,你说我还有什么依靠?”

我不假思索的说:“你还有我,无论如何,我都会在你身边。”

我的话让陈倩愣住了,半晌后她才抹了一把眼泪,可怜巴巴的看着我问:“你说的是真的吗。”

我认真的点了点头,说:“当然是真的,你算是我半个女人,我怎么能对你不管不问!”

陈倩愣愣的问我:“为什么是半个女人?”

我脱口说:“还没那个,只是用嘴过一次,当然只能算半个了。”

“你……”陈倩羞恼的说:“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跟我说这个!”

我急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咱们先去市局,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

陈倩扭过头去不再看我,我不知道她到底是生气,还是害羞,或者还是伤心难过,只能把车开的飞快。

车开进市局,看门的保安把我拦住,询问我的目的,我说是来认尸体的,他也就没再多问便放我进了门。

我把车停好,陪着陈倩往法医科走,路上,她有些慌张的对我说:“王浩,我好怕怎么办……”

我急忙抓住她的手,认真的说:“放心,有我在呢!”

陈倩柔嫩的小手被我牵着,好像立刻就冷静了不少,她稳定了一下心神,死死抓住我的手。

我带着她找到法医科,然后又找到太平间,当我们来到太平间门口的时候,林思佳已经在里面了。

此时的林思佳正被几个民警围着,在一个拉开的冰柜门前默然站立着。

陈倩急忙挣开我的手,快步跑了过去,痛哭失声:“哥,你怎么说走就走啊哥……你留下我一个人,让我怎么办啊……”

林思佳一见她来了,眼眶里顿时涌出泪水,轻轻抱住陈倩,哽咽道:“倩倩你来了……”

陈倩一把抱住了林思佳,痛哭问道:“嫂子,我哥他到底是因为什么没的?!是不是被人害了?!”
陈倩坚持认为陈总是被人害死的,可是我却觉得,陈总的死应该是他自己咎由自取。

其实,陈总在外面乱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他这个人有个癖好,就是喜欢嫩嫩的少女,尤其是十八岁的姑娘,即便林思佳这么漂亮、性感,在他眼里,也远没有18岁的女孩诱人。

我作为陈总的司机,已经不止一次听说陈总到处找人买“初夜”了,他有钱有势,经常找一些有资源的人给他介绍18岁左右、未经人事的女孩子,这些女孩子把初夜卖给陈总,换取高达五位数的回报。

像陈总这么玩、玩的这么大,死在女人身上也没有什么奇怪的,毕竟他一直缺乏锻炼,而且纵欲过度。

柳凤娇这时候也劝陈倩,道:“陈女士,我们已经搜集了相关证据和口供,与您哥哥发生性关系的两个女孩,都是咱们本地艺术学院的大一新生,她们通过中间人,跟陈先生达成了协议,两人将身体的第一次出卖给陈先生,换取每人五万元的酬劳,而且我们也找到了陈先生给她们的支付宝转账记录,确定三方都是出于自愿,所以从我们警方来看,这个案子,应该没有什么其他的隐情,现在这两个女学生已经因为非法易被刑事拘留了,如果您和其他家属还有其他异议,可以申请起诉两个女学生,或者要求尸检,不过尸检的话,人就无法留一个全尸了,这一点,还希望你们能够考虑清楚。”

说着,柳凤娇又提醒道:“对了,我们的同事已经从两个女孩子体内提取到了遗留的精液,已经送去实验室查验dna了,不出意外的话,结果应该是死者本人的。”

陈倩一下子崩溃痛哭起来,林思佳林思佳在一旁犹豫片刻,叹气道:“算了,家丑不可外扬,我们肯定不会起诉那两个女大学生,另外,我还想请你们帮忙跟这两个女孩达成一个保密协议,只要她们不对外说出这件事,我会给她们两个人每人十万元封口费,但是如果她们把这件事宣传出去,那我不但要把钱追回来,还要追诉她们过失致人死亡的罪名!”

我在一旁听的惊讶,没想到林思佳做事这么沉稳,真可谓是面面俱到、软硬兼施,如果让林思佳出来打理公司,我猜会比陈总做的更好。

柳凤娇这时候也被林思佳的强势搞得有些意外,连连点头道:“您说的没错,这种事情确实不适合外传,至于您说的封口费与保密协议,本身也符合法律规定,这个我可以安排人去跟那两个女生沟通一下。”

林思佳点点头,轻叹了一口气,说:“麻烦你们几位警官先出去吧,我有点事情想跟我妹妹商量。”

柳凤娇嗯了一声,说:“那好,你们先聊,我在走廊等你们,有事随时找我。”

说着,她就要跟几个警察转身出去,恰好这一转身就看见了我,诧异的问:“王浩,你怎么来了?”

我尴尬的说:“我是陈副总的司机啊,这种情况怎么能不过来。”

柳凤娇恍然大悟,点了点头,说:“那你先忙,我们回头再聊。”

林思佳听到柳凤娇说我的名字,这才回过头来,看见我,眼睛有些红红的,问:“王浩你也来了。”
 我的林思佳说的没错。

陈总忽然意外死亡,无论是她还是陈倩,后面的日子都不好过。

陈总自然是林思佳的经济支柱,陈倩一个女人在重男轻女的父亲面前没有什么话语权,一直以来也是靠着陈总照顾,才能够做到副总的位置,现在,陈总死了,她们两个的日子最不好过。

陈倩也深刻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拉着林思佳的手,哽咽着说:“嫂子,你放心,以后我什么事情都跟你一条心!”

林思佳嗯了一声,说:“倩倩,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必须隐瞒你哥的死因,绝不能让咱爸知道,所以,我们要统一口径,就说你哥是因为在商务招待的时候突发心梗意外去世。”

陈倩急忙说:“好的嫂子,我明白了。”

说着,她又有些焦急的询问:“嫂子,你说爸他会不会直接问警察啊?我哥毕竟是他的长子,意外去世,爸肯定要见最后一面,到时候,他应该不会相信我们一句话的解释,他肯定要弄个究竟……”

林思佳表情一下严肃起来,仔细想了片刻,这才说道:“有了!我现在就联系医院,把你哥的尸体转到医院去,在公安局法医科确实不合适,咱爸如果知道,一定会起疑心,我们把人送到医院,再疏通一下医院的关系,到时候爸应该就不会起疑心了,就算他想问个究竟,我们也可以把医生搬出来。”

陈倩立刻点了点头,道:“这个办法靠谱,嫂子,我有个好朋友在市立医院做副院长,我这就给他打电话,让他帮个忙!”

说到这儿,陈倩便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这时候,太平间的大门忽然被推开,当我看见来人的时候,顿时惊呆了!

进来的,竟然是老板的弟弟陈宏飞,以及老板的爸妈!

大半夜的,陈宏飞竟然把他爸妈带到这里来了!

林思佳和陈倩也被忽然到来的三人吓的魂飞魄散,陈倩连说话都哆嗦了起来,结结巴巴的问:“爸……妈……您……您们怎么来了……”

陈总的父亲看起来很虚弱,但依旧有着十足的威严,他表情悲痛又愤怒的质问陈倩:“这么大的事,你还想瞒我到什么时候?!”

“我……”陈倩慌乱的说:“爸……我没想瞒着您,我也是刚赶过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37148.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