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厨房张开腿疯狂迎合高C /第章稚嫩娇乳双飞

时间:2022年03月02日 9:02:22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21)次
[导读] 那名叫”剑飞鹰“的高大魁梧英俊男子首先按耐不住对面娇媚女人的眼神暗示,便主动先自报家门,目的就是提醒对方不要忘了当初对自己的所谓”承诺“。老马犹豫者,踟蹰着最后终于还是抬起头来望了黑牡丹一眼,悻悻的说:“我现在还...

那名叫”剑飞鹰“的高大魁梧英俊男子首先按耐不住对面娇媚女人的眼神暗示,便主动先自报家门,目的就是提醒对方不要忘了当初对自己的所谓”承诺“。老马犹豫者,踟蹰着最后终于还是抬起头来望了黑牡丹一眼,悻悻的说:“我现在还没有药,你给我两天的时间,你放心,他这个样子根本就不会死的,我已经用了药给他吊了性命了,两天之后我一定拿着药回来!”

“两天?两天之后你真的能回得来吗?你要什么样的药材?我这里没有?只要你说出来,不管我这里有没有,我都会帮你弄到!”黑牡丹的语气之中带着一丝不容拒绝的口吻,她眼角倒竖,嘴角微微的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让人看了之后不由得觉得脊背发冷。

老马突然之间觉得面前的这个女人魅如蛇蝎,是不可以用常人去形容她的。

“怎么说不出来?”黑牡丹微微白了一眼,脸上的神态更加冰冷了些。

“没没,我这就给你写!”老马忙不迭的点头,抢过了护士手中的纸笔,刷刷的在纸上写了起来。

他一共写了27味药,这边能找得到的也就仅仅是20味,还有另外的7位药在这服药当中起了非常主导的作用,但那七味药却不是随随便便哪里都能找得到的。

 文学

老马将这个纸条交给黑牡丹的时候,心里面其实也有些忐忑不安。

这后面的七味药有很多人可能听都没有听过,这黑牡丹该不会是以为自己耍她吧?

黑牡丹接过纸条,轻轻的瞄了一眼,脸上的笑意顿时消失不见。

“这是不是缺了7味药?”黑牡丹眯了眯眼睛,那眼神中透出一抹寒芒。

“对呀,就是缺了这七味药,只要能弄到这7味药,配上我的方子,到时候他就一定可以转危为安。”老马的声音十分细小,带着一丝心虚。

这个药方的确可以让大胡子重新变得活灵活现,但是老马也从来都没有试过,也不知道这到底会发生什么,有没有什么副作用。

“好,我这就让人去找,你要的这些东西我这里有5样,还有另外两样,我一个朋友那里应该会有,你等着,不出半天一定可以送回来。”黑牡丹说完转身就走,那脸上不带任何表情,出了门之后,这屋子里面的气氛才稍稍恢复了一些。

老马喘了一口粗气,看着站在旁边愣愣出神的护士还有昏迷不醒的李文文心里思绪万千。

怎么突然之间就会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那他都说到底是哪里来的?本来不应该存在于这个花园当中的东西,为什么突然之间会让老马碰上……

刚刚如果不是李文文还有大胡子两个人来帮着老马找东西的话,他现在躺在病床上面的就是一具尸体了。

这一定是有人蓄意而为,否则的话像这样子的花园是人工饲养的,根本就不可能出现这样子的毒蛇。

而且非常显然,那一条毒蛇就是冲着老马过来的,李文文只不过是一个顶包的。

而且如果当时不是因为有那么多人在那里,老马根本就不可能救得了李文文,也就是说如果当时是老马被蛇咬了的话,那现在老马肯定是必死无疑,根本就没有回天之力了。

想到这里老马不由得觉得后背一阵发凉,不免的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现在竟然黑牡丹已经发话,老马也不好去哪里,只能安静的在那里等着。

等着等着老马就觉得困意来袭,便闭着眼睛沉沉的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之间他似乎又听到了张淑芬在喊他的名字,这一次比任何时候都是我要清醒一点,他一睁开眼睛竟然看到张淑芬的那一张脸就出现在他面前。

“淑芬,你这些天去哪里了?”老马激动不已翻身坐起,看着张淑芬的脸颊亲了过去。

可是当他的嘴唇亲过去的时候,就突然之间觉得面前一阵空无。

等到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面前哪里还有张淑芬的影子?屋子里面黑幽幽的,只有一张不亮的灯光在门口亮着。

李文文还躺在病床上面,当时此时此刻的脸色比之前要好了太多,面色开始微微有了一丝红润。

老马叹了一口气不由得有些感慨不已,细碎碎的说了一句:“你的命是救了,我的命还有大胡子两个人的命可还吊着!”

之前的那个胖女人并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老马知道如果没有办法完成她的目标的话,到时候恐怕自己就会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到时候恐怕回天乏力,谁也救不了他了。

一想到这里浪老马的心情不由得有些沉重起来,抬头看了看窗外,那一双眼睛深邃无比。

他隐隐约约似乎在黑暗当中看到了一双明亮的眸子,像是天边的闪亮的星星,张淑芬的那一张脸就在他的脑海里面凝聚成型,渐渐的越来越清晰。

老马这时候才知道原来有的时候想要忘记一个人是不大可能的,往往越想忘记的时候,那个人的人的脸反而就变得越加清晰。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一阵敲门声,敲门声十分急促,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老马的眉头剧烈的跳动几下,突然之间就想到了黑牡丹。

自己这是睡了多久了,难不成黑牡丹这会儿真的过来了?

老马心里正疑惑,外面的门被人推开,黑牡丹领着人从外面走进来,他身后跟着的人手里面都拿着长长的木盒子。

那些木盒子一看就是价值不菲,那里面装着的东西自然是比盒子还要金贵。

老马心头不由得剧烈的跳动几下,他没有想到黑牡丹竟然这么快就可以把所有的药全部都找到。

“马先生,你要的药可全部都在这里了,这药该怎么配?你还是只有你亲自来吧!”黑牡丹的语气淡淡的,勾起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那眼神里面像是藏着无限风情。

黑牡丹的话刚刚说完,他身后的那一群人便端着那些木头盒子一个个排着队依次来到老马的跟前,将那盒子打开让老马看了一眼里面的药材。

果不其然,这黑牡丹弄来的药材果然都是一等一的好,老马虽然只是微微的扫了一眼,但是也能看得出来这些药材十分珍贵,都是各个药材里面的上等品。

“夫人稍等,我直接去给你配药!”老马小心翼翼的接过这些盒子,自己找了一个地方将这些药材按照比例和分量抓好。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直接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黑牡丹,然后在心里面下定了一个决心,郑重的说道:“太太,药材现在配好了,不过煎熬的时候可能要注意很多程序,不如就让我亲自去吧!”

黑牡丹没有否认,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然后随意拉了旁边的一条凳子坐下,目光却是看向了李文文。

老马虽然不知道这黑牡丹找李文文做什么,可是眼下时间不等人,老马也顾不得那么多,推开门带着药材急冲冲的冲了出去。

这一整套程序弄下来足足花了三个多小时,等要药完全弄好的时候,老马已经是累得不行。

只见到原先那些药材此时此刻已经变成了一碗药汤,汤色清亮,散发出阵阵的药香。

可是这还不算,老马继续把这碗药汤煎熬,熬到最后只剩下一小滩糊糊的时候,他这才轻轻地用手在这团糊糊里面搓了起来,顿时将这一团糊状的东西造成了一个手指大小的药丸。

拿着药丸他掏出一个小玉瓶,把药丸放进玉瓶子里后,他才小心翼翼的贴身放好。

这个药材来的十分珍贵,所以老马一刻也不敢耽搁,直接便朝着病房那边跑去。

他一定要马上见到黑牡丹,一定要马上把这个药给大胡子,都要越早疗效就越好,对于大胡子的损伤就越小。

可是到了医院的门店的时候,老马却突然之间停住了,因为他听到屋子里面李文文和黑牡丹两个人竟然在谈话。

“今天我就让你好好尝一尝,做错事情到底是什么样的滋味!”黑牡丹的声音听上去有些不容拒绝。

“我知道错了,求你了,不要杀我好不好?我真的知道错了!”李文文的哀求声小声在屋子里响起来,让老马听了不由得随之心神微微一荡。

李文文的声音此刻听上去楚楚可怜,看样子应该是受挫不少。

不过想想也是黑牡丹是什么样子的人,是随随便便什么样子的人都能在黑牡丹的手里想逃过一劫的吗?

老马在外面听着,见到他们两个人还没有结束谈话的意思,于是也只好等着。

“饶了你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总得说出几个让我饶了你的理由吧,你这理由要是说的好,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饶过你!”黑牡丹的声音里面带着一丝戏虐,很明显就是在戏弄李文文……

“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以后什么事情都听您的,您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以后当牛做马!”李文文哭得伤心,老马在门外都能听得到李文文微微啜泣的声音。

虽然他觉得有些心疼,可是在黑牡丹面前老马却还是有些忌惮,这时候也不敢轻易出手。

“这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你要给我当牛做马是不是?”黑牡丹呵呵的笑声从屋子里传来,让老马听了只觉得心里面一阵的发慌。

他也是不明白这黑牡丹到底要做什么,为什么要针对李文文,这李文文又做了什么事情让黑牡丹恼火了?

老马站在门外听着,心里面嘀咕,可是也只能是听着。

这世界上有一个词叫做自知之明,老马自己知道,在黑牡丹面前他就像是一只蝼蚁,如果黑牡丹想要弄死他的话,只不过是抬手间的事情。

所以即便是到了这个时候,老马也没有推门而进。

“那你想要我做什么?你说,只要能放过我这条狗命,一切都好说!”

“很简单,我要你做一件事情就是随时随地的监控老马,老马有什么事情你一定要及时的告诉我!”黑牡丹的声音柔柔的带着一丝媚意听着让人觉得很舒服,可是此时此刻的老马站在门外却听得一阵鸡皮疙瘩,顿时心里发凉的厉害。

黑牡丹这到底是想要做什么?老马从没有想过这黑牡丹竟然会找人来监视他,从前老马觉得这黑牡丹虽然脾气性格怪了一点,可终究还是一个巾帼英雄,做起事来一丝不苟,非常让他敬佩。

可是今天他这才意识到这世界上哪里来的光明磊落,有的只是利益和冲突。

老马虽然不知道黑牡丹为什么要监视他,但是有一点他知道,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这时候老马是绝对不能出现在他们面前的。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用口罩遮住了口鼻,然后拉低帽檐,扭头就沿着原来的那条路匆匆赶了过去。

可能是因为他走的太急,走廊里突然冲出来两个人,和老马撞到了一块。

砰的一声巨响过后老马被撞倒在地,那两个人也发出来啊的一声尖叫。

“师傅?哎呀,你不是神医师傅吗?你怎么在这里真是对不住,刚才是我们不小心,还给您造成困扰了!”那摔倒的女人眼睛一眼就看出来了老马,顿时惊讶的问道。

“不好意思,你认错人了!”老马本来就是想逃跑,这会儿突然之间被人又认错人了,他吓得简直就是魂飞魄散,急急忙忙的沿着走廊往外走。

好在老马的速度快,后面的那个女人虽然又叫了一声,但是老马没有搭理他,转眼之间就走过了一处楼梯的拐角,转过弯去,离开了那个是非之地。

回到住处以后,老马的心是一直平静不下来,脑子里面不停回响着李文文被蛇咬的一幕,他突然之间就觉得呆在这个地方似乎也挺危险的,只要自己的行踪被别人掌握着,那老马随时就有可能被别人直接弄死。

只是在揪出凶手之前,老马还不能离开。

不过就在这时,老马深吸了好几口气,决定无论如何都要见一眼,不管说什么,这件事情到时候一定得水落石出。

想了那么多,这时候老马才突然之间想到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说他本来是去跟黑牡丹道歉,准备把这药丸黑牡丹,然后救大胡子的。

见到黑牡丹的时候,她正在大胡子的床前。

“太太,你要的药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就给兵兵服下对不对?”老马走到床前伸手从怀里面掏出那一个小药丸,掰开了大胡子的嘴巴,轻轻将药丸按了下去。

随着这黑色的药丸到了大胡子的嘴巴里面,大胡子原先黑沉沉的一张脸此刻也慢慢的变得红润白皙起来,竟然微微的睁了睁眼睛,正好有些虚弱的喊了一声:“嫂子……”

“可真是情深意重啊!”老马看到大胡子成了这个样子,大胡子心里的想念的却还是黑牡丹。

不过一想到这里,老马又觉得有些好笑,自己不也是这个样子了吗?只不过老马没有这个大胡子这么厉害,竟然在那样子的情况下面都坚持了过来。

黑牡丹没有说话,只是微微一侧身伸手轻轻的扶着大胡子的胳膊,声音十分温柔的问了句:“怎么样?现在觉得好些了没有?身体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地方?”黑牡丹说着,那眼角竟然泛起了一丝泪花。

大胡子从来都没有享受过这样的殊荣,这一下顿时激动不已,有些喜形于色,那一张笑脸笑得极为灿烂,这里老马看了也觉得有几分被感染的倾向。

大胡子和黑牡丹两个人眼中的情丝交缠,老马在一旁看得有些尴尬,别过脸去干脆不看。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黑牡丹竟然会突破自己的障碍,从而接纳大胡子的这一片好心。

大胡子酿酒,下药,全部都是为了让黑牡丹开心,这一点黑牡丹也不是不知道,所以连半句责怪的话都没有说。

其实黑牡丹在冥冥之中早就知道了一些事情,只不过是碍于自己的身份,所以一直以来都没有跟任何人说出口。

不过现在也该是时候了,这层窗户纸早就已经薄得不能再薄,现在捅破了也未必是一件坏事。

再加上另外一个更重要的事情就是黑牡丹觉得自己大限已到,若能在大限之前享受一下做女人的美好?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别人的目光怎么样就让别人去说吧,反正她黑牡丹这回是认定了,之前给她酒,让她下药让她产生幻觉,甚至是和她有过肌肤之亲的人,就是这个大胡子不是别人。

想通了这些,反而就没有那么多扭捏作态了,黑牡丹心里通透的很。

于是乎黑牡丹做了一个极为大胆的动作和决定,她站起身伸手抱住了大胡子脑袋按进胸口,轻柔的在他的后脑勺上面抚摸着问:“你怎么样?现在这样会更舒服一些吗?”

老马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这两个人,一时之间不知道要怎么回避。

黑牡丹也实在是太大胆了一些,竟然全然没有顾及老马现在还在这里,竟然直接和大胡子两个人相拥在一起。

大胡子也是震惊到了,可是随机就反应过来,激动的抱住了黑牡丹动情的喊了一声:“芸芸!”

老马这个时候才知道大胡子的心里面黑牡丹早就已经不是什么嫂子了,原来她一直是大胡子眼睛里面的芸芸。

这个女人,不管年纪多大,可是在大胡子的眼睛里面就是全天下最美的女人。

眼下这个时候了,老马再呆在这里也不是个事情,他想了想,还是转身出门,离开的时候老马还特意轻轻的将门关上。

黑牡丹和大胡子两个人在里面做什么,老马不知道,他只知道那个人人都畏惧的女魔头现在是他徒弟的女人。

这样一来,黑牡丹岂不是要叫自己做师傅?

老马心里这么一想,顿时觉得好笑,甩甩头才将这个念头从脑子里面赶出去。

外面的走廊现在看着很清冷,由于这里的戒备森严,这里的人是不可以随意走动的。

此时此刻那屋子里面发出来的声音,让老马觉得浑身有些异样感觉。

现在这里面到底在做什么?老马心里清楚的很,脑子里面甚至开始浮现出张淑芬的那张脸。

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老马现在有些吃不准了,张淑芬对于他而言实在是太过于神秘,就像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看得到却触摸不到。

老马正感叹着,心里面有些不太好受,却正好看到有一个女人从走廊对面走过来。

这女人一出现,这周围所有的东西就好像全部都黯淡了颜色,她穿着一身白色的纱衣,走起路来的时候轻风一吹,那纱衣漂浮在身后,显得她整个人飘飘欲仙。

老马以为自己看花了眼,揉了揉这才看清对面走过来的的确是一个美若天仙的女人。

女人不论是从妆容还是从穿着上来讲,都无懈可击,没有任何瑕疵。

等到那女人渐渐的朝这边靠近,老马这才突然间回过神来,这屋子里面的两个人现在都还没有停下动作,这女人要是一过来,让老太太发现了,到时候可就会怪罪老马了。

一想到这里老马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拄着盲人棍在地上不停的敲敲打打,笔直的朝着女人撞过去。

穿白纱衣的女人没有想到走到里面突然冲出来一个老头,往旁边避让了两下,却发现这走道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宽敞,老马手中的棍子左敲右敲,几乎将这个走道全部都占满了。

“这位师傅,你能先停一下吗?你的棍子挡住我的去路了!”女人眉头微蹙,一双好看的眸子微微泛着些水光,任凭谁看了都会心动不已。

老马却装作根本就没有听到,那盲人棍在地上不停的敲敲打打,他甚至干脆站了起来,蹲下身子四处摸索,将棍子横在半空。

这么一来,这女人彻底的没了退路,只能站在那里焦灼的等待。

等了两分钟,他实在是等不下去了,这才蹲下身轻轻地在老马的肩头拍了拍:“这位先生,麻烦你先让我过去一下好不好?让我过去一下行不行?”

这时老马才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女人,有些奇怪的问:“可以麻烦你帮我找一下吗?你有没有看到地面上有一个黑色的东西,像是中药材,又像是一坨黑色的泥土捏成的?”

“不会吧,可是这里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啊,你要找的东西没有在这里,你还是去别的地方找好不好?我有要紧的事情要过去一趟,你让我先过去行不行?”这女人急得跺脚,那眼睛里面的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老马看的心里着急,这整栋楼就只有大胡子和老太太两个人在这里,这女人这么急急忙忙的过来,这是要做什么?

一想到这里老马心头的疑惑更浓,不由得剧烈的大声的咳嗽了几声,连声惊呼道:“你这个女人怎么蛮不讲理?我老头子东西掉在这里了,我在这里找一找,我让你帮忙你不帮忙也就算了,还这样驱赶我,这到底是什么用意!”

老马的这一声大喊,使得屋里面的那两个人顿时停下了动作,不约而同的朝门口望去。

大胡子和黑牡丹迅速分开,各自穿好整理好了一切之后这才一前一后的推门出去。

此时此刻老马正在和那个女人僵持不下,见到黑牡丹和大胡子两个人出来,这才松了一口气,若无其事的装作在地上摸索着继续寻找着什么东西。

而那女人这时候眼睛里面染上那抹泪意,三步并作两步的朝着大胡子奔去,温柔的喊了一声:“兵哥,你没事吧?我听人说你出了事,我连夜就赶了过来。”

“没事,我已经好了,你用不着为我费心。”大胡子脸上神色却并没有那么好看,冷着表情说了一声,那话语之间却是带着一丝丝的冰冷。

那女人却是委屈的呜的一声哭了起来,看上去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直到这时候,老马这才终于搞清楚,为什么这女人刚刚会那么急躁,没成想竟然是大胡子的爱慕者。

“行了行了,你在这里哭,我觉得难受的厉害,你现在先回去吧,待会儿我有空了我再来找你!”大胡子有些不耐烦的说了一句,那嘴角的笑意非常不自然。

难道是黑牡丹站在旁边若无其事,整个人显得清冷无比,那眸子当中更是透露着一丝常人难以靠近的冰冷。

“不,我不要回去!你受了伤,我应该留下来照顾你!”

那女孩擦了两把眼泪,紧咬着唇喊道。

顿时两个人有些僵持不下,黑牡丹见状上前一步,微微一笑,那眼神当中透着一丝慈和,淡淡的问:“想必你就是涂小姐吧?”

涂墨画听到黑牡丹的声音微微一震,抬起头来看了黑牡丹一眼,心头猛的剧烈跳动起来。

面前的这个女人竟然看上去上了年纪,头发也花白,可是不知为何涂墨画总觉得她身上散发出一种让人目不暇接的光芒……

涂墨画突然之间觉得自己的想法不可思议,眼前的这个女人明显已经上了年纪,又怎么可能跟她相比?

她正值芳华,无论是相貌身材品行都是数一数二,放眼整个圈子,能和她相提并论的也没有几个,所以涂墨画向来有绝对的自信心。

可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面前的黑牡丹时,涂墨画,竟然开始有些不太确定。

她在脑子里搜寻了一阵,这才突然之间想到一个人,不免的睁大了瞳孔,那神色和话语间立刻带满了钦佩:“您就是嫂子吧!早就听说您的大名,我一回国就来拜访过您,不过嫂子那时候没有时间。”

涂墨画自从回国以来听得最多的就是黑牡丹的名字,在他们的口中黑牡丹是一个无所不能的人,就算是男人也比不上她。

“过奖了,前些日子我身体有些不太舒服,最近身体才好一点,倒是真不知道你来拜访我。”黑牡丹的脸上时刻保持着一种疏离和客气,既不失礼貌,又让人觉得不可靠近。

气氛一度有些尴尬,老妈在一旁见了,心想不妙,于是走上前去呵呵一笑,冲着大伙说:“找到了,我要找的东西可找到了,怎么你们都认识吗?认识那就好了,走走走,我那里还有一些药,那可是对身体有好处的,不但可以强身健体,还可以提神醒脑,吃了以后保准精神舒爽!”

老马的这一通胡言乱语,说的几个人都有一点懵,纷纷朝老马看去。

“师傅,你在说什么呢?什么药不药的?难道我还没有好吗?”大胡子抓了抓脑袋,又望了一眼黑牡丹,转念一想,又收住了眼底的目光,重新看向老马。

“对呀,你还要吃药,你这病现在还没好呢,走你跟我走!”老马可算是看出来了,这大胡子和黑牡丹才是正儿八经的一对,这人家小姑娘这是一厢情愿,大胡子根本就不爱搭理他,可现在这节骨眼上,这黑牡丹和大胡子的关系要是被人发现的话,到时候怕是会惹出很多麻烦来。

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大胡子给弄走,不然这两个女人在这里随时都有可能掐起架来。

大胡子本来有些恋恋不舍,可一想到这吃药是事关自己身家性命的事情,也就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直接跟着老马离开。

可是半路上大胡子越想越是觉得不对劲,总觉得把那两个女人丢在那里,心里面有些不踏实,频频的往后张望。

“怎么?你还怕他们两个人打起来?”老马摇摇头,心里暗自好笑。

被人看穿了心事,大胡子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尴尬的神色,悻悻的笑了笑,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大自然。

“这你就放100万个心吧,黑牡丹是什么样的人?是什么样的角色?怎么可能让别人看出你和她两个人有猫腻?”老马想想也是觉得好笑,这两个人的年纪相差实在是太悬殊了一些,以至于让老马现在都有些难以相信,这大胡子到底有什么本事?竟然把黑牡丹这一盒老苗给敲到了?

先不说黑牡丹是多么厉害的角色,单单就说黑牡丹是个痴情种,按道理来说也是不该喜欢上别人的。

这么说来说去说到底,还是因为身体里面的蓬勃欲望。

“的确,师傅你提醒的是,我嫂子她的确不是一般人。”大胡子说到这里嘿嘿一笑,那脸上露出一丝得意洋洋的神情来。

“的确不是一般人,这一般人如果有他一半厉害,恐怕也算得上是人中龙凤。”老马无奈的摇摇头,却突然之间想起来之前掉落在蔷薇花丛当中的那块药材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37266.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